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你這樣的實力,也敢啟動這盒子?」秦毅一勾唇,強大的青光立刻在他的右手運起。同時,他還拿出了那個從清岩手中收來的黑盒子。

將他的青光與元氣同時注入到黑盒子裡面去,一瞬間他的周圍也發出了一陣強大的光。

「你、你怎麼也會有這東西?」陳家家主驚恐的看著秦毅,對面不僅有他的殺手鐧。

更重要的是,他能夠感受的出來,這小子使用出來的力量,遠遠比他的要強大了許多。

秦毅再次利用鮮血注入到黑盒子裡面去,這時,通過黑盒子陳家家主那邊發出來的力量都已經被秦毅給吸收並凈化了。

陳家家主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再次加重了手上的傷口。讓那些滴落的鮮血變得更多起來,與此同時他身邊的力量就更加的暴漲。

鳶尾琉璃之耽美情緣 只不過,此時他身上的元氣也都開始變了顏色。眼中的血紅更加明顯,而他額頭上的那個印記也是直接掛在他的臉上。

「他這不會是要成魔了吧?」

「他這樣的實力要是成魔了的話,只怕這方圓都會受到了他侵害啊!」

夏族人憂心忡忡的看著這樣的陳家家主,尤其是有一群人在阿星爺爺的眼神中,快速靠近秦毅。

「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人,有什麼來歷。但是,保住你就是保住我們夏族的希望。你快隨他們幾個離開這裡吧,剩下的就交給我們了!」阿星爺爺語重心長的對秦毅進行勸慰。

只是令他完全沒想到的是,秦毅竟然只是敷衍性的回過頭去看他一眼之後,就立刻認認真真的投入到和陳家家主的對戰之中去了。

而此刻,陳家家主整個人就如同身體裡面的所有精血都被吸收幹了一樣。整個人一下子蒼老了好幾十歲,皮膚更是變成了一片皺巴巴的。

「你、你究竟使用了什麼東西?」陳家家主驚恐的後退兩步,他趁機瞅了一下四周的環境。一雙眼睛裡面釋放著光芒,隨後逮著空子就想要逃跑。

什麼家族的利益,什麼家族的人才培養,後代不能白白送在這裡,如今的他已經來不及去考慮那麼多了。

在死亡的面前,這些所謂的虛名對於他來說,都只不過是浮雲而已。

可是,他才剛剛邁出步子準備逃離。就立刻被秦毅給抓了回來,秦毅一隻手緊緊的鉗住他的脖子。

「說,這東西怎麼來的?」語氣非常的森冷。

秦毅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東西絕對不簡單。畢竟,上古邪神的力量,可不是想得到就能得到的。

「你、你先放了我!」陳家家主雖然驚恐,但是卻並沒有完全喪失理智。

只是秦毅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他:「在我秦毅的手中,還從來就沒有人敢像你這麼瘋狂過!」

秦毅手中猛然用力,下一刻剛剛還威風八面的陳家家主就這樣瞪大雙眼,在秦毅的手中有去無回了。

當一切攻擊歸於平靜的時候,作為早已是一片屍山血海。

「我們夏族人終於有了翻身的一天了,沒想到竟然能將這可惡的陳家給滅了。」阿星爺爺顫抖著嘴唇,眼眶中更是含著淚水,激動的走上前來拉住秦毅的雙手。

「大哥哥,你好厲害啊,我也要和你一起修鍊!」這時候阿星跑上前來一把抓住秦毅的手,口氣非常的激動。

「好!」

對於阿星這個小男孩兒,秦毅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就是莫名的喜歡他。

「大家先跟我來,我想要了解一下具體的情況,再做出下一步的安排。」秦毅一轉身,立刻安排人打掃了這一片戰場。同時他帶著阿星爺爺幾人一同回到房間裡面去。

而此刻幾個人都只是愣愣的打探著秦毅的情況,對於他們這種長期生活在陰暗和屈辱之中的人來說,秦毅的突然出現,無疑是他們最大的福音。

秦毅等人剛剛到達議事廳沒多久,附近的夏族人就都紛紛趕來。

「這位就是我們夏族的希望,他叫秦毅!」阿星爺爺興高采烈的向大家介紹秦毅的情況。

雖然他年紀是一大把了,可是對於這種振奮人心的事情,他也是不可能冷靜得下來的。

「我想知道,這裡的情況。」秦毅卻並沒有太開心,因為這裡只是天涯學院附近。距離天涯學院還是有一段距離的,這群人雖然是夏族人,可是卻不是當初幫助他的核心力量。

他目前更想知道的是,那群夏族人的情況究竟怎麼樣了?

