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頭狂獅速度未變,又朝著她衝過來。

他臉色變了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所以他定住了心神,努力的將這些景象趕出了自己的腦海。

薛雲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些絕不會是真的,這絕對是自己產生了一種幻象,這些血氣給自己帶來了一種幻象。

什麼鬼東西,還沒有露面就讓自己無法抵抗,實在是太恐怖了。他現在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夠憑藉它突破。

一向自信的他此時竟然泛起了懷疑,可以想想這正在醞釀的東西究竟是多麼的恐怖,一旦露出真面目,恐怕是滔天的兇惡。

薛雲不敢想象這會是怎樣的場景,恐怕也只有一號到最後才能夠阻擋吧。現在他必須要嘗試一下,如若不然,那便是認輸,但是在他的生命中並沒有認輸這二字。

薛雲看著下面苦笑著無奈著,但是卻越來越堅定了。

「來吧,不管你有多強,讓我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有什麼本事想要將我留在這裡,今日不是你死便死,便是我亡。

若我贏就是逐鹿中原問鼎全球,若是你贏,那麼我魂歸故里,你肯定贏不了,我會在前面的路上等你再來一戰,現在露出你的真面目吧。」

薛雲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這天空之下,他知道那裡有一個未知名的怪物正在盯著他,他已經感覺到那種芒刺在背的感覺是被一頭絕代的凶獸盯上的樣子,這種滋味可不好受。

一個隱藏在暗中的對手,遠遠比在明面上的強者恐怖的多。

薛雲知道現在自己面臨的什麼,他更加知道,恐怕在這新形成的天坑之下有多麼恐怖的存在,但是看這些屍體還在一具一具的往這裡流動,他知道肯定是積累還不夠,他還不到出世的時候。

即便是現在都束手無策了,若是動了它出世的時候,那自己豈不是不堪一擊了?

不行,不能等到那個時候,必須要搶先下手。現在他只能用幻境來迷惑自己,說明他並不能發動實質性的攻擊。

若是在此之前自己能夠阻止它的行為,那麼他很有可能便會被迫中斷而不能出世。

薛雲眯了眯眼睛,身影一閃,身體變,恢復了重力往下墜落著。

在空中,他努力的在恢復能量,雷火雙翅也是十分的疲憊不堪,此刻他就像一顆乾枯的樹木想要汲取一點水源,哪怕是望梅止渴。

烈火上室內有呢,一絲半點的能量恢復,可是他的身體卻還是虛弱不堪,這一點能量又怎麼能夠得住消耗呢?最多也就只能維持他的飛行而已。

軒轅無奈之下只能在墜落的途中有運氣了,飄渺步伐飄渺步法他領悟的最高層可以憑空懸浮消耗少量的能量,有時甚至可以不消耗能量,也可以憑空的懸浮,只要運轉出踏天九步。

踏天九步必須要憑藉強大的肉體力量作為支撐,憑藉他此刻的肉體凡胎沒有一絲的能量,而且肉體力量也弱到幾乎是與中級戰士相匹敵的樣子,但是他還要強行使出踏天九步。 踏天九步前三步踏出薛雲就已經感覺到非常的吃力了。

若是這事出後面六步的話,他覺得自己的肉體都快要崩潰了。

前三步讓它暫時的在空中停留,不至於墜落下去,但是后六步使不出的話,他也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剛恢復了一絲能量,他揮手一頓,便化作了無形的劍氣,直直的往下飛去。

好不容易恢復的一絲能量再次被抽干學員,感覺到身體一陣被掏空的難受,身體在空中顫了顫,差點沒掉下去。

即便是這樣,他也不想後退,也不能後退。

他眼睛死死地盯著下面看著自己以及是否會有所收穫,給他帶來什麼樣的情報。

那一道無形劍氣在空中演變的越來越大,直達地面的時候已經接近十米,長短轟然向著天坑的最中心處殺去。

凌厲的劍氣在空中劃過,猶如撕裂了空間一般發出刺啦的聲音,那半月形令空間都扭曲著,可是這樣強大的劍氣竟然在快要接近地面的時候無形的消失了。

準確的說不是消失,而是被吞噬腐蝕了。

那一團團的血氣,不用上來將劍氣嘮嘮的圍在裡面,然後慢慢的將其蠶食殆盡。

這個場面實在是太恐怖了。就連薛雲也瞪大了眼睛,何曾想到竟然連劍氣都能吞噬的血氣該有多麼厲害,這後面到底隱藏著什麼,令他十分的好奇。

自己前世中恆事件什麼沒見過,可是這怪東西卻沒有耳聞。

莫非是自己當人物了武裝查到了什麼東西的超炫嗎?他覺得這個很有可能。

因為這個天坑的最深處可達上百米,指不定是炸住哪一個怪物的巢穴,此刻說不定正打算報復呢。

「什麼,竟然被腐蝕了,這是什麼玩意兒?難道是氣態的硫磺為什麼是紅顏色的太詭異了。」

「狗屁,你難道沒有看到那是血色的嗎?肯定是血氣。」

一個門主答道。

「都啰嗦什麼呀,現在看軒轅要怎麼對付吧,我覺得他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他一向個人英雄主義好死好活的,與我們何干。」

