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這三個孩子在撈魚,魚友們也上前興高采烈的望著,有幾人還幫忙!隨後而來的冉卉幾人,望著後院熱鬧一幕,聽著那歡聲笑語,她會心一笑,遠遠的望著。

「小兄弟,這樣下去會傷到人的,把水放了打死再拿出來吧!」一位魚友建議道。

林天奇搖頭。「打死和活剝的味道不一樣,現在不能打死。」

「大家下來,我下去!」說罷,林天奇脫鞋扔到一邊,把褲腳卷到大腿,拿著繩索就下去了。

「小心小兄弟,它會攻擊人的。」

「惡魔你當心。」

「小心。」

掉了多年魚的這群魚友豈能不知道傳說中的「草鯉勾阧」會攻擊人,既然它們沒親眼見過,但書上都有記載的,剛才又親眼目睹。

此時望著林天奇這大男孩跳了下去,他們一個個都繃緊神經,七嘴八舌的提醒林天奇小心,別傷著了。

在海里的時候林天奇都不怕,都能把它捉到,何況是在池子里,打了結的繩索慢慢靠了上去,眾目睽睽之下一腳踢在它帶刺的尖頭頸部,它感覺到疼了,林天奇順手套出它脖子。

「套住了套住了….」

「快幫忙…拖上來!」

「小心,別滑脫了。」

人多力量就是大,林天奇跳到池子台上,這群魚友急忙上前拉住繩索。

「你們拉,哪個人下去跟我下去抬一下。」

「我來我來。」之前問林天奇賣不賣的中年男人妥協跳了下去,釣魚是他這一生唯一的愛好,多年來他釣到了很多魚,但最重的也就是十來斤,什麼時候見過這麼大的寶貝了。他怎麼能不興奮。

終於,魚被撈上到了碎石地板上,它掙扎著!魚友們找到大盆,幫換著抬向海灘野營區那邊專門殺魚的地方去。

「無雙把鞋擰上…」

「哦哦..」跑出幾步的小無雙又跑回去把林天奇和那位魚友的鞋擰上。

一直在旁邊觀看的冉卉和幾名保鏢,當看見林天奇這個大男孩跟一群年齡要超過三十五的中年人在一起弄得如此高興,她急忙跟上去。年齡的差距是有代溝的,她真難相信林天奇會這般…

火紅的太陽東升,海風呼呼吹著,港灣野營區專門殺魚的場所,林天奇吩咐小無雙別磨蹭,趕緊把早準備的袋子拿出來。

一群人就這樣圍著,林天奇接過冽哪來的工具,將大魚兩頭卡在木板上,自己動手。

別人殺魚都是先把魚弄死再刮魚鱗,魚都不殺直接刮魚鱗。

「無雙快把鱗片撿到那邊去洗乾淨,裝好!」

「哦哦…」

「冽拿把匕首給我。」

林天奇他們忙活著,這裡已經成為了焦點,起得早的人都過來觀看。小無雙笑得小嘴合不攏,將魚鱗弄到旁邊,當發現冉卉站在一邊看著,這丫頭嘟嘴使喚起來。「美人魚你別傻站著,過來幫我的忙嘛!」

這小丫頭片子!

冉卉鬱悶一笑,把外衣給保鏢頭頭,挽著袖口就走上全蹲在小無雙面前,望著眼前這仙子般的清逸少女,她有些生疏的幫小無雙洗著。問:「你們拿這個鱗片做什麼?有用嗎?」

「當然有用了。惡魔說這魚渾身都是寶貝,這鱗片刀槍不入,他要我們裝好他拿回去做衣服給我和冽穿呢。」

冉卉有些驚訝,眼芒美紋瞄了眼那邊人群中正咬著一把匕首背宰魚的林天奇一眼,道:「你怎麼叫他『惡魔』?」

「他經常都在嚇我,我就叫他『惡魔』了!」嘻嘻一笑,小無雙把洗乾淨的鱗片放到袋子里,抬眼問:「美人魚你有男朋友沒有?」

「幹嘛,你這丫頭!」

「問問,你要沒有我就給你介紹一個。」賊頭賊腦的瞟一眼旁邊,小無雙笑道:「那惡魔身邊現在空著呢,我把他介紹給你了。」

面頰稍微獃滯,冉卉彎曲的睫毛眨了眨,無語的望著小無雙。「你知道我是誰嗎?你都不了解我就要給我介紹男朋友?」

「我管你是誰,嫁出去的女兒拋出去的水。」白了眼瞳睜大的冉卉一眼,小無雙將幾片魚鱗小心翼翼的裝進袋子。

林天奇這邊,人們望著手腳麻利的他將一條大魚活生生的折磨致死,一個個都驚嘆這小子怕是幹了不少這種事,好在這是殺魚,要是殺人那簡直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狂徒。

