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倒下的少年向馬上的姬凌姝看了一眼,他秀氣的眉頭微微皺著,清澈如湖的眸中帶著一絲責備和厭惡。

姬凌姝撞上少年的視線心中狠狠地一幢,她那個時候覺得他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還要好看,怎麼有人眼睛那麼明亮,那麼耀眼,那麼地讓人心動。

那少年便是馮燊,他被撞傷后,姬凌姝堅持要送他去醫館治療,他以男女授受不親拒絕了姬凌姝。

姬凌姝有些傷心被拒絕,但也從此在她的腦海中刻下了這個少年俊朗的面容。 姬凌姝有些失望被拒絕,但也從此在她的腦海中刻下了這個少年的面容。

回宮后她就讓紅兒查了少年的身份,馮燊,父母不詳,自小便是孤兒,被戲班子馮老闆收留長大成人,經常會跟著戲班子走南闖北討生活。

姬凌姝看上了馮燊,不想讓他離開京城,便買下了戲班子,讓馮燊專門為她唱戲。

為長公主唱戲這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馮燊卻堅持不願意留在戲班子,更加不願意留在長公主府,姬凌姝為了留住他強行讓人用武力制服住了馮燊,把他關了起來。

只有他答應心甘情願地成為她的妾室她才願意將他給放出來給他自由,馮燊寧死不屈,趁著有一次有人給他送飯的時候逃出了公主府,姬凌姝在得知他逃走的時候十分憤怒,以府中珍貴物品被盜為由下令讓人全程搜捕。

等再找到馮燊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如玉郡主的貴妾,如玉郡主是當今女皇妹妹的女兒,也是姬凌姝的表姐,自己喜歡的男人被自己表姐收了,姬凌姝怎麼都咽不下去這口氣,她一直以為是如玉郡主強迫的馮燊。

如玉郡主對馮燊倒是用心,每次她去郡主府的時候都找不到馮燊,如玉郡主是故意不讓她見馮燊的。

她便想方設法地在馮燊出府的時候設法見他,表明自己的態度,她願意幫助他脫離郡主府,馮燊對她態度冷若冰霜,可以說是愛答不理,極為冷漠。

姬凌姝嘗試多次接觸馮燊馮燊都無動於衷,便想從如玉郡主這裡找突破口,用如玉郡主的孩子威脅她。

可如玉郡主也是一個性子倔的,她不願意放棄馮燊,還將這事情捅到了女皇那裡,女皇知道自己的女兒惦記人家的小妾,還做出這種威脅人的事情,將姬凌姝給狠狠地訓斥了一頓,並警告她以後不許再接近馮燊。

希望咖啡屋 姬凌姝表面上乖順了幾年,等女皇因為身體不好卧病在床無法處理政務讓位於姬凌姝的時候,姬凌姝便收斂起了她的乖順,大張旗鼓地用自己手中的權利強制讓如玉郡主休了馮燊,她終於如願以償地娶了馮燊做了貴妃。

將馮燊收入宮中之後,姬凌姝對馮燊好千般寵愛,每天噓寒問暖、百依百順,那賞賜多得都數不清,還經常讓人四處遊歷找一些珍貴稀罕物給馮燊討他開心。

一開始不管姬凌姝如何對馮燊好,他都無動於衷,大概過了一年馮燊意外有了姬凌姝的孩子才慢慢地對姬凌姝改觀,姬凌姝得知馮燊有孕開心得不得了,讓人每天都送補湯過來。

後宮中並未有皇后,姬凌姝除了馮燊這個貴妃外,其他的嬪妃加起來也不過二十多個,自從有了馮燊這個寵妃,姬凌姝甚少踏入後宮其他人的房間,因此馮燊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雖是貴妃的名分,實際上相當於有了皇后的實權。

馮燊十月懷胎生了一個女孩,姬凌姝十分高興,在女孩一生下來就立了女孩為黃太女,並將馮燊趁機冊封為了皇后。

因為兩人有了孩子這個牽絆,馮燊對姬凌姝的態度也變得溫柔了很多,因此姬凌姝對馮燊非常信任,對朝中之事也沒有刻意隱瞞馮燊。

有的時候馮燊心疼姬凌姝每天勞心勞神,擔心她太過疲勞害怕她累壞了身體,還會主動替她批閱奏摺幫她分擔痛苦,姬凌姝覺得以後的皇位會是他們兩個的女兒的,馮燊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對他沒有防備,對朝中大小事情事無巨細地給他講解。

十年過去,黃太女已長到十歲,這一日姬凌姝為女兒精心準備了生日宴當朝中大臣們參加,但是也是在這一日,她最愛,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她。

