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心說老娘你要不要這麼埋汰你親生的兒子啊。

「那我就先走了,明天再來看你。」容西決把剛摘下來的口罩又戴回去,說道。

「去吧,別讓傾傾等久了。」容媽擺擺手。

容西決點頭,然後就走人。

緋傾傾這邊,原本是打算上會兒網,等容西決回來的。

不過,容西決剛離開沒幾分鐘,就遇到了一個半熟不熟的人。

怎麼說呢,就是兩人認識,但是不熟。

來人也不是別人,正是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之一的男主,夏目忝。

緋傾傾通過記憶得知,夏目忝是高三年級的學生,按理來說,是不怎麼可能認識高二年級的緋傾傾的。

作為氣運之子,其他的不說,得長得帥!

夏目忝確實長得帥,同時還是利川四中的校草之一。

不過緋傾傾卻很普通。

單論長相的話,緋傾傾這麼可愛這麼萌的外表,評個萌系校花是評得上的。

但是原主性格懦弱,常年頭埋進胸口,誰特么能知道她長得萌啊。

所以,緋傾傾真的當得上是一個小透明。

一個是校草之一,一個無人問津小透明,兩人原不該認識。

但是,可能原身身上自帶一種,我很好欺負大家快來欺負我的光環吧,所以,在某次去教室經過操場的路上,她被夏目忝的球砸了。

緋傾傾:「……」

她想到了被容西決的腦殘粉踩踏的事件。

真是……衰啊!

夏目忝在外人眼裡就是一個溫和有理的形象,所以,被他球砸到的緋傾傾自然得到了他的溫和對待。

不過緋傾傾的原身膽小懦弱,又沒砸出什麼毛病來,就說了幾句沒事就跑掉了。

可能是夏目忝的溫和沒有施展夠,所以,每次看到緋傾傾,都要湊上來關心一波。

也導致了原主每次看到夏目忝這個校草之一就繞路走。

緋傾傾的原身是個老好人,膽小懦弱的性格,對麻煩更是避之不及,而夏目忝,追求者從校門口能排到教室,和這種人過多的接觸就等於惹麻煩,這是原身極力避免的。

所以,當從醫院遇到夏目忝的時候,緋傾傾再翻了一下原身記憶,就卧了個大槽。

然後,不出所料的,夏目忝就過來了。

難得的,臉上並沒有帶什麼溫和的笑,還挺嚴肅。

緋傾傾一臉懵逼,不過卻想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歸能打發了去。

「緋同學好久不見。」夏目忝在緋傾傾對面的沙發上坐下,臉上勉強漏出一抹笑。

「哦,確實好久不見。」緋傾傾淡笑回復,然後,等著看夏目忝接下來要做什麼,或者說什麼。

倒是夏目忝有點愣住,面前的緋傾傾,頭不再低垂,雖然髮型還是原來的髮型,衣服也是原來的衣服,但是氣質卻顯得大不相同。

夏目忝也是剛剛才發現,緋傾傾長了一張特別可愛的臉,圓圓的眼睛,小巧的口鼻,皮膚白皙,猶如一個精緻的陶瓷娃娃一般,讓人有想要捧在手心,不讓她受任何風吹雨打的欲♀望。 「楊風?」

肥嘟嘟的馬丹娜臉上的笑容一怔,眼神複雜的看了馬小玲幾秒,嘆了口氣,說道,「你碰到他了嗎?」

「碰到了而且我還像是一個小丑一樣各種折騰結果……」

回想起大家認識的一幕幕馬小玲就有些臉紅。

還以為楊風是個什麼都不懂的無業游民,結果別人是個大號超級王者。

這感覺糟糕透頂了自己還在別人面前各種秀還好沒炫耀,不然會更急囧。

「他還是老樣子很年輕吧?」

馬丹娜自嘲的一等當初自己還屁顛屁顛的去求別人幫忙回想起來還真有點好笑可惜被楊風給拒絕了自己老了死了沒想到楊風還是那麼年輕,只是他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地步呢?

「是啊,很年輕,姑婆他到底有多少歲了?」

馬小玲也是一陣搖頭苦笑,馬丹娜猶豫了一下說道:「具體的不知道,但一百多歲是肯定的,這一點不需要去質疑,他可是比你姑婆還老輩分的人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和我好好說說吧,對了千萬別學你姑姑。」

「我姑姑怎麼了?」

馬小玲心裡一直有個疑惑為什麼姑姑馬叮噹號稱家族裡天資最強的一個人,卻一直在外面漂泊一直不回來。

以前說到這個話題馬丹娜就會開始打馬虎眼如今馬小玲已經認識了楊風,有些事再地隱瞞不住,馬丹娜只好全盤托出。

「說起來也怪我,不聽他的勸告,一心想要對付將臣,結果被將臣打傷,受傷很嚴重還好他和你姑姑來到大不列顛幫我治療,才好轉可惜依舊落下了病根,你姑姑從那個時候下定了決心才離開的,她想得到更強的實力殺將臣。」

