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就現在吧,走吧!”劉致澤直接站了起來就向着酒店大門口而去了。

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省城這,畢竟他還要去京都辦大事,京都的事情纔是他的真正的目的。

王龍一愣,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劉致澤關瞳南宮劍馬淵就已經離開了。

王龍苦笑一聲,當即跟了上去。

王龍是開了車來的,正好少了一個洛羽靈,車子也剛好能夠坐下了。

“王會長,我想請問一下,你們這個分部最厲害的是哪個?”車上,南宮劍好奇的問了起來。

說到最厲害的,王龍一臉的崇拜之色,看了南宮劍一眼,開口道“那自然是我們的會長了,他可是一品抓鬼師,強大的沒有朋友的存在。”

一品抓鬼師嗎?劉致澤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雖然一品抓鬼師對於自己來說有些麻煩,不過應該還是能夠解決的。

只要道門鬧到自己的頭上來,自己倒是不介意幫道門洗洗牌。

“王會長,不知道你聽說過南諸葛家嗎?”劉致澤問道。

“咳咳……”王龍尷尬的笑了笑,繼續道“我只是個副會長而已,至於劉大師說的南諸葛家,我聽說過,據說在巴蜀。”

“巴蜀?”劉致澤一愣,巴蜀市和省城倒是相差不遠,只不過是兩個不同的省而已。

而當初劉備稱帝后定都就在成都,難不成南諸葛家現在還在成都嗎?不過既然知道了地方,那自己就好找了。

“劉大師,您突然問起這個南諸葛家做什麼?現如今京都的諸葛家可都視您爲殺父之敵,恐怕南諸葛家也同樣如此。”王龍說道。

“哦?這話如何說起?”劉致澤好奇的問道,按理說南北諸葛家雖然有着血緣關係,但是關係沒有那麼好吧!難不成因爲被諸葛仇視自己,南諸葛也會仇視自己嗎?不太現實吧!

“劉大師,您有所不知,如今諸葛家還活着一尊老古董,雖然南北諸葛家分家,但只要那位老古董一聲令下,南北諸葛家就會再次相合的,所以,北諸葛的敵人就是南諸葛的敵人,南諸葛的敵人也是北諸葛的敵人。”王龍解釋道。 “哦?”劉致澤這倒是來興趣了,沒想到諸葛家還有着一尊老古董在世。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王龍說的也就一點都沒錯了,雖然南北諸葛家名義上是分了家,但只要有這位老古董在,南北諸葛家始終都還是一家人。

一旦遭受到了敵人,南北諸葛家就會共同抗敵,否則的話,那位老古董怪罪下來,他們也承擔不起。

“劉大師,據說您也學習了奇門遁甲術,所以諸葛家纔會如此仇視於你的,不知道是否屬實呢?”王龍握着方向盤問道。

“是。”劉致澤沒有隱瞞,直接承認了下來。

反正這個事情也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而且又不是自己偷學的,就算人盡皆知,又能怎麼樣?北諸葛最多在乎的也就只有八陣圖罷了,對自己身上的法術,他們可不感興趣。

“原來這件事情是真的,諸葛家的奇門遁甲,被譽爲天下第一法術,只有諸葛家的內部成員才能夠學習,沒想到劉大師竟然也學習了。”王龍嘆息的說道。

他的話中好像有話似得,但又不說出口。

劉致澤倒是知道他想說什麼,無非就是想問問自己,你的奇門遁甲術是跟誰學的啊,是不是你背後還有着一個大人物呢?

