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你…你怎麼來到這裡?」龍飛雲吃驚的道。

「我聽說這裡曾經是神龍天尊出生的地方,所以就過來看一看!」靈靈微笑著道。

「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龍飛雲聽靈靈說到神龍天尊,他突然激動的大叫著道。

「你明白什麼?」靈靈連忙問道。

「龍脈!龍圖騰!龍血!九轉神龍決!原來一切都是真的!」龍飛雲躺在地上看著東方自言自語的道。

「你說的這些東西在哪裡?」靈靈焦急的問道。

「父親!你…你..你錯了!我們..不..不應該,離開..離開..離開家家鄉啊!」龍飛雲吃力的說完,看著東方,一動不動的躺在了地上。

「你快說!龍脈!龍圖騰!龍血!九轉神龍決!到底在哪裡?」靈靈從地上抓起已經沒有氣息的龍飛雲大叫著道。

「靈靈!快過來幫我!」這個時候金清石焦急的聲音傳了過來。

靈靈聽到金清石喊聲立即將龍飛雲的屍體收進九幽戒里,然後向著別墅的方向沖了過去。

「姓金的!現在是不是開始頭暈了啊? 農門美人梟 如果你再不服用我的獨門解藥,恐怕只有死路一條了!」唐楚穆冷笑著道。

「要死我也帶著你!反風滅火!」金清石說完用力咬了一下自已的舌尖,劇痛讓他再一次清晰清醒過來,他大吼一聲,向著唐楚穆撲了過去!

「又來這一招!」唐楚穆連忙一邊向遠處逃著,一邊向後射出大把大把的暗器。

「死!」突然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唐楚穆身前,緊接著一道綠光迎頭向著唐楚穆劈了過去。

剛剛發出一把暗器的唐楚穆,看到綠光迎頭劈來,他連忙使出千斤墜,身體迅速向著下方墜去。

唐楚穆的速度雖然很快,可是綠光的速度更快!

「啊!」綠光瞬間來到了唐楚穆的頭頂上,唐楚穆驚恐的大叫一聲,左手迅速向著綠光抓去。

「咔嚓」一聲!綠光劈開唐楚穆的黑色手套,直接將他的半隻手掌切了下來!

「啊!……」唐楚穆慘叫著落到了地下,右手從腰間的皮口袋裡剛剛抓出一把黑色的圓球,正准向頭頂上的靈靈扔去,突然一道黑色的旋風從背後沖了過來!

「噗噗噗……….」

「啊!…………..」

唐楚穆大聲慘叫過後,一動不動的站在原地,他的全身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血痕!

「靈..靈!要…要抓活的!」金清石吃力的說完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哥哥!」靈靈馬上抱起倒在地上的金清石焦急的大叫著。

「抓!…抓!…..」金清石說完頭一歪暈了過去。

「哥哥!你一定要堅持住!」靈靈說完將金清石往九幽戒里一收,立即向著袁天鋼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

「嘩啦」一聲!瞪著眼睛站在那裡的唐楚穆,身體突然一下子塌了下去,如果不是有顆完整的腦袋,沒有人會知道這些肉塊會是人肉!

靈靈雙眼噴著怒火,緊咬著牙關,全力向前追趕著! 五鍾后,靈靈追到了香山腳下,看著密密麻麻的大樹,她馬上大吼一聲:「出來!」

十個築基中期的影冥衛立即出現在了靈靈的身前。

「拜見主人!」十個人影冥衛馬上單膝跪地雙手抱拳大聲的喊道。

「你們去樹林里把一個高高175,身材魁梧,穿著一身黑衣,手裡拿著一把長刀的人給我抓回來!如果他敢反抗,就廢了他的丹田!」靈靈冷冷的道。

「是!」十個影冥衛大聲的回答完,立即飛身向著密林里沖了過去。

袁天鋼神色緊張的一邊回頭看著,一邊在密林里快速的向前飛奔著。

靈靈將昏迷不醒的金清石從九幽戒里放出來,然後將雙手按在他的後背上,滾滾靈力從靈靈的雙手灌進了金清石的身體里,可是靈靈的靈力剛剛進入到金清石的身體里,金清石丹田裡的九龍真氣立即從丹田裡沖了出來,這次可不是吞噬,而狠狠的撞了過去。

「砰」的一聲!靈靈按在金清石後背雙手頓時被撞開!

