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個……女鬼大人就在你脖子上掛的玉墜裡面呀。

所以也算是有的吧。

她繼續點頭。

李晨曦頓時就想尿了,哭喪著一張臉,「祖宗,這個咋辦?我還不想死呀!你救救我好不好?今天晚上你跟我睡覺吧!」

蘇眉一個狗爪子拒絕了他的靠近。

呵,想得美。

現在咱家裡的鬼就是你未來的媳婦兒,知道不?

算了,反正她現在也說不了話,這貨也聽不懂狗語,實在是難以交流。

遭到了蘇眉的拒絕,李晨曦哭的更狠了,直接撲上來,也不管不顧抱住了蘇眉的頸脖,「祖宗,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好歹我也是,養了你三年的主人……現在你成了我祖宗了,也不能忘恩負義呀!」

蘇眉:……

「嗷嗚!」一爪子拍在他的臉上,向前一推,把李晨曦推離自己,直接轉過頭就不理他。 可無奈李晨曦硬是死皮賴臉的,蘇眉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才點點頭。

不過也就是一起睡在一個房間。

今天的李成熙受到了過度驚嚇,就連晚上去洗澡的時候,都要蘇眉呆在廁所外面一直給他回應,人比哈士奇還要啰嗦。

李晨曦剛打開花灑,把自己渾身上下沖了一遍,就叫一句:「祖宗你在嗎?」

蘇眉:「嗷嗚!」你有病嗎!

李晨曦給自己打上沐浴露,又問了一次:「祖宗,你還在嗎?」

蘇眉:「嗷嗚!」你是不是有病?

李晨曦開始搓泡泡,搓完上半身搓下半身

搓完前半身做後半身。「祖宗啊啊啊!你在不在!」

蘇眉:「嗷嗚!」叫魂啊叫!

過了不到五分鐘,李晨曦的聲音又開始了。

「祖宗祖宗,我來唱一首歌,你跟我一起合唱好不好?」

蘇眉:……

她都懶得應答了。

不到兩分鐘,李晨曦就開始發出哭腔,可憐巴巴的在浴室里扒著門,聽著外面的動靜。

「祖宗……你倒是回我一下呀,祖宗。祖宗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啊……你再不回我,我就哭了……嗚嗚……」

「嗷嗚。」蘇眉叫了一下。

她都要懷疑這原來的李狗蛋是不是直接就穿越到李晨曦身上去?而那原著里的李晨曦壓根就不存在。

原本哈士奇就屬於一種精分的狗,特別神經質。可是到了她這情況。反而是蘇眉高冷,卻有一個十分神經質而逗逼的主人。

狗生之不幸。

好不容易等著李晨曦終於洗完澡了,穿著一條大褲衩子就晃蕩出來,看見蘇眉跟見了親娘似的想撲上來,被蘇眉一個閃現躲開,李晨曦直接咣當一下摔在地上。

「嘶……」疼得倒吸一口冷氣。

關鍵是還咬到了自己的嘴皮子,出了一絲絲的血,恰巧磕在那玉墜上。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

玉墜吸收了李晨曦的血。

發出淡淡的光芒。

驚得李晨曦連疼都顧不得喊,捧起自己的玉墜,摘下來就看。

「卧槽!莫非我這玉墜還是個寶貝?」

蘇眉坐在沙發上交疊著腿趴下,發出哼哧哼哧的聲音,似乎是不屑。

男主又是哈哈傻笑兩聲。

「也對,我祖宗這麼厲害,連鬼都能打,這個玉墜也不太稀奇吧,還是祖宗好啊。」

再然後……

女主就出現了。

飄在男主面前顯原形了。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長發飄飄的漂亮女鬼,就是飄在半空中,沒有腿,臉色白的跟麵粉似的。

