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些人都是極為警惕的盯著韓宇,之前這傢伙可是用了不少的小聰明,他們可不想一個不小心,被這個傢伙給溜了。

雖然那是一件可能性極低的事情,但也不代表沒有可能。

一個黑色的斑點,出現在了韓宇手指的指尖位置,但是並沒有注意到。

「我都給你們,你們真的會放我們走嗎?」韓宇語氣顫抖的問道。

無影和景爺二人始終是板著一張臉,他們一直在強行忍著,讓自己沒有笑出聲來。

以韓宇的性子,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 豪門暗欲:冷麪總裁寵妻上癮 這其中必有蹊蹺。

「當然,交出來,你們就可以滾了。」人群中頓時有人對韓宇做出了回應。

「好!」韓宇的臉色變得激動了起來。「我給你們!都給你們!」

一道道黑色的霧氣從韓宇的指尖位置噴發而出,頓時間,他面前的所有修行者,都是被一團黑色霧氣籠罩了起來。

所有人的臉色頓時變得發黑了起來,很多人立刻倒在了地面上,滿臉的痛苦之色。

「這可是天煞毒!我全都給你們!」韓宇大聲喊道。

人群中立刻大亂了起來,在韓宇後方的那些修行者頓時向著遠方逃竄了過去,無影和景爺二人,也早已經第一時間躲得遠遠的。

這天煞毒一直存在於韓宇的體內,作為韓宇的一大殺招,可是沒想到,今天居然要全部用出來了。

今日之後,韓宇可是再也使用不了這些天煞毒的力量了。

不過這些天煞毒,並沒有將所有人的敵人完全解決,否則的話,韓宇早就將這種力量釋放出來的。

但是也足夠了,剩餘的近乎一半的修行者,都被天煞毒侵蝕了。

雖然他們一時半會死不了,但是卻無法對韓宇動手了,他們必須用所有的力量,對抗體內的天煞毒! 不到一百人的修行者,再次有半數的人失去了戰鬥力。

而剩餘的人,則是沒有任何人敢輕易對韓宇三人出手了。

韓宇方才的攻擊,太過可怕,使得所有人的心中,都變得恐懼了起來。

這個時候,他們終於感受到了韓宇的可怕之處。

他沒有任何的損失,就將原本近千名的修行者,減少到了只剩下不到五十人,這種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儘管心中恐懼,但是此刻並沒有人選擇離開。

到手的肥肉,誰都不願意放棄!即便只剩下了他們,韓宇一方依舊寡不敵眾。

很多人都願意相信,韓宇不會再次釋放出天煞毒了。

否則韓宇一開始就可以用天煞毒的力量解決掉所有人,就不會如此麻煩了。

韓宇轉過身來,緩步向著剩餘的修行者走了過去。

頓時間,所有人紛紛不由自主的向著身後倒退了過去。

之前得到儲物戒指的那人,不斷的轉頭看向了周圍,看樣子他是想要找個機會直接離開。

現在沒有人敢動手,似乎所有人都忘記了他的手中,還有一枚儲物戒指。

韓宇自然沒有忘記,不過他並不是很著急把那枚儲物戒指奪過來。

「你們剛才不是也很想要那些蘊雷石嗎?我都給你們?」韓宇一邊說著,一邊向著剩餘的人緩緩走了過去。

終於,有人忍耐不住,直接向著後方逃竄而去。

但是還是有人想要嘗試一番,直接幻化出自己的神兵,向著韓宇沖了過來。

緊接著,那人便是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滿臉的不敢置信。

隨後,他的身體,直接倒在了地面上,之前站在他面前的人,不是韓宇,而是無影。

一開始的戰鬥十分混亂,以至於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無影的實力。

但無影方才的一擊,使得剩餘的人心中更加恐懼了。

一擊秒殺一名八方境六重實力的強者,足以威懾剩餘的所有人了,更何況,韓宇手中或許還有更加恐怖的天煞毒!

到了現在,他們想要搶奪韓宇手中的蘊雷石,已然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過韓宇心中卻是依舊很緊張,如果這些人拼了命要廝殺一次的話,自己一方還真的是危險了。

但是顯然他之前的行為,已經有了足夠的威懾力!

