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道理,葉天知道,蕭尋天知道,所有人都知道。

自然,那些個潛藏在暗處,伺機打算出手的人也知道!

忽然——

陣陣仿若驚雷般的響動,陡然間便是在這片空間之中響徹而去,引得那大批的瀟湘閣強者們紛紛朝著那驚雷之聲傳來的方向望去!

「蕭伯陽,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私自闖入禁地之中,我看你們實現命長了吧!」

蕭伯岳第一個朝著那遠空之處飛來的一群人朗聲罵道,當得他的話音落下只是,遠空之處赫然便是有著大批的身影,朝著天火池所在的方向飛掠而來!

不過是幾次呼吸的時間,黑雲壓城一般的人群便是出現在了天空之上,一道道氣息雄渾的身影直接是佔去了天火池上半壁的天空!

這些人大多都是身穿這暗金色袍服,這袍服隨時瀟湘閣袍服的款式,但顏色確實十分的打眼,而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著一個虎頭刺繡,看上去也是頗為的有些猙獰!

「好傢夥……居然把羅剎軍給帶來了!」

目光掃過這些人影,蕭伯岳和蕭伯風二人的臉色也是頗為的有些難看。

這羅剎軍,是瀟湘閣之中的一隻強軍,戰鬥力極其的兇悍,原本是瀟湘閣中負責征戰的一群人,但現如今,這瀟湘閣曾經最尖銳的矛,反而是指向了他們自己!

「蕭伯陽,膽敢帶人來強闖禁地,你當我們這些人都不存在是么?!」

天空上,蕭伯岳赫然便是飛身閃爍到了那大批來犯之人的面前,望著那人群之中為首的一名老者冷聲喝道。

「哈哈,蕭伯岳,你們還正是沒點禮貌啊,見到我,居然大哥都不稱呼了,直呼其名,你們現在是長進了啊!人群之中,那被喚作蕭伯陽的老者,凌空踏出兩步,負手望著蕭伯岳朗聲大笑道,此人,赫然便是這瀟湘閣的大長老,蕭伯陽!

「配不配,還輪不到你這個為了點利益就去給北派擋了走狗賊人來定奪!」

蕭伯岳斷然冷喝道。

被稱為蕭伯陽的老者卻是淡淡一笑道:「閣主現如今本就是時日無多了,你們又何必非要保著他不放?萬法南派,就一個楊宣凌算得上有幾分門道,你們所謂的忠心跟隨,最終能換來什麼呢?給你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小輩當槍使!這有什麼意義?!」

「滿口胡言亂語,我等羞于于你這走狗多廢話,今日我等在此,你們這些逆賊望向朝前一步!」蕭伯岳抬了抬眼,雙目帶著滿滿得怒火網校蕭伯陽喝道。

「嘿嘿,我也懶得與你這傢伙廢話了,老實交人吧,免得這天火池,最後變成了血池!」蕭伯陽撇了撇嘴,道。

「就憑你?」

蕭伯岳面色微寒,手掌輕握,瀟湘斷魂劍赫然便是凝聚手中!

「嘿,蕭伯岳,論起戰鬥力,你們這些閑散之人,還妄想和羅剎軍抗衡?我看你們是安逸慣了,都忘了羅剎軍是何等存在了吧!」

見蕭伯岳準備動手,那蕭伯陽亦是振臂一揮,起身後那數量龐大的羅剎軍高手們,紛紛是抄起了自己的武器,虎視眈眈的望向了天火池周圍駐守著的瀟湘閣高手們!

在兩方劍拔弩張之時,蕭伯風的目光在葉天的身上略微停留了片刻,之後方才是拍了拍蕭澗雲的肩膀:「你們好好保護葉天閣下,絕對不能允許他出絲毫的意外!」

「是!」

蕭伯風聲音落下,周圍不少的高手強者們亦是齊聲點頭,蕭澗雲跟隨著一*了點頭,身上的鬼血形態赫然便是展開,狂暴的氣息,陡然間便是達到了一個足以抗衡七劫涅槃境高手的程度,左臂之上暗鱗橫生,讓若修羅鬼爪!

