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反正麻煩事從來沒少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了。

我正靠著欄杆看風景,沈蕭走了過來… 第457章水下有人

「第一次出海嗎?」沈蕭問。

他如今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的陰鷙,給人感覺明朗了不少,臉上也有了幾分血色,看起來倒是和正常人沒什麼區別了。

「嗯!」我點頭。

沈蕭笑了下:「難得見到第一次出海不暈船的人!」

我笑了笑。

沈蕭見我沒什麼興緻,就問:「你有什麼打算,真的要去那個島嗎?」

我看了沈蕭一眼:「你之前跟我說的話是真話嗎?」

沈蕭一愣。

我說:「黑晶草和白雙啼何其珍貴,駱家父子的黑晶草也只是做成工藝品的手串,可你的白雙啼卻是一整株的活物,我很好奇,你們沈家是怎麼把那株活的白雙啼養到現在的?」

沈蕭眸子深沉,笑了下:「你想說什麼?」

「我不想說什麼,我就想知道你之前說的幽冥蝙蝠的事情是不是假的?」

「也不全是!」沈蕭說。

我眼睛一沉,果然是假的。

「只不過我做了改動,我上過那個島,而且我記得一些島上的事情,白雙啼就是我從島上帶回去的!」沈蕭說完看著我,目光沉沉。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白雙啼,幽冥蝙蝠,這些都不是凡間的東西,還有那個神秘的島嶼。

難道…

我看著沈蕭,心中有個可怕的猜測。

沈蕭笑了笑:「看來你猜對了!」

我不說話。

沈蕭繼續說:「那座島就是幽冥島,據說上面流放了不少的十惡不赦惡鬼,那些鬼即使到了地獄都得下十八層地獄的!更別說還有上古的妖獸,當然,妖獸所在的地帶有不少珍奇的靈藥寶物,所以,即使危險,仍然有不少人想去拼一把!」

沈蕭說完看著我:「我在上面並沒有往裡走,那株白雙啼是我從一個死人手裡拿來的,他正是被幽冥蝙蝠咬死的,只是沒想到我天生體質異常,才勉強活了下來。」

果然如此。

「可是幽冥島怎麼會出現在東海?」我問。

「每六十年為一輪,今年正好是六十年,幽冥島在這個夾縫中出現也不奇怪!」沈蕭看著我:「你想去島上拿什麼?」

我看著遠處的平靜的海面。

原來是這樣。

難怪姜昀也要來,只是他和重凌什麼關係又為什麼叫我和商璟煜來,我還不明白。

「你來拿什麼?」我問。

沈蕭笑了笑:「我是被綁來的!」

這就是不願意說了。

既然他不願意說,我也不想再問,對於幽冥島我還是存著深深的恐懼,那些惡鬼到還是好說,那些妖獸就難對付了,那些可都是上古時候的妖獸,一隻就足以讓生靈塗炭了,何況幽冥島上還不知道聚集了多少,想想都頭疼。

不過,富貴險中求,換個角度來看,如果能找到無塵土,冒一下險也是值得的。

打定主意之後,我就安心了不少,至於沈蕭他來做什麼,只要他沒有妨礙到我,我就不在乎,倒是姜昀讓我很在意。

吃完飯的時候,飯桌上多出來一個人,那人隔著老遠就有一股冷氣,讓人看著十分不舒服。

而且從他那張面具看來,是姜聞無疑了。

極品神級保鏢 這是一件倒胃口的事情。

我看著姜聞,姜聞默不作聲,只顧著自己吃飯,吃過飯後,姜聞抬起頭陰鷙的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我覺得很不舒服,姜聞這個人度量小愛記仇,而且為人陰狠毒辣,我擔心他對董小宛母子做了什麼,卻又不能貿然去問。

回到房間,船搖搖晃晃的,我無心睡眠,起身到了甲板上,夜裡的海風很涼,我瞬間清醒了不少。

姜昀的幾個手下也在甲板上抽煙聊天,看到我,都自動躲在一邊,繼續說他們的話題,不時地還會發出陣陣笑聲,之前我一直沒有仔細看,如今看了看,才發現姜昀的這些手下根本不是一般人,看來更像是些術士,而且身手都還不錯。