「哇!」而毫無防備的靈靈,立即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哥哥!你快醒醒啊!我現在該怎麼辦啊!」靈靈抱著金清石痛哭著道。

「他在那!快攔住他!」 撞個帥哥做老公 這個時候,在密林響起了影冥衛的大吼聲!

「噹噹當……….」每過一會,密林林響了激烈的兵器碰撞聲!

「你..你..你們是什麼人?」袁天鋼看著舉著黑色長刀,穿著一身黑色盔甲的,將他團團包圍的十個築基中期的高手,他吃驚的道。

「我們的主人要見你!如果你敢反抗,我們就廢了你的丹田!」一個影冥衛冷冷的道。

「你..你..你們別逼我!要不然我就自爆!」袁天鋼驚恐的大叫著道。

「龍飛雲也說過這樣的話!不過他死了!如果不是我哥哥要活的!我現在就將你千刀萬剮了!」這個時候靈靈抱著金清石出現在了袁天鋼的身前。

「龍飛雲!他他他死了?」袁天鋼吃驚的道。

「死了!我現了數三個數,如果你還不投降,我馬上殺了你!」靈靈冷冷的說完馬上喊道:「一!二!」

「我投降!我投降!」袁天鋼馬上扔掉手中的長刀,然後舉起雙手道。

「帶他走!」靈靈冷冷的說完,抱著金清石立即向著別墅的方向衝去。

「是!」四個影冥衛立即撲過去,抓住袁天鋼的雙手和雙腳,抬著他向著靈靈追了過去。

這個時候,幾十個警察正圍著8號別墅緊張的忙碌著,一個三級警監看著塑料袋裡的一塊塊碎肉和那顆瞪著眼睛的腦袋,他皺著眉頭道:「這些都是人肉嗎?怎麼跟切好的豬肉一樣呢?」

「局長!如果不是上面還有顆腦袋,我們也不敢相信這是人肉!看來這個兇手不是殺豬的就是醫生!要不然絕對不會有這麼好好刀功!」一個二級警督認真的道。

「你是不是剛到啊?」那個局長看了一眼二級警督,然後冷冷的問道。

「剛剛跟幾個戰友在吃飯,接到電話馬上就趕過來了!」那個二級督察連忙說道。

「難怪!那你先去問完目擊證人後,再回來放炮!」局長瞪著眼睛道。

「是!」二級警督馬上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向著別墅外面跑了出去。

三分鐘后,那個二級警督衝到局長身前,焦急的道:「局長!這..這…這是我們總教官的家啊!我要馬上去找教官!」

「這裡不但是你總教官的家,而且還是沈雅沈局長的家!我已經向市局、武警總隊彙報了這件事情!我想市局和武警的人馬上就要過來了!你帶著手下現在就進山搜查,等武警和支援的幹警一到,我馬上派他們去支援你們!」局長嚴肅的道。

「是!」二級警督說完馬上向著不遠處一些穿著便衣的人大吼著道:「所有人馬上跟我進山!」

「是!」一個個隊員立即向著警車跑去。

「你們馬上離開這裡!」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十多道人影落到了院子里,一個少女冷冷的道。