在黃太女的生日宴會上,如玉郡主和馮燊帶兵闖了進來,馮燊不知道什麼時候將她的玉璽和控制宮中守衛軍的兵符偷了去,暗中帶兵幫助如玉郡主謀反,這些年馮燊也一直在利用皇室的權利發展自己的勢力,培養自己的心腹,再加上如玉郡主的幫忙,這麼多年的精心謀划終於可以畫上一個句號了。

在那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中,馮燊親手殺了姬凌姝。

姬凌姝永遠忘不了馮燊殺她的時候那種厭惡、仇恨的眼神,不管她對他有多好,他是對她恨之入骨啊,他甚至還幫著別人一起來背叛她、傷害她。

在臨死之前,姬凌姝還知道了讓她激動不已的秘密,她與馮燊的女兒並不是她的親生女兒,那個女孩是馮燊與如玉郡主所生,他們兩個早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一起了,而她直到死才知道這件事情。

姬凌姝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場笑話,她愛馮燊,即便馮燊恨她強娶了她,想要殺她,她內心並不怪罪馮燊,畢竟這一切的事情都是她造成的,她造的因不管結果好壞她自己承擔。

可是她一直放在心上的人居然喜歡別人,背著她暗中跟別人來往,還生下了一個孽種假裝成她的親生女兒,讓她親自撫養一個別人的女兒長大成人,多麼諷刺啊!多麼可悲啊!

她想起了女皇在警告她的時候跟她說的一句話,馮燊對她並沒有任何愛意,甚至恨她入骨,他絕非她的良人,勉強是勉強不來的,如果太過強求反而會適得其反,那個時候她不明白女皇的用心良苦,如今她終於明白了,可一切都已經太晚了啊!

她後悔了,她後悔自己當初為了得到所愛一意孤行,後悔對一個男人那麼掏心掏肺地恨不得付出一切最後卻丟失了自己。

凌姝慢慢地睜開眼睛。

她抬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眼角還帶著未乾涸的淚滴。

劇情中姬凌姝被馮燊殺了之後,如玉郡主當了女皇,馮燊依舊是皇后,但卻不再是姬凌姝的皇后,而是如玉郡主的皇后了,姬凌姝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一切全部都替別人做了嫁衣裳。

姬凌姝是做了對不起馮燊的事情,可她對馮燊也是真地好。

姬凌姝有些失望被拒絕,但也從此在她的腦海中刻下了這個少年的面容。

回宮后她就讓紅兒查了少年的身份,馮燊,父母不詳,自小便是孤兒,被戲班子馮老闆收留長大成人,經常會跟著戲班子走南闖北討生活。

姬凌姝看上了馮燊,不想讓他離開京城,便買下了戲班子,讓馮燊專門為她唱戲。

為長公主唱戲這是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馮燊卻堅持不願意留在戲班子,更加不願意留在長公主府,姬凌姝為了留住他強行讓人用武力制服住了馮燊,把他關了起來。

只有他答應心甘情願地成為她的妾室她才願意將他給放出來給他自由,馮燊寧死不屈,趁著有一次有人給他送飯的時候逃出了公主府,姬凌姝在得知他逃走的時候十分憤怒,以府中珍貴物品被盜為由下令讓人全程搜捕。

等再找到馮燊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如玉郡主的貴妾,如玉郡主是當今女皇妹妹的女兒,也是姬凌姝的表姐,自己喜歡的男人被自己表姐收了,姬凌姝怎麼都咽不下去這口氣,她一直以為是如玉郡主強迫的馮燊。

如玉郡主對馮燊倒是用心,每次她去郡主府的時候都找不到馮燊,如玉郡主是故意不讓她見馮燊的。

她便想方設法地在馮燊出府的時候設法見他,表明自己的態度,她願意幫助他脫離郡主府,馮燊對她態度冷若冰霜,可以說是愛答不理,極為冷漠。

姬凌姝嘗試多次接觸馮燊馮燊都無動於衷,便想從如玉郡主這裡找突破口,用如玉郡主的孩子威脅她。

可如玉郡主也是一個性子倔的,她不願意放棄馮燊,還將這事情捅到了女皇那裡,女皇知道自己的女兒惦記人家的小妾,還做出這種威脅人的事情,將姬凌姝給狠狠地訓斥了一頓,並警告她以後不許再接近馮燊。

姬凌姝表面上乖順了幾年,等女皇因為身體不好卧病在床無法處理政務讓位於姬凌姝的時候,姬凌姝便收斂起了她的乖順,大張旗鼓地用自己手中的權利強制讓如玉郡主休了馮燊,她終於如願以償地娶了馮燊做了貴妃。