我眯了眯眼睛,姜昀果然是有備而來。

而且我還看到我們船後面跟著幾條船,顯然這些人不是巧遇,那就很有可能他們都是沖著幽冥島去的。

「水下有東西!」我正想事情,忽然聽到那邊有人喊了一句。

「真的有,有人在水裡!」另一個人也喊了一句我跑過去,和其他人一起趴在欄杆上往下看,水面黑乎乎的十分平靜,這種平靜下又夾雜著幾分詭異,畢竟在空無一人的大海上,稍有不慎,便會死無葬身之地。

「你看清了嗎?」有人開口問剛剛那人。

「我看清了,是個人!」說話的是個絡腮鬍子的大叔,看起來挺憨厚,不像在說謊。

大叔見大家不信,便指著另一個說:「張登也看見了!」

眾人順著他的方向看去,那邊空無一人,哪裡有什麼張登!

「剛剛…剛剛他還站在那的!」 錯緣,溫柔暖 絡腮鬍子的大叔急了說道。

眾人看著他面露疑惑,可能是覺得他的話不可信。

我盯著水面,看了一會兒沒什麼。

「去派人找找張登!」姜昀忽然出現說了一句。

其他人見姜昀來了,不敢多說,就有人跑著去找張登了,只是找遍了整艘船都沒找到。

絡腮鬍子大叔說:「我剛剛明明就看見張登站在那,怎麼不見了!」

他話音剛落,平靜的海面上忽然傳來一陣古來的歌聲。

那歌聲像是孩子的聲音,又像女人的,斷斷續續的,有些悲鳴之音,聽得人很不舒服。

「誰在唱歌!」一個人說了一句。

大家誰也不說話,就是盯著海面。

良久,就看見遠處的海水有淡淡的漣漪,那感覺就像是有人在水底下遊動一般。

「莫…莫非是鬼鮫!」有一個人開口了。

大家都不吭聲,一時間氣氛詭異。

我狐疑:「什麼是鬼鮫?

卻沒有人回答我,大家只是緊張的看著水面,可惜除了那圈詭異的漣漪以及失蹤的張登外再無其他。

姜昀站在欄杆上看著水面,然後交待大家牙口警惕一點。

說完之後,才走到我身邊:」你不知道鬼鮫嗎?」

我搖頭,其我都沒來過海邊,又怎麼會知道什麼鬼鮫?

姜昀溫和的笑了下:「那我就說說鬼鮫的事情!」 試愛99天:首席未婚妻 第458章故事

姜昀的聲音很醇厚,在寂靜的夜裡,聽著就跟午夜廣播似的。

「每年海上會死不少人,這些人大部分都是自然災害死的也有一些是橫死的,但是這些人很多都不能入輪迴,又怨氣不散,就會聚集在海底,而海底最不缺的就是魚,有一種魚專吃死人,久食人肉,身上也帶了陰氣,慢慢的就被那些怨氣不散的亡靈俯身,成了半人半魚的鬼鮫!」

我一愣,從小到大聽過的美人魚傳說中那個漂亮的人魚公主在我心中破碎,取而代之的是兇殘陰險披頭散髮的鬼鮫…

姜昀見我神色有變,笑了下繼續說:「鬼鮫會結伴同行,在海面上尋找船隻下手,將不防備的人拖下水變成他們的替死鬼!」

我想了下問:「那張登…」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張登很有可能是被拖下水了!」姜昀不痛不癢的說。

我看著海面心裡發沉。

這時候,船忽然劇烈的搖晃了下,我沒站穩因為慣性就朝著姜昀倒去,姜昀伸手扶了我一把。

「謝謝!」我說。

姜昀像是看穿了我的伎倆一般,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沒事!」

我們沒事,那邊有幾個人就有事了,其中一個人剛剛站在欄杆處,忽然的搖晃讓他沒站穩,幾乎掉下去,幸虧被同伴拉了一把,但是同伴比較瘦小,只是勉強的拉住他,他的半個身子還吊在外面,晃晃悠悠的,隨時都有可能掉進海里。

「來人…快來人!」同伴呼喊了一句。

我們剛跑過去,就看見海里一個人躍起來,一把揪住那個吊在外面的人,那人還沒來得及呼喊一聲就被拖進了海里,海水翻起一點點浪花很快歸於了平靜。

所有人都愣了,一言不發,還是姜昀先開了口,讓大家準備戰鬥,我小心的趴在欄杆上就看見水面平靜無波,在沒了聲息。

第二天,我們才知道,不只是我們,就連後面的其他幾餿船都遭到了襲擊,有好幾個人都被拖下水拖走了,但是始終無人看清楚鬼鮫的真實面貌,就連他們是男是女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吃飯的時候,除了陰沉沉的姜聞外其他人都在議論鬼鮫的事情。

