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白羽:「這下可能真誤會了,大姐你打什麼嗝啊。」

「瘋了,火姐瘋了,還中毒了,你給她吃什麼了?」濃妝的女子看著火姐的樣子,顯得很激動。

「這位先生現在懷疑你涉嫌違禁藥物,請配合我們的調查。」執法者一臉正色的說道。

白羽…… 白羽被帶進了警局,在這裡叫做執法隊。

名字雖然不一樣,但職能差不多。

人生中第一次進局子,還是抱著自己的閨女,跟著兩個站街女,這讓他感覺十分彆扭。

執法者做了筆錄,火姐一直幫著解釋,濃妝的女子卻堅定的認為白羽給火姐吃藥了。

火姐什麼時候為一個陌生人說話了,這明顯的就是灌藥了。

執法者沒辦法,要求做血液檢查,於是大家都在等著。

「你們說新進來的這傢伙怎麼回事,猜對了一百塊錢,我做莊你們誰玩?」

「你沒聽那女的說,那個男的給另一個女的吃藥了嗎,這玩意還用猜?」

「你懂個屁,據我的經驗來看事情沒那麼簡單?我賭這男的是冤枉的。」

白羽聽到了對面號子里的對話,覺得坐莊的這傢伙還挺有眼力,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是冤枉的。

「那倆女的我認識,隔壁街的火姐和水月,人稱水火不容,肯定是為這男的打起來了,你看火姐那眼睛腫的。」

「我倒覺得這小白臉是嫖了不給錢,兩個女人一個要錢一個不要,吵起來了才鬧到這來的。」

「你們沒看見在血檢嗎?肯定是這小白臉給人家下藥了,真無恥!抱著孩子去嫖妓還給人下藥。」

「我看著小白臉也不像好東西,扎著辮子,戴著眼鏡,一看就是衣冠禽獸。」

白羽:「……」

黑鷹王者要是有在天之靈的話,不知道聽到這樣的話會不會氣的活過來。

白羽也在懷疑,這次的白天營業會不會太倉促了點。

按正常流程的話,今晚請完冒險者們,再讓他們給介紹一批顧客,結果肯定比現在要好。

現在被火姐和水月這麼一整,以後更別想吸引附近的顧客了。

「你別理那些瘋子,都是些無能的廢物罷了,只知道說別人的閑話,這種人不去積極的提升自己對抗妖獸,反而自甘墮落拿別人取笑,也許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而活著。」

白羽點了下頭,略顯詫異的看著火姐,很意外她會說出這樣的話。

「意外嗎?」

「有點」

「要不是我沒有修鍊天賦,我早就上聯邦學院了,我的文化課當時每年都是第一。」

「可……」

「可為什麼我會幹這一行嗎?我說是理想你信嗎?」

白羽搖搖頭,他理解不了把這種職業作為理想的想法。

「呵呵,你不懂,很多人都不懂,不懂為什麼活著,不懂怎麼去活著,他們的生活中充滿著絕望、灰暗。

就那幾個人,坐莊的是個賭鬼,老婆孩子跑了,現在跑執法隊里來躲債,另一個是個小偷,執法隊對於他來講就是另一個家,剩下那兩個是廢物,整天混吃混喝偶爾去訛點錢,一幫子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不過,這幾個人算是正常點的了,起碼還算是個人。

你看門口那幾個乞丐,騙到了錢就去大吃大喝,偶爾還去找幾個姑娘,那時候打扮的人模狗樣的,一點都看不出是乞討的,暗地裡卻從事收集人類消息的工作,但說不定那天就猝死在街頭上,那意味著消息泄露了,或者背後的人不需要他們了。

還有對面樓下那幾個閑逛的,專門從事拐賣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有需要他們才不管對方是誰。」

「你說的這些執法隊不知道嗎?」

「我都知道,他們能不知道,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這些人就像韭菜,割了一茬還有一茬,執法隊的目的是維穩,只要不出什麼天大的事,是沒有人去管的,也不敢管。」

「你的意思是有高級勢力在背後操縱,導致人類不斷地墮落,聯邦就沒有應對措施嗎?」

「聯邦?呵呵,齊州可是被稱為失落之洲。

白老闆這些年委實活的太單純了些。」

「呵呵!或許吧!」白羽有些自嘲的說道,本以為很了解這個世界了,和諧世界過來的人果然是有點太單純了。

火姐彷彿想到了什麼,臉色一黯,感慨的在白羽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或許當年我想的太簡單,本想身體力行的做些凈化心靈,疏導人心戾氣的事情,順便也能收攏保護各個姐妹。

