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國暫轄區,舊羯國疆域範圍,雖然戎國主已經取得了對這片星域的完整掌控之權,但燕皇一日沒有下旨明確戎國的邊界,這個稱呼都不能改變,哪怕只是名義上。

便在這一片疆域的邊緣,原本荒蕪的小型修真星系已經得到了初步的開發,流露出一抹繁榮的徵兆。但目前這種繁榮的趨勢,卻被生生打斷。

宮殿已大致修建妥當,但泉從未進入過主殿,他的工作和休息之地,是最靠近主殿旁的一處側殿。在泉大人心中,蕭晨勉強佔據主位,那麼剩下的就要他為首,而且他也正是這樣去做的。

泉的做法讓蕭晨麾下諸將心中稍安,他們雖然對泉大人的內政、軍事能力佩服的五體投地,但對國公的忠誠卻從未發生過改變。如今執掌麾下大軍的仍舊是國公親近軍將,若泉大人生出異樣心思,勢必會爆發整個軍團的反抗!

好在這種情形沒有發生。

泉高坐帥位,以手抵額,完美的面龐沒有半點神色。整個大殿安靜無聲,左右兩側諸將已經齊聚,以人祖、張良棟、范琳三部將為首,麾下將領依次而坐。一層無形煞氣在殿內瀰漫升騰。這是久經戰爭,歷經廝殺的精銳將領才能擁有的威煞之氣,這些年來,對蠻荒星域的征討,很大程度上起到了練軍的作用,而如今看來效果很好。

「泉帥,人已到齊。」

身邊近衛恭謹開口。

泉緩緩張開雙目,他眼中閃過一絲疲倦,但聲音依舊平靜,緩緩開口,「事情準備好了嗎?」

#####

【昨日更新完畢,諸位道友再見。】 「回稟泉帥,按照您的吩咐,所有軍隊已集合完畢,因早年準備暗中向蠻荒星域輸送原住民,願意隨大軍開赴蠻荒星域的原住民已經轉移完畢。另外,一半大軍在張良棟將軍的達帶領下已經先行趕至蠻荒星域的駐地,將一切事情準備妥當,迎接泉帥的到來。」人祖拱手開口,他腰背挺拔,如今體內氣息,竟已經達到造物大成境,這已是附屬國度一方大將的修為。餘下隨蕭晨飛升大千界修士,如今修為也各自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暴漲,小千界修士資質上的潛力,在如今開始漸漸展露。

范琳起身,他久在行伍,但身上氣息卻不似常人般暴虐,白面無須面龐肅然,頗有儒將風範,「泉帥,按照您的吩咐,所有可以帶走的資源財物都已取走,無法帶走的也並未就地拋棄。在礦物星上發現的三條礦脈已經採取掩埋處理,所幸開採範圍不大,再加上之前著重保密之事,應該可以瞞過戎國的探子。如今剩餘大軍集結完畢,待您一聲令下,便可離開。」

泉聞言微微點頭,道:「很好,既然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我們就走吧。剩下的一切不要破損,暫且交給戎國主接管,反正不久以後,我們還會回來的。」他臉色平靜,嘴角甚至帶著微微笑意,但作為泉麾下的將領,卻一個個噤若寒蟬。

泉大人憤怒了!

這是所有人心中的念頭。

戎國內線傳遞來的消息,按捺多年的戎國主終於決定對蕭晨遺留下的力量下手了。

所以他們不得不拋棄建造的領地,進駐在蠻荒星域中開闢出的另外一處疆域。但這種被人趕走的感覺,自然不會太過舒服。

所以聽到泉說以後會回來,沒有人以將它當做一個笑話,因為泉大人向來說到做到!而且他們堅信,國公大人即便陷身罪惡星域,也依舊可以回來!

