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吉姆一行人看到亞斯一干人亂成了一團,笑得嘴都合不上了,不過手裡的攻擊卻沒慢半步。一時間,亞斯的人中被石頭砸傷砸死的,被吉姆等人的鬥氣技能和箭支打傷打死的大有人在。

亞斯知道根本不可能跑出魔法師的精神鎖定,乾脆就沒跑,抓起一個重盾插到土裡擋住自己的身子,自己去對付天上掉下來的大石塊(重生鴻矇混元道全文閱讀)。只見亞斯用劍一挑一帶,使用巧力,生生地將一塊砸向他的大石塊給挑了開去。亞斯發現這樣居然能避開「隕石雨」的攻擊,頓時大喜,立即又去挑後面落下的大石塊。旁邊兩個亂跑的武士看見亞斯這麼做,他們倒也反應快,有樣學樣,可惜他們的實力低了些,直接被大石塊砸得吐血倒地。

維恩看到亞斯居然挑開了大石塊,嘴角露出了一絲輕蔑,手輕輕一揮,一個小火球突兀地出現在了最後一塊砸向亞斯的大石頭後面。這個混亂的時候誰能注意到這個突然出現的火球。

亞斯眼看最後一塊大石頭也被自己挑開,剛要鬆口氣,一個小火球出現在他眼前。他是看到了這樣的小火球秒殺那個中級魔法師的,當下也不敢去擋,直接一個懶驢打滾就想滾到一邊,說時遲那時快,小火球直接在空中就爆炸了,裡面飛出了一個金色小點直接向亞斯衝去,亞斯頓時倒在地上不動了。

這邊維恩已經臉色蒼白,汗流滿面,連續施放這麼多魔法,又激發了一個「隕石雨」捲軸,已經讓他心力交瘁,搖搖欲墜。身邊的丹娜趕忙扶住維恩,米勒這時也發現了維恩的異樣,一邊對吉姆他們喝道:「窮寇莫追,我們要立即離開這裡!」一邊立即把維恩放到自己背上。一行人立即放棄了追擊霸天傭兵團的成員,吉姆也背上了小伍,肯特一把抱起地上的包裹,一行人跟著米勒匆匆向山下奔去。

按他們昨天走路速度,走到山腳最少也要大半天的功夫,現在一行人只用了不到半天的功夫就衝到了山腳。跟伊凡鎮一樣,山的這邊不遠處也有一個小鎮,名叫烏嶺鎮。不知道是暗算他們的人放棄了行動還是來不及在路上布置陷阱(米勒他們走的是一條小路,沒有走平時一般人走的那條路),總之,他們居然沒有再遇到什麼麻煩就來到了烏嶺鎮。

進了鎮子,吉姆一行鬆了口氣,迅速來到鎮上個一個旅館,要了三間房,維恩他們三人住在中間的房間,颶風小隊的人住在兩邊的房間。

維恩和丹娜進了裡面的那間房間,維恩現在的土木系魔力幾乎告罄,急需恢復魔力,直接就坐到床上進入了冥想狀態,丹娜則守在他身邊(狂傲劍客全文閱讀)。兩隻小熊早就餓得在包裹里七拱八翹的,米勒將小熊留在了外面的屋子裡,給他們喂水。

丹娜神情有些複雜地看著維恩,今天維恩給她帶來的衝擊遠遠比昨天大。不說別的,光是那個人字形的土牆,丹娜就很好奇他是怎麼想到把土牆弄成那樣來防止小土崖上落下的大石頭的,接下來的「隕石雨」就更讓丹娜目瞪口呆了。雖然丹娜不能肯定他那個是什麼捲軸,但是有一點她可以肯定,那就是那個「隕石雨」魔法絕對不是真正的隕石雨,因為維恩拿出那張捲軸的時候她恰好認出那捲軸是三階土箭豬的皮做的。在他們離開魔法塔的前一段時間,維恩正好在用土箭豬的皮練習繪製隕石的捲軸,所以她才一眼就認了出來。但是她也不知道那個捲軸上具體繪製的是什麼魔法,在她的認知中一到三階的土系魔法根本沒有群攻魔法,而那個土箭豬皮做的捲軸明顯是一個群攻魔法,這讓她感到非常困惑,難道是艾洛德魔導師自己摸索出的新魔法或者是從還不為人所知的某本古籍中發現的魔法?