見狀,蕭伯風方才緩緩點頭,身形一動,便是詭異消失,再度出現時,已在蕭伯岳身旁,蕭伯風目光在那羅剎軍的隊伍之中掃了一眼,當即便是冷哼了一聲。

「老五,你也出來吧,還藏什麼?難不成都到了天火池,反倒還害羞不敢露面了?!」 「黃婆,曉梅怎麼樣了?」周安旭看著黃婆一盆盆熱水端進去,出來的時候水裡都被染紅了,而且還能聽見宋曉梅的叫聲,就知道宋曉梅在裡面肯定不好過。

周安旭來回的步子是越發的急促了,要不是被田氏給壓著。說不定現在周安旭就已經衝進去了。

「曉梅現在正是最關鍵的時候你這個做丈夫的一定不能亂,知道嗎?」田氏道。

他知道自己不能亂,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聽著妻子一聲聲的叫聲,就好像是在凌遲自己的心一樣。恨不得自己能幫妻子把這些苦難都受了。

「這哪個女人生孩子不是這樣的?當初我生你的時候不一樣疼得死去活來的。」田氏說什麼都不許周安旭接近產房。

「娘,我就在窗子旁邊看看就行了。」周安旭是在窗子邊上看看,只怕等自己一轉眼就該擠進去了。

「你回去照顧瑾芷和晉兒,曉梅這邊有我照顧。」田氏能獨自一個人把周安旭拉扯大,自然也是有她自己的魄力的。

周安旭雖然擔心宋曉梅,但是也不能強硬的直接違反她娘的話。

「娘,你一定要照顧好曉梅,要是有什麼事兒你一定要馬上叫我。」周安旭道。

田氏點頭,「你先進去吧,要是有什麼事兒,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叫你的。」

所以趙氏跟宋離到周家之後看見的第一個場景就是田氏守在了門外,而裡面傳來了一聲啼哭聲。隨著嬰兒啼哭聲的響起,周安旭也從屋子裡面沖了出來。

生了,終於生了。

產婆把孩子抱到周安旭身邊讓周安旭看自己的孩子。

「恭喜舉人老爺,是位公子。」產婆道。

得知宋曉梅生的是個兒子,最先有反應的就是周晉了。

「怎麼會是個弟弟?明明我想要的是妹妹,一定是老天沒有聽見我說的話。」周晉年紀雖然小,但是很有自己的一套,而且這一次他都跟周瑾芷商量好了,這一次先生一個妹妹出來,下一次就讓娘生一個弟弟出來。

宋曉梅:我是母豬嗎?生孩子是那麼容易的事兒嗎?就你們兩個都快要把老娘給折磨死了,現在又多了一個,你們居然還指望我繼續生。

所以當周晉知道生出來的是弟弟之後,臉色很是不好看。

周瑾芷蹲在周晉面前安慰周晉。

「好歹也是我們弟弟,要不下次讓娘再生一個妹妹?」周瑾芷完全就是再跟周晉商量。

周晉原本因為生氣鼓鼓的小臉蛋漲的通紅,結果周瑾芷一句話就把他給哄好了,當然代價就是他們的娘還得要給他們生一個妹妹。

姐弟的對話自然也被人聽見了。

名少的神祕老婆:豪門梟寵AA制 這周舉人家裡的孩子還真是有意思,誰家不是稀罕兒子的,怎麼這一家生了兒子,大家的臉色都不是這麼好看呢?而且這周晉才多大?就知道要妹妹了,這長大了還得了?

「小少爺,這弟弟才好,將來弟弟可以保護你。」翠柳抱起周晉,安慰周晉。

「我才不喜歡弟弟。」周晉話是這麼說的,但是眼睛卻不由自主的往被周安旭抱在懷裡的嬰兒那裡看去。

那就是自己的弟弟,雖然看著小小的,但是好像也不是那麼討厭。

「翠柳,你放我下來。」周晉摟著翠柳的脖子道。

翠柳沒法子只能把周晉給放下來。

「小少爺,我剛才好像看見宋離小姐了。」

小姑姑?原本還想去看看弟弟的周晉立馬就被宋離來了的消息給吸引住了。

「哪裡?你在哪裡看見小姑姑的?」

其實宋離就在周晉的背後,只不過因為周晉是背對著宋離的,所以才會一時之間沒有看見宋離。

「晉兒,這麼大了還要翠柳抱,是不是太丟人了。」

小姑姑真的來了。

周晉這下更是不用說,自己就從翠柳身上滑了下來。

「小姑姑,我娘給我生了一個弟弟。」周晉拉著宋離的手就要往小嬰兒身邊湊。

。。。

你剛才不是不喜歡這個弟弟嗎?怎麼突然又開始在你小姑姑面前炫耀了?

