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她飛快地跑到葉雄面前,急道:「葉雄,原來你在這裡,幫幫忙,救救我父親。」

周圍的人,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頓時非常奇怪。

「這不是逍遙派的弟子嗎,洛詩詩怎麼會去求他?」

「連四大門派的副掌門,都不敢進入寒冰陣,他一個弟子有什麼能耐?」

「估計還沒進入寒冰陣,他就被冰菱射成馬蜂窩了。」

四下傳來各種各樣的聲音,大多數都是不屑。

洪雪也發現了葉雄,頓時又驚又喜,跟著跑過去。

「葉先生,你在這裡真的是太好了,求你出手幫一下。」

洪雪的話,再次引起轟動,本來洛詩詩出言相求,已經很奇怪,現在連洪雪都出言相求,他們就不得不重視了,畢竟洪雪可是有著睿智之稱的美女,不像洛詩詩一樣衝動。

「這陣我不能破。」葉雄搖搖頭。

「為什麼?」洛詩詩急問。

「這陣如果破了,四大門派攻上去,必定有一番死戰,到時候就會血流成流,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去,十五年前的史就會重演。」

三清道長花這麼大代價布這寒冰陣,還培養四名弟子,估計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也不想修真跟古武兩界,再次出現慘劇。

正在這時候,柳晴跟慕容如音也走過來,圍在葉雄身邊。

「師弟,你不破這陣法,仙門就會放過古武門派?」 啞妻歸來:萌寶向前沖 柳晴反問。

「阿雄,雖然我不同意攻打仙門,但這次如果不上去,不當面把古武跟修真者之間的恩怨解決,這場戰爭只會繼續延續下去。只有上了仙門,大家當面才能夠談清楚。」慕容如音也說道。

周圍的門派弟了,見葉身邊圍著四大美女,個個嫉妒得眼都紅了。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突然,人群中一名四十歲的中年人走出來,一臉的冷笑。

「求他幹什麼,憑他也能破這寒冰陣?」

來人赫然是逍遙派的三大掌教之一,趙銘德。(未完待續。。) 趙銘德恨死葉雄了,因為葉雄,他的弟子段成安參加不了古武門派大比,因為葉雄,他看好的龍飛虎也被他給廢了,這個傢伙在逍遙派後山發生大事之後,自己一溜煙跑了,也沒說一聲,他教過這麼多弟子,最不守規矩的就是這個。

四美女都沒有出聲,畢竟趙銘德是長輩,給他三分薄面。

「葉雄,你可知罪?」趙銘德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厲聲喝問。

「我何罪之有?」葉雄冷冷回應。

「作為一名逍遙派弟子,招呼也沒打一聲就離開師門,你眼裡還有沒有師門規矩,還有沒有一點當弟子的覺悟。」趙銘德怒道。

「滾。」葉雄淡淡說道。

「你說什麼?」

「我數三聲,馬上給我滾,不然別怪我不管氣。」

對於趙銘德,葉雄一點好感都沒有,從自己進逍遙派,他就沒少給自己臉色。

「放肆,敢當眾污辱掌教,今天我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好好教訓你一下。」

趙銘德悖然大怒,正準備出手,正在這時候,一個人影攔在他面前。

「趙師叔,別衝動。」柳晴連忙攔住他。

「柳晴,你別攔著,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趙銘德怒道。

「我不是攔著你,只是不死你送死。」

柳晴可憐地望著趙銘德,他該閉塞到什麼程度。

門下弟子不知道葉雄厲害,情有可原,作為三大掌教之一,他連葉雄是火修士都不知道,這閉塞到什麼程度。

現在各門各派都不敢主動惹葉雄,他倒好,自動送上門去找揍。

「你說我送死?」趙銘德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畢竟是同門派師叔,柳晴不想讓他送死,連忙將他拉到一邊,細語一番。

趙銘德開始還非常憤怒,下一刻徹底萎了,眼神複雜地望著葉雄,什麼也沒說,灰溜溜地走進人群之中。

周圍弟子,這次徹底震驚了,全都不明白什麼回事。

剛才凶得像狼狗一樣,恨不得咬人的趙銘德,怎麼下一刻就變成哈巴狗,灰溜溜地走了?