可是,這個社會真是太殘酷了,問題不是出在一個環節上。

堵不如疏、疏不如變,要是黑鷹王者還在的話……。」

「又是黑鷹王者!怨念啊!」

白羽其實挺想問一下他和朱大有的故事的,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那些風花雪月,苦情悲傷的事情不適合在執法隊里談,萬一再哭個梨花帶雨,白羽也不知怎麼去勸。

「火鳳凰血檢沒事,你們回去吧。」

這時,一個女執法員拿著報告走了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

又轉身指著水月說道:「你涉嫌報假警,暫時留一下。」

「我……火姐我真以為你出事了。」水月顯得有點緊張和慚愧,求助似的抓住火姐的手,眼睛不時地看向白羽。

「那個我不追究她的責任,你們看著辦吧。」

白羽說完就抱著茉茉走了,火姐是個有理想有故事的人,但顯然這裡不是談心的地方。

至於水月辦的這事,在他看來只能自認倒霉了。

另一方面,火姐的理想和世界觀,對他的衝擊有點大,這樣他第一次意識到齊州的社會形態和底層民眾的精神形態。

怪不得黑鷹王者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恐怕就是強者的偶像作用,有他在的時候許多勢力不敢亂來,民心相對安定對生活和未來也充滿了希望和激情。

緣起無瑕 而現在則是失望、社會混亂,活的不清不楚、毫無意義。

這更加堅定了白羽推出《幸福套餐》的信念。

白羽沒有回王者飯店,抱著茉茉乘飛車來到了通訊城。

現在魂能開始恢復了,意味著可以使用魂網和腕錶了。

時間對於白羽來說,有點過於緊急了,他需要用一些方法宣傳一下自己的飯店。

魂網就是他想到的方法。

前世為了宣傳自己的店面,可以發帖子、發朋友圈、街上派宣傳單、上外賣網,有錢有資本的還可以買競價、買熱搜。

魂網有差不多類似的功能,不同的是魂網受控於聯邦,靠一個腕錶或其他設備激發精神力進行登錄,如同一個虛擬平台,被分成各種各樣的社區,比如聊天、美食、格鬥、物種研究、魂甲使用、生活百科等等。

腕錶相當於一個接收器,只要有一絲的精神力就能催動,哪怕是聾啞人。

只要接受過聯邦的基礎教育,絕大部分的人都能正常的使用,白羽之前就屬於其中的小部分。

魂海破損,意味著沒剩下一絲一毫的精神力。

現在魂海修復,魂能復甦,意味著他又能登錄魂網了。 歐洛微怔了怔,隨後便是撲進了季寒驍的懷裡,乖乖的說道:「季寒驍,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難不成,你我一見面,你就真的喜歡上了我這個名義上的妹妹?」

季寒驍抿了下唇:「當然不是。」因為你早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季寒驍在心底默念著這句話,但卻沒有說出來。

歐洛微驚訝的抬了下腦袋,不明的嗯了一聲:「你什麼意思?」

季寒驍:「沒什麼,就是想讓小微微知道,我從不會背叛小微微,只愛你一個歐洛微!」

感動么?驚訝么?

那肯定的!

季寒驍可是從不說這種情話的人,但卻沒有想到,此時此刻竟然對她說情話,繞是她冷硬了五年的心,這一刻都變得軟了起來。

這下,想要把解藥拿到手的想法更加猛烈了。

……

夜晚,季寒驍跟歐洛微並沒有很快回到家,而是在一處公園內散步。

「季寒驍,我先去趟洗手間,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就回來。」歐洛微突然拉住季寒驍的手臂,指了下不遠處的一家五星級酒店。

季寒驍低低的嗯了聲,揉了下她的腦袋:「嗯,別跑太遠!」

歐洛微點頭應了聲,便慢慢走了開來。

季寒驍沒跑到別的地方,而是繼續在原地等待著。

「寒驍?!」

一道略微熟悉的從身後傳來,季寒驍微微側了下頭:「是你。」

沈千婷驚喜的從他身後抱住了季寒驍的手臂,驚訝的說道:「還真的是你呀,只不過寒驍我並不是住這邊啊,怎麼來這邊玩了?」

季寒驍在她手碰上他手臂的一秒鐘便抽離了開來:「抱歉,你我還並未熟悉到可以隨便拉拉扯扯的地步。」

沈千婷的臉色微微一僵,楚楚可憐的說道:「寒驍……」

季寒驍突然舉起了手打斷她要說的話:「抱歉,我還有事情,沒時間跟你說話,告辭。」

沈千婷完全沒想到季寒驍竟然這麼快就把她打發走了,腦子猛的懵逼了起來。

「季寒驍!你就非得要對我這麼冷漠嗎?」沈千婷並沒有顧及剛剛季寒驍說的話,直接對他的後背怒吼了聲。

「實話告訴你吧,今天季叔叔給我打電話了,讓我明天去總統府,是讓我一個人去,你覺得季叔叔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寒驍,我不防跟你明說,季叔叔很顯然就是想讓我做他的兒媳婦,我也才是跟你門當戶對的那一個!」