「我一開始就做到了我的承諾,我也希望,你們能夠想起你們一開始的決定,那些東西,你們自己分吧。」

韓宇伸手指了指之前得到儲物戒指的那人。

那人頓時臉色黑了下來,他剛找到了一個機會想要逃跑,韓宇居然將所有的仇恨都轉移到了他的身上。

一時間,所有修行者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個人的身上。

他們既然已經解決不掉韓宇一行人了,但是得到儲物戒指的那人,卻是可以解決的。

以一人之力對抗近五十名修行者,本就不是可能發生的事情。

沒人會相信,那個人會成為第二個韓宇,再次釋放出類似天煞毒的東西。

「我們走?」景爺小聲的對韓宇問道。

韓宇微微搖了搖頭,雖然這些人似乎並不會動手了,但是想要離開的話,還是要小心為好。

「唉,還是可惜了,損失了一枚儲物戒指。」無影惋惜的說道。

韓宇笑了笑拍了兩下無影的肩膀,說道:「不要太貪心,這些蘊雷石,對我們來說足夠了。」

無影點了點頭,但是從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濃濃的惋惜之意。

「這,這裡面的東西,我們平分!」得到儲物戒指的那人,極為不甘心的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那枚儲物戒指之上。

現在只剩下他們這些人了,即便是平分,沒人也能夠得到大量的蘊雷石。

對他們來說,足夠了!這種數量的蘊雷石若是放在外面,必定會引來大量勢力的爭搶!

那人將蘊雷石高高的舉在了手中,一臉的警惕之色。

他已經完全不指望自己可以順利帶著那枚儲物戒指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從人群中穿了過去!

轉眼間,那人捏在手中的儲物戒指就已經消失不見,所有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向著那道身影的方向追了過去!

「狂石?他怎麼能來到這裡?」無影疑惑的問道。

韓宇和景爺二人,同樣感到很疑惑,他們之前並沒有察覺到狂石的氣息。

但是方才的那個人,確確實實的是狂石的氣息。

而且他行動的速度非常之快,雖然不及韓宇的極致速度,但是也很快了。

讓韓宇感到疑惑的不是狂石的那種速度,而是狂石,居然能夠順利的來到這雷罰谷。

狂石畢竟可是投靠了妖族的人,在韓宇的印象中,他現在已經完全修妖了啊。

妖族的氣息,按道理來說,會被雷罰谷的力量排斥。

或許他有著自己的手段吧。韓宇心中,也只能這樣解釋一下了。

無影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媽的!沒想到最後居然被這個傢伙得到了蘊雷石!TMD!」

他也終於是忍不住大罵了起來,沒想到最後折騰了半天,狂石居然得到了三分之一的蘊雷石。

韓宇又一次拍了拍無影的肩膀,笑著說道:「誰得到那枚戒指都一樣,我們才是最後的大贏家。」

狂石輕易的甩開了那些追擊他的人,他躲在了一處隱秘的地方,滿臉激動的神情。

「沒想到居然能夠得到這種東西,看來我現在可以離開這裡了,用那種力量交換一次,也算是值了。」

狂石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打開了儲物戒指。

但是很快,他便是一臉慘白,整個人瞪大了眼珠子,呆若木雞的站在原地。

「怎,怎麼會這樣?蘊雷石呢?」狂石一臉茫然的自語道。

這儲物戒指中,哪裡有什麼蘊雷石啊,完全就是空空如也,什麼東西都沒有啊!

「啊……」狂石仰面朝天,發出了一聲不甘的怒吼!

「好一個韓宇,我忍了這麼長的時間,居然什麼都沒有得到!媽的!好一個韓宇,這次老子TMD認栽了!」

韓宇三人的臉上,卻是早已經樂開了花。

「真沒有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啊!我都已經想到了,那個蠢貨知道真相之後,是什麼樣的表情。」

無影的心情暢快無比,這次他們可真的是大豐收啊。

一般修行者通常都只會攜帶一枚儲物戒指,而之前韓宇在蘊雷峰上的表現,也是證明了,他手中只有一枚儲物戒指。

加上無影和景爺二人,總共也只有三枚儲物戒指,全部裝滿了蘊雷石。

至於原本儲物戒指里的東西,早已經被扔掉了。

那些東西,怎麼比得上這數量龐大的蘊雷石?這可是整整一座山啊!

