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雖說殺手是最古老的職業之一,可我也沒想到連修真者當中也有真正的殺手存在,果然是夠古老啊!』

這時候,聽到葉天剛才那話,死神鐮刀三人聞言色變,露出了忌憚的神色。

隨後,為首的蠟黃男子冷聲道:「閣下,我知道您實力高強,但要知道我們死神鐮刀可是國際上屈指可數的傭兵組織。

您若執意阻攔我們的話,到時候可就要面對我們死神鐮刀的報復,這事和您無關,所以您還是袖手旁觀的好!」

「哦?」葉天聞言歪頭道,「你們死神鐮刀中有相當於練氣九層的修鍊者嗎?」

總裁的小小妻 「相當於練氣九層的修鍊者?」蠟黃男子明顯也對修鍊者有所了解,聽了這話,並沒有驚訝,反倒皺眉道,「閣下開什麼玩笑?

相當於練氣九層的修鍊者乃是天上的人物,哪一個不坐鎮一域,名震天下。我死神鐮刀若有這樣的人物,哪還需要辛辛苦苦殺人賣命?

不過我們死神鐮刀的頭領,乃是一位相當於鍊氣八層的大高手,與您恐怕不相伯仲。您若現在就退讓開,我們就可以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連相當於鍊氣九層的修鍊者都沒有,你也敢來威脅我?」葉天好笑的搖頭道,「便是龍榜、天魔榜之流當前,也不敢這樣對我說話,你們區區死神鐮刀算什麼?」

邊上,聽到葉天和那蠟黃男子的對話,持槍女子和雲書兒那叫一個雲深霧裡,根本不清楚究竟是說什麼。

「龍榜?天魔榜?」

重複了這兩個名詞,死神鐮刀等人倒吸一口涼氣,臉上露出了震怖之色。

他們是死神鐮刀的成人,對修鍊者世界居然是了解的,也明白龍榜和天魔榜有多可怕了。

能登上這兩個榜單的人,哪個不是威震修鍊者世界的強者?

平時大家提起來這兩個榜單,都要帶著無比崇敬之心。

可到了這少年嘴中,卻彷彿阿貓阿狗一樣,顯得無比的淡然。

看著這年輕人的輕鬆,絕對不是不知道龍榜和天魔榜的意義,蠟黃男子突的心頭一跳,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

當下,他澀聲道:「閣下是……」

「你們天殺來夕雪縣作案,居然沒打聽一下有哪個高手在這一帶活動的嗎?」葉天淡淡說道,「我叫葉天,你們應該聽說過我吧?」

「葉天?葉先生?」

這一下,三人嚇的幾乎頭髮都豎了起來,整張臉都白了。

作為死神鐮刀的成員,雖然因為實力不濟,他們只能在世俗中廝混,沒怎麼能夠插手修鍊者的事。

可畢竟怎麼說也算是死神鐮刀的成員,對於修鍊者世界的事還是有所了解,主要也是死神鐮刀的高層害怕這些人不知好歹,去招惹不該招惹的人。

所以會讓他們知道將修鍊者世界的大事,以及那些招惹不得的重要人物,讓他們心中有個數,別自個找死,還要連累整個傭兵組織。

吞天劍神 如此一來,他們對於最近聲名鵲起,攪動的整個修鍊者,世界風雲,令所有人都為之震動的葉天之葉,但怎麼可能沒聽說過?

不說遠的,單單就在前兩天的夕雪湖一戰,不僅震撼了整個華國修鍊界,更是讓整個修鍊者世界都為之震動。 要知道,那一戰的另一位對象,可是天魔榜上第十七名的大高手吳聖雄。

權門小老婆 那是練氣巔峰不出,練氣九層強者中的極致者,天下有數。

據說那一場大戰,兩人可謂是全力出手,幾乎改天換地,達到神而明之的境界。

那一戰之後,葉天的名聲更進一步,已經所有人認定有比肩龍榜的實力。

一般練氣九層修真者見到他,恐怖都得畢恭畢敬,退讓三分。

眼下,這少年若真的是那葉天葉先生的話。

死神鐮刀雖然勢力強大,但不說主要設置在海外,就算全部調到了眼前這人跟前,恐怕也不夠他殺的。

「黑髮、少年、實力高強、作風張揚……而且這張相貌確實和照片上的葉先生相似至極……」

這時候,旁邊刀疤男子顫聲說著,臉上已經現出了絕望。

「啪嗒!」

當下,刀疤男子不等將話還說完,便扔掉手中的兇器,跪在地上,將頭深深的貼著地面,渾身顫抖,連求饒的話都不敢說。

邊上的兩人剛剛刷完一部,但動作也是如出一轍,將頭深深的埋在地上,不敢出聲。

在葉天這樣的絕世強者面前,逃跑完全是不可能的,吳聖雄那般強悍,天魔榜十七位,又有神乎其神的遁法。

尚且在逃跑中,被葉天一劍擊殺,何況他們幾個區區的武者呢?