將腸肚挖出來放在一邊,在魚友的幫助下將魚洗乾淨交給冽,讓冽按照自己的話去野營中生火。

「小妹妹,我們幾個去幫你抬過去!」五位魚友很熱情的跟冽去野營區,他們看見林天奇那小子沒有排斥,也想嘗嘗傳說中的草鯉勾阧。

「無雙你洗乾淨趕緊過去!」

「馬上馬上,你像個催命鬼似的。」

望著冉卉這個極其美妙的女孩蹲在小無雙旁邊幫忙,林天奇幽暗冰眸閃過一縷驚訝。旋即,活動一下發酸的腰,又蹲下來洗魚腸、肝這些東西。

「小兄弟,了不起啊!」中年男人蹲了下來,望著林天奇這等手法,平生不多的感嘆發了出來,道:「我叫喬才哲。小兄弟能夠捕到傳說中的寶魚,還識貨的將鱗片和魚肝精華留下來,了不起。」

「喬叔言重了!」偏頭對中年男人淡淡一笑,發現身旁男人面龐威嚴,林天奇只是稍愣幾秒又忙活他手上事。

「小兄弟怎麼稱呼?」喬才哲被稱呼一聲「喬叔」,這讓他感覺這小子不簡單,這不是因為這小子這麼稱呼自己,而是他的定力,舉止言談。

「林天奇。」淡淡語氣。

「好,你我既然有緣,老喬我就叫你『林兄弟』了。天奇是港城的學生吧!」

「不是,我是大陸來的,玩幾天就要回去繼續念書了。」

男人喬才哲恍然大悟的點頭。「林兄弟你以前經常殺魚吧!手法不錯,老喬我倒是想嘗嘗味道,只是不知道可有這個榮幸。」

將洗乾淨的寶貝裝好,林天奇起身輕聲道:「走吧,我們一起過去!幫了忙要是拒絕我還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沒看錯人,爽快,走!」老喬朗聲一笑,肩並肩與林天奇舉步穿過漁場,往港灣野營區而去。 所謂野營區,就是美麗的港灣特意為遊客劃出來的一片自助營地!野營區有工作人員隨時聽候使喚。

半島上,豪華房舍庭院後方,林天奇系著圍裙把魚砍好之後親自在炭火前做湯,也在指揮這群饞蟲把把調料放好。

「冽,五分火半小時,三分火伺候著!」

「無雙,把那小鍋端來!」

「那幾位大叔,搬酒搬酒!」

野營區,就屬林天奇他們這裡最熱鬧了!魚湯香味隨著海風飄出,每個人的喉結都在動,也盯著林天奇面前大鍋咽口水。

老喬親眼望著林天奇指揮,親眼看見林天奇這個清秀大男孩煲出這人世間香味最美的魚湯,是一陣讚賞。

現在的年輕人,別說能煲湯了,讓他們洗菜都很有可能洗不幹凈,就算洗乾淨了,能煲湯嗎!何況還是這種美味。

小火熬湯,林天奇讓冽把早晚準備的調料適當的灑在湯里,在大鍋的上面,估計有二十斤魚塊是清蒸,再上面一層是一大碗特質的湯。

「小兄弟,你這種做法我們大家從未見過,魚湯魚湯你把魚塊放在上面清蒸湯里沒味道啊!」一位魚友問。

大家圍著炭火也紛紛附和。

林天奇清澈目光一一劃過眾人,看見冉卉跟無雙她們站在一邊,淡淡的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簡單的說吧,湯里肯定會有味道,而且這個味道是清爽的,不含任何的水分,蒸氣在裡面擴散,湯和魚塊分開之後各有各的味道,兩者倘若混在一起,另外一種味道會出來。」