這人將話剛一說完,**的目光立即就投了過去,彷彿直接將他以目光便刺殺了。

「還真是狼心狗肺,我京都什麼時候有你這種貨色了,把他給我拉下去關到小黑屋裡面,什麼時候想通了什麼時候放出來,要是感覺他的態度稍微有一點不適,那就關他一輩子。」

以後,這一次是真的憤怒了。這人雖然不是京都各大門主,但是也是位居高層,他今天竟然在這樣的人口中聽到這樣一番話,愚蠢愚昧而又令人失望透頂。

以後為京都有這樣的人而感到深深的自責和怒氣,他感覺到聯想一陣的羞紅,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看著其他門主和高層們一個個畏畏縮縮的樣子,他就怒其不爭。

看來京都真的是要敗落了,在這群沒有朝氣的人受傷沒有什麼成長的餘地,誰會被淘汰,必須要有新鮮的血液,注射進來。

雖然都是在末世來臨才站到這個位置,但是站在這裡的人大部分從前就是政府官員或者是其他各個行業的精英。

等於都是老油條了,他們的崛起也是有強渾厚的積累。

所以他們若是考慮一些事情來,畢竟是瞻前顧後,想更多雜七雜八的事情為守衛九的成不了什麼大事。

現在必須讓霄允和吳德明加入進來了,給予他們相應的權利好整合整合。現在這破舊不堪的京都。

薛雲看著這個歷經了滄桑的城市,此刻連城牆都毀於一旦,心中便是無盡的嘆息。

人類莫不是真的要走到盡頭了,所以才蹦出來個喪屍,還有變異獸,這樣推動著另一個物種走向巔峰嗎?

還是原本就是為了人類而發生了,只要人類更加的強大,進化的更加完美。

他不知道,但是這突然而來的災難絕對是有好有壞,既是一場機遇,更是一場挑戰勝了,便是千秋萬代敗了,便是亡國滅種。

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亡族滅種,人族。

他咬了咬牙,剛準備衝下去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他的身旁。

「不要衝動,仔細的再看看現在下去絕對沒有什麼好處,我感受到從哲學悟中傳來的危險,即便是我也難以透過這玄武看見裡面的東西很有可能出現意外。」

**的手搭載薛雲的肩膀上,讓他不要衝動。

薛雲嘆了一口氣,也沒說話,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下去,很有可能也是九死一生,可是難道就等著他出來嗎?薛雲還是有些不甘心?

畢竟明明知道他一旦出世之後便會異常的強大,可是他們還不能阻止他的出世,這是何等的憋屈。

此刻**在自己身旁好歹有了些安全,他之所以將生死置之度外,便是相從死中求生,獲得一線生機,從而突破此時**站在這裡,雖然他的生命安全應該是不成考慮的,但是能否突破,那就大大降低了折扣。

在死亡之間尋得突破的契機,可是一旦人知道了自己的絕對安全之後,心中又如何能升起那堅決赴死的慾望了。

「放心吧,一會兒給你個機會,你若是不行的話,我再上。」

以後當然知道薛雲的考慮,所以微笑著道等軒轅若是真的突破不了,他在接薛雲的手。

孃親,這爹有點拽 「好,謝謝了!**麻煩了。」

薛雲還了個笑容,然後目光便直視著下面。

眼睛一眨不眨的,彷彿害怕自己錯過什麼。而在京都的眾人見**出現在軒轅的身旁,他們都大吃一驚,然後再往身邊看,**赫然是不見了,剛才眨眼之間**變出現在那裡,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他們根本就沒有察覺到。

「**實力什麼時候這麼強大,他剛才不是還在這兒嗎?怎麼眨眼間就消失了,竟然出現在那裡。」

李輝煌等人紛紛皺著眉頭,心中都有自己的小算盤。

**的實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他們完全不知曉,莫非是**信不過他們,所以並未將此事告訴過他們,而是深深的隱瞞下來。

還是**,對他們早就已經起了防備之心,不再信任他們了,這些都是他們所擔心的。

畢竟伴君如伴虎,現在的**便猶如古代的君王一般,若是他不信任你,那麼你將會遠離京都的高層。

以後雖不是說享受絕對的霸權,但是也是一言九鼎,所以精度的事,他能掌控十之八九,所以要想在此立足,必須要獲得**的支持和認可,可是現在**的表現卻讓他們感覺到深深的忐忑不安。

