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程木在M洲見識的多了,秦苒跟雲光財團的核心人物來往他也不是第一次見到。

他雖然腦子遲鈍,卻也知道跟這樣的人來往,秦苒至少也是雲光財團核心人物。

別說江山邑,此時就算爆出來秦苒是129的中級會員,也只能讓程木小小驚訝一下。

被程木鄙視的程金:「……」

**

比起其他人。

此時最難受的要數在學校的秦語。

她縮在被窩裡,手機頁面還停留在言昔的那條微博上。

言昔那條微博已經有了125萬的評論。

秦語看到這條微博的時候,腦子徹底空了。

秦語牙齒死死咬著唇,忽然想起來高中的時候,學校有傳言秦苒送了林思然一箱言昔絕版專輯…… “這又是何必了?”

“大頭領!”

聽見空幻的聲音,靈韻突然一驚望向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身影,“大頭領!靈韻哪兒錯了?靈韻不要呆在這兒!”

疑惑的看了看眼前的靈韻,空幻卻發現對方完全無法看到自己,“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靈韻潛意識裏還有些不想見我,或者說是不敢見我?”

看着靈韻雖然四處搜索着空幻,眼前卻浮現着猶豫和畏懼,空幻心中一疼。

“何苦了?”

立即接收對夢境的控制,這一招已經被空幻練得爐火純青,所以只是在一瞬之間,空幻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靈韻面前。

“啊!”被眼前突然出現的空幻驚動,靈韻立刻躲到牆角,用翅膀遮着空幻的方向,但這次空幻卻再次哭笑不得的發現無論靈韻怎麼遮擋,空幻自己都會被靈韻看見。

“這叫什麼事啊!”

夢境還是會被靈韻的潛意識影響,畢竟空幻一般也不會完全奪取夢境、特別是夢境主人身體的控制權。

“算了,小靈韻,還記得我說過,如果你是那些被你吩咐着連晚飯都不能吃的嘎嘎猿,你會有什麼反應麼?”

“記得。”

夢境的環境已經被空幻轉變爲溫暖安全的自然環境,而靈韻的情緒也漸漸穩定,空幻這纔開始實施他的教育方式。

所謂感同身受,只用語言是永遠無法實現的。以空幻的語言水平,在外部世界要說服教育某人是一件難事,但如果是在空幻能夠完全控制的夢境之中,那麼,就會變得非常簡單。

比如,空幻之前的比喻。

“靈韻,要好好感受下普通嘎嘎猿們的感受,然後再告訴我你的錯誤吧。”

空幻的聲音清晰的傳入情緒剛剛穩定靈韻耳中,還未來的急表達自己的意見,靈韻便發覺眼前的景色一變。

時間似乎回到了白天祭祀之時,靈韻驚訝的發現自己背部的翅膀消失了,身高增加也了,“不對,我怎麼變成蛹化前的樣子呢?”

驚異的看着自己的身體和身旁跪着的衆多嘎嘎猿們,靈韻擡頭看了看前方的祭壇。這時,讓靈韻更加驚異的事件出現了,祭壇上跪着的祭司站起身,轉身望向衆嘎嘎猿們,卻正是“靈韻”本人。

“我!我不是……這?今天中午的祭司?可我……”

看着祭壇上宣佈建房後帶頭下衝的“靈韻”祭司,一向機靈的靈韻也有些混亂了,擡頭看了看身旁陸續起身的嘎嘎猿們,靈韻也起身猶豫的看向前方。

“對了!今天祭祀時夢神還出來了。”

“快看,那是神馬東西!”

中氣十足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靈韻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一個嘎嘎猿抓住,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

“……”

“祭拜夢神。”

“靈韻”祭司的聲音再次出現,衆多嘎嘎猿的聲音也再次傳入嘎嘎猿們和靈韻的耳朵,大腦已經陷入混亂的靈韻只能隨大流再次拜倒。

“對了,夢神,我可是夢神的祭司!”

突然想起什麼,靈韻起身向漂浮在祭壇上的夢神看去,“夢神!怎麼了?爲什麼我在這兒,我是靈韻啊。”

但是,靈韻所看見的只是飄飛的夢神背影,以及聽見靈韻話語而奇怪地看向靈韻的“靈韻”祭司和衆嘎嘎猿們。

“祭祀結束。快給我建房子,夢神答應了的!”

