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什麼?竟,竟然真的成為了貧民?」

整個飛機上,所有人都一臉不敢置信的看向了林逸。

隨便一個電話,竟然能夠讓一個貴族家族變成了貧民,這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這個混蛋,為什麼每每總有驚人之處,他到底是什麼身份呢?難道是天上的神仙不成?」盧雨歪著腦袋,水汪汪的眼睛,同樣充滿好奇的看著林逸在心裡嘀咕道。 「理查德先生,到,到底怎麼了?」

一名隨從,顫抖著看著理查德問道,如果理查德真的倒霉了的話,他們兩個怕是也別想落到任何的好處,弄不好,也會跟理查德一樣,淪為月之國度最低等的下人,要知道,平時仗著理查德的名頭,他們兩人可沒少在外面做壞事兒啊!

「怎麼了?」

理查德一聽,回過神兒了,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自己的下人之後,便猛的扭頭看向了林逸,只不過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卻充滿了濃濃的尊敬,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先是無比恭敬的行禮,隨後才討好的笑道:「這位尊敬的先生,我代表整個月之國度,歡迎您的到來,我……」

「等等,你確定自己能夠代表月之國度?」林逸直接打斷了理查德的話,抬頭盯著對方冷冷的嘲諷道。

理查德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心裡的憤怒再度有如火山一般爆發出來。

「呼呼,呼呼,理查德啊理查德,你現在萬萬不能跟這小子慪氣啊!必須忍著,一定要等到自己拿回貴族身份才行啊!」

一連在心裡安慰了自己好幾次之後,理查德才再度咧嘴笑道:「我當然無法代表月之國度,不過我……」

「既然代表不了,那就給我滾吧!」林逸再度不客氣打斷了理查德,僅僅只是因為盧雨太過漂亮,就想要上來仗勢欺人,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他林逸,那盧雨還不知道要多倒霉呢,正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理查德如果要發動月之國度的力量,一般人還真是承受不起。

「呼,你真的要跟我不死不休?」理查德接連兩次被林逸打斷,徹底怒了,盯著林逸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吼道。

「不死不休?你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之前有很多人都跟我說過這樣的話,結果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對方死了。」林逸淡淡的笑道,隨後直接跟楚紅下達了命令,就閉上眼睛,開始養神了。

「呼!怎麼這麼冷啊?」理查德打了個冷顫,有些緊張的抱怨道,可下一秒,理查德的眼睛卻突然猛的一瞪,隨後變成了猩紅色,猛的扭頭看向了站在背後的兩名下人。

「你,你怎麼了啊?」

兩人一看到理查德那猩紅的眸子,頓時眼睛猛的一瞪,頭皮有些發麻的問道。

「狗東西,你們平時可是沒少害我,今天我弄死你們!」

理查德說著就揮拳朝著兩人打過去了。

「砰砰!」

兩聲悶響,兩名下人直接被理查德一擊雙龍出海打的鼻血都流出來了,神情無比的凄慘緊張。

「理查德,你不要亂來啊!」

「就是,你現在也不是貴族了,你要是再敢打我們,小心我們給你沒完啊?」

兩名下人擦拭了一下鼻子上的血跡,盯著理查德不滿的呵斥道。

「哼!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跟你們的主子這樣說話,老子弄死你們!」

理查德一聽,整個人是徹底怒了,大叫一聲就朝著兩人撲了過去。

「瑪德,跟他拼了!」

「不錯,與其被打死,還不如拼了呢。」

兩名隨從也是被理查德逼急了,三人瞬間就打在了一起。

只可惜,理查德平時疏於鍛煉,這兩名隨從一發飆,馬上就撐不住了,開始求饒,同時他那猩紅的眸子也漸漸變得正常起來。

「求饒?你他娘的把我們兩個打的這麼慘,現在想求饒?晚了。」

「不錯,今天老子打死你,瑪德,這些年,你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可沒少欺負我們啊!」

