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幾個人都是加快了腳步,似乎故意想要遠離王陽這邊的。

而此時,那大灰熊已經是逼近了一些。

王陽一狠心一咬牙,只能是停下了腳步了。

沒想到的是,王陽這麼一停下來,那大灰熊也是停下來了。

大灰熊喘著粗氣,這傢伙生的是膘肥體壯的,整頭大灰熊站立起來,那就有三米多高了,碩大無比。

大灰熊的一雙眼睛是猩紅色的,就像是兩團火焰,在他的那雙眼睛裡面燃燒一般。

王陽卻是一動也不敢動了,佛爺的意思是要他拖住這東西的腳步。

眼下他停下來了,這大灰熊也是沒有再往前面追了,這麼一來的話,王陽還真是不想動彈了,哪怕雙方就這麼對峙,未嘗不是一個好事。

千萬別動,就這樣站著最好了。

王陽是發自內心的祈禱著。

事實證明,王陽這是一口毒奶啊。

還沒等王陽想到要和什麼神仙去祈禱一下呢,大灰熊就是突然嚎叫了一聲。

「我去!」

只見那大灰熊是飛身撲向了王陽,王陽整個人來了一個驢打滾,這才是勉強避開了大灰熊宛若泰山壓頂的一擊。

這東西很是狡猾,它這是想要用自身的重量直接將王陽給砸成肉餅了。

「老子今天和你沒完,不死不休!」

王陽也是被弄出來了火氣,這一路上他們都給這畜生追著跑,這臉面已經是丟光了。

王陽全身發力,聚精會神的盯著大灰熊的一舉一動。

其實這大灰熊的進攻方式還是很單一的,就是飛撲,或者是用那巨大的爪子來拍王陽。

王陽也是靈活的很,幾次都堪堪避開了。

可是這麼一來二去的,王陽的體力明顯就是有些跟不上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這大灰熊比較特殊,還是因為這個世界比較特殊,王陽總覺得他的力量好像遠不如從前了。