**到底怎麼想的,現在是他們心中最重要的念頭了,就連那正在醞釀的怪物,他們都拋棄腦後。

李輝煌搖了搖頭,沒有想那麼多,而是轉向看薛雲兩人,同時再次祈禱他們千萬不要出事。

一個是他的親人,一個是京都最重要的人,兩個都是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差錯,現在在這裡站的,他可算是在火頭上跳舞的第一人了。

倒是兩個當事人沒怎麼把他這個旁觀者給急的,皇上不急太監急,大概就是說的此時的場景。

「你說你個小混蛋那麼稱英雄,真是不把我女兒放在心裏面。」

此時天空已然風雲驟變上方產生陣陣的厲風,那血氣如同潮水股股湧來。

聞到鼻尖,學員都有一種要反胃的感覺,他看了看**,**的臉色更是蒼白了很多。

以後雖然實力強悍,但是太過於養尊處優,真實的戰力還不好說。

薛雲皺了皺眉頭,他在想,如果是自己不能突破,以後不能將這怪物阻攔的話,它恐怕會摧毀這周圍的一切。

這風越來越凌厲,就如同一冰冰刀子從天空劃過的感覺,以現在薛雲的肉體力量難以阻止,但是他的肉體強度還是很強大,抵擋這些利風還是可以做到的,只不過卻非常的吃力。

「你準備好了嗎?他準備要出來了。」

**看著薛雲微笑道,因為此時薛雲顯得頗為狼狽。

一個蓋世高手絕世強者,sss級的存在,竟然讓一陣風為難的如此丟臉薛雲非常鬱悶臉一紅點了點頭。

「那你先上我隨後,現在我給你掠陣。」

**身影一閃跑到了一旁看著薛雲一副隨時準備動手的樣子。

其實薛雲如果一開戰,那麼最緊張的便是他,他到時候要及時的救出薛雲,所以就更加的艱難了,畢竟在一個高手面前也許0:00幾秒的時間便可以將對手殺死,一個最小的錯誤也能造成最大的破綻。

到時候軒轅一旦失手,那麼他是很難來得及救的,所以他必須得小心謹慎。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戰鬥中心。

薛雲深吸了一口氣,扭了扭脖子,他能感覺到身體呢,已經恢復了一些能量,但是卻也經不起消耗。

若是短時間之內利用他的技巧殺死個s級的高手尚且十分困難,更莫說這個神秘莫測的對手了。

「好了,我知道你已經出世了,趕緊出來吧,縮頭縮尾的只會讓我更加瞧不起你。」

薛雲眼睛掃視著四周,全部都是血雲,將他籠罩。 「難得發現儲量如此大、品位又高的大型鐵礦。」謝家榮嘖嘖稱奇。

徐興科咧開大嘴一直嘿嘿傻笑。

他一直想效仿前輩徐霞客走遍祖國山河,從此愛上了地理,學上了地質。

他本來就是緬甸仰光的華人,在曼德勒滯留時,選擇了加入先鋒軍,倒是因禍得福,作為第二批加入先鋒軍的人員,也算是先鋒軍中的老資格了。

他一直在後勤部門跟著李衡,先鋒軍在芒新的第一座煤礦就是他跟著李衡勘探出來的,還有先鋒軍在芒賽的第一座銅礦,在琅南塔的第一座鉛鋅礦,也是他跟著李衡勘察出來的。現在先鋒軍第一座大型鐵礦,更是他主持勘探的。相比之前那些小不點礦,初步估計超過1億噸的川壙富諾安鐵礦絕對是個大型鐵礦。

在澳大利亞還沒有發力,巴西鐵四角剛剛出現的年代,就算是在國際上也將聲名遠震。

能得此成就,他自然自豪,尤其是在師爺面前。

他在國內大學的老師當年曾是謝家榮的學生,能得到師爺的認同和誇獎,他自然更高興。

謝家榮也是為先鋒軍高興。

國內如此大規模的鐵礦,卻沒有如此品位,國內富礦本來就少,發現的富礦也沒有這麼大的儲量。這樣一座鐵礦就算拿到國內,也只有寥寥幾座能比,現在還都落入日寇之手。國統區的那些鐵礦品位低不說,儲量也小,能參與這麼一座大型鐵礦的勘探工作,也是一筆難得的經驗。

「這麼一座鐵礦足以建起一座大型鐵廠,也不知趙將軍和李將軍有沒有這樣的打算?」謝家榮唏噓道。

作為一名地質學家,辛辛苦苦發現一座礦山,開採不了,得不到足夠重視沒法利用才是一種悲哀。在國內他見過很多這樣悲哀的例子,就算先鋒軍如此積極請他來勘探礦山,在交通不便的情況下,面對開採礦山所需的巨大費用,他們是否堅持繼續開採都難說,更不用說建造鐵廠自己利用了。

國內現在鐵廠不景氣的消息,他也知道。滇省不缺鐵,他也知道,若先鋒軍開採礦山,運鐵礦石去國內可能沒多少利潤,甚至要賠錢。這樣的情況下,先鋒軍還會堅持嗎?

