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焰情急之下,抓起金屬網往前一揮,血水正好打在石板上,嘭的一聲,摩天嚇得哇哇大叫起來。

不過石板好歹是仙器,這一擊之下竟是沒什麼事,只是摩天的的聲音都小了很多。

這傢伙沒有急著罵娘,反而是發出震驚的聲音。

摩天被打在地上,竟是搖搖晃晃的掙扎著飛了起來,「九妹!」

說完,石板就墜在了地上,竟是已經沒有能量飛不起來了,「九妹,你怎麼了,怎麼變成這幅鬼樣子了?」

剛要化作人形的血浪聽到石板的話,渾身一震,竟是又潰散成一灘血液。

血液發出恐怖的尖叫聲,「混蛋!我才不是九妹!不許提這個名字!啊! 從未見過你真心 我要殺了你!」

迷蘿女王似乎瘋了一般,朝地上的石板撲去。

焰鬆了口氣,感謝摩天成功的為他吸引了火力。

摩天被血人抓得砰砰作響,摩天大叫一聲,石板上突然散發出刺眼的白色光芒。

這光芒就像是火焰一般,燙得女王哇哇大叫起來,女王渾身都開始顫抖起來,一會想要攻擊石板,一會又縮回手去,似乎在做著劇烈的思想鬥爭。

女王的皮膚開始快速的褶皺起來,隱約中,焰似乎看到了一張衰老得恐怖的臉龐。

在白光的壓制之下,一陣陣的血霧從迷蘿女王的身體裡面蒸騰而出,這種銳利之氣不僅克制焰,對血煞之力似乎也效果非凡。

「媽的,快幫我一把,我這個九妹被血煞之力弄瘋了。」石板吃力的喊道。

貌似摩天已經支持不了多久了。

焰倒是想幫忙啊,畢竟他對這個吸收生命力的法術很感興趣的,問題是他不知怎麼幫啊,急得他直跺腳。

「快點想辦法啊!我支持不住了。」摩天也是急了。

只要他收起神光,恐怕九妹就要撲上來了。

到時候他就不好過了,石板沒事,但是寄身裡面的他可抵抗不住血液的侵蝕。

焰也知道情況比較緊急,乾脆在原地開始平復體內的傷勢,順便開始積蓄力量,他準備在衝擊一次世界壓制,這次應該能夠回去!

「摩天老弟頂住啊,我正在蓄力!我正在憋大招!」

焰憋著一口氣,緊緊的握著拳頭,體內的力量又開始翻滾起來。

轉眼之間,周圍的空氣就開始變得壓抑起來,顯然焰再一次成功的引起了世界意識的注意。

不過見鬼的是,這個世界怎麼反應這麼遲頓呢,就像是個腦門被捶暴了的二級傷殘人士,排斥之力弱得可以。

快點把我推出去啊!

焰眼看著石板的光芒越來越弱,不由在內心大吼起來。

「九妹!快醒來!九妹!」摩天似乎不死心,大喊了起來,試圖喚醒九妹的靈智。

焰抓住金屬網臉色通紅的憋著氣,隨時準備拉著摩天撤退。

沒想到摩天的呼喚真的起了作用!

血人身上的血氣竟是一漲一縮的掙扎了幾下,慢慢的收進了體內,露出了一張蒼白的面孔。

那臉蛋一會兒精緻得像是一件藝術品,讓人不忍褻瀆,一會兒又變成蒼老無比的恐怖老嫗模樣,滿眼框的血水,牙齒外翻的只剩一個,看起來分外的詭異。

美麗與醜陋,生機與毀滅在女王的臉上不停的交替出現。

「九妹,是我啊,我是你天哥啊。」摩天再接再厲的輕身呼喚到。

迷蘿女王渾身一震,似乎是回了魂,毫無焦距的的瞳孔縮了縮,似乎回憶起了什麼。

「九妹,你還記得嗎?記憶中的那個炎炎夏日,我們一起拜入師門…」摩天似乎有感而發,說著說著,語氣不自覺的溫暖起來。

他似乎忘記了現在所處的危險境地,他在全力喚醒九妹!

