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胤禩頓了頓,回過神,側過頭看向康熙,“阿瑪,兒臣給您寫份孝經吧!”

康熙錯愕的看向胤禩,以爲他在說笑,但是看到胤禩眼底的認真,康熙忽然笑的開心。

“禩兒要寫給阿瑪麼?好!好!禩兒什麼時候給阿瑪?”那開心的模樣彷彿是得了最心愛玩具的孩子。

胤禩看着桌案上的東西,露出了一個溫和的笑意。

“阿瑪,這寫起來可沒這麼快!反正您有時也不帶兒臣出去,要不我就在房裏給您抄孝經吧!”

“哎……禩兒,不是阿瑪不想帶你出門,只是阿瑪不放心你!”

“兒臣知道,山東還不太平,兒臣瞭解,等阿瑪處理好了,到時候再出門吧!不過兒臣最近總覺得心慌,感覺會出什麼事,阿瑪出門還是小心爲上,山東這片太亂,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亂黨在這裏興風作浪!”

康熙聞言,沉思了一會兒,“阿瑪知道了,會注意的!你在這裏也要當心點!阿瑪會留幾個人保護你的!”

康熙心底爲胤禩對他的關心感到驚喜,但是涉及到自身安危,他也不會馬虎!如今他活着不只是爲了自己,還爲了禩兒!

胤禩沒有拒絕,點了點頭。 方式舟的事胤褆他們已基本徹查完畢,看着皇帝南巡的人馬快到山東,康熙也準備好了人馬直接到知府府。

“老,老爺!不好了,不好了!”下人慌慌張張的衝進來,嘴裏嚷嚷着。

“放屁!老爺我好的很!你胡說八道什麼!”罵人的男子就是那個十惡不赦的方式舟,但這個方式舟卻不像其他貪官那樣腦滿肥腸,反而嚴格意義上來說還算是個英俊的年輕男子,年紀大約在三十歲左右,面容英俊,倒有幾分風度翩翩的模樣,可惜這一開口就顯得有些猙獰。

來人喘了幾口氣,終於順了口氣,“老爺,有幾個人闖了進來!”

方式舟站了起來,皺緊了眉,“什麼?誰這麼大膽子?”以爲又是一些來上告的平頭百姓,方式舟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特種歲月 “行了!給爺我抓起來!”

“你說要抓誰?”康熙跨進門,低沉的嗓音響起。

方式舟看到來人,臉色劇變,腳一軟,便跪到了地上。

“皇上?微臣不知皇上駕到未能遠迎,請皇上恕罪!”不會是做夢?皇上怎麼會已經到了山東,報告上不是說還有幾天時間麼?

方式舟心裏慌得要命,不停地打着小九九。

“遠迎?哼,如果你知道朕什麼時候來,朕還會看到山東的情況麼?”

方式舟跪在地上的身影一顫,忽然有不好的感覺。

胤礽扔出一疊厚厚的賬本和罪證,“好好看看!還有什麼話要說就趕緊!晚了可就沒機會了!”

看着這些東西,方式舟癱坐在了地上,“皇上,臣知罪,臣罪該萬死!皇上,求您饒了微臣的妻兒!”如果早知道皇上來了山東微服私訪,他早就應該做好準備,就算不行,也可以……殺人滅口!

但如今,這突如其來的一切,讓他怎麼辦?

除了讓皇上饒過他的妻兒,其他的他不求了。

“哼!你在求饒的時候,有沒有想過那些難民窟的老老小小也是別人的妻兒,他們又何其無辜,就因爲你的貪念變成了如今這樣!把她們帶上來!”

侍衛押着一個漂亮的少婦和一個四五歲大地孩子進來。

“式舟!”

胤禩看到這個女子,忽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因爲像方式舟這樣的貪官居然會有這樣一個溫柔似水的妻子,這個女子就像江南女子一般溫柔,眉眼間是淡淡地氣韻,讓人看着覺得舒服。

方式舟看到妻子,渾身一顫,對着康熙連連磕頭,“皇上,求您!我的妻兒是無辜的,求您饒了他們!”

康熙見胤禩一直看着那女子,有些不滿和吃醋,見方式舟如此,更是不悅。

“放心,你和你妻兒的後路朕早就安排好了!朕已經派人把涉案的大小官員都已抓獲,會把你們關在一起,等朕南巡的車馬來了,會好好關照你們的!”

