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老夫人好相處,老爺子雖然脾氣急了點兒,但不會為難人。」顧念說道。

楚恬用力點頭:「是這樣的,沒想到你才來就看出來了啊!」

「雖然在這兒沒多長時間,但是跟二老說了不少的話,總能看出一些。」顧念說道。

「你們倆,在門口嘀嘀咕咕什麼呢!」老爺子不耐煩的問,總覺得是楚恬在說他壞話呢。

—題外話—三更之二 魏寰那邊讓姜雲卿來看了他一次之後,只是留了三個太醫在他府中日日替他診治問脈。

看似是關心之舉,可是魏陽陵卻心中清楚,那三個太醫不過是魏寰留下監視他的人罷了。

你不愛我那又怎樣 他若是能一直這麼「病弱」下去,魏寰定然不會動他,甚至會在明面上好好補償他一番,讓他得到親王該有待遇。

可是他若是哪一日突然「大好」,甚至於生出不該有的心思來,那三個太醫怕是就會變成他的催命符,直接要了他的命。

所以魏陽陵不是不能好,而是不敢好。

裝病,才能保命。

魏陽陵懂得怎麼選擇。

……

旁邊那內侍聽著魏陽陵的話,臉色慘白的低聲道:

「可是主子,那葯傷身。」

「一次兩次便也罷了,您若是一直用著怕是會傷了底子,而且宮內如此,難道你一輩子要這般纏綿病榻,難以大好嗎?」

魏陽陵聞言沉默了片刻,才說道:「不會的。」

他嘆口氣幽幽道:

「皇姐防著我們,也不過是怕我們在她登基之前鬧出什麼事情來,只要等她坐穩了皇位,朝中安穩下來之後,時間長了,她便不會再這般防備著我們,到時候我便能恢復安好。」

「更何況……」

魏陽陵頓了頓,眼眸中有些隱約的期望。

更何況將來的事情到底如何,誰能說得清楚?

魏寰眼下權勢在握,就算登基為帝也無人能夠阻攔她,他們「攔路石」自然要避其鋒芒,免得被她斬草除根,可是這皇帝的位置哪裡是那麼容易坐的穩的?

她能趁著睿明帝勢弱之時奪了皇權,卻不代表她能坐得穩那個位置。

說不定用不了多久,這赤邯的天下還會易主也說不一定呢?

未來的事情,誰能說的准……

這些心思在魏陽陵心中轉了幾圈,他卻沒有說出來。

這裡是宮中,人多眼雜,他好不容易才讓魏寰對他卸了防備之心,又何必再做出讓她懷疑的舉動來?

