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周念念沒有去追關鵬天,她知道得關鵬天和關平父子倆也需要單獨相處的空間。

她安慰了陳嬸兩句,陪著他們兩口子聊了會,才離開了陳家。

離開陳家,她想起曹海雲的小吃鋪子就在隔了兩條街的地方,她溜達著走了過去。

正好到了吃飯的時間,曹海雲的小吃店裡坐了不少人。

她這個小吃店就在京都大學學校的後街上,周圍都是學校的教職工,快開學了,很多學生都開始返校了。

食堂里沒有飯,學生們大都在外面覓食。

曹海雲的小吃鋪主要賣麵食,這麼冷的天,一碗熱湯麵吃下肚子,渾身暖和。

味道好,價格又實惠,加上之前很多同學在學校都嘗過曹海雲的手藝,所以她這小吃店開了不久生意卻還不錯。

周念念進去的時候就看到四歲多的妞妞正吃力的站在比她還高一點的桌子旁,幫媽媽收拾著飯碗。

看她搖搖晃晃的端了兩個飯碗,周念念連忙上前接了過來。

「妞妞真懂事,都會幫媽媽收拾碗筷了。」

妞妞轉過頭來,看到是周念念,細聲細氣的笑了,「念念姨。」

周念念清脆的答應了,幫她將桌子上的碗全部收起來,放在旁邊的盆子里。

妞妞上前幫著撿筷子。

周念念揉了揉她軟軟的頭髮。

妞妞跟著曹海雲這半年多,已經比原來胖了一些,小臉上的傷痕逐漸褪去,白凈了不少。

雖然說話仍舊細聲細氣的,但卻明顯開朗了許多,不再是那個畏畏縮縮,總是活在被父親毆打的陰影下的小女孩。

曹海雲聽到動靜,從后廚里跑了出來,看到周念念,高興的笑了。

這麼冷的天,她忙活的額頭都有了細漢,曹海雲用胳膊肘擦了下汗,招呼周念念,「念念來了,還沒吃飯吧,我給你下碗面,很快就好。」

「我來可不是吃飯的,先幫你收拾一下,等客人都走了,咱們再吃。」周念念笑眯眯的晃了晃手上的碗。

曹海雲愣了下,笑了,「那我就不和你客氣了,等我一會兒哈。」

說罷又鑽進了廚房。

等到一點多,吃飯的人逐漸散去,曹海雲下了兩碗面,又炒了個菜,才和周念念坐下吃飯。

「海雲姐,我看你這兒的情況,等正式開學了,你一個人哪裡忙的過來啊?」周念念吃了口熱騰騰的面,「你沒想過請個人幫忙嗎?」

曹海雲猶豫了下,搖搖頭,「我想多省點錢,給妞妞多存一點錢。」

她說著看向旁邊乖巧吃飯的妞妞,面色柔和。

周念念想想自己一上午洗的碗差不多有五六十個,這一天下來,曹海雲又要上課,又要顧孩子,還得和面,擀麵,洗碗,一個人早晚得累垮。

「省也不是這麼省的,你要是累壞了,妞妞去靠誰?」

曹海雲猶豫了下,「要不我明天去給我媽拍個電報,看她能不能過來幫忙。」

周念念見她有些意動,沒有再勸她。

現在的曹海雲面色紅潤,性格也開朗了許多,已經不再是半年前那個愁苦的婦人了。

她做事想必也有自己的考量。

周念念吃了飯才又回了關家,她答應今天幫關平抄寫案例的。

關平和關鵬天父子倆在客廳里下棋,午後的陽光灑在兩人身上,靜謐而美好。

看來父子倆已經長嘆過了。

周念念輕輕一笑,拿過旁邊放的案例去抄寫了。

明天是元宵節,後天就開學了。

這學期周念念不用去上課了,要先去報社實習,她明白關平讓她抄寫案例的苦心,因此抄的格外認真。

一直到傍晚,才離開關家。

回到家,周常國和梁英也才剛進家門。

全家人聚齊了,李香秀特別開心,做了一桌子飯菜。

