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旭也沒想到,大白鵝會這麼快發揮它的作用。

如果大白鵝當時不在盧明亮身邊的話,很可能他們現在就要面對一個杯具的發生。

盧明亮的親身經歷傳開之後,大白鵝瞬間成為了警局裡最搶手的夥伴。

特別是遇到出警處理打架鬥毆,槍支吸毒,這些危險警情的時候,出警的民警,都想找大白一起。

在他們看來,大白壓陣,可比身邊不靠譜的同事,穩妥多了。

特別是身體不太好的老民警,男女力量有別的女民警,以及自認為武力值夠不上水平的男民警。

可惜,人人都愛大白,但大白只有一隻。

而且,大白也不是每天都願意跟著警車出去。

除了秦旭,誰也不敢勉強大白的行動。

大白鵝生動詮釋了,如果有令人仰望的實力,就是是一隻天天被當成大白鵝,也可以隨心所欲。 分局的同事,對大白的認同感不斷加強,在他們心中,這隻能主動攻擊的大白鵝,可比腰間的快生鏽的槍靠譜多了。

正是在這種氣氛下,秦旭打算繼續增加警局鵝同事的數量。

警察局的工作,基本上是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在待命。

大白的實力很強,但總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跟著民警到處跑。

增加其他戰鬥鵝的數量,正是最好的時機。

一隻白鵝的養殖成本有多高呢?

