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磊磊同小姑姑一起,把書壘起來,兩個小傢伙拿著繩子捆來捆去。只到老三看不過眼了,推開他們兩個:「讓開,讓開。」孟晨熙利索地幫他們倆三兩下把書齊齊捆好。繩子也不能浪費一點。

寧雲夕暫時想不出來主意,只能是去到首都和丈夫商量著。起來幫孩子們看看東西收拾的怎麼樣了。衣服棉被都裝好了。席子什麼的,一起捆著。

廚房的鍋碗瓢盆,她叫孟奶奶不要帶了。路上容易碎,待會兒全送給部隊。

糧票得帶著,外匯券得繼續帶著。

侯軍長送她的單車,寧雲夕想著怎樣都得帶上。於是去問林志強想辦法。 林志強對她說:「有車要到首都去,自行車不上火車,我讓他們用貨車給你捎去。」

「謝謝你,政委。」寧雲夕感激地道。

「謝什麼謝?我和晨浩永遠是戰友。」

收拾完東西,明天要帶孩子們去首都與他見面了。

磊磊晚上高興到在床上翻起跟頭,一個接一個。

寧雲夕生怕兒子翻暈了,把兒子抱起:「磊磊,想好明天怎麼和爸爸報告情況。」

媽媽這樣一說,磊磊不好意思了,抬起的小腦瓜看到被他塗黑了的月曆紙。

寧雲夕這個當媽的突然捉弄下兒子:「要不,把那個帶給你爸爸看。」

磊磊拚命地搖晃起小腦瓜,一雙小手抱緊媽媽:不要不要!我不要這麼羞愧。我做錯了,媽媽。

寧雲夕笑個不停。

直到兒子的小臉蛋好像生氣了,小眼珠斜瞪她一下。寧雲夕親下兒子的小腦袋。母子倆瞬間和好。

第二天全家人坐上火車。都是老人和孩子,林志強也不放心,找了車上的乘務員給交代著。另一邊肯定是要通知孟晨浩那邊準備好接人。

平股長和一營長幫著寧雲夕他們一家把行李放好在火車上的行李架上,分別和寧雲夕握著手說:「寧老師,這兩年來辛苦你了。」

「辛苦的是你們軍人。」寧雲夕道。

「分開以後,我們團部電話你有,寧老師可以經常來電。」

「我和晨浩一樣,永遠不會忘了英雄團。」

火車要開了,平股長他們只能和寧雲夕告別下車。

在站台上一排站著桂英、蘭芝等大院里的家屬們,他們都帶著孩子來送別寧老師。

小丫頭孟晨橙向窗戶外面的小夥伴們揮著小手喊:「妮妮姐,妞妞——」

妞妞已經哇哇哭了。小丫頭姐姐要走了,她好傷心。

桂英把女兒拉到另外一邊擦眼淚,避免影響所有人的情緒。

林志強等軍人向寧雲夕敬禮。

火車開了。

分別,代表著不遠的相聚。

一路呆在火車上。這一回不像兩年前,孩子們又長大了不少,沒有吵鬧。也或許是這些孩子想到剛剛經歷的分別傷痛,都寂寞著,連話都不知道怎麼說。

孩子一天一天的成長,經歷著人生的痛與樂。孟晨熙從書包里拿出一本書讀著,那是著名的蘇維埃戰士保爾柯察金寫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同時是老二孟晨逸和她大嫂一塊推薦給她讀的書。

孟晨峻的頭靠在火車背靠上打盹。

孟奶奶給孫子披件衣服。

只餘下兩個小的。孟晨橙和小侄子一塊趴在桌子上玩骰子。你一下,我一下,這兩個小傢伙單純這樣扔骰子都能高興到咯咯咯地笑。把其他人全看呆了。

「小五這腦袋。」孟晨峻打下自己的臉,不知道妹妹小五什麼時候才能長大起來不像個孩子。

小丫頭孟晨橙儼然是個樂天派,好像從來不想知道孩子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的。明明都是被壞人綁架過的孩子。

隨著火車快到終點站,寧雲夕挺擔心的,擔心著等會兒這麼多行李怎麼弄下車。像上次,幾個人都搬到要死。

火車進站了。老三孟晨熙從書本里抬起頭先看到了站台上站著的一排士兵。 火車門開后,這排士兵陸續上了火車,在乘務員指引下來到寧雲夕面前。

「你好,寧雲夕同志。我是八七一師孟師長和曹政委派來接你們一家去家屬大院的,我姓史。」

通過丈夫這幾年的指導,寧雲夕看懂了軍人軍裝上標誌的軍銜,眼前這個人是個上尉,職位大概是個連長。抱著兒子寧雲夕站起身說:「謝謝你,史連長。」

「請您告訴我你們行李是哪些?」

其他孩子們一併活動起來,指引著部隊叔叔們把行李從上面行李架上拿下。有叔叔們幫忙,老人、孩子、婦女一件行李都不用拎,完全輕鬆下車。史連長扶著孟奶奶下車,孟奶奶誇著部隊好。

