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北街42號。

從外邊來看,就是一戶普普通通的人家。

「主子,你確定就是這個地址?」

晴雲看著有些不大相信。

「我確定。」

蘇瀅說著,開始使勁搖著門上的大銅環。

一會,一個年輕的婦人,抱著一個小男孩從門裡探出頭來。

「你們找誰?」

年輕的婦人警惕的看著蘇瀅和晴雲。

「額…」

蘇瀅竟一時答不上來。

「嘭。」門被關上了。

上來蘇瀅就吃了個閉門羹,很是鬱悶。

「主子,剛才我發現開門的婦人,眼神中有所警惕,看著像是出了事情的樣子。」

晴雲說道。

「你說的沒錯,我覺得我們還是要堅持一下。」

說完,蘇瀅又開始哐哐的敲門,而且聲音比上次還要打。

「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非要敲我們家的門。」

婦人嗔怒道。

「你讓我們進去,我們保證不給你泄露出去。你要是不讓我們進去,我就在這裡一直敲下去。」

這個捕快不太冷 蘇瀅說道。

婦人忙擺手,讓蘇瀅和晴雲都進入到院子里來。

此處的院子不大,有一顆石榴樹,結滿了石榴。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婦人繼續問道。

「我們是宮裡的。」

晴雲故意說道,看到年輕婦人鬼鬼祟祟的樣子,知道她一定有鬼。

晴雲穿的的簡單,如果打一個照面,都不知道她是清水芙蓉的宮女,看上去和爺們似的。

果不其然,年輕婦人更緊張了,臉色也由紅轉白,惹得懷裡的孩子哇哇大哭起來。

「宮裡?我們家劉五沒有做錯過任何事,你們為何把他抓進來?」

年輕婦人說道這裡,眼神中射出一股冷氣。

劉五?難道是宮裡被關在天牢里的劉五?

蘇瀅心中一陣激動,難怪劉五就是打死也不說,這個婦人和小男孩,就是他唯一或者的動力和牽挂。

「劉五確實被關起來了,只不過,不是別人誣陷他,反倒是他誣陷了別人,恐怕怎麼弄都活不成了。」

蘇瀅繼續刺激這個年輕的婦人。

「什麼?你說什麼?劉五難道說真要死了么?」

婦人聽到這個消息,眼神中充滿著絕望。

「我們娘倆,以後可怎麼活。」

年輕婦人落下淚來。 一個婦人竟然念念不忘一個閹人,這不得不讓人產生聯想。

「我們就是劉五,專門託人讓我們來看你們娘倆來了。」

蘇瀅故意說道。

「劉五上次走後,給我說如果我三天之內回不來,就讓我帶著孩子走,可是他走之後就有人盯上了我。」

年輕婦人哄了哄懷裡的孩子。

惹上邪情少董:媽咪帶球跑 蘇瀅看的有些明白,這個人應該是劉五納的小老婆,這孩子的來歷就不得而知了。

太監雖然被奪走了做男人的能力,但是還是有延續子孫的想法,有點積蓄的在宮外頭納個妾,也是比較常見的事情。

「你只要給我們講清楚,我們一定能幫你。」

晴雲說的和真事一樣,雖然心裡對劉五恨之入骨。

「我是柳氏,之前是大戶人家的小妾,結果因為正房看到我懷孕,怕我奪了他家的財產,死活都把我趕出來,正好劉五收留了我,這個孩子就是我的,管劉五叫爹。」

正如蘇瀅猜想的那樣。

「劉五對我們娘倆極好,從來沒有虧待過我們,他是個好人,你們一定好救救他。」

我的極品女帝 柳氏滿臉的懇切。

「放心,我們會的。如果別人來問你,你千萬不要說我們倆來過這裡,聽到了嗎。」

晴雲一番叮囑。

「還是換個地方為好,這裡已經不安全了。」

蘇瀅說道。

柳氏的眼睛一亮,她住在這裡提心弔膽的,時不時的有陌生人出現,還遭到恐嚇,她實在是不想住在這裡了。

「我是想搬走,可是,自打劉五齣事以後,住在這裡每天都不安穩,經常有人來。」

柳氏的眼中滿是恐懼。

「過三條街,向北十里,有一家客棧,這家客棧的老闆跟我熟,是可以常駐的,銀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那真是太謝謝了。」

