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最要命的是,她身邊沒有足夠妥帖又能夠不引起過多關注的人手去幫她做事。

她也想過要找個醫術高明的大夫好好看看嗎?

但要置她於死地的人,真的會給她能夠被治癒的機會嗎?

若是真的有的話,之前的毒她也不必飽受多年的苦楚了。 醫院是個什麼地方?

醫院是個好人不想去,病人想離開的地方,跟別說是一個孕婦了,所以眼下……

「杜鵑,等著急了吧。」陳浩推開房門,一個人來到了病房。

「陳浩你,你還真的來了?」杜鵑躺在病床上,驚喜的就要折身坐起來。

「快躺好,手上還有吊瓶呢。」

「哦我忘了,呵呵……你趕緊回去吧,回頭讓蘇墨雪知道了,指不定怎麼想我呢!」

杜鵑話音落地,就口是心非的把頭扭到了一邊。

這時。

陳浩也沒著急說話,光是搬把椅子坐到床邊,看她嘟著個小嘴不理自己。

一下子,彷彿回到了幾年前,他和杜鵑談戀愛那會兒……杜鵑也經常這樣撒嬌。

「行了杜鵑,小雪知道,是小雪讓我過來的。」

「什麼?」杜鵑猛睜大眼睛,快速把頭扭了過來,粉嘟嘟的臉頰上都是吃驚。

「不相信啊。」

「不是不相信,是一點兒都不相信,蘇墨雪怎麼可能讓你來醫院照顧我。」

「嗯是,起初我也不相信,可這就是真的。」陳浩深吸一口氣,笑的比哭都難看。

半小時前。

他在蘇墨雪辦公室里,說到要讓蘇墨雪跟自己來醫院時,蘇墨雪噗嗤就笑了。

她說自己現在是孕婦,迴避醫院這種地方都來不及,怎麼能還主動跑到醫院去。

所以簡單的幾句話過後。

蘇墨雪就讓他過來了,還說不用太擔心她,她有蘇菲菲作伴兒沒什麼事兒。

其實陳浩也明白。

小雪愛護孩子是真的,不願意來醫院也是真的,但絕對不是嫌棄照顧杜鵑,而是……

「蘇墨雪她,不會是想給你個機會,跟我了斷感情吧!」

「杜鵑,你也是這麼想的?」陳浩猛的一愣,忍了幾忍還是沒把這句話給說出來。

「什麼了斷感情,杜鵑你想多了,小雪還沒霸道到不讓我有異性朋友的地步。」

「異性朋友?那這麼說,咱倆現在……只是朋友?」

「這……」陳浩剛開口,往下就沒了台詞。

頃刻間,病房內的氣氛突然尷尬了起來,好像連呼吸都特彆扭。

砰砰砰。

砰砰砰。

突然的,病房外面傳來了一陣敲門聲,只不過這敲門聲很輕。

「咳咳那個陳浩,外面有人敲門。」杜鵑偷偷看他一眼,輕聲開口道。

「哦我去開門。」陳浩笑了笑起身,心想這是誰啊,敲門聲音這麼小。

是生怕給人聽見敲門?

但與此同時,陳浩嘎吱聲推開房門,瞬間映入眼帘這麼一個畫面……

門口站著個男人。

這男人二十五六歲,穿黑色西服打紅色領帶,斯斯文文的戴個近視鏡,手裡頭還拎著個果籃。

「你找誰?」陳浩不認識。

「哦對不起,請問那誰在這兒嗎。」男人有點靦腆。

「那誰?」陳浩微皺眉頭,無奈的看他一眼,「你問的那誰,範圍是不是有點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就只是……」