無影和景爺二人還是忍不住對韓宇罵了兩句!TMD,這個傢伙,居然把他們二人,也徹底的騙了。

就連他們兩個人都沒有想到韓宇手中原本就有兩枚儲物戒指,更何況其他的修行者呢?

可是韓宇手中為什麼會出現第四枚儲物戒指?

這個還真的要感謝柳馨兒了,或者說,感謝已經死去的蘇修。

當初柳軒讓蘇修幫忙教訓韓宇,但最終卻是被韓宇教訓了。

然後柳馨兒順手牽羊,把蘇修的儲物戒指偷了過去,而且強行的把裡面的東西全部取了出來。

之後韓宇便發現了那封要攔截蘇海的秘密信件。

關鍵的是,柳馨兒當時並沒有把那儲物戒指帶走,所以韓宇便是一直留在了身上,只是一直沒有用處。

畢竟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一枚儲物戒指足夠用了。

韓宇萬萬沒有想到,那一枚看似沒有用的儲物戒指,居然在這次的雷罰谷之行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它成功的幫助韓宇騙過了其他所有的人。對於這一點,韓宇心中可是沒有任何的過意不去,畢竟那些人可都是要搶奪他的東西的!

韓宇可不認為他老老實實的交出蘊雷石,那些人就會放過他們。

這一次的收穫,對於韓宇一行人來說,已經超乎了原本的預料,哪怕是他們之後再也得不到任何的機緣,也足夠了。

只不過韓宇心中卻是感到有些可惜,三個多月的時間,沒有找到任何能夠幫助蘇眉欣的神物。

況且他現在根本無法聯繫的蘇家那裡,蘇眉欣究竟是怎樣的情況,韓宇也是一無所知。

「如果雷暴還在的話,他一定會很高興吧。」景爺傷心的說了一句。

得到了如此大的機緣,本應該是一件讓人激動的事情。

可是被景爺這麼一說,韓宇和無影二人,也都是不自禁的想起了雷暴。

如果說這一切必須是用雷暴的性命換來的,韓宇寧肯不要!

一座蘊雷峰,就能抵得上雷暴的命嗎?不能!

雷暴,你放心!寒羽門一定會發展壯大的,你會看到的!韓宇的雙手,不由自主的緊緊握成了拳頭。

突然,韓宇察覺到了一絲異樣。

他身上的那顆玉石,突然在剛才居然變得冰涼了起來。

能引起這樣變化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柳星兒一行人遇到了危險! 「我們現在要儘快和柳家的人會和。」韓宇面色凝重的說道。

現在必須要前去尋找柳星兒了。

就算是柳星兒沒有遇到危險,韓宇的計劃也是要和他們會和的,畢竟他們身上攜帶的蘊雷石可是燙手山芋。

和柳家的人會和之後,即便是其他人知道了他們手中有蘊雷石,也不敢對他們動手的。

韓宇等人順著感應的方向前行,他手中的玉石也開始有了輕微的顫抖。

「馬上就要到了,我們加快速度。」

如果是柳家遇到危機的話,韓宇是不可能坐視不管的!

「這……好像又是蘊雷石的氣息,但是這種氣息似乎更加強大。」韓宇的臉色變得震驚。

難道他們的前方,又出現了一座更大的蘊雷峰?

三人再次加快了腳步,隨著他們不斷前行,遇到的修行者也是越來越多了。

前往那個地方的修行者遠比之前爭奪蘊雷峰的人要多。

但是類似蘊雷峰的地方,並沒有出現在三人面前!

「快看前面!」景爺突然大喊了一聲。

三人的目光,紛紛看向了遠處,遠方的天空之上,雷雲密布,雷雲之中一條條金色的閃電宛若小蛇一般遊走,極為壯觀。

「那是什麼……」景爺有些看呆了,以往他可從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景象。

「金色的雨滴?」韓宇和無影二人也是驚訝了起來。

很快,韓宇便使勁搖了搖頭,「那不是雨,是閃電!沒想到這雷罰谷居然會出現這樣的景象。」

「那種強度的閃電,只要我們一觸碰,恐怕就會灰飛煙滅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