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最後,晨晨自作主張,對那個高手出手了,他一腳踢了過去…結果被高手一拳,便打斷了腿。」

聽到這裡,黑熊的臉色,突然一緊。

「你說什麼?晨晨的腿,是被那個傢伙一拳給打斷的?」黑熊的臉上,出現了一點恐懼之色。

「晨晨一腳踢過去,高手一拳打在了晨晨的腳底板上..晨晨的腿,接著就斷了。」黑狗還原了一下當時的現場。

「一拳打在鞋底上,竟能打斷晨晨的腿?」黑熊深深吸了一口冷氣。

「看來,你們真的惹上狠角色了。」黑熊一臉沉重的說道。

「是啊,晨晨發現自己的腿斷了之後,就連續罵了那個高手好幾句,並且不斷對著那個高手叫囂,最終,將那個高手給徹底激怒了。」

「我打了晨晨一巴掌,叫他閉嘴…可他沒聽,最後高手讓我動手打晨晨。」

「大哥,你說我當時該怎麼辦?」

「碰到這樣的高手,我打又打不過,不妥協,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我就打了晨晨,剛開始力道不夠,這高手還給了我一巴掌,讓我用力…我也是沒辦法啊。」黑狗一臉無奈的說道。

黑熊拍了拍黑狗的肩膀,說道:「是哥哥誤會你了。」

「哥,你踢我這一腳,我不怨你,說實話,我打了晨晨,心裡也挺憋得慌,叫你打一頓,我的心裡,總算舒服了一下。」黑狗長長吐了一口濁氣,說道。

黑熊沒說話,又給自己點了根煙。

「那個高手,看上去多大年齡?比我如何?」黑熊問了一句。

黑狗吞了吞口水,說道:「大哥,說出來你可能不信,那個高手,年齡還沒晨晨大呢。」

「什麼?」

黑熊轉過頭,兩隻眼珠子,死死的盯著黑狗:「這麼小的年齡?」

黑熊有些不敢相信,他還以為,有這種身手的人,起碼要四十多了。

誰會相信,只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呢?

這麼小的年齡..他是怎麼做到的?

黑熊深吸一口冷氣:「這個人,背後一定有高手指點,否則,絕不可能小小年紀,便走到今天。」

「我在少林寺習武多年,也沒見過幾個這樣的少年天才。」

黑熊說道:「這個人…留不得。」

說這句話的時候,黑熊的臉上,展現出了濃濃的殺意。

「大哥,你想除掉他?」黑狗看著黑熊,問了一句。

「廢話,這種人不把他除掉,我能睡得踏實嗎?」黑熊沒好氣的說道。

黑狗沒說話,其實,按照黑狗的意思,這種高手,最好還是少招惹為妙。

畢竟,好不容易當上老大,榮華富貴還沒來得及享受,幹嘛要招惹強敵呢?

萬一把自己搭進去…

那這一輩子,不就白折騰了嗎?

但黑狗了解自己的哥哥,既然自己的哥哥做了決定,自己再怎麼勸,也沒啥用。

而另一邊。

李凡接到了消息,黑熊來了,並且秘密約見了黑狗。

李凡轉頭看著邵帥,說道:「黑熊來了,恐怕,他很快就會找到你,為他兒子報仇。」

而邵帥的臉上,卻無比的輕鬆。

好像壓根沒把黑熊這個人放在眼裡。

「老闆,你答應過我,等我把黑熊解決了,你就給我開個漢堡店,是不是真的?」邵帥一臉興奮的看著李凡。

李凡一臉的黑線,看著邵帥,忍不住問道:「你咋那麼喜歡吃漢堡?」

「這都啥時候了,你能不能關心下重點,我問過張弓明了,他說,黑熊這個人,千萬不能招惹。」 邵帥笑了笑,看著李凡:「張弓明說不能招惹,難道就不能招惹了嗎?」

邵帥這話,好像有點瞧不上張弓明的意思。

張弓明要是在這,聽到這話,非和邵帥打起來不可。

當然,張弓明根本打不過邵帥。

「老闆,你就放心吧,就算我不是黑熊的對手,不還有老大嗎?」頓了頓,邵帥補充道。

李凡當然知道,邵帥口中的老大,就是自己老爸,李大康了。

這麼說來,自己老爸比邵帥還厲害啊。

聽到這話,李凡的心裡,就跟吃了定心丸似得。

此時的徐騰飛,也是一臉的狼狽。

他站在一個女子的跟前,低著頭,像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這個女子,生的十分妖艷。