兩名隨從也打出了真火,騎在理查德的身上一邊罵著一邊瘋狂的毆打。

「呵呵,主人,我做的怎麼樣?」

楚紅悄然出現在了林逸的旁邊,先是不滿的看了一眼盧雨之後,才盯著林逸一臉討好的問道。

「呵呵,還不錯吧!」

林逸下意識的說道。

「嗯?林逸,你在跟說說話?」

盧雨一聽,那柔情似水的眸子,頓時變得無比緊張起來,下意識的盯著四周,緊張的問道。

「沒有啊!我就是自己嘀咕兩句,他們的身手還不錯不是嗎?」

林逸淡淡的笑道,他要是跟盧雨說自己的旁邊,二十四小時跟著一個怨靈,怕是會把這小丫頭嚇死。

「呼呼,林逸,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啊?為什麼在月之國度你都有那麼大的權利呢?」盧雨伸著腦袋,一臉問號的看著林逸問道,在她看來,林逸在京城的表現,已經可以稱之為名副其實的華夏第一人了,可華夏第一人跟月之國度相比,那簡直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啊!

可現在林逸一個電話,一個月之國度的貴族,竟然瞬間就變成了貧民,如果不是林逸是男兒身,她都要懷疑,林逸是不是就是月之國度的公主了。

「你真的想知道?」林逸看著盧雨淡淡的笑道。

盧雨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認真的點了點頭。

林逸見狀湊近盧雨的面前,淡淡的壞笑道:「其實我是海琳娜的男人。」

盧雨一聽,抬起小手就是巴掌,狠狠的打在林逸的肩膀上,嗔怒道:「你大爺的,就不能正經一會兒嗎?我跟你說,這話在我這裡說說就算了,可是去了月之國度,千萬不能隨便亂說,那裡可是以公主為尊,公主就是整個國家的元首知道嗎?」

「好吧!」

林逸吧唧了一下嘴巴,顯得有些不滿,丫的明明是你讓我說的,現在倒好,說出來不但不信,竟然還給了我一巴掌,不過這丫頭身上倒是真香啊!

飛機前行,整個機艙上面無比的安靜,每個人甚至連呼吸都刻意的壓制住了,生怕自己的動作大,引起了林逸的不滿,畢竟這群人可沒什麼骨氣,之前理查德在這裡的時候,每個人都是一臉討好之色,簡直就是跟林逸站到了對立面。

現在,林逸突然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他們如何能夠不害怕呢?

足足坐了接近二十個小時的飛機,飛機才終於抵達了月之國度,在湛藍浩瀚大海上,宛如一月牙一樣美麗的地方。 「這位先生,求求您了,饒了我吧!饒了我吧!」

理查德宛如死狗一般跪在林逸的腳下,苦苦哀求道,哪裡還有之前的高傲,他相信他的父親絕對不是在開玩笑,只要他走出機場,今天他死定了。

林逸低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惶恐不安的理查德,臉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道:「任何人都要為他的行為負責,你也是一樣,對了,我剛剛看到外面好像來了很多人,應該是找你的吧!」

林逸說完,小腿微微一震,一股恐怖的力量頓時震的理查德的手臂發麻,隨後林逸帶著盧雨便走了出去,清新的空氣,一望無際的大海,使得人們在走下飛機的時候,心胸都情不自禁的變得開闊起來。

「這裡真的好美啊!如果可以我也想隱居在這裡。」

盧雨看著眼前那如藍寶石一般一望無垠的大海,一臉陶醉的笑道。

林逸見狀微微點了點頭,凡人一生不過區區數百年,能夠在這麼美麗的地方跟心愛的人渡過餘生到的確是一種不錯的選擇,而且因為地理位置的原因,月之國度可是全球人均最有錢的地方沒有之一,出生在這裡的人,幾乎就等於是出生在了天堂上,這裡不會有戰爭,甚至本地的居民完全不需要去工作,就可以生活的很好。

「理查德,你個該死的東西在哪裡?」

「我告訴你理查德,我已經看到你了,你不要再躲了趕緊給老子滾出來!」

「瑪德,你這次害了這麼多人,你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我們也一定會把你找出來的。」

一名名理查德家族的人,就像是下山尋找食物的鬣狗,不斷的圍著飛機咆哮,吶喊。

「在這裡,在這裡,理查德在這裡啊!」

有人在飛機裡面發現了理查德的聲音,隨後,一群人就像是鋼鐵洪流一般直接沖了進去,聽著耳邊傳來的慘叫,林逸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盧雨一起離開了機場。

