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些人實力雖說不強,但說道傳播消息,那絕對是無人可比。

隨著時間的流逝,本來因為武道追殺令,而引起轟動的華東武道界,更是因為這個消息,徹底的沸騰起來。

江東葉家之名,也是慢慢在武道界傳開,只是對於這位葉飛,很多人還是極其陌生。

「你們聽說了吧,也不知那江東葉家是什麼來頭,這武道追殺令,好像有二十年沒出出現過了。」

「一個不知死活的小家族而已,還敢口出狂言,揚言挑戰武道界,簡直自取滅亡!」

「聽說吳家之人,已經派了化境宗師前往江東,必須得去湊湊熱烈…」

一時間大量的武道中人,也因為這件事,開始慢慢向江東匯聚。

除了那些為了武道追殺令,而來到江東的人以外,更有一些是專門過來看熱鬧的,畢竟這件事情確實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這些消息,因為有楊武在葉家的原因,也是很快都都傳到了葉飛的耳邊。

短短几天的時間,事情的進展遠超葉飛的意料之外,不得不說這楊武,果真是他的福星,沒想到此人傳播與收集消息的能力,竟然這般的強悍。

這些天里,葉飛也同時囑咐自己的妹妹,近段時間不要離開葉家。

學校那邊他讓崔虎過去,請了個長假,葉靈的性格一直較為乖巧,對於這件事也沒有過多的詢問。

「不錯,最近來得武道中人,實力似乎越來越強了。」葉家莊園門前,葉飛面帶微笑,輕聲低語道。

此時在他的跟前,兩位身穿白長衫的男子,已經倒在了地上氣絕身亡。

這兩人都有著內勁巔峰的實力,聯手起來更是堪比宗師,本想一舉擊殺葉飛,沒想到慘死此地。

「沒想到他們手中,竟然還有著一件不錯的法器…」葉飛目光微閃,同時緩緩地抬起手掌。

只見此時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個金色的小鈴鐺,其上有淡淡的金光冒出,顯然正是一件法器無疑。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轉身走近了門內,心中頓時有了一個想法。

既然這些武道中人,是來取自己性命的,那何不在莊園內,布置一道陣法,讓這些人有來無回。

「嗯,如此一來,也可以騰出更多的時間修鍊。」葉飛面露淡笑,同時也是立刻行動起來。

之前他手中的法器不夠,以至於沒有想到這件事情。

但經過這些天的收集,如今葉飛儲物戒指內,已經有了不少的法器,足以布置一道不俗的靈陣。

這天正午,葉家莊園的中央位置,此時的葉飛身穿一件白色長衫,正站在屋頂的最高處。

「嗜靈陣,凝聚天地靈氣,以真元煉化為吞噬之氣,以法器為陣法根本,可吞人精氣滋養靈陣,維持陣內遠轉循環不息。」

葉飛面色嚴峻,感受著腦海中的這道陣法,同時身上的真元也是隨即散發而出。

在他的周圍屋頂之上,六件泛著靈光的法器,也是在同一時刻漂浮在了半空之中,其中更有著他的青鱗短劍。

想要成功布置出這道陣法,必須要一件極品法器為主導,如今葉飛的身上,也唯有青鱗短劍符合要求。

「引靈!」葉飛低喝一聲,同時一連打出數道符文印記。

他周身的六件法器,也是在同時爆發出耀眼的靈光,方圓百里的靈氣,此刻正源源不斷地,向著葉家莊園洶湧而來。

這次嗜靈陣的布置,煉化靈氣需要花費一點時間,並非之前的聚靈陣,那般容易布置成功,但其威力自然也絕非聚靈陣能比。

此時的蘇家莊園門外,那位總是身穿一身紅衣,名叫朱紅的女子,幾乎是在瞬間,察覺到了莊園內的異動。

「他又想幹什麼?」朱紅一臉的無奈之色,隨即抬頭望向莊園內部。

在她的視線中,此時葉家莊園上空,六件閃著靈光的法器,正騰空而起爆發出陣陣靈光。

朱紅面色微變,心中暗道不好,這些法器明顯是葉飛這幾天搶來的。

此時的她既然能夠看見,那麼那些被武道追殺令,所迎來的武道中人,自然是能夠看清莊園內的情況。

「我去,那是法器!」

「嘶…竟然足足有六件之多,這次江東之行看來是賺到了,這下發財了…」

「衝進莊園內,殺了那小子,搶奪法器!」

一直隱藏在莊園外的一些人,在見到法器之後,頓時忍不住全部現身,目光中滿是貪婪之色。 莊園外的朱紅,此刻一臉的黑線,這些蠢貨現在踏入葉家莊園,以那葉飛的手段,這些人怕是必死無疑。