「那最上面的那一碗湯呢,你怎麼不把它與鍋里的湯混在一起。」這些魚友起初並不相信一個毛頭小子能做什麼好湯,可在聞到鍋里散發出的香味之後,他們不相信都不行。

「那是我特意為我那兩位朋友做的,男人是不能喝的。」

「為什麼?」

淡淡一笑,林天奇瞄了眼豎起耳朵的無雙、冽、冉卉三女,在十幾雙疑惑的目光下,道:「這種魚的珍貴相信大家有所了解,我在這裡就不多說了。可你們或許知道『草鯉勾阧』的腦髓可以令未婚女子青春保持在二十五到二十八歲之間四十年,它的肝也能對女子的身子有很大的幫助,比如卵巢的發育及未來生活,甚至是她們的孩子,都要比市面上藥物好百倍,還有很多很多的…」

眾人聽了之後,目光都看了一眼面色不知何時泛紅的冽她們幾人,隨後都望著林天奇,都想弄點回去會他們的女兒。

「林兄弟,你認識跟你朋友站在一起的那女孩?」喬才哲靠近林天奇小聲道。

「剛認識。」瞟了人群中冉卉一眼,林天奇淡淡道。

喬才哲點點頭,片刻之後,大家移到港灣豪華庭院中,在服務生把碗拿上來之後,開始品嘗。

「美味….人間美味…」

「這是我這輩子喝過的最美的魚湯。」

魚友們發出一聲聲的感嘆,而在庭院護欄邊的林天奇他們,看見冉卉這美麗女孩被小無雙拉過來坐下,正在倒湯的他,遲疑之後,在喬才哲奸詐笑意中,淡淡開口:「把手伸出來。」

「啊…」冉卉不知道林天奇想做什麼。

「把手伸出來。」

她嬌媚臉頰悄然泛起一抹紅昏,看了喬才哲一眼,緩緩抬起白皙玉手。林天奇的眼神沒有半點調戲之意,小指頭搭在美人白皙皓腕脈搏上。

「林兄弟你是深藏不露啊!」喬才哲笑道。

小無雙和冽看著,因為她們知道林天奇在做什麼,可不明白的冉卉,望著林天奇英俊臉龐,她想問什麼,可林天奇突然抽手,將兩碗熱騰騰的特質魚湯分成三碗。

「喝吧!」

「啊…這..這…這是給小無雙她們做的,你…」

「我說冉小姐你知道這麼一碗湯的價值嗎?有市無價,林兄弟能夠給你,冉小姐今生可是青春永駐了,下一代也是絕頂聰明。」喬才哲羨慕的望著面色嬌紅的冉卉。

冉卉目光閃躲的看了一眼正慢慢喝湯的林天奇。「喬叔您取笑卉卉了。」她再次瞄了瞄林天奇,微笑道:「謝謝。」

「別謝了美人魚,快喝吧,惡魔他說冷了就不能喝了。」小無雙眉開眼笑的朝冉卉眨眼。

藍藍的天飄過幾朵白雲,藍藍的湖水,吹著海風,鹹鹹的味道。溫暖陽光下,品著人間美味望著遠處游輪開過,在聽著汽笛聲,人間一大享受。

「林兄弟能喝酒嗎?」喬才哲擰開好酒用望著眼前這個有著一手絕活的少年,不等林天奇回答他便是將酒杯放在林天奇面前,滿上,道:「這麼好的味道要是沒酒,可真是遺憾。來,林兄弟,老喬跟你喝一杯。」

點頭,舉杯。

「林兄弟來港城散心,老喬我可否幫得上忙?」

「多謝喬叔好意,我玩幾天還要回去!」

喬才哲慈祥一笑,再度滿上酒杯,目光掃了一眼三位女孩,道:「人生難得一知己。在你的身上我看見了年輕時的影子,恍如回首,只是已然變成了中年。」

「歲月無情,時光流逝!」

外人在的時候,小無雙都會很安靜,聞得喬才哲的感嘆,她們都只是聽著,倒是冉卉,美麗中閃過一抹驚色,心想喬叔叔怎麼會向一個大男孩發出這樣的感嘆,他可是…

林天奇抿唇,舉起酒杯,在冉卉三女的等待中,聲線輕緩而出。「人生本就充滿遺憾,我們所能做的只是把遺憾降到最低。」

喬才哲眼瞳一亮。「有人說:拒絕別人靠近,只是害怕別人看見自己的敗絮,這是另一種自卑!是嗎?」

「故事寫在紙上總有一個結局,故事寫在心裡是無人知道的結局。」

這個答案這句話,冉卉驚了!喬才哲飽經風霜的面龐顫抖幾下,欣賞目光望著神色依舊鎮定,眼底平靜得宛如風平浪靜湖面的林天奇。

心嘆:此子不凡!

