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有了這寶貝,自用還是賣給別人都是絕對的划得來!

「鬆手。」

「我松你一臉。」

對面沉默了。

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 焰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被自己給激怒了,反正一下子沒了動靜。

這邊也不是沒有惡魔,很多惡魔都圍了上來,紛紛開始攻擊那明顯被世界之力壓制著的白色光柱。

光柱沒有實體,但是每一次攻擊似乎都在消耗它的力量。

「兄弟,你惹了什麼怪物啊。」

焰亮起自己金色的軍功,「是仙族的老怪,大家給我狠狠的打。」

重生惡婦不好惹 焰得意一笑,用不了多久,這光柱消失,寶貝自然是落入了他的口袋。

「找死!」

恐怖的力量開始從傳送門向四周蔓延開來。

白虎怒了,這螻蟻成功的斷送了他自己的小命。

整個空間門猛地一往外一擴,然後周圍直接蔓延出無數的裂縫,轟!傳送門直接碎裂開來,就像是直接捅爆了深淵世界的屁Y,一個恐怖的爪子直接從那邊伸了過來。

無數的電芒閃爍著,周圍的惡魔紛紛被波及,靠近傳送門的惡魔直接全部化作了粉碎。

焰頓時一臉懵逼,這和魔龍的表現不一樣啊!

這座異常龐大的虛空基地本來就已經沒有多少惡魔了,深淵的浮空城也都是在各個領主手裡面,而且是在不同的世界,他們都是根據領主的命令直接傳送到達指定的地點。

一時之間,焰身邊竟然是沒有什麼力量來阻止這隻伸過來的利爪了!

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浮現在利爪的表面,無數的電芒打在上面,不能傷爪子分毫,要不是世界之力的束縛,利爪第一下就直接把焰給抓碎了。

但是利爪不夠長!後面也太粗!卡在那裡,差一點就抓到焰了。

空間開始化作虛無,周圍的法則越發的強烈波動起來,利爪直接被卡在虛空,連接著兩個不同的大型世界,恐怖的拉扯之力讓白虎眉頭一皺。

為數不多的幾個惡魔紛紛站的遠遠的,沒人敢再靠近過來幫忙,焰死死的抓著金屬疙瘩。

「快鬆手。」

焰咬咬牙,石板飛了起來,一大團的火焰直接在爪子上燃燒起來,雖然沒有造成任何傷害,但是白虎怒火更盛,他猛的又是一抓,空間的口子就那麼大,他的爪子被卡在那裡,不得寸進。

