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葉一朵害羞的紅著臉,瞪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能別說出來好嗎?"

路彥琛沒忍住,直接笑出聲:"好好好,我以後都不說了,這些話,留在我們親熱的時候再說!"

葉一朵紅著臉不搭理他。

路彥琛帶著葉一朵到了飯桌旁邊,葉一朵看到餐桌上都是她愛吃的早餐。

有三明治,也有小籠包,看起來香香的。

她驚奇的看著路彥琛:"小籠包不會是你做的吧?沒看出來啊,你還有這能耐!"

路彥琛哭笑不得:"三明治是我做的,知道你吃不慣這邊的東西,特地買了小籠包熱的,你可以嘗嘗看!"

葉一朵心下一動。

附近買小籠包的地方,最近的開車過去,也要一個小時左右。

路彥琛是幾點起來準備的啊,她居然一點都不知道。

中西結合的早餐,看起來簡單,他卻花費了這麼多的時間和心思。

葉一朵心裡,滿滿都是感動。

她紅著小臉看了一眼路彥琛,傲嬌的抿唇:"既然你都弄好早餐了,雖然我這胃口也不是那麼好,只不過,看在你這麼費心的份上,我就嘗幾口!"

路彥琛輕笑著看著她,也不說什麼,只是笑著點點頭。

葉一朵用筷子夾起一個包子,吃了一口,頓時露出一臉滿足的笑意。

路彥琛滿臉笑意的看著她,輕聲道:"你是不是沒刷牙呢?寶貝!"

葉一朵剛咽下去一口包子,聽到路彥琛的話,她的小臉立馬僵住了。

她黑著臉瞪著路彥琛,小臉變了又變。

看著她這可愛的模樣,路彥琛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葉一朵生氣的瞪著他,皺眉道:"你簡直太討厭了,我不想吃了!"

葉一朵說完,生氣的站起來就要走。

路彥琛趕緊伸手拉住她,安撫這隻炸毛的小貓咪:"別生氣別生氣,朵朵,我就是跟你鬧著玩的,你別這麼生氣啊,沒刷牙就沒刷牙吧,誰還沒刷牙吃過東西啊!"

葉一朵嬌氣的虎著臉:"你還說!"

路彥琛忍著笑:"好好好,我不說了,聽話,乖乖吃飯!"

葉一朵這才梗著脖子,瞪了他一眼,一臉大發慈悲的模樣,再吃了一口。

路彥琛突然嘆息了一聲,神色有些複雜:"你這個樣子,我怎麼捨得讓你進暗夜組織呢,朵朵!暗夜組織的訓練,可比這要苦多了,受了傷,還要繼續訓練,不刷牙吃東西算什麼,沒有東西吃,在熱帶雨林里,只能吃蟲子老鼠果腹的時候,你就知道,現在多幸福了,而且,你還要時時刻刻面對著危險,子彈可是不長眼睛的……"

路彥琛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冷著臉的葉一朵打斷了。

葉一朵轉身瞪著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覺得我太嬌氣了,不能適應暗夜組織的訓練強度了?路彥琛,還是說,你現在又反悔了,想要否認答應我的事情,又或者,你想用這樣的話,勸我放棄加入暗夜組織?那我只能告訴你,放棄這樣的想法吧,我是不會被輕易打敗的!我在家裡,是很嬌氣,可是,這不代表我不能吃苦,暗夜組織,我是一定要進的,如果你不答應我,那我們倆就鬧吧!"

葉一朵無論在什麼事情上,都表現的很明理。

可是,唯獨在這件事情上,只要路彥琛說了點什麼,她肯定是要炸毛的。

路彥琛無奈的看著她,輕聲嘆口氣:"好了,別生氣了,我就是隨口一說,擔心你以後會受苦,我也沒說,就不讓你加入暗夜組織啊,說實話,我也站在你的角度考慮過了,你說的的確很對,如果換做是我,一直被你保護在身後,我無論是男是女,可能都受不了,因此,我想通了,願意讓你跟我並肩而戰,無論何時,你懂嗎?朵朵,但是,這並不能阻止我去心疼你,擔心你,希望你也理解我!" 百里方圓,這一刻全部被禁錮!

人被禁錮,至寶被禁錮,天地虛空被禁錮,唯一不受影響的,只有一人,林楠!

所有人眼中,林楠能看的真切。

恐懼!

