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薛梓桐一邊跟戚薇薇說話,一邊上了車。

她單手打方向盤,結果,一不小心,跟旁邊的車蹭在一起了。

雖然只是輕微的蹭了一下,可是,對方的車,還是一大片漆沒了。

薛梓桐趕緊給戚薇薇說了兩句:"我馬上就來,我先掛了!"

她說完,就掛了電話。

坐在車裡,她都能看到旁邊車子上被刮到的那一片,她要命的閉上眼睛,今天這是走的什麼運啊!

怎麼這麼背!

就在薛梓桐猶豫不決,不知道是先走,還是給對方留下電話號碼,讓他有事找自己的時候。

對方的車燈突然亮了。

緊接著,薛梓桐就看見,一個帥帥的男人,向著車子走來。

薛梓桐頓時緊張起來,連看帥哥的慾望都沒了。

對方該不會是找她來算賬了吧!

看著帥哥走向車,看著車上被蹭掉的一大片,眉頭下意識的皺起來。

薛梓桐頓時做賊心虛。

她坐在車裡,內心掙扎了好久,最後,她打開車門,下車,緩緩走向男人。

薛梓桐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情的小孩子一樣:"對不起,是我弄壞了你的車,要怎麼賠償,你說,我肯定不會耍賴皮的!"

對面的男人,定定的看著薛梓桐:"你要給我賠?"

薛梓桐趕緊連連點頭:"賠,必須賠,是我不小心蹭到了你的車子,不賠償天理不容!"

聽著她的話,男子竟然輕聲笑了出來。

沒想到,一出門,就遇到這麼有趣的女生。

此刻,薛梓桐眼前這個,被她撞了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戚薇薇打算介紹給薛梓桐認識的曾佐凡。

曾佐凡一向對女人冷淡,可是,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竟然破天荒的覺得,很有趣。

尤其是她撞了自己的車,躡手躡腳的下車,鼓起勇氣給自己道歉的模樣,他竟然覺得,很可愛。

權少,後會無妻 曾佐凡笑著看向薛梓桐:"你也住在這裡?"

薛梓桐連連點頭:"是的,我住在這裡,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逃逸之類的,我肯定會賠你的,只不過,我今天臨時有事情,可能不能跟你一起去修車,但是,你把賬單給我,我肯定會認賬的!"

曾佐凡看薛梓桐一臉,我肯定會賠錢的,不賠你錢,我就是小狗的表情。

他沒忍住,再次輕聲笑出來:"你別這麼一副,非得給我賠錢的樣子,既然我們都是住在一個小區,車子蹭了一下,就蹭了一下吧,我也不介意,就當認識一個新朋友了!"

"啊!"薛梓桐吃驚的抬頭看著曾佐凡,沒想到,對方這麼好說話。

她頓時喜笑顏開:"你好,我叫薛梓桐!"

曾佐凡笑了笑:"我叫曾佐凡,很高興認識你,我住在13號樓1602!"

這下,薛梓桐更加吃驚了。

她驚訝的張著嘴:"這麼巧啊,我住在13號樓1601,原來我們是鄰居啊,真是好巧,只不過,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啊,我記得,1602以前住著一對中年夫婦來著!"

"哦!他們出去旅遊了,正好我剛來南希市不久,他們就將房子租給我了!"曾佐凡笑著說道。

薛梓桐頓時感嘆:"真的是緣分呢,沒想到,我蹭到的車子,居然是我新鄰居的,這樣吧,修車用不著我,但是,你必須給我個機會,請你吃飯賠罪,我今天有事,約了朋友,改天,好不好?"

曾佐凡點點頭:"當然好啊,我今天也恰好有事情,我們改天再約,我們互相加下微信吧!"

薛梓桐連連點頭。

兩個人加了微信,笑著告別,薛梓桐這才趕緊開車去找戚薇薇。

只不過,她開著車,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因為她的車子後面,一直跟著那輛被她蹭了的車子。

薛梓桐心裡頓時有點害怕。

不是吧,這人看著長得人模狗樣的,該不會是跟蹤狂吧。

自己不過是蹭了一下他的車子,他至於這麼窮追不捨嗎?

