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看着潘瑤的醋意,雲天反倒覺得有些開心,畢竟潘瑤是因爲在乎他才這樣說的。

“我只是提醒你,錯誤可以犯,但給我記得回家。”

潘瑤紅着小臉,讓一個女孩說出這樣的話已屬不易,她可以原諒雲天犯錯,但給記得家門在哪。

“錯誤也找你犯啊。”

潘瑤的話,頓時讓雲天想笑,這個丫頭整天腦子裏都在想什麼。

或許百靈鳳很迷人,但越是這樣,越會讓他感覺到危險,或許這就是從小在軍營里長大的原因吧。

頭腦只要清楚,做事情纔會穩重,雲天可不想和百靈鳳扯上太多的關係,否則被賣了都不知道。

就在兩個人郎情妾意絲絲低語的時候,突然間,一陣悶響,整個大地都爲之一振。

坐在地上的四個人,本能的跳了起來,而原本位於地下停車場上方的停車場,竟然塌陷了。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整個停車場的坍塌,濺起的塵土立刻籠罩了大地,而那原本通往地下停車場的通道,也用處一股塵土。

站在門口的薩琳,直接被那恐怖的衝擊波掀翻在地,爆炸聲更是迴盪在空曠的機場上空。

“是爆炸!”

看着那巨大的停車場塌陷下去,牛博宇驚訝的說道,從剛纔的聲響到破壞的面積,足以證明這炸藥量很大。

“這幫傢伙是魚死網破!”

這爆炸力,足以讓整個停車場裏的部隊陣亡了,四個人站在那裏,看着那一片的狼藉。

“還好剛纔我們沒有進去!”

唐曦現在想想也有些後怕,如果四個人剛纔衝下去的話,恐怕真的就被活埋在裏面了。

“如果我們進去的話,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可一旁的牛博宇卻不這樣認爲,雖然站在外邊看不清楚裏面的情況。

但一直跟隨雷震子學習的他還是可以大概的看出裏面的端倪。

剛纔的爆炸聲絕對不止一次,而且從那塌陷的位置來看,最少會有六個爆炸點。

而且最近的位置,就在入口的下面,那麼也就是說,對方早就把炸藥埋在裏面了。

如果他們四個下去,一定會發現那些隱藏的炸藥,但現在說什麼都爲時已晚。

救護車、滅火車的鳴叫替換了剛纔的槍聲,數十名特警被活埋。

如此的事件也引來了媒體的關注,一邊要阻擋媒體進入,一方面還要組織救人,薩琳整個人都忙瘋了。

四個人現在也躲到了一旁,畢竟他們還是見不得光的。

看着那亂作一團的場面,四個人也是雙眉緊鎖,但不管怎麼樣,他們還是阻止了慘劇的發生。

這地下停車場的坍塌,可以用事故來遮擋,一旦那飛機出事,可就麻煩了。

記者招待會正在召開,而部長更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處理這種事情,他可是非常有經驗。

“雲天,你想什麼呢?”

不管怎麼樣,現在事情都解決了,可爲什麼他還是那麼緊張呢。

“你不覺得奇怪嗎?如果你要破壞首航,會把炸藥直接裝在地下停車場嗎?”

雲天擡起頭,看着眼前的戰友,這件事情恐怕不會就這麼簡單。

這麼多的炸藥,再加上剛纔抵抗的那些暴徒,那麪包車恐怕已經滿了。

作爲要破壞首航的行動,爲什麼他們一開始就會把炸藥裝入地下停車場呢。

雲天的問題,讓三個人也是一愣,他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因爲答案只有一個。

“恐怕對方發現戒嚴,覺得暴露,所以纔會做出這樣的誘餌,聲東擊西!”

唐曦看着雲天,這個答案頓時讓四個人都是渾身一緊。

這個地下停車場位於機場外圍,這裏的爆炸並不會影響正常的飛機起降。

所以往來的飛機並不影響,而且突然發生的爆炸,也吸引了大部分的警力,這絕對是機會難得。

“但是這炸藥基本上都用在這裏了,他怎麼阻止首航?”

牛博宇疑惑的看着雲天,剛纔的劇烈爆炸,損耗的炸藥可不少,對方恐怕沒有更多的炸藥了。

那巨大的首航飛機,可是足以容納六百多人,號稱天空中的航空母艦,沒有足夠的炸藥,又怎麼會引起轟動呢。

即便是一般的手雷,最多也只會炸燬一個窟窿罷了,這些傢伙在這裏損耗了炸藥,不可能還有吧。

“這也是一個問題!”

牛博宇說的沒錯,想要引發新聞,絕對要徹底毀掉首航的空客才行。

“不管怎麼樣,接下來我們必須要想辦法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還記得上次那個炸彈客嗎?”