狐狸眼,柳葉眉,鼻子很巧,臉長得十分俊俏,但卻充滿了狐媚。

徐子媚,她是徐騰飛的姐姐,也是胡非的老婆。

她也來到了度假村,並得知了圖書館里的一切。

徐子媚冷冷的看著徐騰飛,咬牙切齒的說道:「你說,你還要不要臉了?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給別人當人肉板凳。」

「就算你不要臉,你也得考慮考慮咱們整個徐家,你知不知道,你代表的,可是咱們整個徐家。」

徐子媚說著,深深嘆了口氣:「這下子可好,咱們徐家的臉,可算讓你給丟盡了。」

「這要是讓咱爹知道,咱爹還不被你給氣死?」

徐子媚冷冷的白了徐騰飛一眼:「告訴我,欺負你的人,叫什麼名字?」

「姐,這件事兒,你別管了,我自己會處理。」徐騰飛一臉鬱悶的說道。

「你會處理?你會處理還給人家當人肉板凳?」徐子媚聲音冰冷。

徐騰飛沒辦法了,自己這個姐,非要管,自己能怎麼辦?

「欺負我那倆人,一個叫李凡,另外一個叫邵帥。」徐騰飛悠悠的說道。

徐子媚聽到這兩個陌生的名字,說道:「李凡?邵帥?這倆人怎麼都沒聽過啊!」

「不是省城本地人吧?」徐子媚問道。

「不是,他倆都是東海那邊過來的。」徐騰飛說道。

「什麼來頭,打聽過了嗎?」徐子媚繼續問道。

「打聽過了,剛開始還以為是富二代呢,結果一打聽才知道,就是倆窮逼,不過,那個邵帥挺能打的,黑狗都不是他的對手。」

上次在度假村,徐騰飛偷聽到李凡跟陸蕊的談話,還以為李凡的老爸是啥了不起的人物呢。

結果一打聽才知道,是一個干傳銷的。

當時,徐騰飛就明白過來,自己肯定看走眼了。

那帝王綠,肯定是高仿的了。

畢竟,干過傳銷的人,總喜歡買假貨送人,或者戴在自己身上,充面子。

徐騰飛就見過不少干傳銷的,從外面回來開著寶馬賓士,其實,都是租來的罷了。

「黑狗?是那個黑熊的弟弟?」徐子媚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她也知道黑熊和黑狗這對兄弟二人,身手不錯。