那內侍跟著魏陽陵多年,一直服侍在他身邊。

魏陽陵的話雖然沒有說完,可是他卻莫名的聽懂了他話中未盡的意思,臉色鬆緩了一些,卻也知道魏陽陵在顧忌什麼,沒有敢再問。

那內侍上前扶著魏陽陵正準備朝外走,就在這時,身後卻是突然傳來了魏陽植的聲音。

「七哥!」

魏陽陵聽到老九的聲音之後,神情頓了頓這才回頭,等面朝向魏陽植時,他剛才臉上的那些陰霾和複雜早已經全數散去,恢復了之前在御花園中那般溫和病弱的模樣。

「九弟,你也出宮了嗎?咳咳……」

他低聲咳嗽了兩聲,掩著嘴看上去有些氣息不順。

魏陽植盯著他這幅孱弱的樣子,開口道:「七哥這身子怎麼突然病的這麼厲害?」

魏陽陵虛弱一笑:「都是老毛病了。」

「太醫天天看著,連雲卿給給開了葯吃著,可也不見有什麼大用。」

俏丫頭遇上酷總裁 「今兒個進宮走了一趟,怕是又曬著了,回去怕是又要好生養上幾日,才能緩的過來。」 楚恬挽著顧念的胳膊進來,說:「我在問念念,您有沒有嚇著她啊。」

老爺子的目光落在了楚恬抱著顧念胳膊的手上:「你們倆關係倒好。」

「我可是在顧念跟我哥在一起之前,就認識她了。」楚恬炫耀似的說,「念念可是個好姑娘。攖」

「好了好了,你也不用給她說好話,當我不知道你急忙過來幹什麼?」老爺子瞪她償。

心中卻想,沒想到楚恬也這麼喜歡顧念。

楚恬性格好,朋友不少,但二老一向放心她。

別看性子好,看起來大咧咧的,可卻一點兒都不傻。

誰是真心與她交朋友的,誰是想要利用她的,楚恬心裡都很清楚。

不是沒吃過虧,正是因為年少時吃過虧,所以才更加清楚。

但能對顧念這麼好,可見也是欣賞她的。

這讓老爺子更放心了些。

楚恬咕嚕著眼珠子,看看楚昭陽,又看看顧念,賊笑著問:「爺爺,奶奶,你們知道我哥跟顧念是怎麼在一起的嗎?」

老太太是個挺愛聽八卦的人,聞言,立即睜大了眼睛,放著光:「說說,說說。」

「他們倆怎麼認識的,我不知道。我哥不肯說,我又一直忘了問顧念。」楚恬說。

老太太一臉「那你說來幹什麼」的表情。

楚恬嘴角抽了抽,說:「可我能說我第一次見到顧念時候啊!」

老太太這才收起嫌棄的目光:「快說。」

「那時候顧念的手受了點兒傷,來醫院包紮,正巧我哥來醫院看我。」楚恬便把當時楚昭陽不動聲色調.戲人家顧念的事兒給說了。

隨著楚恬說的事情越來越多,老爺子和老太太這才知道,原來真是他們孫子追的人家姑娘。

而且偏偏追的還不得法,起先讓人家顧念真的不怎麼喜歡他。

到後來,才慢慢地喜歡上了。

這也不是什麼欲擒故縱,顧念真沒看上他的錢。

不聽楚恬說,二老都不知道,自己這悶聲不吭的孫子,竟然還這麼自戀。

憑什麼人家第一次見人家姑娘,就認定了人家喜歡他啊。

嘖嘖。

被楚恬揭了老底,楚昭陽的耳朵偷偷地紅了。

不過,也因為楚恬這些話,讓二老對顧念徹底放了心。

知道楚恬其實就是這個目的,所以,也就原諒了妹妹揭自己老底的行為。

等楚昭陽帶顧念離開的時候,老太太對顧念可真是毫無芥蒂,真心把她當未來孫媳婦兒那麼疼了。

古代美食評論家 一個勁兒的念叨著,讓楚昭陽多帶顧念回來看看。

楚昭陽和顧念自然應是。

兩人離開后,在車裡,楚昭陽看了看時間,也才兩點多。

兩人剛才在老宅吃了午餐,又喝茶聊了會兒天。

二老有午睡的習慣,再加上人年紀大了,也做不到精力那麼充沛。

所以,兩人早早的就走了。

楚恬沒走,要留在老宅吃晚餐,順便多幫顧念刷點兒好感度。

「老爺子在書房都跟你說了什麼?」楚昭陽問道。

顧念根據記憶,儘可能一字不漏,一五一十的重複給楚昭陽聽。

「看來老爺子對你印象不錯。」楚昭陽聽著,心情很好,說話間,唇角也微微的現顯出了些弧度。

顧念驚訝的張大眼睛,一雙大眼把心裡想的什麼全都表現了出來,毫無保留。

楚昭陽看著就忍不住笑了。

顧念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我只覺得老爺子充其量就是覺得我不討厭。」

「能讓老爺子喜歡的人不多,他特別堅持『日久見人心『這個原則,從沒有因為一面兩面就喜歡一個人。只有在初初了解后,覺得這人不錯,有了好印象,才會繼續接觸,了解。」

「若是一開始,就沒有好印象,他連再接觸都不會。」

顧念眨眨眼,眼裡閃現著驚喜:「那我這是不是算不錯?」

楚昭陽唇角勾著,微彎的幽深雙眸閃爍著濃濃暖意:「很不錯。」

顧念笑眯眯的,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下午想做什麼?」楚昭陽趁空看了眼顧念。

「也沒什麼別的安排吧?」顧念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她跟楚昭陽都屬於業餘活動特別少的人。

