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話可不能這麼說,雖然目前來看二皇子得勢,可大皇子也並非沒有勝算,你們得清楚,現在天陽國,大皇子才是儲君,才是名正言順。」另一青年反駁祁家。

「呵呵,咱們走著瞧。」祁家幾個兄弟面色諷刺。

鶯妃後傳之鳳引江山 從目前的局勢來看,二皇子確實得勢,手中不管是高手還是人脈亦或者是支持率都遠遠超過大皇子,大皇子更是給人一種無心朝政的錯覺,讓得不少觀望的人都紛紛轉投二皇子的懷抱。

到了場上,陸雨的氣勢很快就變了,變得秦毅沒有見過,跟在下面的時候宛如是兩個人。

「姐姐痴迷戰鬥,可惜天賦一般,家族長老說姐姐天賦跟我差距很大,而我卻沒有姐姐努力。」

「如果我現在的天賦給我姐姐,姐姐甚至可能已經金丹中階境界了。」陸雪嘆了口氣,她這話明顯是說給秦毅聽的。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命運,還有,天賦並不代表一切,懶散墮落,即便是妖孽鬼才,最後結局也就是泯然眾人矣,而武道之心堅定,便是一個廢物,也有凌雲之日。」秦毅看了她一眼。

「泯然眾人矣……」陸雪想著這句話,眼中有些異色閃過。

「你不是一般人,余霜姐姐不會請一個廢物男人過來,我姐姐對你有偏見,不過我能夠看出來。」陸雪忽然說的話讓秦毅一愣。

秦毅笑了,「你還真是天真,我是不是一般人豈是你一雙眼睛能看出來的?」

「直覺,女人的直覺,還有我對余霜姐姐很了解。」陸雪說道。

秦毅無語了,索性也懶得搭理她,你直覺就直覺吧,反正跟咱也沒多大關係。

「你說話,你是不是真的有實力?武炎祁風那種的?」陸雪靠近了秦毅幾步,眉頭緊緊的皺著。

她十分關心這一點,因為他們的陣營之中只有四個人,余霜姐修鍊並不行,實力還不及她姐姐陸雨,除此之外只剩下這個男人了,想要被大皇子看中著實不易。

現在姐姐上場,連這個對手都不一定能夠解決。

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場中已經發生了驚險萬千的變化,兩把短刀從陸雨的身邊切過,她的衣服當即是碎裂了開,露出了腰身側面往上雪白的肌膚,可以看到側面擠出來的一絲豐滿。

「去死!」陸雨快要爆炸了,她渾身凝鍊著讓人發抖的寒冰氣勁,空氣被凍結,細微的冰柱從四面八方激射出去,成了一道道陰暗處索命的攻擊。

「雕蟲小技!」那青年身法靈活到了極致,往後一退,身體以一個幾乎不可思議的角度扭轉出去,幾十道冰錐攻擊落空,可以看到地面被冰錐插成了馬蜂窩。

「想跑?」陸雨兩隻手都成了霜白色,朝著空氣猛然一抓,方圓數丈元氣被帶動,冰冷的氣機瞬間鎖定了那雙刀青年。

只是此刻,拉開了數米距離的那青年嘴角卻是露出詭異笑容。

「看來你還不知道什麼叫絕望。」

「鬼影索!」

忽然他身體爆發出三道幻影,陸雨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哪道幻影是真的,這三道幻影同一時間靠近了她,她能夠很強烈的感受到殺意臨近,宛如皮膚都被刺破了一樣。

「滋滋滋~」

涼風忽然就吹了進來,陸雨感覺自己的衣物又破了,這一次是大腿、胸部、肩膀。

胸部碎裂的衣衫,直接暴露出來裡面的褻衣,粉紅色的。

「呵呵,真有意思,我覺得大家應該都挺想看看陸家大美女身材到底是怎樣的,這個願望就讓我滿足大家吧。」暗影之中,那雙刀青年發出鬼魅般的邪笑,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陸雨根本無法有效防禦住他的突擊,更是沒辦法精確的攻擊到對方。

這種高手,在金丹之下已經是近乎無敵的存在,沒有達到金丹境界,無法精準的鎖定一寸虛空的所有東西,就很難有手段控制住對方。

被當猴耍的陸雨整個人幾乎要吐血出來,她的臉面已經丟乾淨了,這裡無數人都在看著,她雪白肩膀跟大腿外露,胸部裡面的褻衣也暴露了出來,腰側也開了一個大口子,整個衣服都破破爛爛,而不知道這畜牲接下來還會怎麼折磨她?