薛梓桐看著後面的車子,她心裡有點害怕,她都不敢下車去問個究竟。

萬一對方敢對自己不軌,這條路上人又少,她該怎麼辦?

她一個女人,也不是對方的對手啊!

薛梓桐一邊胡思亂想,一邊提了車速。

後面的曾佐凡也有點吃驚,不是吧,這條路這麼偏僻,對方竟然跟他同路。

為了避免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曾佐凡想了想,還是加速,向著前面開過去。

薛梓桐突然發現,對方要超車。

她趕緊避開。

對方的車子走在了自己前面,也沒有停下來堵自己的意思,薛梓桐終於鬆了口氣。

她等著對方先走。

可是,她發現,就算是對方先走,跟她走的也是同一條路。

薛梓桐不斷的在心裡安慰自己,這只是巧合,這肯定是巧合。

他們一路行駛,一直到了戚薇薇家裡。

戚薇薇就站在小區門口,等著他們。

曾佐凡最先下車,他向著戚薇薇走過去:"戚秘書,我到了!"

曾佐凡驚異的發現,身後那輛車子,還跟著自己。

這倒是讓他有點好奇了,對方究竟約了什麼人,要到哪裡去?竟然跟自己走了一路。

戚薇薇看著曾佐凡,笑了笑,兩個人打了聲招呼。

緊接著,曾佐凡就看見,跟在他身後的女人,下車了。

她笑著向著戚薇薇走來的同時,還一臉震驚的看著自己。

她笑著跟戚薇薇打招呼:"薇薇,我來了!"

這下,曾佐凡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眼前的這個薛梓桐,就是戚薇薇要給自己介紹的朋友。

果然如同戚薇薇所說,很有趣。

曾佐凡一臉笑意的站在那裡,看著薛梓桐,看的薛梓桐有點不意思。

她看曾佐凡和戚薇薇認識的時候,基本上也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只不過,她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這麼巧。

薛梓桐笑著對戚薇薇說:"這就是你讓介紹給我認識的帥哥嗎?"

戚薇薇笑著點頭:"對啊,我們公司,路總的得力助手,曾助理,怎麼樣?帥吧!"

薛梓桐乾笑著點點頭:"帥啊,只不過,我們今天早上,已經認識了!"

這下輪到戚薇薇吃驚了:"你們認識?"

戚薇薇看了看薛梓桐,又看了看曾佐凡。

曾佐凡看薛梓桐有幾分不好意思,他便出聲:"對啊,我們是鄰居,今天早上剛認識的!"

戚薇薇吃驚的看著薛梓桐,還是有點難以置信,這也太巧了吧!

薛梓桐無奈的看著戚薇薇:"你別這麼一副表情了,就是這麼巧合啊,我也沒想到,害我在路上,還以為自己被跟蹤了呢!"

薛梓桐這麼一說,曾佐凡也笑了起來。

薛梓桐跟戚薇薇解釋道:"曾佐凡是我的新鄰居,早上那會,你給我電話的時候,我剛好開車,然後,一不留神,蹭到了他的車!" 新娘子跑了,這麼大的事,壓都壓不住,何況藍文宇壓根沒想壓,他是真被白千帆氣到了。喜歡她,因為她純真簡單,沒什麼心計,也不說假話,哪曾想,她不是沒心計,她的心計都用來對付他了,關鍵時刻擺了他一道,讓他丟盡了顏面,鬧了天大的笑話。

賓客們大概察覺到不對勁,不是吉時到了嗎,怎麼不見新娘子出來,只有藍將軍鐵青著臉匆匆從後院過來。

女帝嫁女,也親自來了,因為身份尊貴,與幾位族長坐在廂房裡,藍文宇沉著臉進屋子的時侯,她還有些莫名其妙,「將軍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藍文宇怒氣沖沖,「這就要問問陛的好女兒了,舞陽公主跑了。您讓臣怎麼收場?」