「是啊。」

「仗著自己能打,就敢欺負我們徐家人..我看,這倆人是不想活了!」徐子媚不屑的一笑,臉上露出絲絲的陰險。

「姐,我覺得我們可以先等等…」徐騰飛這個時候說道。

「還等什麼?人家都把你當人肉板凳了,我們徐家要不把這個面子找回來,以後還怎麼見人?」徐子媚瞪了徐騰飛一眼。

「姐,你只聽說了我給人當人肉板凳,就沒聽說王晨被他們打斷腿的事兒?」徐騰飛哼聲一笑。

「比起王晨,我算幸運多了…王晨不僅被邵帥打斷了一根腿,那臉,更被抽成了豬頭。」徐騰飛一臉幸災樂禍的說道。

「還有這種事兒?難道他們不知道王晨的父親是黑熊?」

「他倆是東海人,哪知道黑熊啊!要是知道,他倆早就嚇死了。」

徐騰飛笑著說道:「所以啊,我覺得用不著我們出手,他倆就會死翹翹了。」

「那也不行,黑熊算他們的賬,我們算我們的賬…」徐子媚堅持道。

「行了,今天晚上的派對,你別參加了,在房間里看電視吧。」徐子媚準備告辭。

「為什麼啊?姐!」

徐騰飛一下子急了,畢竟,今晚上的宴會,可是有不少明星參加。

妖后難惹 徐騰飛對男明星沒興趣,不過對女明星,可有著大大的興趣啊。

以徐家少爺的身份,雖然勾不到什麼一線女明星,但三線以外的明星,還是能勾搭到幾個的。

徐騰飛玩過嫩模,可還沒玩過明星呢。

他來度假村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

如今,徐子媚卻告訴他..讓他別去了,老實在屋子裡待著…他哪願意?

「怎麼,還嫌臉丟的不夠?現在你的事兒,圈子裡傳的沸沸揚揚,今晚你要是去了,誰都會糗你一下。」徐子媚白了徐騰飛一眼,說道:「我是為你好。」

「當然,只要你不怕出糗,參加就是了。」徐子媚無語的說道。

徐子媚走後,徐騰飛的臉色,一臉的沉悶。

今天在圖書館,雖沒有圈子裡的人,但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這一傳十,十傳百的,總會被圈子裡的人聽到。

「該死的李凡,還有邵帥…早晚有一天,老子會將你們碎屍萬段!」徐騰飛在自己的房間里,自言自語的說道。

徐子媚走出徐騰飛的房間,門口處一西裝男,立馬跟了上去。

「孫敬,我問你,你認識黑狗嗎?」徐子媚轉頭看著西裝男,問了一句。

「認識,黑熊的弟弟。」西裝男,也就是孫敬,點頭說道。

「那你和黑狗,誰比較厲害一些。」徐子媚繼續問道。

孫敬沉默了一下。

這個孫敬,原本是個武術館的館長,只不過現在練武的少了,武館招不到幾個學員,便虧本關門。

後來,孫敬投靠了徐家,當了徐子媚的保鏢。

徐家出手大方,給孫敬一個月三萬塊的酬勞,這個酬薪,比一般的保鏢,至少貴了三倍。

當然,這也和孫敬的身手有關。

這普通的保鏢,哪有孫敬一半厲害?

「問你話呢,你啞巴了?」徐子媚有些生氣。

「我雖不是他哥黑熊的對手,但面對黑狗,還是有八成勝算的。」孫敬為人謙遜,這點,徐子媚是知道的。

孫敬說八成勝算,等於說,黑狗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徐子媚聽了之後,嘴角一笑:「不錯,徐家養你那麼久,是時候讓你報答一下了。」

孫敬立馬說道:「我聽說,小少爺被人給欺負了?」

徐子媚臉色一變,有些尷尬,畢竟,自己的弟弟被人當人肉板凳,騎在胯下的事兒,對整個徐家人來說,都是一件特別羞恥的事兒。

徐子媚沒想到,連一向不聽八卦的孫敬,都知道了。

可見,事件傳播的十分迅速。

「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瞞你了。的確有人欺負了騰飛,他找邵帥,你去把他的雙腿,都給我打斷吧。」徐子媚冷冷的說道。

事件傳播的越快,那報復,也一定要快。

只有在最快的時間內,將邵帥的雙腿打斷,才能挽回一點徐家的顏面。

邵帥要是安然無恙,外人會說:你瞧,他把徐少爺騎在胯下,卻一點事兒都沒有…看來,徐家人也並非惹不得。

徐子媚不想聽到這樣的聲音,她想看到邵帥的雙腿被打斷…

這樣一來,別人知道了..就會說:今天欺負徐少爺的人,雙腿都被打斷了…老慘了。

到時候,大家也都知道,徐家,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欺負徐家人,要付出慘痛的代價。

「事不宜遲,現在你就去吧。」徐子媚對著孫敬,說道。

孫敬遲疑了一下,問道:「那大小姐…您的安全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的人身安全。」

徐子媚說道:「度假村的安保還不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