正在胡思亂想的丹娜聽到外面的房門輕輕打開,然後傳來了吉姆輕輕的說話聲,估計是來找米勒商量路程的事情的。米勒正好一個人喂小熊忙不過來,乾脆叫上吉姆一人抱一個繼續喂水,喂完以後兩人開始輕聲地嘀咕起來。沒過多久吉姆就離去了。

這裡離山近,土木系魔力元素比較充沛,以維恩獨特的冥想方式,土木系和火系、金系消耗的魔力迅速恢復了過來,兩個小時不到維恩就睜開了眼睛退出了冥想狀態。

丹娜正坐在一邊胡思亂想,被維恩一拍,頓時嚇了一跳。兩人的動靜早驚動了外面的米勒,米勒急忙進來察看,看沒什麼事情,就叫兩人出來先吃點東西。當然,旅店裡的送來的食物他們依然放到了一邊,只吃米勒從戒指里拿出的乾糧和水。

吃完了晚飯,丹娜要進裡屋去冥想恢復魔力,米勒想讓維恩睡覺休息,結果乾脆三人都進了裡屋,讓維恩睡覺,丹娜冥想,米勒自己則在一邊守護兩人。

維恩看著丹娜進入冥想並沒有立即倒頭便睡,而是像往常一樣做起了頭部按摩(修真之後全文閱讀)。

維恩是幸運的,雖然到現在他依然不知道這個莫名其妙的頭部按摩的名字和全部作用,不過他已經能感覺到這個頭部按摩的一部分作用了。除了在前一世就知道的讓人精神一振感覺舒爽以外,來這個世界上以後,他發現這個頭部按摩擁有了讓人不可思議的作用,好像他的腦子中出現了一雙眼睛,使得維恩在看周圍的事物的時候真正領會到什麼叫纖毫畢露。今天那個「隕石雨」捲軸就是這個作用的傑作。這個世界中沒有顯微鏡讓他能在米上刻詩詞啥的,不過頭部按摩的作用使他能在食指指頭大的地方繪製出一個高級土系魔法隕石的捲軸圖案,而成為一個微型的隕石捲軸。當數十個隕石捲軸全繪製在那樣一張正常大小的捲軸上的時候,5階魔法捲軸「隕石雨」就橫空出世了。為了繪製微型捲軸,他特意模仿前一世的鋼筆設計了一些特殊的繪卷筆,並請老師幫忙煉製成功。

坐在桌子邊的米勒很奇怪地看著維恩的手指靈巧的在自己頭上按按揉揉,暗忖:「難道這是主人教他的秘密的修鍊方式?」

一夜無話,第二天天才蒙蒙亮,一行人已經吃過了早飯來到了烏嶺鎮唯一的一家車行,租了一輛簡陋的馬車和一些馬匹上路了。

小伍和另外兩個受傷的颶風隊員跟米勒他們三人一起呆在馬車上,雖然是兩匹馬拉車,速度也慢了不少。不過現在對他們而言投宿城鎮和露宿荒野唯一的區別就是一個住房子里,一個住帳篷或者山洞裡,這樣他們不必像先前的路上那樣看到城鎮就提前投宿了,而是只要天色還不太黑就會繼續趕路。不過幸好米勒在烏嶺鎮叫吉姆他們去買了一個大罐子,這樣他們在露宿的時候如果不太遠的地方能抓住一些獵物,他們就把獵物剖洗乾淨,烤好以後用刀劍剁成小塊放到罐子里,再由米勒放入空間戒指,這樣他們就不必一直吃肉乾了。

在後面的路上,他們除了遇到一小群窮瘋了的傭兵想打劫他們給他們添了一些笑料以外,再沒有遇到什麼別的兇險,好像那個算計他們的人放棄了他們似的。

十多天又過去了,他們終於來到了綠蘆城(現實的虛幻全文閱讀)。

綠蘆城是離精靈森林最近的一座很繁華的小城,本來是叫綠蘆鎮的,後來大量的商人都跑到這裡來跟精靈換取或收購精靈的特產和一些稀缺的物品,這裡就漸漸發展成了一個小城,遂改名綠蘆城。

不知道是不是近鄉情怯,丹娜居然用一塊面紗遮住了自己的臉。一行人進了城,在僻靜的地方找了一家看起來人不多的旅店住下。

原本按最初的雇傭要求是颶風小隊將他們送到這裡以後就在這裡等他們從精靈森林返回,然後再把維恩和米勒護送回南安城,不過這一路過來米勒有了別的打算。

吃過了晚飯,丹娜在房裡坐立不安,米勒乾脆就跟維恩商量起了自己的打算。最後兩人商量完后,維恩看了看正在亂拱丹娜的兩個小傢伙和丹娜一眼,有些肉痛地掏出了那隻母熊的6階魔核交給了米勒。

米勒讓丹娜去叫吉姆和林森,想告訴他們自己三人的打算,並把那個魔核和熊皮,爪子和熊膽都拿了出來,準備「分贓」。

按理在傭兵接任務后,只有任務內容以內的東西才會屬於整個任務的團隊,但是像他們這樣的護送任務,只是保護僱主的安全,在任務途中的戰利品理論上是誰打到歸誰,不過一般都是得到戰利品的團隊平分,因為沒有其他人的合作一般也不可能得到,所以像他們這樣的情形一般那母熊和這兩個小熊應該是大家均分。不過颶風小隊的人也很清楚,如果沒有米勒他們,自己估計連命都沒有了還有什麼戰利品,所以根本沒指望米勒他們把那些戰利品分給自己,全部東西都交給了米勒。