「聽說鮫人長得好看,專門迷惑人心神,還能變化成你心裡所想人的模樣!讓你乖乖的跳下海去陪他們!」絡腮鬍子大叔開口說道。

「那你昨天看到誰了?」其中一人帶著笑問,明顯有了幾分調侃之意。

絡腮鬍子大叔一臉迷茫,最後搖搖頭:「我忘了,我只記得看到一張人臉漂浮在水面上,我嚇了一跳,還沒反應過來呢,那什麼都看不見了!」

「我看是那鮫人看上你了!」

「別胡說,鬼鮫可不是人,那是死人的怨氣附在魚身上,形成的怪物,和山精很像,只不過一個在陸地一個在水裡!」絡腮鬍子大叔看起來懂不少東西。

這時有和我一樣不懂的人問了:「那鬼鮫真是人的怨氣?」

絡腮鬍子大叔點頭:「你沒聽過一個故事吧?」

誰知道你說的什麼故事?

大家只好配合的搖頭。

絡腮鬍子大叔有了幾分得意的說:「其實也不是故事,是我爺爺的親身經歷,那是抗站的時候,那時候天天死人,自然鬼物怪事也多。

爺爺那時候才22歲,村子被鬼子屠了,家裡人全死了,爺爺正好去縣裡買東西躲過一劫。

等他回來看到村子那個樣子,親人全死了,自然是痛不欲生。

就在他準備轉身走的時候,聽見隔壁的大水瓮有動靜,打開一看,裡面有個女人,爺爺還以為是誰躲在水瓮里逃過一劫,他伸手一拽就只拽出半個血淋淋的身子,在看水瓮的水都變成了鮮紅的血水。

爺爺嚇了一跳,看著那半截屍體才知道這是鄰居家陳二的媳婦,挺漂亮的一個婦人,就那麼被鬼子殺了,剁成兩截扔在了水缸里…實在是太慘了!」

絡腮鬍子大叔說到這,面上憤怒,罵了幾句該死的東瀛鬼子后,又繼續說道:「爺爺嚇了個半死,再也不敢隨便翻動什麼了,他跑回家,拿了錢又把僅有的兩個黑面饃饃裝上,埋葬了父母,離開了村子。

爺爺那時候就想去投靠軍隊打鬼子去,聽說西北有一支軍隊,是零散的游擊隊,爺爺就準備去找他們。

走了幾天,省吃儉用饃饃就剩下半個,期間爺爺還救了一個半大的女娃,那女娃叫翠兒,翠兒和爹娘一起去走親戚,半路遇到了鬼子,鬼子殺了她爹娘,翠兒也被追趕,最後掉下一個山坡,才勉強保住了命。

爺爺心善,可憐翠兒的遭遇,就帶著她一起走,路上若是能找個地方收留她,給口飯吃,也是翠兒的造化。

翠兒性格靦腆,又死了家人,一路上也不說話,就是跟著爺爺悶頭走著。

傍晚的時候,兩個人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個村子。

一想到不用露宿,能睡個好覺爺爺就興奮不已,拉著翠兒加快了腳步…」

「翠兒最後是不是變成你奶奶了?」一個年輕人忽然不懷好意的插嘴,大家正聽到興頭上,被他這麼一攪和,沒覺得他這話是個俏皮話,都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那人見引起了公憤,訕訕的笑了一下,閉嘴了。

「大叔,您繼續說!」

絡腮鬍子大叔也不生氣,見大家聽得認真,說的更起勁,更認真了。

「兩個人到了村子,才發現眼看著傍晚了,村子里沒有人就算了,就連煙囪也沒有煙,不僅如此,家家戶戶連燈都沒點,整個村子像一座死村。

爺爺當時就覺得這村子不對勁,果然找了一圈都沒找到一個人。

爺爺拉著翠兒出了村子,夕陽西下,回頭看時越發覺得村子詭異非常。

兩個人餓了一天,村子也不能投宿,正好看到村外有條小河就想著能不能抓條魚烤著吃,哪怕抓條小魚也是肉啊。

於是爺爺和翠兒就到了河邊,爺爺脫了鞋,一進水裡,這明明是夏天,可河水卻是異常的冰冷,爺爺也顧不得那麼多,就低頭往河裡瞧,哈這一瞧可把他給樂壞了,只見略混濁的河裡全是一條條一尺長大白臉魚。