秦旭知道,甚至不需要警局從公費里掏錢,一部分民警甚至願意私人掏腰包養一隻鵝。

盧明亮就每天雷打不動帶兩包新鮮的綠葉蔬菜來警局,給大白當點心。

從他的態度來看,這傢伙以這麼樸實的方式報答大白救命之恩,應該會持續很長很長一段時間。

如果不是知道從秦爺手裡虎口奪食基本沒戲,盧明亮恨不得將大白鵝抱回家養。

既然如此,善解人意的秦爺,當然滿足他們的願望。

與煉獸訣不同,控獸心則,對靈氣的需求量很少。

秦旭煉製異光獨角仙,用了三條胖乎乎的靈氣,但將大白和大藍用控獸心則聯繫起來,所用的靈氣卻只有煉製異光獨角仙的五十分之一。

控獸心則主要的難題,是找到契合度高的心獸和明獸。

目前,從大白和大藍之間的配合來看,鵝與蜻蜓這兩種生物,他們之間的互相協助,以及能力之間的影響和促進作用,都遠在秦旭估計之上。

既然如此,秦旭願意花費更多的精力,培育更多的戰鬥白鵝蜻蜓。

九隻大白鵝,購買自養殖場,而九隻蜻蜓,則是他從網路的生物專營店買到的。

從警犬基地將九隻白鵝領回來的之後,就它們安置在他剛剛租到的房屋裡。

秦旭一直有建立一個不屬於任何人的秘密基地的想法。

這個出租屋,就是以劉景懷名義租用的商品房,三室兩廳一百五十多平方米,月租金三千六,別說養九隻鵝,就是養九個人也夠空間。

秦旭特意在休假時間,完成了九隻大白鵝和九隻蜻蜓之間的控獸心則。

任何修鍊的功法,都需要時間和精力的投入。控獸心則雖然仙獸門底層功法,但同樣也需要時間投入學習。

如果不是靈氣這玩意實在匱乏嚴重,老秦師父是絕對不會讓秦旭分心學習控獸心則的。

當最後一隻大白鵝順利完成控獸心則之後,秦旭手裡拎著一長串紅色手繩,將這九位大白鵝一起帶回長陽分局。

九隻大白鵝加入分局的事情,秦旭找戈一華商量過。

並沒有阻礙和波折,大概因為它們前輩大白和大藍給人的深刻印象,九隻大鵝頂著自己的好夥伴蜻蜓,搖搖擺擺入駐長陽分局,並受到了民警們的熱烈歡迎。

比起一位外聘輔警的工資福利,醫保社保公積金,養十隻鵝的消耗的資金,實在是不夠看。

以前只有大白一隻鵝的時候,它四處在警局溜達,想晚上在警局的哪個角落睡覺,就在哪個角落安家。

現在一下子警局裡多養了九隻大鵝,戈一華乾脆劃撥出一筆錢,給這十隻鵝,在警局後院里,給它們搭建了一個半開放的遮雨棚,讓它們固定在此處休息。

另外九隻鵝成為長陽分局的一份子,最高興的傢伙,並不是熱情歡呼的民警們,而是整天「昂昂昂」叫喚的大白。

鵝其實是群居動物。

以前只有大白一隻鵝的時候,它獨自在長陽分局裡溜來溜去,雖然看起來很自由,其實難免有些形單影隻。

如今,大白找到了一個新的樂趣。

真龍 作為毫無疑問的鵝群老大,瞬間有了九隻鵝小弟的大白,一直保持著非常亢奮的狀態。

正如秦旭所擔憂的那樣,普通鵝和天賦鵝之間的實力差距距離很大。

大白天賦極佳,而另外九隻從養殖場出來的白鵝,明顯實力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大白鵝對付五個特警隊員,實力完全發揮的時候,基本上能全部干趴下。

而這九隻還沒找到真正伺養者的白鵝,卻只能與鄒明奮纏鬥十分鐘,才把他制服。

不知道是不是不太滿意自家小弟的戰鬥力,大白和大藍現在對往外面跑沒有興趣了。

根據秦旭觀察,它似乎想要訓練這些小弟們。

大白鵝沖著這批小弟昂昂叫了幾聲,九隻在警察局裡情緒有點緊張的白鵝,聽到大白的叫聲,每一隻都老老實實的,伸長脖子,一搖一擺整齊地跟在自家鵝老大身後。

有一個酷愛打架的老大,這九隻看起來很溫順的白鵝,想要繼續維持這種對溫和恭順,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警察局後院的小空地,成為鵝群日常武鬥打架的地方。

大白不能隨便攻擊別人,而想遇到一位盧明亮晚上遇到的精神病暴徒,也是少見的情況。

不過,自從有了九隻鵝小弟的陪伴,警局內誰都能看出來,鵝老大的生活更加滋潤了。

秦旭不讓他隨便揍人,但卻沒有阻止它收拾這九隻戰鬥力差一截的小弟。

不知道是不是同類的關係,大白訓練自家小弟,效果似乎比當特警隊的「武術指導」強多了。

反正經過大白持續一周的訓練,秦旭能明顯感覺到,從養殖場出來的白鵝們,無論是精神上,還是實際身手,都有了明顯的飛躍。

它們能更從容地利用心獸的能力,轉化自己的優勢,成為一隻攻擊力相當於兩位鄒明奮的大白鵝。

長陽分局鵝群的壯大,成為警局內熱議的話題。

秦旭將九隻大白鵝中,實力最強的那隻白鵝的靈絲繩,交給黃正浩。

黃正浩雖然是首批大白的手下敗將,但是,他自己能力不差,不像盧明亮這樣對戰鬥力強悍的白鵝非常依賴,對秦旭遞過來的靈絲繩,並不太高興。

「師父,」秦旭將靈絲繩塞到黃正浩手裡,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帶一隻鵝上街,很丟人啊?」

「丟人倒是沒有,就是很奇怪。」黃正浩也沒有隱瞞,直接說道。

長陽分局裡養著的一群鵝,還有經常跟著出警的大白,已經引起許多人議論了。

如果更多的鵝跟著出去,那他們警局真要出名了。 趁著休息的時候,秦旭拉著黃正浩在電腦面前坐下,打開網頁,檢索后翻出一條新聞。

「北疆沙灣警方養鵝維穩,稱鵝很勇敢比狗好使。」

這條新聞講的是北疆省農村基層警局,在派出所推廣養鵝,提高警局的預警能力。

「鵝的警惕性很高,聽覺器官非常敏銳,看見過陌生人進屋會張開翅膀發動攻擊,……入侵者可以丟藥包子毒死狗,而鵝一養一群,其晚上視力不好,入侵者沒法喂葯,要想放倒很難。」(某新聞報道)