吉姆和林森聽完了米勒的話,兩人頓時面面相覷。像他們這樣的護送任務只要能拿到僱主的任務完成確認書就可以到傭兵工會交任務,獲取相應的報酬和任務完成的傭兵積分(傭兵積分是傭兵工會根據任務難度設立的一種積分制度,完成任務就可以獲得相應的任務積分,積分可以從側面反映出一個傭兵團隊的信譽和武力的高低)(犬妖全文閱讀)。看著米勒從戒指里拿出的菲林早就寫好的任務完成確認書,兩人估計感覺自己沒能真正完成這次任務,也知道自己的實力在這次任務中其實是有死無生,兩人都是一臉的慚愧之色。米勒拍了拍兩人的肩,繼續往下說戰利品的分配。米勒提出平分戰利品的建議讓兩人跳了起來,連聲說不能這樣。最後在米勒和維恩的堅持下,兩人終於同意了接受戰利品的五分之一,再多兩人就抵死不幹了。

米勒也沒有辦法,只好將所有的東西都折價,六階土系魔核一般是5萬到7萬金幣,算作了7萬金幣,兩隻小熊一隻算一萬金幣,其他的皮爪膽就全算了一萬金幣,總共折了十萬金幣。因為熊皮,爪子和熊膽吉姆他們也能用上就直接給了他們,另外一萬金幣米勒以身上錢不夠為借口,叫維恩寫下了一張欠條,說明自己因六階魔核的分配欠下吉姆一萬金幣,叫吉姆回了南安城裡去直接找艾洛德魔導師拿。吉姆他們都知道維恩的身份,當然沒多想,拿了欠條和其他的東西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其實這裡米勒耍了個小心眼。在出來的時候主人就跟他說過,如果有機緣能多弄點月之淚就算出高價也多弄點回來,並給了他一張魔晶卡,卡上有一百多萬金幣,怎麼可能會缺錢。米勒叫吉姆去取錢的欠條上說明了是因為6階魔核的分配而欠下了錢,以菲林的精明怎麼會不去想他們哪裡來的6階魔核,因此推斷出他們所遇到的危險比自己原先的估計還要高,從而重新組織保護他們的力量來接應他們(菲林的追隨者這些年因為菲林都沒有離開過魔法塔早以散去,所以出來時只是雇傭了颶風小隊來保護他們。不過這難不倒身為煉金師的菲林,欠他人情的人多了去。不過米勒沒想到的是,菲林早就在他們離去以後感覺不放心,又開始找人,打算自己親自帶人去接他們回來,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說白了就是米勒讓吉姆一行人送了一封密信,而且連送信的吉姆都不知道自己是去送信的,所以先前米勒竭力將各種戰利品的估價抬高,等於變相給了他們送信的酬勞。

天早黑透了,維恩看看魂不附體的丹娜,就自己進裡屋去冥想去了,米勒也跟了進去。丹娜有些失魂落魄的撫摸著兩隻肉滾滾的小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早,維恩醒來居然發現丹娜早已起床,維恩有點太陽從西邊出來的感覺(御獸登天)。

吃過早飯三人就出城走向精靈森林。一路上米勒都在向丹娜詢問精靈一族近年的情況,不過丹娜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給交流帶來了很大的困難。最後在米勒的耐心詢問下,還是大略知道了精靈這些年的一些情況。

千年前這個大陸只有精靈王國,地精王國和獸人王國(矮人喜愛自由,烈酒和鍛造,沒有自己的王國,都是一群群的居住在一起),現在的人類在那個時候還是處於平民和奴隸地位,人口也不是很多,而千年前發生的大事件使得各個種族的高端魔法師和煉金師大量死亡和失蹤,給了人類一個崛起的大好機會。通過幾百年的不斷征戰,最後人類在大陸中間建立了五個帝國,獸人,地精,精靈則被趕到了邊遠的地區。

仇恨不是那麼容易消散的,被趕到精靈森林的精靈一族中慢慢出現了兩種對人類的態度,一種是好戰派,認為應該報復人類,把屬於精靈的榮耀再奪回去,這類精靈基本大多都是老年的精靈,他們的親人在那幾百年中死傷無數,所以他們對人類特別仇恨。一些年輕沒經過事的精靈也在他們的蠱惑之下加入了他們,但是人數卻不太多。另外一種是和平派,他們認為精靈的失敗跟自己的狂妄有關,而不應該都推到人類身上去,主張跟人類和平共處,向人類學習謀略機變,等待時機。這一派的人大多是青壯年。精靈前一任女王就是好戰派的人,所以在那個女王在位期間,精靈一族積極備戰,好戰派的精靈也趁機擴大自己派系的影響,但是好景不長,那一任女王居然在修鍊的時候被魔力反噬而亡,現任女王則是和平派的人,上位以後推行的政策跟前任完全不同,好戰派自然不甘心就這樣拱手讓位,所以這幾十年,精靈兩派的內鬥很厲害。