這種折磨,遠比擊敗她要屈辱的多,因為對方想要她自己主動認輸,來最大化這場戰鬥帶給他的收益,讓二皇子對他記憶深刻。

這人實在是太陰險了。

下面陸雪跟余霜滿面的陰寒,拳頭緊緊握著,這樣對待一個女孩,這男的真不是人。

就連秦毅都看不下去,眉頭皺著。

雖然這陸雨對他一點都不客氣,不過倒是並無惡意,秦毅也不至於因為這點小事去記這麼點仇,特別對方還是個女人。

而這個青年的所作所為已經不是一場公平比武該有的性質了,他在凌辱對方。

「這羅家人倒是有趣,那陸家是大皇子那邊的吧?給她點難忘的教訓也好,讓她知道應該怎麼做人。」天蘭冷哼一聲說道,她壓低了聲音,也只有二皇子這邊的人能夠聽見。

二皇子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輕輕撇了一眼他大哥那邊。

替天行盜 大皇子面沉如水,並沒有任何錶示。

「住手!」

正當那羅家小輩拿著雙刀繼續要攻擊的時候,陸雪直接站了出來。

「姐姐認輸了,接下來由我上!」陸雪直接衝到了場地邊緣。

「你下去!我要親手殺了他!」陸雨眼淚嘩啦啦的流了下來,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種當著無數人面的凌辱,比殺了她來的還要痛苦。

若是無法手刃對方,她倒不如死在比武台上了。

「你們這是公然破壞規則啊,嘖嘖嘖,我也不為難你了,你滾下去吧,讓你妹妹上好了,反正你們陸家余家誰來都一樣,大不了把你們招募的高手也叫來好了。」

「哦對了,我差點忘了,以你們的水準,頂多也就招募一些垃圾過來。」那羅家青年笑意吟吟的說道。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他是全場焦點,更是二皇子關注的對象。 「姐姐,你快下來吧,我保證幫你殺了他!」陸雪信誓旦旦說道,她實在是不忍心讓姐姐繼續上面受到這羅家人的凌辱了,這個畜牲簡直就是敗類,堂堂正正擊敗陸雨沒有人會說什麼,可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就連下面都開始有旁人指指點點了。

不過有些男人倒是摸著下巴,饒有興緻的看著這一幕,這陸家小姐的皮膚身材果然是完美,這般去看的話絲毫不輸那天蘭,也就是少了一絲天蘭那女人獨有的韻味罷了。

這種韻味往往能夠迷的男人神魂顛倒。

陸雨站在那裡,滿面的清痕,現實告訴她一定要殺了這個人雪恨,可理智告訴她,不管怎麼樣都不會是對方的對手,如此繼續下去她就是自取其辱,甚至於會被對方用那兩把短刀將衣物盡數剔除,那個時候她就沒臉見人了。

「雪雪,儘力而為就好了,安全第一!」陸雨終究是點了點頭,她緊緊的咬著牙齒從上面走了下來。

「呵呵,這就對了,把你妹妹的衣服剝了才有成就感,你太弱了。」羅家那面容有些稚嫩,然而心腸卻是異常狠辣的人笑眯眯的說道。

陸雨氣的肺都要炸了,眼淚再次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咬牙切齒的盯著那人。

此時此刻陸雪已經走上了場內,她手中握著武者最常見的武器,一把長劍,那長劍通體白色,秦毅在上面感受到了靈器的氣息。

皇城之中,靈器對於那些名門望族來說不算什麼,家族出色子弟人手一把都不算什麼特別困難的事情。

對於秦毅來說,他手中最好的也是唯一能夠拿出來的武器,只有那把卻邪寶劍,雲清宗宗主賜給他的武器,鎮守宗門的武器。

極品靈器即便是這些名門望族都很難能夠拿出來,或許就是鎮族之寶的那種存在,對於當前的秦毅來說更是殺人保命的東西。

「我會殺了你!卑鄙無恥的小人!」陸雪長劍所指,有著冰雪之力延伸出來,周圍地面都是寸寸白霜,這白霜一直蔓延到了那羅家年輕天驕的腳下,才被後者身體之中爆發出來的真元波動驅散。