將馮燊收入宮中之後,姬凌姝對馮燊好千般寵愛,每天噓寒問暖、百依百順,那賞賜多得都數不清,還經常讓人四處遊歷找一些珍貴稀罕物給馮燊討他開心。

一開始不管姬凌姝如何對馮燊好,他都無動於衷,大概過了一年馮燊意外有了姬凌姝的孩子才慢慢地對姬凌姝改觀,姬凌姝得知馮燊有孕開心得不得了,讓人每天都送補湯過來。

後宮中並未有皇后,姬凌姝除了馮燊這個貴妃外,其他的嬪妃加起來也不過二十多個,自從有了馮燊這個寵妃,姬凌姝甚少踏入後宮其他人的房間,因此馮燊可謂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雖是貴妃的名分,實際上相當於有了皇后的實權。

馮燊十月懷胎生了一個女孩,姬凌姝十分高興,在女孩一生下來就立了女孩為黃太女,並將馮燊趁機冊封為了皇后。

因為兩人有了孩子這個牽絆,馮燊對姬凌姝的態度也變得溫柔了很多,因此姬凌姝對馮燊非常信任,對朝中之事也沒有刻意隱瞞馮燊。

有的時候馮燊心疼姬凌姝每天勞心勞神,擔心她太過疲勞害怕她累壞了身體,還會主動替她批閱奏摺幫她分擔痛苦,姬凌姝覺得以後的皇位會是他們兩個的女兒的,馮燊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對他沒有防備,對朝中大小事情事無巨細地給他講解。

十年過去,黃太女已長到十歲,這一日姬凌姝為女兒精心準備了生日宴當朝中大臣們參加,但是也是在這一日,她最愛,最信任的人背叛了她。

在黃太女的生日宴會上,如玉郡主和馮燊帶兵闖了進來,馮燊不知道什麼時候將她的玉璽和控制宮中守衛軍的兵符偷了去,暗中帶兵幫助如玉郡主謀反,這些年馮燊也一直在利用皇室的權利發展自己的勢力,培養自己的心腹,再加上如玉郡主的幫忙,這麼多年的精心謀划終於可以畫上一個句號了。

在那一場腥風血雨的戰爭中,馮燊親手殺了姬凌姝。

姬凌姝永遠忘不了馮燊殺她的時候那種厭惡、仇恨的眼神,不管她對他有多好,他是對她恨之入骨啊,他甚至還幫著別人一起來背叛她、傷害她。

在臨死之前,姬凌姝還知道了讓她激動不已的秘密,她與馮燊的女兒並不是她的親生女兒,那個女孩是馮燊與如玉郡主所生,他們兩個早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在一起了,而她直到死才知道這件事情。

姬凌姝在知道真相的那一刻她覺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場笑話,她愛馮燊,即便馮燊恨她強娶了她,想要殺她,她內心並不怪罪馮燊,畢竟這一切的事情都是她造成的,她造的因不管結果好壞她自己承擔。

可是她一直放在心上的人居然喜歡別人,背著她暗中跟別人來往,還生下了一個孽種假裝成她的親生女兒,讓她親自撫養一個別人的女兒長大成人,多麼諷刺啊!多麼可悲啊!

她想起了女皇在警告她的時候跟她說的一句話,馮燊對她並沒有任何愛意,甚至恨她入骨,他絕非她的良人,勉強是勉強不來的,如果太過強求反而會適得其反,那個時候她不明白女皇的用心良苦,如今她終於明白了,可一切都已經太晚了啊!

她後悔了,她後悔自己當初為了得到所愛一意孤行,後悔對一個男人那麼掏心掏肺地恨不得付出一切最後卻丟失了自己。

凌姝慢慢地睜開眼睛。

她抬手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角,眼角還帶著未乾涸的淚滴。

劇情中姬凌姝被馮燊殺了之後,如玉郡主當了女皇,馮燊依舊是皇后,但卻不再是姬凌姝的皇后,而是如玉郡主的皇后了,姬凌姝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一切全部都替別人做了嫁衣裳。 「當初她囚禁你,強迫你,難道你不想殺了她報仇嗎?」如玉郡主慢慢地說道:「如果我說我會幫你除掉她,你可願意配合?」

