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所以陳浩回來的時候,着重對袖裏乾坤專研了一下,有了不少心得,以後可以作爲殺手鐗使用。

另外就是軒轅二代的迴歸。

這個最開心。

劍回來了,劍靈沒回來,還有比這更開心的事嗎?

之前的軒轅二代,雖然是神材鍛造,可惜靈性不足,劍靈更是隻能沉睡。

好嘛,自己耗費心力,法力,爲它開光加持,還尋找好東西給它強化潛力,這貨得到好處之後,翻臉不認人,趁機跑路,不要自己這個主人了!

這那能行,身爲劍器,命中註定都要有一個主人,才能發揮它的威能。

佔了我便宜就跑,沒這個道理。

如今劍器歸來,劍靈另有機緣,陳浩表示祝福。

不過此刻把玩軒轅二代,陳浩驚訝的發現,這把劍,貌似重了不少,雖然依舊是大巧不工,刀刃無鋒,但是劍給陳浩的感覺,卻是它和以前不一樣了。

邪王寵妻:廢柴二小姐 難道在離開自己的那一段時間,劍靈那傢伙真的弄到不好好東西嗎?

陳浩琢磨着,意念深入劍器之中,感知着劍身和劍靈的聯繫。

雖然劍靈沒回來,但是畢竟劍身劍靈爲一體,二者之間,總是無法斷開的。

但是很快,陳浩懵圈了。

軒轅二代劍器之中,完全找不到劍靈的絲毫氣息,就好像劍靈徹底的從劍器之中消失了。

這特麼什麼情況?是它自己作死,真的徹底捨棄劍身,還是之前的劫雷……

陳浩搞不清楚。

不過看着徹底沒有了劍靈氣息的軒轅二代,陳浩咧嘴笑了。

這,再好不過了。

嗯,既然二代那貨沒了,你再叫軒轅二代就不合適了,新的劍身新的開始,以後,你就是三代。

陳浩輕撫劍身,微微一彈,軒轅劍嗡鳴一聲,清脆悅耳,似乎表示,對這個新名字非常滿意。

收起三代,陳浩開始琢磨之後的路該怎麼走。

目前來講,的確沒有更多的時間讓自己慢悠悠的過了。

各種異常接連現世,自己的道行,神通,再加上小黑小黃等一羣靈寵和道友,自保勉強,但是真要出手解決,還不夠格。

所以晉升先天,刻不容緩。

系統遺留的任務不少,各種道行任務加起來湊足百年綽綽有餘。

可是這些任務,沒有一個簡單,甚至有些堪稱無解。

但是現在繼續出去浪,碰運氣找鬼物,卻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

所以要增加道行,還是要落在遺留的幾個任務上。

瀏覽一遍。

自家太爺爺的固執死願。

古道全身邊癡怨的任務。

宋敬廬的任務。

足球隊的任務。

阿冪羅的任務。

陰月山那個無名白衣女子的不知名任務。

……

仔細算來,還真是庫存了不少。

可是瀏覽一遍,陳浩無語的話,哪怕是現在道行神通大有長進的他,面對這些任務,還是毫無辦法,實在是因爲這些……嗯,不對,還有金夢官的任務呢,那貨讀書不行,也有十年道行獎勵啊。

之前見它,這貨在熊老師的教導下,已經能夠背詩了,甚至還有了新的想法,要成爲熊老師的守護鬼神將,這就是倆任務啊!

一個十年道行,一個元神出竅法!

嘖嘖,這過了這麼久,這貨背詩應該差不多了吧!

陳浩眼睛一亮,按奈不住,起身出了道觀,向鬼校走去。

必須要問清楚,指不定這十年道行很快就能到手,到時候距離突破先天就有進了一步。

到了鬼校後,陳浩驚歎。

鬼校的變化是一天一個樣。

現在所見,它已經完全佔據了一整個山谷,教學樓從一棟變成了三棟,還有一些其他房舍,看起來和正兒八經的高中差不多了。

讓陳浩驚奇的啊,學校內,居然多出了更多的鬼娃,感知中,將近上百個了,年紀從兩三歲的小娃娃到十來歲的少年少女都有。

這是自己不在,鬼校自主招生了?

不過卻沒有發現陳老爺,也不知道幹啥去了。

陳浩直接傳音召喚熊老師。

下一刻,熊老師就憑空出現在陳浩面前,不苟言笑的問候道:“陳大師回來了。”

陳浩看着熊老師,暗暗嘆息。

這教師氣度,越來越強了。

“嗯,熊老師,學校怎麼多出來這麼多學生?而且還都是孩子?”陳浩好奇的問道。

熊老師淡定道:“學校越來越大,學生卻不足。所以校長要招生,從一個星期前開始,校長就和金教官一起,到周邊各地尋找學生,這些都是那些枉死卻錯過了投胎機會的孩子。” 七三九章 異常之地

“枉死?怎麼這麼多?”陳浩眉頭微蹙。

熊老師道;“有一部分人是得了病,無法醫治,還有一部分是意外所害,但是有一部分我覺得大師應該瞭解一下,它們都是打針之後死的。”

打針!