周晉:我喜歡,我樂意。

「小姑姑,我弟弟長的好看嗎?」周晉星星眼的看著宋離。

剛生出來的孩子都好像是被水泡過的一樣,所以好不好看宋離還真是說不上來。不過看著周晉這麼期待的樣子,宋離也不忍心打擊他。

「挺好看的。」

周晉不信邪,哪裡好看了?明明一點都不好看。

「外婆,弟弟長的好看嗎?」周晉在宋離這裡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去找趙氏了。

趙氏眼裡外孫子自然是好看的。

「跟你小時候一樣好看。」

什麼?自己小時候就長的這樣?這也太難看了,自己小時候怎麼可能會長成這樣呢?這一定是外婆騙自己的。自己小時候怎麼可能長的這麼丑?

「娘,你們怎麼來了?」周安旭這兩天因為擔心宋曉梅會突然生產,所以一直都沒有安排人去通知宋家,沒想到這今天剛才宋曉梅生了,丈母娘跟小姨子就上門了。

「來看看曉梅是不是生了,要不然怎麼會這麼久都沒有消息。」

周安旭臉上一紅,自己中了舉的消息,早已經傳遍了。只等自己一到家,這上門的人那就一直都是絡繹不絕的,自己根本就找不到機會出門。

「我們這也是一回來之後太忙了,要不然肯定會跟娘您說的。」周安旭解釋。

趙氏知道周安旭肯定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自己不是指責他沒有告訴自己。

「之前曉梅就已經在我那邊住了這麼長的時間,難不成曉梅什麼時候生孩子我這邊還能不知道?」趙氏道。

周安旭見趙氏不像是說謊的樣子,心裡也就沒有那麼緊張了。

「娘,快看看您外孫子。」周安旭把孩子放低讓趙氏能看見。

「親家母,你們這是一大早就出發了吧!」從宋家過來的路程可不算是太近,所以他們娘兒倆個肯定是一大早就出發了,要不然也不會這會兒就來了。

「田嬸子。」

「這丫頭都長這麼大了?」顯然田氏對宋離也很是喜歡。

「可不是,哪還有小時候那股子可愛勁兒。」趙氏嘴上雖然嫌棄宋離,但是心裡卻是喜歡的不得了。 「哈哈,不愧是風三哥啊!小弟這般小心的藏在一旁等著偷襲,結果還是被你發現了!」

蕭伯風的聲音落下的同時,一陣朗笑聲赫然便是從空間暗處傳出,從那虛無空間之中行出的人,赫然便是一位看上去年輕了許多的男人,摸約是只有三十歲上下的模樣。

「你這傢伙,居然當真練了那逆轉生機的邪功?!蕭伯應,你難不成要去做了那鬼宗的狗?!」

蕭伯風瞥了一眼那與他同輩,兄弟想成的蕭伯應,不免的心中一片詫然!

這傢伙,本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但卻是現出三十多歲的模樣,其根源,便是在於這傢伙偷練了一門鬼宗之中逆轉生機,返老還童的邪功,以至自那之後,必須靠著吸食人血來不斷精進此法,也因此被永遠逐出了瀟湘閣的師門!

但此刻,這傢伙回來了!

「蕭伯應……哈哈,好久沒人叫過我這個名字啦,我自己都快忘了。」

望著蕭伯風那一臉的詫然之色,原本的五長老蕭伯應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旋即嘆出了一口氣,聲音帶著幾分尖銳的道,「現在我還是更喜歡別人叫我陰泯,你們也可以這樣稱呼我,這個名字,才更適合我現在的身份。」

蕭伯應一邊朗聲大笑著,身上一邊便是有著道道化魂真氣浮現而出,如同無數冤魂泣訴哭喊一般的凄厲之聲陡然響徹在這片天際之上!

「鬼宗之人!」

重生之香途 忽然,一道身影突兀的暴掠上天際,立在了那蕭伯應,或者說陰泯尊者的對面,怒聲厲喝道!那道身影,赫然便是蕭澗雲!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你蕭澗雲啊,小崽子,沒想到你居然還有命回了瀟湘閣,不簡單。」

那陰泯尊者瞥了一眼蕭澗雲,目光陡然變得然後目光陡然變得森然了起來,「既然你也在這裡,那事情就好辦了,準備動手,誅殺蕭尋天,把蕭澗雲那個崽子給我帶回去!哦對了,還有,別忘了天火池裡那個叫葉天的小子,一併宰了!」

隨著那陰泯尊者的話音落下,羅剎軍數量繁多的高手強者,赫然便是朝著天火池怦然衝擊而去,喊殺聲瞬間響徹而起!