雲天看着三人,上一次那百米之上掉落的揹包不大,但是威力不小,而幾次都是類似的爆炸物。

雖然破壞力有限,但是對方一定還有其他什麼辦法,危險沒有解除,對方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完成的。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後宮浮沉錄 三個人看着雲天,現在外邊一團亂,薩琳更是分身乏術,而且如果想要依靠這些警察,恐怕很難。

內戰的動亂,讓整體的素質偏低,沒有經過嚴格訓練的他們,恐怕難以勝任。

“我們分頭尋找,現在也只能靠感覺了。”

雲天緊咬着牙,時間所剩無幾,他們必須要儘快找到可疑人員,排除這一次的險情。

“是!”

三個人急忙開始脫掉裝備,如果穿成這樣會很惹眼,好在每個人都有手槍,應該足以應對了。

跳下車子,四個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後,立刻向着外邊走去,擠出人羣的他們,目標自然就是那繁華的飛機場。

異國他鄉的危機,讓他們再一次不顧一切的衝了上去,不管是爲了任務還是無辜性命,他們必須要抓住最後的機會。

人潮涌動的機場,很多待機的旅客擠在那裏,還有很多爲了在此轉機,整個機場數千人。

大海撈針一樣的尋找,而且連目標都不清楚,也不知道那臉上有一撮毛的傢伙是否還活着。

四個人走進機場,很快就找到人了,而距離那首航的時間越來越近,時間越來越緊迫了,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可就在雲天心急如焚的時候,人潮中一個帶着棒球帽的傢伙讓他眼前一亮。 這是一趟免稅店,各種各樣的品牌都有入住。

雖然是凌晨,但是登機的客人卻都會在這裏選購一些要帶回國的商品。

而接機的人們,也會在這裏休息逛逛。

所以寬敞的商店依舊顯得有些擁擠,若不是他左臉上的黑毛,雲天恐怕真的看不到他。

“商品街發現目標任務。”

雲天雙眼聚光,猶如獵豹一般鎖定了獵物,尤其是他揹着的黑包,雲天確定見到過。

“我正在趕過去!”

首先是去往餐廳尋找的潘瑤反應過來,快速的向着這邊走來。

“收到!”

去洗手間尋找的牛博宇也急忙向着這邊趕來。

“明白,馬上到!”

在休息區的唐曦也立刻向着這邊走來。

這寬敞發達的國際機場,三名隊友正在快速的靠近着。

“千萬不要驚動對方,一擊必殺,絕對不能給他引爆炸彈的機會。”

雲天本能的低下了頭,向着左側走去,算起來他們現在距離最少也有五十米。

中間是一條通道,還隔着很多人,尤其是一個旅行團的導遊,正揮舞着紅色的小旗子,帶着幾十人走了過來。

如果雲天強行擠過去,一定會引起對方的注意,一旦炸彈引爆,恐怕附近平民會有巨大傷亡。

曲線救國,雲天直接奔着那旅行團的尾部走去,他要混入旅遊團,然後在悄悄接近對方。

一步步,除了那雙眼睛依舊死死的盯着對方,雲天不敢有絲毫的動作,低着頭側着臉,他順利的進入了旅行團。

看着那背對着自己的傢伙,雙方的距離正在一點點的接近,這足有一米八多的黑大個,應該很健壯。

但是既然雲天認定的人,他可絕對不會手軟,一旦靠近,他就會給他致命一擊。

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兩個人的距離不斷的縮短。

雲天此時已經張開了首長,那隱藏在袖子裏的雙刺,隨時都會射出來。

可就在這時,那傢伙突然轉身,一雙機警的眼睛,向着身後望了過來。

雲天急忙停住腳步,兩個人中間還跟着三四個人,無法一擊斃命,雲天只能放棄,邁步向着另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大概掃視了一下附近後,那傢伙邁步走向了一個眼鏡店。

雲天急忙脫離了旅遊團,向着那眼鏡店的方向走去,那裏人少,是一個很好動手的地方。

三位戰友還在趕來的路上,不敢冒進的雲天,只能小心翼翼的和對方保持着距離。

一邊觀察,一邊接近,對方的目標是首航的飛機,所以只要不被逼急,他不會在這裏動手。

算起來,距離首航降落還有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了,這傢伙恐怕隨時都會動手。

突然,對方停在了一個眼鏡櫃面前,好似挑選眼鏡,不過雲天卻看到,他的雙眼卻死死的盯着對面的鏡子裏。

愛情無理宣言 從鏡子裏,他可以清楚看到周圍的一切,包括身後伺機靠近的雲天,這讓雲天立刻再一次停住腳步。

轉身,向着眼鏡櫃上的眼鏡摸了過去,但是雲天的心此時卻繃緊了,因爲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兩個人的視線撞在一起。

第一次做特工的雲天,還是有些過於急躁,尤其是剛纔的那一瞬間,簡直就完全暴漏在感知到危險的獵物面前。

恐怕他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存在,那麼接下來要想接近,絕對沒有那麼容易。

心中暗自責怪自己過於心急,雖然不敢在正眼去盯着對方,但云天也不能放棄,偷眼觀瞧下,對方轉身就走。

不敢過於靠近,生怕對方狗急跳牆的雲天,距離他大概二十多米,而此時他也沒有再回頭。

步履很急,雲天不敢確定對方到底是否發現了自己,遠遠跟隨,兩個人再一次走入人頭攢動的通道。

牛博宇此時正從對面走了過來,右手插在兜裏的他,雙眼猶如銅鈴一般。

“我到了,沒看到人啊!”

