言情小說

王沖看著那幾個被林凡嚇得臉色發白的黑幫混混,不由有些後悔聽了小黃的話,就這幾個廢材還敢說自己是血狼幫成員呢?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血豬幫呢!

那幾個血狼幫成員看到林凡凶神惡煞的向他們走來,他們也彷彿徹底豁出去一般,舉著手中的木棍就向著林凡砸了過去。

林凡憑藉著吸血鬼所擁有的強大的速度和反應力,很輕鬆的避開了這幾個血狼幫成員的夾擊。

手中的木棍閃電般揮動而出,不過幾分鐘,那幾個血狼幫成員已經捂著頭躺在地上**不已。

將最後一個血狼幫成員一棍放倒后,林凡轉過頭看向了呆愣站在一旁的王沖,不由輕笑了一聲道,「王沖,你剛才不是說想讓我跪下唱征服嗎?現在呢?」

「我,我……」聽到林凡和他說話,王沖臉上那一陣迷茫才逐漸被恐懼代替,「我沒說什麼,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看到王沖已經直接嚇傻在原地,林凡那清秀的臉龐上不由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舉著手中的木棍緩緩走到了王沖面前。

「其實我從小就有一個心愿,那就是看著別人跪在我面前唱征服,如果是一個富二代來唱這首歌的話,肯定會更好看的!」林凡呵呵一笑,伸出手輕輕拍了拍王沖的臉頰,「你說對嗎,王少?」

「對,對……啊,不對……」王沖看到林凡舉著木棍走到他面前,而他的幾個狗腿子早就退到了一邊,不由害怕得渾身發抖。

前一天因為被林凡狠狠扇了兩巴掌,他的臉到現在還有些腫痛,如果林凡舉著手中的木棍再給他來幾下,那他的臉估計就真的全毀了。

「哦,不對嗎?那我們來試試吧!」

聽到王沖的回答,林凡臉上的笑意不由顯得更是邪魅了幾分。只見林凡直接一腳踹出,這一次王沖連林凡的動作都沒看清楚,就被林凡一腳給踹得跪了下去。

「趕緊的,給我唱一首征服來聽聽!」林凡甩著手中的木棍,嘴角很合適的露出一抹yin狠的笑容,對王沖冷笑著說道。

「啊,唱征服?能不能不唱啊?」王沖不由想起自己剛才在林凡面前裝逼時說的話,如果不是他自己嘴賤說要讓林凡跪著唱征服,那麼林凡也不至於會反過來這麼對付他啊。

「你說呢,如果你不肯唱的話,那也行,只是我手中的木棍,就不一定會答應了!」林凡呵呵一笑,揮了揮手中的木棍說道。

「好,好,我唱,我唱還不行嗎?」王沖看著林凡手中的木棍,那種醜陋的臉上不由露出一抹畏懼之色,苦著臉開口唱到,「終於你找到一個方式分出了勝負,輸贏的……啊!」

王沖剛唱了個開頭,林凡已經再次飛起一腳腳踹到了王沖的小腹上,將他踹得又是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給我直接唱高氵朝部分,我不喜歡聽這首歌的開頭!」林凡故意對著王沖yin狠的一笑,手中的木棍更是對著王沖揮動了幾下,呼呼的風聲嚇得王沖臉色一片蒼白。

「就這樣,被你征服,切斷了所有退路,我的……」

王沖忍痛再次爬了起來,看著林凡的眼神深處閃過一抹濃烈濃烈的怨毒之色,但最終還是順著林凡的意思唱了起來。

「嗯,唱得很不錯,沒想到你這小子唱歌還挺好聽啊!」林凡的臉上露出一抹很是陶醉的表情,他小時候的心愿終於在今天實現了。

而且如今跪在林凡面前的還是一個房地產商的富二代,這更是讓林凡油然而生一種優越感。

王沖你這混蛋不是仗著自己的家境在學校中橫行霸道嗎,現在不還是乖乖的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

這種感覺只有一個字能夠形容,那就是爽!