柳晴鬆了口氣,她還真怕趙銘德再去招惹葉雄。

葉雄現在孩子被拐走,心情十分糟糕,當眾把他燒成一堆骨頭也不是沒可能的事情。

此時,陣中開始發生變化,四大掌門開始承受不住冰棱攻擊。

實力最弱的洪雷,身上受傷,血染衣服。

洪雪大急,連忙抓住葉雄的手,急道:「葉先生,求求你救救我爸爸,求你了。」

葉雄跟洪雷之間有點交情,當初在天門大比的時候,毒公子要脅他,是洪雷讓兒女出面站在自己這一邊,這份情他一直記在心上。

「別擔心,我去救他出來。」

葉雄施展疾風步,嗖地闖進寒冰陣之中。

見葉雄入陣,周圍的人嚇了一跳,有些人看他不爽的人,等著看他的下場。

下一刻,他們徹底驚呆了。

進入寒冰陣之後,葉雄體表生起一層金色防護罩,那些冰菱落到他身上,根本無法進入分毫。

葉雄輕描淡寫地進入寒冰陣中,輕易就來到洪雷身邊。

「你們破不了這陣,先退出去。」

四大掌門早就油盡燈枯,真氣後繼無力,正在進退維谷,現在有人進他們帶出去,正巴不得呢,當下連忙退出去。

「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當這寒冰陣是什麼地方?」第一根冰柱上的少年傲慢地說道:「大家一起施展法術,把他們全都滅掉。」

其餘三名仙門弟子,摧動元力,驅動寒冰陣,封鎖五人退路。

好不容易把四大掌門困住,眼見就要將他們重創,現在被人救走,他們怎能甘心?

狂風肆虐,暈天地暗,漫天都是鋒利的冰菱。

在四名仙門弟子催動之下,寒冰陣發催發到極致。

如果一個人的話,葉雄尚且能應付,現在帶著四大掌門,頓時就感覺吃力了。

儘管如此,他還是帶著四人,艱難地往回走。

寒冰陣另一邊,仙門山前。

三清道長帶著三陽道長,依伊,還有一眾弟子站在山門前觀戰。

當一行人看到四大掌門被困於寒冰陣之中,個個欣喜無比,眼見要大獲全勝,誰知道中途會殺出個程咬金。

「這個混蛋,不是說不插手古武跟修真者之間的事情嗎,怎麼又出現在這裡,還幫古武門派?」見葉雄出手救四大掌門,伊依十分生氣。「他自己都是修真者,居然出手幫古武門派,有沒有搞錯?」

「這就是真元護體?」望著葉雄身上那道金光罩,三陽道長詢問。

三清道長望著葉雄身上的光芒,嘆了口氣:「在逍遙派後山一見,我就知道此子不簡單,哪曾料到短短半年,他居然變得如此厲害,我平生遇人無數,還從來沒見過有人進階如此之快。」