「這……」

雲舒兒和持槍女子看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這……這可是死神鐮刀啊。」

特別是持槍女子,更加不敢置信。

作為省廳的精銳,曾經參加過多次對死刑鐮刀追捕行動的她,自然知道死神鐮刀的威名。

這死神鐮刀的主要勢力都在海外,在國內的成員雖少,可也是犯下累累血案,動輒滅人滿門,是最臭名昭著的組織了。

更重要的是,這些死神鐮刀成員的戰力強大,普通警察遇上基本十死無生。

持槍女子也是因為曾在特種部隊受過訓練,所以身手遠比一般的警察凌厲得多,更兼槍法犀利。

可就算是這樣,她也僅僅只能和一名死神鐮刀成員交手,剛才另一個死神鐮刀的成員出現時,差點就陷入絕境中了。

由此可見,這些死神鐮刀成員的強大可怕之處。

可便是這樣強大且無惡不做的歹徒,在聽見葉天的名號上后,卻直接嚇得跪在地上,顫抖身體,一副等待最後判決的懦夫模樣。

與他們過往相比,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這個葉天是誰,單單隻是說出名號,便有這麼大的威懾力,這也太可怕了吧?』

持槍女子看著葉天,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究竟是靠什麼嚇住的死神鐮刀成員。

「叮!裝逼成功,無形裝逼更致命,逼格+50。」

聽著系統提示,葉天心中無奈,在這些普通人面前裝逼就算成功了,逼格的收穫也是少得可憐。

當下,他也不再多想,轉而問道:「你們為什麼要來殺雲舒兒。」

跪在地上的三人聽到葉天這話,身體忍不住顫抖,互相對視了一眼。

為首的蠟黃男子開口道:「回稟葉先生,我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只是有人給了我們的任務,花五千萬要這女人的命!」

這話一出,雲舒兒俏臉立刻發白,又驚又怒,她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人,對她有這麼大的仇恨,居然恨到花五千萬買她性命的地步?

她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多年,也算是有些名聲,可也咸少和人有過節,最多就是搶個角色之類的。

就算因此結下怨念,可也不至於到買兇殺人的地步,還是五千萬的巨額數字!

這樣的數目,便是雲舒兒自己也不是那麼輕鬆就能夠拿出來的啊!

這時候,持槍女子也皺起了眉頭,這可是五千萬的買命兇案,這已經足以震撼省廳,專案專辦了。

「是誰讓你們來的!」葉天又問道。

這一次,三人猶豫了良久。

畢竟他們是神鐮刀雖然不是專職做殺手的業務,但本身也是有信譽的,也不能隨便出賣買家的信息。

葉天淡淡的開口道:「哼!你們不說,難道我就沒有手段讓你們說出來嗎?自己說出來還能少受些罪,要真等我出手,後果你們知道的!」

這一下,三人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連忙吐出一個名字來。

知道想殺自己的人是誰后,雲舒兒面如死灰,嬌軀一震,眼看著便要軟倒在地,邊上的持槍女子連忙扶住了她。

葉天似乎也是著急,連忙回頭去看雲舒兒。

便在這時,一股殺氣爆發,與此同時,一股黑暗的力量迅速擴散,將葉天所在的通道覆蓋。

過道上的天棚爆裂,一個黑影如瞬間移動一般,出現的霎那,已經在葉天身後,帶著爪套的右手狠狠的擊向葉天的後腦勺。

那爪套的利爪上,有肉眼可見的明黃色光焰升騰,散發著恐怖的能量波動,甚至連空氣都為之扭曲。

面對這樣恐怖的能量波動,就算是尋常的鍊氣九層修鍊者,在有所防備的情況下,想要抵禦下來,也需要費上一定的勁。

更不用說眼下這種毫不防備的情況,真挨上一記,絕對是必死無疑了。

不用說,這便是那之前潛伏已久,甚至連葉天的神念都沒能感應到的練氣九層的修鍊者,抓住了葉天心神分散的一刻,悍然出擊。

持槍女子正好見到了這一幕,只是整個黑暗覆蓋的一天,她根本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心中有著極致的震撼,甚至說不出小心二字來。

「呵……終於捨得出手了嗎?我可等你很久了啊!」

面對如此危局,葉天卻神情平靜,似乎早有預料,轉過身體,燃著真龍銀炎的手在電光火石間,抓在了殺手的爪套上。

「砰!」

一聲悶響,便見明黃色光焰和真龍銀炎相互衝擊,頓時炸開了劇烈的光芒,將本就通亮的過道照得刺眼無比。

但那股黑暗卻似乎有些奇特,居然將這些光芒完全籠罩在其中,沒有透出,外面的持槍女子和雲舒兒根本看不到里西。 「怎麼可能?你不是修真者嗎?怎麼可能還借了肉體,接下我的焰獅爪的?」

來人瞪大著眼睛,用著生硬的華語,語氣充斥著不敢置信。

葉天呵呵笑道:「呵……你對我這麼不了解,居然還敢趟上來暗殺我?是該佩服你的勇氣,還是該佩服你的愚蠢呢?