就在朱紅思索之時,此刻葉家莊園前的那些人,已然無法忍受法器的誘惑,紛紛向著門內衝去。

莊園的中央屋頂山,葉飛幾乎是在同一刻,也發現了這些闖入之人,他的眼中頓時露出冰冷之色。

「拿你等祭陣,這嗜靈陣才算真正的完成。」葉飛低語一聲,體內的真元轟然爆發。

這道布置在葉家莊園的陣法,今後會成為他葉家的護族大陣,自然你不是尋常的陣法能比。

如此的情景,也在葉飛的意料之中,他要借這些武道中人之力,完成一座逆天大陣。

「哈哈…那個人好像是葉飛,誰殺了他,吳家就會答應其任何一個要求。」

「正是天助我等,此子的周圍,竟然還有著六件法器,他一個人根本無法控制,大家一起身上…」

「…」

此時那些武道中人,也是全部闖了進來,咋一看之下竟然有二三十人之多。

而且幾乎每個人,都至少有著內勁實力,當看到看到只有葉飛一人之後,他們頓時信心大增,向其猛然衝去。

那可是六件法器,運氣好能夠搶到一件,對這些人而言就已經是掙到了。

此時葉家莊園外,朱紅一陣搖頭苦笑,也是同時悄悄潛入了其內。

琉璃淚:帝王癡愛 當她進入莊園后,四周空氣中異常的氣息,頓時引起了她的警覺,使得她猛然停住身形,抬頭望向半空之中的葉飛。

「這架勢,他難道是在布置陣法?」朱紅見識也是極廣,很快便是發現莊園內靈氣的異常。

「這葉飛不到二十,一身宗師實力本就驚人,掌握的道術更是神鬼莫測,沒想到此子竟然還會陣法!」朱紅心中暗驚,目光落在屋頂的葉飛身上,臉上的表情忍不住有些變幻不定。

就在她驚嘆之時,闖入莊園內的那些武道中人,同時一窩蜂地一躍而起,沖向了屋頂的葉飛。

「不要過去!」朱紅身子一顫,下意識地開喊道。

只是她的聲音,在瞬間就被周圍嘈雜的怒吼聲淹沒,面的法器與武道追殺令的誘惑,這些人此刻已經有些失去理智。

葉家莊園的屋頂山,一位首先趕到內勁強者,站在了葉飛的跟前三丈開外。

「你就是葉飛,看你年紀不大,能夠引起武道界這般轟動,足以含笑九泉了。」此人面露輕蔑之色,同時冷笑一聲。

葉飛的實力,武道追殺令上注備的是內勁巔峰,而且每個與葉飛交手的武道中人,幾乎是沒有一人保住性命。

正是因為這種情況,使得消息無法傳出,對於葉飛的實力,也唯有一些與他關係匪淺的人,才真正知曉。

這次為了武道追殺令而來的人,幾乎也都是認為,這葉飛僅僅只是內勁武者而已。

「你身上可有法器?」葉飛嘴角露出輕笑,抬頭掃向眼前之人。

此人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忍不住微微一愣,似乎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

只是還沒等他再次開口,只感覺全身被一股巨力籠罩,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

「你…」這位內勁強者,此時面色大變,眼中露出了驚恐之色。

葉飛目光陡然一閃,眼中寒芒乍現,只見那位最先踏入屋頂的內勁強者,整個人爆開化作一道血霧,眨眼間被周圍的靈氣所吸收。

「看來是沒有…」葉飛輕輕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

嗜靈陣儘管還沒完成,但六件法器已經就位,屋頂周圍的靈氣早已被葉飛煉化了大半,擊殺這些實力只有內勁的武道中人,不費吹灰之力。

剛才還來勢洶洶的眾人,此刻見到這一幕,都是忍不住都倒吸一口涼氣,只感到一陣頭皮發麻。

「秒殺內勁強者,他怕是已經到了半步化境!」四周的人群中,一位反應較快之人,此刻忍不住大聲開口道。

他說完之後,身子也是不自覺地向後退了兩步,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到了這個時候,這些人才逐漸反應過來,難怪這葉飛敢無懼武道追殺令,此子這般年輕就有如此實力,他確實有自傲的資本。

「半步化境而已,我們人多一起上,難道還怕了這小子不成!」眾人中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此刻衝出了人群大喝一聲。