坐上車,史連長親自開車送他們一家到達七八一師家屬大院。

和以前住的大院不一樣,孩子們發現,這次不在市郊區了,而是在城市裡。住的是樓房而不是平方,像現代小區,環境條件比之前的要好很多。

部隊的人幫著他們把行李拎上二樓。打開屋門,是寬敞明亮的四室兩廳。比原來的房子多出差不多一個多房間的面積。因其中一個房間窄一些像是儲物間,做睡房卻也可以的。孟奶奶很滿意,和孩子們一起迫不及待地打開屋裡所有門看看。

寧雲夕把兒子放到地上,讓小丫頭帶著,回頭問史連長:「我丈夫是在——」

「師長和曹政委出去了。」史連長說,「嫂子你耐心等一等。他們晚上會回來。曹政委說好了,晚上要請嫂子一家吃飯。」

說著,史連長又給寧雲夕介紹著大院里的其它功能地方。比如就近有一個機關幼兒園,方便大院里幼小的孩子們上學。這個大院里基本住的都是八七一師的人了,沒有其他部隊的。

上市場買菜在附近。但是,部隊的營房駐地離這裡有點遠了,在郊區,不像英雄團那樣隔壁是團部。家屬院同樣有部隊的士兵擔任安保工作。

寧雲夕問及小學,史連長說:「到時候後勤部的楊部長會介紹的。」

急也急不來。寧雲夕帶孩子們打掃屋子,把行李打開,放好位置。發現之前一個月,她丈夫好像沒有住過這個屋子。史連長說了他直接住的部隊一般士兵宿舍。

一群人忙著收拾屋子時,孟晨熙向妹妹小五擺擺手:「你帶磊磊找個地方玩去,免得磕碰著了。」

孟晨橙想一想,拿起自己的鴨子小書包,帶著小侄子到客廳里的茶几旁邊,把書包里裝著小侄子的積木全部倒出來在桌面上。

磊磊拿起茶几上的積木塊,卻咚咚咚跑去窗邊。

小丫頭一見著急了,喊:「磊磊,你去那裡幹嘛?」

聽見孩子的聲音,寧雲夕回頭看到兒子跑去窗口,趕緊跟著跑過去。

磊磊的小手努力地伸長著去扒窗條。

寧雲夕被兒子嚇了跳,把兒子的小手從窗戶上拿下來,訓道:「磊磊,不可以爬窗知道不?」現在住的是樓房了,不像以前住一樓,孩子爬窗變成了安全大問題。

媽媽好像很生氣,磊磊的小眼珠受到驚嚇地眨一眨。 「怎麼了,你想看什麼?」寧雲夕安撫兒子,把兒子抱起來,想著兒子大概是好奇地想看看窗外的風景。結果隨著兒子向窗戶外頭一看,見到了一輛自行車。

自行車一路打著車鈴過來,應該是這個車鈴聲吸引到了孩子的注意力。

孟晨橙衝過來,趴到窗戶上看了眼,喊:「二哥!」

沒錯,騎在自行車那個清俊雅緻的青年正是孟家老二孟晨逸。

磊磊在媽媽懷裡,小手朝著樓下的二叔用力地揮舉著。寧雲夕怕抱不住過於激動的兒子,離開窗戶走去門口那裡準備給老二開門。

為了給老二開門,幾個孩子突然爭搶起來。

「磊磊,你讓開,我來開。你人太小,夠不著門把。」孟晨橙對小侄子擺擺手。

磊磊鼓著小臉蛋,委屈著,回頭拉媽媽的手:抱抱!

孟晨熙和孟晨峻聽見妹妹喊二哥時,通通走了出來。

幾個孩子一塊兒抓著門把手。

孟奶奶在後面一看,這個門把都要被幾個孩子扯斷了的節奏,大喊一聲:「你們這幾個臭小子臭丫頭,把門弄壞了怎麼辦?這是部隊的門不是你們家的門!」

孩子們登時放下手來。

磊磊爬到了媽媽懷裡,伸著小手夠門把。寧雲夕幫兒子一塊將門把拉開。

樓梯里傳來腳步聲。

老三和小四小五一併往門上擠。

孟奶奶見著又喊:「你們要把門擠壞了!」

砰一下,給哥哥和姐姐擠在中間的小五率先突破重圍,卻差點摔在了地上。

爬到樓上的孟晨逸看到,急忙伸出手把妹妹小五扶住。那一刻,孟晨逸揪著兩條清秀的眉毛既生氣又不知道怎麼說好。

「二哥!」孟晨熙和孟晨峻一塊興奮地看著他。

小五站穩了,抬頭看看二哥,小臉蛋傻乎乎地笑。

磊磊在媽媽懷裡伸著小手:「二、叔!」

孟晨逸轉身,先對著寧雲夕喊:「大嫂。」

「回來了。」寧雲夕沖老二微笑,「他們老惦記著你了。」

孟晨逸嘆一口氣。

其他三個孩子這時候聽出了寧老師那絲不太尋常的口氣。他們剛才幹嘛來著,一個個爭搶著幹嘛來著。

想著孟奶奶大吼怒批都阻止不了當時這三個,寧雲夕抱著兒子站在旁邊先看著了。

「大嫂。」孟晨熙回身過來,搶先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

從第一天就教過這幾個孩子不要擠,但是一到關鍵時刻,這幾個孩子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寧雲夕在思考著為什麼。

