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櫻子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走了過來,先是狠狠地瞪了林逸一眼,隨後低下了小腦袋:「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我……」

「行了,」林逸笑著道:「你那點心思我還不知道么,下不為例!」

「哦,我知道了。」櫻子抿著小嘴唇,本來想要把話說完,可是林逸沒有遂了她的願。

「對了,交給你個任務。」林逸彷彿突然想起來什麼的似得。

櫻子不解道:「什麼任務?」

林逸上下掃視了一眼,沒看到有人,這才在櫻子的耳邊輕聲的說著。

櫻子的秀眉輕蹙了起來,沒好氣道:「你為什麼不讓美姬子去做?」

「你的身手比她要好,你去我放心。」林逸道。

櫻子本想要反駁些什麼,可是想起來這一次畢竟對不起林逸,當下只好點了點頭:「好吧好吧,我答應你就是了,不過你也要答應我,我幫你完成這件事情以後,你不能再拿這次的事情來要挾我。」

「那是當然不會了,我是那樣的人嗎?」林逸沒好氣道。

櫻子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

武藏五郎的手下兼女人,那名絕色美女渡邊清美,此時已經回到了神戶,見到了熊本。

望著渡邊清美的美貌,熊本的眼睛直發亮,不停的搓著雙手,獻著殷勤。

渡邊清美的黛眉輕蹙,有些不屑的望著熊本,她喜歡的是強大的男人,而不是這種如同一條狗一般的男人,要不是這一次武藏五郎派遣下來了任務,她才不會和這種人站在一起。

「熊本君,我們還是開門見山吧!」渡邊清美深吸一口氣道:「我們需要重建伊賀忍者,還是以前的忍者村,我希望熊本君能幫我們重新修建,而且再給我一批人手,現在伊賀忍者的人手大為不足。」

「這些都沒問題,」熊本哈哈一笑,肆意的打量著渡邊清美:「不知道渡邊小姐今晚有時間沒有,我請渡邊小姐吃飯。」

「沒空,」渡邊清美輕哼一聲:「熊本君,還是要加快速度比較好,施特先生非常重視這件事情,我隨時都會向施特先生彙報。」

熊本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趕忙道:「渡邊小姐完全可以放心,我馬上著手安排。」

渡邊清美應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實際上渡邊清美根本不認識施特,不過和熊本這樣的人打交道,就應該虛虛實實,要是讓熊本知道岡薩羅和武藏五郎不過是一場交易,武藏五郎根本不認識施特,恐怕就不會這麼熱情了,他到現在都還以為是武藏五郎搭上了施特的快車。

待到渡邊清美消失在了視線之後,熊本這才對一旁的手下道:「你二十四小時給我盯著這個娘們,不管有什麼動向都告訴我。」

「是!」手下應了一聲。

熊本的嘴角掛著一絲冷意:「臭娘們,居然敢在我的面前擺譜,我會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熊本背負雙手轉身離開了,他要馬上著手進行伊賀忍者重建的事情,反正施特那邊發話了,這邊也沒有什麼阻力,倭國人就是這樣,看見施特等人就好像看到了親爹一般,哪敢不聽施特的話呀。

接下來了的幾天,大批的施工團隊就進入了以前伊賀忍者的舊址,整個忍者村已經被燒成了一片廢墟,看著這裡,渡邊清美的心裡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當時她並不在這裡,也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現在看這片廢墟,她才明白了,這裡真的發生了一場血戰,無數伊賀忍者的手下就埋葬在這裡。

「刀鋒,這一切都是你給我們的,伊賀忍者不會放過你的!」渡邊清美的粉拳緊握了起來,內心當中儘是怒意。

渡邊清美說這話還是有些太大了,現在的伊賀忍者只剩下了幾十個人,要恢復往日的榮耀,起碼也需要很多人手,經過精挑細選,然後用特別嚴格的方式考核,到最後成為一個合格的忍者,需要的時間至少是十年,伊賀忍者就算一帆風順的發展,也需要十幾年才能重新站起來。

所以幹掉刀鋒,不可能憑藉伊賀忍者的力量了,只能靠武藏五郎一個人。

…… 葉靈目瞪口呆的看著某人。

難道作為橙級的學長大人,這幾隻小動物都搞不掂嗎?還專門留給她?不是說他們是一隊的嗎?作為同伴,難道不應該出手相救嗎?