「我們當然要建一座大型鐵廠。老師,去年的時候,李將軍就已經做出了一個鋼鐵廠規劃。」徐興科還沉浸在興奮中,沒有注意到李衡提前布局有什麼不妥。

謝家榮也沒有在意。一份鋼鐵廠規劃並不算多麼難,先鋒軍和美國人較熟,說不定有現成的美國方案可選,難的是和實際相結合。一個酸鹼的標準弄不好,很容易出現當初張之洞的笑話。而那些所謂大型鐵廠,很多是有水分的,國內標準和國際標準又是不同,更不用說鋼鐵廠了。

「鐵廠打算建在哪裡?」謝家榮隨口又問了句。

「這,還沒有定下來。」徐興科略有些尷尬,剛剛說完要建一座大型鋼鐵廠,到現在還沒有確定廠址,委實有些吹噓了,不過他很快解釋道,「三位將軍最近正在商量這件事。」

……

「第一鋼鐵廠不適合建在川壙高原上。」趙易的這個觀點推翻了原來的方案。

「川壙高原氣候涼爽,土地廣闊,卻土地並不算肥沃,用作工業用地更合算。礦產集中,適合發展成工礦基地。」李衡除了喜歡川壙高原的氣候外,還覺得自己之前的規劃應該很科學,這畢竟是後世他看到的一份某大型企業的科學規劃。

「我們以後或許會在川壙高原上發展出一座工礦基地,卻不適合現在。」趙易解釋道,「我們缺少至關重要的交通條件。」

「我就是考慮到了交通的問題。冶鍊一噸鋼鐵,按照現有的鐵礦石,需要近兩噸的鐵礦石。而運輸焦炭不到半噸,最多加上一百多公斤的噴吹煤粉,雜七雜八的東西加起來也沒有一噸重。若是以後產量提升后,其中的差距就大了。就算再考慮到海拔不同的運輸條件,還是運煤就鐵合算了些。」李衡顯然想到比較周到。等到以後隨著科技發展,焦炭量會更少,運輸也更便捷,鐵礦石卻會越來越依靠那些品位低一些的,如此運量差距就更大了。

「如果我們有鐵路,這些麻煩就少了。可現在我們沒有鐵路,想想萬象平原和川壙高原近千米的海拔落差,得需要多少燃料動力彌補。」趙易苦笑道。

「我考慮到了海拔,也考慮到了我們沒有鐵路,只有我們運輸車輛同樣不多,才更應該運少量的焦炭,而不是大量運送鐵礦石。」李衡自然不會忽視海拔的能耗問題,可現在瓶頸是運輸量。

「我們油料也不多。」葉關在旁邊插嘴道。

「我知道!」李衡突然得意笑道,「所以我造了一款燒酒精的發動機。」

「其實酒精發動機結構並不複雜,只是酒精燃料對發動機損傷較大,但對我們來說,這不算什麼缺點。只要再過一年,美國人就能打通運輸線,恢復油料供應,甚至提供大量的卡車。壽命只用一年的酒精發動機很容易製造,加上輪子加上個座位,就是一輛汽車了。甚至摩托車用酒精發動機也可以。」李衡笑道。

「酒精能生產了?」葉關驚訝道。

「你應該多關心一下我們的經濟情況。今年木薯豐收,這叢林中又多一些製造酒精的植被。我們的酒精廠已經準備生產了。」趙易笑道。

「產量怎麼樣?」葉關感興趣道。

「木薯平均畝產量超過一噸。若是優選品種,護理到位,產量說不定會再翻番。」李衡對這些數據隨口道來,「木薯優先生產澱粉,解決食品危機。剩下的用來生產酒精,加上其他原料,我們的3處酒精廠試生產只打算月產5萬加侖,兩個月的調整試產期,兩個月後,只要原料供應得上,產量會突破20萬加侖。」

他說的加侖是國內那些專家常用的單位,屬於英制加侖,一加侖約4.09公斤。

此時國內酒精產量在去年八百多萬加侖后,今年的產量呈現萎縮之勢。

國內上層管理混亂,導致各酒精廠缺乏資金,稅賦又重,糖和雜糧等生產原料價格飛漲,使得酒精生產不斷攀升,讓有些酒精廠不得不停業,甚至不斷有民營廠倒閉。

先鋒軍的原料卻是極為廉價,人才和機器乾脆就是從國內引進,加上自造的動力機器,釀酒水平雖然不足,生產工業用酒精卻已經走上了大工業生產的規範之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