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哦?沐青青,你別以為你打得過兩個人你就天下無敵了,在我趙天泓的眼裡,你還不夠看,今日我便讓你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說罷,趙天泓不再聽其他人的廢話,徑直衝著沐青青的身前爆射而去。

嘭!

一道輕微的震動聲隨之響起。

沐青青的屠靈棍已然緊握在雙手之中,只等那趙天泓來到身前,一棍劈下。

可那震動之後,卻是一道強橫的威壓驟然向眾人襲來,只是一瞬,沐青青與趙天泓等人便被壓製得絲毫不能動彈,而那趙天泓更是身形驟停,身上像背了一座大山一般。

「婉蓉,你們此行可還算順利啊?」

空間瞬間波盪,一道身影緩步而出。

一襲白衣,不是莫天又是哪個?此時的他正笑意盈盈的看向雲婉蓉等人。

見到莫天來一,慕山終於偷偷的鬆了一口氣。

釣魚直播間 「托師父的福,一切還算園滿!」雲婉蓉弓腰揖手,沖著莫天行禮道。

「那便好!」莫天微微點頭,而後將其目光轉向趙天泓所在的位置,「天泓這又是為了哪般?」其言語之中帶著些許的疑惑。

「弟子、弟子正準備回宗,向宗主您稟報此行結果!」

趙天泓無奈,只得咬牙回道。

「哦,那我們這就快些走吧!」

莫天話音剛落,眾人身上的威壓驟然消失,而後,他便轉身首先進入了能量通道之中,不過進入之前,卻是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沐青青。

「快走,青青!」

雲婉蓉上前攔起沐青青的手臂,便要一同進入那能量通道之中。

「稍等!」目光迴轉,一道身影正快速的向這個方向飛掠而來。

「趙勾?他是什麼時候離開的?」雲婉蓉實在是沒有發現,這趙勾是何時離開。可見沐青青的模樣,她分明就是知道。

轉過頭,再次看向沐青青的目光之中,卻是閃過一抹異色。

「走吧!」看趙勾輕輕的點了點頭,沐青青拉過雲婉蓉向那通道內走去。

「青青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走到那通道的門口,雲婉蓉低聲問道。

「哼,沐青青,躲得了初一,卻躲不過十五,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沐青青沒等開口,趙天泓卻是從兩人身後閃出,對著沐青青陰森森的開口。

「隨時奉陪!」

沐青青微微一笑,而後拉著雲婉蓉搶在他的前面,走進了能量通道之內。

進入這能量能道之內,沐青青這才發現,與之前在雲嵐宗遇到的那位長老時所走的完全不一樣。

那時一步便直接從宗外走到了宗門之內,可這一次,卻是要走上一段時間。

那能量通道內漆黑一片,只有在半空之中有著點點星光,勉強可以看清周圍,沐青青好奇的望著這周遭的一切,可一旁的雲婉蓉卻是滿腹心事,目光時不時的從沐青青身上掃過,一副言而欲止的模樣。 能量通道雖說會在時間上節省不少,但行走起來,也足足走了盡一個時辰。