原本停下腳步的眾人,見此情景也都暗自點頭,先不說能不能擊殺那葉飛,只要搶奪一件法器就不虧。

「一起去上,那就一起死吧。」葉飛臉上的冷漠之色,頓時濃郁了幾分。

他說完之後,幾乎沒有過多的猶豫,抬手向著周身的法器各自打出一道符文法訣。

緊接著葉飛從盤坐中站起身來,身上的真元全部爆發,屬於化境宗師獨有的罡氣,也是在這一刻,展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怎…怎可能,他是化境宗師?」

「我特么是瘋了么,想在要搶奪一位宗師的法器…」

「該死的吳家,這次要是逃過一劫,勞資勢必與吳家勢不兩立!」

在葉飛罡氣爆發的同時,四周的眾人一陣面面相覷,再次猛然停住身形,各自的臉上都是露出愕然之色。

誰也沒有想到,眼前這位年輕人,竟然有著化境宗師的實力。

如此同時,葉家莊園中央屋頂,其上方的天空之中,一道耀眼的金色屏障,以葉飛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包裹而去。

這道屏障之內,隱約可見細微的血絲流動,如同人的經脈一般,看上顯得詭異至極。

「嗜靈。」葉飛低喝一聲,全身的真元,大部分全部融入了陣法之中。

那半空中金色屏障,隨即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向著四周蔓延開來,但凡被其籠罩人,全部化作一道血氣,被陣法吸收殆盡。

這種驚世駭俗的手段,此時莊園內的這武道中人,可謂是平生未見。

在葉飛全身罡氣爆發的那一瞬,這些人便都是如同瘋了一般,用盡一切手段,向著後方迅速退去。

「以他性子,估計不會放過這些人。」莊園內的朱紅,見此情景忍不住暗嘆一聲,身形隨即退出了門外。

她本就站在眾人身後,而且並沒有與那些人一樣,衝進屋頂上的葉飛,以至於很輕易地就退了出來。

當朱紅退出莊園后,半空之中的那道金色的屏障,便是已然覆蓋了整個莊園,而那些武道中人,竟沒有一人能夠逃出。

「朱紅小姐,若是有事找葉某,還請明天再來,今天莊園內有些繁忙。」一道聲音忽然傳出,在朱紅的耳邊回蕩。

莊園門前的朱紅,此時綉眉微皺,低哼一聲后,便是直接轉身離去。

園內的葉飛,此時站在中央屋頂之上,掃了門前的方向一眼后,淡笑著搖了搖頭。

他今天確實沒時間,光是嗜靈陣的布置,至少也需要他一直保持目前的狀態,經過一夜的時間,才能夠勉強完成。

「這朱紅身份特殊,不知道一直呆在江東有什麼目的…」葉飛低語一聲,搖頭先將此事拋在腦後。

只見他再次盤膝而坐,同時掏出一個玉瓶,從其內倒出了一顆變色的丹藥。

「養靈丹,在配合此陣成型時的靈壓,應該能讓實力有所精進。」葉飛目光微閃,沒有多少猶豫,便是直接將此丹吞入腹中。

丹藥化作靈力,瞬間充實了葉飛的全身,天空中的嗜靈陣,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地凝聚靈氣融他的體內。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一夜過去…

第二天清晨,葉家莊園的中央屋頂,葉飛緩緩地睜開微閉的雙眸,眼中閃過一道凜冽的精光。

半空之中,那道原本可見的金色屏障,此時已經全部隱匿與空氣之中,整個莊園的靈氣,比起外界不止是提升了一個檔次。

此時的莊園的西北角,楊武剛剛周處房間,便是被四周的情景驚呆。

他在住進葉家之後,也經歷過幾次武道中人的闖入,但每次都被葉飛輕聲解決,以至於昨晚動靜他雖然有所察覺,但並沒有過多的關注。

而此時空氣中蘊含的濃郁靈氣,竟是讓他體內許久未曾長進的真氣,似乎忽然間精進了不少。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陣法!」楊武內心驚駭,同時也是抬頭髮現了,此刻還站在前方屋頂的葉飛。

他長這麼,也是第一次見識到真正的陣法,此刻望向葉飛的目光中,也是忍不住露出敬佩之色。

「跟隨此子,或許是我楊武的一場造化,若是能在有生之年,踏入化境之列…」楊武抬頭望向半空,目光中不禁多了幾分狂熱。

中央屋頂的葉飛,此刻也是發現了楊武的身影,向其點了點頭后,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半空。