「這裡是勤雙城,這裡面有五大家族,分別是今天的陳家、城東的王家、羅家、城北的彭家還有城西的耿家!」

「我們夏族人有多少是長期待在這些人家中的?」秦毅眉頭一皺,如果有人待在裡面的話,可能會很危險。

「我們夏族人本就是奴隸,所以能夠出來生活的也無非就是一些老弱病殘,那些年輕力壯的都全在他們的家族裡面幹活兒。」

說到這裡的時候,阿星爺爺的眼眸中有一閃而逝的難受。

「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先去陳家走一趟吧。」經歷過剛剛的這場戰爭,陳家如今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

再加上陳家那個回去的大少爺脾氣並不是很好,傷害他的人是自己。秦毅幾乎可以猜到這傢伙回去肯定會把賬都算在了夏族人的身上,所以夏族人一定會遭殃。

「可是陳家這樣的大家族,畢竟已經積累了上千年的時間了。他們的資源和人力都是我們無可估量的,再加上你剛剛才解決了那些人現在的身體肯定不是很好。如果我們就這樣過去的話,我擔心你的情況……」

從剛剛到現在一直都是非常開心的阿星爺爺忽然擔心起來,他可不願意讓夏族終於看到的希望在這裡就落空了。

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太過於激進,接下來的時間,他們可以慢慢玩。

「是啊,現在你還是先休息一下吧。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明天再做也不遲啊!」藍妗婆婆這次也是非常積極的勸說秦毅。

只是秦毅卻沒有如同他們所預期的那樣,緩緩閉上雙眼,秦毅調動出自己身上的元氣,分別查看了一下周圍人的身體狀況。

果然,一切就和那邊的夏族人一樣,他們身體裡面的屏障已經消失了。

「三天之前,我去了一趟精靈的地界。在那裡,我終於知道夏族人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會過著如此凄慘的生活。」

緊接著秦毅將所有的一切都向大家闡述了一遍,同時也告訴了大家,他已經將那個詛咒給打破了的事情。

然後,秦毅還從自己的空間裡面拿出來他在來到這裡之前在那個古道上拿到的一些修鍊的書籍遞給大家。

「這些書籍都是我們的先祖所留下來的,如今你們身體裡面的屏障已經被打破了。我們夏族人生來本就驕傲,天賦也應該是不錯的。所以你們可以試著修鍊一下,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

聽到秦毅如此的說法之後,一群人紛紛強奪過他手中的書籍。

這段時間他們確實能夠感覺到自己身體裡面微妙的變化,但是經歷過長期無法修鍊,或者是修鍊一途,只能得到一丁點兒的收穫的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這一切是因為他們受到了詛咒。

都市最強仙醫 而最近的這些變化竟然是因為他們的詛咒被打破了。 交代完一切之後,秦毅不做過多停留的就吵著陳家的方向而去。

東晉北府一丘八 這一次,他讓所有的夏族人都在原地修鍊。感受一下他的身體裡面的那種變化,但是他卻將阿星帶在了身邊。

來到陳家門前的時候,看著這硃紅色的大門。秦毅並沒有一如既往的直接翻牆而過,直接運起一團強大的力量,將這硃紅色的大門給衝破了。

陳家的人聽到的這邊傳來的動靜之後,都急忙跑了過來。

放他們看清楚出現在眼前的人竟然是一個年輕力壯的夏族人時,眼中立刻閃過不屑。

「臭小子,你作為一個夏族人不知道收斂。竟然敢跑來我們陳家的門前如此撒野,你是活的不耐煩了嗎?」

「不如這樣,你過來給爺爺我舔兩下腳趾頭,爺爺我就讓你死得痛快點兒!」衝出來的人對著秦毅嘚瑟的笑了笑,而後快速來到秦毅的面前,對著地上就是一灘口水吐了出來。

「想在我的面前得瑟顯擺,目前的你可能還不夠資格!」只是下一刻,秦毅身形如同鬼魅,快速消失在空氣之中。

與此同時,他便出現在那個剛剛得瑟的人身後。一把抓住那人的脖子,將人提到了高空之中去。

「你這粗魯的下族人,你想要做什麼?」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轉變,那人一臉的驚慌失措。

夏族人從來不都是忍氣吞聲的嗎?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個硬茬兒了?

「我來這裡只是想和你們做一筆交易,把你們手中所有的夏族人都交給我,或許我可以考慮讓你們死得沒那麼痛苦。」只是對於這群人,秦毅是卻並沒有什麼好臉色。

「快、快去稟報大少爺!」終於有人反應過來這裡的情況,急忙對著院子裡面跑去。

而秦毅卻只是靜靜地勾了勾嘴唇,陳家的大少爺嗎?就那個廢物出來了,又能做些什麼?