女帝嚇了一跳,「怎麼跑了?什麼時侯的事?」

「沒有多久,臣已經命人全城戒嚴,她跑不遠的。」

月落紫禁 女帝朝左右使了個眼色,屋裡的人都識趣的退了出去,等人走光了,隨侍把門關上,女帝問,「她可有同你說什麼?」

藍文宇冷冷一笑,「陛下的計劃可能要泡湯了,她全都記起了。」

寵上毒辣小狂妻 女帝駭然後退了一步,「全都記起來了?這不可能,明明大祭司說……」

「大祭司也說過,她是最難控制的一個。」

女帝仍有些不信,「當真全記起來了?」

藍文宇這時心緒平靜了些,說,「也不盡然,她只說記起了墨容麟,來南原之前的事,似乎還是很模糊。」

女帝在屋裡急促的踱著步子,「想必是那次她見到了墨容澉的緣故……得趕緊把人抓回來。」

這時,藍霽華一頭沖了進來,「母皇,聽說囡囡不見了?」

女帝嘆了一口氣,「不是不見,是跑了,母皇自問對她不薄,為了彌補她,挖空心思的對她好,可倒頭來,她把母皇撇下跑了。」

藍霽華暗暗鬆了一口氣,瞟了藍文宇一眼,說,「母皇放心,囡囡肯定是對成親還沒想好,所以才想逃走……」

藍文宇呵了一聲,「你是說她不想嫁給我,所以才逃走嗎?」

「我可沒看出來她有多喜歡你。」

「不喜歡我,難道喜歡你嗎?你可是她的親哥哥。」

「你胡說八道什麼?」

眼看兩個人就要跟烏眼雞似的鬥起來,女帝趕緊打圓場,「都別吵了,囡囡逃跑是因為她記起了墨容麟,現在不確定她記起了多少,但必須趕快找到她,絕對不能讓她回到東越去。」

藍霽華和藍文宇也知道現在不是吵架的時侯,互瞪了一眼,轉身走了出去。

女帝緩緩坐了下來,撫著額嘆氣,心裡很是戚戚,籌謀了這麼久,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功虧一簣,囡囡,你怎麼就不體諒母皇的一片苦心呢,母后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南原的族人啊!

前兩次出逃,白千帆都是有計劃的,唯獨這一次是臨時起意,她什麼準備都沒有,只好打暈了丫環,和她互換了衣裳,在新房裡拿了一些吃的和輕巧的金銀器物便逃之夭夭了。

將軍府里很熱鬧,張燈結綵,高朋滿坐,下人們穿棱不停,她很輕易就混出了府外。

因著是將軍和公主大喜的日子,外頭也很熱鬧,為了方便來吃酒的賓客,城門到現在都沒關,做生意的小販便抓住難得的好時機,在街邊一字擺開,大聲吆喝著,遠處吃夜市的集市裡也是人頭攢動,一派歌舞昇平的好景象。

白千帆拿面紗蒙住臉,趁著夜色往集市那邊走,先到在一家成衣鋪子拿銀燭台換了一身普通衣裳,老穿著丫環的衣裳,一來怕被認出來,二來也不方便行事,接著便到當鋪,把那些金銀器物都折成銀錢,若是丫環打扮,當鋪老闆肯定要懷疑她是從主人家裡偷拿的,會捉她去見官,而且丫環蒙面也不合規矩。

現在她換了一身普通人家的裝扮,肩上挎著包袱,臉上蒙著面紗,混在人群里,並不引人注目。

她在路邊買了四個大饅頭塞進包袱里,到集市上打聽馬車的事,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她不打算雇馬車,準備買一輛,雖然沒駕過車,好歹也騎過馬,應該不是難事。

只是馬車比她想像中要貴,幾乎傾其所有,才買到一輛不算特別好的車,她不挑車,只挑馬,南原百姓用的基本上都是矮馬,但跑起來也不慢,尤其擅長走山路。

她付了錢,坐在車轅上,準備出城,倒底還是生手,車子打著轉轉就是不往前走,馬車老闆見她為人爽利,錢給的也痛快,對她印象很不錯,說,「姑娘,乾脆雇個車把式吧,不貴的,送到地方,給個回來的錢就行。」

