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也要回去過年了啊!」蕭閻雲難得率先打破了沉默的尷尬,看著夏熏溪的行李箱說到。

「是……是啊……」夏熏溪擠出一個艱難的微笑,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

微微低著頭正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一聲清脆的車鳴聲響起!

只見到夏熏溪眼前一亮,原本暗淡的臉色多了幾分不一樣的光,看著從車上下來的陳菲德笑了!

那一刻。原本想要上前幫夏熏溪拿行禮的蕭閻雲默默的又退了回來!

紳士風度十足的看著夏熏溪說到:「夏總助理來了!那我就先不打擾了!新年快樂!」

「新……新年快樂!」 隨即轉頭對那個三少道:「三少,要不把這兩個都帶走?」

那個三少點點頭,笑道:「嗯,當然了,本少爺就不信,再好的身手還能敵得過權勢?」

喬語氣笑了,問道:「你們是顧家的人?那個顧家?」

「告訴你們,我們三少是帝都商會顧秘書長的孫子,怎麼樣,害怕了吧?」說完,還準備伸出手去摸摸喬語的下巴。

溫迪驚恐地看著眼前這個不怕死的人,心中為他的大膽點了個贊!

「哦?我怎麼不知道顧家還有你們這些敗類的存在?真是丟了顧家的臉!」顧棣臉色陰沉的從拐角走出來,他怎麼都等不來喬語和溫迪,當下就知道出事了,果然,一來就聽到這麼囂張的話,真是不知死活!

那兩人聽到這話,臉色鐵青的轉身,怒道:「是那個不長眼的~」

看清眼前的人,那個三少立即住了口,立即白了臉,驚恐道:「小~小叔叔!」

顧棣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只見過一面,是叔叔的孫子,可惜,叔叔為人還不錯,怎麼就教出了這麼個貨色?

「看來,你認識我,那就好辦了,立即向喬總裁和溫迪小姐道歉,剩下的,我會告訴叔叔,由他來處置!」

那個三少轉頭看著兩個女人,疑惑道:「喬總裁,溫迪小姐?」不知道為什麼,他的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覺!

顧棣冷笑了一聲,指了指喬語道:「這位是梁氏總裁,喬語!」 影帝重回十八歲 又下巴朝溫迪點了點,道:「那是Z國最有名望的大家族小姐,溫迪小姐!」

三少雙腿一軟,先不說那個溫迪,一個喬語就會夠讓自己死八百次了!

想到這裡,立即對著喬語彎腰道:「對不起,喬總裁,溫迪小姐,請你們大人有大量,饒了我們吧!」

喬語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顧棣,對他的故意放水給他狠狠記了一筆!隨即大方道:「好了,以後不要再讓我碰到你們!」

「是是是,以後見到兩位,一定繞道而行,絕不會出現,污了您的眼睛!」

溫迪倒是被他這樣子逗笑了,顧棣見狀,立即道:「還不快滾!」

「是是是,我們滾,滾~」說完,兩人扶起牆角的人,立即逃也似的跑了!

看著三人的背影,喬語斜了一眼顧棣,道:「怎麼這麼好說話了?我以為你至少會讓他痛不欲生了才放行呢?」

顧棣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你們放心吧,顧家家規很嚴,他們回去后也會被折騰的夠嗆,而且~」而且,當初,唯一對他提供幫助的,就是顧家的顧秘書長了!

喬語彷彿明白了他沒有說完的話,抱著溫迪的肩膀,道:「那這次全程就你請客了,別想讓我們出一毛錢!」又回頭對著溫迪道,「溫迪,這幾天可著勁地宰,什麼貴要什麼,聽見了沒還有?」

溫迪偷笑一聲,答應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歡宰人了!」

顧棣臉上露出痛色,心中卻一暖,輕柔的目光看著前面的喬語!