###########

大道無情,歲月如梭,轉瞬之間,九十年歲月彈指而過。

噬元深淵深處,佇立著密密麻麻近百道身影,他們體內氣息強大,但臉上卻儘是驚疑之色,目光不時向前方兩道身影看去,雖然不解,卻未曾發出任何聲音。

神機子、罪惡君主兩人站在首位,目光看向元力漩渦內那道身影,隱隱透出一股震驚!若他們未曾感應錯的話,蕭晨大人正在剝奪吞噬元力漩渦的力量!

而如今的噬元深淵底部,之前一望便可見到的巨大元力漩渦已經消失了大半,看著面前一幕,他們已經隱隱猜到了什麼,卻依舊感到難以置信。

元力漩渦擁有極其恐怖的吞噬力量,掠奪外界元力融入己身,即便是他們,也無法強行汲取其中的力量!

看來,大人身上依舊隱藏著許多他們不曾接觸到的秘密。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不覺更多了幾分慎重。

就在這時,漩渦內蕭晨緊閉的眼眸豁然張開,耀眼神芒一閃而過。虛空驟然變得晦澀,無比恐怖的力量驟然出現,將方圓空間盡數籠罩在內。

神機子、罪惡君主臉色豁然大變,猛的抬首看向蕭晨,瞳孔劇烈中露出無盡的震驚!

這股力量他們並不陌生,正是蕭晨的混沌界之力,但所擁有的威能,卻比在神廟時暴漲了何止十倍,竟能對他們造成一定的壓力。雖然可以掙脫,但無疑會對行動造成影響。

短短不到百年時間,蕭晨力量提升的速度,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原本兩人臣服蕭晨,只是因為在神廟之內迫於形勢,心中難免存在不甘。但如今見證了他的崛起速度,心中那份不甘,卻在不知不覺中消散了大半。若是按照這種力量暴漲的速度,短則數百年,長則數千年,或許蕭晨就能踏出關鍵一步,成為與他們比肩,乃至超於他們的存在!

兩個老怪心中震動,但表面上卻不顯半點,恭謹行禮,道:「屬下參見大人!」

身後,近百道身影臉色狂變,心中狠狠顫抖,但他們反應極快,略作停頓后直接雙膝跪倒匍匐在地,不敢再向蕭晨看去半點。當年神機宗與罪惡之城的突然聯手征服罪惡星域,本是最讓人費解的事情,向來敵視的兩大巨頭,何時成了最為親密的盟友?如今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因為神機宗、罪惡之城同時被人收服!

突然現身的真正主人,瞬間在麾下修士心中蒙上了一層神秘光環,而方才一閃而過的恐怖壓力,也足以證明他的強大!

混沌界力量一現即散,並非蕭晨有意震懾,而是自修鍊中蘇醒時力量的自然散逸。但他並無解釋的意思,笑著點頭,起身邁步行來。在混沌界鎮壓中停滯元力漩渦,再度澎湃流轉。他就這般穿行在元力洪流中,面色平靜,未曾藉助神通之力加以抵擋,僅憑肉身便能在元力漩渦中穿行。

「都起來吧。」

蕭晨目光在周邊一掃,笑著開口。

「多謝大人。」

神機子、罪惡君主為首,帶領身後修士起身,前者上前一步,恭謹道:「左部統領修士已經齊聚。」

罪惡君主緊隨其後,「右部統領修士業已到齊。」

蕭晨點點頭,臉上露出淡淡笑意,感應著麾下修士不解、震驚的目光,微笑道:「我們是第一次見面,正式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蕭晨,罪惡暗部之主,剩下的事情,神機子、罪惡君主會向你們做出解釋。」

「大人,屬下考慮之後,罪惡君主之名如今已不再適用,所以改換當年的本名,請以後喚我魔城就是。」罪惡君主拱手開口,語態間,流露出淡淡恭謹。

蕭晨笑著點頭,雖然他並不忌諱這些,但罪惡君主主動要求更換名字,顯然是對他的一種尊重,這種事情他自是樂於見到。「本座即將歸返大千界,罪惡暗部便交由你二人全權掌管,本座希望在我需要調動的時候,你們可以拿出足夠強大的力量。」

「大人放心,屬下二人必定全力以赴,整合所有力量,等待您的召喚。」神機子、罪惡君主肅然開口。

在他們身後,罪惡暗部修士臉色卻是瞬間大變。

離開罪惡星域,重返大千界!