磊磊都感覺到媽媽有點兒真生氣了,小腦袋怕怕,伸出小手抱住媽媽的脖子。

「不是很想你二叔嗎?給你二叔抱抱吧。」寧雲夕對兒子說。

孟晨逸雙手伸過來,從她手裡接過小侄子。

見到二叔,磊磊真高興,小手扒住孟晨逸的肩膀很久沒有動,彷彿使用了所有的力氣要把二叔永遠留下一樣。

孟晨逸的手感受著小侄子的分量,訝異地對寧雲夕說:「重了不少。」

「你過年不是剛抱過他嗎?」寧雲夕笑問他。 「是。但是,過了半年又重了,感覺又長了一點。」孟晨逸說,「當時回家匆忙,沒有幾天時間,可能急著沒時間所以沒有體會到他到底多重。」

大學生過年回家一趟不容易,更何況孟晨逸寒暑假都要留在大學里幫學校教授做課題。是,他只是本科生而已,學校的教授們卻不把他當一般本科生帶了。

孟晨逸抱著小侄子走進客廳里,看見了桌子上擺放的孩子積木。

磊磊對他說:「積木。」

「你的?」

「是。」

孟晨逸坐了下來,陪小侄子玩積木。

幾個弟弟妹妹站在門口那兒沒動,做錯事了不敢動。

磊磊想起,小眼睛望到小叔叔小姑姑那邊,小腦袋想著:是怎麼了?

孟奶奶犀利的眼神兒刮著他們三個:叫你們擠,擠破腦袋擠壞身子,我看你們三怎麼辦!

寧雲夕給老二倒杯開水出來,看到他們三個杵在那裡,說:「快進來吧,把門關上。」

不像寧老師會批評他們。老三和小四小五吃驚著,聽從寧雲夕的指示關上門走進來。

小丫頭孟晨橙膽子最大,已經走過去茶几那邊和二哥小侄子一起玩起來。

孟晨熙和孟晨峻只能羨慕地看著沒心沒肺的小五。

寧雲夕坐下來問老二:「今天學校里沒事?」

「本來打算早上去車站接大嫂你們的,但是臨時學校有事,我只能做完事再過來。大嫂,等你有空我有些問題想請教你。」

「隨時都可以的。」

孟晨逸聽到她這話不由露出一絲欣喜的笑容。

「今晚你留下來吃飯吧。」寧雲夕對老二說。

孟晨逸點點頭,問:「需要我幫什麼忙?」

「打掃的事情我們乾的差不多了。等會兒我要去看看菜市場。你知道怎麼走嗎?」

「我也要去看看菜市場。」孟奶奶插進話說,到時候家裡做飯的人是她,不知道上哪裡買菜不行。

幾個孩子吞著口水沫兒:我們也想去。

磊磊率先走過去抱住媽媽央求著:「媽媽,去——」

「行,落下你一個人在家裡給其他人添麻煩也不好。」寧雲夕對兒子笑笑說。

這樣說的話?老三和小四小五齊齊有了不好的預感。

寧雲夕抬頭對老三說:「晨熙,你帶他們兩個在家。不一定你們大哥等會兒回來,不可以沒人在家。」

「是。」孟晨熙一口答應接受任務,剛好趁這個時間她把書整理了,於是轉頭她吩咐弟弟和妹妹,「今晚有客人要來,你們要把你們自己的物品整理好。尤其你,小五,你看看你自己的書堆在那裡都亂七八糟放著。」

小丫頭看到了自己那堆雜貨,小眉頭皺一皺,直嘆氣。

孟奶奶刮一刮小丫頭:「是女孩子,卻沒有個女孩子的樣!好好學學你大哥二哥。」

大哥也好,二哥也好,對自己的東西都是擺放地整整齊齊的,內務一級棒。小丫頭自慚形穢,乖乖隨三姐過去整理自己的內務。

寧雲夕和孟奶奶準備好,帶上了磊磊這個小布丁,隨同老二出發了。 路上,孟奶奶對老二說:「你大哥說要把你爺爺接過來,你聽說了沒有?」

「大哥在電話里和我說過了,說是先住大哥家裡。如果爺爺奶奶覺得不方便,他再安排其他地方給爺爺奶奶住。」

孟奶奶聽了放心,又問起親家:「她爺爺奶奶怎麼樣?」

孟晨逸看看寧雲夕,不好說。

寧爺爺寧奶奶要來不容易,被一堆子孫纏著。

到菜市場之前,先看到了幼兒園。磊磊被幼兒園裡豐富多彩的顏色給吸引到了,小腿邁過去,隔著欄杆看著幼兒園裡的彩色滑滑梯,小手指著問媽媽:「那,那是——」

「是滑滑梯。磊磊。以後有空媽媽帶你來看看。幼兒園現在沒有開門。」寧雲夕蹲下身來和兒子解說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