王陽剛避開大灰熊,就見那大灰熊是猛地張開了嘴巴。

那血盆大口之中突然出現了一團火光。

下一秒,巨大的火球就是朝著王陽這邊砸了過來。

王陽剛剛才避開這東西,如今又是一大團火球直接砸過來了,即便是反應速度跟得上,可是這身體也是不太聽使喚了。

王陽拼盡全力朝著旁邊躲避,大火球呼嘯而過,貼著王陽的胳膊直接飛了出去。

只是這一下,王陽就覺得胳膊上面傳來一陣鑽心的灼燒感。

他身上穿的就是野人一般的衣服,這胳膊本來就沒有什麼東西保護的,如今給那大火球擦了一下,整個胳膊上面全都起了水泡。

王陽扭頭看了一眼,就發現這些水泡有點不對勁。

不過大灰熊不會給王陽什麼機會,又是再次張開了嘴巴,一團一團的火球直接朝著王陽這邊砸過來了。

這一次大灰熊吐出來的不只是一個火球,七八個火球其中有三個是直奔王陽,其餘的四個則是封住了王陽的周圍,令他根本是動彈不得。

無論王陽怎麼閃躲,眼下他這是給大火球包圍了,從哪邊跑,那都是要被火球給攻擊到的。

王陽心中也是憋屈的很啊。

「拼了!」

王陽怒吼一聲,朝著一個看起來比較小的火球直接沖了過去,兩者幾乎是擦身而過的,王陽的胳膊一下子就更加痛了。

他是貼著兩枚火球的縫隙,硬生生的擠出來的,饒是如此,胳膊還是再次受傷了。

這一次,那種灼熱感是直達靈魂了,彷彿灼燒的已經不是王陽的身體了。

王陽頓時慘叫一聲,整個人疼的直接倒在了地上。

大灰熊嗷嗷地叫了幾聲,身子一矮四肢落地,瘋狂的朝著王陽這邊沖了過來,熊嘴是張開了,一枚大火球對準了還躺在地上掙扎的王陽。

「畜生!」

千鈞一髮之際,大灰熊的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暴喝。

大灰熊扭頭看過去,天蠱屍從高高的樹冠上一躍而下。

這天蠱屍本身就是金剛不壞之身,這一下子也是砸的十分穩妥,正好就砸在了大灰熊的腦袋上。

砰地一聲巨響,大灰熊是被天蠱屍給砸倒了。

這東西卻是十分的彪悍,即便被天蠱屍來了這麼一下,那也是搖晃了一下腦袋,巨大的爪子翻過來一把抱住了天蠱屍。

這天蠱屍就像是一個什麼美味的食物一樣,直接被大灰熊一把摟在了懷裡,大灰熊張開嘴巴,猩紅的舌頭帶著熱氣,美滋滋的就朝著天蠱屍的臉上舔了一口。

這大灰熊的舌頭上全都是倒刺,要是活人給他來這麼一下子,那估計臉皮都得給它刮乾淨了。

好在這天蠱屍並不是活人,也根本不怕熊舌頭上面的倒刺。

大灰熊樂滋滋的抱著天蠱屍啃了有一陣子,王陽就躺在不遠處,卻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關於獸元,佛爺是將他了解到了情況給眾人說了一番。

在這個世界之中不只是有人類,還有魔獸,就像他們之前獵殺的那種怪異的兔子,實際上就是二重靈魔獸了。

「在這個世界之中分為靈魔獸、魔獸、靈獸這三種。三者之間是有很大的區別的,靈魔獸比較常見,而魔獸則是十分兇殘的,並且魔獸是獵殺這個世界之中的人類的,而靈獸則是可以和人進行契約,成為人的契約獸了。」

佛爺說完話就是看了看眾人,似乎是想要知道眾人有沒有聽明白。

柳泉生吧唧吧唧嘴,哼唧道:「哎呀,我說佛爺啊,這些都不重要的啊,我就想知道這個獸元能值多少錢啊?」

佛爺白了一眼柳泉生,無奈的說道:「你倒也是啊,在這裡錢還有用嗎?你在銀行存的那些錢,你能帶過來啊?何況這獸元也不能用錢來衡量的,獸元就是這些獸類的內丹了,你之前說的沒有錯,和牛黃狗寶也差不過了,只是要比牛黃狗寶的作用更大了。」

說著話,佛爺是拿起那兩枚獸元,隨即呢喃道:「我們遇到的果然是二重靈魔獸,二重靈魔獸體內才會有兩枚獸元的。這獸類一共分為十重,聽說六重之後就有靈智了,而那些十重的獸類即便是在這個人類為主導的世界之中,也是佔據一席之地的啊。他們的體內,應該凝練出來十枚獸元了。」

柳泉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佛爺,隨即豎起大拇指說道:「佛爺啊,不得不說啊,你這適應能力還真是強悍啊,這才多久的時間啊,我都覺得你好像原本就是這個世界的人了。」

佛爺聞言皺了皺眉頭,隨即苦笑道:「或許吧,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些時候我看到一些東西,腦子裡就會想到一些事情。就像你說的,彷彿我對這個世界本來就有所了解似得。」

「咦?」

歐陽默是詫異的發出聲音,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他,不知道這小子怎麼回事。

歐陽默指著佛爺就是問道:「佛爺,你這樣的情況是不是和那些碎片有關係啊?說不定不只是老大發生了變化,連你也發生了變化,只是你自己沒有察覺而已啊。」

正所謂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歐陽默這無心的猜測,反而是提醒了佛爺。

佛爺身體一震,他扭過頭看著歐陽默,隨即就是閉上了雙眼。

隕石爆炸的時候,佛爺被幾枚碎片給擊中了,但是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那是根本就沒有發現什麼碎片的下落。

而此時佛爺屏氣凝神,彷彿有一股力量引導著他,去做一些他根本不曾了解的事情了。

佛爺是眼關心,心關身,很快就發現了異樣。

人的身上不只有一處下丹田,而是有三處,分為上中下三處丹田。

下丹田在小腹處,而中丹田則是在靠近心臟的位置,至於上丹田那是位於人的頭部了。

而此時,佛爺驚訝的的發現,在他的上丹田之中那是一片白茫茫的霧氣。

佛爺的腦中兩個字一閃而過。

靈海!