當然了,他既然不問,那劉致澤也懶得告訴他了,畢竟自己的身份遲早都要被曝光的。

“劉大師,已經到了。”說話間,車子已經停了下來。

劉致澤看向了車窗外面,就見一棟高樓正矗立在自己的面前,而在那大門口處,則是聚滿了人,都是一些青年,基本上超過四十歲的人都很少看見。

這就要多虧靈亮道人了,畢竟靈亮道人都發話了,道門中人就算再也膽子也不敢去忤逆他的話呀。

“王會長,你們道門好好客啊。”劉致澤看着那門口處,一個個摩拳擦掌的青年笑道。

王龍以及關瞳馬淵南宮劍差點沒噴血。

你怕是說反了吧!你難道沒看見他們一個個都是面目猙獰的嗎?他們此刻都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啊。

而且,還有不少,連武器都拿出來了,刀槍劍棍?還特麼有拿菜刀的,臥槽!!你家是不是沒武器了,拿把菜刀嚇唬誰呢?

甚至還有寫拿着掃把的,估計是從這棟樓裏拿出來的。

王龍尷尬的笑了笑,也不說破,而是直接下了車,劉致澤一行人也跟着下了車。

當劉致澤下車後,那門口處的一羣人立馬就涌了上來。

“讓開,讓我先和劉致澤那個混蛋單挑,他竟然敢吸走我師兄的法力,我要砍死他。”一個手拿菜刀的青年大叫道。

“你滾開吧!拿着一把菜刀你也好意思叫,還是讓我來,我要一掃把拍死他。”那個拿着掃把的青年叫了起來。

“你們幹什麼?想造反嗎?”聽到一道道的怒吼聲,王龍大叫了起來。

那羣青年頓時就老實了下來,他們可以在劉致澤面前裝逼,一副要砍死他的樣子,但是面對這位王龍副會長,他們還暫時不敢。

說什麼,王龍也是這個分部的副會長,他可是有權利可以把自己從道門中除名的,那樣一來的話,到時候說不定門派也會懲罰自己,那樣一來可就得不償失了。

“副會長,可是他……”有人不肯罷休,一直指着劉致澤,想要找劉致澤的麻煩。

王龍也是很無語啊,鳳林市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這個劉致澤,相當於把整個道教都給得罪了,也難怪這麼多人全部圍堵在這裏。

這下子王龍也不好做了,畢竟他也只是一個分部的副會長而已,這些青年中不缺乏各大門派的弟子。

如果這些人往上面一說,到時候那些門派給總部施加壓力,恐怕都保不住自己啊。

“劉大師,您看?”王龍看着劉致澤問道。

“一羣辣雞而已,澤哥並沒有放在眼中,要不這樣,你們這裏有沒有什麼擂臺?”劉致澤問道。

“有的,地下室,有着一個鬥法專用的空間,是總會長佈置的,只要在其中鬥法的話,就不會影響到人間了。”王龍說道。

“那行,等我先去測試一下實力再來吊打他們。”劉致澤笑道。

“媽的,劉致澤,你別囂張,有本事現在咱們就去鬥法。”

“就是,就憑你那個樣,難不成你以爲測試了之後你會成爲神品抓鬼師嗎?別做夢了。”

“各位道友們,我倒是覺得可以讓他去測試一下實力也好,到時候咱們也好一起嘲笑他的不自量力。”有人大叫道。

在他們看來,劉致澤能夠斬殺鬼聖?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事情,所以,不就是測試實力嘛,那就讓你去唄,到時候如果你的實力只有七品抓鬼師甚至是九品抓鬼師的話,那看我們怎麼笑話你。

面對這些人的話,劉致澤沒有去理睬他們,而是露出了微笑,怕他們?開什麼國際玩笑,澤哥分分鐘吊打他們都是可以的。

“既然如此,那劉大師,咱們就請吧。”王龍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

劉致澤等人跟在他身後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大樓內,等到劉致澤一羣人離去之後,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去地下室的鬥法場等着了。

只有少數跑路的人想要去看看劉致澤的實力如何。

走進了電梯內,電梯一直到了十八樓才停了下來,王龍帶着劉致澤等人走出了電梯,看到眼前的情況,哪怕是劉致澤都是目瞪狗呆的。

因爲此刻在他面前的不是樓,而是天空,整層樓都被雲霧纏繞着,更有着一道彩虹橫跨兩頭,看起來倒像是仙境一般。

可能是發現了劉致澤等人的震驚,王龍笑了笑,開口道“這裏只不過是幻境而已,劉大師跟我來吧。”