白玉卿一下午幫著李香秀忙緊忙出的,李香秀高興又心疼,等飯菜都上了桌才抱怨:「你們一個個的都不見人影,卿卿幫著我忙活了一下午。」

白玉卿乖巧的夾了塊魚肉放進李香秀碗里,「大家都有事忙,就我一個閑人,能幫媽媽忙,我很高興呢。」

周念念冷眼看著白玉卿裝乖巧的模樣,心裡暗自冷笑,這是達到自己的目的了,又重新在父母面前裝乖乖女呢。

「好了,吃飯吧。」周弘山拿起筷子,開始吃飯。

梁英聞到眼前的魚腥味,忽然覺得胃裡有什麼東西往上直返,連忙捂著嘴跑了出去乾嘔。

眾人都愣住了。

李香秀卻雙眼一亮,丟下筷子就跟了出去。

周常國愣了一下,也追了出去。

等梁英吐完了重新坐回椅子上,一看到那盤魚,想乾嘔的感覺又上來了。

「快,快把那盤雨端走。」李香秀指著魚道。

周念念愣了下,將魚挪到了一旁去。

梁英這才覺得好受了點。

「小英啊,你這樣有多長時間了?」李香秀兩眼冒光的看著她。

梁英一臉茫然,「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情形啊,估計是在火車上吃壞了肚子吧。」

李香秀湊到她耳朵前,低聲問她:「你那個是不是推遲了?」

梁英一愣,半晌才喃喃的道:「嗯,晚了五六天了。」

「哎呀,那肯定是有了。」李香秀激動的一拍手,嚷嚷起來。

周常國擔憂的看著妻子,聞言傻傻的問道:「有什麼了?」

李香秀拍了他一巴掌,「傻小子,自然是有喜了,我們周家要有喜事了。」 ……

「火焰之子雖然厲害,可我飛毛腿也不是吃素的。」飛毛腿眼咕嚕一轉,牛皮哄哄地說,「想當初火焰之子剛進國非局的時候,可是你家飛毛腿叔叔罩著的。」

很顯然,因為周圍圍觀群眾太多,加上飛毛腿太過得意了,竟然沒有發現王焱正在人群後面圍觀呢。

「哇,腿叔叔你好棒。」精神力少女滿眼小星星地崇拜不已。

飛毛腿彷彿很享受被崇拜的感覺,得意地拍了拍腳上的魔法+1的李寧鞋,轉移話題說:「你們看看我這雙鞋,表面上看起來是李寧鞋,可實際上是用了一張無比珍貴的附魔捲軸加持過的李寧鞋,如果給普通人穿上,也能跑得過博爾特。」

此言一出,少男少女都對他崇拜不已,真不愧是B級領域強者,能隨隨便便用附魔捲軸附魔李寧鞋。至於那附魔捲軸,一聽就是高大上的值錢貨。

「腿哥。」王焱實在看不下去了,排開眾人打招呼說,「上午的事情解決好了?」

「噗!」

飛毛腿的臉色頓時變得精彩無比,娘咧,好不容易逮了個機會裝裝逼,結果老王同志杵在人群中看笑話呢。急忙朝他擠眉弄眼了一番,然後拍著胸脯說:「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那些鬧事的德魯伊都消停了,不敢再鬧了。」

得。

還繼續裝呢?

罷了罷了,誰叫他是腿哥呢。

「那就好。」王焱笑著攢了聲,然後對爆熊說,「熊哥,我這邊也剛好籤了個新人,麻煩你一併照應了吧。文卓,過來叫熊哥腿哥,他們可是國非局的老人了,懂得比我多。」

譚文卓初來乍到的新嫩一個,之前被王焱彪悍的戰姿給嚇壞了,現在老老實實地不得了。急忙上前點頭哈腰地行禮說:「熊哥,腿哥,以後請多多照應。」

「你放心,以後跟著腿哥混,保證前途無量。」飛毛腿一副高深莫測的前輩模樣,拍著譚文卓的肩膀說,「以後要錢有錢,要女朋友有女朋友。」

「多謝腿哥。」譚文卓感激不盡地說,「我最近就是太缺錢了,全部資產加起來還不到五個億。」

噗!