靈韻所等到的只有這麼一句話,然後,嘎嘎猿們就陸陸續續地隨着前方的“靈韻”祭司下山。

“靈玉,快點,靈韻祭司叫我們去建房子。”

“我?靈玉?不,我是靈韻!靈韻祭司!”一股強烈的惶恐感油然而生,靈韻似乎感到某種東西被否定了,那些靈韻身份的東西都變得模糊,自己從一個參與者變成了旁觀者。

“你在想什麼啊?祭司可是夢神和大頭領選的,聽說要會很多東西了!只有……”

不理會身旁越說越起勁的嘎嘎猿,靈韻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下午自己才指揮嘎嘎猿們建立的房屋地點。

接下來一切就如同重演一般,建房、巨響、“靈韻”祭司與楚琴頭領的對撞……不知怎麼的,靈韻慢慢接受了自己靈玉的身份,開始在那個“靈韻”祭司的指揮下,建設起本來爲“自己”建立的房屋。

就這樣,陽光一點點偏移,一點點變暗,“靈韻”祭司吩咐點燃了幾個火堆讓大家都能看清。

“好餓。”

身旁的嘎嘎猿向靈韻說道,這時,靈韻才發現已經過了晚飯時間。記憶似乎有些混亂,靈韻感到肚子開始抽搐,“是啊,我也好餓,都晚飯時間了,怎麼還不開飯。”

突然,靈韻看見了從山下跑來一個嘎嘎猿,“靈林?嗯……怎麼感覺很熟悉?”

靈韻疑惑的看着跑過面前的靈林,怎麼也想不起爲什麼自己會對對方這麼熟悉,最後只得歸結爲在一個巢穴這麼久的原因,這時,她隱隱約約聽見了“靈韻”祭司的聲音。

“餓一會兒又沒有什麼,房子才建了這麼點啊,靈林你也留下來一起建吧,去把這個石頭搬到那兒……”

“好熟悉的話語?”

疑惑的搖了搖頭,感受着變得空蕩蕩的肚子,靈韻對這個“靈韻”祭司產生了幾絲不滿。“天都黑了,明天再建不行嗎?”

“是啊……”身旁的嘎嘎猿立刻接上,再次開始了漫天話語。

……

“啊!好餓!不想幹了!”飢餓驅使之下,身體已經無法提取出力氣,靈韻鬱悶的扔下手中的石塊,看向第三次接見了一個自己小隊嘎嘎猿的“靈韻”祭司。此時山腰上已經開始產生了陣陣寒風,火堆已經無法再抵禦這些寒冷。現在的靈韻,已經對“靈韻”祭司產生了強烈的不滿。

“不幹!爲什麼我要給她建啊,夢神可是說過有付出纔有收穫,那我付出了一天的搬運石頭,收穫了什麼?餓肚子嗎!”

惱怒的停下動作走到火堆旁,靈韻看了看下山的道路,在堅持祭司命令和遵從身體需求兩點上跳動。

“如果你是那個‘靈韻’祭司,你覺得自己是不是有錯誤呢?”

“肯定有啊!夢神說過祭司是要和頭領一起讓大家過的更好的,爲什麼還要讓大家餓……肚……子,子。”

沉香入燼 靈韻疑惑的看着消失的黑暗,消失的火堆,消失的嘎嘎猿……以及,消失的“靈韻”祭司。

“我,纔是……靈韻祭司?我錯了?”

“是啊,小靈韻,你錯了,現在知道爲什麼我說你錯了吧。”

傾城劍帝 猶豫的看了看面前的夢神,靈韻覺得身體,特別是臉部的溫度正在慢慢提升,倔強的轉頭掩飾自己水汪汪的雙眼,靈韻從口中吐出話語。

“是那個‘靈韻’祭司的錯,我可是靈玉,纔沒有錯了。”

“額”

看着眼前這隻貌似傲嬌的小蘿莉,空幻無語。

一手蓋住靈韻的小腦袋,將其轉了過來直視自己,“靈韻,逃避可不行啊,現在,你又是靈韻祭司了,所以,你錯了嗎?”