「你是什麼人?」局長馬上拔出手槍大聲吼道。

「放下武器!」幾十個警察馬上拔手槍,向著十名影冥衛大吼著道。

「別開槍!別開槍!那個女孩懷裡的人就是金將軍!」這個時候衝過來的那個二級警督在看到到靈靈的懷裡的金清石后,馬上焦急大吼著道。

「你沒錯?」局長緊張的道。

「局長!他可是我的總教官!我怎麼可能會看錯呢!現在總教官被綁架了!我要馬上通知我的兄弟們!」二級警督焦急的說完,馬上拿出手機開始不斷的打著電話。

那個局長也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沈雅的電話。

「老付!你是不是在我家裡?我家裡的情況怎麼樣?」電話一接通,沈雅的焦急的聲音立即傳了過來。

「沈局!我們在這裡發現了一具被剁成肉塊的屍體,而且金將軍被人劫持了!你最好馬上派軍隊的高手過來!」那個姓付的局長急著道。

「什麼啊?他被綁架了?這怎麼可能呢?」沈雅吃驚的道。

「是真的被綁架了!金清石現在就被一個女孩抱著!而且她還帶著十個穿著古代盔甲的人,那些人手裡還抓了一個人!」付局長急著道。

「你馬上把電話給那個女孩!」沈雅馬上說道。

「啊?你說什麼?」付局長以為自已聽錯了,他馬上問道。

「我讓你馬上把手機給那個女孩!」沈雅大吼著道。

「好好好!我這就給她!」付局長連忙點頭道。

付局長看了一眼周圍,然後硬著頭皮向著靈靈走了過去。

「我不是讓你們滾出去嗎?你還過來幹什麼?」靈靈皺著眉頭道。

「這裡的主人讓你聽電話!」付局顫抖著將手機遞了過去。

「電話拿過來!」靈靈向著身邊的一個影冥衛命令道。

「是!主人!」那個影冥衛走到付局長的身前,一把奪過手機回到了靈靈的身邊。

「你是誰?」靈靈皺著眉頭問道。 「我是金清石的姐姐沈雅!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答應你!只求你不要傷害金清石」沈雅焦急的道。

「你是沈雅?我是靈靈啊!哥哥中了毒,現在很危險!」靈靈急著道。

「啊?你是靈靈?你哥哥怎麼會中毒呢?」沈雅連忙問道。

「我們剛到家,就有三個築基期的高手要殺我們,我們雖然殺了兩個、活捉了一個,可是哥哥卻中了毒!」靈靈急著道。

「中了什麼毒?有沒有找到解藥?」沈雅焦急的問道。

「我問一下!」靈靈說完回頭向著袁天鋼冷冷的問道:「我哥哥中了什麼毒?下毒人叫什麼名字?」

「叫七彩妖姬!下毒的是唐家的唐楚穆!他身上一定有解藥!」 邪王的神醫寵妃 袁天鋼連忙回答道。

「啊!我怎麼沒有想到呢?」靈靈說完立即抱著金清石向著別墅外邊沖了過去。

十個影冥衛馬上跟了上去。

一條條人影眨眼間就全部消失了,付局長和所有警察全部目瞪口呆的楞在了那裡。

二個警察正在金清石殺死唐楚穆的地方拉著警戒線,突然一道人影從空中落到了警戒線里。

「什麼人?」兩個警察馬上拔出手槍大吼著道。

「屍體在哪裡?趕緊給我交出來!否則我滅你滿門!」靈靈看著地下除了一大片鮮血,連一塊碎肉都不見了,她馬上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你找屍體?你是他的家屬嗎?」一個四十多歲的警察皺著眉頭道。

「少廢話!快把屍體交出來!」靈靈大吼著道。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過屍體是證物,等破了案才能交給你們!」那個警察搖了搖頭道。

「把他們抓起來!」靈靈大吼著道。

「是!」兩個影冥衛立即向著兩個警察撲了過去。

「站….」兩個警察剛說了一個站字,手中六四式手槍就被影冥衛奪了過去,緊接著一隻大手扣在了他們的喉嚨上!

「快說!屍體在哪裡?」靈靈大吼著道。

「屍體..屍體被法醫拿走了!現在應該在別墅那邊!」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警察,驚恐的回答道。

靈靈聽到屍體在別墅那裡,她馬上向著別墅沖了回來。

「屍體在哪裡?」靈靈一回到別墅立即大吼著道。

「在這裡!在這裡!所有的東西都在這裡!」付局長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證物箱連忙回答道。

靈靈馬上衝到證物箱的跟前,將金清石輕輕的放到地下,然後迅速將箱子里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

靈靈在一堆瓶瓶罐罐中快速的尋找著,到拿起一個黃色的瓷瓶,看到上面寫著七彩妖姬解藥的時候,她連忙打開瓶子,從裡面倒出一粒黑色的藥丸,然後走到袁天鋼的身邊,捏開他的嘴巴,把藥丸塞進了他的嘴裡。

「有沒有毒?」二分鐘后,靈靈向著一臉驚恐的袁天鋼冷冷的問道。

「沒毒!沒毒!」袁天鋼連忙搖著頭道。

靈靈馬上又倒出一粒黑色藥丸,輕輕的掰開金清石的嘴巴,然後把藥丸放了進去。

「石頭!石頭!」這個時候,小志一邊大叫著一邊沖了進來。

「局長好!」付局看到小志,連忙迎上來敬禮道。

「我兄弟怎麼樣了?」小志急著道。

「報告局長!金將軍中了毒,剛剛服下了解藥!」付局立即大聲的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小志一邊說著一邊衝到金清石的身邊,看著雙目緊閉,臉色烏黑的金清石,眼淚馬上涌了出來,他抓著金清石的左手,哽咽著道:「石頭!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叫兄弟們可怎麼活啊!」

