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就這樣決定,不過大BOSS不一定接納我們,我們要展示一定能力才行,這得看夏洛妹子與袁綃妹子表演哦!」曹樺又開口說道。

他清楚庄有為手下,肯定不缺戰鬥人員,或許夏洛與袁綃的能力,才能引起庄有為的重視。

「曹大哥放心吧!有我和綃綃出馬,大BOSS要是不接納我們,只能說他有眼無珠。」夏洛滿懷自信地說道。

小隊五人一致決定后,就來到庄有為這邊的駐地,找庄有為提出臨時加入的事。

「曹隊長,歡迎你們加入!」當曹樺說出來意后,庄有為毫不猶豫地接納。

「啊?你這就同意啦?」夏洛頗為意外地問道。

「要是我不同意,那豈不是有眼無珠?」庄有為盯著夏洛,笑著反問道。

「不會我們之前的議論,你全都聽到了吧?」夏洛五人聽到庄有為所言,頓時都無比震驚,然後夏洛裝出可憐的樣子,有些弱弱地試探詢問。

「你猜呢?」庄有為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那你不用考較我們一番,直接就讓我們跟著一起行動?」夏洛忍不住問道。

「不用考較,我給你們一個任務,我手下這裡的特戰隊員,暫時都聽你們指揮,看你們有沒有本事,從天星寺拿到天星劍與天心珠兩大寶物。」庄有為笑著說道。

「你知道我們的目標,更知道天星寺的兩大寶物,那你還?」袁綃也滿是疑惑的樣子。

天星寺建成不算太久,只有幾百年歷史,但向來低調神秘,實為佛門正統傳承,保留很多武僧的功法傳承,和一些具有玄妙力量的寶物,其中天星劍與天心珠最為厲害。

天星劍,全名天星誅魔劍,據說堅韌不可摧毀,鋒利無比、削鐵如泥,可接引星光之力加持,對斬殺妖魔鬼怪,有一股特殊的偉力鎮壓。

天心珠,據說是一株仙蓮的十八顆蓮子,被製成一串念珠,得天星寺歷代方丈大師佛力加持,具有清醒神智的效果,曾多次安撫發瘋發狂的病患。

關於天星劍與天心珠,所有流傳都起源於新紀元前,那時肯定會有誇大,但進入新紀元后,JH元素喚醒其威力,確實算難得的玄幻異寶。

在這兩大異寶外,天星寺還有一些寶貝,但武僧所修功法,要配合佛經修鍊,代表方丈傳承的那件袈裟,有一定聚攏JH元素的效果,但只對修鍊佛門功法有效。

相比起來,只有天星劍與天心珠,沒什麼具體限制,拿出來用處更大,更容易引起爭奪。

「天星劍與天心珠,對我的用處不算大,何況是天星寺的有主之物,強搶有些不道義。」

「我現在將特戰小隊借給你們,但你們不要有強搶的心思,雖說你們肯定搶不到手,我也不會允許你們強搶。」

「這就是考驗你們的時候,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能力。」庄有為稍加解釋,然後笑著說道。

「庄先生這麼看得起我們,那我們就嘗試一下,就算失敗了也不至於後悔。」夏洛、袁綃、曹樺三人,互相對視點頭后,夏洛出言說道。

庄有為看得出來,在這個小團隊里,戰鬥行動應該是曹樺指揮。至於一些行動策劃,要用計謀的一些任務,則主要是夏洛與袁綃決定。

「老馮啊,委屈你和兄弟們,先配合他們玩一下,就當一次與佛門進化者交手的實戰經驗。」庄有為拍了拍馮錚的肩膀,頗有些安撫的意思。

馮錚倒是沒什麼想法,手下士兵都沒有多想,不過看庄有為的態度,尤其是對夏洛與袁綃的看重,讓他們有些奇怪的聯想。

「BOSS放心,從現在開始,我和手下的兄弟,就聽從夏女士和曹隊長指揮。」馮錚笑著說道,給人很友好的感覺。

「夏洛妹子,袁綃妹子,後面就看你們的,老曹我和蠻牛、雪兒,都完全聽你們安排,你們放手去做。」曹樺也開口表態。

「夏姐姐,天星寺現在關閉山門,謝絕香客參觀,我們怎麼做?直接硬闖進去嗎?」袁綃忍不住問道。

「不,硬闖是下下之策,我們按江湖規矩拜山門。」夏洛語氣堅決地說道,看來已早有想法。

火爆祕書壞總裁 說出決定后,夏洛就拿出紙筆,書寫一封拜帖。

庄有為看到拜帖的內容,什麼久聞貴寺大名,敬仰貴寺高僧修為,特此前來拜會!