柳氏聽說能走高興的臉上都開了花。擔心劉五是真,保護她懷裡的孩子更是真。

「你現在就走。正好現在沒人盯著你。」

蘇瀅掃了一眼四周,沒什麼人。

「我現在就走。」

柳氏簡單的去屋裡打了一個包袱,背在肩上。

「我給你寫封信,到了以後你把這封信給店家老闆,就行了。」

薔薇小鎮 蘇瀅把寫好的信,交給柳氏。

柳氏千恩萬謝之後,急匆匆的走了。

蘇瀅看著柳氏稍顯單薄的背景,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我們該回去了。」

蘇瀅和晴雲急忙往回趕,當她們回到客棧時,發想起來一個問題。

小窗戶爬出來好爬,可是想爬進去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算了,硬著頭皮進去吧。

蘇瀅走前牽頭,晴雲後面跟著。

「看什麼看,沒見過是吧,你們這些個奴才敢對主子這麼無禮。」

跟著的幾個侍衛,眼睛瞪的和銅鈴一般,剛才明明這兩個在屋裡,現在怎麼從外邊進來了?還這身打扮?

其中有一人剛要打開門進去一探究竟,看著床上的鼓鼓囊囊的到底是咋回事。

「不準進去,誰敢進去就砍誰的頭,瀅貴人的房間,是你們隨便出入的么。」

說完,蘇瀅和晴雲已經來到房門口。

「哐—」

晴雲把門關上了。

「好險,好險。」

蘇瀅和晴雲背靠著屋門,相視一笑。 這一趟不虛此行。

蘇瀅雖然不明白惠妃娘娘為什麼要幫自己,但是她確實幫了大忙。

想不到這個地址,竟是劉五宮外的金屋藏嬌,看的出來,這個柳氏和孩子,劉五一定是視他們為命根子。

「有了這個把柄,我就不信劉五不說實話。」

蘇瀅終於抓到了一個把柄。

而這個把柄,極有可能是整個案情的關鍵。

回到宮裡,蘇瀅來不及休息,就去天牢中見劉五。

這次看管的侍衛,不僅沒敢阻攔,還相當的恭敬。

他們很識趣的吸取了之前的教訓,知道除了皇上和皇后以外,還有一個蘇瀅,臉就宮裡的通行證。

蘇瀅來到劉五的面前,雖然只是幾天,劉五已經不成人樣了。

在天牢里,暗無天日,呆幾天就和鬼一樣。

「瀅貴人,您請回吧,我已經跟您稟告過了,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劉五冷冰冰的說道,他再次見到蘇瀅,知道蘇瀅的來意。

「劉五,話別說的這麼肯定,雖然我不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但是如果我說出一個地址,你肯定很感興趣。」

蘇瀅輕輕的掩了掩口鼻,這裡面的味實在是太臭了。

劉五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安,沒有說話。

「安北街42號,有沒有聽說過。」

蘇瀅輕輕的說道。

劉五的瞳孔猛的收縮了下,身子微微顫了顫。

「我不知道瀅貴人在說什麼。」

劉五還試圖否認。

「劉五,沒想到你的嘴還真是硬的出奇。在那個地方,有一個少婦帶著一個孩子,哎,那個孩子著實可憐。」

蘇瀅嘆了一口氣,眼睛並不看劉五。

「你說什麼?你難道見過她們了?」

劉五一下子衝過來,兩隻手死死的抓住欄杆,兩隻眼睛和猛獸一般。

「你想幹什麼。」

晴雲一個快步擋在蘇瀅的面前,生怕劉五抓到主子的衣服,做什麼傷害主子的事。

蘇瀅把晴雲慢慢推開,看著劉五要吃人的眼睛,心裡猜想的沒錯:這個女人和孩子,在劉五的眼裡,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

「難道說,你們對她們做什麼了?你們到底怎麼她們了?」

劉五快要語無倫次了。

「呵呵,劉五,我今天來就是想告訴你,她們現在我的手裡,你如果識相的話,乖乖的說實話,我們還有可以商量的餘地,否則,哼,別怪我對柳氏不客氣。」

蘇瀅語氣中句句扎著劉五的心。

「不要,你們千萬不要,你們不能傷害我的孩子…」

說著,劉五竟然崩潰大哭起來。

「說,到底是誰讓你這麼乾的,你到底有沒有去給馮芸送過點心,裝有蛇毒的瓷瓶,又是怎麼一回事。」

蘇瀅向前一步,凌厲的眼神讓劉五下意識的向後退了退。

「不,不,不,我不能說,我絕對不能說…」

劉五抱著腦袋,看上去十分痛苦的樣子。

「回答我的問題。只有老老實實的說實話,你才能救她們母子。」

蘇瀅繼續逼問。

「求求你,求求你,主子你別再逼我了,饒了我這條狗命,不,是饒了她們母子,我死有餘辜,死有餘辜。」

劉五癱坐在地上。 「主子,只要你放過他們,你讓我做啥我都願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