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牧師傅一邊觀測著每個隊員的狀態,忽然發現蘇黎不知不覺中,居然掉在了隊伍的最後面,連女隊員藍霖和宋矽都將他給超過了。

怎麼回事……

牧師傅眉頭微皺了一下,霸氣的哈雷摩托飄逸地轉了個圈,往蘇黎開了過去。

「還行嗎?」

看著蘇黎顫抖的左手,牧師傅問道。

「沒問題。」蘇黎回道,目光一眨不眨的盯著屏幕。

他的戰機屏幕起伏的幅度並不太大,可因為他左手一直顫抖的關係,這點起伏的幅度,無異於坐在汽車上,在山區崎嶇的路上高速形式。

這種情況下,根本沒法把握技能的釋放,甚至連操控英雄行走也是難上加難。

牧師傅蠕動了一下嘴巴,想給出一點建議,但想想連訓練方法都是眼前這位制定出的,他不由失笑的搖搖頭。

想了半天,他問道:「你是在特別訓練左手?」

「對。」

蘇黎點了下頭。

「但這樣意義不大吧,你左手的傷根本沒辦法支撐你完成一場比賽,而且一般的比賽機制都是三局兩勝、甚至是五局三勝的。」牧師傅說。

「不需要打滿。」

蘇黎腦中回想起兩天前,黑域戰隊鍾馗的那一勾,凝聲說道:「只需要在某個關頭,我能精確的控制它三秒甚至一秒,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你的意思是,你每天跑十幾公里,甚至幾十公里,就是為了能練到讓它在關鍵時刻不失誤?哪怕這個時間,只有一秒?」牧師傅訝異的問。

「一秒也很重要,不是嗎?」蘇黎笑了笑。

牧師傅沉默下來,良久,他才道:「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是至尊星耀了……」

「我也是這兩天才想明白。」蘇黎聳了聳肩,「如果我的左手不受傷,右手對王者榮耀的掌控力,或許一輩子都不會達到這樣的高度,現在我觸碰到了那個層次,其實已經比普通的召喚師好太多了。」

不知不覺,蘇黎又想到了紀清焰,這是他在王者榮耀中,唯一陪伴了他好幾年的夥伴了,只可惜,因為手的關係,一直沒有帶她真正的躺過。

「不知她現在在幹嘛,或許……正輔助另一個邊路英雄在上分吧。」

蘇黎笑了笑,眼中沒有苦澀,只有一縷縷祝福。

……

就在蘇黎想到紀清焰的時候,紀清焰此時正滿臉苦惱的看著一屋子的娃娃陷入糾結之中,用一屋子來形容毫不誇張,那是足足100+的娃娃,其中還有著十幾個巨型嬰兒級的。

不久后,她撥通了秦琅的電話:「我像是那種喜歡洋娃娃的女生?」

「呵呵……」

手機那邊輕笑了一聲,隨後響起一道頗具磁性的聲音:「在我心裡,你永遠是個小公舉。」

紀清焰面無表情,內心毫無波瀾,因為類似的話,她已經聽的耳朵都生繭了。 「那你知道小公舉的隱藏屬性嗎?」紀清焰滿臉漠然的問道。

「求抱抱?」秦琅遲疑了一下,問。

抱你妹啊!

紀清焰紅潤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近乎一字一頓的說:「是破壞!我給你半個小時,馬上叫人來把它們收拾乾淨,否則你將見到一屋子支離破碎的屍體碎塊!」

手機那頭emmmm了良久,秦琅才一副拿你沒辦法的樣子道:「行吧,我這就過來。」

「你想過來變成它們的一部分?」

紀清焰冷冷道。

不待秦琅開口,紀清焰繼續道:「我忙的很,掛了。」

「哎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秦琅急了,連忙道:「老爺子讓我問問你,長安城黑域戰隊最近的詳細情況。」

「知道了,晚點我會把調查報告,和數據推斷髮過去。」

「最後一個問題!」

似乎是知道紀清焰話一說完就會掛斷,他連忙問道:「你在忙什麼?老爺子可是讓我來配合你的工作啊,就算你羞於見我,最起碼也做做樣子讓我了解一下吧?」

誰羞於見你了?

紀清焰面色一黑,但她知道秦琅說的也有道理,既然答應了秦叔在這種事上自然不好迴避,可秦琅的嘴實在太賤了,於是她乾巴巴道:「忙賺錢。」

「賺錢?」

秦琅音調豁然提高:「賺錢我在行啊,你目標是多少?」

「至少5000萬美金。」紀清焰說。

「這……」

秦琅話鋒一轉,「大佬,要不你教我賺錢吧?」

「嘟……嘟……嘟……嘟……」

一陣忙音不出意料的響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座摩天大廈的頂層,一名西裝革履,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的俊朗青年,一臉淡定地放下了手機。

「琅少。」

旁邊,一位中年人恭敬的接過了手機。

秦琅左手環胸,右手手肘支撐在上,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會兒后道:「阿銘……」

「我懂,琅少放心,今晚您就會看見清焰小姐,我會親自把她送上你的……」

話還未說完,秦琅已經反手一個巴掌拍他腦門上了,笑罵道:「你吖的言情小說看多了是吧?」

「對對對,就是這種笑!」

阿銘捂著腦門,一邊指著秦琅的眼睛不怕死的讚歎道:「太有魅惑力了,完全符合邪魅一笑的定義啊!」

「滾!」

秦琅翻了個白眼,下一秒又不知從哪摸出來了一個鏡子,對著上面一邊摸著自己的臉,一邊感嘆道:「你還別說,還真有點那啥,只可惜清焰不吃我這一套啊。」

「琅少放心,今晚您就會看見清焰小姐,我親自把她送上你的……」

「沒完沒了了是吧?」

秦琅哼了一聲。

阿銘尷尬一笑,不敢再皮了。

「清焰剛剛說是在忙賺錢……阿銘你去查一下,看看她最近有沒有對什麼項目特別感興趣,或許……我能給她一個驚喜也不一定呢……」秦琅露出了期待的笑容。

只是……

秦琅的眉頭又擰了起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想賺取足足5000萬美金的資金?