我和一般的修真者不同,我可不僅擅長以遠程攻擊,這近身肉搏更是我所喜歡的,只是平常沒有機會發揮而已,讓你失望了!」

「叮!裝逼成功,恭喜數組中出了個與眾不同的逼,逼格+260。」

那殺手已經懵了,一時間說不出什麼話來。

葉天可不管他,又笑道:「接下你手上這什麼獅爪的,就讓你這麼震驚了嗎?那接下來這樣呢?」

「什麼……」

那殺手下意識的反問,只是不等他問完,眼睛頓時瞪得更大之乎,快要從眼眶中蹦出。

只見在那炙烈的能量光焰下,葉天竟然硬生生的在赤手空拳下,將他精心打造的焰獅爪抓毀,然後再次探手抓向他的肩膀。

「這……這還是人嗎?」

眼見著這一幕,這殺手已經是嚇得三屍神出竅了,他的焰獅爪可是無上寶物啊!

因為他們這個流派的修鍊者,偏向於速度、隱伏之類的方面,在正面作戰能力遠弱於同階修士,甚至是低一階的修士,所以他們修鍊流派便專門煉製有這種特殊的武器寶物。

這是利用特殊煉製法門,將多種金屬合一,並融入了異獸焰獅之獸,能催發出威力恐怖的獅王焰。

可以說不僅異常銳利堅硬,足以切割鋼鐵,更是殺傷力強大,所以讓他們這些以暗殺為主的修鍊者,擁有和目標正面硬杠的能力。

本來這焰獅爪是在暗殺不成的時候,才會用出了最後手段,對目標進行強殺。

只是因為葉天的實力強大,所以在殺手為了安全起見,出手的時候便用上了全力。

可不想,他剛才全力催動,升騰著恐怖獅王焰的焰獅爪切到葉天的手上,就如同擊打在無可推毀的防禦秘法上,完全沒有任何的效果。

更在最後,硬生生被葉天破毀。

「這個人太可怕了!」

到了這時,這殺手哪還有半分殺葉天的想法,身上的能量波動一閃,籠罩住葉天的黑暗頓時消去,兩人出現在光明之下。

突如其來的光亮,讓葉天的動作略微的遲滯了一下。

便在這時,這殺手整個人詭異的一彎曲,他周圍的空間突然出現一道道如同蚯蚓一般的花紋。

下一刻,這殺手身形已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遠處,居然躲過了葉天的這一抓。

「咦?這是遁法嗎?有趣,居然能夠做出類似瞬間轉移的能力,難怪能成為修鍊者中的殺手!一擊不中,立即遠遁!來無影,去無蹤啊!」

收穫了無形裝逼的180點逼格的葉天,看到那殺手居然躲過了自己的一抓,而且手段神奇,不禁輕咦出聲。

這時候,那殺手毫不停留,身周散發出如同蚯蚓的花紋,整個人便在閃動之間,已經到了通道盡頭。

葉天並沒有追擊,而是看著殺手暴離去,消失在過道轉角。

「真是有趣,沒想到連外國的修鍊者都要來殺我嗎?」

在剛才,葉天已經看到了殺手的相貌並非華國人,而是有些新月地帶高的相貌特徵。

「到底是誰想要殺我?能請出這樣專業的修鍊者殺手,可不是尋常的勢力能做到,許家、陸家、帝龍閣還是七殺門呢?

呃……好吧!我得罪的勢力中,能請得起這種修鍊者的,好像還真是不少,一時半會還真猜不到!」

葉天思量著,直接凌空點出三指,破了死神鐮刀三人的內勁。

沒了內勁,這三人就算身手仍在,也奈何不了這持槍女子了。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追一下剛才逃跑的老鼠,看看能不能有點收穫。」葉天淡淡說道。

不等雲舒兒和持槍女子反應,在話音落下的時候,葉天的身形也已經消失了。

在二女的眼中,如同瞬間移動一般。

持槍女子先是一愣,隨後又驚又氣。

驚的是葉天的身手之厲害,真不知道之前黑暗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但從他這如同瞬間移動般的的身手來看,厲害得簡直如神明一般。

氣的是這傢伙居然就這樣離開,把這麼三個窮兇惡極的暴徒留下,萬一他們暴起攻擊,那可如何是好?

心想著,她緊張的看向死神鐮刀的三個成員,卻見他們癱在地上,面如死灰,好像中了什麼暗手,知道定是葉天所為,這才放下心來。

鬆了口氣,持槍女子看向雲舒兒,問道:「雲小姐,你認識那位葉先生嗎?」

雲舒兒好不容易回過神,臉色依舊白如紙張,但還是強打精神,回道:「不認識,之前在過道時遇到的,我扭到了腳,他便要好心扶我回後台!」

「真的?」持槍女子疑惑道,「怎麼會這麼巧?他是不是對你有什麼目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