維恩一路聽著米勒的耐心詢問和丹娜語無倫次的回答,一邊欣賞精靈森林的風光。精靈森林雖然也是森林,不過跟其他森林裡的荒涼和陰森相比,這裡的森林顯得明亮得多,樹木依然是鬱鬱蔥蔥,但是地上的枯枝敗葉明顯不太多,而且這裡大多是些低級的小魔獸,一般森林裡的這些小魔獸看見人早跑的沒影了,這裡的小魔獸明顯不太怕人,人走近了,它們才不緊不慢地跑了開去(建隋大業全文閱讀)。

維恩頓時起了惡作劇的念頭,老實不客氣地把兩隻吃飽了在包裹中睡覺的小熊放到了地上,還沒等維恩把兩隻小熊弄醒,周圍的小魔獸早跑得不見了獸影。

丹娜白了一眼正在沒心沒肺傻笑的維恩,又把兩個小傢伙塞回包裹里,放到維恩懷裡,嗔道:「不要嚇壞了它們,這裡雖然只是精靈森林的外圍,但是也是有——精靈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你這麼嚇它們,很容易引起在附近的精靈的注意。」

維恩注意到丹娜話中說精靈的時候有些彆扭,下意識的問道:「這裡除了生活的有精靈還有別的種族嗎?」

丹娜斯斯艾艾地說:「還有精靈和其他種族的混血精靈,他們在這裡佔大多數。」

「哦,其他的精靈為啥都不生活在這附近呢?難道都只生活在精靈森林的中間?」維恩又奇怪地問。

丹娜似乎不太願意提起這些混血精靈,猶豫了一下,才回答:「當然,一般精靈都生活在森林的中間,只有犯了過錯的精靈才會被驅趕到這附近生活。」

路上,丹娜好幾次停下來,似乎看到了什麼,問她卻不回答。

一路走一路說著,三人來到了一棵大樹下。維恩很奇怪丹娜怎麼在這棵樹下停了下來,左右打量了一番,沒覺得這棵樹跟其他樹有什麼區別,不過他的感覺卻告訴他在樹冠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只是被濃密的樹葉遮住了看不到。

丹娜也停了一會,才舉起手在樹榦上拍了幾下,接著又敲了幾下,然後退開了幾步,抬頭望著樹冠。一會兒,一張滿臉戒備還有點遲疑地女性精靈的臉從樹冠中伸了出來。

「你們是人類?!你們怎麼進到這裡的?你又是誰?」女精靈一臉的緊張,一看到他們直接拉開了手中的弓箭(輪迴修仙傳)。

丹娜雖然一路上依然用面紗遮住了自己的臉,但是卻有意無意地露出了她那雙尖尖的耳朵。女精靈顯然認出丹娜是精靈,但是很奇怪他們一行人怎麼能走到這裡來,這裡已經靠近精靈森林的中間了。

「別動手!安麗,是我呀!」丹娜拽下了遮住臉的面紗。

「丹娜!真的是你?!」女精靈又驚又喜,想從樹上跳下來,突然又停了下來,戒備地看了看米勒和維恩。「他們是誰?你怎麼會跟他們在一起?還把他們帶了進來?」

「安麗,別擔心,他們是救我回來的人,我總的感謝別人吧,所以我想帶他們去見見我父母。」丹娜笑嘻嘻地說。

聽了這話,安麗望向兩人的眼光就有了變化,輕輕地從樹上跳了下來,丹娜拉著她的手,對兩人說:「介紹一下,這位是安麗,我從小的玩伴和閨蜜,這位是維恩,高級——呃——魔法師,這位是米勒,山之武士。」

「哼,還閨蜜呢?!自己一個人跑了,都不跟我說一聲,害得大家嚇得半死,連愛蘭大人都派出了好幾批人去人類世界里找你呢!」安麗不滿地抱怨道。

「嘻嘻,我錯了,回頭罰我,不要生氣啦,人家才回來,不許把臉拉那麼長!!笑一個啦!!」丹娜耍賴道,一邊還用手抓住安麗的腮幫子往兩邊拉。

「哎,都這麼多年了,出去也該長點見識了,怎麼還跟以前一個樣呢?!」安麗拍掉了丹娜的魔爪,一邊老氣橫秋地說道。

「哈哈,安麗,怎麼我才走幾年啊,你怎麼變得這麼老氣橫秋的?」丹娜的話裡帶了些揶揄。

「還說!你一聲不吭地跑了,我父母差點把我打死!還把我罰到森林外圍來,不許我回去!」說到這裡,安麗頓時委屈的兩眼都紅了。

「對不起(獨孤求敗正傳)!對不起!安麗,我沒想到會這樣,我——,我——」丹娜一把抱著安麗,內疚地說。

兩個女孩在樹下又是哭又是笑的,維恩兩人根本插不進去話,只能面面相覷地站在一邊。

過了好半天,兩個女孩的情緒終於漸漸平靜下來。

安麗發了個信號,招來了一個女精靈,讓她去報告愛蘭大人丹娜回來了,自己則陪著丹娜一行人回丹娜家去。

「喲,這不是安麗嘛!你父母罰你到森林外圍去,沒聽說讓你回來了啊。」一行人正走著,突然一棵樹後傳來一聲不陰不陽的硒笑,「啊!人類!安麗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把人類帶到森林中間,我看你是活膩了!」