九妹的瞳孔逐漸有了焦距,貌似兩人感情不錯啊…

焰抓緊時間蓄力,一邊小聲的提醒摩天,「少說廢話,撿些記憶深刻的心跳回憶來說!」

要做好兩手準備,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

摩天似乎受到啟發,「九妹,你還記得嗎,那天晚上,我在你窗外…」

不得了,似乎有勁爆消息啊,焰沒想到這個摩天真的有絕招。

摩天似乎陷入了美好的回憶,一邊緩緩的說,那邊迷蘿女王的血色卻在緩慢的升起,「啊!你這個負心漢!我要殺了你!」

九妹瞬間消失,剩下的又是迷蘿女王,迷蘿女王似乎是被摩天給刺激到了,瞬間爆發,大量的血水直接把焰還有摩天包裹了起來。

卧槽!心跳回憶是沒錯,你特么別撿這些破事出來說啊!

焰被腐蝕得齜牙咧嘴,但是他咬緊牙關,堅決一動不動!

絕對不能泄氣!他的體內的力量已經鬆動了,現在身形又開始模糊了起來。

「摩天你這個混蛋,快點發光啊!幫我頂一下!」焰痛的實在受不了,大喊道。

這個死鬼躲在石板裡面居然嚇得不敢出來了。

「快點!我頂不了太久。」摩天勉強的又發出一陣微弱的光芒來,光芒就像是有壓力一般,撐起一個小小的空間。

外面血水翻滾,時不時的還有一張臉在上面形成,被光芒照得不停地冒煙。

「媽呀,要死了,完蛋了,我頂不住了。」摩天發出虛弱的聲音,現在分神說話似乎都很困難的樣子。

「好了!別慌!」焰的身形越來越模糊了,已經快要嵌入到世界膜之中了!

眼看著眼前的傢伙就要脫離這個世界了,迷蘿女王大急,任憑著手被燙的起火,他直接一把抓住金屬網,猛地一拽。

焰渾身一震,差點脫離回歸狀態!

卧槽,我的一千萬啊!

焰咬咬牙,猛地一拉,死死的把金屬網抓在手裡。

摩天在網裡面也是大急,「兄弟,千萬別鬆手啊!」

這個時候摩天真希望這個焰是他的親兄弟,嚴格執行不拋棄,不放棄的信條。

遠處又是一陣血浪飛來。

媽的,糟糕!迷蘿女王估計已經屠城了,這些力量夠她揮霍一陣子了!

眼看著一股新鮮的力量即將增強迷蘿女王的實力,摩天急得直跳,奮力的放出光芒,試圖讓女王鬆手。

「九妹你就放我一馬吧,我們不是已經握手言和了嘛。」

結果迷蘿女王渾身都著火了就是不鬆手。

血煞之力已經完全讓她完全失去了理智,殺人太多,果然是會忘記自己。

「摩天老弟啊,你看現在問題很大啊,要不我就先撤了?」焰看著快速接近的血浪,他比摩天更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事實上現在就處於恐怖的平衡狀態,迷蘿女王多上一絲絲的力量就要把焰拖出去,焰已經是冒很大的風險了!

卧槽!不能啊!

摩天一聽,頓時大急,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失去這次機會,他就徹底沒有機會了!

他一定要掙脫這個世界。

「快!另外兩塊石板拿過來,我還有辦法!」摩天咬牙切齒的說到,似乎下了很大決心一般。 「夫人,我要去的地方恐怕不太適合你去。」丈夫心裡雖然有一點為難,但是該說的話還是應該要說清楚才行的。

只可惜他根本就不懂女人的心思,他家夫人一晚上連覺都沒有睡好,為的就是能第二天逮著自家相公跟著一起去瞧瞧那賣護手霜的地方,至於丈夫去哪裡是做什麼的,其實自己根本就不在意。

「放心,我不是去管著你的。」夫人道。

雖然丈夫聽見夫人跟自己這麼說,心裡的大石算是落地了,但是聽著卻還是有一種不怎麼舒服的感覺。畢竟夫人的注意力都不在自己的身上了,這麼一想自己還真是有點兒難過。

只是等到這位夫人跟著自己的丈夫趕到長富賭場的時候,賭場早已經是被圍的水泄不通了,而且一看就知道絕對是為了那護手霜的商家來的。

丈夫正準備說自己幫著到前面去瞧一瞧,只可惜夫人卻根本不領自己的情,反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看的丈夫是心驚肉跳的,連聲問道:「夫人該不會是打算自己出手吧!」真不是他看不起自己夫人,實在是就夫人這體格就算是擠進去了,出來之後恐怕應該也已經成了肉餅了。

夫人橫了丈夫一眼,冷哼道:「既然是這樣那你幫我吧!」說的也是,這有現成的勞動力自己幹什麼不用?