「你找錯病房了。」

「陳浩等等,可能是找我的!」杜鵑的聲音,突然從身後穿了過來。

這時。

陳浩猛的一愣,轉身朝杜鵑看過來時,杜鵑也恰好看見了門口男人的模樣。

「真是您啊,快請進,請進!」

「謝謝,看見你太好了,還以為又找錯了。」男人來到床邊,把果籃放在了一邊。

「又找錯了?您找我很長時間了嗎。」杜鵑吃驚的看他道。

「也沒多長時間,就是不知道你名字,才找了兩層樓的病房。」

「啊?兩層樓好多病房呢,您真不用這樣的!」

「不行!」男人一本正經的搖搖頭,是真的很正經,「你都生病住院了,我不放心。」

「哎對了,你身體現在好點沒有!」男人臉上都是關心。

「好多了好多了,謝謝您來看我,我正不知道怎麼感謝您呢,您看您太客氣了。」

「沒事兒,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幸好看見你老公也在,我現在就可以放心了。」

「老公?」杜鵑突然尷尬著,偷偷看陳浩一眼,「您誤會了,他是我……我朋友。」

「朋友?對不起對不起,我剛才口誤您別介意。」

「沒事兒,您又不知道,哎對了我還不知道您叫什麼名字呢!」

杜鵑的聲音很甜,也很激動,眼眸里都是感激。

但這時候。

陳浩猛聽到這兒,突然皺上眉頭,頓時就給他倆弄猛了。

「哎杜鵑,你倆不是同事?」

「不是啊,我不認識他。」

豪門無愛:蜜寵冷妻 「嗯對,我也不認識杜鵑姑娘。」男人搭話道。

「你倆之前不認識?那還聊的這麼開心,哎不對你怎麼知道杜鵑叫杜鵑的!」陳浩聽的一頭霧水。

我的反派逆襲之路 「剛才,不是您喊她杜鵑嗎。」男人也一臉蒙圈。

「我剛才喊過嗎?」陳浩想了想,也沒有想起來,卻莫名其妙的感覺自己特多餘。

因為。

打從這男人一進來,杜鵑就一直跟男人聊天,愣是把自己給晾在一邊當成了空氣。

「哎,那你倆到底是,啥關係?」陳浩看向倆人,脫口問了出來。

「我倆沒關係!」男人說。

「我們之前不認識。」杜鵑說完,便尷尬笑著解釋道,「陳浩,你還記得我是怎麼來醫院的嗎。」

「當然記得了,你是給大雨淋生病,讓陌生人給送到醫院的。」陳浩記得很清楚。

強勢攻陷:女王的大牌明星男友 之前那個小護士,就是這麼給他說的。

「嗯對,要不是那個陌生人,我現在躺在什麼地方就說不定了……」

「哎杜鵑等等,你說那陌生人,該不會就是他吧!」陳浩拿手指向男人,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嗯是,這位先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杜小姐太客氣了,我不是什麼救命恩人,我叫高家軒,你喊我家軒就行!」

「家軒?呵呵果然人如其名,都是一樣的斯文呵呵。」

「杜小姐,您笑起來真好看!」

「謝謝!」杜鵑笑了笑,「以後不用喊杜小姐,隨便一點就行。」

「那行,那我以後喊您娟!」

娟?

熊孩子,你還真夠隨便的,我跟杜鵑談戀愛那會兒才喊她娟!

陳浩站在一邊,看他倆人依舊說說笑笑,絲毫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頓時就感覺心裡特別不舒服。

至於怎麼個不舒服。

他也說不清,就是眼睜睜看這自己的初戀,現在跟另外一個男人說笑,這種滋味兒……

真特么不是個滋味兒。

可他現在這時候,哪裡又會知道杜鵑,是怕陳浩一直留下來陪自己,回頭再影響到他和蘇墨雪的感情。

所以才故意這樣,想讓陳浩離開的啊。

可最要命的是,陳浩對於這件事卻一點都不知道,光是感覺自己特別的多餘……

「咳咳那個杜鵑,你倆先聊著,我出去有點事。」

「啊?」杜鵑瞬間收回了臉上的笑意。

「沒事沒事,你先去忙,我在這兒照顧娟!」

「照顧你大爺,娟娟娟的,娟你是你喊的嗎。」陳浩沒把這話說出來,光是笑笑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人很多,亂鬨哄的,他心裡也是亂七八糟。

因為。

他總感覺杜鵑,跟高家軒對視的時候,倆人眼神里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過了隆冬,草長鶯飛的春季應接而來。

Boss好霸道:萌妻鬥帝主 三月白家娶了媳,四月又嫁了女,吹吹打打,很是熱鬧了兩個月。

自然,不論是白濟通娶妻又或者是白纖楠出嫁,這些和景伍其實並沒有太多的關係。

景伍所關注的依舊只有致寧院內的起起落落。

值得讓人欣喜的是,大夫人的身體奇迹般地在春風拂曉、春雨潤物之後漸漸緩了過來,就如忍冬的枯植,一夜就抽了新芽,煥發了生機。

以至於有的時候,景伍會覺得去歲冬季所有發生在大夫人身上的險惡情況,就真的如同大夫人自己所告訴外界的那樣,只是經歷了一場來勢洶洶的傷寒而已。

三月底的時候,在家賦閑了半年的白家四爺終於接到了新的調令,由原來的揚州餘杭郡鹽官縣的縣令調任粱州武都郡郡太守,一步從正七品升至從五品,連生了三級,這裡頭自然也有白四爺這六七年間在鹽官險治理得當的原因,卻也更少不了家族的支持和白家即將出太子妃的原因。

