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柯望嘴角掛起了一絲微笑:「那你一定知道「彩雲之南」怎麼去了?」

「「彩雲之南」!大人您去那個鬼地方幹什麼?」山貓嚇得大聲叫喊了起來,動作誇張,聲音尖銳,就像是聽到了一個絕對的禁忌一般。

柯望被山貓妖的舉動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后立馬一巴掌將山貓妖拍倒在地上,惡狠狠地斥責道:「你反應那麼大幹嘛!嚇老子一跳!」

「大人!那個地方去不得啊!」山貓妖對柯望的打罵根本沒有放在心上,接著苦苦相勸,「那是我們這兒有名的凶地,進去的妖怪沒一個能夠活著出來的!」

柯望下意識地想要反駁山貓妖的話:「不可能!那可是洞天福地,怎麼會……」

「大人!」山貓妖這時也顧不得什麼了,拚命想要打消柯望前去「彩雲之南」的念頭,「也許在二十年前,「彩雲之南」確實是一個洞天福地。但是現在,那個地方已經變成了吃妖不吐骨頭的凶地! 填房重生攻略 大人千萬不要進去啊!」

註:這是一個有關於「破喉嚨」和「沒有人」的冷笑話。 蘇薇兒化妝好之後,鮮少這樣化濃妝,甚至在手臂上塗上的了遮瑕膏,沒有敢穿連衣裙,換了牛仔褲,配上高跟鞋,襯衣,外套,看上去個性帥氣的十足。

確認好沒有問題。

而早之前方雪嫣得知C·CO公司找蘇薇兒談合作的消息,更是氣的在化妝室發脾氣。

現在這個賤人還真的越來越好運了。

方雪嫣直接衝到董事長辦公室,委屈至極的模樣,“舅舅!”

陸辛格看到方雪嫣起身忙的上前拉着方雪嫣,“雪嫣怎麼了?”

方雪嫣那委屈不滿的模樣,“舅舅C·CO公司要找蘇薇兒合作?舅舅你不能想辦法推掉合作,或者換人,難道舅舅不知道這個蘇薇兒之前對我做的那些事情。”

陸辛格拉着方雪嫣坐在沙發上,“這些舅舅都知道,但是這次是C·CO公司主動找蘇薇兒合作,上次的大秀的確非常成功,給公司帶來了一定的利益。”

“那既然如此,舅舅將公司管理很好,但是陸少宸怎麼會突然問責起公司資源分配的問題?他到底什麼意思?”

說道這裏,陸辛格面子上也是掛不住,竟然被一股晚輩教訓,但是又有什麼辦法,誰叫那陸少宸纔是正統嫡子,手腕的確讓人佩服。

“難不成是有人向陸少宸告密不成?!”方雪嫣驚愕道。

“也有這個可能!”

“但是我看一定是林芳吧!看她現在這麼提拔蘇薇兒,心底就是氣,舅舅你想想辦法,你是董事長,難道要壓一個小模特沒權利了?”

陸辛格拉着方雪嫣安慰道:“舅舅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雪嫣你的地位是她無法撼動得了的,之後幾個大品牌合作,代言資源首先選擇的肯定會是你,現在沒有必要把精力浪費在微不足道人的身上。

你現在更應該打氣精神,讓人看到你的實力纔對,你放心有舅舅在,蘇薇兒永遠都不可能踩到你頭上。”

陸辛格的話,方雪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舅舅這次C·CO找蘇薇兒合作的事,對了,盧蘭化妝品正好和我們這期合作代言,乾脆就讓蘇薇兒去。

現在她不過是剛有一點苗頭而已,難道還直接讓她和C·CO公司合作。”

陸辛格想了一下,拍了拍方雪嫣的手背,安慰道,“等會兒我會讓她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

“那好!謝謝舅舅!”