整個月之國度為了控制對環境的污染,在這裡行駛的車子,全部都是純電的,各種各樣海洋生物印在上面,說不出的可愛,就像是進入看了一個兒童的國度一般,兩人隨便攔下了一輛轉成為遊客服務的電動車,就直接去了這裡的五星級酒店。

按照盧長生給的地址,他們結婚的地方正是這月之國度唯一的五星級酒店。

一路上,林逸跟盧雨能夠看到很多淳樸,單純的月之國度子民,自由自在的走在沙灘上,那種閑庭散步的感覺,看的林逸都羨慕不已,現如今的社會,競爭壓力,生活節奏快的簡直讓人都不敢停下來,因為你全力以赴的時候,可能都過不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更不用說停下來了。

他林逸雖然號稱是華夏第一人,可也同樣如此,只要他停下來,那麼等待他的便是死亡,他的親人朋友,甚至都會死亡,所以,自從他重生之後,根本沒有一天是真正放下修行,真正心無雜念遊玩,行走的。

「怎麼了?看著你似乎很累的樣子?」盧雨挽著林逸的胳膊,有些心疼的問道。

「呵呵,沒事兒。」

林逸淡淡一笑,隨後收斂心神,開始慢慢的修行,十五分鐘后,電車在酒店門口停下。

而盧長生則是穿著一套得體的西裝,頭髮梳的油光發亮,簡直就像是一名紳士一般,站在門口,那模樣就連林逸都不得不承認,這小子的確很帥,特別是對方身上那種高貴神秘的氣質,更是讓人眼前一亮,不少前來旅遊的女生,更是不住的對著他眨巴眼睛。

「瑪德,還好他昏迷了二十年,要不然,還不知道要有多少女生得相思病呢。」

林逸笑罵道。

「林逸,姐姐!」

盧長生此時也看到了走上來的兩人,急忙上前一步開心的笑道。

「呵呵,小東西,可以啊!你老姐我都沒有結婚,你竟然走在我前面了啊? 透視小房東 這讓你姐姐我的臉面往哪裡放呢?」盧雨上前,白皙滑嫩的小手直接捏住盧長生的耳朵,不滿的質問道。

「嘻嘻,就憑我老姐這樣模樣,你想要嫁人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啊!」 掠愛成癮 盧長生微微下蹲,看著盧雨一臉討好的笑道。

「新娘子呢?」林逸淡淡的問道,對於這個女人,他倒是有些好奇,竟然能夠讓盧長生這樣的人中之龍一見傾心,絕對不是普通人。

「來了。」

盧長生突然看著林逸背後,眼睛放光,開心的大笑道,隨後身形一晃,就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紅袖!」

一往深情的呼喚從盧長生的口中傳出。

盧雨跟林逸也急忙轉身看了過去,這一看,兩人也愣住了,只見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女子,全身上下似乎都散發著妖異的氣息,最恐怖的是她的雙眼,竟然給人一種可怕到極點的感覺,那神情就連林逸都忍不住浮現了一抹凝重之色。

「這種氣息……是妖族嗎?」林逸皺著眉頭在心裡嘀咕道。

他從來沒有想到,在地球上,靈氣這麼衰弱的地方,竟然還能夠有妖族的誕生,這簡直就像是在沙漠中發現了一片湖泊一般讓人震驚。

「長生。」

紅袖看著盧長生那詭異的眸子里竟然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溫柔之色,林逸見狀心中的擔憂倒是少了許多,其實任何生物在林逸的眼中都差不多,關鍵是你的心是否善良。

「你怎麼了?我看你的臉色有些不太好啊?」盧長生關切的問道。

初妻爆料:總裁新婚如火 「謝謝,沒事兒,可能有點累了吧!對了,他們是?」

紅袖看著林逸跟盧雨小聲問道。

「呵呵,他們就是我唯一的朋友林逸林少,這個就是我的姐姐了啊!這些年她為了我的事情可是沒少辛苦,所以對我很重要!」

盧長生開心的笑道。

「呵呵,臭小子,果然是長大了啊!這嘴巴都會騙人了,紅袖你好,我是盧雨,以後這小子如果敢欺負你,跟姐姐我說,我幫你收拾他!」

盧雨上前,大方的看著紅袖笑道。

「咯咯,謝謝姐姐,我相信他不會的。」紅袖同樣一往深情的看著盧雨笑道。 「你好,我叫林逸,不管遇到什麼麻煩,我都可以幫你搞定!」

林逸看著紅袖,意味深長的笑道。

紅袖一聽,那充滿神秘氣息的眸子猛的一瞪,隨後瞬間就暗淡了下去,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看著林逸笑道:「多謝你了,希望我這輩子都不會有事情麻煩你。」