這上丹田又被稱之為靈海,而在佛爺的靈海之中竟然有一枚純白色的珠子,那些白茫茫的霧氣不斷地進入珠子,再次釋放出來,如此周而復始。

內丹!

佛爺緩緩睜開雙眼,而這一瞬間,他竟然是覺得之前的疲倦感覺一掃而空了。

佛爺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是開口說道:「歐陽默說的沒有錯,我的靈海已經被打開了,而且出現了一枚內丹。這枚內丹應該和碎片有關係,我懷疑這內丹就是那碎片演變而來的。而從我自身的情況來看,我的內丹處於上丹田,也就是靈海的位置啊。」

「這?這好神奇啊,不過怎麼會這樣呢,老大的內丹可是在下丹田啊,怎麼你的就在上丹田呢?這腦子裡面有一個內丹?」

佛爺皺了皺眉頭,只是思索了片刻,就是冷笑道:「我想我大概明白了。那隕石恐怕本來就和這個異界有些關係,不然我們被時空亂流捲走,不可能全都跑來了這裡。看來我們以後也要想辦法調查一下關於那隕石的事情了,說不定我們就能找到回去的辦法了。不過這是后話,據我所知下丹田乃是代表著力量的,所以老大的內丹在下丹田,而上丹田靈海則是代表神識,也就是一個人的智商這種感覺了,我的特長你們都知道,那就是靠著腦子吃飯的,這碎片似乎可以根據一個人的特長來選擇在何處凝結為內丹?」

說到這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就連佛爺都是有些不自信了。

因為這些東西畢竟超出了他原本的認知,佛爺也僅僅是將他所知道的東西全都串聯了起來,而對於佛爺來說,他能串聯出來的結果,那也就是如此了。

幾個人是面面相覷,歐陽默第一個開口說道:「我試試,如果按照佛爺的這種說法,我的內丹應該也是在靈海之中的才對!」

說罷,歐陽默也是閉上了雙眼,不消片刻,這小子就是睜開了雙眼,隨即興奮的說道:「有了有了,我終於明白佛爺的那種感覺了,我也有一枚內丹,就在我的腦子裡!太神奇了,這東西怎麼會跑到我的腦子裡面呢?」

眾人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身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啊。畢竟這事情也太過詭異了。

每個人都是有樣學樣閉上了眼睛,而最終的結果還真的就是像佛爺推測的那樣。

眾人之中佛爺原本就是靠著腦力吃飯的,他的內丹在靈海之中。

而歐陽默以前就是活地圖,內丹也在靈海之中,還有一個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這人竟然是柳泉生。

柳泉生是哈哈大笑,不由得嘚瑟道:「看看,看看,這肯定是因為我特別聰明啊,還是這個什麼內丹靠譜啊,了解我啊。」

佛爺冷哼道:「你就別嘚瑟了,你本來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就算內丹在你的靈海之中,也不是因為你聰明,而是因為你的記憶力超群,何況你老小子本身也沒有別的特長了。」

「……」

柳泉生是立馬就蔫了,老老實實的坐在旁邊,拖拉著腦袋也不敢繼續嘚瑟了。

王陽則是看了一眼其餘人,詢問他們這是什麼情況啊?

顧天全、顧涼、雲貢山和雲塵四個人的內丹都在中丹田。

最後剩下的一個人則是嚴碧洲了。

嚴碧洲用的時間最長,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看著眾人隨即說道:「我有三枚內丹,不過我覺得這三枚內丹十分的小,幾乎是細不可見的那種,分別在上中下三處丹田各自都有一枚,而且我的三枚內丹是半透明的……」

「什麼,三枚?」

這一下就連佛爺都是有些茫然了,之前大家的結果證明了佛爺的想法,可是現在嚴碧洲這邊又是個什麼情況啊?