「給我舉起手來!」就在林凡沉醉在這種優越感中的時候,一聲嬌喝卻在林凡身後不合時宜的響起。

咦,這聲音怎麼聽著有點熟悉?

林凡有些疑惑的轉過頭,便看到了一個身穿精服,身材前凸后翹顯得十分誘人的美女精察站在自己身後,舉著一把手槍對準了自己和周圍那幾個王沖的狗腿子。

「我去,竟然是你?」林凡轉過頭一看,這雪膚紅唇大眼睛大咪咪的美貌女精,不正是那天在公車上看到的那個呆萌美女精花嗎?

「林凡,竟然是你!?」美女精花凌水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裡看到林凡。

剛才她接到路人報精,說在陽光水岸小區附近發生了持械鬥毆,只是等她趕到的時候,卻只看到林凡正拿著一根木棍,而另一個臉色發白的少年正跪在林凡面前……

從美女精花凌水月這個角度看上去,難免會聯想到某些不和諧的畫面,不過這個呆萌呆萌的精花還算單純,並沒有那些骯髒的想法。

「林凡,你在幹什麼?難道剛才在這裡持械鬥毆的是你?」

又呆又萌的凌水月雖然用手槍指著在場的眾人,但卻下意識的偏離了林凡,在她看來這個願意幫他抓小偷的高中生,應該不會是壞人才對。

「什麼持械鬥毆?這幾個血狼幫的成員說要教訓我一頓,我只不過是在自衛罷了!」聽到凌水月說他持械鬥毆,林凡立馬搖頭否認道。

林凡說完立馬露出一副很無辜的表情,讓跪在地面上的王沖差點氣得吐血,剛想開口說些什麼的王沖,卻被林凡又一腳踹中了襠部。

「啊!」王沖無比痛苦的發出一聲慘叫,直接就痛得暈了過去。

「林凡,你幹什麼,他不是被你制服了嗎?你怎麼還踹他一腳?」凌水月一看到林凡竟然將王沖一腳踹暈了,不由皺著兩道秀眉走上前去,有些不悅的看著林凡說道。 「凌水月精官,其實就是這個人和血狼幫的成員勾結,想要堵住我將我痛打一頓的!」

將想要開口的王沖一腳踹暈后,林凡便伸出手義正言辭的指著那幾個同樣躺在地上痛苦**的血狼幫成員說道。

而凌水月在聽到林凡提到地面上這幾個染著彩色頭髮的混混竟然是血狼幫的成員時,也不由瞪大了那雙水靈動人的黑色大眼睛,有些驚訝的看著林凡。

「沒想到你一個普通的高中生,竟然能夠在他們的圍攻下,還將他們反而打趴下了,看來你的身手要我想象中還要好很多啊!」

凌水月微笑著看了林凡一眼,雖然對神秘的林凡很是感興趣,但還是低頭看向了那幾個血狼幫的成員。

作為江南市市局的精員之一,凌水月自然聽說過血狼幫這個江南市的地下黑幫,也知道血狼幫作為江南市的三大黑幫之一,這些年在江南市沒少作威作福,欺壓遵紀守法的普通百姓。

其實除了血狼幫的幾個高層,大部分血狼幫的成員都進過局子,但無一例外最後都被保釋了。

別看凌水月做事有些笨手笨腳,但她也很清楚,這些所謂的黑幫背後都是和zhèngfu中的某些官員有所勾結的。

即使知道現實如此,但凌水月還是竭盡全力去抓捕犯事的黑幫混混,在她看來,這個世界從來都是邪不勝正的。

自從凌水月決定要當精察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告訴自己必須時時刻刻站在正義這一邊!