滿含恐懼,估計做夢都完全想不到,竟然有這麼一幕發生,匪夷所思,超級恐怖。

林楠站在虛空原地,看似紋絲未動,甚至什麼都沒有做,一道光出沒,所有人就這般了。

莫說是這些人,哪怕是林楠自己都被嚇著了,覺得有些恐怖。

通天店鋪出手,超級恐怖啊,哪裡需要什麼高手,完全不需要。

一道光乍現,擺平一切。

「唉,你說你們,好端端的活著不好嗎?非要找死?」林楠踏步上前,一副搖頭嘆息之意。

順手的,林楠一把將身前不遠處的利箭收到手中,絲毫沒有任何的阻力,簡單之極。

剛一入手的瞬間,林楠便笑了。

一百五十億的天價至寶確認無疑,破天箭!

當然,什麼是破天箭林楠不知道,但通天島上某些人卻大喜不已。

「不錯,意外收穫啊,這可是傳說中的至寶,一旦配齊破天弓,一箭傳聞可破天!」一名老者坐在一座雲巔,和一群人暢談,看著身前一副畫面之中的情形,滿是喜悅。

林楠收了起來,隨即拿起第二件,那座古老,看起來有些破舊的古鼎。

然而很快也笑了。

通天島雲端的這群人再度樂了。

「祖鼎之一!」

「這小子在什麼地方,怎麼那麼多好東西?」一群人充滿了意外之意。

饒是在天國之中,這種至寶也超級罕見,一些大宗門,古老世家之中也不見得擁有一件。

而這裡,己二連勝出現。

林楠那邊收取一件,這邊便顯示一件,都是至寶無疑,價格也極其昂貴。

當然,昂貴都沒有人願意賣掉,有市無價!

有人一開口,其他人也紛紛帶著這種疑惑的看向主位上的一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身前擺放著一壺靈酒,正自斟自飲。