是故意想她思過七天?

她剛才就是以為有他,才想「乖巧」地不反抗導師的話呀。

而且任務一直在他那放著不拿給她,不就是他要解決的意思嗎?

葉靈晃晃頭,她似乎太理想當然了?

「好吧。」

還能怎樣,看樣子只有不到一個小時了,要打三種野獸……她儘力吧。

凌驚雲又一副無奈的樣子,跟在她後面。

葉靈看他跟來,又忍不住想:隊友,你是來幫忙的嗎?

事實證明,人家是來監督的。

看著目標在她眼前溜走,葉靈抿唇!

靠人不如靠己!

確認他不會出手,葉靈開始用自己的方式去追打!

這次導師考驗的是他們所學到的知識跟技能,所以選取的都是速度,力量,技巧三方面的考驗,當然,其他組都是雙數甚至三倍,只有她只需要每樣打到一隻就可以。

怪不得凌驚雲只在旁邊看著,原來這只是她一個人的作業。

自己的作業自己做。

好吧好吧……

葉靈心裡在吐槽,目光卻追尋著出現的動物。

她做好了兩項,卻卡在了大塊頭上。

葉靈眨眨眼,對面那頭狼的出現,雖然比之前的巨狼體積小了一半,大概是未長大還是怎麼的,但無論如何也說明,自己之前遇到的應該是真的,那七彩果子的事應該也不是夢。

葉靈回頭望了一眼某人,他正看著自己,學導師的模樣有幾成了,再過幾年不知道會不會變成小老頭的樣子?

葉靈輕笑出聲,看得凌驚雲有些莫名。

「時間快到了。」

忍不住提醒她。

葉靈挑挑眉,大的打不過,這隻小的……再試試吧。

對付一隻狼不容易,而且是跟自己一樣大的狼就更難了,力量還比她大!果然是野外長大的狼!

葉靈邊打邊撇嘴,一個來不及躲避,衣服都被抓爛了!

她生氣的甩出凝風,終於劃破了它的皮毛,以傷換傷的打法有點冒險,可是不攻其不備,她哪有機會呀!

利用靈氣上躍,她找著機會要攻擊它的頭,誰知道這個傢伙竟然也學她的樣子上跳……她怎麼打得中啊!

那一爪子拍來,她都不知道擋不擋得過去啊……

「砰!」

大狼突然失去控制往下一甩!

葉靈詫異了一下,看準時機往它脖子上甩了一記風刀!

應該打敗了!

葉靈腳著地,深深呼了一口氣。這樣的正面對決真是驚險,要是手腳稍微慢點,隨時都可能被狼給撕了呀,這麼危險的事,導師真的不怕她有去無回嗎?

所以才讓凌驚雲跟她一組吧?

「謝謝啊。」

她知道是他出手幫她了。

凌驚雲看著她,然後無奈的嘆氣,「導師不是教過嗎?面對力量不能勝的時候,不要硬碰,要先保存自己,這種狼不單力氣大,還稍有靈智,打鬥起來能模仿人的動作,以後遇到不要只想著蠻力勝它……」

葉靈看了看人,好像這才是正常的學長,對其他同學也是這樣教訓的口氣。

但她還是想為自己辯解:「我沒有用蠻力……」

她消耗的腦力幾乎要吃一頭豬才補得回來。

凌驚雲斜了她一眼。

「你有哪裡覺得你有技巧的?」

「我覺得……」

人家擺明了說沒有,就算她說出什麼來,但他從頭看到尾了呀……

葉靈挫敗,這種人真不會說好聽的話!

「這次帶你們出來的目的是把學習的東西運用到實際來,以及訓練你們合作的能力……」

凌驚雲突然停住!