白千帆搖了搖頭,「我要去很遠的地方,雇車把式不方便,要不你教教我吧。」

車老闆本來對她印象不錯,又見她態度謙和,便欣然答應,告訴她怎麼馭馬,怎麼轉向,遇到上坡路要怎麼樣,下坡又要怎麼樣,都告訴她。

白千帆一一記在心裡,再駕車的時侯,果然就好了很多,車老闆站在底下修正她的動作,又誇她聰慧,領悟得快。

她沒有閑功夫聽車老闆羅嗦,揮揮手,駕著車往城門趕。可沒走多遠,突然聽到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抬頭一看,一隊護衛兵騎著馬朝城門口飛奔而去,沿途大喊:「全城戒嚴,封鎖城門。」

頓時,街上的百姓們驚慌起來,有些往城門口涌去,有些站在路邊議論著。

「出了什麼事?為什麼要戒嚴?」

「今天不是藍將軍大婚嗎,怎麼要戒嚴,難道是來了刺客?」

「快走吧,關城門了,再晚就走不了了。」

「不是今晚不禁宵嗎?關了城門我們怎麼回去?」

白千帆沒有驚慌,氣定神閑的端坐在馬車上,與那些護衛兵們擦肩而過,等他們過去,她才扭頭看了一眼,扯了扯韁繩,調頭準備去往另一個城門口。

突然,斜刺里伸出一隻手拽住了她的韁繩,一個身影躍了上來,將她擠到一邊,「你這是要上哪兒去?」 坐擁庶位 戚薇薇聽到薛梓桐的話,下意識的向著曾佐凡的車看去。

看到車子上那一片被蹭掉的。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戚薇薇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我說梓桐啊,你怎麼這麼不小心,這是速度慢,你要是速度快的話,這還不直接撞到曾助理的車上,這樣的話,先不說車了,你人都容易出事!"

薛梓桐吐了吐舌頭:"我也不是故意的嘛,我就是打電話的時候,一時分神嘛!"

戚薇薇無奈的搖頭:"好吧,也不能怪你,只不過,以後開車的時候,還是少接打電話為妙!"

曾佐凡也跟著戚薇薇的話說道:"是啊,以後開車,還是不要打電話了!"

薛梓桐點點頭:"以後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戚薇薇轉身看著曾佐凡:"對了,曾助理,你的朋友呢,現在還沒到嗎?"

曾佐凡看了看錶:"再等等吧,他可能馬上就到了!"

"我還以為,他會跟你一起來呢!"戚薇薇說道。

曾佐凡笑了笑,沒有說話。

蘇寒跟他住在兩個不同的地方,他怎麼可能跟自己一起來吧。

現在只但願,蘇寒來了之後,戚薇薇不要生氣才好。

畢竟,他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感興趣的女孩子,他突然也非常期待這次的自駕遊了。

他只想好好的,什麼意外都不要發生。

薛梓桐聽著還有一個人,便站在那裡,耐心的等起來。

她笑著看向曾佐凡:"真的是挺意外的,沒想到,薇薇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竟然是你,這還真的是緣分啊!"

曾佐凡點頭:"我何嘗不是這樣想的呢,或許,這就是冥冥註定吧!"

曾佐凡的話,倒是讓薛梓桐有幾分不好意思。

三個人站在原地,說了會話。

一輛黑色越野車極速而來。

車子在戚薇薇三個人面前,猛地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車子主人的這個行為,讓戚薇薇下意識的想到了蘇寒。

上次他們去出差的時候,蘇寒好像就是這樣出場的。

戚薇薇正在胡思亂想,車門就打開了。

從車裡,最先出來的,是一聲大長腿。

戚薇薇抬頭看去,慢慢往上看去,她一眼就看見,蘇寒那張妖孽的臉。

戚薇薇的心裡,咯噔了一下,怎麼會是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