劉致澤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這些都是幻境嗎?他伸出手向着一旁的雲抓去,腳底下甚至都出現了一道虹光,他甚至都不用走路了。

這特麼的難道也是幻境嗎?這個道門看起來很神祕啊。

跟着王龍來到了一塊大石頭面前,這塊大師龍有着普通的一層樓那麼高,還好這個樓層夠高,才放得下這塊石頭。

“劉大師,你只需要運轉法力放在這塊大石頭上您的實力就能測試出來了,而到時候,我們也會發相應的實力牌給你。”王龍在一旁介紹道。 劉致澤看着眼前的巨大石頭,他的手微微放了上去,不過很快又給拿了下來,因爲他已經大概的知道這塊石頭是怎麼回事了。

這石頭就是一塊能夠測出法力的普通靈石,會根據人的實力來進行對人的修爲定位。

說的再簡單一點,就是這塊大石頭會聚集法力,當你的法力用盡了後,它就會給你定修爲了,所以,如果自己不全部把法力露出來呢? 我不是小明星啊 那豈不是說,自己的修爲就到不了本來該有的程度?

劉致澤看了一眼王龍,王龍笑了笑,指向了大石頭,示意讓劉致澤開始。

劉致澤笑了笑,道“讓他們先來吧。”劉致澤一揮手,關瞳馬淵南宮劍就走了上來。

首當其衝的是關瞳,他也知道這是在做什麼,當即運轉了體內的法力,手掌貼在了那塊大石頭上。

“砰!”當關瞳身體被震開之後,那塊大石頭也知道關瞳已經盡力了,就見那塊大石頭上跳出了幾個字。

“五品抓鬼師。”

劉致澤一驚,他倒不是在驚訝這塊石頭,而是在驚訝關瞳的實力,要知道,當初自己和關瞳剛剛認識的時候,關瞳還只是一個只會一些武功的莽夫罷了。

可是後來,在自己給他們覺醒之後,也就開始修煉了起來,沒想到都已經達到五品抓鬼師的地步了。

“恭喜你,五品抓鬼師。”王龍也是驚訝的看向了關瞳,沒想到又是一個五品抓鬼師。

要知道,現在地下室內的青年基本上都在四五品抓鬼師的多,高級一點的基本上都接近沒有,只是王龍沒想到劉致澤身邊的一個跟班都有這個實力。

“讓我來。”南宮劍伸出了手,放在了大石頭上,可是他的手放在石頭上半天卻是也沒有一點反應。

王龍劉致澤都有些驚訝,不過隨後劉致澤也就釋然了,這小子的本事是異能,而不是靠法力催動的,估計他身上都沒有法力的波動,所有這塊石頭纔會一點反應都沒有。

“這玩意壞了吧!媽的,劍哥這麼強,怎麼會沒有品級呢?”南宮劍呆呆的望着那塊大石頭,可是半天過去了,那塊大石頭依然沒有跳出什麼數字來。

南宮劍直接就暴走了,他指着大石頭大叫了起來,好像是一副殺父仇人的樣子,甚至都想要對那塊大石頭下狠手了。

“拖走吧,別丟人現眼了。”劉致澤苦笑一聲說道。

一旁的南宮劍趕忙抓住了南宮劍就往後面拖着走了起來。

劉致澤看了馬淵一眼,馬淵立刻會意,他向着大石頭走了過去,手掌貼在大石頭上之後,法力也不停的運轉,那大石頭更是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砰!”馬淵的身體被震開了,那大石頭上跳出了一排字。

“三品抓鬼師上級。”