「哈哈,那是最好了。」

林逸哈哈大笑。

「林少,來了啊!」

盧森夫婦此時也走了上來,看著林逸有些苦澀的笑道。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笑道:「我有點累了,房間準備好了嗎?」

「房間?」盧森神情一怔,急忙笑道:「準備好了,請跟我來!」

「好,那咱們明天見!」林逸對著盧長生跟紅袖擺了擺手,便跟著盧森一起朝著樓上走去。

「希望你不是在利用我這個朋友,否則的話……」林逸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如果紅袖真的遇到了什麼麻煩直接跟他林逸說的話,看在盧長生的面子上,他肯定會幫忙的,可如果紅袖敢算計他,那事情就是另外一種說法了。

「我也去休息,你們別亂跑啊!」

盧雨扔下一句話,就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酒店總統套房內,林逸坐在沙發上,看著盧森笑道:「你面色不太好,是不是有什麼事兒?」

「唉,林少,這,這女人來歷不明,現在就要跟長生結婚,我,我怕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陰謀啊!你也知道的長生二十年不曾下床,對於外界的事情根本不了解啊!」

「就是,這個女人在第一天回到我們盧家的時候,神情十分的狼狽詭異,我,我看著她甚至有種頭皮發麻心神不寧的感覺,你,你說她會不會是什麼髒東西啊?」

盧森夫婦紛紛開口,一臉擔憂的問道。

「爸媽,有你們說的那麼邪乎嗎?我看著挺正常的啊?」盧雨拿著桌子上月之國度獨有的水果,一邊吃著一邊隨口說道,畢竟她剛剛才見過紅袖倒是有發言的權利。

「哎呀,你這個死孩子知道什麼啊!一天天的就知道吃!」盧森一臉焦急的責怪道。

林逸見狀,淡淡的笑道:「你們放心,我看了沒事兒,明天安心準備婚禮吧!」

「沒事兒?」

盧森一聽,倒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林逸的實力跟眼界他自然是相信的。

「沒事兒,你們先回房間休息,我也休息一會兒,明天參加婚禮,都必須要養足精神啊!」林逸咧嘴哈哈的大笑道。

「好的,那就不打擾林少了,您就住在這裡,有任何問題,可以給小雨打電話。」盧森說完,便起身帶著自己的婦人離開了房間。

留下了一臉懵比的盧雨用小手指著自己的鼻尖兒,不敢置信的問道:「我爸媽這是把我當成了你的丫鬟?」

林逸看著驚訝的盧雨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笑道:「我覺得應該是這樣,去,放洗澡水!」

盧雨一聽,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轉,便起身直接坐在了林逸的旁邊,抿嘴壞壞的笑道:「放洗澡水有什麼問題呢,這種小事兒本小姐我當然會做了,不過等會兒要一起洗!」

「什麼玩意兒?」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正個人就像是坐在了彈簧上,直接彈出了五六米遠,盯著盧雨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告訴你,我林逸那可是正人君子,絕對不會做這種事情的,你可以放心的跟美君說,我就一個人住在這裡,另外今天不洗澡了。」

林逸說完,轉身就衝進了自己的卧房裡,「瑪德,這小娘們兒,竟然還想要試探老子,哼!等會兒去找公主!」

客廳里,盧雨傻眼了,氣的在原地一跺腳,不滿的冷哼道:「林逸,你就是全世界,最最最大的笨蛋,啊,氣死我了,你不洗,本小姐我在這裡洗!」

說完之後,盧雨便一跺腳走進了套房的浴室內。

而林逸在房間里墨跡了片刻之後,便直接讓楚紅睡在自己的房間,而他則宛如鬼魅一般溜出了自房間,直接從頂樓上跳下,藉助虛空飛行之術,朝著遠處的皇宮飛去,作為月之國度的皇宮,這裡的建築物簡直美麗的就像是藝術品。

林逸硬生生在皇宮內轉悠了二十多分鐘,才找到了海琳娜的卧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