而且從大人口中流露出的意思,可以帶領他們一起離開!

這點雖然未經驗證,但他們眼眸中明亮,漸漸流露出炙熱。

蕭晨點頭,並未繼續多言,轉身拂袖一揮,黑暗的虛無處,陡然泛起層層波浪,一圈一圈,向周邊快速蔓延。

看著波動的黑暗,他心中亦忍不住生出層層漣漪,一股強烈的心緒從心中升起,眼中露出耀眼神光。

近乎百年時間,他終將離去,回歸到大千世界!

被迫短暫的停頓后,他變得更加強大,在攀登巔峰的路上繼續揚帆起航!

如黃銅澆鑄的千里大門在黑暗波動中浮現,緩緩打開,威嚴肅穆的神廟氣息撲面而來,令人心中不覺凜然,面色敬畏。

神廟大統領魁梧的身軀出現在大門一側,此刻單膝跪倒,口中發出低沉的聲音,「恭迎主人。」

蕭晨向神機子、魔城微微點頭,一步邁出,身影直接進入神廟,瞬間消失不見。

神廟大門在諸人矚目中關閉,消失在黑暗波動內。

神機子、魔城起身,兩人臉色平靜。

良久后,一名出身罪惡之城修士嘶啞著嗓子開口,「兩位大人,這位蕭晨大人,他……他……有能力離開罪惡星域?」

魔城點頭,沉聲道:「你們記住,蕭晨大人是罪惡暗部唯一的主人,而同時,大人也是神廟之主!有關遠古神廟的傳說,你們應當都有所耳聞,本座可以向你們保證,忠於大人為大人而戰,在不久之後,你們就能得到離開罪惡星域的機會!」

聲音落下一片死寂,虛空迴響的唯有那濃重的喘息聲。

所有罪惡暗部的修士,看向蕭晨離去的方向,變得無比炙熱。

歸返大千界,是所有罪惡星域修士最大的希望!

蕭晨掌握了神廟,便如同拿住他們的命門,讓他們轉變成為自己手中最為忠誠的武裝力量!

########### 大燕,東波星域。

縱橫於星域之中,傳聞等待著主人歸返的神劍,在爭鬥中重創了某名創世境強者后,直接聲名大噪!一時間,有關神劍消息傳遍整個大燕疆域,甚至有向毗鄰齊、趙兩國擴散之勢。

創世境修士已是世間強者,值得各國帝王拉攏,而憑藉自身力量,就能輕易重創創世境修士,寶物自身品階之高,怕是足以媲美遠古仙域碎片中出土的頂級至寶!

這般寶物的吸引力毋庸置疑!

燕國境內,各方強者紛紛動身,直奔東波星域。向來資源貧瘠,修真星品階低下的東波星域,一時間變得熱鬧非凡,短時間內所湧入的強者,怕是可以抵得上歷史記錄中相加之和!

創世境,創世封王,創世巔峰修士數量都不在少數,甚至於還有傳聞,連傳世至強者都親身降臨了不止一位。他們所有的目標,都落在這一柄神劍上。

……

「被神劍斬傷的是長河星域一名創世境修士,他雖然極其窩囊被神劍直接斬成重傷,但好歹用圖影玉簡錄下了所有的過程。但這一圖影玉簡尚未流傳開來,便已經被某股暗中的力量控制住。但我隱隱聽到一些消息,根據圖影玉簡內展示的內容,長河星域的創世境修士,在神劍面前根本沒有任何抵擋力量,被直接斬成重傷。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某些顧忌留手,神劍有瞬殺創世境修士的力量。」數名修士呼嘯前行,其中一人低聲開口,眼中儘是肅然之色,似是在設想著當日那驚天一劍,劍芒呼嘯斬落,創世境修士泣血退避,而他……同樣無法抵擋。

