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接近中午剛剛得以喘息,何艾依的電話打過來,「簡繁,成都那邊確定下來了。周四講方案,我們周三的飛機飛過去。」

簡繁心頭一緊,「韓聰和蔣帥被安排在周四進行畢業答辯,為什麼如此不湊巧,客戶這次為什麼不安排在周末呢?我們周五飛過去不是很好嗎。」

簡繁明知道說了也是白說,可是周三飛成都真真切切不願意呀!

「客戶方定下來的時間不好再調整,求你了。」何艾依在電話那端雖然替簡繁為難,可是沒有辦法。

「好吧!」

簡繁將工作計劃又調整了一番,一想到周四不在北京就心煩意亂。

突然何艾依的電話又打了過來,「簡繁,麻煩你去人力資源部一趟。景蓉提交了出差計劃,可是你的出差計劃沒有獲得批准。最後景蓉只讓綜辦買了我一個人的機票,何經理直接從武漢飛成都。可是,你不去,我與何經理去了也沒有用呀。簡繁,求你了。不會是你授意小柯不批准的吧!」

「怎麼可能呢?艾依,如果我拒絕去我會直接跟你說的,絕不會通過其他人做手腳。」簡繁感到不可思議,估計何艾依急糊塗了。

「我明白。可是我不清楚公司為什麼不批准你出差。我現在不在公司,中午要替何經理接待一個北京的客戶。景蓉剛才去人力資源部也不起作用。不知道是不是項目部的問題,只能拜託你親自去上面問一下了。我等你消息。」

簡繁揉了揉眼睛,不被批准出差這件事或許與小軒有關係。昨天晚上他打來電話詢問為什麼不回宿舍,告訴他已經搬離宿舍后,電話這端都能感受到他的憤怒。掛電話前還明確說最近不準出差。是否出差與他有什麼關係?忙中添亂!

簡繁嘆了口氣,來到雲T大廈頂層找穆森。此事若與小軒有關,穆森必然受到了他的慫恿。可憐穆森交友不慎!

簡繁敲了敲穆森辦公室的門,又推了推。門鎖著,簡繁正要撥打穆森的手機,小柯從樓下走上來,「穆總助不在,歐陽部長在。不過歐陽部長心情好似不太好。」

「哦。」簡繁猶豫了一下,還是跟隨小柯走入歐陽紫嵐的辦公室。

歐陽紫嵐正靠在老闆椅上,不耐煩地甩著手中一把精美的玉竹扇。

林劍軒這個魔頭出國了也不讓人消停,我要有多閑才可以時刻替他盯著簡繁。周末簡繁搬家我怎麼可能知道?竟然打越洋電話來質問我,阿森在他身邊也不知道替我攔著點兒。唉,真是氣死我了!出國前明確不讓簡繁出差。乖乖,偏偏有人提交簡繁的出差計劃,無端給我找麻煩!

見簡繁與小柯走入辦公室,歐陽紫嵐向前探了探身,「簡繁,聽說你從宿舍搬出去了?」

「是的。」簡繁看了一眼小柯。

小柯給簡繁接了一杯水,「昨天我幫簡繁搬的。」

「哦?」歐陽紫嵐盯著小柯,暗自運氣。看來簡繁搬家這件事我確實應該知道,竟然是我的手下幫著搬的。小柯被調教的還不夠,竟然將我至於被動的局面。

小柯耳朵一熱,「應該的。之前我就跟簡繁提過,讓她搬家時來找我。」跟著歐陽紫嵐久了,小柯很會察言觀色,但是這次卻看不懂歐陽紫嵐的表情。看似關心,又帶了慍色。若說不高興吧,隱約中又莫名一絲幸災樂禍。

「宿舍條件不太好,搬出去住應該舒服一些吧?」歐陽紫嵐欲進一步了解簡繁的情況,不要等那個魔頭又打來電話時還是一無所知。那個魔頭本欲從國外回來后再安排簡繁的住宿問題,不曾想簡繁先行了一步。哈,誰讓他一直自以為是,讓他吃點兒苦頭也好。

「還可以!」簡繁抿了抿唇角。

小柯難以置信地看了一眼簡繁,那種條件怎麼可能住著『還可以』。她自己都說『就當軍訓了』,可見還是自知艱苦的。

「那就好,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歐陽紫嵐笑了笑,既然簡繁不願告之實情就不問了,反正可以從小柯那裡了解到。

