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因此,祭壇建設的提議一經提出,所有成員都點頭確認。

而二十多個嘎嘎猿亡魂更是急不可賴的點頭,同時將期待的眼神投向了空幻和唯一不需要他猿保護的楚潔。

現在的他們,可是連行動都膽戰心驚,生怕一不小心脫離空幻和祭司們的精神力保護,落得個魂飛魄散。

“嗯,既然大家都同意,就這樣辦吧。”對於靈雪的主動,空幻很是欣慰。經過這次戰鬥,還存在的(活着的和亡魂狀態的)都有了進一步的發展,如此看來,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事物的兩面性,真是讓人又愛又恨啊。”如同老頭子般嘆息一聲,空幻看了看大家,補充說道:“祭壇建設一天就可以完成,但保護亡魂的作用是需要祭祀和平時的禱告才能出現的,現在已經天黑了,那麼就明天天一亮,大家將部落犧牲的戰士屍體收集好,然後擺放到廣場上,等待祭祀後的安排。”

“然後把還能用的動物屍體收集起來製成燻肉,倉庫不夠就暫時存到養老院和祭司小屋。正好靈羽小隊這次完好無損,所以依然由她們負責燻肉的烤制。”

“至於那些變成爛泥的敵人屍體,也不能留在那兒,在緩坡那裏找塊地方,將這些無用的屍體扔到那兒,然後交給食腐動物來處理吧。”

“不過關於祭祀……”

說道這兒,空幻停了下來。這讓不斷點頭同意的一衆成員,頓時將疑惑的視線瞬間投向了空幻,然後順着空幻的視線轉向了空幻身後的楚潔。

“我,這個?”楚潔慌張的看了看空幻,平時大大咧咧的楚潔居然在大家的注視之下有些臉紅:“那個,夢神,雖然靈韻祭司昏迷,但我的祭祀學的並不好,我可不能主持祭祀。”

何止不好,上祭祀流程時你就沒認真聽過,╮(╯▽╰)╭

“你認爲我是要讓你主持祭祀?或者你開竅了要做祭司?”

空幻戲謔的眼神讓楚潔更是慌了神。

“還有那麼多神殿祭……誒!難道不是要我祭祀?祭司神馬的纔不做了,麻煩。”

“額,當然不是讓你去主持祭祀。”空幻的回答讓楚潔稍稍鬆了口氣。她深知自己雖然實力強大(想到這兒,她不由自主的打量了一遍自己的身體,它被空幻稱爲幽神體,和空幻一個等級。),但自己一直對無關實力提升的祭祀課程完全提不起興趣,無法理解。

要讓她去主持祭祀,還不如讓她去挑戰史詩生物來的容易,以她現在的實力,某些精神力較弱的史詩生物搞不好還真就不是楚潔的對手。

但很快,楚潔在空幻狡黠的神情之下就再次慌張起來,而周圍的一衆祭司更是感嘆:“果然,靈韻祭司的壞習慣都是從夢神這兒學的。”

“我不是讓你主持祭祀,有這麼多神殿祭司,就算重新教一個也輪不到你啊,不過……”

“我要你做部落祭祀的目標。”

“嗯?”

所有成員都歪頭表示不解,目標?神馬東西?

喂喂!可愛的女孩子做這個動作就可以了,你們這些雄的做這動作太嚇人了啊!

心中腹議周圍衆猿的表情,空幻只能哀嘆自己的話語太過高深,看來以猿們的智慧暫時還無法理解。

不行,咱要體諒他們。

“那個,我的意思是,楚潔啊,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嘎山部落的守護神,是神!知道麼?是大家祭祀的對象,就像從前他們祭祀夢神一樣,現在,他們祭祀的是你,嘎山守護神楚潔,楚潔神。”

“不過現在大家都累了,就先去休息吧,當然祭司們也是,至於這些亡魂,就交給我和楚潔保護就可以了,我和楚潔也會注意嘎嘎山周圍情況的,所以你們安心吧。”