前面是很正常客氣的內容,但被夏洛在後面加上,天星劍、天心珠六個字后,就有一股赤果果的威脅之意,看得庄有為嘴角微抽。

「好啦,我們就先等著吧!」將拜帖從門縫丟進去后,夏洛拍拍手說道。

「夏洛妹子,你就這樣丟進去,會有人看到拜帖嗎?要是沒人看到,我們不是白等一場,最後還得硬闖進去?」蠻牛不解地問道。

須知天星寺佔地面積十幾畝,可不是城區那些居家戶型,從門縫放一個小紙片進去,裡面的人就能看到。

「放心吧!肯定會有人看到,我們到這裡幾隻小蝦米,天星寺里的和尚不會在意,但大BOSS他們幾十號人到來,肯定有人在暗處觀察我們。」袁綃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庄有為確實佩服夏洛與袁綃的智慧,他憑著強大的精神感知力,知道在山門內一直有人監視他們。

在夏洛丟進拜帖后,裡面的人就拿起拜帖,進入寺內深處,

沒有等太長時間,大致半個小時左右,天星寺緊閉的山門,就慢慢打開。

「不知哪路朋友前來拜山,請進山門一敘!」山門打開后,一個身披彩色袈裟的和尚,帶著三十個灰色素衣的和尚,向庄有為等人大喊道,附帶元力的聲音振聾發聵。

「走,我們進去!」夏洛伸手一揮,當先走向寺門,曹樺帶人緊跟其後,馮錚看了一眼庄有為,然後快速跟上去。

「我叫夏洛,江湖散人,沒什麼來路,如今世道大亂,組建了一個傭兵小隊,聽聞貴寶剎傳承悠久,特來此拜會一番!」走到領頭的和尚面前,夏洛頗有氣勢地說道。

庄有為在後面暗笑不已,不知夏洛哪裡學來這一套做派,看起來是像模像樣,但在一個年輕女子身上,又沒有強大的實力支撐,實在有些外強中乾、色厲內荏。

「老衲天星寺達摩院首座虛雲,歡迎各位施主!」領頭那位老和尚,開口招呼的同時,卻是望向庄有為。

「大師請便,庄某就是湊熱鬧,跟他們不是一夥,如果你們需要裁判,庄某倒是勉為接受!」庄有為笑著說道。

他看得出來,虛雲的修為已達到三級進化,且實力很強大。

虛雲同樣感覺到,庄有為實力深不可測,絕對比他強大很多,讓他直接將庄有為當成領頭之人,卻不料得到庄有為那般回答。 夏洛與袁綃兩個小丫頭,完全不知天星寺的強大,倚仗庄有為這個高手坐鎮,氣勢洶洶的走在前面。