飛毛腿差點一口老血噴死,缺錢?五個億?你丫小子是來逗我玩的嗎?飛毛腿總覺得有一股幽怨的氣息憋在胸膛里,有些喘不過起來的感覺。

咬咬牙,嘿嘿說:「小子你挺行啊,還沒進國非局就攢下那麼多資產了?呵呵,為了慶祝新同事加入,今晚腿哥請你們去華海市最好的場子嗨一嗨。小子,你有福了,那個場子有好多漂亮妹子喲。」

此言一出,譚文卓的臉色有些為難了起來:「腿哥,不是我不給面子。我答應過女朋友,不去那些污七穢八的地方。」

「女朋友?你已經有女朋友了啊?」飛毛腿胸口就像是中了一箭,隱隱作痛不已,他都已經快四十歲了,還不知道女朋友是啥滋味呢。可這小子才多大啊?就已經有女朋友了,好像長得也很一般嘛,怎麼就會與女朋友了呢?

「是啊,有女朋友了。」譚文卓一臉詫異地看著飛毛腿,有女朋友不是挺正常的事情么?

飛毛腿的臉頰直抽抽,強顏歡笑道:「行,既然你有女朋友管著,我就不帶壞了你。回頭吃飯帶出來,讓哥幾個見見。」

「行,小麗小慧小蕊她們一定會很開心的。」譚文卓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等等,你那個小麗小慧小蕊是什麼意思?你女朋友的名字好像很怪異啊。」飛毛腿臉色有些發白,隱隱有了些不祥的預感。

「就是小麗,小慧,還有小蕊啊,都是些很正常的名字啊。」譚文卓有些莫名其妙,我女朋友們的名字哪裡怪異了?

「噗!」「噗!」「噗!」

飛毛腿感覺有上萬根箭,重重地插在了他的胸膛上,讓他受到了十萬點傷害。原來,原來不是人家女朋友名字怪異,而是人家真的有三個女朋友。

飛毛腿的心頭在噴血,這虐狗虐得真是太殘忍了,太殘酷了。大家都是人類,大家都是超能者,憑什麼差距就那麼大呢?

一眸傾情,鑽石總裁智取嬌妻 這個新人不但有女朋友,還有三個女朋友。

虐啊,真是虐狗。

「譚大哥你真厲害。」自稱「力王」的青少年崇拜地說,「你竟然有三個女朋友,我才兩個呢。」

「兩,兩個?」

噗噗噗~

飛毛腿又是接連中了一次萬箭穿心,連這個二十歲不到的小毛孩都有兩個女朋友了嗎?

這,這是要虐死單身狗的節奏啊。

「小夥子,你要好好努力,多和前輩們學學。」 撒旦老公十惡不赦 譚文卓語重心長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那些都市異能類小說里,哪一個異能男主角不是紅顏知己遍天下,後宮組成足球隊。看來,我們的路還很遠啊。」

「我也不想多談女朋友,她們好麻煩啊。」『力王』環抱著雙手,一臉不耐煩道。

一旁的飛毛腿,心頭在滴血,眼淚往肚子里吞。你們這些多吃多佔的帥哥,統統都應該上絞刑架。咱們國家已經是男多女少了,竟然還敢多吃多佔。

「腿哥,你這麼強,一定有很多女朋友吧?」『力王』有些崇拜地看著飛毛腿。

「啪啪~」

飛毛腿實在忍不住了,一人賞了他們一個爆栗,義正言辭地咆哮道:「女什麼女朋友?我們身為超能者,應該想著怎麼變強,怎麼保家衛國。你們年紀輕輕的,一天到晚沉迷於美色,成何體統?新人訓練正式開始,你們每個人先來一萬個俯卧撐。」

啊?