Y省Z市,路靜帶著梁景銳來到了信中提供的地址,來到了一片小區,路靜指了指前面的一個地方,道:「當年你們家這裡早都拆遷了,附近也找不到當年的人了,畢竟,時間太久了,你們家也再沒有人來過,所以,你真要找什麼,可能什麼都找不到!」

路靜為了不露出馬腳,只好說這裡什麼都沒有了!

梁景銳看了看周圍,眉頭一皺,他沒有任何印象,也沒有任何感覺,可能是因為他不在這裡長大的原因吧,都不知道父親有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能找到什麼呢?

想了想,道:「那帶我去你們家!」

「啊?」路靜遲疑道:「我們,我們家也很久沒來了,上次我就是來拿東西的,因為房子已經賣了,早都住進別人了!」

梁景銳失望地垂了眼睛,沒想到在這裡根本就是一無所獲,繼續留下來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倒是在帝都,有個自己熟悉的人,不如回去查查。

想到這裡,梁景銳轉身道:「那就回去吧!」

「啊?」路靜楞了楞,沒想到這才剛來,就要回去,那第三個目標要怎麼達成?不行,一定要想辦法留住他,否則,一切都白費了!

來到度假村的第二天,早早地,三人就沿著開發好的道路上了山,到了山頂,才發現來的人不少,大家都在靜靜地等著日出。

喬語三人也坐了下來,顧棣小聲道:「待會看完日出,我們去後山探探,怎麼樣?」

喬語看著溫迪,溫迪想了想,道:「好啊,我也想去看看!」

顧棣笑著看著身邊的人,暮色掩映下,喬語的側臉看起來莫名的讓人心安!

這樣安靜地等待著,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做,對喬語來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和景銳一起去法國玩,景銳,你到底在哪裡?

感受到喬語的低落,顧棣眼神一黯,但是他相信,隨著梁景銳的消失,喬語一定會慢慢地忘記他,而他,只要守候在她的身邊就行了。

很快,太陽出來了,人群騷動起來,紛紛大聲喊著,三人也跟著大喊大叫著,感覺心裡的鬱氣都少了!

看完日出,顧棣帶著喬語和溫迪直接從山頭翻下去,走向後山!

後山很陡峭,幾乎沒有人跡,顧棣在前,溫迪在中間,喬語壓后,三人小心地走著,好在溫迪也不是嬌滴滴的大小姐,三人走的還算順利!

下到半山腰,顧棣打量了一下四周,道:「我們下到山腳,就可以返回了,時間緊張,我們快走吧!」

說完,三人加快了腳步,誰知,剛走不久,溫迪突然大叫一聲,摔倒在地,好在喬語立即拉住了她!

「怎麼了?」喬語急急問道,說完,彎下腰,看了看溫迪的腳。

「剛剛不小心踩到一個坑,腳崴了!」溫迪強忍著疼痛回答道。

顧棣走過來,輕輕扭了扭她的腳,道:「還好,只是腳崴了,骨頭沒事!」

起身看了看四周,顧棣道:「喬語,我背著溫迪,你在後面,我們回去吧!」

溫迪立即道:「不用,你們去吧,我在這裡等你們,不能讓我壞了你們興緻!」

喬語立即生氣道:「放你一個人在度假村我們都不放心,更何況這荒郊野外,走,回去吧,在度假村附近轉轉也很好!」

溫迪只好點頭道:「對不起,都是我拖累了你們!」

顧棣笑道:「傻瓜,就是出來玩,喜歡了下次我們再來!」

兩界走私商 溫迪高興地點點頭,於是顧棣彎下腰,正要背起溫迪時,突然,溫迪尖叫一聲,立即甩著手,只見她手腕上纏了挑青色小蛇,喬語見狀,立即一把抓住蛇的七寸將蛇甩了出去,同時道:「沒事,不是毒蛇,不用怕,溫迪!」

話音未落,就見溫迪甩蛇時,不小心一把將背對她站著的顧棣給推了下去,此時,他們站在下坡上,溫迪這一推,顧棣站立不穩,向前一載,順著山坡就滾了下去!