「關於出差的事情,我需要去成都講方案,可是公司不批。我想知道具體原因。」

歐陽紫嵐沉了一下眉頭,「業務拓展部是公司唯一一個獨立核算的事業部,暫時不能擅自動用公司資源,包括人力資源。」

「之前。」

「正因為之前,公司才給予了足夠的關注。」歐陽紫嵐不容簡繁辯解。

「我通知業務拓展部提交申請可以嗎?」簡繁抱著一線希望。

「公司還沒有制定相應的審批流程,暫時無法受理。」歐陽紫嵐將程式化語言運用得登峰造極。

「我知道了。」簡繁感覺到歐陽紫嵐在搪塞她,再繼續下去也不會有結果的,適時作罷。

走出人力資源部,簡繁給何艾依打了電話,「公司還是不批。」

「那怎麼辦呀,成都那邊一切都準備好了。這是最關鍵的一次方案講解,你不去就相當於雲T自動放棄了。」

「何經理懂技術,他可以講。」

「簡繁,你不清楚。這次給他們大老闆講解,信息部怕出紕漏,不允許更換講解人員。」

面對簡繁的沉默,何艾依更著記了,「求你了,這一單勢在必得,就指望你了。簡繁,你再想想辦法吧。」

「我請假。」簡繁咬著嘴唇,「只能如此了。」

「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不會不管我的。」

何艾依開心了,簡繁卻將自己推入了險境。

剛結束與何艾依的通話,閆敏的電話就追了進來。簡繁盯著電話號碼,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 簡繁了解閆敏的心機,若一直與其保持距離,雖然彼此心存芥蒂,倒也沒有壓力,不喜歡可以避開就好。卻偏偏與閆敏有了緩和的機會,原本寧願相信她的善意,可是在會議室外還是聽到了她刺激韓聰的話。面具已被摘下,閆敏此次無論出於何種目的,估計都不會再顧及顏面,必然是一場不愉快的對話。

簡繁深吸了一口氣,接通手機。

「簡繁,我想跟你談談。」

「談什麼?」

「關於韓聰。」

簡繁頓了頓,「好吧!你在停車場東側的樹蔭下等我吧。」

見面之後果然如簡繁所料,閆敏雖然保持著一貫的優雅,目光卻是冷冷的,「我希望你可以離開韓聰!」

簡繁下意識扣緊了指尖。

「他有追求,你不應該逼迫他放棄。」閆敏並不知道韓聰已經改變了決定,她不允許韓聰捨棄公司,捨棄屬於她的機會。

簡繁思維有些亂。逼迫韓聰?她有嗎?

「韓聰一直在遷就你,每一次都不得不違背自己的意願。若沒有你,他可以專心做他喜歡做的事。可是你對他的干涉卻無處不在!」

雲里霧裡中要看清一件事物,一件不認為存在的事物,那種感覺即束手無策又焦急難耐,簡繁感到頭疼。從未想過干涉韓聰的決定,唯一一次建議也沒有被韓聰採納。閆敏口中的『遷就』,『干涉』何從談起。

閆敏勾了勾唇角,充滿嘲諷,「不承認?你是不是從宿舍搬出去了?」

「是的。」簡繁疑惑閆敏是如何知道的,又為何話鋒一轉。

「我與柯小是鄰居。聽說你搬去清華北門住了,韓聰知道嗎?」

「不知道。」

閆敏輕哼一聲,「你準備什麼時候告訴他?還是沒有考慮好折磨他的時機?」

「折磨?」

「韓聰剛把房子賣了,你就搬到一個他根本無法接受的環境中居住。對他來說不是『折磨『是什麼。就算你不希望韓聰與我一起工作,也不至於如此逼他吧。」

「關於租房的事情是我一時疏忽,急於在出差前將宿舍騰空,有一個朋友正巧住在清華北門,隔壁又有空閑的房子。不過,謝謝你的提醒。我這就簡訊通知韓聰,讓他安心。」

簡繁給韓聰發了一條簡訊,『因為急於從宿舍中搬出來,所以暫時租住在雲蓮家隔壁。待你畢業答辯之後有時間再從長計議,勿念。』

很快收到韓聰的回復簡訊,『好的。』

簡繁掃了一眼閆敏,「放心吧,韓聰不會被這件事干擾的。我從未想過逼他。」

「簡繁,我懇求你,不要干預韓聰的選擇好嗎?不要讓他離開公司。」

簡繁搖了搖頭,微微一笑,「你不了解韓聰,沒有人可以左右於他。」

「最好如你所說!」閆敏不甘示弱。

簡繁久久地凝視閆敏,閆敏莫名感到一陣涼意,「為什麼如此看著我?你不會才知道我對韓聰的心意吧。」

「正因為我了解你對韓聰的心意,所以我才奇怪,你為什麼在方達放手之後執意購買他的40台計算機。」簡繁想替韓聰問個明白。

「你知道了?」閆敏驚恐。不光彩的事情怎能公之於眾?