四處看了看,牛博宇並沒有看到有人,看到迎面走來的雲天,他急忙按住耳機說道。

“放下手!”

雲天停住腳步,豎起衣領對着牛博宇喊道,現在那傢伙就在牛博宇前方二十米左右了。

“我看到他了!”

幾乎與此同時,牛博宇也看到了那個嫌疑人,本能低頭躲避對方目光的他,還是用手捂着塞在耳朵裏的耳機。

“快把手放下!”

貴族校草的笨女僕 雲天心中一驚,牛博宇這個潛意識的動作,在人羣之中是那麼的惹眼,如此反常的舉動一定會讓對方察覺。

“什麼?”

牛博宇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本能的反問下,他更是擡起了頭,向着嫌疑人望去。

四目相對,此時對方也正看着牛博宇,這一次他直接右轉,向着另一個岔路走了過去。

“他好像發現我了。”

牛博宇這時才反應過來,但爲時已晚,愣在原地的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了。

“小心點,別逼得太緊,隨時準備開槍擊斃!”

雲天暗暗咬牙,現在這傢伙肯定就是那個駕車的傢伙了。

但是有礙於他背後揹包裏的炸彈,兩個人根本不敢走進,如果有機會,一槍斃命的最好的。

繁華的商業街人頭攢動,嫌疑人越走越快間,已經開始了小跑。

既然被發現,雲天和牛博宇也只能緊隨其後,好在這傢伙並沒有向着繁華的地方跑去。

“準備射擊!”

遊客越來越少,雲天急忙通知牛博宇,現在距離二十多米,已經在牛博宇手槍的射程之中了。

“好!”

牛博宇答應一聲,右手伸入褲兜裏,雙眼直視着對方的後腦勺位置,一旦中間沒有阻礙的遊客,他就要下手擊斃他了。

雲天的心中,此時卻不免有些奇怪,按照對方的表現來看,他絕對不是一般的傢伙,否則也不會這麼快抓到自己的追蹤。

現在被人發現,如果是他的話,一定往人多的地方走,揹包裏的炸彈若是挾持人質,絕對是最好的選擇。

可是爲什麼,他卻向着人少的地方走去,難道說他真的不怕被一槍斃命嗎。

就在雲天還在思考的時候,突然間,那個人一閃身,轉向了右邊的一個通道。

“不好!”

對方突然脫離了自己的視線,這讓雲天心中一驚,急忙衝上前來的,對方果然消失了。

這個走廊是一個員工通道,在牆壁上的密碼鎖成爲了兩個人無法進入的麻煩。

雲天急忙一伸手,掏出魚腸劍,對準了牆壁上的控制面板刺了過去。

打開控制面板,裏面幾十條電源線成爲了第二道的保險,但這還難不住雲天。

快速的將線頭相互碰撞,來回實驗了十多次之後,安全門立刻被打開,而兩個人也急忙衝了進去。

雲天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這種密碼鎖卻還是耽誤了他們足足有一分鐘的時間,等到他們進來,那個傢伙早就消失了。

站在一個走廊的中間位置,雲天左右望去,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有聲音。

而一個個房門證明,這裏竟然是機場的辦公區域,而對方竟然會有這裏的密碼,看起來的處心積慮了很久。

“分頭找!”

不知道對方去了那個方向,雲天和牛博宇也只能分開尋找,一左一右,不斷的走過一間間的辦公室。

好在這裏的辦公室,門上都會有一個玻璃,從玻璃外可以大概看清楚房間裏的一切。

恐怕這也是機場爲了避免有員工在房間裏開小差而特意的設計,這也方便了兩個人的尋找。

一間間不斷的排查,可依舊一無所獲,對方到底去了那裏,這讓雲天心急如焚。

算一算,距離空客降落的時間越來越近,這個比自己都熟悉這裏的傢伙,肯定會有自己的打算。

雖然他身上的炸藥,不足以引爆空客,但是雲天不相信,他不清楚這一點。

“嘟!嘟!嘟!”

突然,走廊裏的警報燈開始閃爍,伴隨着頭頂上的花灑噴射出的水花,整個辦公區頓時喧鬧起來。

這是火警警報,這讓原本就狹窄的走廊裏,立刻涌出來大批的員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