雖說是三月底接到的調任,但白四爺還是在白纖楠出嫁之後才正式動身,出人意料的是這一次四夫人明確表示了自己將不與丈夫同去任上,要留在白家教養兒女,奉養公婆。

四房的白濟迪和白濟迢在年節之後便雙雙入了白家族學,註定是不會隨他們的父親一道前往粱州的。因而四夫人所說的雖然出人意料,但卻也算是合情合理。

這一日因為司媽媽家中小弟相尋,白纖柚難得得了空閑,巴巴地便讓含靛早早去大夫人的書房截人,這截的自然不會是大夫人,而是愈發空閑起來的景伍。

是的,景伍開始空閑起來了,自從大夫人的身體漸漸又有了些起色之後,大夫人便以自己大病初癒心力不足為由,將手頭上的不少後院管理事務,一點點都挪交給了二夫人。

二夫人到底是世家大族出身,少女時期也是被教導過中饋之術的,加上老太爺和老夫人的首肯,大夫人又是真心相托,這幾個月的時間,二夫人幾乎已經攬下了大夫人原先所有的活計。

因而景伍也就不必再幫著大夫人處理那些瑣事,而二夫人那邊自然有她自己的心腹之人,怎麼也用不上景伍。

事實上,大夫人當初承諾要轉交給景伍的那些「經營」,景伍基本上都已經順利接收過來了,景伍即便不再常往致寧院也是可以的,但習慣這種事情一旦養成了,卻是一時半會也改不掉的。

況且大夫人也沒有開口讓景伍無需再來,景伍便依舊日日到致寧院中的書房來,只是現在她多是看看書,或者是練練字,有時候大夫人會與她一道看書練字,或者兩人說說話聊聊書中的山川大江,有時候就整個書房一整天下來就只有景伍一個人,好在大夫人的藏書夠多倒也不會無聊。

但這一切只是看似平和寧靜,事實上,每過一天,景伍都會覺得越發不安。即便她暫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不安些什麼,這種不安的情緒卻一直都揮之不去。

隱隱的,她覺得。

這種寧靜,大概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晃晃悠悠,足足有了五天的時候,大部隊終於從大荒城來到了酆都城,此時的酆都城熱鬧異常。正所謂沒有永久的繁華,只是人多使然。在此之前酆都城雖然也是一座古城,但是名氣大於實際,而這一次四界大會的召開,致使酆都城成為了黃界的一顆明星。

「妖族聯盟軍師到……」

此刻的酆都城檢查十分的嚴格,在城門口一支百人的隊伍作為護門者,趙信的隊伍浩浩蕩蕩三十餘人,在進入城門之時,有人前去遞上了代表趙信的邀請函,守在門口人大喊了一聲,頓時來往的人全都側目,看向趙信這邊。如今趙信的名聲,在黃界算是響開了,當然最重要的是讓九頭蛟族氏的主事少主九浩天吃癟了,要知道他可是大荒界乃至於玄界妖族年輕一輩的佼楚。能讓他吃虧,趙信的名氣自然也就水漲船高,據說當時還有龍的消息,這也讓趙信這個人充滿了傳奇色彩。

在趙信大嬌的後面,是另一個紅轎,拉車的是八隻高大紅狐,一看樣子就知道是個女子。可能是聽到了守城人的喊聲,在轎中輕聲問向轎外的人「前面的是什麼人?」說話人的聲音十分的輕柔,如同銀鈴一般。

轎外的是一個護衛,聽到轎內人的話,立刻將趙信的事迹說了出去,聽到了之後,那轎內的人頓時打開了轎帘子,露出了是一個精緻的美人。長如瀑布的頭髮,明亮仿若會說話的大眼睛,膚如凝脂,活脫一個古典美人的模樣,如果趙信看到這個人的話一定會傻掉的。

「人族的……」那女子看了一眼趙信所在的轎子,沒有再說話,將身形收了回去。

只聽得轎中有一女子,歡聲說道:「怎麼?心動了啊?不過可晚啦,你都已經是人婦了,沒有機會嘍」。

「亂說什麼呢」那銀鈴的聲音嬌嗔了一句,一陣鶯鶯雀雀般的歡笑聲在轎子中響起。

趙信順利的進入了酆都城之中,妖族的各族長來此也都差不多了,駐紮的地方自然就是烈斯諾的府邸了,這裡可是他的地盤。不得不說的是烈斯諾在酆都城的勢力著實很大地方比黑鬼一族在大荒城的要大的多了,妖族聯盟一共二十三十個族氏,全都能裝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