「這陸家的陸雪現在實力倒是不錯,一身寒冰真元也修鍊到了金丹境界,稍加培養以後成就大成境界,甚至巔峰、圓滿,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大皇子高高坐在上面,對於那羅家凌辱陸雨之事,他並沒有什麼看法,這個世界弱肉強食,一切的錯誤跟不公都是因為自己太弱了。

那個羅家之人很過分,不過若是陸雪真的有本事殺掉他,也不會有人說什麼,可若是她做不到,那就是弱者的悲哀,也不可能有人會幫她出頭,去跟二皇子手下的羅家人作對。

總裁的小妻 「大皇子對陸家有興趣?據我所知陸家跟余家乃是聯盟關係,你看那陸家兩女跟余家余霜便是一起的,不過現在余家分裂,余家有一脈是投降二皇子那邊的……就是那跟天蘭酒樓樓主天蘭走的很近的餘風琴。」

在大皇子旁邊,一名像是書生模樣的青年低聲說道,看他的樣子以及說話的語氣,似乎是將這些家族之間的消息抓的很緊,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大皇子點了點頭,對於他的話也是百信不疑。

「余家分裂也是上一輩余家家主不作為,既然余家有一半是朝著我這邊的,那麼就扶持一把,最好是將余家內部問題解決,讓他們變成一顆心。」大皇子笑著說道。

「如果變不成一顆心呢?」旁邊那青年想了想忽然問道。

「還用我教你嗎?」大皇子看了他一眼,那青年連忙縮回眼睛。

他自然知道應該怎麼做,不過還是要先看看這場茶會的結果,以及余家值不值得幫助。

此時此刻面對手持雙短刀,速度極快的羅家天驕,陸雪採用的方法雖然笨拙,不過卻極為有效。

她利用金丹境界對周圍環境的控制,製造寒冰領域,驚方圓十多丈盡數冰凍了起來,地面全都是冰冷的白霜,踩在上面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而那羅姓青年的行動很明顯也受到了限制,這冰冷的凍結之力下,四肢都會瞬間變得僵硬了起來。

雪白色的長劍刺出去,霎那間白茫茫一片,宛如天地間雪色都集中到了此處,無窮無盡的冰涼刺骨的力量朝著對方涌去,羅姓青年駭然的發現自己周圍被冰雪灌滿,想要移動都十分費勁。

對方明顯是知道他憑藉的乃是靈活身法取勝,於是便利用自己精通的法術封住了他的身法,以及任何他可能去的地方。

這法子雖然蠢,可一個金丹高手對付一個非金丹高手,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只要能夠殺了他為姐姐出口氣,也算是值得。

「冰封訣,山河碎!」

刺出去的一劍被羅姓青年艱難躲開之後,忽然陸雪手中劍勢一轉,冰天雪地宛如玻璃渣子一樣碎裂了開來,這些碎裂的冰塊可並沒有消失,而且隨著陸雪的劍勢指揮形成了冰雪風暴,將羅姓青年所在的那一塊區域盡數圍攏了起來。

「這瘋女人是下定決心要幹掉羅家這人啊?找找致命,不留任何機會,換作一個普通的築基武者恐怕第一招的時候就死了,說來這羅家天驕還真是厲害,以前都沒怎麼聽說過有關於他的名頭,這忽然就成了黑馬蹦出來了。」

「羅家水深著呢,他們族中天驕有五位以上,而且都是有資格晉陞神榜一百五十名以內的,那些可都是金丹高手,至於這個小子……若不是今天嶄露頭角,我還真沒聽說過羅家還有這號人物。」