……

……

……

此時,大源山,時間漸漸來到了10點。

這個時間點,太陽已經升了起來,太陽的燥熱,手指上的汗液,都對隊員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特別是手指上的汗液,給他們的操作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同樣的,他們也理解了牧師傅那句,要勝利三場的訓練內容,究竟意味著什麼。

技能準度失真。

英雄走位失誤。

地圖模糊化、血量模糊化、普攻距離技能距離模糊化。

心情焦躁、喘息、一心兩用的觀測奔跑的方位、體力腦力的雙重消耗等等等等,都令他們完成訓練的時間大大的向後推移了。

以一場勝利比賽20分鐘來推斷,算上排隊、ban選、載入,3局全勝就是預計一個半小時。

但以他們現在的訓練方式,不可能做到全勝,20分鐘結束戰鬥也是在最理想的情況下。

一旦輸了一場,這個時間就要在本來的一個半小時基礎上,延長至少22分鐘左右。

輸了兩場,就是44分鐘,而這還沒算上休息的時間。

不過現在,成績最好的隊員已經出現了,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不是葉振龍、不是趙烽、也不是張一條柳歸等人,而是宋矽!

早在前一刻,她已經拿下了第四局的勝利。

四局連勝!

「這局又要贏了?」

牧師傅問道。

「呃……」

宋矽香汗淋漓的臉上綻放出一抹羞紅,她低聲道:「都……都是躺的……」

她確實是躺的,因為段位過低的關係,只要隊友這邊有兩個會玩的,就差不多可以躺了。

不過她也在盡心作戰,就像蘇黎說的,身為助理,水平過差的話遲早被唰下來。

可葉振龍等人不行,在高段位對決中,有一個隊友坑了,勝算就少了好幾分,所以葉振龍趙烽等人,反而是最難打的。

按照王者榮耀的排位機制,一旦你勝利過多,匹配到的敵人的實力也會與之類似。

但現在葉振龍、徐翔、李潤宇等高年級的隊員,因為這種訓練水平直線下滑,所以他們中最為悲慘的一位,截止目前才僅僅贏了一場,極為凄慘。

時間流逝,轉眼,時間來到了正午時分。

歷經了四個多小時訓練的他們,早已疲憊不堪,一個個有些東倒西歪,連戰機都拿不穩了。

或許是因為第一天初次訓練,牧師傅在正12點的時候,叫停了。

「現在去吃飯,吃飯後你們有兩個小時的午睡時間,下午進行指力訓練。」牧師傅笑著道。

不久后……

「啊!!!」

重新坐在椅子上的一瞬間,張一條舒暢的呻吟了出來。

「媽呀,第一次發現坐著打遊戲是那麼的舒服!!!」吳迪也感嘆了一聲,看著手中清晰起來的榮耀戰機,這真是眼睛也不模糊了,腿也不疼了,走位也神乎其神了。

「好好休息吧。」

牧師傅說著,看了蘇黎一眼,他發現或許是訓練過量的關係,蘇黎的左手比之前要顫抖的更為厲害。

微嘆了一聲,他沒有再說什麼。

轉眼,午飯時間已過,到了午休時間,這一刻幾乎沒有人是清醒著的,包括蘇黎在內,都東倒西歪的睡了下來。 睡眠中,柳歸一腳踢在了張一條的腦袋上,張一條紋絲不動,甚至還打了個飽嗝。

同樣的,蘇黎一巴掌甩到了柳歸的屁股上,除了清脆地一道「啪」響聲,就再也不見其它動靜。

整個大源山,又重新陷入了寧靜之中。

只剩窗外的蟬鳴,伴著這群精疲力盡的少年們,進入了夢鄉……

……

下午的指力訓練,相比上午的奔跑訓練來說,實在輕鬆了太多。

方法很簡單,先將一張薄紙放在牆上,然後用手指快速輪流擊打它,讓薄紙一直保持原位不掉下來。

隨著訓練的加強,薄紙將換成硬紙板,甚至是書,提升其重量。

至於作用,按照蘇黎之前交待給葉振龍的,一是能鍛煉手指的耐力,手指的耐力至關重要,能保證選手連續七八場甚至十幾場比賽保持手指的巔峰水準。

二就是手速和靈活度,因為一直高速敲擊薄紙,讓其在牆上保持原位不掉落,所以需要很快的敲擊頻率,無意間起到了活絡手指的作用。

三就是最重要的一點,注意力的集中,這將使選手在整場比賽中,高效而專註。

一時間,整個大源山都充滿了「噠噠噠噠」的聲音。

但在這些「噠噠噠」的聲音之下,卻不時有兩道短促的「噠噠」聲響起。

嘩~

薄紙飄散,蘇黎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才剛剛輕彈了兩下,就無以為繼,薄紙也隨之從牆上飄了下來。

一邊的張一條緊皺了一下眉,但什麼也沒說,只是重重地擂了擂蘇黎的肩膀。

「別太勉強。」

柳歸道。

「沒事,總要有個過程。」蘇黎笑了一下,重新撿起了薄紙。

不久后,指力訓練結束了。

又到了殘酷又煎熬的奔跑環節。

到了這裡,牧師傅終於公布了關於這一環節的終極目的,那就是要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以這種方式,贏下三百場勝利!

平均下來,每天至少要取得十場勝利!

「一刀殺了我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