一行人抬頭一看,旁邊不遠處的一棵樹後站著一個女性精靈,手裡緊緊拽著把弓,正緊張地看著他們,眼裡卻閃爍著抓住人小辮子的得意。

「西里?!什麼時候精靈森林輪到你說了算了?我看你有這時間還不如去練練你的箭法,不要下次又——」安麗說到這裡,看了一眼維恩兩人,停了下來。

「哼,我看你父母回頭怎麼收拾你,居然敢自己跑回來,還帶了人類進來,你最好祈禱你能馬上就死去,免得到時候想死都難!」那個叫西里的女精靈顯然也不是吃素的,反唇相譏道。

「哼!她父母怎麼收拾她還輪不到你來管,你還是自己管好自己吧,要祈禱只怕也應該是你祈禱才對!」丹娜在一邊冷冷地插了一句,「我們走,別理她!」

「丹娜!!」西里這時才注意到安麗身邊的女精靈居然是丹娜,一下臉色變得慘白,這幾年她可沒少叫人去森林外圍折磨安麗。丹娜一行人都走遠了,西里還站在原處發獃。 路上,維恩似乎無心地問起了精靈森林的布局,丹娜不像先前沒見到安麗那時候那樣失魂落魄的,回答的還算令人滿意(道具全文閱讀)。整個精靈森林的布局其實說白了就是最中間是生命母樹和月亮女神神殿,等閑人不能靠近,外面部分基本是按越靠近核心居住的精靈等級越高來分佈(這裡的等級不是魔法或者箭術等級,而是在精靈一族中的地位)。

又走了不知道多久,一行人來到一棵巨樹下。這樹樹榦絕對最少要五人合抱,濃密的樹蔭中間居然纏有一些藤蔓,藤蔓上的紫色和白色的小花讓沉靜的綠色中多了些許活潑。樹冠在輕輕地搖動,彷彿在歡迎歸家的遊子,整棵樹給人一種靜逸而溫馨的感覺。

丹娜緊緊咬住嘴唇,望著那棵樹,兩條腿卻彷彿有千斤重一般,愣是邁不動。安麗輕嘆了一聲,自己走上前去,一把抓住樹下的一根藤蔓,輕輕一拽,身子直衝向樹冠,等力道沒了再在旁邊的藤蔓上輕輕一借力,又繼續往上衝去。三兩下,安麗就消失在了樹冠里。

沒過一會,樹冠里傳來一聲輕呼「真的?!」話音還未落地,一個身著白色魔法袍的中年美貌婦人和一個相貌俊美的中年男性精靈一起從樹冠中飄落下來。

看到這兩位不用猜也能肯定是丹娜的父母,相貌上一眼就能看出來。維恩心裡沒來由的起了一絲自慚形穢的感覺,自己記憶中的風度翩翩和裊娜多姿跟這兩位一比就成了矯揉造作和扭扭捏捏了。

「母親!」丹娜一看到那中年美婦就一頭撲到她懷中,放聲大哭起來,美婦使勁摟住女兒,眼裡的淚水也忍不住直落下來。

母女倆哭做了一團,那個男性精靈看著旁邊的兩個陌生人有些訕訕然,安麗隨後也從樹上下來了,走到那個男性精靈面前低聲說了幾句,那個男性精靈就走到維恩兩人面前,一拱手說道:「你們好,我是丹娜的父親冬羽,多謝兩位救了小女,還這麼遠送她回來……」

冬羽得體地向維恩他們表示感謝后,就邀請兩人到家裡做客(劍嘯天下)。維恩倆自然沒客氣,還沒拿到月之淚之前,估計趕他們倆都不容易趕走。

雖然母女倆哭做一團,但是這邊丹娜父親和維恩他們的談話估計也都落入了丹娜母親的耳中,美婦也漸漸止住了眼淚,擁著丹娜過來道謝。

也不知道安麗在哪裡搗騰了幾下,樹冠中落下了一個大大的藤藍,籃子上還纏了些花藤,花藤上的花朵看似散亂,仔細一看卻組成了各種鳥獸的圖案。維恩看著這個漂亮得有些讓人不忍心使用的花籃直咂舌,心想這要是到了冬天怎麼辦?第二年難道又重新做?