外面之人議論紛紛,場中則是瞬息萬變,冰雪風暴剿滅了一切,可陸雪卻是面沉如水,因為風暴散去,那裡面沒有一點一滴的生機,也沒有任何東西存在。

若說對方被絞殺成了渣,她肯定是不信的,她的攻擊強度自己很有自知自明,還沒到那種凌厲到什麼都能湮滅的程度。

那麼也就是說對方已經避開了她的攻擊,並且現在隱藏在她找不到的地方,可場地只有這麼大……

就這般想著,陸雪整個人全神貫注,不放過一絲一毫的場中變化,可下一刻忽然勁風撲面而來,就像是那人一直在她身邊,等待著最好的機會一擊必殺。

兩道交錯的刀光撲向陸雪面前的衣物,陸雪勃然大怒,這人對付她竟然也想用那種近乎於凌辱的手段,分明是把她跟她姐姐都不當人。

刀芒讓她渾身猛地一寒,那速度著實太快了,怪不得姐姐絲毫防不住,就連她都是險而又險的避過。

「金丹境界果然還是難以越級挑戰。」那羅姓青年身影從黑暗中忽然顯現出來,搖頭說道,嘴角露出一絲自嘲,還有一絲讓人捉摸不透的笑容。

不過他的力量卻是引起無數驚嘆。

一個築基境界的武者面對金丹境界武者竟然還能打的出其不意,這已經是十分難得的事情,毫無疑問的陸雪成了他的墊腳石。

「這羅家人不錯,等茶會之後讓他親自來見我,這人會是一名出色的暗影刺客。」二皇子眯著眼說道。

「能夠被二皇子看中,是他的福氣。」天蘭美女笑眯眯的說道。

「羅家精通刺客之道,這羅翼是羅家最小的兒子,不過看這個樣子已經完美繼承了他們羅家技法的精髓,可塑性極高。」二皇子旁邊一名中年男子雙手抱在胸口,淡淡評價道。

羅翼並沒有聽到別人對他的評價,陸雪更是沒有,但是她很清楚,今天她陸家丟人是丟到家了。

她面對低她一級的武者沒有展現出碾壓的氣勢就已經敗了。

更何況……

此時此刻全場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情不自禁落在羅翼身上,目瞪口呆。 嘴角掛著淡淡笑容的羅翼,忽然他身上氣息節節攀升,這種攀升速度十分恐怖,一瞬間就到了金丹的臨界點,這已經是築基境界的大圓滿,只差一步就是金丹。

忽然,一股玄而又玄的氣息蔓延了出來。這股氣息出現的剎那,所有人心頭都有了一股明悟。

金丹。

竟然在場金丹不在少數,可見到一個人從築基境界直接邁入金丹還是少見的,特別還是戰鬥之中。

「壓制修為,一直在築基大圓滿附近,特地放在這個時候突破以最大化自身光芒,這人好算計啊。」秦毅咧嘴一笑。

而且還用近乎凌辱陸雨陸雪的方式來博取眼球以及關注度。

不過他成功了,現在他是全場最受矚目的存在,二皇子面容欣喜,似乎是看到了他的進步空間,看到了一位未來的得力幹將。

只是對比大皇子,大皇子此時此刻面無表情,陸家也算是他這一脈的人,雖然陸家實力不強,可這個時候丟的也是他的臉面。

……

「霜霜姐,讓雪雪下來吧,她不是對手的。」陸雨面容焦急,若是妹妹也遭受那種屈辱,那他們陸家還有什麼臉面在天陽皇城立足?