「顧棣!」喬語大叫道。

溫迪也回神,嚇了一跳,一把拉住喬語道:「喬,快去救顧棣!」

喬語回頭看著她,為難道:「可是,你?」

溫迪勉強笑道:「沒事,我能行!」

喬語想了想,突然想到出來時度假村服務員知道他們要去後山,提前給了個信號器,有事時可以發信號,於是,立即拿出來,打開信號,塞給溫迪道:「這是救援信號,你拿著,很快就有人來了,會救你的!」

溫迪點點頭,拿著信號器,道:「好,你放心吧,快去找顧棣吧!」

喬語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卻是沒辦法,好在中午剛過,這裡離度假村也不遠,應該很快就有人來了!

隨即不敢耽擱,順著顧棣滾下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顧棣只覺得天旋地轉,但心裡卻沒有多害怕,常年探險,這點危險還不算什麼!保護好自己的頭部,顧棣放鬆身體,順著山勢一直往下,好在這裡雖然坡陡,但是也沒有多危險,喬語要照顧溫迪,看來只能自己救自己了!

終於,滾落的速度漸漸慢了下來,終於不動了!

顧棣緩緩地放下自己的手,可惜還不敢動,因為左邊肩膀好像撞到石頭了,也不知道骨折了沒?真的有點疼!

顧棣大喘了口氣,睜開眼睛,看著蔚藍的天空,輕輕笑了一下!

過了一會兒,顧棣感覺沒有那麼疼了,頭四處張望了下,正要坐起身時,突然額頭冒出了冷汗!

只見他的右邊,離肩膀不足一拳的距離,就是懸崖!

左邊肩膀疼痛,使不上勁兒,要想起身,就只能往右轉!

顧棣緊緊繃著自己的身體,一動都不敢動,這一緊張,就感到左肩鑽心的痛,他下意識的向右側了側,身體立即一僵,立即停止了動作!

好一會兒,顧棣適應了疼痛,他盡量讓自己放鬆下來,獃獃地看著天空,也不知道喬語她們什麼時候才能來,也許下午,也許晚上了?

正在胡思亂想著,突然,他的耳邊聽到了一個叫喊聲:「顧棣,顧棣?」

顧棣緩緩地笑了起來,那一刻,他彷彿看到天空升起了無數的煙花,美麗而絢爛!

是喬語,她來了! 陳菲德實在是忍不住擔憂的問到:「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夏熏溪沒心沒肺的一笑,有些不以為意的說到。

陳菲德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放棄了!有些事情一旦說破,就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原諒我吧,我真的做不到笑著祝福你跟其他人一起幸福!

「這一次你打算回去多久?」

陳菲德換了一個話題,看著夏熏溪突然變得有些惆悵的臉,視線不由得落在了外面的紅色的布景上!

春節呢!中國的傳統節日,有些太多不同的含義,也是所有人最期待的日子。可是這樣的日子對於夏熏溪來說卻是一種折磨!

夏家的人到了那一天會全部出席吧!對於剛當上總裁的夏熏溪,還不知道有怎樣的鬼魅手段呢!

「要不,我陪你回去吧!」

陳菲德有些不放心的通過後車鏡看著後面的夏熏溪,看著她臉上苦澀的微笑,心中就鈍痛的厲害!

「你又不是不知道夏家的家宴重來都只有家人可以參加的!你又不是我男朋友,你怎麼陪我回去!」

夏熏溪忍不住調侃了陳菲德一句。在他要反駁的時候,故作輕鬆的笑著說到:「好了!就是一些煩心事而已,大不了我不聽就是了!沒什麼事!」

男朋友嗎?到底怎樣的人才配得上你呢?如果我向你表白的話……

陳菲德深吸一口氣,笑眯眯的看著夏熏溪說到:「我也就是隨口說說。你還真以為我想陪你回去啊!我可是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回家了!這一次你們兩個吵人的傢伙,我總算是可以清凈了!」

「唉……你這人……好歹我是你老闆,我們一起共事了這麼久,你怎麼能說出如此無情的話呢!」

「怎麼就無情了!再說了。你也不用我擔心,搞得好像我不知道你的戰鬥力一樣!」

「我的戰鬥力……」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慢慢的車裡的氣氛好了很多!