「憑藉自身力量,一劍就能重創創世境修士,若真是如此,這神劍威能要達到何種地步?若被人催動,怕是創世封王也能隨手斬了,這事有點不靠譜吧。」

「我也這樣認為,若真有隨意斬殺創世境修士的力量,又何必留手,直接將其斬殺了,豈非一了百了免得引起麻煩。」

「哼!莫非你們沒有耳聞,已有至強者大人降臨東波星域,你們以為,若是尋常的寶物,有資格被至強者層次的大人們看在眼中么?」

「如此說來,我倒是覺得傳聞不假,畢竟空穴無風,莫要忘了,圖影玉簡被人壓下未曾傳播開來,便足以證明一件事情,有關這柄神劍的消息,有人不願泄露出去。」

「不願消息傳播,自是不想引來其他競爭對手,看來這從東波星域出現的神劍,非同小可!」

幾名修士臉色凝重,沉默中並未多言,但心中卻大都信了這個說法,眼眸中漸漸露出幾分炙熱。他們修為雖然不算巔峰,卻也未必沒有機會得到神劍,畢竟修真界內,修為雖是根本,但機緣運道有時亦是不可或缺的必要因素。他們也有將神劍收入手中的可能,雖然機會不大,但自身實力暴漲的契機就在眼前,自然無人願意放棄。

而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一股強烈的法力波動,幾人豁然抬首,體外紛紛亮起遁光,化作驚虹呼嘯前行。

疾行片刻,便能看到前方星域中七名修士各站一角,手持一方巨網,將一柄正在劇烈掙扎的神劍捆縛在內。在這瞬間,他們直接看明白了一切,這柄神劍,必然就是在東波星域出現,引動諸多強者匯聚而來的寶物。而如今,它卻已經被漸漸捆縛。雖然劍芒已久耀眼,釋放出無盡恐怖鋒銳的撕裂氣息,但它卻無法斬破巨網,如今可活動的範圍越來越小,不出意外終歸逃不出被捕獲的命運。

眼看寶物被人收取,幾人心中自然眼熱,但他們卻不敢再上前一步,雖然捕捉神劍的修士,並未向他們看來一眼。

只因為在捕捉神劍戰場的邊緣,有一名修士負手而立,雖然只是一道背影,但隱隱散發出的氣息,卻如箭矢般鋒利,似可將天地撕碎。

創世至強者!

這一發現,如冰水澆落心頭,讓他們心中所有衝動盡數消散。

以他們的修為,或許可稱之為一方強者,但若是膽敢跟至強者搶奪寶物,那便真的是自尋死路了。

沉默片刻,幾名修士身影緩緩退後,既然得不到寶物,他們可不願給自身招惹來麻煩。

而隨著時間流逝,此處爭鬥的氣息波動不斷向外傳遞,周邊星域不時有驚虹急速逼近,但看清場內局勢后卻盡皆保持了沉默,然後如最初幾人般選擇了退後。

寶物既然已被創世至強者發現,便不是他們有資格爭奪的了。

###########

虛空中,兩道身影遙遙相對,臉上帶著淡淡笑意,神態親切,但眼眸深處卻各自帶著一份忌憚。

「璋道友,轉眼已有近三萬年未曾相見,道友風采如昔,修為越發深厚,當真可喜可賀。」身著寬大紅袍修士笑著開口,他面頭銀絲,面龐卻如少年,皮膚乾淨白皙,不顯半點老態。若非眼眸中流傳的歲月氣息,只會將他當作一白首少年人。