「別看我,這點其實我也不清楚,不過可以確認,是一座恢復的祖星,極其古老的那種。」中年男子見狀笑道。

他是這群人之中身份最高的一人了,屬於通天店鋪高層中的高層。

「祖星這點可以理解,但連你都不知道,這就有點不一般了。」一位老頭子開口笑道,很是意外。

他們這群人不知道的話,那就只能是更高層了。

也就是通天店鋪的幾位極其神秘的維護者,以及最神秘的創始人了。

饒是他們這些人,都不知道的那幾位。

「好了,諸位還是別去多想了,那幾位的意思,豈是咱們所能揣度了,倒是這幾件寶物,頗為珍貴,不過諸位想要的話,沒有同等價值的東西,可不好換取的。」中年男子笑道。

「那是自然,規矩不可破,這個我等明白。」一群人回應,依舊饒有興緻的打量著一件件顯示出來的好東西。

至寶不少。

地球這邊,林楠一邊說教著,一邊收了足足二十件至寶,有些是這些人打出來的攻擊寶物,還有些則是輔助類至寶,饒是先前退出一些的那兩人也未能倖免,被林楠收走了寶貝。

「好了,現在該談談你們活命的問題了,給你們一個選擇,各自通知各家來領人,同時表明態度,是繼續和我作對,還是想活命。」林楠開口,很是淡定。

這道光的禁錮效果,超過半日,足夠等到各方趕來了。

既然做了,索性就更大一些,再度震懾一番。

讓各方都看看個真切,就是讓他們懼怕。

想殺我林楠,是需要代價的。

十幾名化靈境高手,十幾條人命,在各大秘境小世界之中也是稱尊作祖的存在,死了著實浪費。

真若是能夠化解,林楠還是願意當個和事佬。

自己不懼這些人,但一次次的被襲殺,終究不是辦法,除非斬盡殺絕。

再或者,就是這般和平解決。

話音一落,眾人只覺得精光再度微微一閃,身上的壓力陡然間小上不少,雖然依舊無法動手,被壓制的很厲害,但至少能動,能開口。

「林楠,你動了什麼手段?」古皇朝一位王者臉色漆黑如墨,開口問道,滿是難以置信。

其他所有人都看向他。

「手段?我手段多的是,只是不想斬盡殺絕,否則滅殺你們,輕而易舉,這次出來也不過想看看到底多少人想對我出手罷了。」林楠不屑說道。

「給你們兩個小時的時間,無法給我滿意的結果,終究還是要死人的。」林楠開口威脅。

眾人一聽,臉色頓時微微一變,隨即快速各自展開傳訊,務必要將這裡的一切傳回去,等待各家定奪。

一個不慎,他們要死的。

沒人想死。

林楠環顧一圈,心情頗為不錯。

這些人此刻在眼前就是砧板上魚肉,任林楠宰割。

轉頭,林楠看向另外三波人,三名外國佬,林楠認識其中兩位,一位不認識,都是化靈境強者。

阿薩德神庭神使西洛,華納神庭神使納爾多。

「兩位神使先生,這次你們可不夠明智。」林楠輕笑,毫不客氣的將二人手中的須彌戒指摘下,先前其他人手上的須彌戒指也一個不落的落到林楠手中。

這東西,很值錢的。

也就這些人身份足夠高,竟然大部分都擁有,此刻連同須彌戒指里的東西,也一併歸林楠所有,成了他的戰利品。

最後,林楠看向第三個不認識的中年外國佬。

天地復甦,華夏大量高手出世,全世界各地也都有,歐洲這邊的高手可能僅次於華夏大地,尤其是以兩大神族為首,其次還有大大小小的秘境小世界冒出,自然也有化靈境強者。

但是這位,林楠感覺有些異樣。

化靈境實力,很強,一聲白色長袍,顯得有些神聖之感,但林楠在他身上感覺到一股熟悉的味道。

邪靈教!

「大教宗,久仰大名,沒想到竟然這麼年輕。」林楠開口笑道,著實有些意外。

這位大教宗,估計並不會比林楠大上幾歲,顯得極為年輕,俊俏。 路彥琛的一番解釋,讓葉一朵的小臉紅了紅。

她也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反應,有點太激動了。

畢竟,路彥琛也沒有直接說,讓她不要加入暗夜組織。

他只是說了,加入暗夜組織的辛苦和一些危險。

而且,他說的也只是一些很表面的東西,如果自己連這些都克服不了,那還有什麼資格說加入暗夜組織。

再說了,就算是路彥琛說了,她也不一定非要打退堂鼓啊。

說起來,在這件事情上,她的確是太敏感了。

葉一朵看著路彥琛,深吸了一口氣:"路彥琛,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剛才的確是我自己一點就炸了,你也別放在心裡,我知道你擔心我,你放心吧,無論什麼苦,我都能吃,遇到危險,我也會很機智的躲開的,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的,努力不讓你為我擔心,當然了,你也要好好的!"

葉一朵認真的看著路彥琛,說著掏心的話。

路彥琛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嗯,我知道了,好好吃飯吧,我一會還要出去見秦未央!"

葉一朵瞪大眼睛:"你要去見秦未央,我可以去嗎?"

路彥琛笑了笑:"你想去嗎?"

葉一朵想了想路彥昭昨日的反應,又想到路彥琛壓抑沉悶的心情。

她搖了搖頭:"算了,我去了也幫不上忙,你自己去吧,小心點就好,記得好好跟秦未央說話,她也不是那種不講道理的人,如果你態度好的話,說不定她會跟你說實話,我在家裡打遊戲,等你回來!"

路彥琛笑著點點頭。

飯後,葉一朵就抱著手機去玩遊戲了。

她今天下午才有課,所以,上午也沒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而路彥琛,從公寓出來,他才打電話給秦未央。

秦未央接到電話的時候,剛剛吃完早飯不久。

路彥昭下樓去古堡的花園裡散步了,因為昨天的事情,他心情並不好。

雖然他選擇留在了自己身邊,可明顯,他的情緒不高,心也不在這裡了。

秦未央站在古堡的窗戶邊上,看著樓下散步的路彥昭,神色有些恍惚。

電話聲響起的時候,她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她下意識的伸手去捂手機,似乎生怕路彥昭聽到手機鈴聲一般。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只不過是站在樓上,看著樓下的那個人。

自己這裡的任何動靜,可能都打攪不到那個人。

她自嘲的笑了笑,伸手拿起手機。

看到是個陌生號碼,秦未央皺了皺眉,最終還是接起:"hello,whoareyou?"

路彥琛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我是路彥琛!"

秦未央的臉,一下子僵住,她絕色的容貌,似乎都變得有些不自然。

她的嘴巴動了動,半天才開口:"你找我有事嗎?"

路彥琛"嗯"了一聲:"我有一些問題,想跟你當面聊聊,當然了,如果你有時間的話,什麼時候都可以,如果你沒有時間,那我願意等,隨時奉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