頓時,方雪嫣眼底閃過陰鷙目光,心底狠聲道:蘇薇兒你永遠別想有機會爬上來。

陸辛格讓祕書讓人項目部的人將盧蘭的合作事項發了過來。

午飯過後,蘇薇兒再次檢查確定沒有問題之後出門離開。

自己開車去了公司。

只是今日陽光的確有些曬人,蘇薇兒戴了遮陽帽。

到了公司。

下車。

正上樓時,突然接到一通電話,是公司的工作號,摁下接通鍵,“喂!你好!”

“蘇薇兒你馬上到董事長辦公室來一趟,陸董有事找你。”

蘇薇兒詫異,董事長怎麼突然找她有事。

但這可是董事長的吩咐,蘇薇兒自然沒法拒絕。

“好!我知道!”

神醫小農民 直接按下電梯到了三十四樓,看看時間,剛一點點,先找林總報道。

去了林芳的辦公室。

助理敲門。

蘇薇兒直接走進去,“林總!”

林芳放下手裏的雜誌,擡眸看着蘇薇兒,自然一眼發現她今天妝容的比往常濃了不少。

問道:“恢復如何了?”

蘇薇兒回答道:“我現在可以堅持照常參加拍攝!”

來的路上想了很久,因爲拍攝燈光太過強烈,每天化妝肯定會加重過敏症狀,但是熬過拍攝期間,之後再調理,現在她又怎麼能如方雪嫣所願。

林芳倒是沒有多說什麼,“既然你決定,會談之後,繼續完成外景的拍攝。”

“是!我現在要去一趟董事長辦公室,剛剛祕書打來電話讓我過去。”

話落,林芳眼眸一沉,微微詫異,“董事長找你?”

“是!”

林芳倒是沒有多說什麼,“你先去吧!”

隨後蘇薇兒上樓。 彩雲之南,位於洞天福地彩雲界的最南方國家。

有「十萬大山」作為天然的屏障,再加上洞天福地的特殊性,所以彩雲界一直以來便與外界隔絕。哪怕是自古以來住在「十萬大山」中的妖怪,對彩雲界都是知之甚少,更不用說「彩雲之南」了。

「彩雲界」被世人所熟知,那還是在華夏建國之前的事情了。

當初華夏被清帝國佔領之後閉關鎖國,國力減弱,而與之對比的西方列強逐漸變得強大。他們聯合起來,意欲瓜分華夏。而主攻雲滇之地的便是法蘭西。

那時候的法蘭西,與英格蘭並稱為「西方兩大流氓」,是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而且法蘭西還特別不講規矩,在數十年前聯合英格蘭進攻華夏京城,洗劫了一座最豪華的皇家園林,劫掠無數奇珍異寶,到現在還有很多華夏的國寶被他們收藏在自己國家內的博物館不肯歸還。

清朝那是爛到根子里了,雲滇之地本就是鴉片的原材料罌粟的原產地,駐紮在那裡的清朝守軍或多或少都染上了煙癮,做了大煙鬼!可想而知這些戰不能戰,守不能守的清軍,遇見如狼似虎的法蘭西軍隊,會是一個什麼樣的醜態!

外賊寇邊,國破家亡,雲滇之地陷入一片風雨飄搖之中。

而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抵抗法蘭西軍隊的,卻是一個擁有神秘力量的英雄和一支更為神秘強大的軍隊。

那英雄自稱劉永福,是廣東人,天地會會員,反清失敗后逃亡至雲滇之地,恰逢法蘭西入侵,願率領殘餘的弟兄為保衛雲滇之地出一份力。

而他的那些弟兄一個個都是孔武有力的彪形壯漢,雖然看著沉默寡言了一些,但卻讓人非常的有安全感。

雲滇之地的百姓本就是六神無主,能找到劉永福這個救命稻草自然是千恩萬謝了。

劉永福率眾出征,以黑旗為令,殘兵為軍,在安南地區與法蘭西軍隊決戰,竟然一戰而捷,大敗法蘭西!