男人顯然沒有想到夫人竟然真的會讓自己幫忙,不過自己既然已經將話說出口了,總不能在夫人面前將自己所有的面子都丟完吧。

男人認命的往一群女人堆裡面擠,不過這時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宋離那裡,倒是沒有什麼人注意到他。

「給我來一盒。」身邊不斷響起的是各類的搶購聲音,這樣的盛況還真的是很難能看見。

喬大郎跟莫春顯然都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多人來,而且這些來的夫人中不乏還有貴夫人,只是在小小的房間裡面跟著旁人這麼擠來擠去的就為了一罐凝膚乳實在是讓人不能理解。

其實這也是因為喬大郎他們不了解女人的心思,雖然她們卻是有不少的奴僕下人,但是一旦遇見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必須要自己親手買來或者是搶來才會有成就感。

「眾位稍安勿躁,今天來的各位我保證大家都能買到。」 報告boss夫人嫁到 在這麼混亂的情況下,宋離也敢託大。

而一開始爭吵不休的眾位夫人也都反應過來了,自己剛才的樣子要是落到有心人的眼裡,只怕自己這麼多年的形象可就完全沒有了。

這麼一想原本瘋狂的因子就被壓了下來,甚至已經開始有人問身旁相熟的人,自己的妝容有沒有花,頭飾有沒有亂。

看著這些原本瘋了一樣的夫人一瞬間又好像回到了原本的模樣,各自的丈夫甚至都開始懷疑自己現在看見的人到底還是不是那個跟自己在一起這麼多年的人了。畢竟剛才自己夫人的舉動自己可是親眼所見,不過就算是自己不願意相信也不行。

宋離將自己所有的產品都一一的為大家介紹清楚,讓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真正的需求來購買。

「這位夫人,您想要什麼類型的?」宋離問道。

站在宋離面前的是一位年約四十來歲的夫人,夫家姓王,任職於禮部。雖然官職不算是太高但是也是個六品的官夫人。只是這兩年自己就好像是急速衰老,丈夫對著自己漸漸也就沒有從前那麼的用心了,甚至自己還有很多次都從別人的嘴裡聽說丈夫在外養了外室。

雖然說丈夫在外養了外室是對不起自己,但是王夫人卻認為丈夫之所以會這麼做完全都是因為實在是因為自己的這張臉令人看不下去,才會導致丈夫忍受不了自己,寧願在外面養著外室都不願意麵對自己的這張臉。

固然王夫人這是在為丈夫的變心找理由,但是一個女人如果連自己都不滿意自己的臉,你又怎麼指望男人會滿意你的臉。

王夫人將自己的困擾說給宋離聽后,宋離心裡已經有了計較,但是還是要問問紀夫人自己的決定。

「夫人,我倒是有兩個方法,不過就是不知道夫人您願意選哪一種。」宋離道。

王夫人沒想到一直困擾著自己的問題,眼前這位看起來年紀不算是多大的少年竟然跟自己說他有解決的辦法,忍不住兩眼發亮,「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宋離從身後的貨架上面拿出一罐凝膚乳放到王夫人的面前,道:「這是可以淡化細紋提亮膚色的,只要夫人早晚各用一次,情況就會慢慢改善的。」

王夫人將宋離遞給自己的凝膚乳拿在手上看了許久,依舊還是沒有看出來個所以然忍不住問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這效果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好?」

「夫人真要是想知道效果是不是這麼好,回去試試不就知道了。」宋離並不會勉強王夫人,一切的選擇都在王夫人自己。

王夫人只是猶豫了一下,就下定了決定。

「給我來兩罐。」最多也不過就是花費一點銀子而已,如果真的能挽回丈夫的心,那這點點的銀子又算得了什麼?