在方式舟還心存僥倖的時候,真的等到行刑那天,他發現應該被處斬的自己跪在地上,看着儈子手毫不留情的砍下自己愛妻和兒子的頭顱,然後在等着自己解脫的那一刻,自己被人灌下了啞藥,送上了流放寧古塔的路。

這種生不如死的生活纔剛剛開始。

皇帝南巡的車馬正式到達山東,剩下的一行官員戰戰兢兢的迎駕,生怕皇上一個怒火連累到自己。

山東的難民也開始陸陸續續的回到自己的老家,朝廷分發的糧食和銀兩讓他們有了重建家園的希望。

山東的事情結束,真正的南巡也算正式開始了。

豪門影后:國民男神拐回家 www▪ttκá n▪c○

方式舟的事剛完結,那邊又出了大事。

幾個小太監急急忙忙的衝進來告訴皇后還有十二阿哥,皇上遇刺了!

“什麼?”那拉氏站起身,一個不穩差點血氣上涌暈倒。

胤禩沒想到事情還是發生了!

“怎麼回事?皇阿瑪現在如何?”胤禩也站了起來,不過心底卻知道,該不會有大事,如今的皇帝可不是弘曆那個混賬東西。

“皇上的手臂被刺傷了,所幸沒大礙!”

皇后和胤禩跟着小太監的帶路來到皇帝的院子,看到胤褆幾人都在,外形稍顯狼狽,不過倒沒什麼大事,只是聽說傷了幾個侍衛。

宮女們端着一盆血水走出來,那拉氏握着胤禩的手緊了緊,安撫的拍了拍,朝她笑了笑。

“皇額娘,皇阿瑪沒事,傷了手臂修養幾日便好了!”

那拉氏微微鬆了口氣,點了點頭,跨進了門。

太醫正在包紮,皇帝的臉色也還行,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只是流了點血還是有些蒼白。

康熙用沒受傷的手揮了揮,阻止了兩人的請安。

“皇后,不用擔心,只是割傷了一點!朕無大礙!”這話雖然是對着皇后說的,但是康熙的眼神卻是看着胤禩。

胤禩察覺到康熙的視線,把眼神從那包紮好的手臂移向康熙的眼睛,從容的淡定一笑。

“皇阿瑪,刺客是何許人?”

“被十二你說中了,果然是反清復明的那些亂黨! 重活官路錢途 幸好之前你有警示,讓朕當心,否則這次朕就危險了!”

皇后疑惑的看向胤禩。

胤禩朝皇后微微一笑,“皇額娘,是兒臣之前覺得心裏不安,所以才提醒皇阿瑪出門要小心!”

皇后恍然大悟,“這次多虧了永璂!不過那些反清復明的反賊真是大膽,從入關至今,我大清一直爲國爲民,如今太平盛世,這些人還出來攪和,果真是不死心!”

皇后憤憤不已的強調,但又忽然覺得這些似乎有些逾矩了,訕訕一笑。

“皇上,你好好休息,我去給你準備些吃食,如今你出了血,得好好補補!”

皇后雖然耿直,但也知道後宮不得干政,便識趣的退了下去。

康熙看着皇后離開的背影,對着胤禩笑了笑,“如今皇后倒是懂事多了!”

胤禩循着康熙的視線,看着那拉氏離開的背影,淡然一笑,“總是要學會長大的!”雖然以胤禩的身份說這話沒什麼問題,但是配上如今這身子還真是顯得有些怪異。

康熙轉過視線,看着胤禩表情柔軟的側臉,想到剛纔那場廝殺,心裏還是有些害怕。

“禩兒,剛纔阿瑪真害怕再也看不到你了!”即使他有信心面對那種場面,但是一想到自己有什麼萬一,再也見不到胤禩,康熙心底真的有些慌亂。不是怕死,而是怕死後和胤禩天人永隔。

胤禩看着門口的瞳孔微微收縮,微垂了睫毛,又快速的擡眼看向康熙。

“阿瑪是天子,不會有事的!”