她沈千婷出身頂尖豪門,是整個華國的首富,只要她跺一跺腳,整個華國都要顫抖,在她眼裡,只有配得上她的和配不上她的這兩種。

季寒驍並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道:「不管我爸想的是什麼,他是他,我是我,別把你的一廂情願安排在所有人身上,你……我壓根就看不上!」

「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或許你自己不清楚,不過你爸,你媽,甚至在商場的打拚幾十年的人都清楚,你沈家,是怎麼起來的!我不介意,你去問你爸。」季寒驍淡漠的說道。 通訊城位於天喬區,商業比華山區要繁榮很多。

各種衣著華麗的人來來往往,飛車也明顯比華山區高出一個檔次。

剛進入通訊城,白羽便被五花八門的通訊設備搞得眼花繚亂,什麼眼鏡型的、腕錶型的、摺扇型的、帽子型的……

反倒是茉茉顯得比較熟悉,撒開小腿直奔向一個叫做「太陽」牌子的櫃檯,櫃檯不大,但設計有模有樣,不過這形象嘛好像跟太陽不大相符,正疑惑中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

「先生您好,歡迎來到太陽品牌,請問有什麼需要?」

「我帶孩子來買點魂網設備,你給推薦一下吧。」

「先生是家用、商務、還是從事戰鬥行業。」

「家用吧……」

「我看看這個可以嗎? 重生之皇后是青梅 以前瘋伯伯偷偷給我買過一個,可是被媽媽沒收了。」茉茉的眼中帶著乞求,眼睛一眨一眨的。

白羽走了過去,原來是款普通的腕錶。

「茉茉喜歡爸爸就給你買,你喜歡哪個顏色的就自己挑。」

夫人她又美又壞 三年多來難得闊氣一回,白羽暗下決心,給自己的女兒買東西再貴也得買。

「可是……媽媽說不能亂要東西。」茉茉很想要,又控制著自己不能要。

「可是爸爸說可以買,爸爸送給你好不好。」

茉茉堅持著搖搖頭,白羽決定採取迂迴戰略。

「你不要就算了吧。」茉茉臉上露出不舍的樣子,隨後強忍著轉過身去,不去看向那個腕錶。

「你不要我要了,你要玩的話可以借給你,只要你多招攬幾個顧客,怎麼樣?」

茉茉小臉立刻布滿笑容,快速的點點頭:「好的,茉茉會努力的。」

白羽則挑選了一副眼鏡型,反正他的眼鏡沒有鏡片,還不如換一個這種的來的方便。

「多少錢?」

「先生你好,總共是2000元聯邦幣。」

「2000?」白羽感覺不是貴了,而是太便宜了。

這世界的物價和前世差不多,在前世買兩個普通的智能手機都得四五千塊,更貴的還得賣腎,不知塗害了多少青年男女。

「先生,我們公司的通訊設備是屬於大明皇企的代工企業,可以說除了牌子和外觀不一樣,其他的設備硬體、體驗感覺、還有售後服務都和大明皇企是一致的。

並且,我們不會內置程序和廣告植入,我們是本地企業,這點請您放心,如果您感到不滿意,可以在七天內免費退貨。」

售貨員彷彿看懂了白羽的想法,脫口把自己的企業和品牌介紹了一下。

「原來是山寨機,好在是本地代工企業。」

「好吧,結賬吧!」白羽沒有計較是不是山寨機,前世剛畢業的時候又不是沒用過山寨機,可以說如果不是山寨機內置了多種固定程序,體驗觀感不必那些大品牌差。

結完賬后,白羽帶著茉茉往回走,路過大明皇企的展廳,展廳上方是用古代館閣體書寫的「大明」二字,廳內布置豪華,科技感和皇家的感覺完美的融入進去,這不對比還罷,一對比還真顯得太陽櫃檯無比的寒酸。

展廳內,一對身著妖裘、脖子上帶著妖晶項鏈的夫婦,領著一個小胖子正不耐煩的挑選新上市的設備。

白羽父女二人從他們身邊走過,那女的回頭看了一眼,趕緊嫌棄似的撇開視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