爺爺高興,一口氣抓了五條魚,準備好好的美餐一頓,當時那個年代,別說是這麼大的魚了,就是樹皮草根都被人啃完了,所以能抓到這麼多條大肥魚,爺爺覺得一定是老天開眼保佑他了。

他拎著肥魚,看翠兒也順眼了幾分,翠兒已經生了火,看見爺爺拿著的魚,一張臉瞬間沉了下來。

「翠兒,來,大肥魚,今天可以吃個飽了!」爺爺邀功似的說。

冷少專寵:美豔嬌妻別多情 翠兒臉色大變,往後躲了躲。

「怎麼了?」爺爺不解的問,不過語氣中明顯有些不高興了。

翠兒抬起頭,爺爺這才注意到,這翠兒長得挺標緻,挺好看的,他的怒氣一下子消了不少,沒想到,翠兒開口,卻讓爺爺大吃一驚…」 第459章要翻船了

「把這些魚扔了!」 靈泉空間:農門長姐俏當家 翠兒說。

她之前也說過話,如今再說,聲音卻變得又細又尖,讓人聽著很不舒服。

爺爺生氣了,他廢了老鼻子勁抓到的,你說扔就扔?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要準備烤魚。

翠兒氣的臉都白了:「我說話你聽到了沒有,快扔了!」

「愛吃不吃,不吃滾!」爺爺沒好氣的說,心想當初就不該帶著她這個麻煩精。

翠兒也知道爺爺生氣了,她舒了口氣,說:「剛剛那個村子沒人,你不覺得奇怪嗎?」

「奇怪咋了!」爺爺繼續收拾魚。

翠兒繼續說:「那個村子的人明顯都死了,可是屍體去哪裡了?」

「誰說死了,說不定都被鬼子抓走了,你愛吃吃,不吃滾,別瞎叨叨!」爺爺越說越生氣,為了抓魚他身上都濕了,這大晚上被風一吹冷死了,哪有閑工夫聽你瞎叨叨。

翠兒被爺爺的態度氣著了,也不賣關子了,沒好氣的說:「是被抓走了,不過是女人都被抓走了,男人都死了!」

爺爺抬頭看了翠兒一眼:「你咋知道?」

「你看看這些魚的眼睛,這哪裡是魚眼睛,明明是人眼睛!」翠兒說完一陣冷風吹過,爺爺渾身冷的打了個顫,咽了咽口水,緩緩的低頭看那魚…

魚還活著,因為缺水,張著嘴,大睜著眼睛直直的盯著爺爺看…

爺爺後背一涼,手裡的魚掉在了地上。

魚眼睛和人眼睛他還是分的清楚的,他剛剛就覺得這魚有些古怪,說不出哪裡奇怪,就是有些不對勁,現在他明白了,就是眼睛,還有那幾條魚,怨毒的眼神…

「快跑!」翠兒拉著爺爺就跑。

兩個人感覺耳邊的風呼嘯而過,跑了不知道多久,就看見小河上游堆積著幾十個男人的屍體,都是被刺刀刺穿了的,慘不忍睹。

爺爺忍著噁心和翠兒往別的方向又跑了一段,直到看不下小河了,他兩才靠著大樹喘氣,這時候天已經黑了,因為有了剛剛的事情,這荒郊野外也變得尤其嚇人了。

好在兩個人運氣不錯,在後半夜的時候,到了一個村子,遇到了好心的大娘給了口熱水喝,還給兩人喝了一碗糙米粥,雖然不好下咽,但終歸也是頓飯,後來靠著乞討,兩個人找到了游擊隊,就都留了下來。」

「那翠兒怎麼知道那魚有問題的?一般人不會注意魚眼睛的吧?而且怎麼知道那魚是男人不是女人死後變的?」我問。

反正我若是餓到了那個份上,肯定和大叔爺爺一樣,先吃個痛快,哪裡管魚眼睛什麼樣。

「我爺爺後來問過翠兒,翠兒說她們家其實是村裡的陰陽,她從小就能看到不幹凈東西。她跟爺爺說,一般男人死後化為魑,女人死後化為魅,那魚就是魑!」絡腮鬍子大叔回答的很認真。

「翠兒最後哪去了?」一個人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