黃正浩看到電腦上的新聞,忍不住一樂,看著新聞圖片里,穿著警服趕著一群大白鵝的民警同行,說道:「他們那鵝,可比不上我們大白。」

「你看,師父,這警局裡養鵝,可不是我們獨此一家,人家的積極性更高,還在基層推廣。」秦旭找到這條新聞,隨意翻了幾下網頁,又突然發現了一條有趣的內容。

這是一條國外的新聞報道,網友將其截圖,配上中文翻譯。

腹黑總裁:前妻哪裏跑 「華國警方馴養大白鵝,就像訓練警犬一樣,他們訓練的大白鵝,行動有序,能協助警方抓捕嫌疑犯。」

「咦?」黃正浩驚訝地說道,「咱們警局的事情,都上外國新聞了?不對吧,我在國內上都沒見到有人報道這件事情。」

大白雖然有跟車外勤,也不時有人拍下大白鵝跟在民警後面搖搖擺擺照片視頻,發到自己的微博朋友圈。

但因為這段時間,社會新聞爆點事件一件接著一件,層出不窮,還有明星分手結婚的流量新聞,長陽警局的大白鵝消息聽起來新奇,卻也只能淹沒在滔天的資訊浪潮中。

「不是,」秦旭仔細看了看新聞發布的時間,說道,「這是去年的內容,你看,這張帖子的標題是,外國人對華國有什麼奇怪的誤會。」

「哦哦哦,明白了,誤會呀,哈哈哈,那現在就不是誤會了,咱們長陽分局,有幾個敢跟鵝老大正面硬扛。」黃正浩非常肯定地說道。

在大白鵝訓練小弟的這段時間,已經有好幾個長陽分局的同事,跟秦旭明說暗示,能不能讓他們出勤的時候,帶上一隻鵝。

盧明亮並不僅僅是大白保護下唯一的受益者。

盧李輝雖然年輕力壯,但卻是分局裡在秦旭之後,最早帶大白出去執法的民警。

某次,他接警處理一樁家庭糾紛案,女方親屬無理取鬧,遷怒警方,認為盧李輝拉偏架,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婆,脫了衣服就往盧李輝身上撒潑。