維恩和米勒小心跨進了籃子,唯恐將籃子上漂亮的花朵弄壞了。在他們跨進籃子以後,籃子就開始平穩地向上升去。維恩有些哭笑不得,怎麼走到哪裡都能看到電梯的影子呢?為了不讓丹娜家裡人笑話,維恩開始強迫自己轉移注意力,讓自己專心地去看這個漂亮的籃子。這一看就看出問題來了,其實這個藍子上的花絕大多數都不是真的,有一部分是用高浮雕的手法在籃子上雕刻出來的,有一部應該是用一些特殊質材做出來的,只有一小部分才是真正的花藤纏在上面。先是這些美麗的花朵做或雕得栩栩如生,然後這個籃子的漂亮也足夠震撼人,所以先前連一向認為自己「火眼金睛」的維恩也被騙了過去,要不是離的這麼近,而且維恩又在仔細地看,估計還真不容易看出是假的來。這下維恩對精靈的唯美意識算是服了。

沒過多久,兩人站到了一個木質平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名副其實的「樹屋」,因為這個屋子放在樹冠中沒人會想到這不是樹冠的一部分,如果不是中間打開了房門,估計維恩兩人也沒看出來這是個屋子。維恩吸取了教訓,仔細地往那屋子的牆上看去,果然,那些葉子也大多也是雕刻出來,再填上深深淺淺的綠色,加上周圍本來真實的樹葉,一座看起來還不小的「樹屋」就這麼隱匿於樹冠中(神魔手全文閱讀)。

維恩心裡一邊讚歎一邊進了門,如果說門外的景色給維恩以清新自然的感覺的話,門裡的感覺就變成了明亮,乾淨,簡潔。屋裡的顏色以白色為主,除了一些裝飾品,幾張木椅和一張木桌其他的東西基本都是白色的。雖然房裡的裝飾品並不多,不過跟人類世界里那些拍賣成天價的出自精靈的精美工藝品一比,就知道人類中的那些估計就是精靈一族中的殘次品。

一行人分賓主坐下后,一個女精靈端來了幾個小杯,大小看起來比咖啡杯還小些,維恩看看杯子里,綠綠的,再看看米勒,米勒也在茫然,還沒等維恩開口問,丹娜就搶著說:「嘗嘗我們自己家做的百葉露吧,這個可是用了一百種名貴藥材的葉子榨汁,加入幾十種名貴植物花朵上清晨的第一滴露珠,再加入上百種的花朵做成的花汁,最後經過三十六道工藝釀製成的呢,在人類世界里可喝不到的哦,嘻嘻,每年產量都不超過5葫蘆呢,今天我也沾你們的光了!」丹娜剛說了百葉露的名字,安麗就兩眼放光地看著面前的小杯,估計要不是怕失了禮,早端起來喝個精光了。

聽了丹娜的介紹,維恩不由感嘆大觀園裡的茄子只怕也沒這麼一小杯飲料那麼難伺候,這麼搞一通下來不知道營養還剩了幾分。丹娜彷彿在回答他心中的疑問一般,接著說:「我們家百葉露可是在精靈一族中也赫赫有名的呢,喝了除了可以壯大精神力,還能美容養顏……」丹娜說了那麼多,維恩就只聽進去一個壯大精神力,其他對他而言都是浮雲,完全沒聽進去。

維恩立即端起杯子,「咕咚」喝了老大一口,頓時感覺口舌生香,一下舒暢得連全身毛孔都張開了。到底是蠢牛出身的,牛嚼牡丹也就是這般了,看得丹娜一家都抿嘴笑了起來。

突然從門外傳來一聲「娜娜!」,丹娜的父母一聽到這聲音立即站了起來,想迎出門去。下一刻,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美女出現在了門口,身後跟著幾個女性精靈。丹娜父母慌忙拱手行禮道:「見過愛蘭大人!」丹娜可沒管那些,一頭撲進美女懷裡,嚷嚷道:「姑姑,娜娜可想死你了!嗚嗚!」

美女一手擁著丹娜,一手示意丹娜的父母不必多禮,一面進了屋子,坐到屋裡那張唯一的紫色的椅子上(幻影仙劍)。維恩現在總算明白為啥這個以明亮,簡潔為主調的屋子裡會出現一張紫色的小几和椅子這麼搶眼的東西。丹娜毫不客氣地坐到美女的腿上。丹娜的母親一見,忍不住斥道:「娜娜,你都多大了?怎地還坐你姑姑腿上?!」美女微笑著搖搖手制止了丹娜的母親。剛才端茶的女精靈又悄無聲息地端了一個紫色的小杯子放在了那個紫色小几上就退了下去。

「哎呀,我今天來的還真是巧了,嫂嫂的百葉露都拿出來饗客了,什麼貴客這麼大面子?」美女瞥了一眼杯子打趣道。

「呵呵,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愛蘭大人,月亮女神神殿的聖女,這位是維恩,高級魔法師,這位是米勒,山之武士,他們不光救了娜娜,還千里迢迢地將娜娜送回了精靈森林。」冬羽起身介紹道。

「哦,是娜娜的恩人啊,難怪了,我說誰有這麼大面子呢。」愛蘭掩口而笑。愛蘭的打趣把屋裡原本有點生硬起來的氣氛又帶回到先前的賓主融融。

愛蘭仔細打量了維恩一番,又和藹地跟維恩拉起了家常了,沒談多久,剛才端茶的女精靈進來稟告:「二長老來了。」

「一定是西里那賤人去通風報信的!」安麗咬牙切齒地說。

愛蘭看了看冬羽,不露聲色地微微點了點頭。夫婦兩人剛站起身,一個白鬍子的老頭就出現在門口,人還沒進屋就在叫:「哎呀,我來的太巧了啊,這可是百葉露的香味,這次一定要叨擾一杯了!」維恩看到丹娜的母親眼中閃過一絲不愉,丹娜的臉色也不是太好看。