「我們馬家的女人就是命苦這話我聽得耳朵都快長老繭了!」馬小玲無語的看著自己姑婆,問道:「姑婆,他實力很強?那和殭屍比較起來怎麼樣?」

馬小玲知道馬丹娜就是因為她自己曾經的天真和自大,所以才禁止她接對付殭屍的活也不准她輕易的去對付僵足。

「肯定強,別人六十七年前就達到了天師實力各種誅殺一切妖魔鬼怪。」

「那將臣呢。」

馬丹娜沉默了幾秒,回答道:「不知道他一直不願意幫助我們對付將臣,一直都說我們不是將臣的對爭可我不信結果你看到了,我和你姑姑也是因為機緣巧合之下幫了他一點忙,所以他才願意幫助我們馬家出手三次,如今還有兩次機會你要好好珍惜才是人情一旦用完了就麻煩了。」

「可我現在就要幫助啊。」

馬小玲嘟著嘴將平媽和阿平的事情說了一遍馬丹娜臉色就變了!

「儘力而為吧不行就去找他,千萬不要勉強自己也不要逞強,惡修羅這樣的存在殺死的人越多,實力越強,開不得半點玩笑,他當初也面對過不少這樣的惡鬼。」

「我去休息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楊風的出現也讓馬丹娜亂成一團,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了同樣的她也不太希望馬小玲和楊風走的太近,雖然沒發現但她總覺得楊風和馬叮噹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才對。

要是馬丹娜知道馬叮噹趁酒醉睡了楊風不知道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出來。

馬小玲很糾結王珍珍更糾結,老天啊,一百多歲做我爺爺,不對,祖爺爺都可以了但為什麼會這麼年輕呢,而且他和小玲一樣都是驅魔人負責抓鬼捉妖的那種?這也太神奇了吧。

回到家裡的王珍珍腦子亂成一團漿糊,躲在房間里正在消化今天的一切。

「楊先生,你不會也想搬走吧。」

看到楊風提著一些口袋回來嘉嘉心裡咯噔一下,女兒明顯對楊風有點意思要是因為這些事導致楊風搬走了那她可就成為罪人了。

她一直在擔心女兒的問題,如今女兒終於開竅了、嘉嘉不希望因為自己和嘉嘉大廈的事情影響到兩個年輕男女的交往不過嘉嘉很快就會一臉懵逼。

因為站在她面前的人可不是什麼年輕人,而是一個老頭子當然只是歲數很老那種。

「搬走?為什麼要搬走?」

楊風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不過是去買了點口袋什麼的來裝東西而已結果嘉嘉以為他想搬走?

「我這些是買來裝雜物的不是想搬走。」很快楊風意識到嘉嘉想多了,就笑著解釋道:「你不用擔心的就算嘉嘉大廈的人都搬走了只要將阿平的事情處理好將房租降低一些,過一陣子還是會有人前來租房子、畢竟地段好香江多的是人想租價格合適而且位置較好的房子。」

這話不是開玩笑很大一部分香江人都沒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更多都是在租房子住只要阿平的事情平息了多少宣傳一下,嘉嘉大廈很快就會熱鬧起來,根本不需要去擔心房子租不出去,頂多就是房租少一點而已除非是親眼所見不然不信世界上有鬼的人一抓一大把。

「會的阿平的事情很快就會結束,我這去就找小玲和她好好談談。」

能得到楊風的理解和支持,嘉嘉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這兩天她簡直愁死了。

是你賜我的星光 說干就干,嘉嘉馬上拿上包包開著車前去找馬小玲打算和他好好商量一下解決阿平的事情望著匆匆離去的嘉嘉楊風不禁搖頭笑了現在馬小玲估計自己還焦頭爛額的呢。

拿著東西楊風上了樓,不過在電梯到了五樓的時候停了下,楊風決定去阿平家裡看看。

「你也在?」

自從出了事這一層樓的人是最快搬走的,現在整棟大樓因為人都搬走了顯得有些冷清並且因為外面聚集的陰氣而有些陰森森的。

楊風沒想到才走進阿平家裡,就看到了站在客廳里的況天佑。

「我閑著沒事所以來看看,珍珍答應了嗎?」

對於況復生上學的事情況天佑還是比較上心的。

「答應了,不過她和馬小玲知道了我的事情,所以現在受到的衝擊有點大估計還在房間里消化這一切呢。」楊風笑著回了一句。

況天佑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這種事想起來是有點好玩。

「都驚呆了吧。」

「對啊,驚呆了。」

點點頭,楊風走進客廳里看了起來,角落位置有不少的死蟑螂什麼的蟲子這些平時讓人討厭的東西現在都死翹翹了。

不得不說,阿平能算是一個合格的清潔工還沒出現呢老鼠啊蟲子啊什麼一片一片的死。

「情況很不對勁。」

況天佑見楊風盯著角落位置的一堆死蟲子看走了過來蹲下身子看了一會,說道:「各種蟲子死了一片,而且古叔說後面的巷子里到處都是死老鼠看起來很可怕。」

「很正常。」楊風走向牆壁摸了一下全是水,「惡修羅可不是一般的鬼,出現的時候。附近陰氣籠罩所以這些老鼠、蟲子什麼的會死很多而且你看牆壁都在開始滲水,這些都是惡修羅出現的跡象,這屋子裡的陰氣很重需要一定的時間和準備一些東西才能消除了。」

