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玩笑開大了……而且一點兒也不好笑! 扶桑木,又稱建木,在上古傳說中是洪荒妖族異種三足金烏一族的棲息地,也是仙、人、鬼三界的通道之一。

洪荒之時,天地殺劫降世,巫妖兩族大戰,大巫后羿踏斷扶桑枝,箭射金烏九太子,三界通道由此而絕。

三足金烏一族最後剩下的一位太子為保三足金烏一族延續,自願化為太陽,普照光明。天降無量功德,金烏一族得以避開天地殺劫,永鎮扶桑,但同時也被禁錮在這扶桑木上,不得離開。

扶桑枝斷,此地靈脈也隨之受損,放任不管終究會禍害人間,諸混元聖人施展大法力,將扶桑木移出九州,於東海盡頭另造一地安置,是為天涯海角。

青龍居然隱藏於天涯海角,難怪在這一千多年裡,歷代修真者窮盡人力物力卻怎麼找也找不到它的蹤跡。

而「那個人」也不知從何處得知了青龍的藏匿地點,居然組織了大隊人馬前去捉拿青龍。應該說「那個人」真不愧是「那個人」嗎?

西遊鬥戰聖佛很 天涯海角是三足金烏一族的地盤,青龍是怎麼混進去的,眾人不得而知。不過眾人可以肯定,「那個人」所帶領的遠征艦隊絕對不會受到三足金烏的歡迎!

果然,張佛爺接下來的遭遇便只能用慘烈來形容了。

「你們能夠想象在大海中航行了好幾個月的人在見到陸地之後,會有多麼開心嗎?我當時真的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樂世界,哪怕是見了佛祖也沒有那般開心……阿彌陀佛,罪過罪過!」

「見到陸地的狂喜讓我們都失去了警惕心,除了「那個人」的心腹手下之外,被強征的我們幾乎是集體跳下了船,踩著水飛奔過去。我因為暈船,加上體力不支,跳下去的動作晚了一些,於是落在了後面,沒想到卻因此撿回了一條命!」

「三足金烏並不歡迎外來者,那些跑在前頭的倒霉蛋剛一踏上陸地,便被從天而降的巨大火球所吞沒!那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火球,其中蘊含著世間最為炙熱的太陽真火,是號稱能夠焚盡一切的可怕力量。只要沾上了就永遠不會熄滅,沒有任何人能夠與之抗衡!那些人連哭嚎聲都沒發出來便直接被燒得汽化,連渣子也沒留下!雖然佛祖教導我們,要有犧牲精神,但是面對這無法抗拒的強大力量,我實在是沒有勇氣去面對!」

「「那個人」自始至終都只是站在甲板上,默默的看著他費盡心機組建的遠征部隊覆滅,根本沒有出手救援的打算。甚至有些被燒到手臂、腿腳的人想要斷肢自救,都被他手下的心腹給扔進了前方的火焰里。我至今依然記得他當時冷靜到近乎絕情的眼神,讓人心底發寒。原來的我雖然感到奇怪,但卻被那地獄一般的場景給嚇住了,一時間根本沒有反應過來。直到後來,我在加入靈異調查局后翻閱資料時無意發現了一些關於三足金烏一族的記錄,這才得知了「那個人」推波助瀾的原因。」

「三足金烏是上古妖族中的皇族,天地殺劫過後,本應與巫族一起消亡於天地之間。三足金烏太子自願犧牲化日,以無上功德換來三足金烏一族的延續。三足金烏雖存,但卻苦於天命有定,不能再出天涯海角一步,數萬年來困在這一隅之地,心中積累的怨怒可想而知。為了讓三足金烏一族徹底絕了與人族爭奪這天地主角的心思,諸聖不僅在天涯海角設下結界,還給三足金烏的血脈之中埋入了一道禁制。」

「殺人者死!這本是諸聖限制三足金烏的手段,卻被「那個人」利用,毫不費力的解決了阻擋在他面前的三足金烏一族!至於我們的生死,他根本不會放在心上……不!應該說,他不惜抓壯丁也要湊齊的遠征大軍,從一開始就是用來犧牲的!我們這些人在他的眼中,就只是一群用來消耗的道具而已!他是一個真正的「魔」,一個沒有感情的「魔」!」

「整艘船上原本有兩三千被強征的修真者,最後活下來的還不到百人,而天涯海角里的三足金烏同樣也是損失慘重。直到三足金烏不得不放棄用太陽真火來攻擊我們之後,「那個人」才下令全軍進發。」