陳浩一愣之後恍然,然後眼神變得冰冷。

這事情他知道,不久前才沸沸揚揚的,沒想到居然這麼多孩子受害,簡直狼心狗肺,不配爲人。

沉默片刻,陳浩問道:“這些孩子都有什麼遺願?”

熊老師搖頭:“死之前,它們都不知道自己會死,死後懵懂無知,抗拒輪迴,然後滯留人間,成爲孤魂野鬼,說什麼執念遺願,對它們而言,都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陳浩默然。

好一會兒後,陳浩道:“那就先麻煩熊老師照顧教育了,等以後我找到辦法,再來幫幫它們。”

熊老師點頭:“這是應該的。”

陳浩繼續道:“對了,金夢官現在讀書怎麼樣?會背多少首詩了?”

熊老師道:“之前離開前,已經能背九十五首詩詞,而且金教官非常努力,哪怕是出行招生,也隨身帶着書本,相信很快就能完成一百首詩詞的背誦,屆時,它也算是認識了足夠的字,有了基礎,我再教它讀兵法,寫策論。再轉入天文地理,這樣它就能文能武,可以出師了。”

陳浩大喜,看來這十年道行,已經板上釘釘了。

“果然是熊老師,這般讀不進去書的老鬼,都能讓你開竅,厲害了。”

熊老師微笑:“這不過是教師的本職工作罷了。”說完,熊老師遲疑了一下,繼續道:“大師,我還有一事要說,不知道可不可行。”

陳浩笑道:“你說就是。”

熊老師道:“古人言,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愛學它們已經積累了足夠多的知識,但是對它們而言,繼續讀書就是讀死書,所以我琢磨帶它們出行,增長見識,學以致用,這樣也能更好的成才。”

陳浩一愣。

這是要,遊學嗎?

嘖嘖,想一想,還真是羨慕啊。

自己上學的時候,學校只讓死記硬背,能考出高分爲學校爭光的就是好學生,學習成績差的,自然無人關注,自生自滅。

“熊老師有打算去哪裏嗎?要多長時間?”陳浩問道。

熊老師道:“目前想去的,就是幾處古文化沉澱之地,另外需要路上臨時決定,至於時間,暫定三個月。”

陳浩道:“好,既然決定了,那就去,嗯,不過東西要準備足夠,這塊牌子你收起來,如果遇到麻煩就拿出,可保無憂。另外你再領取足夠的靈香準備路上用,實在有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可以電話通知我。”

說完,陳浩把有關部門的卡片證件交給了熊老師,這玩意有時候是可以省卻很多麻煩。

熊老師接過來道:“可以大師,那就這麼決定了。”

隨後,陳浩悄悄看望了那些新來的孩子一眼,就轉身離去。

你調香,我調心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陳浩醒來,簡單洗漱後,來到院子內修煉。

之前奔波在外,很久沒有這樣晨練了,陳浩取出三代,腳踏天罡,劍隨心走。

剛剛練完一遍天罡劍法,陳浩準備繼續修煉時,突然一聲好傳來,打斷了陳浩的興致。

轉身一看,卻是那個穿的破破爛爛的醉道人。

他酒葫蘆不離手,看着陳浩,正在傻笑着用手拍打葫蘆叫好。

陳浩無語。

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這貨的傻樣,總覺得很彆扭。

收起三代,陳浩走到了醉道人面前,認真的看着他。

醉道人咧嘴笑着,伸出酒葫蘆:“喝酒嗎?”

陳浩一笑,還沒說話呢,醉道人突然收回酒葫蘆,得意道:“纔不給你,我的酒。”

陳浩笑道:“醉道人?你是真傻還是假傻?”

醉道人瞪視陳浩:“你纔是傻子。”

陳浩笑而不語。

醉道人突然打開葫蘆,抿了一口,一臉美滋滋。

陳浩目光微動,開口道:“你是喜歡喝酒嗎?”

醉道人點頭:“喝酒,喜歡喝酒。”

“我有好酒,非常好的酒,和你換這個酒葫蘆怎麼樣?”陳浩問道。

醉道人大喜,連忙道:“好啊好啊,換酒,給。”

陳浩就要伸手接呢,醉道人又縮了回來,吐舌頭扮鬼臉:“想騙我,纔不給你。”

陳浩動作一頓,似笑非笑的看了醉道人一眼,轉身就走。

“陪我玩,不要走,陪我玩。”醉道人追了上去。

這時候,三味道長走了過來,笑道:“陳道友風塵歸來,不多休息嗎?”

陳浩笑道:“也不是很累,休息一夜足夠了,嗯,三味道長,今天我想去看看那個異常之地,要不要一起?”