“好吧好吧,是我錯了!”

見無法逃避,靈韻終於承認自己的錯誤,然後一頭扎入嘎嘎胸口嚎啕大哭起來。

看着懷中的靈韻,空幻溫柔的伸手輕撫着靈韻腦後的觸手,空間慢慢穩定了下來,變回了夢神的神殿,但在這之前,空幻就已經放下了對夢境的控制。

“還好,還好,有了這種教育方法,小靈韻以後應該會乖乖的做個好祭司吧。”

夢境一點點變淡,終於,空幻被彈出了夢境,再次漂浮在靈韻頭頂,而此時,外界的天色已經開始泛白。

迴歸自己的身體,嘎嘎輕鬆的伸了個懶腰直起身子,看着陸陸續續起身,然後從靈羽小隊處接過烤制好的烤肉開始進食的嘎嘎猿們,嘎嘎欣慰的從中感受到了一絲活力,初生的活力,充滿希望的活力。

“一定,會越來越好的。”

這時,一個小心翼翼的聲音從嘎嘎身後傳來,“大頭領,我,可以出來了麼?”

回頭看向只在小山洞洞口伸出一個小腦袋,卻沒有注意到背後的翅膀已經完全暴露身形的靈韻,嘎嘎笑了笑盯着對方,“認識到錯誤了嗎?”

“知道了,我錯了。”

“嗯。”滿意的點了點頭,嘎嘎臉色突然一沉,然後對着被嘎嘎突然變化嚇着的靈韻說道:“但有了錯誤,只是認識到是不行的,有錯就要罰,所以,這幾天你還是繼續守着洞裏的巨繭,發現有要破繭時,就立刻把它抱到溶洞外面去。”

見小靈韻立刻開始雙眼蓄水,嘎嘎口氣一軟繼續說道:“不過,用功也要獎,你昨天祭祀時表現不錯,之後還要負責照顧這幾個巨繭,所以我會親自帶嘎嘎猿們給你建好房子的,知道了嗎?”

“嗯!大頭領真好,房子!房子!”

看着放心之後乖乖的回到洞穴的靈韻,嘎嘎滿意的回頭接過楚琴手中遞來的烤肉。

“好好熟悉一下這些新東西吧。另外,嘎嘎小隊成員都是頭領級,在靈雪還沒有出來前,你就先幫靈雪管理這個巢穴。”

“嗯,大頭領。” 那時候秦語只認為是秦苒弄來的盜版光碟,這種的網路上一堆,並沒有在意,眼下想起來,處處都是疑點……

原來……

原來秦苒就是江山邑?

那說秦苒抄襲江山邑……簡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江山邑幾年前就是圈子裡的一道豐碑,是音樂圈的一個時代,秦語怎麼想也不會把江山邑跟秦苒聯繫上,兩人的年齡差距太大了。