「二長老快請進!」冬羽還是笑眯眯地說著,對著旁邊站的女精靈點了下頭。

這邊二長老剛坐下,那個女精靈空著手又急匆匆地跑了進來稟告道:「女王陛下來了!」 一屋子的人都站了起來,連愛蘭也站起身去迎接(夢幻神座)。

維恩二人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了,那個二長老一看就跟愛蘭和丹娜一家不太對路,不知道這個女王又是怎麼一回事,自己兩人如果卷進這些紛爭,怕是死得連骨頭渣都沒有了,兩人面面相覷,小心地退到眾人後面。

還好丹娜家外面的平台不大,他們也不需要出去迎接了,要不女王陛下只能踩著他們的頭進屋了。

還沒等大家站定,女王陛下已經出現在了門口,一眾人拱手行禮,口呼:「見過女王陛下!」

「免禮!免禮!」女王陛下的聲音倒是很好聽。

女王身後也帶著幾個侍女和侍衛,這一來,本來不小的屋子卻裝不下這麼多人了,女王一看就立即讓自己的侍女和侍衛都留在了屋外,愛蘭和二長老一看也讓自己帶來的侍女侍衛退了出去。

「本王今天是隨性走到這附近,聽到小丹娜回家了就順路過來看看!」維恩終於能抬頭打量女王了,只見女王陛下身穿一身看起來很平常的魔法師袍,也沒頭戴王冠手拿權杖什麼的,舉止間顯得雍容大方,臉上的笑容透露出鄰家大姐姐的味道,「丹娜來,讓我好好看看,這些年我們的小丹娜可是吃苦了!」女王陛下向丹娜招招手。

丹娜大大方方地走到女王跟前,女王一把拉住她的手制止了她行禮,一邊說:「不要這麼多禮了,讓我好好看看,我們的小丹娜都吃了什麼樣的苦頭了。」說著將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遞給她,一面說:「哎,不知道你要回來,連見面禮都沒帶,這個戒指是我以前姑娘時候帶的,現在送給你吧,看看喜歡不?」二長老一看頓時失悔自己也來的太匆忙,忘了這個事情,現在女王後來都送了禮物了,自己先到卻忘了,現在再拿出來卻也是不好了(洪荒牛魔王)。

丹娜雖然跟女王不像跟她姑姑那麼隨便,倒也不拘束,聽得女王這麼說,直接打開了小盒子,盒子里居然是一枚淡綠色的空間戒指,戒面是綠色的魔核雕的兩片葉子,戒身雕成了藤蔓狀。丹娜一看就喜歡上了,連聲道謝。

隨後女王開始詢問丹娜這些年的遭遇,丹娜一五一十地就把自己這幾年的遭遇說了出來,不過她沒有說當初跟菲林的十年約定,只說自己被菲林買下后一直教維恩魔法,現在維恩學得差不多了,自己沒啥事了就回來了。

丹娜自己回來以後都還沒來得及跟自己的父母好好說下這些年的遭遇,現在一行人聽了丹娜的話,倒是看維恩的眼光又有些不同了。

女王早注意到了屋子裡的兩個人類,聽了丹娜的遭遇,笑眯眯地說:「小丹娜,不幫我介紹一下你的朋友們嗎?」

丹娜連忙將兩人介紹給了女王,又絮絮叨叨地說起了自己雖然是作為奴隸被買回去,但是維恩他們從來沒有拿自己當奴隸看過,而且自己一路回來,要不是他們的保護,估計不是又重新落入壞人手裡就是早已身消魂滅了。女王又問起回來路上出了什麼事情。丹娜都據實以告,不過她沒有提那個「隕石雨」捲軸有問題。

維恩現在感覺嘴裡有點發苦,他並沒有告誡過丹娜關於路上的遭遇不要告訴別人。不過現在好像大家都知道他的底牌了,五系魔法師,土系和木系肯定是高級魔法師,丹娜倒沒有提到維恩主修的是水系,不過在座的人精怕都是能猜到水系只怕也是高級,因為水木土都是陰系魔法,而金火兩系,只憑一個小火球和小金錐也猜不出來什麼。

維恩現在已經感覺到了女王和二長老打量他的眼光又有些不同,不過一個是欣賞,一個是嫉恨。維恩只能在心裡暗暗苦笑(末日之嗜血魔潮)。

其實丹娜把話題拉到了維恩身上也是有目的地,雖然姑姑也有月之淚,但是不多,只要一兩個可以想辦法從姑姑那裡弄到,但是煉藥是有失敗率的,她希望幫維恩能多弄點月之淚,這可關係到維恩能不能早日突破到魔導士的問題。女王陛下可不是誰想見就能見到的,趁這個機會她希望能讓女王陛下對維恩產生些好感,以後如果有女王陛下的幫忙,多拿到一些月之淚肯定沒問題。