傳送門已經被白虎擠爆了,這會兒全靠強悍的肉體支撐,只要拔出來,就再也找不到深淵的那個位置了。

「勸你不要自誤。」

「誤你媽。」

「你知道你在對誰說話么?」

大唐孽子 「說你媽」

「這東西不會給你帶來任何好處。」

「好你媽」

無論對方說什麼,焰就是三個字應對。

焰手上的力始終不曾鬆懈,還不停的試圖攻擊那白光,但是不知為何,這玩意防禦力強得不可思議,剛才眾多惡魔一起上,還有點效果,現在竟然是沒有一點效果了。

空間開始恢復,爪子受到的壓制越來越強,白虎不由暴躁起來,饒是百萬年的修行,也讓他有了罵娘的衝動。

對面的傢伙軟硬不吃,好像是認定了這玩意比啥都好一樣,許諾的眾多好處,對方統統不答應。

就在白虎準備最後一搏,不行拉倒的時候,焰忽然猶豫著說道,「除非你給我一些好處。」

白虎大喜,「你說儘管說,不瞞你,這疙瘩於我有用,但是對你,毫無用處,就是一個鐵疙瘩。」

焰白眼一翻,「你這話說的,對你有用,我不就有好處啊,現在我是賣方,就當這是一場你情我願的買賣,你看怎麼樣?」

「可。」

那行吧,「我想要一些好寶貝,要我用得上的。」

白虎眉頭一皺,這要求實在是有點沒有沒腦,不過這難不倒他,「我在那黑色大蜥蜴的身上得到一個空間戒指,裡面的東西不少,你看如何?」

焰內心一驚,雖然早就知道黑龍可能已經死了,但現在證實這個消息,還是讓他震驚不已。

「可以可以,不過感覺還是有點少啊,你能不能在搞一些土特產來?」

「可。」

焰實在是想不到該要什麼,事實上,他很想要一個仙族女性的,這可以作為一個頭牌培養一下,但是活物可裝不進空間戒指裡面,想想還是算了。

「我們來簽個契約吧。」

白虎點點頭,「這是自然的。」

利用規則之力簽訂的契約,和惡魔們的契約非常的相似。

焰放心大膽的讓白虎擬定了一張契約。

白虎爪子上流出一滴鮮血,直接滴在了契約上,一陣玄奧的法則泛起,一行不明意義的文字還有團案閃過,那是法則自動簽下了白虎的名字。

焰看到已經有惡魔打開了傳送陣,似乎有別的惡魔要過來了。

焰本來還想戲弄一下這個傢伙的,為了不橫生枝節,還是趕緊完事好了。

焰咬破指尖,一滴鮮血飛向懸浮在空中的契約上,他的真名直接在上面閃過,法則實力直接會認定這個標記,這就是代表著焰。

世界萬物都有自己獨一無二的代號,可以說,真名,就是惡魔獨一無二的代號,白虎的代號就是一串複雜的圖案,一閃而逝,掩蓋在法則中,焰無從得知。

不過焰可以確定,這確實是平等的契約。

契約生效!

一枚戒指直接從爪子上冒出來,焰接住戒指,查看了一下。

哈哈,發財了!

裡面三巨頭之一,黑暗魔龍的東西一樣都沒有少,焰匆忙的掃了一眼,便收起了戒指。

「鬆手吧。」

焰嘿嘿一笑,手中開始越發的用力,「鬆手,松你媽!」 「小子,給我使出全力!」

魔龍的聲音出現在焰的腦海中。

焰冷冷的回應道,「我已經使出全力了,我感覺隨時都會拉不住。」

魔龍之魂大怒,他明明感受到了焰體內有著一股恐怖的力量!

而且更加奇葩的是,這個聖域居然還有信仰之力加持!

只要拼盡全力的話,打斷這光束不是沒有可能的。

偏偏這小子軟硬不吃,竟然想兩邊都拿好處!

真是個混蛋!

焰有恃無恐的原因恰恰就在這裡了,他吃定了魔龍和白虎都很想要這塊金屬。

不知這魔龍哪裡弄來的邪門法術,竟然能夠無傷的分割靈魂,第一次肉體死亡,他偷偷的用靈魂順利帶著金屬疙瘩跑了出來。

白虎的白光殺來,他分割靈魂,在白虎的眼皮底下又一次裝死。

剩下的殘魂則跑到了焰的身上。

本來他已經可以一走了之了,但是這金屬疙瘩可是他安生立命的本錢,如果想要順利復活,那這寶貝就絕對不能丟!

於是他鼓動焰,只要寶貝搞回來了,重重有賞。

大家都是惡魔,誰也沒比誰有信譽,焰怎麼可能吃這一套。

沒多久,焰就敲詐白虎,順利的拿到了魔龍屍體上的遺產,而魔龍靈魂這邊,焰也是試探出了魔龍的底線。

焰不著急,他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魔龍這老鬼想拿回寶貝就得靠自己。

「啊,不行了,我要脫力了,好累啊,四肢酸痛,渾身乏力,我的手指都已經僵硬了!」

焰這麼說著,右手一個手指忽然鬆開。

魔龍靈魂都糾結在了一起,「別!別鬆手,使勁啊!你要浮空城我都給你搞來一座!我們可以簽訂契約!」

焰又是一個手指鬆開,白虎雖然不知道焰在搞什麼鬼,但是他可沒有要鬆手的想法,而且他已經在計算坐標了,就算暫時離開一下,想來黃龍這老傢伙也不會發現吧?該不會說我擅離職守吧?

「混蛋啊!」

魔龍破口大罵起來。

他剩下的一點殘魂,一陣抖動,竟是分成了兩半。

更大的那一份一臉獃滯,裡面似乎沒有任何神智,魔龍竟是又使出了切割靈魂的方法。

這份更大的靈魂忽然熊熊的燃燒起來,隨後金屬疙瘩表面忽然冒出一束黑光,黑光不大,但是能量等級擺在那裡,瞬間就把光束打碎,然後打在了後面的爪子上,爪子直接被打出一個血洞。