很快大家就來到,天星寺主殿前的大廣場,這裡已有百多位僧人等候。

這些僧人裡面,有三人身披彩色袈裟,二十五人身穿黃色僧衣,其餘人都穿灰色僧衣,可見輩分與身份的差別。

「各位,這三位分別為本寺方丈虛元,戒律院首座虛正,禪道院首座虛恩。」迎接庄有為等人的達摩院首座虛雲,依次指向那三位彩色袈裟的僧人介紹。

毫無疑問,方丈虛元,三大院首座虛雲、虛正、虛恩,便是天星寺的掌權核心。

那二十五位黃色僧衣的和尚,都是四人同輩的和尚,灰衣和尚則小一輩。

至於是否有退休養老的更高輩分,庄有為倒不是很清楚。

但出現這些僧人裡面,虛元與虛雲都達到三級進化,虛正與虛恩達到二級進化,那二十五位黃衣僧人全是一級進化。

一百五十三位灰衣僧人,儘管尚未達到一級進化,但看起來絕對修鍊過,離一級進化相差不遠。

「在下庄有為,見過各位大師!」見虛元與虛雲,慎重地盯著自己,庄有為只得先站出來打招呼。

「手下小輩起了貪念,來打擾各位大師清修,不過這次的事庄某不會出手,就讓雙方公平較量一番如何?」庄有為笑著說道。

「大師,庄先生不會出手,我們確實不該起貪念,但放手實在不甘心。如果大師願意交出天星劍與天心珠,大家自當化干戈為玉帛,往後便是朋友!」

「若大師捨不得寶貝,那就拿出實力較量一番,給我們一個放棄的理由。我們在這裡做出承諾,不管今天的結果如何,都不會將天星劍與天心珠的消息泄露出去。」

見庄有為的態度,夏洛明白幾個老和尚是高手,但肯定不是庄有為的對手,態度稍微收斂一些,沒那麼無禮放肆,但依舊很強勢。

「這位女施主,何苦來為難我們這些方外之人?天星劍與天心珠,皆為本寺傳承之物,施主如此強取豪奪,實在不合道義啊!」方丈虛元出言說道。

這老和尚的修養倒是不錯,言語間聽不出任何喜怒之意。

「方丈師兄所言不錯,想讓我們交出天星劍與天心珠,那根本不可能!」虛雲厲聲喝道。

「兩位大師捨不得寶貝,那就只能較量一番,大家用實力說話,決定天星劍與天心珠的歸屬吧!」夏洛出言說道。

「施主你這是強取豪奪,我們不會同意比斗,要麼施主帶人退去,要麼就殺光本寺僧眾!」方丈虛元一副大無畏的樣子,但在夏洛看起來相當無賴。

虛元與虛雲達到三級進化,感覺不出庄有為的實力,就如高山仰止、深不可測。

但除去庄有為之外,虛元與虛雲能感知其餘人的實力,三十一個二級進化,四個一級進化。

至於天星寺的實力,兩個三級進化、兩個二級進化,二十五個一級進化,一百五十三個未進化。

實力對比上,按規則比斗較量,天星寺毫無勝算。

即便毫無規則的亂戰,庄有為當真不出手,必定會兩敗俱傷。

不過在天星寺里,倒還有幾位潛修的老僧,若出手倒有一定的勝算。

但請出潛修的老僧,又如何保證庄有為不出手?

就算公平較量,都很難保證庄有為不出手,庄有為實在太過強大,眾僧人只能自我催眠,願意相信他不會出手。

在這種情況下,天星寺只有拒絕應戰,去賭夏洛會不會讓人大開殺戒。

一念成災,首席的心尖摯愛! 見到方丈虛元無賴的樣子,庄有為倒很好奇夏洛,會有怎樣的手段?

至於大開殺戒,庄有為相信夏洛不會那麼做。

夏洛同樣清楚,庄有為不允許那樣做。

「方丈大師,若我們找出金龍缽與白玉佛,你是否願意交出天星劍與天心珠?」夏洛突然開口問道。

「你們還知道金龍缽與白玉佛?」方丈大為詫異,這兩件天星寺遺失的佛寶,就連二代弟子都不知曉,除了那些閉關的師叔外,只有方丈和三院首座知道。

這基本排除,天星寺有人外泄佛寶消息的情況。

這次夏洛等人找上門來,討要天星劍與天心珠,方丈不是沒懷疑寺內弟子,外泄兩大寶物的存在,只是大敵當前沒有追究。

如今夏洛說出金龍缽與白玉佛,方丈就在考慮其它可能性,難道寺內有秘典流失在外?

別說方丈虛元很詫異,就連莊有為都很意外,他對金龍缽與白玉佛毫無所知。但看方丈虛元的樣子,夏洛絕對不是胡謅亂道。

就在這時,方丈虛元驚詫后,又出言說道:「就算你們聽說過金龍缽與白玉佛,都絕對找不出兩件佛寶的下落。」

「方丈大師,我們既然來到貴寺,又得知天星劍與天心珠的存在,肯定會掌握一些東西。」

「我可以確定地告訴你,金龍缽與白玉佛,就藏在天星寺內的某個地方,只是我們不提供準確信息,你們絕對找不出來。」袁綃跨出一步,站到夏洛身邊說道。

「據我們所知,比起天星劍與天心珠,金龍缽與白玉佛,對貴寺更為重要,方丈大師何不考慮一番?」袁綃頗為自信的樣子。

根據她查資料所了解,天星寺共有五大佛寶、三大秘典,三大秘典皆為佛門功法,要與佛經結合修鍊,這一開始都沒人考慮。

五大佛寶裡面,方丈的傳承袈裟,對外人用處不大,但傳承意義重大,天星寺肯定不會交出,除非當真滅掉天星寺,這也不在考慮之內。

然後剩下四大佛寶,金龍缽、白玉佛、天心珠、天星劍,其中前兩者早已遺失,但對佛門來說更為重要。

「各位施主可先進客房休息,容老衲與師兄弟商量一番?」方丈虛元略作思忖,然後開口說道。

「不用,我們就在這裡等待,希望你們儘管給予一個回答!」夏洛擺手說道,天星寺乃對方的地盤,分散進入客房很冒險,她現在色厲內荏的強撐,還真不敢與大部隊分開。

「也好,請恕老衲招待不周!」方丈虛元回應一聲,然後招呼虛雲、虛正、虛恩一起,走向寺廟深處。

「夏姐姐,看那幾個老和尚的樣子,他們肯定是去請閉關的老怪物,我們這樣是不是太冒險呀?」袁綃輕聲問道。

「不怕,我們還有大BOSS,至少不用擔心安全問題,至於成功與否,就看在那幫老和尚心裡,幾大佛寶哪個更重要。」夏洛依舊自信地說道。

「你們兩個小丫頭,可還真是鬼精詭詐的,我都差點被你們騙過去。」

「我看你們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直接謀奪天星劍與天心珠,而是想混進天星寺內,暗中找到金龍缽和白玉佛,然後轉換身份與天星寺交換吧?」庄有為忍不住問道,儘管看破她們的計謀,卻也沒有因此生氣。