臥槽!!看到這幾個字,劉致澤的眉頭一挑,三品抓鬼師上級,那也就是說,馬淵的實力直追鬼聖了。

難怪上次自己和他鬥法的時候會那麼的困難,不過想想也是,畢竟馬淵從小開始修煉的,不像關瞳,他們都是覺醒以後纔開始修煉,所以能有五品抓鬼師的等級就已經很不錯了。

而一旁的王龍更加興奮了,這個青年竟然是三品抓鬼師上級,隨時都有可能踏入二品抓鬼師的行列。

可以說馬淵都是非常有天賦的人了,要是把他上交總部,估計總部都會誇獎自己吧!只是這個青年也是劉致澤的跟班,這個就有點麻煩了。

“劉大師,您來試試吧。”王龍對着劉致澤說道。

劉致澤點了點頭,來到了大石頭面前,其他人都恨不得直接把法力衝到一品抓鬼師的行列,不過自己卻是也沒有那個必要。

劉致澤伸出了手,放在了那大石頭上,運轉體內的法力,一時間,那大石頭散發出了光芒,一旁的王龍和躲在遠處的青年看到頓時臉色大變。

忽然……

“砰~”劉致澤被震開了,石頭上跳出了幾個大字來。

“五品抓鬼師。”

臥槽!!這一刻,無論是王龍還是關瞳馬淵南宮劍亦或者是躲在遠處的青年都是滿臉的驚愕之色。

劉致澤竟然只有五品抓鬼師的修爲?這怎麼可能啊,要知道,鳳林市的事情,那是茅山和龍虎山親自插手的,光是南山道子和劉子溫的實力就在三四品之間了。

但是這塊測驗石又不可能會出錯啊,這樣一來的話,倒是讓一羣人疑惑了起來。

這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爲什麼劉致澤只有五品抓鬼師的修爲。

看到這裏,遠處的那個青年也不再遲疑,當即轉身就離去了。

“澤哥,你……你怎麼可能才五品抓鬼師?”南宮劍等人驚叫道。

劉致澤攤了攤手,一臉的無奈之色,道“我也不想啊,可是實力擺在那,沒辦法。”

說完,劉致澤向着王龍看去,王龍的臉色也有些不好看,原本還希望自己這個分部出現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人物,可是看到那幾個字,王龍頓時死心了。

原來傳說中能夠斬殺鬼聖的劉致澤只有五品抓鬼師的修爲,就憑他這修爲,怎麼可能打的過鬼聖,現在看來,肯定是他身後的人在幫忙了。

王龍又看了一眼馬淵,能夠讓三品抓鬼師上級的人做跟班,那麼劉致澤的身份絕對不簡單,不過現在這樣一來的話,劉致澤的那些傳說也就不攻自破了。

“王會長,咱們走吧。”劉致澤看着失魂落魄的王龍說道。

“嗯,你們先離開吧,我要去給你們準備實力派,劉致澤,小心點。”王龍嘆息一聲,說完就直接離開了。

看着王龍的背影,劉致澤笑了起來,王龍估計也沒想到自己的修爲才五品抓鬼師,一下子連態度都轉變了,之前叫的劉大師,結果現在倒好,直接變成劉致澤了。

“澤哥,他……他是狗眼看人低嗎?”南宮劍在一旁問道。

劉致澤笑了笑,他可不知道王龍的想法,不過看王龍的樣子,倒是的確很失望,看來自己壓制修爲把他都給騙過去了。

“管他呢,咱們走吧。”劉致澤跨動了雙腿向着門口走去了。 就在劉致澤一行人來到一樓之後,無數的青年已經全部站在了大門口,把大門口堵的水泄不通的,估計是不肯放劉致澤離開了。

劉致澤修爲只有五品抓鬼師的事情,他們全部都已經知道了,如果剛纔他們還有些害怕劉致澤,那麼現在他們可就已經徹底的放下心來了。

“劉致澤,過來受死。”遠遠的,就聽見一個青年大叫了起來。

“做什麼?叫死啊,叫……”南宮劍在一旁大叫道。

“哼~劉致澤,說好的單挑呢?有本事,咱們現在就去鬥法場單挑去。”