不理會一衆終於理解空幻的意思,繼而被震驚,隨後驚訝不已的期待着進一步說明的衆猿,空幻直接坐在神殿廢墟中的殘破祭壇之上,下達了逐客令。

連續數天大雨,以及之後的獸潮,讓活猿們都沒有睡上什麼好覺。

見空幻雙眼一閉無視所有提問,衆猿們只能用複雜的眼神看了看老神在在的空幻,和驚慌失措的楚潔,陸陸續續的離開神殿回到各自的房屋。

“夢……空幻。”神情猶豫的靈雪停在了門口,回頭看了看閉目凝神,靜坐在祭壇之上彷彿睡着了般的空幻。

靈雪張了張口說出一句話,隨後便轉身回到自己的頭領房屋。

這次她的頭領小隊也有兩名嘎嘎猿死去,這讓本就稀疏的小屋,在壁爐火光的閃耀下更是顯的空曠冷清,讓靈雪對之前將房屋修的這麼寬產生幾絲悔意。

神殿廢墟內,空幻沉浸在靜止的思維之中,微微張開的雙眼看着靈雪離開的方向,神情一鬆,嘴角最終還是翹起,一絲滿足的笑容頓時流露在臉上,讓旁邊的楚潔眼前一亮。

“你也辛苦了,靈雪,還有大家。” 霍爾一直看守停機坪,自然密切注意機場的動向。

巨鱷向來也不是什麼低調的人。

129裡面幾個元老,除了巨鱷跟常寧,其他人藏得很死。

晨鳥跟渣龍只知道性別。

孤狼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而巨鱷在道上用的都是同一個代號,所有人都知道他除了是129的成員,還是個武器大家。

尤其是巨鱷跟其他人不一樣,他跟程土有仇。

兩人還搶了個地盤,之前把程火也攪進去過,程火脾氣暴躁,程土看著沉鬱,在巨鱷手裡吃的虧肯定要討回。

要是知道巨鱷來了他的老窩,程土肯定要干點什麼。

霍爾了解這兩人的恩怨,雖然巨鱷有掩飾,但肯定瞞不住霍爾這邊。

「巨鱷本人?」程雋走到二樓走廊盡頭,盡頭有一個通風口,他習慣性的想在兜里摸根煙,又想起來整包煙他昨晚扔到垃圾桶了。

巨鱷這件事程溫如也跟他說過。

想到這裡,程雋看了眼秦苒的房間的方向。

程雋看著秦苒的房間,好半晌之後,眼睛微微眯起:「你可以給馬修找點事情做。」

霍爾那邊立馬就明白程雋想幹嘛。

他掛斷電話,想了想,才側身看向手下:「這邊馬修的眼線在哪?」

「拍賣場。」手下回的迅速。

「正好,」霍爾帶上自己毛茸茸的帽子,又扣上大衣,「我們去拍賣場逛逛。」

馬修找不到程火等人的馬腳,但巨鱷這個危險分子來M洲,馬修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

秦苒房間。

她是被手機震醒的。

巨鱷一到機場就給她發了條消息——

【兄弟,我到M洲了,下午四點前能到馬修大樓那邊。】

雖然知道秦苒是個女的,巨鱷叫「兄弟」的毛病卻一直改不了。

秦苒掀開被子,手上給對方回了個「嗯」,就直接去衛生間刷牙。

這會兒剛過七點。

秦苒打開門下樓吃早飯。

程溫如還在挺激動的跟程木說巨鱷的問題,看到秦苒下來,她抬了抬頭,「苒苒,你不睡了?」

「嗯。」秦苒坐好,含糊的開口,「我在想哪天去M協看看我老師。」

之前她聯繫了魏大師幫秦修塵聯繫了人。

這件事秦苒一直記得在。

上次她沒問秦修塵找魏大師究竟是為了什麼事,自從庫克老師出現,秦苒大概就知道了。

「你不說,我都忘了魏大師也在M洲,」程溫如頷首,畢竟是秦苒老師,「確實要見,不過你先休息兩天,年輕人也不是這麼熬著的。」

秦苒微微頷首,「我知道。」

「對了,剛剛我收到129的回復,兩位堂主跟管事們再過兩三天就能出來。」程溫如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秦苒。