秦語看著這條逐漸往130萬上升的微博評論,還沒看出來什麼,手裡的手機瞬間想起來,是秦四爺手下的電話。

她手抖著,連忙按了接聽。

秦四爺手下的電話十分簡單,只問她能不能聯繫秦苒,秦四爺想要見秦苒,還許下了一堆好處……

秦語愣愣的掛斷電話。

這個時候終於知道了搬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是什麼感覺。

她只想讓秦苒毀於一旦,誰知道最後沒毀了她,反而讓她平步青雲,再度返回qr的微博,粉絲已經瘋狂的漲到了一千九百萬……

**

上次《偶像二十四小時》秦苒就火了一把,這次江山邑的事情幾乎席捲了整個娛樂圈。

就連兩耳不聞窗外事的葉師兄都知道了。

「小師妹,你也太厲害了。」實驗室內,葉師兄接過秦苒給他測算的數據,不由開口。

秦苒抬頭看他一眼。

廖院士把刻刀放下,也朝葉師兄看過來。

「廖院士,你可能不知道,小師妹不僅是物理厲害,她還是一個神級編曲,微博粉絲兩千三百萬,在音樂界的地位大概跟你在研究院差不多。」葉師兄想了想,認真的道。

聞言,左丘容抿了抿唇,沉默的把實驗器材拿到一邊,沒說話。

廖院士對這些沒有概念,但一聽葉師兄這麼說,不由多看了秦苒一眼,挺意外。

研究院的人專心於研究,像廖院士,參加秘密研究的時候,會在被屏蔽在荒漠基地待上兩三個月,與各種研究為伍,普通人想象不出來的空間。

別說刷微博,連跟家人聯繫的時間都非常有限,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研究院真正搞研究的人大多都不會關注娛樂圈的事情,偶爾會看電視,但廖院士這種人會覺得睡覺都是浪費時間,一生致力於實驗室跟各種研究。

葉師兄雖然也是研究狂魔,他雖然還沒到廖院士這個位置,但跟左丘容一邊忙著航天推動器的項目,一邊忙著廖院士的項目,每天回家腦子裡都是實驗室。

知道這件事還是點進了大學宿舍群,看到幾個舍友在討論學校的小師妹。

葉師兄本來就是隨意的看看,卻沒想到看到了熟悉的名字,正是秦苒,爬完了整個樓葉師兄才知道自己這個小師妹有多厲害。

「小師妹,你是真的為了理想來的研究院吧?」葉師兄站在秦苒身邊,不由感嘆。

基層研究員的工資太低了,葉師兄認識的一些基層研究員師傅,不少都迫於現實,轉行去做了其他事。

更多是為夢想而留下來的。

研究技術人員這條路,除非走到了廖院士這種地位,不然都沒有外面的人想的那麼好過。

一個研究出來,獎金分發下來也只是杯水車薪。

秦苒聞言,手中的動作停了一下,她偏頭看著葉師兄,似乎是思索了一下,才輕聲道:「我沒他們那麼偉大。」

她收回目光。

葉師兄站在原地,看著秦苒的背影,覺得奇怪。

秦苒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們」是誰?

**

接下來的幾天,秦苒都在物理實驗室呆著,吃飯程木中午會送過來,也不去食堂,躲開了京大到處人肉她的大隊人馬。

物理實驗室認出她的人也有,但大部分都忙於研究,沒有外面那群粉絲們那般恐怖。

時間轉眼到星期六。

秦苒忙碌了一個星期,今天終於休息了一天,去雲錦小區見秦陵的老師。

程雋把車開到了秦漢秋的樓下,秦苒卻沒讓他跟著一起下來。

秦苒解開了安全帶。

一抬眸,就看到程雋疏冷的眉眼,正一動不動的看著她,也沒什麼表情,就莫名其妙的讓人覺得壓力大。

「秦管家也在,」秦苒瞥程雋一眼,「你這張臉是京城各大家族的通行證吧?」

「我十六歲之後再京城待的時間就不長,秦管家不認識我。」程雋咳了一聲,回的慢條斯理。

重生之嫡女庶嫁 秦苒不信,她直接來開副駕駛的門,然後「砰」的一聲關上。

最後彎腰,屈指敲著車窗,示意程雋降下車窗。

「程家太子爺,秦管家會不認識你?」秦苒手撐著車窗,臉上露出了散漫的笑,又伸手,不緊不慢的指了指腦門,「我雖然忙著研究項目,但腦子還在。」

「行,」程雋手臂搭在方向盤上,清致的眉眼像是揉碎的星光,聞言,失笑,「你說認識就認識,下午要走提前發消息。」

秦苒收回手,往後面退了一步,一邊朝大樓走著,一邊朝背後隨意的揮了揮手。

等她的背影消失在大樓,程雋才收回了目光。

重生嫡女炸翻天 把藍牙耳機戴在耳朵上,伸手撥通了一個隱藏號碼。

一晌貪歡:總裁離婚吧 **

與此同時,秦苒已經走進了大門。

她在大門口處停了下,才往後看了一眼,沒過幾秒,能看到程雋的車開走了。

她才走到電梯邊,隨手按了電梯按鈕。

今天星期六,人不是很多,她也沒等一會兒電梯門就開了。

剛進電梯,兜里的手機就響了一聲。

秦苒拿出手機看了眼,是常寧。

她數著電梯樓層,直接接起,「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