「爺爺,你說他進階如此快,會不會找到什麼秘境?」 大仙廚 伊依問。

「這是必然的,沒有靈藥支撐,即便是天縱奇才,也不可能短短時間之內,進展如此快。」三清道長說道。

「怎麼辦,如果他把寒冰陣破了,古武門派的人衝上去,必然又是一番死戰,到時候恐怕又會死亡無數。」伊依急道。

「我看他未必破得了寒冰陣。」三陽道長插話。

「他能在寒冰陣中將四掌門大救走,看來四人已經防不住。」三清道長想了一下,說道:「老五,老六,老七,老八,你們四個速去幫忙,合八人之力,別讓他把寒冰陣破了。」

「是,掌門。」

四道白影飛躍下去,落入寒冰陣之中。

寒冰陣中的四名弟子,已經差不多元氣枯竭,見四名同伴來幫忙,頓時大喜。

「你們來得正好,合我們八人之力,哪怕他有通天能力,也別想闖過寒冰陣。」

四名弟子飛身而上,落到冰柱頂端,每根冰柱上,站了兩人,嚴陣以待。

葉雄好不容易才將四大掌門救出寒冰陣,剛脫離陣中,四大掌門全都倒在地上,大口地喘氣。

「爹,你沒事吧?」

洪雪走到洪雷身邊,將他扶起來。

洛詩詩也跟著走到洛東流身邊,將她父親扶起來。

緊跟著,一群人都圍過來,見四位掌門全都沒事,都鬆了口氣。 「葉兄弟,你又救我一命,如果不是你,我老洪都死兩次了。」洪雷坐起來說道。

「洪前輩客氣了。」葉雄淡淡地回道。

「龍三峰,你收的好弟子,如果不是葉兄弟,咱們今天全都要掛在這裡。」慕容北哈哈笑道,死裡逃生的感覺真好。

「這是他的造化,逍遙派根本就沒什麼貢獻。」

龍三峰表情尷尬,他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有一天,會讓自己的弟子給救了。

「四位掌門,有些事情,我想跟你們商量一下。」葉雄說。

換在以前,他這樣說,誰都不會理他,但是現在,實力為尊,他們不得不聽。

「葉兄弟,你說。」洪雷問。

「晚輩想問問,你們為什麼要攻打仙門?」葉雄直接就問。

四掌門相視一下,目光全都望著洛東流,示意他說。

「葉兄弟,自從三清道長回歸之後,做許多讓人髮指的事情,大家都有目共睹。之所以決定攻打仙門,實在是無奈之舉,如果不趁仙門羽翼未豐,到時候等它強大起來,就是咱們古武門派滅亡之時。」洛東流說道。

「洛掌門說得是,仙門不擇手段,害了我們多少人。」慕容北說道。

「據我了解,三清道長除了上天門重傷洛掌門之外,並沒有做出什麼讓人髮指的事情,怎麼能說是殘害無道呢?」葉雄奇怪地問。

「你有所不知,重創我之事姑且放到一邊,這段時間,仙掌派殺手把四大門派的人都殺了不少,慕容北的孫子被殺,天門二掌教也被暗算死去,洪掌門女兒洪雪也差點被殺害,如果不是你出手,她也要出事;還有逍遙派掌教古月,也被仙門的人暗算,這些還不夠嗎?」洛東流憤怒地說道。

「古月死了?」葉雄一愣。

「你不知道?」洛東流反問。

聽到這裡,葉雄當下全都明白了。

看來除了自己之外,古武門派的人,全都蒙在鼓裡。

毒公子為了挑撥古武門派的跟仙門大戰,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四位掌門,你們被人當槍使了。」葉雄嘆了口氣。

「葉兄弟,何出此言?」洪雷震驚地問。

「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毒公子的陰謀,你們聽我慢慢說。」

葉雄當下將龍百川跟三清道長之間的恩怨說出來,包括他奪舍毒公子身體,想挑撥四大門派跟仙門之間鬥爭的事情,全說了出來。

「古月的真正身份是龍百川的女兒,刺殺洪雪的就是她,她怎麼可能會死。我原本以為折穿他們的陰謀之後,他們會躲起來,萬萬想不到他們死性不改,還繼續殺人。」

四位掌門聽了,目瞪口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麼說來,仙門根本就沒派人殺古武門派的人?」慕容北問。

「四位掌門,只要你們答應我,破了這陣之後上去好好說話,不能濫殺無辜,我就幫你們破了這陣法,上去找三清道長好好對質。」葉雄說。

「葉兄弟,只要仙門不提前動手,我們就不動手。」洪雷說。

「我會跟門派弟子說清楚,讓他們不擅自行動。」 誘妻入室 慕容北說。

「逍遙派聽令,上去后,沒有我的命令,絕對不許動手。」龍三峰大聲命令。

「詩詩,傳令下去,讓所有人不可先動手。」洛東流吩咐。

當下四派全都傳令下去,讓所有人不可輕舉妄動。

得到四大派掌門的保證之後,葉雄這才走到寒冷陣面前,面色凝重。

四掌門跟在他後面,像個小跟班似的。

司禮監 下面弟子全都震驚不已,此刻的葉雄,隱隱有四大門派之首的感覺。

「葉兄弟,這寒冷陣十分詭異,你確定能破?」洪雷擔心地問。

「先前是四名弟子,現在是八名弟子,陣法威力又大一倍,你千萬要小心。」洛東流說道。

「能不能破,我也沒把握,只能試一試。」

葉雄說完,轉身對四位掌門說:「四位掌門,麻煩你們退開一點。」

四位掌門退出五米遠。

當下,葉雄調動元氣,施展起赤焰術。

一瞬間,周圍燃起熊熊的烈火,熾熱的熱浪,蔓延二十多米,周圍彷彿變成一片赤焰火海。

四大掌門被波及,一連退出十幾步,這才穩定下來,震驚地望著前面這片火海,驚得說不出話來。

他們第一次發現,原來修真者的法術,如此的恐怖。

回想以前,說修真者只是鏡花水月的說法,何其好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