兩大萌新被嚇得魂不附體。

王焱饒有興緻地看著飛毛腿虐新,然後拍了拍爆熊肩膀說:「回頭有機會給腿哥介紹個女朋友吧,再這麼下去他會憋壞的。」

「我覺得還是等科技再發達些,有了人工智慧和充氣娃娃的結合后,哥幾個湊錢給他買一個比較靠譜。」爆熊一臉戲謔地說。

「這倒也是。」王焱想起了符文科技研究所,說不定那裡會有滿足飛毛腿需求的產品。

一想起符文科技研究所,王焱就想起了兩個月前的事情。

那時候王焱剛參加玩青年大會回了國非局,正好碰到了擁有夢幻現實異能的王二牛,就想到了手頭上還有一個黑客小沈。

當時就有些突發奇想,看看能不能讓他們兩個的能力融合一下,創造出類似於光明試煉一樣的虛擬現實場景來。

如果真的能創造出那種試煉場景來,對整個國非局成員都是極為有利的。

不過當時小沈說,理論上是可行的,但是硬體方面還達不到。由此,王焱咬咬牙聯繫了一下雲止雲大所長。好在雲所長對這個提案十分感興趣,就答應立了這個項目,由她們單位提供符文計算機。

一念及此,王焱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小沈,小沈說項目已經有了進展,但卡在了一項重要關卡上,需要王焱去看看出出主意。

王焱猶豫了一下,覺得閑著也是閑著,就準備去符文科技研究所看看。

「熊哥,我去符文研究所玩玩,你要不要一起去?」王焱有些害怕雲大所長。

一提到符文研究所,爆熊頓時臉色都變得煞白煞白:「老王,你就饒了我吧。柔柔知道我以前賣某些東西給研究所的事情了,如果我再敢去,保證活不到下一章。」

王焱嘴角一抽,想起來了,熊哥當初沒錢沒裝備,貌似的確幹了些誇張的勾當。現在在拉他去,估計比殺了他還難。

「腿哥,去不去符文研究所?」王焱隨口問了一句。

「不去,不去,那地方我死都不去。」飛毛腿正在虐新呢,一聽王焱的話,登時嚇得汗毛孔都豎了起來。很顯然,那個地方也給他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

不過對付飛毛腿,王焱還是有些辦法的,呵呵笑著傳音說:「腿哥啊,符文科技研究所有一個新項目,可以解決你女朋友的問題喔。」

「唰!」

僅僅是一瞬間,飛毛腿就疾如閃電般地出現在了王焱面前,義正詞嚴的說著,「老王,你是我最好的兄弟。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飛毛腿也絕無二話。」說話時,還把胸脯拍得啪啪作響,好一副義薄雲天的架勢。

接下來,教育新人的重任就交給爆熊了。

王焱開著車,帶著飛毛腿一起趕去了符文科技研究所。

那是一個龐大的地下工事,在一具腦袋上貼著黃紙的殭屍帶領下,王焱和飛毛腿直接到了實驗室中。

多月不見的雲大所長,依舊是一副白大褂著身,冰冰冷冷的模樣,眼神饒有興緻地看著王焱說:「火焰之子,你似乎又帥了許多。怎麼樣,要不要考慮一下我的提議?我敢保證,以我的智慧加上你的美貌,我們絕對能培養出有史以來最優秀的後代。」

王焱渾身一顫,急忙把頭搖成個撥浪鼓:「雲大所長,我有女朋友了。要不,你看看腿哥怎麼樣?」

飛毛腿頓時一喜,老王真是好兄弟啊,關鍵時刻真是頂用。

「飛毛腿?」雲止冷冷地掃了飛毛腿一圈,「這個男人在我的擇偶榜單上,排名在三十五億位之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