「公司不是你與韓聰辛辛苦苦創建的嗎?為什麼要惡意斷了公司的資金鏈?如若沒有吳波公司的外包合同,公司早就因此經營不下去了吧!兜兜轉轉,公司運營至如今艱難的地步是你希望看到的嗎?若是如此,你又何必強留韓聰在公司呢?」

閆敏避開簡繁審視的目光。

一個想法撞入簡繁的思維,「難道是因為我?」簡繁將閆敏的一系列行為串起來,「你不止一次以公司運營困難為由勸我找何佳宇幫忙,然後又在韓聰面前搬弄我與何佳宇的是非。只是為了讓韓聰對我失望是嗎?」

簡繁的話令閆敏如坐針氈。原以為簡繁是一個頭腦簡單、嬌嬌滴滴的女孩,沒想到她竟然洞察了一切。

「你說的沒有錯?」閆敏故作不屑,「可惜,結果非我所願!」

「針對我,我並不介意。可是你不應該給韓聰製造這麼多麻煩!」簡繁看著閆敏,目光中充滿了無奈和憐憫。

閆敏感到意外,在簡繁眼中竟然沒有看到絲毫的恨意。

「你知道韓聰身上最亮的光芒是什麼嗎?就是他的自信和執著。」簡繁為韓聰感到心疼,眼中驀然泛起晶瑩「你卻幾乎毀了他。這個公司讓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如今的狀況若是他一手經營造成的,他可以反思、可以總結教訓、可以再接再厲。可是,你卻讓他陷入了一個方向不明、無法洞察癥結的泥潭中。最後,他只能憑藉一己之力中途改變經營理念,找投資還貸款,四處出擊,四處碰壁。」簡繁揉了揉眼睛,「閆敏,這是你所願的結果嗎?」

「哈,無論什麼結果都無所謂了!」閆敏甩了甩頭,拚命壓抑著胸口的痛,「反正韓聰也不在乎這個公司。他最終還是為了你而將公司捨棄了!」閆敏抱著頭慢慢地蹲下,「我以為只有我才適合韓聰,我可以為了他忍受任何委屈,吞下一切不甘。我以為在他失意的時候,我可以陪在他身邊,用我的真情感動他。哈哈,可笑!到最後,還是你了解他,還是被你拿走了我所有的機會。」

「你想錯了,韓聰並沒有放棄公司。也許他想等到畢業答辯之後再考慮公司的事情吧!」簡繁抬起手,手心向外搭在額頭上,耀眼的陽光透過指縫打在簡繁的眼底。

「這是真的?」陽光也打在了閆敏的頭頂上。閆敏壓住眼眶,百感交集。

突然,一輛汽車駛入雲T大廈地面停車場,沖著簡繁身旁的空車位一頭扎了進去。或許發現停的位置有偏差,又左轉向向外倒車,車尾逐漸逼近閆敏。

等到簡繁發現時,閆敏還全然不知。簡繁轉身上前一步用力拍在車後備箱上,順勢將閆敏推開。車輛及時剎車,可是簡繁還是被『咚』的地撞倒在地上。

閆敏從地上爬起來,撣了撣身上的土才意識到剛才一瞬間發生了什麼,「簡繁,你沒事吧!」

司機從車上跑下來,「簡繁,怎麼是你?」

簡繁吃力地站起來,「艾依,我怕了你了,開車很慢,怎麼倒車這麼快!」

「部里新買的車開不習慣。」何艾依被嚇出一身冷汗,「我一點兒都沒注意到你。哎呀!手臂和腿都磕出血了」

「沒關係,我有摔跤的經驗。」簡繁查看了一下傷口,「只是蹭破點皮,比十渡遊玩那次摔得輕多了。」

簡繁無心的一句話令閆敏尷尬。十渡夜宿農家樂旅館,簡繁猛然看到她靠在韓聰身上才從樓梯上摔下來。

「艾依,你先把車停好吧。稍等,等我們走遠了你再動車,我可禁不起你再撞一次。」不想讓何艾依手足無措,簡繁疼得吸著牙齒不忘打趣何艾依。

閆敏將簡繁扶到另一處樹蔭下,「謝謝,若不是你,被撞的就是我了。」

「沒什麼!不過是下意識的反應。」

「我發現你並不恨我。」閆敏一絲苦笑,「你既然知道了我對你和韓聰所做的一切,為什麼不恨我?」

「因為我知道你是真心在乎韓聰的。」

「你不介意?」閆敏懷疑自己聽錯了。

簡繁看向遠方,「韓聰需要一個好的合伙人。」

「你清楚,我不會甘於只做韓聰合伙人的。我也不接受他人感情上的憐憫。」閆敏表情堅定,「雖然你剛才替我被汽車撞了一下,我還是要勸你離開韓聰,你並不適合他!」

「抱歉,我不想再繼續談下去了。」簡繁向走過來的何艾依揮了揮手,「最近要出差,需要處里的事情很多,我還要將傷口先處理一下。失陪。」

閆敏的話似一道閃電劈開了集聚已久、低沉而壓抑的雲層,一線明朗卻令簡繁莫名慌亂,不知如何自處。。

韓聰的驕傲不容被輕視,更不允許背叛。自從愛上蔣帥以後,簡繁自知虧欠韓聰太多太多,面對韓聰的付出和挽留,心甘情願地留在韓聰身邊成為了一種宿命。然而,閆敏的話卻讓簡繁警醒,她被動的留在韓聰身邊對於韓聰而言無疑是一種負擔。韓聰的夢想應該由一個愛他的女人來陪伴他完成!