此時聽到林凡說這幾個混混竟然是血狼幫的成員,凌水月也不由雙眼一亮,快速的從背後掏出手銬,啪嗒一聲就拷在了王沖的手上。

「額,凌水月美女,貌似你拷錯人了……」

林凡看到凌水月將王沖給拷了起來,心裡自然也是暗爽不已,但他知道以王沖的家境和背景,是不會被輕易抓進句子的。

所以林凡只能重新指了指那幾個躺在地面上,還有慘叫**的小混混,義正言辭的說道,「這幾個才是血狼幫的成員,剛才那個只是和他們勾結在一起的高中生……」

「啊,你怎麼不早說?」凌水月一聽到自己拷錯人了,那張水嫩的俏臉立馬急的通紅了起來。

「是你自己沒聽清吧……」林凡在心中暗暗苦笑了一聲,「你也不用著急啊,你不是有手銬的鑰匙,拿出來給他解開就行啊!」

「我,我忘記帶了!」凌水月看著其他那幾個橫七豎八躺在地面上的血狼幫成員,俏臉的容顏上帶著一抹嬌羞的紅暈。

「我勒個去……」面對凌水月的毛手毛腳,林凡也算是有一些抵抗力了,萬般無奈下他只能扶著額頭道,「你還可以打電話給你的同事啊,讓他們過來幫你把人帶回去。」

「哦,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呢?」凌水月伸手一拍額頭,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紅嫩的小香舌,隨即便拿出手機打給了局裡的同事。

不得不說,以凌水月的俏麗美貌做出這種動作真的是萌翻了,加上凌水月血腮上的兩抹嬌羞紅暈,更顯得俏美可愛,林凡一時竟然看得有些發獃。

一直等到凌水月開口讓精局的同事帶人過來時,林凡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去。

不過林凡倒是很奇怪,凌水月這種笨手笨腳的性格,是怎麼進入精局成為一個人民精察的?難道就因為她長得漂亮嗎?

就像剛才,林凡直接跟凌水月說那幾個躺在地面上的混混是血狼幫的成員,凌水月竟然問都沒有多問一句就相信了。

以她這種單純的性格,早晚被人騙去賣了都不知道。林凡想到這裡,不由盯著凌水月一陣發愣。

「林凡同學,你沒事吧,怎麼一直盯著我看?」被林凡一陣發愣的盯著她,饒是凌水月的神經很大條,俏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抹羞澀之色。

莫不是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凌水月伸手摸了一下自己光滑的臉蛋,看著林凡的目光也不由露出一抹疑惑之色。

「額,沒看什麼,我只是在想讓你開一張見義勇為的證明給我,不然待會兒我到學校后無法和老師交代了。」

一想到一旦被那個母老虎班主任發現自己遲到的後果,林凡就不由感到一陣蛋疼,因為王沖帶著這幾個血狼幫堵住了林凡,所以現在的時間已經到了八點30分了。

如果能夠順利搭上公車,至少也要十分鐘才能到學校,到時候就不僅僅是遲到的問題,而是曠課了!

林凡身為一個即將面臨高考的高三學生,如果在這種節骨眼兒還曠課,那個嚴肅到讓人無奈的班主任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什麼見義勇為的證明,你來這個幹什麼?」聽到林凡的要求,凌水月臉上的神色不由顯得更加的疑惑,「而且,我也沒有帶印章,就算給你開了證明,也蓋不了章啊。」

「沒事的,凌精官,只要你寫完證明后留一個電話就行了。」林凡胸有成竹的從自己書包里拿出紙筆,「如果你開一個證明給我,待會兒我到了學校后肯定免不了被班主任一頓批評的。」

「這樣真的可以嗎,就留下我的手機號就行了?」凌水月聞言只能接過林凡遞過來的紙筆,快速的寫好了一張見義勇為的證明書,大致的意思無外就是林凡幫助精察叔叔,不對,是美女精察姐姐抓捕了好幾名黑幫混混。