葉靈不明所以。

凌驚雲對她抿唇。

葉靈看得莫名,只聽他說:「跟我來。」

她乖乖的跟上,看樣子卻不是回去的路。

葉靈沒有問,作為一個半個老師,他總不能帶她做些危險的事情。

……

她收回剛才的話。

「你上去,把它引過來。」

葉靈目瞪:那是一隻長著翅膀的豹嗎?

表示不解。

「去!」

葉靈搜索著腦里的有關信息,廖廖無幾,弱點什麼的根本不知道。

挑戰長著翅膀的,確定不是惹禍上身?

難道是因為剛才幫忙解決了狼,現在要她「自力更生」?

這隻比狼更難對付好嗎?

葉靈緩步的向前移動,真希望在這緩慢的過程中某人良心發現喊她離開。

但是不可能,人家半點沒有開口的意思,就等著她送入豹口。

帶著怨氣和生氣,葉靈想先下手為強,直接朝豹的脖子攻去,她連惹怒動物的結果都算上了,本來它的一躍間就會暴露它伸長的脖子,這個時候從下來打上去的風刀就算不中頸部,也必定會傷它一傷!

想像美好,但是對飛豹的速度還是慢上幾秒,還沒出刀,它已經逼近自己,這速度簡直比秒還快!

她只能儘力的躲避,不管地上是石是草,都得往地上滾去!

然後飛豹的轉身簡直不會猶豫,一扭頭便追她而來,她還來不及滾第二圈,已經感覺到身後空氣凝聚的力量正沖她而來:這下完了!希望不是被一掌拍到頭冒個腦漿的死法太難看了……

凌驚雲自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它出掌的一瞬間,橙力已經發動,把它逼得往後倒退,但也是一剎那,便對上半路殺出的對手!

葉靈看到反轉,也顧不得觀看,迅速起身,躲到安全位置!

「上!」

凌驚雲卻不讓她偷懶。

葉靈看了看虎視眈眈的飛豹,那暴怒且黑臉的凶樣,彷彿想把人嚇退。

可是不能退,看凌驚雲的意思是要把它打倒的,至於什麼原因,暫時還沒告訴她。

可是他自己上不就行了嗎?為什麼還要她?

葉靈邊嘀咕邊沖了上去,她覺得自己上去也就是吸引下注意力而已,聰明的她還是想著保護自己的安全為上!

可是凌驚雲什麼意思呢?他總在她的身後,彷彿就是要她當前鋒他要作後衛一樣!

這是打架呀又不是踢足球,要個後衛做什麼呀!

是個男人呀,能不能有點擔當! 葉靈艱難的在飛豹的攻擊下躲避,真的只是一直在躲,旁邊的凌驚雲能救下她,但可不可以不要等她摔了才救?好歹是個女生,讓自己在他面前摔,不覺得略顯狼狽嗎?

好吧,他不狼狽,他乾淨得很,衣服別說破洞,連灰塵都沒沾上!

這就是棕級與橙級的區別嗎?

她回去就橙級!

一番「艱苦」,她個人的艱苦,某人覺得夠了的時候,飛豹使命就結束了。

葉靈閉上眼,不想面對這個世界。

等了許久還不見她開眼的凌驚雲提醒到:「可以回去了。」

葉靈想再等一百八十秒后才睜開眼睛,可是人家的腳步聲已經慢慢遠去,這種地方,如果來個小飛豹要報仇的話,她都惹不起……

沒有骨氣的跟在某人後面,瞪著他的背影!

她後知後覺的明白,這大概就是她作業中的「合作」!

可是這哪像合作呀,簡直就是耍她一個人好嗎?

看看大家的衣服就知道了!

雖然同班同學也沒幾個比她好很多的。

回程路上,好多人興緻勃勃的談論著今天的成果,但葉靈表示一點都不想回憶。

偏偏薩茉恩衣著整齊,質量好的衣裙在她面前飄來轉去。

「小小姐姐,你剛才跟學長出去做了什麼?你們兩個人單獨在一起很開心吧?」

「並沒有。」

「怎麼會?你知道多少人想跟學長一組!」你怎麼能不開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