雲滇之地的百姓對其頂禮膜拜,劉永福之名一時間萬家生佛。

可是之後的發展卻讓人百思不得其解。

清廷招安劉永福與他的黑旗軍后,又怕他尾大不掉,於是借口抗擊東瀛,將黑旗軍調到台島,藉機裁撤。

劉永福與他的黑旗軍默默承受著清廷的過河拆橋,但讓人奇怪的是,被裁撤的黑旗軍士兵紛紛失蹤,就如同他們來時一樣,神秘的消失了。

有人認為這是清廷之舉,因為他們不願漢人掌握軍權,劉永福黑旗軍又名聲在外,他們害怕了,所以想要斬草除根!

其實這卻是冤枉清廷了。他們是想動手來著,不過當他們即將動手卻還沒有動手的時候,那些個黑旗軍士兵卻自己神秘的消失了。

後來,劉永福過世之後,人們在整理他的遺物時發現了一本日記,這才揭開了他們的秘密。

原來,劉永福與他的黑旗軍都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

他們都是來自於彩雲界的彩雲武士。因為法蘭西進攻雲滇之地,唇亡齒寒之下,彩雲王隨即派遣彩雲界將軍劉永福帶領一眾彩雲武士出世抗敵。後來,在常年的征戰中,劉永福和彩雲武士割捨不下對華夏這片熱土的感情,選擇違抗彩雲王的命令,甘願留在華夏抗敵。

至於那些被裁撤的黑旗軍士兵,也不是失蹤了,而是回到彩雲界,回到他們自己的家裡去了。

劉永福與華夏的羈絆太深,至死也沒能回歸故鄉,他臨逝世前所留下的遺憾就被記錄到他的日記之中。

後來有一個人(這個人在歷史上的痕迹都被人為的模糊化了,疑似為「華夏三劍客」之一。)為了完成劉永福的遺願,悄悄偷出了他的骨灰,千里迢迢送往彩雲界,落葉歸根。

劉永福曾經的部下,那些彩雲武士,為了報答那人的大恩,自願再度入世,隨那人一起驅逐列強,重振華夏!

兩界建交,彩雲界的存在才為眾修真者所知。

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自華夏建國之後,彩雲界又開始神隱了。

彩雲界不止召回了所有在華夏的彩雲武士,還斷絕了一切與外界聯繫的通道,就如同那個驚鴻一瞥的洞天福地「香格里拉」一般,只在人間界留下了一個神秘的傳說,就此消失不見。

當年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雲深不知歸何處?何處是家鄉?

……

說回到現在,柯望花這麼大功夫來「十萬大山」里自虐,無非就是為了找到「彩雲之南」,破解自己的身世之謎。柯望好不容易才逮著這隻山貓妖作為嚮導,沒想到卻被他一口回絕,心裡自然是不爽的。

山貓妖自己也知道,這麼說話一定會得罪柯望,但是他也沒有辦法,得罪主人總比去那個鬼地方送死要強!

二十多年前,彩雲界與人間界的交匯處忽然關閉,並且在那個區域之中忽然出現了一種詭異的七色瘴氣。任何踏入七色瘴氣之中的妖怪都會神智錯亂,控制不住地往裡邊跑去,之後便音信全無。

老一輩兒的妖怪見多識廣,辨認出這是彩雲界的人放出來保護自己的七色彩雲瘴。這七色彩雲瘴可不簡單。它不分敵我,不分善惡,任你能耐再大,只要進去了,統統會產生幻覺,癲狂至死,乃是修真界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早在七色彩雲瘴出來的時候,就有好些腦子笨一點兒的妖怪中了招,進了七色彩雲瘴中再也沒有回來。老一輩兒的妖怪商量一陣兒之後,隨即將那裡封鎖,宣布為禁區,禁止任何妖怪在那裡出入。

這之後的二十幾年,老輩分的妖怪漸漸衰老死去,熊怪掌握了「十萬大山」的控制權。他那粗線條的腦子單純的以為七色彩雲瘴就等於是毒氣,於是撕開了封鎖,將那裡作為懲罰不聽話的妖怪的場所。所有犯了錯或者忤逆了熊怪心意的妖怪,都被熊怪流放到了那裡。而正如傳說一般,那裡只進不出,進去了好些妖怪,但卻從來沒有一個妖怪出來的!