余霜也萬分著急,可是現在戰鬥才剛剛開始,先不說陸雪願不願意下來,就她真的這樣做了也會被皇子責怪,因為這不合規矩,她沒有敗也沒有收到什麼不公對待。

除非是對方再次用那種手段去對付陸雪,那麼她就能名正言順的代替陸雪認輸。

認輸了之後呢?……余霜偷偷看了眼秦毅,秦毅坐在板凳上,似乎這裡的事情跟自己無關一樣。

秦毅是她余霜的底牌,她指望著秦毅能夠在這些人之中取得稍微好一些的成績,至少讓余家跟陸家臉面上過得去。

「我的堂妹,真不知道你在掙扎什麼,羅翼今年二十二歲已經是金丹高手,這一屆神榜就能衝擊前一百五,下一屆甚至可以衝擊一百之內,五十之內,反觀你們這邊,陣容寒磣的讓人發笑啊。」

隨著一陣踢踏踢踏的腳步聲靠近,餘風琴帶著數人靠近了這邊,一邊走著一邊發出讓人厭惡的聲音。

「你居然跟羅家聯盟了,我倒是小瞧你了,那羅翼這麼做一定是你交代的吧!」看到餘風琴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余霜滿臉冰冷,已經聯想到了什麼。

「呵呵,這你就管不著了,只能說我的計謀十分成功,現在羅翼乃已經是被二皇子看中了,我會證明我們余家追隨在二皇子身後才是最有前途的事,而你,只是讓家族敗落的罪魁禍首。」餘風琴冷哼一聲。

余霜死死咬著牙,對於這話目前沒法反駁,事實在眼前,他們余家跟陸家的年輕天才被那羅家羅翼打的完全沒辦法還手,而現在羅翼又當場晉陞金丹境界,恐怕陸雪都是凶多吉少。

「恩?你居然沒跑?真是有意思,你的膽量還真是超過我的想象。」 婚前誤愛 餘風琴眼角一掃,正好掃到了秦毅,她整張臉都是驚訝之色。

她以為看到今天這種情況這小子必然是早就溜走了呢,他得罪了天蘭,天蘭今天出現在這裡,更是以跟二皇子如此親密的姿態,可以說只要天蘭告這小子一狀,他就必死無疑,二皇子那邊無數的忠實擁護者都會想著怎麼拿走秦毅的人頭去討二皇子歡心。

「超過你想象的東西太多了,你不能理解的也太多了。」秦毅不咸不淡的說道,對於這個女人,秦毅不需要有半分客氣。

「呵呵,現在你就盡情的笑吧,因為等會你就笑不起來了。」餘風琴露出不置可否的笑容,跟這種人沒有什麼好繼續爭論的,只有現實能夠讓他跪下,臣服。

而這個現實就在眼前,她不著急,只要對方留在這裡,只要被天蘭看到他,他就死定了。

「雪雪!」

陸雨的關注點一直都在場中,聽到她的驚呼,余霜秦毅下意識的朝著陸雪那邊看去,她的手臂之上多了一道血痕,胳膊的衣物直接在刀風之中碎成了布條。

那羅翼對於雙刀技巧領悟的出神入化,遠不是陸雪能夠抗衡的,她的的寒冰真元對於對方的影響也很小,這本就是一種近似於輔助類型的屬性,殺傷力比不上金、火、雷,防禦也比不上大地之力,修復、生命力量更是比不上水、木,有點趨近於萬金油。

「千魂冰魄斬!」

陸雪面沉如水,雪色長劍一剎那帶起千百重冰封力量,面前寸寸空間盡數被籠罩起來,眾人宛如落入冰雪世界,將這莊園之中平添了一抹異樣的美感。

只是這美感之中卻是蘊藏著濃烈殺機,陸雪的殺氣毫無遺漏的爆發出來,每一寸雪花都鋒利無比,落到地面都像是被劍光斬過一樣,青石上出現很多交錯的痕迹。

這大範圍攻擊招數也不怕對方藏匿於黑暗之中。

「幽魂閃!」

只是陸雪還是小瞧了對方的手段,進入金丹境界之後對於方寸空間的掌控以及武技、法術的掌控都如臂揮使,信手拈來,曾經那些無比吃力的招數,如今隨隨便便就能夠施展出來。

黑色的雙刀切割,將空間中飄蕩的風雪直接切割出來一條通道,這通道被黑色的氣息污染,凌厲如刀的雪花根本無法進入。

「穿影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