歐陽默想了想,納悶的說道:「難道說嚴碧洲是又聰明又能打,還有什麼輔助功能嗎?」

嚴碧洲看著歐陽默,沉聲問道:「我畢竟是狙擊手出身的,每一槍的數據計算也不是小工程,另外我近身格鬥也還行,但是你說的輔助功能是什麼意思啊?」

歐陽默點點頭解釋道:「我是按照佛爺的思路想的,老大最出眾的地方就是力量,也就是下丹田了,而佛爺和我還有老柳是腦力,所以是在上丹田。這麼看的話,那顧天全他們內丹所在的中丹田,應該就是輔助功能了吧?」

雲貢山嘶了一聲,點點頭呢喃道:「這麼說的話,那也是很有道理的啊,我和雲塵還有顧涼都是蠱師出身,而顧天全則是醫術,確實算是輔助性的了。」

「所以啊,嚴碧洲這是什麼情況啊?」

別說大家都是茫然的了,就是嚴碧洲也有些詫異的。

王陽看著眾人開口說道:「行了,這個事情暫時別操心了,要操心那也是佛爺去頭疼的事情了,既然我們都有內丹,那就表示隕石和這個世界還是有些關係的。眼下我們必須抓緊離開這個林子,去外面的世界了解一下更多的情況。」

佛爺聞言也是連連點頭,他大概整理了一些情況,最終也是確定了一些事情。

首先就是生存,眾人對於這個世界的了解並不多,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情況了,從之前那個草藥人的口中來說,這個世界就是以武為尊的,各種職業門派得人百花齊放,卻仍舊是成王敗寇的局面。

他們這些人出去之後,最要緊的事情就是生存了,如果連活命都保證不了的話,那後面的事情都是空談了。

其次就是追查,追查隕石的事情,還有紫金王的下落了。

而最後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回去的辦法。

這裡的每一個都對原本的世界有著無數的眷戀之情,回去自然也是重要的事情了。

佛爺說完了之後,王陽就是說道:「我同意,不過在此之前,我們必須要提升自己的實力了,內丹的事情佛爺都不了解,大家各自努力吧,不然出去以後被人給按在地上摩擦,那場面可不太好看啊。」

當天晚上眾人就在這邊休息了,直到第二天天亮,才開始繼續趕路。

而此時一眾人的眼神也不再像之前那麼茫然了,一連三天,除了趕路和休息的時間,幾乎是每個人都在忙活著研究自己的內丹了。

當然,有一個人是例外的,那就是柳泉生了。

這老小子還是以前的態度,壓根不打算研究什麼內丹,只是一心研究什麼獸元的價值,諸如此類的東西了。

比較無奈的人就是嚴碧洲了,他的情況和所有人的都不一樣,三枚特殊的內丹令嚴碧洲覺得心中十分不安,可眼下,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

眾人沿著河流走了足足五天,終於是在第五天的傍晚到達了林子的邊緣地帶。

「前面有路了!」

柳泉生是興奮的大喊了一聲,就朝著前面跑了過去。

王陽眼疾手快,一把將柳泉生給扯了回來。

「哎?老大,你幹什麼啊?外面的世界肯定很精彩啊,這幾天在林子裡面趕路,我都快瘋了啊。」

王陽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其餘人的面色也是凝重起來。

柳泉生察覺到不太對勁,也不敢吭聲了。

林子之外是一片大草原,而在這片大草原之上,那是有著很多的巨大的帳篷。

一些身體異常高大的人在帳篷附近活動,他們的平均身高都在兩米以上了,有一些甚至達到了三米,而且這些人的皮膚也很特殊,全程呈現小麥色。

要知道,在王陽的世界之中,小麥色皮膚得人並不多,很多人還是靠著儀器美容獲得這種膚色的。

更要命的是,這些小麥色皮膚的小巨人,每個人都有些特殊的地方。

有的人拖著一條尾巴,有的人雙手則是好像野獸的爪子似得,還有的人甚至雙腳也不是人類的樣子,而是類似於獸類的。

柳泉生看的心驚肉跳,比劃著小聲說道:「這,這該不會是精怪吧?咱們趕緊繞路走吧,別被他們抓到了當做晚飯啊。」

結果還沒等眾人繞路呢,柳泉生這小子話音剛落,遠處幾個人就是同時扭過頭,齊刷刷的看向了林子這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