王夫人能說這話也是有底氣的,她丈夫雖然只是個六品的禮部小官,但是她娘家的兄長卻是堂堂正正的四品大員,所以這點兒銀子還真是不被她放在眼裡。

宋離見這人竟然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定下了兩罐,「每罐二十兩銀子。」

王夫人嚇了一跳,這可不比京城裡面最負盛名的凝霜閣所賣的還要更加昂貴,不過如果真的有他所說的效果,那也算是值得了。

王夫人幾乎是沒有猶豫的就從衣袖裡面掏了一百兩銀票給到宋離,「你不是說有兩種方法嗎?還有一種方法是什麼?」王夫人想的很好,那就是雙管齊下,這效果必然更好。

「還有一種方法很簡單,那就是定期給自己的皮膚做護理。讓自己的皮膚隨時達到巔峰狀態。」

給自己的皮膚做護理?簡直就是聞所未聞,不過既然他這麼跟自己說了,想必應該對這護理也是很了解的吧! 清荷當然知道他們暗中是怎麼說的,但是她也沒有出來解釋的意思。畢竟現在大家都認為自己是受害者,而看那宋離不順眼,那自己更是要藉此機會給宋離一個教訓,讓宋離知道自己可不是那麼好得罪的人。

「清荷姐姐,我看公子也不過就是貪圖那姓宋的美貌,說不得過兩天等公子的新鮮勁一過去,自然就不記得她是誰了。」

夏荷本來是來安慰清荷的,但是這夏荷說出來的話,讓清荷是怎麼聽都覺得彆扭,這不是跟自己說自己是因為長得不如她宋離,所以才沒有得到公子的看重嗎?

「我看你挺渴的,先喝口水吧!」清荷替一直在自己面前喋喋不休的夏荷倒了杯茶。

只是這麼一來夏荷就更是起勁了,一臉情緒激昂的開始在清荷的面前數落起宋離的不是來了。

「姑娘,你這是做什麼?」紅玫實在是不明白,這姑娘將原本好好的花草都給移到一旁,將這塊地空出來是打算做什麼呢?

「我試試我的新種子。」這幾日宋離就沒能從顧府的大門出去,所以無奈之下只好將自己空間裡面新發現的種子給種下。只是這顧府的一草一木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動了哪裡都不合適。宋離乾脆什麼都不想,直接在自己住的鶼鰈苑裡面尋一塊地方個種上。

紅玫自問自己好歹已經照顧了宋離好幾天的時間了,可是這幾天的時間裡面自己是一點都沒有看出來這宋離到底是怎麼想的。而且每次公子在宋離面前跟在她們面前完全都是不一樣的,可是自己又說不出來這個不一樣到底有什麼地方是不一樣的。

「我從江南移植過來的蘭花就這麼被你扔到一旁了?」顧寧從太子府回來之後,就看見宋離正蹲在地上不知道搗鼓些什麼呢。結果等自己走近一看,才發現原本的蘭花已經被移到旁邊了。而新翻出來的地方不知道被種上了什麼。

「你不樂意?」宋離連頭都沒抬,心思就在她這幾顆種子上面。

「你喜歡就好。」

紅玫直接傻眼了,公子你怎麼能這麼沒有原則呢?想當初清荷不小心碰了一下,你都罰她跪了三個時辰。可是現在宋姑娘可是直接將你的蘭花給移走了,你居然還能這麼高興的跟她說,你喜歡就好?

不過現在紅玫也算是明白了,清荷想要嫁給公子的這場美夢是時候醒了,因為公子從未對她有過什麼不同,至少她自以為是的哪一點不同,在宋姑娘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將種子種好之後,宋離這才站起身來,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

「好了,大功告成。」笑眯眯的說道。

顧寧接過宋離手中的小鏟子,「今後這樣的事情讓下人做就是了。」

宋離白了顧寧一眼,「怎麼,難道你看不起?」宋離的眼神中大有指責的意思,他怎麼就忘了阿離家就是種田的。自己這麼說那不流失看不起阿離的意思嗎?

「阿離,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顧寧不知道為何,一向能言善辯的自己怎麼到了宋離面前就變得笨嘴拙舌起來。

「嗯。」如果顧寧真的有那個意思她早就看出來了。

顧寧鬆了口氣,「這兩日我太忙,都沒有功夫陪你。晚上咱們一起吃飯吧!」顧寧提議道。

宋離想了想,覺得自己這兩日在這顧府裡面呆的確實憋屈,也就應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