“就是,你不是說我們是辣雞嗎?那你又是什麼?有本事咱們去單挑,我要親手打爆你的**。”

尼瑪……劉致澤的臉都黑了,這王八蛋說話都不會說了是嗎?什麼叫打爆自己的**啊。

“你們想做什麼?”馬淵站在了劉致澤的面前,面對一羣爭吵的青年大喝一聲。

馬淵是動用了法力的,一時間,聲音之大,差點沒有當場吼死那些青年,畢竟馬淵可是三品抓鬼師上級,而這些人中最高的修爲也不過才四品抓鬼師而已。

“劉致澤,你別以爲他能保護你一輩子,你吸走我師兄法力的事情,是不會就這麼罷休的。”

“就是,劉致澤,有本事來單挑啊,做縮頭烏龜很好玩嗎?”

聽到這一道道的大叫聲,王龍也沒有再出現,而是任由這些人鬧騰了,只要馬淵不出手,估計這些道門中的青年也就不會有什麼危險了。

之前他還忌憚着劉致澤的實力,不過現在的話,他也懶得去管這麼多了,畢竟劉致澤在他眼中已經沒有威脅了。

“馬淵,你這是做什麼?讓開點,他們不是想挑戰我嗎?那就讓他們來唄。”劉致澤推開了馬淵淡淡的笑道。

看着劉致澤的笑容,馬淵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

劉致澤真的只有五品抓鬼師的實力嗎?就算是打死自己,馬淵也是不可能相信的。

如果劉致澤真的只有五品抓鬼師的實力,那打敗自己的是誰?難不成是鬼嗎?

自己所有的法力法術都用上了,但依然被劉致澤打敗了,這就足以說明劉致澤的實力之強,絕對在自己之上,雖然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但是馬淵還是很相信劉致澤的。

“這纔像個樣,劉致澤跟我們走。”一個青年大叫道。

身後的青年同時跟了過去,只有門口處守了幾個青年,就是爲了防止劉致澤逃跑的。

“澤哥,咱們怎麼辦?”南宮劍看了一眼大門口守候着的五六個青年問道。

“還能怎麼辦?有人把臉伸出來給你打了,你打不打?”劉致澤反問道。

“自然要打了。”南宮劍笑道。

“那還等什麼,走唄。”劉致澤帶頭跟着前面一羣青年走了起來。

他們是走樓梯下的地下室,地下室內,原本應該是黑漆漆的一片,可是當劉致澤一羣人下來後,卻是才發現自己小看了道門,因爲這裏非但沒有黑漆漆的,反而是猶如仙境一般。

就和之前在上面那層樓是一樣的,看起來倒是挺高大上檔次的。

而此時,那邊的數十個青年已經站好了位置,把第一個青年圍在了其中。

那青年看着劉致澤,招了招手,道“劉致澤,過來受死。”

劉致澤走了過去,臉上帶着淡淡的笑意,就聽他說道“咱們這樣子打多沒勁啊,要不來玩點彩頭?”

“不用了,你反正都會變成一具屍體的。”那個被圍在其中的青年叫道。

“你這麼肯定嗎?”劉致澤笑了笑,繼續道“我倒是覺得,咱們應該要有個彩頭纔好,要不,這樣吧,你們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湊成一個億,如果我贏了,我就全部拿走。”

“那如果你輸了呢?”

“我的命不是要被你們拿走了嗎?你們還想要什麼?”劉致澤摸了摸鼻子說道。

“好……就這麼辦。”那個青年大叫一聲,當即開始和四周的人湊起了錢。

還真別說,這些道門的人就是有錢,才短短的五分鐘,竟然就湊齊了一個億的錢,而且都是銀行卡,還沒有算什麼金項鍊和手機什麼的。

“劉致澤,這下你滿意了吧,現在是不是可以上來受死了?”那個青年再次叫道。

“好,好,一個億,那澤哥就勉強收下了。”劉致澤看着桌子上的一對銀行卡,他直接伸出了手抓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