焰收起金屬疙瘩,回頭就跑。

後面的利爪瘋狂的揮動起來,白虎氣得哇哇大叫,一聲巨吼從他的口中發出,位於仙界被凝固住的深淵大軍瞬間全部化為虛無。

利爪揮動,一大片的深淵都被震成了虛無,白虎發泄一陣,只得抽回利爪,即使到了深淵,他也不可能再一個大世界找出這兩人了,而且世界法則的壓制會讓他實力大減。

大量的深淵空間直接暴露在了虛空之下,對於低階惡魔來說,又是一個恐怖的地點誕生了,這裡的法則似乎都受到了破壞,在往後的歲月裡面,不停地有虛空生物湧入。

「真是刺激,」焰拿著金屬疙瘩一臉興奮。

「拿開你的爪子,這是我的東西。」

魔龍的聲音直接響起在焰的腦海中。

切…焰不已為意。

這傢伙現在是殘魂的殘魂,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事實上剛才他們已經較量過了,誰也奈何不了誰,焰甚至還略佔上風。

焰有聖火可以調動,還有很擅長靈魂鬥法的摩天從旁協助,這魔龍力量早就跌落谷底,憑藉著這一小撮的靈魂,現在也就只能放放嘴炮了。

魔龍看到奈何不得焰,也是不走了,竟然賴在了焰身邊。

事實上他早就有這個打算了,一開始他是打算直接控制焰的,在感應到焰體內那股隱隱對自己有威脅的東西以後,他不得不改變計劃,試圖蠱惑焰。

無論如何,他不能走,他甚至都不敢離開金屬疙瘩。

魔龍之魂躲在金屬疙瘩內,「小子,你知道為什麼指揮部還沒有來找你么?」

焰頓時一愣,指揮部確實是個麻煩,想想似乎越過傳送門以後,徽章就再也沒有了動靜,焰拿起徽章,裡面什麼消息都沒有。

「你屏蔽了信號?」

「想什麼呢,要是有這麼好弄,指揮部就不會發展成如今的龐然大物了,只有玩弄法則的高手,才能夠屏蔽信號,我最多只能夠短時間干擾徽章。」

魔龍又接著說道,「我有很多分身。」

焰恍然,這傢伙一定是聯繫了分身,直接從指揮部動了手腳。

話說這種化身無數真是方便,保命上更是一絕,但世界上恐怕沒有那麼完美的東西吧,要是真的那麼厲害的話,黑暗魔龍早就深淵無敵了。

不等焰問,那魔龍竟是自己說了出來。

原來這分割靈魂的手段是他的天賦,但是這天賦並不是無敵的,一些詭異法術也能夠達到這個效果。

他這個天賦雖然不損傷任何記憶,但是有一個很不好的缺點,那就是時間久了,分割出來的靈魂一定會有自己的意識,而且靈魂之間還會有切割不斷的聯繫。

魔龍起初不知道有這樣的後遺症,他再還是大惡魔的時候,使用了兩次這個天賦。

木葉養貓人 沒錯,深淵魔龍三巨頭其實就一個。

黑暗魔龍就是本體,號稱滅世魔龍,另外兩個分別是災禍魔龍和瘟疫魔龍。

「我那兩個分身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取代我,吞噬我。」

焰臉色沉了下來,兩個領主的注意,這事情不妙啊。

魔龍看著一臉陰沉的焰,哈哈大笑起來,「別慌,他們不會怎麼樣你的,我那災禍分身也就是喜歡吃點肉,我那瘟疫分身最喜歡擺弄一些屍體。」

「真是大爺啊,惹不起,惹不起。」

焰說著便把金屬疙瘩往地上一丟,便準備跑路。

魔龍嘿嘿一笑,接著說道:「差點忘了告訴你,我要是被吞噬了,記憶可不會消失,我會成為分身的一部分,看得出來,你絕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你猜我的那些個分身會不會放過你。」

焰回過頭來,乖乖的撿起金屬疙瘩,「倒霉,這寶貝果然不好搶。」 焰都不知道怎麼評價自己的這次行動了。

寶貝是搞到了不少,黑龍的戒指就在自己身上,雖然還沒來得及細看,但恐怕隨便一點東西,就夠自己花好長一段時間了。

一個領主一生的大部分財富都在裡面了,還是一個掌控著魔龍一族的領主,財富恐怕更加驚人。

再就是解除了徽章和深淵軍團的聯繫。

焰的檔案記錄全部被黑暗魔龍派人給銷毀了,他算是徹底脫離了深淵軍團的控制,也不用再擔心指揮部忽然來一個詛咒了。

但壞處也有很多,甚至還更加致命了。

目前最緊要的就是面臨著兩個深淵領主的追殺,還有一個領主的殘魂跟著自己,同船又不同心,這也是一個大麻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