寫好了這些話之後,凌水月也沒有忘記把自己手機號簽在了證明書的下方。

「當然可以了,到時候只要讓我的班主任老師直接打電話給你,不就行了么!」林凡很是開心的將這張說明書收了起來,清秀的臉龐上露出一抹輕鬆的笑意。

「嗯,那就行,時間也不早了,你還是趕緊上學去吧。」凌水月說著對林凡輕輕揮了揮手,隨即目光重新轉移到那幾個血狼幫成員身上。

既然已經拿到了凌水月的證明書,林凡自然不會再留在這裡了,只見他伸手拿起那張證明書,精明的目光第一眼就落在了凌水月的手機號碼上…… 「這麼呆萌可愛的美女精花,當然要拿到她的手機號了,嘿嘿……」林凡拿出手機將凌水月的手機號存了進去,隨即看著那證明書自言自語說道,「還別說,她的子倒是挺好看的……」

拿著凌水月寫的證明書,林凡光明正大的走進了教室,將班主任瞪過來的目光穩穩的接了下來。

「林凡,你竟然曠了整整一節課,難道你不知道今天早上第一節課要開班會嗎?」

林凡的班主任是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帶著一副高度數眼鏡的她在林凡走進教室的一瞬間便立馬鎖定了林凡,板著一副臉對林凡嚴肅的說道。

「那個班主任,我不是有意要遲到的,你看看這個就明白了!」林凡臉上帶著一抹風輕雲淡的笑意,將手中的證明書放在了班主任面前。

「什麼?見義勇為?」班主任老師就站在講台上,伸手接過了那張證明書,不過在看到這張證明書的內容后,卻不由驚呼出聲的說道。

「沒錯,下面那個就是給我這張證明的精察手機號,如果老師你不信的話,可以打個電話過去證實一下!」

林凡臉上依然保持著一抹淡淡的笑意,看著班主任信心十足的說道。

聽到林凡的話,班主任還是不由有些疑惑的看了林凡一眼,然後拿起自己的手機就走了出去。

按理說林凡一個學生應該不會在這種事情上作假,但林凡的班主任也無法免俗,下意識中就認為林凡這個成績不怎麼樣的學生是在找借口而已。

不過當她把電話打到凌水月的手機上,聽到凌水月為林凡證實,並且表示可以來學校和她當面對證后,班主任不得不相信林凡早上確實是去見義勇為了。

直到這個時候,班主任才不由對自己懷疑林凡的態度感到有些羞愧,所以在下一節課上,班主任便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表揚了林凡一番。

「哇,林凡你太碉堡了,竟然見義勇為,還拿到了精察叔叔的證明書!」同桌兼死黨的劉滿很是感慨的拍了拍林凡的肩膀,有些羨慕的看著林凡說道。

「你才**爆了,還有你怎麼知道是精察叔叔給我開的證明書,為什麼就不能是精察美女姐姐呢?」

林凡肩膀一抖將劉滿的手甩了下來,轉過頭拿著自己的手機在這小子眼前一晃說道。

「我擦,這個美女是誰!?難道就是她給你開的見義勇為證明書!?」

從劉滿的角度可以看到林凡手機中那一張美女的側臉照片,一瞬間這小子就彷彿打了雞血一般,差點就把林凡的手機直接搶了過去。

「你管她是誰,話說你小子至於這麼激動嗎,難道你真是流︶氓?」林凡有些鄙夷的看了劉滿一眼,牢牢的握著手中的手機。

「我擦咧,你這小子艷福不淺啊,竟然能夠認識這麼可愛的美女,還要到了她的手機號碼,羨慕嫉妒恨啊!」

劉滿自然看到林凡手機中還存著這個美女精察的手機號,不由更加羨慕嫉妒恨的嚎叫起來。

「這有什麼好羨慕嫉妒的,有本事你也自己去找一個唄……」林凡搖了搖頭,將手機收了起來。

「你說得容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種類型的男生有誰會看得上?」劉滿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無奈之色,拿出自己的手機說道,「如今的我,也只有遊戲裡面的妹子願意接受我了……」

說著劉滿已經開啟了一款名為女僕日記的養成遊戲,看著裡面的二次元妹子暗自神傷。

其實劉滿之所以會這樣也不能怪他,因為林凡知道在劉滿還在讀初中的時候,就曾經找過他們學校的校花表白。

那校花可是劉滿的初戀,但那個校花並沒有好心的發給劉滿一張好人卡,而是送給了劉滿一把傘!