一雙眼睛幽幽的看著男主。

露出一個羞怯的微笑。

同時對於見證了兇殘打鬼的蘇眉,敬而遠之。

「啊!!!」

「鬼啊!!!」

男主尖叫一聲,一百秒衝刺的速度跑到沙發上,抱著蘇眉瑟瑟發抖。

驚恐的連玉墜都給扔了。

女主嚇得心驚膽戰,還好那玉墜夠堅強,一點兒也沒事。

「祖宗!祖宗!我們家裡有鬼!你快去打鬼啊!」

蘇眉不為所動。

「祖宗!你倒是給個反應啊!」

女主也有點崩潰,那就生怕蘇眉突然起來就打她,連忙擺手退遠,「我……我不是故意要嚇你的,我也不會傷害你的……」 蘇眉哼哧了一下,吐著自己的舌頭散熱。

這大夏天的。

李晨曦這丫蠢貨,還抱她抱得這麼緊。

想熱死狗啊!

「祖宗,祖宗,你別裝!你快保護我,我可是你的鏟屎官,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說好狗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呢,說好的朋友呢!」李晨曦都快崩潰了,眼淚已經擠到眼眶,隨時都能掉下來了。

那女鬼也很崩潰呀。

「我真的不會傷害你,你千萬別叫她過來打我!我……」李晨曦還沒哭,女鬼就先哭了,一邊哭哭啼啼的一邊訴說著自己如何可憐,又是怎麼跟著李晨曦來到他家裡的。

李晨曦的小心臟跳得賊快,好不容易漸漸平靜下來。他聽著女鬼的故事,半信半疑,「你……你真的不會傷害我嗎?」

逆天神醫 女鬼弱弱點頭,「你家的哈士奇……之前我看到了,她和一個不知是什麼東西的一起對付三個惡鬼……那三個惡鬼可比我強大多了,都被你家哈士奇打得魂飛魄散。我現在都還害怕著,你家哈士奇會不會突然過來打我……又怎麼會傷害你呢。」

說起自家祖宗剛才真的把三個惡鬼打的魂飛魄散,李晨曦既是高興又自豪。早先他問過自家祖宗,還以為祖宗是在誆他玩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

「那是……我家祖宗可厲害了……」李晨曦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撫自己狂跳的小心臟。

「既然……既然你對我沒有什麼惡意,那你……你躲避了那些惡鬼之後,應該也可以走了吧?」

崇禎八年 女鬼一下子直接哭了,楚楚可憐的模樣,「我……我無處可去。」

「為什麼?」李晨曦不明白,「難道你還想住在我家?你不怕我家祖宗突然打你嗎!」現在也唯有祖宗能夠對付鬼魂一說,李晨曦厚著臉皮人仗狗勢。

女鬼哭的更傷心了。

「我……鬼門的看門游神說我是生魂,不能返回鬼城中去……可我又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死,如何才能回到自己的身體里去……」

「那你還記得你叫什麼名字嗎?」李晨曦對這些也不懂,只能撓撓頭,「哎……生魂又是什麼玩意兒啊?」

「生魂既是陽壽未盡,魂魄離體……我也不知我飄了多久,自我有記憶以來,我就是一個生魂了。修鍊到如今也只是一個小鬼的修為。但本質上還是一個生魂,無法進入鬼城,無法投胎,也無法還陽。」

處於一種三無狀態的尷尬之中。

李晨曦似懂非懂的點頭。

秀爺快穿之旅 「我叫……我也不記得我叫什麼了,只是依稀記得有人叫我阿凝。」

一人一魂又聊了一會兒,把阿凝的事兒都掰扯得差不多了以後,李晨曦突然想到自家祖宗。

「祖宗,你都成精了,你對這些事兒也應該有了解吧?」

蘇眉轉過頭來,看了李晨曦一眼,哼哧一聲,也沒點頭,也不搖頭。

李晨曦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阿凝大概因為不是人的緣故,居然看懂了蘇眉表達的意思。她弱弱開口,「大概……她……她不想管?」

蘇眉點頭。 魅影隨形 倒不是蘇眉真鐵石心腸,而是他所知道的事情都是劇情里的,最親密的男女主可是共同經歷了不少事情,才終於修得正果,其中好幾次都險些九死一生。

這是蘇眉提前把劇情告訴了他們,沒有了那些事情,男女主還怎麼修成正果?