康熙帶着期望的眼神微微黯淡,“禩兒說的是,阿瑪是天子,這個世上只有我想要做到的,沒有我做不到的!”霸道、強勢的眼神赤\裸\裸的看着胤禩,不容他逃避。

嘴角的笑容微微的一僵,帝王的霸氣包圍着胤禩,讓他無處可逃。

他知道帝王的通病是什麼!即使康熙說愛他是真的,但是拒絕的太多次,想必一個高高在上的帝王都不會容忍!

如今康熙的眼神越來越肆意,越來越炙熱,每每都讓胤禩覺得心驚。

他明白康熙是等不了太久了!

康熙摸着幫着繃帶的手臂,安靜的凝視着旁邊沉默不語的胤禩。

他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他還需要等待,不能把快到手的獵物嚇跑。

禩兒從來都是個心軟的孩子,從以前奪嫡時期他就知道,所以他纔沒有把皇位傳給胤禩。

禩兒適合做賢王,但不適合做一個殺伐果決的帝王。

他的禩兒心太軟,他怎麼會不知道這些弱點?!

只要他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接近,侵蝕他的心,總有一天,禩兒的心一定會有他的!

一個優秀的獵人不僅需要好的身後,更需要好的頭腦!

禩兒,吾愛,你,終究是朕的!

在胤禩看不到的地方,康熙眼底流露出讓人心驚的熾熱。

鑑於有些親對於結局的意見,小冉打算會開兩個結局,不過主線還是原來的那個cp結局,是HE。

稍後,小冉會找時間把另一個結局寫出來的。 南巡路上遇到行刺,整個路途上的戒備也開始加強起來。

胤禩坐在馬車裏看着車窗外的嚴謹的護衛,眼裏掠過一絲擔憂。

這一路上走走停停,如今快到杭州,不知道這種程度的保護,他還能不能順利離開,看來要想一個萬全之策才行。

康熙看着底下來的奏摺,心情愉快的放下奏摺,擡起頭,“禩兒,杭州快到了!當地官員安排的遊船也準備妥當了。這次你可以好好玩玩,杭州風景好,在西湖上泛泛舟也頗有滋味!”

船?

胤禩眼睛一亮,略帶驚喜的看向康熙。

“可以泛舟?兒臣記得晚上時候的西湖夜景很美,已經好久沒到江南了,不知如今西湖如何?西湖的景緻兒臣印象還是很深刻,阿瑪,這次,不如我們在龍船上過幾宿吧!”

很少見到禩兒這麼外露的興奮,康熙愉悅的點了點頭,萬般縱容。

“就按禩兒說的辦吧!”

吳書來會意的行了一禮退下,回頭吩咐其他人。

難得八爺高興,一定要辦的妥妥當當的,不然倒黴的可就是他們了!

皇上南巡到杭州,因爲之前在山東遭到行刺,這會兒到了杭州,杭州知府拼命地抹着額上的冷汗。

祖宗保佑,皇上到了杭州可千萬別出事兒啊!不然他這一家老小就全玩完了!

所以,康熙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到了杭州,這裏三層外三層的護衛真是挺慎重的。

不過康熙看着這個陣仗,似乎有些不喜。

康熙不似弘曆,對這種擺場面,耗費人力的事情向來看不慣。

這個杭州知府一直以弘曆的標準做事,這次大概是踢到鐵板了。

“鄂敏,把這些人都撤了!”康熙蹙緊了眉頭,有些不滿。

啊?“這……”鄂敏有些錯愕的看着康熙。

胤禩在一旁,朝鄂敏使了個眼色。

鄂敏看着十二阿哥的眼神,訥訥的住了口。

“微臣遵旨!”

鄂敏退下,摸了摸頭,有些不解皇上的決定。但想着十二阿哥頗得聖心,想來應該不會有錯。最後還是吩咐人把侍衛撤了一批,雖說皇上讓全部撤了,但是他還不至於蠢到給刺客什麼的留下空子,所以還是留下一批作保障。

不得不說,鄂敏這個杭州知府做的還是比較有腦子的,也不怪他比較得弘曆的青眼,做了這個杭州知府。

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杭州的景色的確美麗宜人,在皇宮困久了的胤禩,看着西湖的湖光十色也慢慢散開了心中的陰霾,心中開闊起來。