「攔住他們!」

望著對著外面衝擊而來的眾多光影,蕭伯風和蕭伯岳二人當即是手臂一揮朗聲喝道!

「是!」

天火池周圍,山地密林之間陡然便是有著大批的高手飛掠而出,組成了呀一條密集的封鎖線,將那羅剎軍攔截在外,雙方瞬間便是陷入了水深火熱的交戰之中!

「嘭!」

面色陰沉的蕭澗雲一拳將羅剎軍中一名六劫涅槃境的高手砸的口鼻之中鮮血噴涌,剛欲追擊,卻是被蕭伯風一把拉住。

「少主,你去保護葉天閣下,不能讓他有絲毫的意外!這裡交給我們,你一定要領著人吧吃好了最後的防線!」蕭伯風沉聲道。

聽得要他離開戰場,蕭澗雲雖然有些不願,但此時此刻,他卻是心中十分的清楚,更高級別的戰鬥他根本插不上手,守住天火池,才是他最該做的事情!

「風三哥,我來做你的對手吧,要跟岳二哥交手的話,我可是有點沒底呢。」

將蕭澗雲喚去保護葉天,蕭伯風目光也是凝在面前的空間,此刻,那陰泯尊者正目光森然的望著他笑道,一邊說著,其手中一邊便是出現了一把修長的漆黑鐮刀,寒光閃爍不休!

就在這同時,一股極度凶唳的滔天殺氣,也是迅速自其體內瀰漫而出,化魂真氣涌動之間,赫然便是讓得周圍的空間都顯得有些扭曲了起來!

「多年不見,不知道如今的你,又有了幾斤幾兩呢?風三個你一口一個鬼宗的狗,我倒是很想看看,你又是否能夠勝得過我這鬼宗的狗!」

陰泯尊者目光森然的笑了笑,話音落下,其身影瞬間便是朝著蕭伯風飛撲了去,眨眼的瞬間,便已經是出現在了蕭伯風的跟前!

……

「轟!」「轟!」「轟!」

整座天火池,四面八方此刻都是被喧囂的拼殺聲籠罩了去,天空之中,隨處可見無數的高手強者閃爍而過,這片區域之中,一時間赫然便是空間波動不斷,萬彩斑斕的能量不斷肆虐,不斷呼嘯,彷彿要將這片空間給撕成碎片一般!

在整片天空之上都陷入激烈大戰之時,那天火池之內,卻是依舊沒有收到半分的影響,葉天此刻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眼前的蕭尋天身上,隔音禁制讓他根本聽不見外面發生了什麼,只是將所有的經歷全都集中在了雙手之中,讓得那玄金真火,能夠以一種最為保險的狀態,不斷的煉化蕭尋天體內的結晶!

「咻!」「咻!」「咻!」

天空之中,陡然間便是有著道道急速閃爍的身影不斷的朝著天火池法器衝鋒,卻是一次又一次的,被瀟湘閣的高手強者們阻攔而下,戰局很快變得焦灼了起來,濃郁的血腥氣息成為了這片空間之中的主調,讓的這片空間之內,充滿了一股肅殺的氛圍!

「攔住他們,決不能讓他們靠近葉天大哥半步!」

見到這些叛黨的傢伙們這般瘋狂的發起進攻,蕭澗雲當即便是將手中那寬厚的黑鐵巨劍高舉過頂,高聲呼喝道。

「嗤嗤!」

蕭澗雲喝聲一落,周圍那數量繁多的瀟湘閣高手們立刻是朝著那羅剎軍的人反撲而去,漫天流光飛掠,無處不是兩方高手在激烈交戰!

冷婚襲人,老公高高在上 此時此刻,蕭澗雲亦是握緊了拳頭,緊咬著牙關喃喃道:「葉天大哥,拜託你了了,一定,一定要幫助爺爺恢復啊!」

「轟!」「轟!」「轟!」

天際之上,沉悶的能量爆破之聲如是一道道驚雷一般瘋狂的響徹而起,似是要將這天穹都給生生的撕裂了去!而這般驚天聚變,葉天卻是彷彿絲毫未曾察覺一般,布滿著血絲的雙眼,眨也不眨的望著蕭尋天,雙手的印訣已經維持了太久了,逐漸的開始有些僵硬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