「我因為留了個心眼,本能的感覺這次任務沒有那麼簡單,上岸之後便借著一次殘餘三足金烏髮動的襲擊,裝死逃出了隊伍。「那個人」著急捕龍,也沒有多過注意,解決了那些礙事的三足金烏之後匆匆忙忙的趕路去了。」

「我在天涯海角躲了起來,想著在任務結束之後再混回去。你們想笑就笑吧,我不在乎。在那天地之威面前,個人的力量是何等的渺小。若是沒有船,在那茫茫大海,我又能怎麼回去?」

「沒過幾天,整個天涯海角忽然地動山搖,還伴隨著陣陣龍吟。我知道,「那個人」已經找到了青龍,他們終於開始動手了。「那個人」是為世人所不容的「魔」,青龍「黑化」之後則是為禍人間的凶獸,兩個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說實話,他們之間的鬥爭,我並不想插進去。不過「那個人」的安危關係到我能不能順利回去,畢竟我可不會開輪船。哪怕是為了我自己,我也要出去看看。」

「雖然想法很好,但他們那個級別的戰鬥果然不是我一個小小的元嬰修士可以插手的!我趕到戰場,發現地上全是屍體,不只是強征過來的修真者,連「那個人」的心腹也無法避免死亡的結局。場中只剩下「那個人」單獨在與青龍周旋。青龍已經現出遮天蔽日的真身,龍吟之聲響徹雲霄。之前的地震大部分都是它的功勞。而「那個人」則是拿出了「番天世界」……對,就是我們剛才遇到的那個!千萬不要以為「番天世界」就只有那點威力,那只是我們走運罷了!韓銘不過是個靠丹藥強行提升到金丹期的雜魚,能夠發揮出「番天世界」多少力量?只有在「那個人」的手中,「番天世界」才是那個連神仙都能收服的上古靈寶!」

「青龍被「番天世界」的靈光罩住,不管怎麼掙扎,始終不能突破那層禁錮。雖然還能保持一定的行動能力,但是它的動作卻是越來越遲緩,先前戰鬥之時身上的傷口亦是盡數崩裂,不斷的往外淌血。「那個人」卻是勝券在握,也不過分逼迫青龍,只是用「番天世界」的靈光鎮壓它,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磨去青龍的脾氣,到最後才露出獠牙。 火影之死神英豪 雖然青龍看著挺可憐的樣子,不過我也不會多事到去幫它。不說「那個人」當時是我的上司,單就青龍本身那讓人心驚膽顫的惡名就夠我退避三舍的了。如無意外的話,這場遠征最終還是會以「那個人」取得勝利作為結局。」

「如果事情真能夠這樣結束,那倒也不壞。按照現在的話來說,我就是個打醬油的,只希望能夠全須全尾的回去,不想莫名其妙的死在那個鬼地方。他們打贏也好,打輸也罷,關我什麼事兒!」

「不過命運註定不會以人的意志轉移,意料之外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是嗎,好啊。”

蘇薇兒點了點頭,直接將那一條視頻給刪除了,然後將手機遞給方雪嫣。

方雪嫣脣角揚起一抹弧度,只一瞬間又消失於無,伸手去接手機。

然而,蘇薇兒卻忽然收回了手機,“你當我傻嗎?”

她當即點開了手機微信,看了一下,果不其然,她早已經將視頻發給了陳敏,上面還編輯了幾條信息。

【陳姐,立馬把視頻發給媒體,曝光蘇薇兒,】

【這一次一定要把蘇薇兒毀了,這個賤人太可惡。】

【現在就去做,立刻馬上,不要給我打電話,不方便。】

看着上面的信息,蘇薇兒笑了,把手機還給她,“方雪嫣,我是不是給你臉了?這麼肆無忌憚?”

“我……我……”

她沒料到蘇薇兒竟然這麼聰明,還知道看一下手機微信信息。

“現在就給陳敏打電話,如果待會兒我新聞曝光了出去,我保證你會死的很難看。”

她威脅着。

方雪嫣嚇得三魂丟了七魄,很是害怕,可轉念一想,信息反正已經發了出去,即便是蘇薇兒想拿她怎麼着,也不會殺了她。

“蘇薇兒,我肚子裏現在有孩子呢,如果你敢動我一下,我立馬報警,告你害了我的孩子。從此,你的模特生涯到此結束。”

她輕蔑一笑,暗自爲自己的聰明點贊。

“好啊。”

蘇薇兒慢慢的都是不屑,“你儘管對外播放視頻,到時候看誰會似的慘……白癡。”

她丟了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這樣的結局令方雪嫣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不明所以。

拿着手機,看着她的背影,秀眉擰了又擰,“這是什麼意思?”