楚昭陽從來不喜歡應酬,平時那是不得不去應酬。不然只要沒工作,就一定會宅在家裡,典型的宅男一個。

「不然去看個電影?周五剛上映的一部片子,聽說很不錯。」楚昭陽說。

「你可以嗎?」顧念還記得他們兩人第一次看電影時,楚昭陽的反應。

楚昭陽不禁伸手過來,握住了顧念的手:「應該可以,之前送你回家,樓道里也是漆黑,都沒關係。」

跟顧念時間長了,他覺得,自己好像不像以前那麼怕黑了。

「總要克服,我也想正常起來。」楚昭陽解釋道。

正常的與顧念約會,逛街,看電影。

「那如果不行的話,咱們再出來,你不要堅持。」顧念立即說道。

「好。」楚昭陽點頭,總算是讓顧念放心了一些。

顧念乾脆拿出手機,查了楚昭陽提過的那部電影。

—題外話—三更全~ 魏陽植仔仔細細的看了魏陽陵一會兒,見他臉上虛弱之色不像是作假,而且就算是魏陽陵想要作假,以姜雲卿那般高超的醫術也不可能察覺不出來。

剛才在涼亭里的時候,姜雲卿對魏陽陵沒有半點防備,就連魏寰也對他們兩人一視同仁。

所以魏陽陵的身子應當是真的出了問題。

可是……

魏陽植心底卻依舊還是有懷疑,魏陽陵的身體到底怎麼樣,沒人比他更清楚。

大半個月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出了問題?

魏陽植心底存著懷疑,面上帶著些試探說道:「那七哥可要好生修養著,別年紀輕輕的便落下了什麼毛病。」

魏陽陵對他的話不以為意,只是溫煦一笑:「這是自然,多謝九弟關心。」

魏陽植見魏陽陵有些油鹽不進,哪怕是他語帶嘲諷他也不以為意,一時間有種拳頭打進了棉花里的感覺。

他心裡有種說不出來的憤然,只能將目光落在魏陽陵身邊的那個內侍身上,轉聲說道:

「這不是羅懷嗎,怎麼臉色這麼差?」

「剛才我在遠遠的地方,就見著他跪在地上求饒,可是他做錯了什麼事情,惹得七哥動了怒?」

羅懷便是魏陽陵身邊那個內侍的名字。

羅懷聞言心中一咯噔,臉上不敢露出什麼破綻來,只能低垂著頭恭敬說道:「回九殿下,是奴才剛才說錯了話,惹惱了殿下,所以才會讓得殿下動了氣。」

「哦?說錯了什麼話?」

魏陽植不依不饒的問道:「七哥性子向來平和,又不與人動怒,你能讓他生氣,不知道說了什麼?」

羅懷連忙心中急轉,臉上卻是不露分毫:「就是奴才自作主張,怕殿下身子受不住,想讓殿下乘轎輦回府,可是殿下非說這裡是宮中,乘輦有違規矩。」

「奴才擔憂殿下身子便不由多說了幾句,誰知道惹得殿下動了怒氣。」

魏陽植聞言挑挑眉:「就為了這事?」

魏陽陵聽出了魏陽植的試探之意,直接說道:

「這裡畢竟是宮廷,皇姐對我們雖好,可我也不能仗著這一點便忘了身為臣弟的規矩。」

「宮中本就是只有宮妃,和皇帝親自准允之人才有資格在宮裡乘輦行走,我雖然身子不好,卻也不能縱容下人亂了尊卑,所以方才教訓了他幾句。」

說完之後魏陽陵看著魏陽植,有些虛弱的問道:

「九弟方才這麼問,以為是什麼?」

魏陽植聽著他的解釋,根本就不相信。

魏陽陵打小便裝著一副荏弱的樣子,騙過了二皇子他們。

他和魏陽陵一樣,母族不顯,無所依仗。

兩人一個母妃早逝,一個母妃在宮中如同邊緣之人,根本就不得睿明帝看重,小時候能夠活下來都多虧著他們命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