對於這種不要臉皮,無理取鬧的老太婆,盧李輝打也不是,罵也沒人聽,束手無策,警服外套都差點被扯破了。

一同出警的輔警,也是男青年,對這種撒潑老太,更是避之不及,也不敢上前。

大白看盧李輝的倒霉樣,非常仗義地衝上前去,對著老太婆鬆弛的肚子,毫不客氣地來了一下。

對大白來說,真是很輕微很輕微的一下,一點勁都沒用上。

不過,對非常愛惜自己性命的老太來說,肚子被鵝啄了一下,可把她嚇得不輕,光著膀子跑走。

她只敢隔著老遠,嘴裡嚷嚷著警察放鵝啄人,

看到大白鵝伸著長長脖子對著自己,還是沒膽再對盧李輝動手動腳。

總裁,請離婚 有老太婆的前車之鑒的教訓,還有哪個人在大吵大鬧,大白就將嘴喙對準誰,隨時準備發動攻擊的模樣。

在大白的威脅下,這些在場控制不住情緒的糾紛雙方,終於老老實實坐下來,接受盧李輝的調解。

雖然這件事情,能明顯看出警方執法權威,還比不上一隻兇悍的鵝,真不是一個值得令人高興的消息,但盧李輝回到警局,還是高興極了。

就算事後,盧李輝被報警人給投訴了,他也沒生氣。

大白將他從老太婆手裡救出來,被投訴也高興。

也因為這件事情,自從大白多了九隻鵝小弟之後,盧李輝多次跟秦旭提到,能不能分他一隻白鵝來養。

戈一華把養鵝的工作,全都交給秦旭。他也想看看秦旭能警局的鵝群發展到什麼程度。

秦旭卻沒有馬上答應盧李輝的要求。

黃正浩是他師父,秦旭沒有提出額外的要求,但是盧李輝就算跟他關係不錯,想要領養一隻戰鬥鵝當夥伴,也是有基本要求的。

黃正浩看了秦旭找到的兩篇關於警察養鵝的報道,似乎覺得帶上一隻白鵝出警,也不是那麼彆扭的事情。

他接過秦旭遞過來的紅繩子,按照秦旭的交代,將紅繩子綁在手腕上。

秦旭的手指,不經意間在黃正浩的手背上點了一下,將這條靈絲繩的對應一條靈絲,融入他的皮膚中。

「秦旭,你這東西,哪兒弄來的?」黃正浩眯著眼睛,他能明顯感覺到,這條紅繩子戴在手上之後,在鵝群的方向,有一個特別的感應。

秦旭這幾個月的變化,黃正浩是看在眼裡的。

一隻緝毒能力超神的小豬,或許只是運氣。

一隻能根據行兇者氣息,追尋屍體的小青蛙,能說是人品爆炸。

那麼,這警局裡天賦異稟的鵝,還是一群,真不能再給他找借口了。

秦旭聽到黃正浩的詢問,笑了笑,沒有解釋,更沒有多說什麼,只從桌面上拿了一支筆,說道:「師父,你知道,所謂奇人異事在民間,我碰到一個有趣的人,你如果有興趣,可以打這個電話,他有一些很有趣的動物。」

黃正浩拿起秦旭地給他的紙條一看,不禁念出聲音來。

「劉景懷?」

這個名字後面,跟著一長串手機數字。

「是的,師父你也許能找到一些比我發現的更為有趣的動物。」秦旭說完,又補充一句,「不過,此人行蹤不定,手機電話時常關機,你若有需要,可以直接留言,他看到就會回復了。」

秦旭這番話,說得非常自然,沒有破綻。

黃正浩將手中的紙條收好,心裡還是有些困惑,他決定等有空的時候,找秦旭所說的這個人看看情況,是否有什麼古怪之處。 秦旭正跟黃正浩說話,突然聽到長陽分局辦事大廳處,傳來一陣驚呼和喧鬧聲。

「出去看看。」秦旭和黃正浩幾乎同時跑出去。

長陽分局的辦事大廳,通常處理居民各類身份信息,以及交通違章的情況。

秦旭和黃正浩還沒跑到大廳,就聽到一個尖銳緊張的女聲,用哭腔喊道:「我的兒子,我兒子跟我一起來補辦身份證的,我就填了一份表格,一轉眼他就不見了!」

人在警察局走丟了?

秦旭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哪個人販子沒腦子到這個程度?

跟著黃正浩,快步走進大廳。正是辦理各項手續的高峰期,聽到這名女子的哭泣聲,大廳內瀰漫著不安的氣息,也有幾分騷動。

辦理戶籍窗口的大姐,聲音響亮的安慰說道:「別怕別怕,我們警察局都有監控的,我們馬上查一下監控就知道小朋友到哪裡去了。」

「謝謝!」找不到孩子的女子,宛如抓到了救命的稻草,緊張極了的撲到窗口的大理石上,喊道。

調取監控並不是難事,黃正浩就有這個許可權,不過他在調取監控的同時,先讓秦旭喊幾個人在附近找一找。

黃正浩相信,沒有任何人販會腦子不正常,把警察局當成作案的場地。

既然人販拐走的可能性不大,那麼最大可能,就是孩子貪玩,自己跑出去了。

女人別太壞,調戲惡魔總裁 據孩子媽媽的話,也就是在很短的時間,一眨眼功夫她的兒子就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