女神的貼身男秘 離開了別墅,陸少宸看見她出來,直接走了過來,“餓了吧?我們回家吃飯。”

男人對她跟方雪嫣之間的談話問題一點也不感興趣,直接抱着她,朝着車走了過去。

“喂,少宸,不用的,我沒事兒。”

蘇薇兒感覺身子一輕,就被他一把抱在懷中,看着男人對自己的寵溺,蘇薇兒心裏好似吃了蜜似的,甜絲絲的。

坐在車上,直奔莊園。

抵達莊園之後,剛剛停下車,寶寶立馬跑了出來,“媽咪?媽咪,你回來啦?”

寶寶跑了過來,撲進了蘇薇兒的懷中,但卻被陸少宸拎着胳膊抱進了自己的懷中,“媽咪累了,讓媽咪去洗個澡好不好?”

“哦,好吧。”

寶寶笑嘻嘻的點頭。

蘇薇兒笑了笑,揉了揉寶寶的腦袋,“乖,等媽咪下來哦。”

“好噠好噠。”

寶寶點頭。

蘇薇兒立馬進了大廳,上了樓。

推門的那一剎,忽然發現臥室裏有一人……

“茉茉,你怎麼會在這兒?”

她站在房間門口,有些意外,不明白黎茉怎麼會出現在他們的房間裏。

正在站牀邊的黎茉神色有些慌張,一把拿起放在一旁的掃帚,“蘇姐姐,我就是一個人閒來無事,打掃我自己房間的時候順便給你們的房間收拾一下。”

蘇薇兒警惕的眼神在房間裏打量了一圈,應了一聲,“知道了。你先出去吧,以後這個房間不需要你來打掃,有傭人就行了。”

“蘇姐姐家……”

黎茉緊緊地攥着掃帚,澄澈眼眸閃爍光澤,“你……你是不是,是不是不喜歡我?”

“我……”

щщщ. тt kǎn. C○

她無奈的嘆了一聲,“茉茉,你是少宸的妹妹,在家裏就是主人,不是僕人。這些事情本就不需要你來做,明白嗎?行了,你先出去吧,我洗個澡。”

身心疲累的蘇薇兒沒有太多好言語,直接去了浴室。

黎茉望着緊閉的浴室門,拿着掃帚走了出去。

一樓大廳,黎茉看見陸少宸走了進來,她擠了擠眼睛,眼淚便奪眶而出,“少……少宸哥哥……” 「他們之間的戰鬥範圍很廣,我不太敢靠近,於是就只是潛伏在戰場外圍觀察。這滿地的屍體,也方便我在戰鬥結束之後再混回隊伍里去。原本這個計劃是極好的,但我沒想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打算趁亂撈一把的,不只是我而已!」

「三足金烏因為「那個人」的「誘餌作戰」損失慘重,不過到底是在天涯海角盤桓數萬年了,種族本身並未傷筋動骨。身為此間地主,它們自然不甘心有人在它們的地盤上撒野。而「那個人」,它們又實在打不過,於是便打起了我們這些小嘍嘍的主意。我在潛伏的時候,就被一隻三足金烏給盯上了。」

「他們吸取了之前的教訓,不敢再用收不了手的太陽真火,而改用自身強悍的肉體力量發動突襲,將我們打成重傷,卻又不直接殺死我們,而是讓我們慢慢等死。我之前能夠裝死逃出隊伍,也是多虧了它們襲擊方式的改變。不過這次,就不是那麼容易混了!」

「我因為在潛伏之中,精神高度集中,在那隻三足金烏對我發動襲擊時,及時反應過來,避過了要害,不過也因此而暴露。那隻三足金烏對我不依不饒,我無奈之下只好向前狂奔,而那前方就是「那個人」與青龍的戰場!我不想介入他們之間的戰鬥,但我更不想被打成重傷慢慢等死,所以只能這樣選擇。」

「那隻三足金烏不敢招惹這兩位大佬,見我往那個方向逃跑,便不敢再追擊。我剛舒了一口氣,還沒緩過神來,就發現自己陷入了更深的危機之中。」

「原來我之前一路逃跑,衝過頭了,一下子就衝進了「番天世界」的靈光範圍!「那個人」因為要控制「番天世界」制壓青龍,騰不出手來封鎖外界,結果就讓我鑽了這個空子。青龍原本已經奄奄一息,在我衝進陣中之後,居然又有了生氣,張開大嘴一口將我吞了進去!」