「除掉?」馮燊一怔,他猶豫了一下,搖頭,堅持道:「不,我們不能做傷天害理的事情,而且她還是當今陛下唯一的嫡長公主,萬一惹怒陛下……我們承擔不起後果。」

「你以為我傻啊?我可不會明著去做,暗中除掉她不留下任何證據,不讓任何人知道不就好了。」

「不,我不同意,我是不會做你的幫凶的。」

「如今我們可是在一條船上,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以為自己可以脫得了身嗎?」如玉郡主抬起馮燊的下巴,讓他面對自己,她說道:「馮燊,你好好地想一想,她姬凌姝是誰啊?她對你是勢在必得,現在因為有女皇陛下可以壓著她,她不敢對你貿然胡來,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萬一哪一天她當上了女皇,你的處境該當如何?」

馮燊身體一顫,面色有些發白,他連想都不敢想。

往日被姬凌姝囚禁的那些日子歷歷在目,他就是姬凌姝的玩物,姬凌姝讓他做什麼他便只能做什麼。

她就沒有拿他當過一個正常的人,讓他給她唱曲、表演雜技,甚至還要求他跟她一起睡覺,強迫他成為她的人要將他綁在身邊一輩子。

寧可殺不可辱,她喜歡他,只不過是喜歡他對她百般討好的感覺,把他當做一個暖床工具罷了。

在公主府的時候,天知道他有多麼地想要離開。

他不想再落入姬凌姝的手中。

如玉郡主注意到馮燊、糾結猶豫的神情,她再接再厲道:「以她霸道強勢的性格,你最後只能成為她的掌中之物,如果你不想成為她的玩物,那就跟我合作,我們在她羽翼未豐滿的時候幹掉她。」

「馮燊,我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考慮好了告訴我一聲。」她放開馮燊的下巴,轉身就要離開。

「如玉……」眼看如玉郡主便要走,馮燊喊了她一聲,他伸手拉了如玉郡主一下,將她拉入他的懷中,他下巴緊緊地貼著如玉郡主的額頭,他的身體控制不住地顫抖,「我考慮好了……我願意配合你,你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

如玉郡主面上浮現一抹得逞的笑,她摸了摸馮燊的頭:「你放心,等將來我大事成了我是不會虧待你的,我會將這整個天下當做聘禮送給你。」

……

凌姝回公主府後就準備找一個機會去拜會一下如玉郡主。

如玉郡主在馮燊最困難的時候收留了他,還不惜與她這個公主為敵,這兩人應該是真愛了吧,否則劇情中馮燊在姬凌姝對他萬般恩寵的情況下還背叛她倒戈如玉郡主,那兩人還恬不知恥地背著她生了一個孩子。

這兩個人感情這麼要好,想要離間他們讓他們相愛相殺估計不太容易。

「紅兒,如玉郡主府有多少個男人和孩子?」她問道。

紅兒道:「回公主,如玉郡主有正夫一人,其他妾室加上馮公子一共二十三人,孩子有女孩一人,男孩三人,如玉郡主可是一個十分喜歡收集美色的人,不管什麼樣的美男,只要被她看上,不知道她用了什麼鬼魅辦法,那個男人總能心甘情願地入她的府,做她的妾室。」

凌姝搜尋著原主的記憶,她說道:「但是自從有了馮燊之後,她就收了心了,府中再也沒有收過男妾,專寵馮燊一人,就連為她生了兩個孩子的正夫她冷落了不少,也許,她並不是看上馮燊的美色,而是知道我喜歡馮燊,故意刺激我、針對我,若是……」

若她不再喜歡馮燊的消息傳出去如玉郡主知道她不再喜歡馮燊應該也不會太拿他當回事吧。

「紅兒,走!」凌姝起身,「我們去如玉郡主府。」

紅兒忙跟上。

就在兩人走到公主府大門口的時候,忽然一陣塵土飛揚。

一個騎著馬穿著侍衛服飾年約四十歲左右英姿颯爽的女子在門口停下,她的身後還跟著兩輛豪華的馬車。

凌姝認得出來這位英姿颯爽的女子便是皇後身邊的貼身侍衛魏琴,她原本是女皇身邊的人,還曾經跟隨過女皇上過戰場殺過敵,十分得女皇的信任,後來因女皇擔心皇后的安危,便將魏琴留在了皇后的身邊。

她對著點點頭:「魏將軍,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魏琴翻身下馬,將馬留給她的下屬照看,她對著凌姝行禮,鄭重其事道:「公主,微臣有件大事稟告。」