所以在近二十幾年的「十萬大山」里,那個地方就是絕對的禁忌,不折不扣的凶地!

無論如何,絕對不能讓老大進到那裡去!

山貓妖暗暗下定了決心。

別誤會,山貓妖可沒對柯望有什麼忠心耿耿的感情。他只是害怕柯望一時作死自個兒跑進瘴氣裡邊兒出不來,他的解藥就沒著落了!

不過看柯望那一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架勢,山貓妖的如意算盤真能打得響嗎? 陸辛格直接讓祕書將一份合同拿到了辦公室,遞到蘇薇兒面前。

“這是盧蘭合作代言項目,你可以先看看!”

蘇薇兒看着面前放在辦公桌上的合同,心底是不甘心。

很明顯方雪嫣又在背後搞鬼,一手不斷緊握,伸手拿起合同。

快速看了一眼。

代言的不過只是盧蘭較爲低端化妝品。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陸辛格現在很明顯就是聽了方雪嫣的話,看來傳言還真的不假。方雪嫣還真的是他們的“心肝寶貝”

“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就簽字,這也算是一個機會。”陸辛格開口道。

蘇薇兒放下合同,看向陸辛格,“陸董,意思就是現在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你說難道我還沒有權利決定你接下的品牌資源?”相當嚴肅的神色說着這話。

面對的畢竟是上上司,她只不過就是一個LK旗下籤約的模特而已。

蘇薇兒最後簽下合同。

別以爲這樣就能把她怎麼樣!

蘇薇兒出了辦公室,心口怒氣叢生,原本打算去找林芳說這件事情,但是她不能去,就算找了恐怕也沒用,畢竟陸辛格是林總的上司,更何況她不需要人的同情,也會鬧人口舌。

直接下樓到了攝影棚。

慕行之正好出來一眼看到蘇薇兒,“蘇小姐!”

蘇薇兒擡眸看着他,點頭微笑。

“今天怎麼到公司,沒有好好休息?過敏症狀還沒有好,最好不要化妝,以免加重病情,你的情況我都和林總說過了,還是要好好養病才行。”

慕行之倒是關心道。

蘇薇兒一笑道:“謝謝!我現在很好!我決定繼續完成拍攝,多補妝遮蓋就行,等拍攝結束再好好調理就行。”

如今的狀況更是堅定她繼續拍攝,否則只會被有的人趁機替換掉。

這時。

只聽到讓人厭惡的聲音傳來,側頭看去,只見方雪嫣和她的助理正說着什麼。

看到蘇薇兒之後,一副得意高高在上的姿態走過來。

“蘇薇兒恭喜你了,這次盧蘭的代言可要好好把握哦!”

說着,輕蔑一笑直接繞過離開。

驀地,只聽到蘇薇兒突然喚道,甚至帶着強勢有力的語氣:“方雪嫣!”

這樣的氣勢只讓人周圍的人一愣。

方雪嫣猛地頓住腳步,神色瞬間變得難看至極,轉身。

只聽到蘇薇兒毫不避諱直接開口道:“一味地只是去想方設法用盡手段,倒不如好好提升自己,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方雪嫣不是所有事情都會盡你所意。”

這番話無不是刺激着方雪嫣,臉色變得更加陰沉,轉身,夾帶怒氣的雙眸沒有在絲毫的掩飾,佯裝的笑意徹底龜裂。

上前就要扇蘇薇兒耳光,但是站在蘇薇兒一旁的慕行之眼疾手拽住方雪嫣的手腕。

“方小姐有話好好說!”相當冷淡的語氣。

方雪嫣怒視盯着慕行之,喝道:“慕行之你算什麼東西?鬆手!”

話落瞬間,慕行之眼底一閃而過那不易察覺的戾氣,完全沒有絲毫懼怕方雪嫣的意思。

“我的確不算什麼,但是蘇小姐是我朋友,我豈能讓人無緣無故就打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