在座的除了丹娜和維恩可以算是小屁孩以外,其他哪個不是人精,都看出來,丹娜話中有意無意地稱讚維恩必有企圖。

知女莫若母,再加上自己也是過來人,丹娜的母親塔菲怎會不明白女兒的心,不過丹娜這才到家,什麼都還沒來得及跟他們交代,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女兒。愛蘭也是同樣,只能在一邊笑眯眯地聽著丹娜的述說,怕遞錯了話而讓丹娜白費了心機。

而二長老則不同了,他孫子云鋯一心求娶丹娜。二長老本來是打的好主意,在五位長老中,大長老和自己是好戰派的,但是大長老成年閉關,在派中幾乎是自己一手遮天。如果自己孫子能娶了丹娜,先不說丹娜的美麗和聰明,還有千中無一的魔法師體質,單是丹娜的姑姑是月亮女神神殿聖女,而且冬羽的家族也不小,在和平派中也是不可忽視的力量,以後自己在派系中的各種阻力會小上不少,還有整個精靈族只有塔菲會釀造的百葉露以後肯定會傳給丹娜。當年為了「玉成」這事,他給丹娜家施過不少壓力,最後倔強的丹娜居然一個人跑了出去,就此失蹤。雲鋯為了這事跟他鬧彆扭,還派出了家族中幾批精英出去尋找丹娜,沒找到就砸東西撒氣,最後被他痛罵了一頓才去閉關修鍊去了。現在他一聽丹娜回來了就急急忙忙地跑過來想重提舊事,沒想到丹娜好像蠻欣賞這個人類小子的,這怎能讓二長老不嫉恨。

女王當然是一心拉攏丹娜一家的,雖然他們都是和平派的,但是派里也有不少矛盾,並非鐵板一塊(要不怎麼人數遠多於好戰派的和平派只是跟好戰派斗個平手)。雖然四長老和五長老都是自己人,但是三長老卻一直態度有些曖昧,而冬羽家族跟三長老家族卻是通家之好,這就是為什麼她一聽丹娜回來了就急忙趕來的主要原因(星靈女神官全文閱讀)。對於丹娜口中的這位年輕(抑或稱為年幼?)的高級魔法師倒也生出幾分好感,畢竟無論是人類還是精靈,在13歲能達到3系高級魔法師的人也鮮有人在。

不管這些人精都在做什麼打算,沒人能猜出丹娜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說著眼看天就開始要黑了,塔菲自然以女主人的身份挽留大家吃晚飯,女王和二長老都要回去,只有愛蘭留了下來。

沒多久,飯菜上來了,維恩頓時想起了小熊,去摸包著小熊的包裹,缺摸了個空。

丹娜一看他的動作就知道他想做什麼,笑嘻嘻地說:「你才想起兩個小傢伙啊,我早讓唐姬抱去餵食了。」

「這個,唐姬是誰啊?」維恩放下了心,隨口問道。

「就是端百葉露進來的那個女精靈!」丹娜一面說一面叉起一小塊淡藍色的東西放到自己的盤子里。

桌上的東西都是維恩在人類世界中沒有看到過的,維恩好奇的東問西問,丹娜倒是都耐心地回答了他。像其中一種看起來有點像燒烤的肉一樣的菜,如果不是丹娜說那是多種植物果實做成的話,維恩肯定當是烤肉。

維恩他們在這邊吃的高興,卻不知道另一邊自己成了爭鬥的焦點。

對於女王來說,丹娜嫁給雲鋯是她最不願意看到的,所以她很樂見丹娜對維恩的態度,而且還不失時機的打算推波助瀾,對維恩扶持一下,而對於二長老來說,維恩就成了其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

無辜地維恩就這樣因為月之淚成了兩個派系一時爭鬥的焦點。如果本想小心翼翼地避開兩派爭鬥的維恩知道了這事,不知道會是怎樣的表情。 吃過飯,唐姬將他們倆人帶去了客房,打開門唐姬跟隨倆人進去后,指著牆上一根綠色的藤蔓,柔聲說道:「如果兩位貴客有什麼需要,拉下這個藤鈴,我就會迅速過來的,另外,這裡,」唐姬輕輕地在牆上有塊看起來像朵牡丹花的浮雕上一按,只見那朵花所在的牆打開了,裡面是一個大約有成人掌心那麼大的一塊地方,有些按鈕在裡面,仔細一看,有飲料,音樂,床,洗漱等等好些字在按鈕上,「這裡有一些你們隨時能使用的東西,每個按鈕都有自己的作用,按鈕上有字說明按鈕的作用(洪荒之王)。」維恩看到這些都有些咂舌了,估計再來個什麼特色服務啥的都直接趕上五星級酒店了。

唐姬看說的差不多了就問兩人還有沒有什麼需要,倆人一起搖頭,唐姬便告辭出去了。

維恩倆人相互看了一眼,米勒就去擺弄那些按鈕去了,維恩則好像對屋子裡的裝飾特別感興趣似地,到處看個不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