「終於回來啦!」

看著雲嵐宗上熟悉的一切,沐青青不由得輕笑道。

回過頭卻看到雲婉蓉一臉不快的望向自己。

「雲姐姐,今天晚上無事之時,可來我的玉亭閣一敘?」沐青青拉過雲婉蓉的一雙玉手,笑道。

「你呀!」雲婉蓉著實對這沐青青怨不起來,她只是這隨意的一句話,雲婉蓉便已經對她怨氣全消。

而此時通道內的所有弟子全都已經走了出來,身後的出口便也緩緩消失了。

不遠處的莫山轉過頭來,對著眾人開口道:「我想大家也都累了,都快些回去休息吧,給你們每人三日的假期!」

「哦!」

眾人歡呼不已,莫山微微一笑,也轉身離開了。

只不過在轉身之前,卻是對著雲婉蓉輕輕的點了點頭,雲婉蓉當下會意,微微揖手,跟沐青青打了個招呼之後便也一同離開了。

一別一月有餘,沐青青幾乎都沒有怎麼休息過,回到玉亭閣與趙勾交代了一聲便進入了夢鄉,一連三天都是如此過的自不必提。

只說這三日之後,宗內突然鐘聲長鳴。

這是雲嵐宗內的招急鐘聲,一般無大事之時,輕易不會響起,可今日卻是不知是為何。

沐青青來不及細想,簡單收拾了一下便是直奔大殿而去。

當沐青青到達大殿之時,所有雲嵐宗的弟子基本上已經來到了這裡。

站在莫天的雲婉蓉沖著沐青青微微的點了點頭,自從三日之前分開,雲婉蓉便一直跟在莫天的身邊不知忙些什麼,也沒有來找過沐青青。

不過兩人的之間的關係卻是沒有因為這些小插曲變得疏遠,沐青青俏皮的沖著雲婉蓉吐了吐粉舌,便站在了親傳弟子的行列之中。

站在不遠處的趙天泓自是看到了沐青青的身影,其目光之中閃過一縷陰寒,而那千年不變的惡毒,卻是來自更遠一些的一襲紅衣少女。

這一天卜天大殿之前止步,使紅若蘭對沐青青的恨意似又加深了一些,以至於在後來趙天泓與之對峙之時,都做好了隨時偷襲沐青青的準備,只是可惜,最後宗主莫山突然出現,以至於最後計劃無疾而終。

不過之後回到雲嵐宗內,紅若藍與趙天泓就對付沐青青為引,進行了一次不可告人的談話,其談話內容持續一夜,誰也不知兩人談了些什麼,但最終的結果,似是兩人的關係變得微妙了起來。

對於這些並未刻意隱藏的視線,沐青青自然感受的一清二楚,不過卻無任何錶示,因為她的行為準則就是:若是不服直接動手便是,何苦用那些目光、陰謀與計策去做一些小動作,上不得檯面,她也不削與之視線相對。

但是周圍的一些議論之聲,卻是傳進了她的耳中。

「聽說了么,七宗大比又要開始了,不知道這一次會派誰帶表雲嵐宗出戰!」不遠處的一名親傳弟子低聲說道。

「是啊,這一次將我們招集而來,說的不就是這件事么?」

另一名弟子顯然也聽說了此事。

「七宗大比可不是小事,這不都三天了,宗主與各位長老都沒有商討出什麼合適的辦法來解決!」

眼見這一名弟子平時與慕山走的相對近一些,而他所知道的消息也是更加的詳盡一些。

聽他們所說的話,沐青青的心中卻疑惑不已,這七宗大比在她的心中完全是一點概念都沒有,這東西難道就這麼重要麼?宗主與長老商議了三天都沒有商量出結果來?

鐺!

又是一道悠揚的鐘聲敲響,大殿之前的喧嘩聲終於逐漸弱了下去,而莫天的身影與眾位長老,也是信步從那大殿中走出。

看著大殿前熱情洋溢又是滿臉期待的年輕臉龐,莫天也是微微一笑,而後開口道:「我想大家都聽說了這七宗大比的消息了吧?」

「是!」

上萬名弟子齊聲應喝,震耳欲聾的呼聲直衝雲霄,將天空上那一縷白雲都似沖得淡了些。

「好好好!」莫天輕輕的壓了壓手,台下頓時落針可聞。

「可能有些弟子也知道,我與諸位才老商討了近三天的時間,仍舊沒有決定出來這替雲嵐宗參加宗門大比的人選,所以,今天我把你們召集到這裡,便是為了宣布一個決定!」

莫天的話,到這裡稍稍的頓了頓,目光環顧四周,在雲婉蓉,慕山,趙天泓,沐青青幾位比較出色的弟子臉上停留片刻之後,再次開口說道:「我與眾位長老共同決定,將在一月之後,在這練武場內,再次舉辦一次宗門大比,勝出者,便可代替雲嵐宗參加此次七宗大比。」