「是誰敢來我陳家搗亂?你他娘的是不是活的不耐煩了?」沒過多久,在還沒有見到來人的情況下,秦毅就先聽見了一陣粗曠的聲音。

陳家大少爺一年春風得意的走到大門口,衣袖一揮傲嬌的朝著秦毅看去。

「喲,又是你這小子!」只是他卻驚訝地發現眼前的這個人,竟然就是廢了他一隻手臂的那個。

秦毅此刻的目光冷冷的落在陳家大少爺的那隻手本應該是斷了,可是如今卻是完好無損的手臂上。

「看來你們陳家的資源確實是不錯的,這麼快就能為你這個廢物接上了手。」

「那必須的!我們陳家麥克斯這遠近聞名的家族,可是有兩個煉藥師的。就你們這樣螻蟻一般得下族人,還妄想們對我們形成什麼毀滅性的打擊嗎?」陳家大少爺一邊說著這些打擊秦毅的話,一邊傲嬌的搖頭嘆氣。

「不知道你們陳家的煉藥師這麼厲害,能不能把這個也給你父親接上去呢?」秦毅無聲地笑了笑,隨後從空間裡面提出來一顆被包起來的圓滾滾的東西扔在了陳家大少爺的面前。

「切!」而陳家的大少爺卻是滿臉的不在乎,並一腳將這圓滾滾的東西給踢了出去。

只是在這東西滾動的過程中,那層包裹著的布忽然散開了。裡面露出來的東西,竟然是一顆頭顱。

在場的所有人都非常的震驚,不免帶著怪異的眼神看了秦毅一眼之後。

「你們夏族人都是這麼噁心的嗎?既然還把人的頭顱都給提了出來!」一群人紛紛覺得噁心。

雖然他們目前為止殺人無數,而且其中大部分還都是夏族人。可是他們卻從來都沒有干過這種,殺了人之後還把別人的頭顱提出來的事情。

「我想你們不妨認認真真的看看這人是誰?」秦毅對於這些人無關痛癢的評價並不在乎,只不過他卻關心著,當這些人看清楚了頭顱是誰的時候,怎樣的表情?

陳家大少爺本是一臉的不在乎,可是當他看到秦毅滿臉看戲的表情時。他心中忽然閃現一股不詳的預感,看下身邊的一個人,示意讓她過去查看。

接受了陳家大少爺示意的那個人,快速走到那個頭顱的身邊。只不過他的動作卻變得畏畏縮縮的,這種事情怎麼就落在他身上了呢?

「你給我搞快點兒的。」陳家大少爺見不慣他這畏畏縮縮的樣子,走上前來一腳就踢在那人的屁股上。

那人猝不及防的一個狗吃屎摔了下去,而他的臉卻正巧不巧的碰見的那顆頭顱上面。

忍著所有噁心的衝動,他將包裹著頭顱的東西全部退去。並將那個頭顱對準自己的雙眼,只是當她看清楚那一張沒臉面的時候,整個人都嚇得後退了一大截。

「少、少爺……」

那人急忙起身,哆哆嗦嗦地看著陳家大少爺,雙手更是不停地顫抖著。

「看你那點兒出息,怕個屁呀,有老子在。」陳家大少也快做走上前去,一腳踹在那人的屁股上。自己走上前去查看的頭顱究竟是誰的?

只是當他看清楚了頭顱竟然是自己父親的時候,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顫抖著聲音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雙手緊緊的撐在地面,才勉強讓他的身體沒有倒在地上。

而秦毅從始至終都一直站在旁邊看著這群人的表演。

「是你乾的嗎?」終於過了許久,陳家大少爺才在這樣的驚恐之中反應過來。

他一手指著秦毅,一雙眼睛中釋放出兇狠的光芒。

顫抖著雙手和聲音,立刻轉身吩咐眾人:「今天無論如何,你們都一定要給我把這個夏族的賤民給抓起來。我一定要將它碎屍萬段,還有我們家中所有的夏族人都給我召集起來,今天我就要大開殺戒!你祭慰我父親的在天之靈。」

接受到陳家大少爺的吩咐之後,一群人紛紛拿出自己的武器。站在秦毅身邊,圍成了一個圈。

「臭小子,你老實交代,究竟是誰殺了我們家的家主?」一群人將秦毅圍得水泄不通,他們眼中仍然是帶著不屑的。

「對,你趕緊說是誰殺了我父親?我們或許可以考慮給你一個痛快點兒的死法!」這時候陳家大少爺也從憤怒之中緩了過來,剛剛是他太過於驚訝了。

這卑賤的下族人,怎麼可能會殺得了他的父親呢?