璋家老祖笑道:「歡喜宮主言重了,老夫早已朽朽老矣,哪比得上宮主逍遙洒脫,安然享樂。」

「哈哈!若非了解璋道友為人,我怕是會將此言理解成對我荒淫-無道的嘲諷。」

「大道三千,道友另闢奇徑同是登臨道顛之路,何必顧忌他人言辭。」

兩人略作寒暄,話題很快便轉到了正題上。

「看來這次東波星域的消息,應當是道友出手按下的,對這件寶物,璋道友似乎很是上心?」歡喜宮主目光微閃,輕笑開口。

璋家老祖點點頭直接承認,修為身份到了他們的境界,已不屑於以謊言欺騙。且今日之事,事後細細調查,總能差的清楚,也沒有遮掩的必要。

「想必道友應當知曉,狩獵星系中,老夫一干後輩中最為器重的璋澹被人斬落,璋家面臨後繼無人的尷尬局面,老夫只能奪取一件重寶賜予另外一個後輩,將他快速培養起來。」

歡喜宮主臉色微沉,眼中瞬間露出幾分陰鬱。

狩獵星系中,死去的不只有璋澹,他座下最為喜歡的弟子之一紅袖,同樣殞落其中。且是被人不顧他的臉面直接打殺,讓這老怪心中一片光火。

「哼!好在那蕭晨被送入罪惡星域,否則老夫必然要讓他為當日之事感到後悔!」

璋家老祖點頭,心中卻不以為然,蕭晨滅殺芒龍的一指,即便他也未必可以抵擋,若當真正面交鋒,恐怕歡喜宮主也未必會因為一個弟子冒險。

但就在這時,兩人臉色一變,感應著從星域深處傳遞來的氣息波動,眼中同時微亮。

「看來,神劍應該是被人尋到了。」

「既如此,你我也趕去吧,畢竟此番趕來東波星域的未必只有你我兩人,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好。」

兩個老怪對視一眼,臉色平靜,心中卻盡皆凜然,若當真到了爭奪時,說不得他們間也要有一場廝殺。

下一刻,兩人腳下同時一步邁出,身影瞬間融入空間消失不見。

###########

【先更一章,晚上還有一章,在12點左右。】 神劍被捕捉之地,漸漸已匯聚了大量修士,尋常創世境修士在後,創世封王在前,創世巔峰更前,至於最前方的位置,則只有一名乾瘦老頭,此刻眉頭緊皺,目光落在不遠處那修士背影上,遲疑中難以決定。

突然間,不遠處空間泛起波紋,兩道身影直接出現,正是璋家老祖與歡喜宮主兩人。他們出現瞬間,眉頭便忍不住皺起,目光看向那修士背影,臉色略顯陰沉。

沒想到他們已來的夠快,還是被人搶先了。

不過搶先一步,卻未必可以將寶物帶走。

兩個老怪對視一眼,邁步向前行去,所至處周邊修士紛紛退出,微微低首以示敬畏。

璋家老祖、歡喜宮主與黑瘦老者相隔數丈並肩而立,三人彼此間顯然相識,此刻微微點頭打過招呼,但臉上卻無半點笑意。

眼看神劍就要被人收走,他們可不願只當一個過客。

璋家老祖面龐陰沉,「歡喜宮主、西疆上人,莫非兩位道友甘願寶物拱手讓人?」他嘴唇未動,聲音卻已經直接在兩個老怪心中響起。

歡喜宮主眉頭越發皺緊,淡淡道:「寶物在前,你我見之,則人人有份,即便收取亦要各憑手段爭過一場。」

「老夫贊同。」西疆上人低聲開口。

三個老怪在瞬間達成協議,但此刻不等他們上前,前方那背對修士豁然轉身,這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樣貌普通甚至稍顯敦厚,但體內散發出的凌厲氣息足以表明他的不凡。

他嘴角咧開,露出憨厚的笑容,笑道:「在下匯通商號童抱山,今日偶然經過,順手收取了這件寶物,將定於半月後,在吳宮星域匯通商號分號進行拍賣,原本正想著如何通知諸位道友,如今看來卻是不必麻煩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