「我就這樣進入了青龍的口中。恐懼到極點的我渴望自救,緊緊拽住青龍喉嚨口的那塊兒喉肉,堅持著不讓自己掉下去。你們可以試試看摸一下自己喉嚨口的那塊兒喉肉,是不是感覺很不舒服?人是如此,龍自然也是一樣,或者說,青龍的反應要更加劇烈。龍有逆鱗,觸者必死!這塊兒喉肉雖然不是逆鱗,不過還是讓青龍暴怒起來。」

「迷迷糊糊間,我也不知道堅持了多久,直到一陣翻天覆地的強烈震動之後,我終於堅持不住,暈了過去。」

「就這樣,我失去了意識。當我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回到了船上,周圍的人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自顧自的在干著自己的事情。只不過,原先船上熙熙攘攘四五千人,能活著回去的,卻只有寥寥數百人。我不知道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過青龍應該已經被「那個人」給收服了,我能活著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在船長室,我再一次見到了「那個人」。他誇獎了我視死如歸的勇敢——雖然這不是我的本意——並且向我投來了橄欖枝。他說這次遠征大戰,靈異監察司損失慘重,急需補充新鮮血液,希望我能夠正式加入靈異監察司,成為他的心腹。」

「我拒絕了。不單單隻是因為他「魔」的身份,還有他之前拿我們這些強征修真者當消耗品的行為讓我感到害怕。沒有什麼比一個漠視人命的上司更讓人害怕的了,尤其是靈異監察司的工作,絕對稱不上安全!」

「「那個人」當時並沒有翻臉,還在表達了自己的遺憾之情后再次表示在回去之後會對我這次戰鬥的英勇行為進行嘉獎。為此我還暗暗鬆了口氣,心裡對因為「那個人」的真實身份而產生偏見,感到愧疚。甚至還產生了「魔」之中也有好的「魔」,這種可笑到極點的想法。」

「當年的我還是太天真,以為只要自己不摻合,就可以躲開一切。最後導致的結果卻是讓我為此後悔半生!」

「天涯海角的空間與人間界不是一個維度,可以算作一個人造的福地洞天。那裡的時間觀念與人間界是不一樣的,我以為只過了幾個月,可實際上卻是已經過了七年!我在乘船返回華夏之後,就想繼續遊歷修行,結果卻收到了來自五台山金光寺的傳訊。原來早在幾年前,金光寺的住持便已經圓寂,急召各地候選人返回五台山。結果我因為人在天涯海角,收不到消息,沒有趕回去,視為自動放棄了住持的繼承權。經過一番推舉之後,住持選出來了,是一個性格很好,人緣也很好的師兄。他還將我們這些候選人都升格做長老。」

「其實在我看來當不當住持並不重要,我只是想讓我和師父的日子好過一些罷了。既然住持已經選出來了,那我當個長老倒也不錯。」

「不過當我趕回金光寺的時候,這才被那位住持師兄告知,我師父收到了我從京城寄出去的信件,便急匆匆的收拾東西趕到京城去了,這才剛走沒幾天。但是,我很清楚,我可沒有在京城寄出過什麼信件!這突如其來的意外讓我感到後背發涼,立刻就聯想到了「那個人」的身上。」

「果然,當我火急火燎的從五台山又趕回京城之後,我便收到了「那個人」手下帶來的最後通牒。兩條路,要麼跟著他干,要麼我就永遠也見不到我師父了!」

「我當時年輕氣盛,歷練不足,遇上這種事,當然是選擇抗爭到底了。不過這個結果……你們都能想象得到!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那個人」甚至都沒有出面,僅僅只是那個傳信的手下,寥寥幾招,便輕描淡寫的擊碎了我的佛心,將我打成重傷!若不是我身上帶著的幾件保命法寶,及時逃了出去,你們就見不到現在的我了!」

「我受了重傷,境界也全都費了,只能像條狗一樣逃跑。我知道憑我的實力,還有我背後的金光寺,都無法對抗「那個人」還有他背後的靈異監察司,所以我在逃回金光寺后也不敢說出實情。甚至為了避免金光寺因為我的緣故而被「那個人」報復,我還脫下袈裟還了俗,而且連名字也改了。我沒能救出我師父,害他生死不明,只好以師父的俗家姓氏作為我的姓氏,時刻提醒我不能忘記師父的仇。我就這麼一邊修補境界,一邊等待時機。」