如今這葉家莊園周圍,嗜靈陣算是勉強完成,剩下的只需要經過歲月的流逝,只要吸收夠充足的靈氣,陣法內便會自成一體。

經過一夜的靈氣轉化與修鍊,現在的葉飛需要回到房間,穩固自己的體內的氣息。 江東市,東城明珠大酒店最頂層,有著一間獨立的豪華間,聽說只要住進這裡,幾乎能夠俯視半個江東。

當然每晚所需的價格,自然也是極其昂貴,平時長年處於閑置狀態,這些天卻是一連被人包下數日。

「二叔,您這親自來江東,可是為了那葉家的葉飛?」一位身穿藍襯衫的年輕人,此時走進了這間豪華房間內。

在他的跟前不遠處,那透明的酒店玻璃前,此刻正站著一位身形魁梧的中年男子。

「哼,那小子只是個雜碎,你以為憑他,就能讓吳家發出武道追殺令?」中年男子低哼一聲,語氣中滿是不屑之意。

藍襯衫青年聽聞,臉上面露疑惑之色,似乎對他二叔的話不是很理解。

這些兩人正是淮江吳家之人,他們來到江東,已經快一個星期了,始終沒有任何的舉動,這藍衫青年心中不免有些著急。

「二叔,您的意思是?」藍衫青年忍不住開口問道。

「耀兒,你還是太年輕了,這葉飛的背後絕對不簡單,你另外兩位叔叔下落不明,根據吳家的調查,很有可能以及身亡!」中年男子面露嚴峻之色,轉頭望向身邊之人。

那藍衫青年一聽這話,身形也是忍不住一顫,一臉的驚駭之色。

身為吳家之人,他那二位叔叔的實力,這位青年自然是極其清楚,能夠在吳家無法察覺的情況下,斬殺兩位武道宗師,這股力量有豈會簡單?

「那葉飛死不足惜,只是你最近可曾發現,那葉家莊園周圍,有什麼其她人出沒?」中年男子目光炯炯,聲音也低沉了許多。

「你是說,那位紅衣女子?」藍衫青年立刻反應過來,連忙開口問道。

和護士姐姐同居 憑藉吳家的實力,發現朱紅並非難事,此女的身份這位藍衫青年,卻是一直沒有調查清楚。

中年男子微微點頭,隨即再次開口道:「耀兒,你記清楚!武道中人雖然強勢,但在華夏也有著相應的管理制度,這個女人我吳家惹不起。」

藍衫青年目光一閃,也是在瞬間明白了自己二叔的話語,只是臉上卻還是露出的不甘之色。

「可是二叔,這件事情,難道我吳家就只能忍氣吞聲?」吳耀面色有些凝固,忍不住怒聲道。

中年男子冷笑一聲,若是選擇忍氣吞聲,他也不會親自來到江東。

如果有這絕對的理由,就算是那個組織,拿他吳家也沒有辦法,只要廢了那葉飛,一切都會浮出水面。

「耀兒,你派人發一封武道挑戰書,送到葉家莊園!」中年男子面露冷笑,低聲開口說道。

先有武道追殺令,隨後在發出挑戰書,可謂是合情合理。

斗羅大陸之陰陽裁決 如果他吳家直接對葉飛出手,那個組織一定會插手干涉,但這武道挑戰書發出,把所有的事情都抬到明面上,吳家自然就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很明顯對於葉飛的實力,這位吳家二叔,似乎從來沒有放在心上過。

「是,侄兒這就去辦。」吳耀並非愚笨之人,也是很快明白了自己二叔的意思。

時間過去半天,這天正午十分,葉飛忽然從房間內走出,此時他體內的氣息已經平復。

走出房間后,葉飛抬頭望向莊園門外的方向,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此時的葉家莊園外,朱紅的不知何時來此,此刻正擋在葉家門前,她的前方,站著幾位實力不俗的武道中人。

「小姑娘,你最好讓開,不然可別怪我們不客氣!」那幾位武道中人,將目光,同時落在了朱紅身上,怒聲開口喝道。

很明顯這些人,與之前的那些武道中人一樣,都是為了武道追殺令而來。

「你們不是葉飛的對手,現在離開這裡還能活命。」朱紅臉上的表情平靜,掃了幾人一眼開口道。

如今的情況,她不得不從出手干涉,武道中人死傷太多,終究不是什麼好事。

「哈哈…哈哈,一個內勁的小娃娃,能有多大能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