「魏將軍快請進府,有什麼事情我們進府再慢慢說。」凌姝回頭看了魏琴身後的兩輛馬車,心中無奈嘆息一聲。

劇情中女皇為了讓原主忘記馮燊,不再惦記於她,隔山差五地給她送來一些年輕男子。

如果她沒有猜錯,魏琴這次便是奉了女皇和皇后的命令來給她送人來了。

果不其然,這次足足有個八個美男被送了過來。

進公主府後,凌姝將魏琴請進宴客廳,魏琴一臉為凌姝著想的樣子從左到右對凌姝介紹其那八位美男:「公主,這第一位名為羅宸,今年十七歲,曾經是官宦之家,詩書禮儀皆是上乘,其母犯了貪污的罪,全家被牽連關進大牢,我見他容貌不錯便將他給帶了出來,你覺得他如何?」

凌姝聽到「羅宸」的名字神情一震,不會是她在上個世界認識的那個羅醫生羅宸吧。

應該……不會這麼巧吧?

她還以為羅宸任務失敗了,羅宸宿主的願望是想要毀掉吳凌姝的所有,可他只殺了吳父,並沒有能夠毀掉她和吳氏集團啊!她最後死也是為了替季瑾擋槍。

難道只要她死了羅宸就算任務完成?

她仔細地盯著那個站在第一位的男子想要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些什麼。

那個男子也在打探著看她。

身材高挑,足有一米八往上,膚如凝脂,俊美的無關輪廓分明,相貌美不可言,神情帶著三分邪氣,三分淡漠。

讓人看一眼便難以移開視線。

這真是一個妖孽!

覺察到凌姝在他看,他連忙低垂下了頭,看上去一副乖巧聽話的樣子。

可真是會裝。

注意到凌姝的視線,魏琴鬆了一口氣,看來公主對這羅宸很滿意呢,她繼續介紹道:「公主,看來你對羅宸很滿意,臣再為您介紹下一位,第二位是一位來自鄉下的少年,他今年十八歲,名為孟迦,因家中太過窮苦,困頓不堪,他的父母為了討生活不得以將他給賣人宮中,臣見他生得不錯,想來公主應該喜歡……」

介紹完幾人之後,魏琴語重心長地說道:「公主,陛下只有您這一個女兒,您身為皇室唯一的公主,如今膝下卻無一個子女,難免會讓有心之人利用散布謠言引得天下恐慌,招來飛來禍事,為了皇室以後的未來著想,還望您您早日開枝散葉,讓陛下放心,讓朝中大臣們放心,讓天下百姓安心。」

凌姝聽得腦仁疼,但也得乖乖地聽著,不管魏琴說什麼,她都說是。

等魏琴囑咐完走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凌姝除了羅宸外,其他人都讓管家把人好好地安置在後院,吩咐人好好地招待。

給自己倒了杯茶,凌姝摩挲著茶杯的杯沿,一直盯著羅宸看個不停:「你是叫羅宸?」

羅宸低著頭應聲是。

凌姝沉聲說道:「我不管你以前是什麼人,既然進入了我公主府以後就是我公主府的人,別讓我抓住你什麼歪心思。」

諸天最強肉盾 「是,我記住了。」

「放肆!」凌姝將茶杯扔在了他腳底下,茶杯瞬間便碎成一地,她厲聲道:「誰讓你在本公主的面前自稱我了?難道在進入公主府之前沒有人教過你規矩?」

羅宸很識時務地低頭認錯:「妾身知錯,還望公主殿下原諒。」

「知錯便好,」凌姝唇角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她邁步走向羅宸,伸出雙手抱住了他,在他耳邊輕聲耳語:「羅宸,我很滿意你,今天晚上留下來侍寢。」

她倒要試探一下看著羅宸究竟是不是羅醫生。

在她話音剛落的時候,她明顯感覺到羅宸身體一僵,他心底應該是不太情願的。

「公……公主殿下,我身體有些不太舒服。」

凌姝在他耳邊吹氣,她的聲音輕柔卻又帶著令人不敢質疑的氣勢:「你既然知道我是公主,還敢違抗我的命令?嗯?」

「是,」羅宸深呼一口氣,幾乎有些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妾身願意留下。」

「很好!」凌姝放開羅宸,「羅宸,你來到公主府有什麼願望想要達成的嗎?能幫到你的本公主會盡量幫你實現。」

羅宸神色有些異樣地抬頭看了凌姝一眼,剛好撞上凌姝看他的視線,他忙低下了頭:「我們全家受我母親貪污受賄連累本就是罪有應得,妾身能夠活著還能夠被公主收留成為公主府的一員已經覺得很滿足了,不敢再奢求什麼別的願望。」

「哦?真的?」凌姝越看羅宸越覺得他可疑。

他長得跟羅醫生長得並不一樣,但是給她的感覺卻是很熟悉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