三味道長點頭:“正有此意。”

陳浩看了一眼醉道人,似笑非笑的道:“還有這位,也帶上。”

三味道長一愣:“帶醉道友去?”

陳浩點頭:“這一去中午不知道能不能回來,正好帶着,等他清醒了可以問問情況。”

三味道長點頭:“也好,那就這麼決定了。”

用過早餐,換了衣服,陳浩駕車,帶着三味道長,醉道人,還有黑貓和公雞,再次離開三水觀。

異常近在咫尺,要是不瞭解清楚,陳浩也不安心。

一路飛馳,不到一個小時,陳浩就看到了異常之地。

還真是一目瞭然,很分明的界限,一邊是低矮樹木,另外一邊則是擎天大樹。

整個異常之地覆蓋區域和擴散區域,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形,曾經的小鎮還有農田什麼的,完全看不到影子了。

到了近前,陳浩意念感知,發現異常之地中,生靈氣息不少,感知中發現是貓狗一類,還有些其他動物,個個兇性十足,在陳浩駕車靠近的時候,它們都集中在樹林邊緣,就這麼光明正大的窺視,只是它們完全不走出森林一步。

黑貓似乎發現了什麼,貓頭揚起,通過車窗看着宛如原始森林一樣的異常之地還有那些野性十足,眼中充滿暴虐兇殘的同類,眼神閃爍,看不透想法。

“臥槽,那是雞嗎?居然比我還大,還飛這麼高?真能裝逼啊!”公雞看着一根離地足有七八米高的樹枝上的一隻雞,發出了驚歎。

不得不驚歎,因爲那隻雞,通體烏黑,比一般的雞要大三四倍,看起來真是威武雄壯,此刻站在高處的樹枝上,俯視下方,眼神兇厲。

“這些動物,都受到了異常之地的影響,變化很大,不僅野性十足,十分兇殘,而且它們都好像發生了變異,力量和速度都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之前就有一隻雞把人喉嚨抓破,驚世駭俗,好在它們似乎也有什麼限制,不能離開這個異常之地的擴散範圍。”三味道長面色凝重的說道。

陳浩道:“有試過抓幾隻,研究一下嗎?要知道這異常之地,人進去了,會逆生長,出來了會老死,但是動物在裏面,受到的影響卻完全不一樣,這裏面肯定有問題。”

三味道長道:“暫時沒有,畢竟這異常之地太可怕了,只要進去了,不死也要損失幾年壽命,誰都不樂意。”

陳浩笑道:“那好,小黃,看到那黑雞了嗎?交給你了。”

公雞頓時仰起頭,道:“好嘞,早看這貨不順眼了,同爲公雞,它不僅比我大,居然還比我會裝逼,呵呵,今天雞爺就讓它知道,在爺面前,是母雞就給我趴着,是公雞就給我躺着。”

說着,公雞從車中跳了下來,看向樹枝上的公雞,咯咯咯的叫了一嗓子。

果然,那黑雞看向了公雞,眼神犀利。

公雞再次咯咯咯,一副挑釁的表情。

黑雞繼續看它,卻沒有被激怒,也沒有絲毫動作。

公雞一頓,猛然飛起,衝向了黑雞。

可這時候,一大羣動物從兩邊蜂擁而上,一個個齜牙咧嘴,低吼兇狠。

咻咻咻!

憑空的,一排飛刀直接從動物羣中衝過,瞬間跌落一片。是黑貓出手,爲公雞掃除了障礙。

但是動物太多了,一片倒下,別處還有更多跑來,讓人難以想象,這異常之地是從哪裏吸引來這麼多動物的。

不過抓住時機,公雞已經騰空而起,就在黑雞也張開翅膀,準備戰鬥的時候,公雞突然張口一吐,一道碧綠色流光飛出,射在了黑雞身上。

黑雞一頓,然後身體快速轉變,頃刻間就變成了一隻展翅石雞!

公雞得意的抓住了黑雞的翅膀。

在雞爺面前裝逼的,從來都是傻逼。

但是當它準備回還時,突然頓住,雞眼瞪大,看着樹林上空,那密密麻麻,遍佈每一條樹枝上的小鳥。

這些小鳥品種繁多,數不可數,一個個鬼機靈一樣站在樹葉繁茂的樹枝上,一聲不吭,就這麼盯着公雞。

被這麼多鳥看着,公雞心中發毛,然後啥也不想,直接抓住黑雞,讓石化的它帶着自己一起下墜。

與此同時,萬鳥飛舞,密密麻麻的讓樹林都被擁堵了,覆蓋向公雞。

“去!”

這時候,已經發現不對勁的陳浩,直接凝聚了一條火龍,飛舞環繞,阻擋了飛鳥,焚燒一大片。 七四零章 套中套再套

大火阻路,飛鳥難追,驚呼着散逃一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