「林兄弟,大學之後你若想來港城發展,老喬我的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謝謝。」

「來,喝!好久沒這麼開懷了。」喬才哲似乎很開心,林天奇從他眼底撲捉到一點不尋常神色后,道:「人生有太多無奈,有時候為了得到我們想要的東西,就不得不勉強自己去做不喜歡做的事情。可是…」

喬才哲他們心弦被敲動的時候,卻見林天奇慢慢喝著美味魚湯,一雙清冽的眸子投出,落在藍藍的湖面上。

「總有那麼一些事,來不及等我們去決定,就已經無法改變。」

就是這麼幾句話,卻讓喬才哲陷入沉思中,也讓冉卉沉默下來。多麼現實多麼有韻意的話,生活中幾乎每個圈子都會有這樣的事發生。

片刻之後,喬才哲抬眼望著林天奇。「有時候我們希望被理解,但又害怕被看穿!林兄弟,你這個朋友老喬我交定了。」

「喬叔不了解我就要交朋友,這似乎過於草率了!」

「唉…不談其他的,就是朋友了!」

淡笑,林天奇沒說話。

「我說老喬你會享受啊!光是這味道老王我這輩子就沒聞過。香…饞蟲都勾起來!」

循聲扭頭,半百老者帶著笑意背著手左看看右瞧瞧的走了過來。喬才哲靠在椅背上笑道:「原來你是聞到味道才過來的,老王你鼻子靈。」

「乾爹…」冉卉起身道。

林天奇不認識,他坐著喝他的湯。

老王望著絲毫不買自己賬的喬才哲,道:「老喬你不請我坐?太小氣了!」

「我沾這位小兄弟的光,這一桌不是我說了算!」

聞言,老王一雙亮光移到神色冷漠的林天奇身上,坐在冉卉的位置上,不溫不和的道:「小兄弟,能否…」

「自己動手!」不等這位面膛發紅,濃眉大眼的老者說完,林天奇打斷道。

他林天奇不是一個目中無人的人,只是叫「老王」的半百老者看自己的神色不友好,他沒必要客氣。 老王盯著林天奇,為自己盛了碗湯,先嘗一口,頓時兩眼冒著亮光,再看林天奇時,卻聽林天奇對老喬說:「不知道港城的魚市價格?這樣的魚一斤多少錢?」

「這個不好說,拿去拍賣至少也是萬元港幣,林兄弟你別麻煩了,直接賣給我得了。」

「賣給你我不好抬價!」林天奇訕訕一笑,而那些一直在留意的人聽到要賣魚,全都圍了過來。

「一斤三萬港幣!如何?」老喬問。

林天奇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這不是價格。小無雙和冽也聽著,雖然她們覺得這個價格已經很高了,但是林天奇的沉默讓她們感覺怕是…

「四萬…」老喬喊道。

這個價格合理,林天奇抬起白皙臉龐,卻聽半百老者老王說:「我出五萬。」

「老王你搶我生意?」喬才哲笑望著老王,老何剛要說什麼的時候,林天奇淡淡開口:「四萬成交!」

「小子你…」老王有些怒意,這明顯就是不給他面子。可林天奇鳥都不鳥他,對笑容滿面的喬才哲說:「還剩下一百五十斤!」

「哈哈…痛快!」喬才哲沖面色陰沉的老王眨眼,隨即給林天奇寫下一張六百萬港幣的支票。

「謝了!」

大吃一頓還賺錢,這是小無雙和冽沒想到的。起身準備離開,卻被四名黑衣大漢堵住。

「老王,你這不仁道啊!」喬才哲笑容驀然收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