一定是什麼人想要人夏族人來背這個鍋,然後他們好逃脫自己應當承擔的所有責任。

但是不管這個人是誰,也不管這個人跑到了天涯海角,他都一定會把他給抓出來。因為為了給父親報仇,他什麼都願意做。

「你們還真是有意思!這個老傢伙就是我殺的,難道你們還希望殺他的人是誰嗎?」秦毅人受不住的翻了一個白眼。

還真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愚蠢的人。

「我知道你想要替別人背鍋,可是我們也都不是豬腦子。就你們夏族人的那點兒能耐,真要是有人能殺得了我父親,你們會混到今天這樣的日子嗎?」

陳家大少爺任然是一臉的不屑以及不相信秦毅所說的每一句話,他一個大跨步上前去。

瞬間把出隨身攜帶的刀,刀尖直指秦毅所在的方向。

而且總被人提刀所指的感覺,是他秦毅最厭惡的。

幾乎是不作任何思考的,秦毅的指尖立刻縈繞起一團元氣。下一課,這元氣就朝著陳家大少爺所在的方向而去。

剛剛看似非常鋒利的劍柄,這一刻突然在空氣中碎成好幾段。

周圍的人都非常的驚訝,還沒弄清楚這究竟是什麼情況的時候,秦毅的手就已經掐上了陳家大少爺的脖子。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陳家大少爺驚恐的看著秦毅,這樣快的速度,他從未見過。哪怕是他那個實力非常強悍的父親,他都見不到這樣的速度。

如果眼前這個人不是鬼魅的話,那就只有一種可能讓他擁有這樣的速度了。那便是這個人的實力遠在他的父親之上,可是這怎麼可能呢?眼前這個人只是一個卑賤的下族人而已!

「我是人是鬼,難道你感覺不出來嗎?」秦毅通過接觸到陳家大少爺那隻手臂,緩緩地注入一股灼熱的力量到了陳家大少爺的身體裡面。

一開始陳家大少爺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可是在這時間漸漸的持續之後。他忽然覺得整個人的血脈就如同被灼燒一樣,她身體裡面的每一寸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割裂一般。

「你……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我告訴你,我可是陳家大少爺是你動不起的人,快點放開我。」陳家大少爺在秦毅手中不斷的掙扎,口腔更是不斷的喊著狂妄的話語。

只是他的狂妄,如今在秦毅的眼中看來,只不過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喊叫罷了。

「既然你這麼想讓我放開你,那我就放開你得了。」秦毅難得好心的同意了陳家大少爺的要求,一鬆手,就將他放開了。

這是陳家大少爺卻是重心不穩,整個人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這時候,秦毅手指微微勾了勾,陳家大少爺立刻在地上開始滾動起來。 「你這該死的夏族人,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陳家大少爺一邊滾動一邊喊叫。

而他此刻的身體更是如同一根乾柴一般,周圍不斷的燃氣火焰。

任憑他整個人在這火焰之中如何扑打,可是這活就是息滅不掉。

周圍的人反應過來了之後急忙替他滅火,有人拿來一桶一桶的水,同時也有人拿來了一箱一箱的沙子。

可是這些東西鋪在了陳家大少爺的身上,卻仍然是沒有任何作用的。他身上的火焰如同從他身體裡面迸發出來一般,似乎任何的力量都沒有作用。

「什麼人竟敢在我陳家門前放肆?而且還敢出手傷了我陳家大少爺?」這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從空中傳來,緊接著三道身影就落在了陳家大少爺的身邊。

「救、救我!」見到來人之後,陳家大少爺的情緒非常激動:「爺爺,救我!」

「你們快想辦法救助大少爺!」而站在最前面的老頭兒見到自己的孫子被別人如此虐待,她也是眉頭緊鎖一下,便急忙吩咐人去救助自己的孫子。

「所以你就是那個狂妄之徒?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是個夏族人。就你們夏族這種卑賤的人,竟然也敢跑來我陳家的面前放肆。難道你就不怕我將你們整個夏族都給滅了嗎?」老頭子走到秦毅的面前,眼睛之中閃爍著凌厲的光芒。

秦毅直看一眼就知道,這樣的一個老頭,年輕的時候絕對是殺伐果斷的。

只不過他這殺伐果斷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夏族的人遭殃了。

「哼!」秦毅並不買這老頭的賬,一轉身找了個自己覺得舒服的姿勢靠在門口的柱子上:「相對於你們陳家的所作所為來說,我的這點作為應該還談不上狂妄吧?我這隻不過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