一開始劉滿還覺得自己肯定有戲,直到最後一個同學告訴他,那校花送傘給他的真正意思時,這小子才徹底對所謂的戀愛絕望了。

原來那個校花送傘給他並不是為了他好,真正的意思其實是,你若不舉,便是晴天……

如果那個校花只是給了劉滿一張好人卡,那麼他估計也不會如此絕望,但那個校花竟然這麼狠毒的詛咒他,確實是徹底的傷了他的心。

至那以後劉滿就迷上了各種二次元妹子而無法自拔,在他看來還是二次元的妹子更加容易親近,起碼他手機中那個嬌俏可愛的妹子,就會無比親切的稱呼他為主人。

林凡對劉滿沉溺於二次元有些無奈,但他還是拍著死黨的肩膀苦口婆心說道,「劉銘,即使你長得不怎麼樣,但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信!蘿蔔青菜有所愛,一定會有妹子看上你的!」

「額,是啊……」劉滿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但他卻不笨,立馬就反應了過來,「你妹的林凡,你竟然拐著彎來損我,以後沒得做基友了!」

「誰要做你的基友,我有呆萌美女精花,不需要基友……」林凡嘿嘿一笑,隨即補充道,「對了,還有校花許靈妹妹……」

「你妹的,你就儘管刺激我吧……」劉滿有些苦悶的轉過頭去,拿著他的手機玩了起來,不再理會林凡的說笑。

而林凡也自覺有些無趣,不過他的用意確實是想要幫劉滿從二次元中脫困而出。

畢竟生活還要繼續,過得再怎麼不如意,都要堅強的活下去!

一整天的課程很快就過去了,林凡在放學后提出要和許靈一起回家,以免賊心不死的王沖再來sāo擾她。

只是許靈卻直接拒絕了林凡的提議,不知道為什麼林凡總覺得許靈今天對他的態度有點不對勁,但到底有哪裡不對勁他卻說不出來。

「好吧,那你要小心一點!」林凡對許靈叮囑了一番,便轉過身往自己居住的住宅小區走去。

許靈看著林凡離去的背影,再想到林凡洋洋自得的炫耀他手機上那個美女精察手機號,這小美女不由有些羞憤的跺了跺腳,嬌聲罵了一句大笨蛋后,便轉過身走入了朦朧的夜色之中……

回到家的林凡並沒有看到姬夜魅的身影,感到肚子餓的林凡只能自己下廚做飯吃了,只是當林凡做飯做到一半的時候,這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小妖精卻突然出現在林凡身後。

「我的小流︶氓僕人,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出去一趟吧!」姬夜魅伸出手從背後抱住了林凡,對著林凡嫵媚的一笑道。

「出去幹嘛?你想帶我去哪兒?」林凡放下手中的鍋鏟,轉過身心驚膽戰的看著姬夜魅問道。

他實在是無法接受姬夜魅這種神出鬼沒的習慣,保不準哪一天他就會被姬夜魅活活嚇得不舉了。

「今晚和我一起去見一下我在這邊的線人,她跟我說有件事情需要我親自去和她談談。」

姬夜魅伸出手指卷著耳邊一縷柔順金亮的秀髮,嫵媚的笑著說道,「就在你們這座城市的一個小酒吧裡面,名字叫血色迷情……」 「血色迷情?」在林凡過去的學生生活中,可是從來沒去過酒吧這一類的地方,所以對於姬夜魅所說的血色迷情,林凡並沒有多少印象。

不過既然姬夜魅已經開口讓他一起去了,那麼林凡自然也不會拒絕。

在吃過晚飯後,林凡匆匆收拾了一番便和姬夜魅一起出門了。

兩人伸手攔下了一隻計程車,只是和司機說了要去血色迷情,那司機立馬露出一副瞭然的神色,拉著姬夜魅和林凡很快便來到了那個名叫血色迷情的酒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