「直到我聽說「華夏三劍客」發生了分歧,「智劍」因病英年早逝,「仁劍」被迫壯年致仕,「勇劍」出山收拾殘局。我馬上意識到,我的機會來了。只有「華夏三劍客」才有辦法對付「華夏三劍客」,想要對抗「那個人」和他的勢力,就得依靠與他同一級別的大人物!不過我的傷還未養好,境界太低,投奔之後地位也不會高。於是我又熬了三年,將境界練回到金丹期之後,再去投奔「勇劍」,靠著這點兒實力當了個處長。」

「這些年來,我踏遍五湖四海,一直都在找尋「那個人」和我師父的下落,可「那個人」在致仕之後,他和他的勢力好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怎麼找也找不到。直到今天,我看到了「番天世界」,這才發現原來是燈下黑,「那個人」和他的勢力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京城。而且經過了那麼多年的暗中經營,他的勢力已經滲透進了華夏的高層之中,膨脹到一個讓人難以想象的地步,甚至是連我們的「勇劍」局長,也被他給輕鬆解決了。這也是我今天為什麼那麼失態的原因所在。後來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

……

張佛爺的回憶告一段落,客房內眾人的臉色要多難看有多難看,氣氛沉重壓抑到近乎絕望。

敵人太過強大,完全看不到勝利的曙光,這讓他們如何樂觀得起來…… “薇兒……”

陸少宸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頗有些無奈的看着她,“那……你想怎麼安排,這件事情,交給你。”

蘇薇兒:“……”

交給她?

那不就是給她出難題嗎?

她仔細的琢磨了一番,覺得陸少宸也不是那種閒來無事在公司遊手好閒之人,即便是黎茉在那兒也無妨。

何況,陸少宸公司的女祕書那麼多,也不缺她一個人。

“不必,你既然有了安排就聽你的。”

她抱着寶寶,說道:“走吧,下去吃飯。”

“薇兒?”

蘇薇兒剛走到臥室門口,身後就傳來陸少宸的聲音,“嗯?”

她回頭看着陸少宸,應了一聲。

陸少宸起身,走到她的面前,附身看着她脖頸上那小小的一道傷口,“我給你上點藥。”

“沒事,一點點傷口,不明顯。”

這還是那會兒跟郭子珉斡旋之時,那個混蛋拿着匕首在她脖頸上劃的。

好在是不小心的傷口,若真是用力了,估計她現在就已經是一具涼了的屍體。

“真拿你沒辦法。”

陸少宸寵溺一笑,並沒有說什麼,畢竟她那傷口確實不明顯,貼上創可貼也完全沒有必要,反而會影響傷口癒合。

“對了,以後你對茉茉能不能……多一點耐心?”

想到剛在黎茉在他面前哭的那麼傷心的樣子,陸少宸覺得還是有必要跟蘇薇兒說一聲。

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瞭解她的性格。

他話音落下,蘇薇兒面色一沉,有些不悅。

“薇兒,我知道你是個善良溫柔的女孩,可不代表每一個人都瞭解你,懂你。”他雙手搭在蘇薇兒的肩膀上,嘆了一聲,“茉茉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她心裏比較脆弱,我……”

“她跟你告狀了?”

蘇薇兒放下寶寶,打開了房間的門,“寶寶,你先下樓,在樓下等媽咪和粑粑,好不好?”

寶寶萌噠噠的大眼睛在兩人身上看來看去,然後點點頭,“好呀好呀。”

小人兒似乎沒有意識到劍拔弩張的氣氛,歡快的下了樓。

房間門關上,蘇薇兒回頭,冷眼注視着陸少宸,“我剛纔一進來,就看見黎茉站在房間裏,鬼鬼祟祟,所以我就是告訴她讓她以後不用來打掃房間,有錯嗎?”

在這件事情上,蘇薇兒覺得自己沒錯。

剛纔對黎茉的態度已經很好了,畢竟什麼都沒有說。

“薇兒,你多慮了。茉茉是個很單純的丫頭,她……”

“所以,你覺得是我誤會了她,想讓我跟她道歉?”

不等陸少宸說完,蘇薇兒便截斷了他的話。

陸少宸怔了怔,深邃眼眸微微閃爍,凝視着面前的女人,不禁蹙眉,“我知道你父親和郭子珉的事情給你造成了很大的心理負擔,你心情不好,我很理解。我並沒有怪你的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

她冷聲質問。

陸少宸啞口無言,英俊面容冷了幾分。

蘇薇兒站在他的面前,看着那個高在雲端的男人在她面前露出那種無奈感,便幡然醒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