至少踏上飛機的前一刻夏熏溪還是笑得挺開心的!

夏熏溪在一個白茫茫的早上到達的夏家家宅的私人機場!

看著茫茫白霧中停著的那一輛車,夏熏溪嘴角微微的勾起,心情不錯的從飛機上下來就朝著那車走去!

只見到同一時間,那車門便打開了,從裡面下來一個中年男子,急沖沖的朝著夏熏溪走過來,手中還抱著一個厚厚的圍巾!

「爸!不是說過不用你來接嘛!又不是不知道路!」

「老爸來接自己的閨女回家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嘛!不說了,坐飛機很累吧!快快……外面太冷了。坐車裡面慢慢說!」

夏墨寒有些緊張的護著夏熏溪坐上車的時候,才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將她從頭到腳都打量了一番之後才微微的皺了皺眉頭!

「你說你呢……就是不聽話。硬要將秦姐趕回來,看看吧……這才多久的時間,都瘦成什麼樣子了!」

「哪裡瘦了!」夏熏溪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有些無奈的看著夏墨寒說到:「爸!我不小了!」

「再大,在爸爸的心裡也還是那個走路都懶的小丫頭片子!」

「哎呀……爸……」夏熏溪有些嬌羞的瞪了夏墨寒一眼,滿是溫馨的抱著夏墨寒的胳膊,感受著他身上熟悉的溫度!

「溪兒啊……」夏墨寒有些心疼的看著自己身邊笑得有些燦爛的夏熏溪!

「好了爸!你不要用這樣的表情看著我!我真的過得很好!」

「我知道!好了,回去吧,你媽媽可是吩咐了秦姐她們準備了許多你喜歡吃的呢!」

夏墨寒眼睜睜的看著夏熏溪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去。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實在是忍不住勸說到:「其實你媽媽還是挺愛你的!你看她……」

「爸!」夏熏溪有些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聲音,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冷!

「我不是三歲的孩子,我自己感覺得出來!」

「傻孩子。父母怎麼可能會不疼自己的女兒呢!你媽她啊,只是嘴硬心軟,再加上以前你很少陪在她的身邊,難免就對染兒縱容了一點,但是她絕對是愛你的!」

夏墨寒耐心十足的看著夏熏溪輕聲的說到。偏偏夏熏溪只是露出了一絲譏諷的微笑,閉上眼睛裝睡!

夏墨寒想要再說什麼,可是看著她這個樣子,只能嘆了一口氣。將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夏熏溪的身上!

看著她那張小小的側臉,一時間有些沉默!

岑少的枕上甜妻 突然,夏墨寒推了推夏熏溪的肩膀問到:「問你個事情!」

「什麼事情?」夏熏溪看了夏墨寒一眼,也裝不下去了。乾脆好好的坐在那裡看著夏墨寒那一張嚴肅的臉!

「還能有什麼事!當然是你的終生大事啊!」

「啊……爸……」夏熏溪崩潰的聲音在車裡面回蕩開來。

「溪兒回來了!快快快……」

木雲菲滿臉微笑的看著站在門口的夏熏溪,快速的迎接的上去。轉頭就對著秦姐他們說到:「大小姐回來了,快點準備一下……」

夏熏溪微微的皺起了眉頭,對著身後走過來的夏墨寒說到:「我先進去了!」

「唉……」木雲菲黑了一張臉,有些不滿的看著夏熏溪的背影,冷冷的瞪了夏墨寒一眼!

夏墨寒看了一眼有些尷尬的秦姐,揮了揮手,讓他們自己去忙!自己就提著行禮往樓上走去!

在夏熏溪的門口隨意的敲了敲門,然後推門而進。看著坐在裡面沙發上的夏熏溪說到:「她是你媽媽,你就不能多一點耐心!」

「是我媽媽就不會在我一回來就宣布主導權。好像我不知道她是這個家裡面的女主人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