「石頭!石頭!………」這個時候,奎奎帶著阿依蓮、麻垢金穿過警戒線,一邊焦急的大叫著一邊沖了過來。

「麻老!你快過來!石頭中毒了!」小志聽到奎奎的喊聲,他連忙大叫著道。

「石頭中了什麼毒?」麻垢金衝過來,看到臉色烏黑的金清石,他連忙問道

「我哥中了唐家的一種叫七彩妖姬的毒,這是我在那個人身上找到的解藥!」靈靈將手裡的黃色的瓷瓶遞給了麻垢金。

麻垢金連忙倒出一粒黑色藥丸,先是聞了聞,然後用舌頭舔了舔后,向著靈靈點了點頭道:「這應該是解藥!因為這裡面最少有三種藥材是解毒的!」

「那我哥哥什麼時候能醒過來?」靈靈聽到是解藥,她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道。

「這可不好說!看石頭情況,應該中毒很深,我估計沒有那麼快醒過來!」麻垢金搖了搖頭道。

「石頭是怎麼中毒的?」奎奎瞪著眼睛道。

「是唐家的唐楚穆!她已經被我哥給殺了!」靈靈指著用白色袋子裝的一塊塊人肉道。

「唐楚穆?那不是剛剛任命的武警總部的參謀長助理?」奎奎吃驚的道。

「還有這個人!哥哥如果不是讓我抓活的!我就將他千刀萬剮了!」靈靈指著被抓著雙手和雙腳的袁天鋼咬牙切齒的道。

「快說!你叫什麼名字?是誰派你過來的?」奎奎馬上拔出手槍,將槍口指著袁天鋼腦門大聲的吼道。

「別拿這個東西指著我!這東西對我沒有用!而且我又不是被你抓的,憑什麼我要告訴你?」袁天鋼冷笑著道。

「他媽的!你還敢頂嘴?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奎奎大吼著道。

「他是築基中期的高手!你的手槍對他跟本沒有用!還是我來吧!」靈靈說完站起身來,走到袁天鋼身邊將幽靈劍對準他的丹田,然後冷笑著道:「這把劍對你有用嗎?」

「有有有!」袁天鋼連忙點著頭道。

「你是袁家的人吧?叫什麼名字?怎麼知道我哥哥會來到這裡?」靈靈冷冷的問道。

「我是袁家的袁天鋼!我們並不知道你們會回來,原本是過來抓金清石的師父,然後逼他露面,可是剛到這裡就看到你們過來了,所以我們就直接動手了!」袁天鋼連忙回答道。

「這們竟然想綁架我師父?老子今天絕對不會放過你!」奎奎聽到袁天鋼說竟然是來綁架師父的,他先是一驚,緊接著怒火中燒的大吼著道。 「啊!……」這個時候,趟地上的金清石突然發出一聲呻吟聲。

「石頭!石頭!我是小志!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小志連忙大叫著道。

「扶..扶..扶我進去!」金清石閉著眼睛吃力的說道。

「好好好!我馬上抱你進去!」小志說完,馬上向著奎奎大叫著道:「奎奎!石頭讓我們送他回屋!這個人等石頭醒了再好好收拾他!」

「石頭醒了?」奎奎衝過來激動的道。

「嗯!趕緊把石頭抬進去!」小志點了點頭道。

小志和奎奎輕輕的抱起金清石向著別墅里走去,而靈靈和十個影冥衛立即跟了上來。

小志和奎奎把金清石抬到了三樓的卧室里,然後小志向著奎奎使了一個眼色,奎奎馬上向著大家道:「讓石頭好好休息一下,大家都出去等吧!」

「我不出去!我要在這裡陪著哥哥!」靈靈馬上搖了搖頭道。

「你是靈靈吧?沒想到你竟然是一個大姑娘!你哥還騙我你是一個幾歲的小孩子呢!」奎奎微笑著道。

「我知道你是奎奎哥!可是我現在沒心情跟你說這些!」靈靈皺著眉頭道。

「我想跟你說,我們要給你哥哥清洗一下身體和換一下衣服!你在這裡也不方便啊!」奎奎苦笑著道。

「那..那..那你們快點!」靈靈聽奎奎這麼說,她不情願的點了點頭道。

靈靈和阿依蓮、麻垢金在樓下的大廳里焦急的等待著。

金清石在大家走了以後,慢慢的睜開眼睛,然後向著小志和奎奎吃力的道:「師父!師父!在..在空間里很安全!我現在就..就去找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