一個人的精力有限!韓聰既然選擇繼續經營公司,繼續他的理想,他終有一天也會意識到不應該被兒女情長所累。

也許是時候彼此放手了! 找了間休息室,何艾依仔細地為簡繁清理傷口。簡繁腦子亂亂的,心不在焉地從書架上抻過一本雜誌。

「別亂動,不是我嚇唬你,就算是擦傷處理不好也是要留疤的。」何艾依卷著手裡的棉簽,「剛才與你在一起的人是誰?看著很有范兒。」

「一個朋友。」提起閆敏,簡繁莫名難過。一頁一頁快速翻閱雜誌,具有強烈視覺衝擊的畫面也抓不住簡繁的視覺神經。

「朋友?你們談的好像並不愉快。」何艾依又換了一根棉簽,重新沾了點碘伏。

「你給我塗得好難看呀。」簡繁岔開何艾依的話題。

何艾依皺了皺眉頭,「嗨,我又不是在畫畫,好看難看的有什麼關係。腿上的傷穿條長褲就看不到了。手臂處有點麻煩,夏天穿長袖衫似乎不太正常。」

「哼,知道你還不認真畫!」

「有辦法了,我用紗布幫你纏一下,別人就看不到了。」何艾依興奮於自己的辦法。

「纏上紗布,別人還以為我被撞的多嚴重呢!」簡繁嘟了嘟嘴。

何艾依突然眼前一亮,「看著嚴重點兒好呀!你不是準備請假陪我去成都嗎?這是再好不過的請假理由了。」

簡繁隨手用雜誌拍向何艾依,「我懷疑你是有意而為,故意用車撞我。你也不怕把我撞殘了!」

「別動,碘伏都灑出來了!撞得還是輕,撞暈了才好,免得你不停地動來動去。這傷口在誰身上?再動我不管了!」何艾依假意露出不滿的表情。

「哦!艾依,中午你不是要陪客戶吃飯嗎?怎麼突然回來了?」簡繁側身不再動了。

「得知公司不允許你出差,何經理很生氣,安排了其他人接待客戶。讓我務必回公司將你去成都的事情落實下來。」何艾依癟了癟嘴,「估計何經理不滿意景蓉的辦事能力了。」

傷口清洗消毒后,何艾依端詳著自己的傑作,「OK啦!你等我一會兒,部里有醫用紗布我去取來。」

「真要纏紗布呀?」

「當然了,演戲就要演得像一些。然後你就提交請假報告!」何艾依揉了揉蹲得有些發麻的腿。

簡繁蹙眉,「如實說明情況請假就好了,不必編造其它理由吧。」

「如實請假怎麼可以?如果公司再不批呢!你還要如何解決?難不成跟上面鬧翻了!放心吧,我已經讓景蓉給你訂票了。」

「好吧!」簡繁抿唇,似乎被脅迫著做事,可是承諾在先,又不好推脫。

簡繁被車輛撞傷的消息很快傳了出去,隨後提交的請假申請第一時間獲得了批准。

歐陽紫嵐不放心,給簡繁安排了診療和休養場所,可是卻被簡繁婉言拒絕了。雖然不悅,不過一想到簡繁受傷了就不會再糾結於出差不禁慶幸,總算不負林劍軒出國前的叮囑。

林劍軒不在國內的日子,歐陽紫嵐從未感到如此不安。對於林劍軒布置的任務一向完成情況好過預期,可是這一次不同。留意並且照顧好簡繁好似並不容易,從簡繁搬家,到申請出差,再到被車撞到,每一件事都讓歐陽紫嵐頭疼。祈禱簡繁在林劍軒回國之前千萬不要再出意外了,否則林劍軒如洪水猛獸般的暴怒和責備可不是隨便可以消化的。

簡繁則不然,一想到周三飛成都就悶悶不樂。周二晚上終於忍不住給韓聰和蔣帥發簡訊詢問答辯準備情況。

立即收到蔣帥回復的簡訊,『只有一件事沒有準備好,還在苦苦思索中。』

『什麼事?』

『萬一評委老師發現我的論文寫得太好,提不出問題當場拜我為師怎麼辦?』

『哈哈,你繼續想吧。』

『早睡吧!我都準備好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