秦苒伸手敲了敲桌子,聞言,抬了抬眸,一笑,「那就好。」

這個時間也是她給巨鱷算的時間。

看起來絲毫不意外。

只是程溫如沉浸在驚喜中,沒發現。

她算了算時差,「現在國內還是凌晨,再等一會兒給我爸打電話。」

秦苒吃完飯就回樓上,程水讓程木去洗碗,跟著秦苒上樓。

「你說。」秦苒放慢步子,側了側頭,看他一眼。

「馬修那件事,」程水看了眼書房的方向,聲音壓得很低,「老大他……」

秦苒點點頭,表示明白。

程水瞬間鬆了一口氣,「麻煩秦小姐了。」

「沒事,」秦苒擺擺手,想了想,又抬起眼眸:「我下午要出去一趟。」

「秦小姐要出門?是要去M協?」程水看秦苒一眼,記得秦苒在飯桌上說要去看老師。

秦苒搖頭,「就在附近見個朋友,有哪個適合見面的地點?人少一點。」

「幾條街處有個咖啡館,那家咖啡很難喝,所以人不多。」程水立馬就想到了個地方。

「行,」秦苒笑了笑,「就那裡,你把具體地址給我。」

「我去安排。」程水點點頭,也沒問秦苒要去見什麼朋友。

只是在思索讓什麼人給秦苒帶路。

施厲銘不在M洲,程木對這邊地形不熟……

程水一邊把具體地址發給了秦苒,一邊到了樓下,看到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電腦的程火,他抬頭:「程火,你下午陪秦小姐出去一趟,就在附近。」

「好,」程火敲著鍵盤,頭也沒抬,「我這邊出了點事,馬修手邊那個黑客竟然破了我的木馬程序,手段讓我覺得有些熟悉!」

「馬修身後的黑客?」程水一頓,他若有所思的看向程火,「他好長時間沒出現了吧?」

程火頭疼的把電腦放在一邊,又看向程水,挺好奇的:「不過秦小姐要去見什麼朋友?這附近都是馬修的人吧,別告訴她朋友是馬修,那我跟她不是自投羅網?」

這句話程火自然是隨意開玩笑的。

程水還沒說話,樓上程木拖著一雙拖鞋下來,他去廚房把自己的早餐端出來,一邊喝著杯溫水,一邊說話,聲音含含糊糊:「什麼朋友?」

「秦小姐下午要去見朋友。」程火最近不太想理會程木,直接拿起了電腦,程水好脾氣的回答。

「噗——」

「咳咳——」

程木一口水沒喝下去,差點兒沒嗆死自己。

這反應有點奇怪,程水雙手環胸,挑眉看向程木。

程木默默抽出來一張紙巾,把桌子上的水擦乾淨,「……沒,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

想起了那些年秦小姐的普通朋友們。

程木算算,那些朋友們該出來的應該是出來了……吧?

**

樓上。

秦苒正坐在電腦前,打開製圖軟體,重新按照葉師兄的數據,構算了一張圖。

半晌后又把他們傳過來的文件列印出來。

程雋敲門進來。

他剛處理完程土那邊的事情,直接走到秦苒身後,伸手從後面抱住了她,另一隻手把她列印好的文件拿過來。

下巴擱在她的肩上,隨意看了看文件,「你這個項目要到什麼時候?」

「二月二十。」秦苒想了想。

過了二月二十,等比賽結果出來,研究院名單下來,徐校長就要收徒,研究院那邊才是主場。

程雋皺了皺眉,「行吧。」

他鬆開手,走到一邊把這份文件訂好,隨意的問著,「待會兒要出門?」

「嗯。」秦苒坐到電腦前,看了看右下角的時間,快五點了。

巨鱷也差不多要到了他們約的那家難喝的咖啡館。

她看了眼程雋。

程雋正靠在桌子邊,一手壓在白色的文件上,一手拿著訂書器,垂著眸子不緊不慢的訂著文件,手指骨節分明,線條極其流暢。

「你要不要一起去?」秦苒伸手拿起桌子邊的玻璃杯,偏了偏頭,詢問。

最後一根釘子訂好。

程雋把文件隨手遞給秦苒,看著她,不禁笑了下,「今天還真沒法陪你去,讓程火跟程木跟你一起去吧?我姐也沒事……」

「行了,我就隨便問問。」秦苒立馬抬手,有些頭疼:「我朋友也不愛見人。」

五點二十,巨鱷差不多到了。

程火開車送秦苒去那家難喝的咖啡館,程木坐在副駕駛。

程雋站在大門口,直到看不到車尾了,他才斂下臉上的神色。

他轉過身,看了眼程水:「把人帶過來。」

程水頷首下去。

從別墅的地下室悄然帶出來一個金髮碧眼的男人,直接帶到了樓上書房。

程水一打開門,就聞到一股很濃的煙味,整個書房煙霧繚繞。

程雋背對著門站在窗戶邊,背影修長,只是周身都縈繞著一股冷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