莫天的話音落下,全場一片嘩然。

「這一次宗主與長老怎麼會定下這樣的規定,為什麼不直接指派不是更好一些?」一名弟子不名所以,認為這莫天等人此舉,完全是多此一舉。

「你不知道么,能參加七宗大比的人,一個宗門內僅僅只有兩人。」另一名弟子伸出兩隻手指,不由得唏噓道。

「全宗上下上萬人,只選出兩個人,我看吶,我們都不用上場,只交給那幾位自己比一比就成了!」聽得那名弟子的話,站在不遠處的一名內門弟子無奈的嘆道。

果然,聽得他的話,眾人全都輕輕的點了點頭,對於那幾人的本事,全宗上下沒有幾個人不知曉的。

而沐青青也在上次宗門大比之中,成為了全宗的一匹黑馬,連那麼強橫的蔡范都被她打得那麼慘,普通的內門弟子又怎麼敢上前與之對戰。

在首位的莫天自然是聽到了殿前一眾弟子的議論聲,而後目光向身邊的向位長老望去,各位長老神色各異,看來之前他們確實因為這名額的問題進行過強烈的爭論,只不過這最後的名單卻是要由那幾名弟子來決定罷了。

「好了,一月後,宗內選拔正試開始。」說完,莫天便轉身進了大殿之內。 對於這樣的消息,沐青青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因為她到現在也沒弄明白這些人的興奮到底來自哪裡,不過莫天既然已經宣布完畢,那麼這些人也就可以自行離開了。

「沐青青,這一次,我要光明正大的宗內大比之中打敗你,到時候,你就乖乖的把手中的東西交出來!」

眾人三三倆倆的離開之後,沐青青也是剛要轉身,卻是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陡然響起。

「哦?」沐青青轉過來身來,看到竟然是趙天泓帶著幾個跟班,當下便是笑道:「那我便隨時恭候趙師兄大駕了。」

趙天泓見沐青青如此表情,當下便是怒不可遏的抬掌便打。

「趙天泓,這是在雲嵐宗內,請你注意一下你的行為!」雲婉蓉一把抓住了那趙天泓揚起的手腕,而後嬌斥道。

「婉蓉,今天我便看在你的面子上,饒了她一次,可這次宗內大比,我是決對不可能放過她的!」

趙天泓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摸一摸雲婉蓉的俏臉,卻是被她閃身躲開,剛要張口怒叱,那趙天泓卻一把將自己的手腕扯回,奸笑著離開了。

「青青,你沒事吧,這趙天泓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

雲婉蓉也沒想到他竟然敢當眾對自己動手動腳,心下也是憤怒不已。

「雲姐姐你放心,一個月之後,我定然將他打到他老娘都不認得他!」 挽明 沐青青咬著一口銀牙,沉聲喝道。

「行了,走吧,好幾天沒有見你了,今天難得有空,去你那裡坐一坐。」

雲婉蓉說罷,拉起沐青青,便向那玉亭閣走去。

「雲姐姐你坐好!」

剛一走進玉亭閣,沐青青便將雲婉蓉按在了椅子之上坐好。

「怎麼?到底是什麼事,看你這一臉嚴肅的樣子。」雲婉蓉不由得覺得好笑,自顧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這個我想送給雲姐姐!」話間剛落,沐青青的手掌之中,卻是多出來了一隻小小的金蛋,全身包裹在一片金燦燦的光芒之中。

「青青,你快些收回去,這東西可是你自己搶回來的,為什麼要給我,再說了,以你雲姐姐我的身手,還用得著它?」

見沐青青竟然將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靈寵要拱手相讓,雲婉蓉大感意外。

沐青青歪著頭,想了好半天雲婉蓉話中含義的真假,最後將手中的靈寵蛋又收了回去。

「沐青青,你個敗家子,那麼好的東西你竟然要送人,你和我商量了么你?」躲在屠靈棍中的王絡看到沐青青的所做所為,不由得捶胸頓足,這傢伙怎麼對這雲婉蓉如此的大方。

「那這個東西送給你!」

沐青青手掌一翻,又是一樣東西出現在了她的手中,此東西也是被一道光芒所包裹,看其樣子,倒像是一件衣服。

「這是?」雲婉蓉疑惑的開口。

「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卜天大殿里弄出來的,好像是件衣服,我想這麼漂亮的衣服,雲姐姐穿才好看。」沐青青手掌一動,一件閃著七彩光芒的恩軟甲出現在了雙手之中,而後提起這件軟甲,送到了雲婉蓉的面前。