不將這些問題處理好這第五層樓基本上就別想租出去。

「你慢慢看吧將窗戶打開,陽光滲透進來也能之陰氣散的快一些,我先上去整理東西了。」

現在看這些也沒用阿平始終會變成惡修羅多想無益,楊風回到家裡開始整理東西。

況復生成功的就讀了王珍珍所在的學校並且正好被分在了王珍珍所在的班級這一切都是王珍珍找校長幫忙的結果,扛不住嘉嘉的各種哀求馬小玲沒辦法只好來到嘉嘉大廈找上了大家。

「這算是開年終大會?」

樓頂上,楊風看著大家都坐在椅子上一個個面色沉重開了個玩笑。

馬小玲、況天佑和況復生、金姐、還有金正宗也在包括嘉嘉和王珍珍該來的都來了準確的來說是嘉嘉大廈還剩下的人都來了,除了上歲數的古叔。

「這個時候了你還能開玩笑?也對,現場的人只有你不在意阿平是不是會變成惡修羅。」

馬小玲無語選擇無視了楊風這話拍拍車說道,「今天我來找你們是希望命你們能幫助我讓阿平去投眙輪迴。」

「什麼?」

一群人集體失聲包括楊風,都感覺有點不可思議對馬小玲說道:「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這是在玩火搞不好這裡的大部分人都會死,不論是修羅還是羅剎不論他因為什麼原因出現但是他們都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身為驅魔人的你應該很清楚才對。」

楊風還以為是為了讓大家做好心理準備對付阿平呢結果是為了幫助阿平投胎轉世老天你們馬家的女人腦子有坑是不是。

「我知道。」

馬小玲點點頭,表示自己心裡很清楚。

「說到底一切阿平都是無辜的,我們不能直接就打的他魂飛魄散不論是平媽還是阿平我覺得都應該讓他們下去輪迴才對。」

一群人都懵了齊齊看向楊風和馬小玲,有點搞不懂怎麼開始就剛起來了呢,而且殺死阿平都很有難度,這超度他豈不是更難了?眼皮狠狠的跳了幾下楊風無語的望著馬小玲。

「你忙暈了?別忘了平媽身體和魂魄都被你的小小龍額神龍給打散了你怎麼讓平媽輪迴?況且平媽是因為一滴殭屍血才變成這樣鬧出一系列的事情出來。早已經超出時間的鬼還心有怨恨,就算她沒死你覺得他能輪迴? 貴妃每天只想當咸魚 阿平我就不多說了母親都死了,你認為他會放棄仇恨,乖乖跟著你去輪迴?」 緋傾傾眉頭皺起,對夏目忝這帶著不明情緒的眼神尤其厭惡。

夏目忝看到緋傾傾皺起的眉頭,回神。

不過,夏目忝卻覺得,緋傾傾皺著細細眉頭的樣子,也好萌。

「緋同學怎麼在這裡?!」夏目忝想到了他的目的,開口問道。

「來看個人。」緋傾傾嘴角帶著要笑不笑的表情,說道。

緋傾傾說完這句話后,就直接閉上了嘴,也不問夏目忝為什麼來這裡。

因為,緋傾傾是一個有系統的女人。

想知道什麼,難道不會自己查嗎?

倒是夏目忝,半天沒聽到緋傾傾問他,喉嚨里已經準備解釋的話也說不出來,簡直要憋死自己。

就在夏目忝想著要怎麼找話題,和緋傾傾搭話的時候,容西決終於下來了。

剛走出電梯,往沙發哪裡一看,就看到了緋傾傾,同時也看到了緋傾傾對面的男生。

看到夏目忝那張好看的臉,容西決眉頭皺起。

這人長得人模狗樣的,緋傾傾可別看上這男生吧。

容西決難得的,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

雖然夏目忝長得沒他帥,但是兩人看起來貌似是認識的,人生的出場順序可是很重要的,萬一緋傾傾就喜歡那樣的呢。

所以,容西決快步走了過去,然後坐到了緋傾傾的身邊。

「你回來了,東西拿好了嗎?」緋傾傾看到容西決回來,忙開口問道。

「嗯。」容西決點點頭,應了一聲,然後看向對面的夏目忝,開口詢問道:「這位是?!」

「利川四中的同校校友。」緋傾傾語氣淡淡。

聽到這個介紹,容西決放心了,連個名字都不說,一看就不是什麼重要角色。

「緋同學不介紹一下嗎?」夏目忝看容西決坐在緋傾傾身邊的自然勁兒,眼睛微眯。

他可沒聽說緋傾傾有男朋友什麼的啊。

而且,緋傾傾之前在學校里的形象,就是個透明中的透明,而她身邊坐著那個男的,雖然戴著帽子和口罩,但是露出來的一雙桃花眼,卻很漂亮,氣質也淡漠矜貴,可見身份肯定不低。

兩人一看就不像是一個世界的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