「大BOSS,你們實力那麼強大,我們只能耍點兒小心眼,看在我們是小女子的份上,請大BOSS你不要見怪,不要計較我們的小心思!」被識破計謀,袁綃有些不好意思,略顯羞澀又故作大方地解釋。

相比起來,夏洛就要霸氣一些,板著臉說道:「據我所知,大BOSS你的年齡才二十五左右,和綃綃差不多大,比姐姐我可要小几歲,別一口一個小丫頭。」

「我們原本就是尋寶而來,且在你們前面趕到這裡,對你們肯定有一定防範心理,不可能全都告訴你們,這可是人之常情,不能怪到我們。」

庄有為聞言無語,鬥嘴不是他的強項,夏洛這傢伙劍走偏鋒,極具冒險精神,甚至是膽大妄為,這點計謀欺騙還真不算什麼。

前後不到一刻鐘時間,方丈虛元四人便已歸來。

不過這一次,在方丈虛元身邊,多出六位身披彩色袈裟的老者,都已達到三級進化。

後面跟著十八位金銅色僧衣的羅漢,全都達到二級進化。

庄有為能一眼看出實力,自然心中有數,但其餘人可看不出來,只是從氣勢上感覺,這些出來的老和尚很厲害,頓時都神經緊繃,做好隨時戰鬥的準備。

「方丈大師,不知你們商量的結果如何?還是準備以多欺少,把我們都留在這裡?」夏洛可是輸人不輸陣,心裡明顯已有懼意,依舊壯起膽子問道。

重生情有獨寵 「女施主開玩笑了,佛門乃清修之地,能不動手就不動手。何況庄先生一個人,就能橫掃本寺,老衲等人也不敢動手。」虛元開口說道。

「老衲與各位師兄弟、師叔師伯,已商議出一個結果。」

「我們同意各位施主,在寺內自由行動,將金龍缽與白玉佛找出,然後我們用一場賭局定佛寶歸屬。」

「按修為實力,我們進行公平比武,若天星寺戰敗,我們願意用天星劍與天心珠,來換回金龍缽和白玉佛。」

「若天星寺贏得勝利,那你們無條件交出金龍缽與白玉佛,且承諾不將相關信息透露出去。」方丈虛元說出他的決定。

「雖說這個賭約,看起來很不公平,但我們願與貴寺結一個善緣,就按你們的要求來!」夏洛與袁綃相視一眼,然後一副便宜你們的樣子,頗為大氣地說道。 「現在先請這位女施主,帶人找出金龍缽與白玉佛。」

「若找不到兩件佛寶,那剛才所言全部作廢,尋找過程中我們會配合,但你們可不要耍什麼心眼。」方丈虛元依舊平靜地說道。

不過他平靜的話語下,隱藏著不再退讓的警告。

「多說無益,我們就先找出兩件寶貝,到時候再說如何比斗的問題。」夏洛毫不在意,對方丈回應一句。

「曹大哥,把工具拿出來!」

「嘩啦,咔嗤……」夏洛招呼一聲,曹樺將手提行李袋丟在地上,從裡面拿出一些拆解的部件,蠻牛一起動手,兩人很快就組裝出一把精鋼鐵鍬與尖鋤。

「準備很充分嘛!」庄有為笑著打趣道,曹樺這一伙人確實早有準備,擔心提前引起懷疑,連鐵鍬與尖頭鋤都拆解后,像大體積武器一樣裝在袋子里。

「實力不夠,還不準備充分一點,那就不是出來尋寶,妥妥的送死行為,我們可沒那麼傻。」夏洛傲嬌地說道。

「可惜我們這一次,確實低估了天星寺的實力,若不是大BOSS在這裡,就連談判交易的資格都沒有!」 總裁大人別玩我 袁綃搖頭感嘆,比起夏洛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她要內斂含蓄、穩重很多。

「不說啦,現在開始挖寶貝,綃綃你安排吧!」夏洛催促道。

只見袁綃緩步走出,來到廣場外那顆千年銀杏樹下,圍繞著轉了幾圈,最後選擇一個位置,喊道:「曹大哥,你們先從這裡向下挖。」

天星寺這顆銀杏樹,傳說有千年樹齡,實測有五百年樹齡。

關於這顆銀杏樹,有雷劈火燒的傳說。

據說幾十年前,銀杏樹被雷電擊中摧毀,但枯木在十年後煥發生機。銀杏樹又有一次被大火燒毀,很多人都判定不能存活,第二年春天重新發芽,且比原來更加茂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