「敗家子,那是一件七彩軟甲,由七種不同顏色的蛟龍之筋所編製而成,製成之後還要浸泡在九九八十一種毒液之中浸泡百日,方可成形。 九重華錦 而後又經神級陣法師在其上布下七七四十九道陣法,不僅可以刀槍不入,還可以防毒解毒,更可以接下一名凝丹境高手的全力一擊,這件軟甲一百套高級功法都不換的東西,你就這樣送人了!」王絡如同碎碎念,在屠靈棍中不停的叨叨著,而沐青青就如同沒聽到一般。

「送給我的?」雲婉蓉看到這件軟甲之後,便是一下喜歡上了這套軟甲,光看那閃爍著的七彩能量光暈,雲婉蓉便已經愛不釋手了。

「嗯,送給雲姐姐的!」說罷,沐青青便將這件軟甲親手為雲婉蓉穿在了身上。

在穿上的一瞬間,本是炎熱的夏季,雲婉蓉突然感覺到了絲絲清涼,更不需要以靈力來抵抗炎熱,單單這一件衣服便已經足以。

「青青你在這大殿之中確實沒少得寶貝,怪不得那嘯月宗的人對你虎視眈眈。」雲婉蓉嫵媚一笑,對於沐青青,她從來沒有極度與羨慕,有的只是高興,沐青青得到了寶貝,雲婉蓉真心替她高興。

「趙勾!」

沐青青突然抬眸,沖著門外大叫一聲,趙勾片刻之後便進到了房間內,而後又將房門仔細的關好。

「青青,你這是?」雲婉蓉一愣,她不明白這沐青青到底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雲姐姐那一日不是問趙勾到底去了哪裡了么?現在我便給你答案!」說罷,沐青青抬頭,對著趙勾輕輕的點了點頭。

呼啦!

一陣大風吹過,房間內除了雲婉蓉與沐青青所坐的兩把椅子,其餘的,全都被這突如其來的大風,吹的東倒西歪,就連雲婉蓉也是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

只消片刻,一切恢復正常,雲婉蓉緩緩睜開雙眼,卻是看到在那門口處,原本趙勾所站的位置,卻是赫然出現了一隻通體雪白的仙鶴。

眼見這隻仙鶴,雲婉蓉突然想到了那一日載著那嚴彩兒離開的那隻白鶴。

那隻白鶴高約一丈有餘,兩隻碩大的翅膀若是完完打開,也有幾丈之寬,與之前所見的那一隻白鶴幾乎一模一樣。

「這、這是趙勾變的?」

雲婉蓉突然變得有些結巴,她實難相信一個當初雲嵐宗內最為低賤的一個奴才,如今卻擁有了這樣的本事,難道這全都是因為沐青青么?

「好了,趙勾!」沐青青輕笑一聲,眨眼之後,趙勾便又恢復了本來的模樣,撓著後腦,一腦憨厚的站在原地笑道。

「不錯,真是厲害!」

半晌之後,雲婉蓉只得緩緩的吐出了這幾個字。

而趙勾也是慌忙將房間整理好,連忙退了出去。

「雲姐姐這回都清楚了吧,還生氣么?」沐青青燦然一笑,而後將茶杯遞到了雲婉蓉的面前。 雲婉蓉久久不能從鎮靜之中反應過來,拿過沐青青為自己倒好的茶水放在唇邊淺淺的抿了一口,而後抬起頭,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對面的沐青青。

半晌,沐青青實在被她這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便說道:「雲姐姐可是有什麼心事不成?」

「我在想你這個小丫頭的身上,總有那些讓人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你確認這趙勾所修習的功法,真的是你無意之間得到的么?」

對於這套所謂的功法,雲婉蓉對它的來源,還有著一定的疑惑!

「那雲姐姐您說,難道還是我搶的不成!」沐青青輕笑一聲,沖著雲婉蓉做了個鬼臉。

「你呀!」雲婉蓉眼珠一轉,確實也是想不出什麼理由來反駁,便緩緩起身離開了。

送雲婉蓉離開之後,沐青青將自己乾坤袋中的寶貝一股腦的拿了出來,全都放在了桌子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