康熙沒有住往行宮,反而是在西湖邊上的龍船上住下了。

西湖說大不大,說下不小,但景色卻是被世人讚美的。

康熙是一個喜歡江南的人,江南的煙雨山色雖不比草原大漠宏偉壯觀,但卻別有一番滋味。

前世,康熙隔幾年就會前往江南巡視,對江南的風景也很是熟悉,如今故地重遊,身邊又有心上人陪伴,心境又有所不同。

雖然多了一些閒雜人等,但也掩飾不住康熙眼底的喜色。

這幾日,胤褆、胤礽像放出籠子的小鳥,沒一會兒就不見人影,杭州城裏大大小小的酒樓,街道都被兩人逛遍了。

胤禎帶着弘時陪着自家八哥,雖然也眼巴巴的看着外邊的花花世界,但是自己臨走前,九哥、十哥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要照顧好八哥,他可不想回去捱罵。

今兒個,天氣好,胤礽又拉着胤褆想去靈隱寺瞧瞧。

胤禎望着兩個哥哥,眼裏閃啊閃。

胤禩好笑,戳了戳胤禎的額頭。

“去吧!今天弘時陪我就好!皇阿瑪今天有事,我就留在船上陪陪皇后,你和大哥、二哥下船玩吧!”

“真的?”胤禎眼睛一亮,欣喜的看着自家八哥,但是想起九哥兇狠的模樣,又有些猶豫。

胤禩沒好氣的看了一眼,好好的,怎麼婆婆媽媽起來。

“十四叔,您去吧,有我陪着八叔,您就放心吧!”弘時看着胤禎想去又不敢去的樣子,笑着勸說道。

胤禎看着弘時,來來回回的打量,看得弘時覺得發毛的時候,終於拍了一下手。

“行!弘時!十四叔就把八哥交給你了,我回來,你要是讓八哥少了一根頭髮,我就要你好看!”胤禎舉了舉拳頭,裝作兇惡的威脅。

弘時笑了笑,用手蓋下胤禎的拳頭,“十四叔,您放心吧!大伯和二伯在催你了,趕緊走吧!”

胤禎看着不遠處向他揮手的胤褆、胤礽,最後叮囑的胤禩幾句,便迫不及待的下了船。

幾日呆在船上,恐怕是悶壞了。

掠愛:總裁的私寵情人 小十四從來都是宮中的小霸王,如今這麼關了幾天,也是不易了。

其實,今日避開胤禎,是因爲胤禩覺得時機已成熟,是需要和弘時商量一下,然後離開。

吩咐好小路子守門,然後帶着弘時進了房間。

弘時心中有些複雜,雖然他明白八叔如今的處境,但是說實話他捨不得八叔離開,而且如今八叔的身體也不適合遠行。

“……八叔。”

胤禩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站着的青年,那雙眼睛裏有太多的東西,但是有一樣始終沒有變,就是對他的濡慕。

這個孩子……

胤禩朝弘時揮了揮手,示意他上前。

弘時遲疑了一下,便乖乖的走上前,蹲下,與胤禩平視。

胤禩摸了摸弘時的臉,少年的臉上露出一抹慈愛,顯得怪異又和諧。

“弘時,每個人的路不同,只要你堅持走的,便不要後悔的走下去。如今你和老四的關係,八叔也不便多說,只要記得順着你的心走就好。他,畢竟是你的阿瑪!”

那你爲什麼要走,皇瑪法也是你的阿瑪啊?

胤禩從弘時眼裏看出這些疑惑,嘴角牽起一抹淡然的微笑,只是那抹微笑下面有些複雜。

“弘時,我和你皇瑪法的關係比你想象的要複雜,有些事即使經過一生一世也不能夠忘卻,更何況……那不止一生一世!”

弘時眼底閃過疑惑。

“弘時,我走後記得親手把這隻玉笛交給永璟!”

弘時接過玉笛,看了看胤禩的神色,鄭重的點了點頭。

此時,門外的小路子看到康熙的身影,剛想喊出聲,卻見康熙朝他擺了擺手,只好作罷。

今日康熙和杭州的幾個官員出去巡視,原本打算帶胤禩一起,但早上禩兒臉色不好,便留了下來,一路上康熙心不在焉,一顆心一直掛在胤禩身上,生怕他身子骨又不好。

偏偏幾個知州還火上澆油,不知死活的收受賄賂,還被他看出了馬腳。

帶着一肚子的火氣,康熙回到船上,看着房外站着的小路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