她又不是拆cp的。

她只是被一個坑貨系統坑進來打鬼的。

李晨曦心情更鬱悶了,「祖宗……你這意思不會是讓我收留她吧?!」

這不行的,他今天才被鬼嚇過!晚上居然還要收留一個女鬼回家過夜。

呸……

雖然阿凝本質上來說,只是一個生魂而不是鬼,那也是非人類的東西啊,他害怕行不行!

「祖宗……」李晨曦哭哭唧唧。

蘇眉起身就走,退遠這個智障。

「祖宗!祖宗啊!你別丟下我!」李晨希爾康手,眼淚鼻涕一臉,企圖賣可憐留下蘇眉。

蘇眉走到阿凝身邊時,轉頭看了她一眼。阿凝立即退遠,瑟瑟發抖。

顯然還是今天她那英勇作戰消滅三隻惡鬼的事情,深深的印刻在阿凝的腦海之中,導致阿凝對她都有了心理陰影。

畢竟女主都出現了。

她要是再跟男主同房,那就不好意思了。

於是蘇眉果斷選擇了安穩的狗窩……

呸。

這破狗窩已經被那李狗蛋拆的不像樣了,她還是選擇客房的睡床。

把李晨曦和女鬼阿凝留在客廳裡面面相覷。

直到李晨曦中午支持不住生物鐘的警告,在臨進房間以前還猶豫了半晌才吐出一句話:「你……可以留下,但是不能進我的房間,也不能嚇我。」

阿凝點點頭,終於露出今晚的第二個美麗的笑容。

李晨曦的玉佩還掉在客廳。實際上這是一塊能養魂的玉佩,所以才會對阿凝這樣的生魂有吸引力。阿凝二話不說又鑽到生魂里睡覺。

翌日一早,李晨曦起來看到家裡也沒什麼變化,更沒有恐怖電影里那些嚇人的場景,他昨晚睡的還是很香的。

走到客廳時,蘇眉早已經坐在廚房的椅子上等著他了。

「啊……」睏倦的打了個哈欠,李晨曦眼角沁著睡意朦朧的淚珠兒,頂著一個雞窩頭跟蘇眉日常問好,「祖宗早啊。」

然後認命的做起飼養員的工作。

沒錯,自從祖宗成精了以後,行為越來越人性化,不但吃人的食物,還會用馬桶。只不過他一直不懂狗怎麼用馬桶就對了……

這不是重點,雖然他好奇,他也不敢得罪自家祖宗。

祖宗的暴力可是能夠把惡鬼打的魂飛魄散,更別說他這種只會居家生活的良家少男了!

不敢惹。

蘇眉「嗷嗚」一聲算是回應了他,然後一個狗爪子把自己叼上桌的玉墜推到李晨曦面前。

李晨曦突然有點惶恐。

他還沒有忘記昨天阿凝就是從他的玉墜里出來的。

「祖宗,你啥意思?」李晨曦小心翼翼地問。

蘇眉用狗爪子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你讓我戴上?」

蘇眉點頭。

「不要不要!這可是讓鬼親近的東西,戴上這玩意我不就招鬼了嗎!」 蘇眉一臉鄙視。

你這身體本來就招鬼!

「嗷嗚!」齜牙咧嘴做出兇惡威脅他的表情,李晨曦苦逼哈哈地還是勉強戴了回去,心裡一直想……不管怎麼樣,自家祖宗總不會欺騙自己吧?

雖然祖宗成精了以後總是日常鄙視他欺負他,但是到目前為止也沒做出坑主人的事情來。

李晨曦暫且也放下了心。

在家裡做了兩份早餐,李晨曦又日常去公司里簽到,可是今天不同,今天的蘇眉拉著他的褲腳,表示要跟他一起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