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你們古代人玩的這麼開的?」林逸一聽,眼睛微微一瞪,有些詫異的尖叫道。

楚紅小臉一紅,冷哼道:「有些東西是天生的好不好,難道你以為我們就比你們現代人笨很多嗎?」

「呵呵,不不,我可不敢這麼想,既然小紅你懂得這麼多,不如抽時間跟主人我講解一二啊?也好提升一下主人我的戰鬥力呢?」林逸壞笑道。

「呵呵,你的戰鬥力還需要提升?難道你想弄出人命?」

楚紅眼睛一翻,傲慢不屑的冷哼道。

「冰冰,小九,挑好了沒有?」

一名穿著白色襯衣,黑色西褲,頭髮梳頭的油光發亮的男子,從外面走了進來,看著兩名女人問道。

「哎呀,陸公子,您別催嘛!」

總裁舊愛惹新婚 「就是,一天天的猴急猴急的,我們總要挑選合適一點的,讓您看著舒心啊?」

冰冰跟小九一聽,頓時從那尖酸刻薄的樣子,變得溫柔體貼起來,那粘人勁兒,都恨不得要倒在陸豐的身上一般。

「哈哈,好好,不著……急,好美啊!」

話說道一半的時候,陸豐的目光落在了千葉子的身上,那是再也無法移動開來了。

陸豐作為一名標準的富二代,他見過不少美女,甚至一些影視明星他也見過。

可他卻從沒有見過一個如千葉子這般,單純,可愛,又杏乾的女人。

「那個,你好,我叫陸豐,可以交個朋友嘛?對了,我是陸南交通公司的經理。」

陸豐急忙上前,看著千葉子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什麼?我的天啊!陸公子你可是瞞的我們好苦啊?」

冰冰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臉欣喜的尖叫了起來。

陸南交通公司的業務可謂是遍布整個華中省,絕對是最名副其實的豪門。

「我去!陸公子您這實在太壞了,不行,我今天要買這裡的鎮店之寶!」

小九一聽,也撅著嘴巴不滿的抱怨道。

如果兩人知道陸豐竟然是陸南交通公司的經理,怎麼可能會簡單的在這裡購買呢?怕是早就去更加奢華的地方了。

要知道這陸豐雖然看起來彬彬有禮,可卻是整個中江市極為難伺候的幾位老闆之一,一次下來,兩人簡直要脫一層皮。

如果不是價格給的還算是合理,怕是根本無人敢做他的生意。

「哈哈,好好,隨便挑選,我來買單就行了,你們應該清楚,我陸南公司不差錢。」

陸豐自信滿滿的笑道,隨後看著根本沒有理會他的千葉子笑道:「別不好意思,你手裡的這件衣服我送給你了,另外我給你二十萬,陪我吃飯如何?」

「什麼?二十萬?」

冰冰跟小九一聽,那眼睛瞪的彷彿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跳出來一般,一臉激動的鎖定了陸豐。

要知道她們兩個人加起來,陸豐也才答應給十萬啊!

千葉子眉頭微微一皺,那如雞蛋白一樣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憤怒,盯著陸豐冷冷的說道:「我的主人自然會給我買,不需要你送!」

隨後,千葉子便急忙走到了林逸面前,面色溫柔了一分,弱弱的問道:「那我就買這一件了啊?」

「嗯,你喜歡就好了。」林逸說完,抬頭看向了營業員笑道:「麻煩幫忙打包!」

「好的,先生!」

營業員一臉激動的笑道。

鋼鐵燃魂 可陸豐一聽,卻眉頭不禁微微一皺,盯著林逸上下打量了一翻之後,才冷冷的笑道:「兄弟,這可不是裝逼的時候啊!我看你身上這一套衣服,應該不會超過兩百塊錢吧?」

「什麼?全身衣服不會超過兩百塊錢?」

正拿著紫色斗篷裝,準備去打包的營業員一聽,頓時眉頭一皺,停下了腳步,目光不解的看向了林逸。

「呵呵,還別說,你這眼力勁兒還真不行!」林逸傲慢一笑。

營業員聞言,悄悄的鬆了一口氣,便邁開鎂腿準備去打包。

「我這一套一共花了兩百二十塊!」林逸笑道。

這句話瞬間就把營業員打敗了。

兩百二十塊,很多嘛?

至於這麼傲嬌?

你要知道,現在你讓我打包的可是價值八萬塊的義大利名師手工,限量版的衣服啊!

陸豐愣住了,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上前走到林逸的旁邊,拍著林逸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對不起,對不起,兄弟,是我眼拙,是我眼拙了,實在沒有穿過這麼便宜的衣服,所以一時間沒有估算好,我道歉,對了,你知道你女朋友看上的那件衣服多少錢嗎?」

林逸扭頭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無動於衷的營業員,咧嘴笑道:「不知道,不過貌似也沒有知道的必要。」 「呵呵,這丫的讓你給牛的,還沒有必要知道,對對,的確沒有必要知道,反正你也買不起。」

陸豐說完,上前一步就從營業員的手中搶走了那件紫色的斗篷,隨後把價格牌高高的放在了林逸的面前,傲慢的笑道:「八萬,看到了嗎?這衣服也是你能買的?你一年怕是都賺不到這麼多吧?」

「混蛋,你怎麼跟我主人說話的?難道想死嘛?」千葉子一看,陸豐這樣一個普通人,竟然敢呵斥林逸,不禁火冒三丈。

林逸不單單是她的主人,更是天榜第一的可怕存在。

憑藉一己之力,殺的整個島國都顫慄的可怕存在。

強者不可辱,這可不是說說而已,在島國,這種風氣尤為嚴重。

林逸,自然是數一數二的強者,豈能允許陸豐這樣一個普通人招惹他?

「主人?哎吆,小丫頭,沒看出來啊!兩位玩兒的還挺大啊!哈哈!不過這個我也喜歡,美女,他出多少錢,我出雙倍的。」

陸豐咧嘴,一臉銀盪的盯著千葉子壞笑道。

「如果你喜歡的話,麻煩以後早一點!」林逸說完,大手一探,輕鬆從陸豐的手中拿走了紫色小斗篷,遞給了在一旁發獃的營業員笑道:「打包!」

「啊!哦,好的,不知道先生是要刷卡還是現金呢?」營業員接過紫色小斗篷,隨口問道。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營業員,還真管不了林逸跟陸豐之間的事情,反正,只要有人給錢就行了。

「刷卡吧!」林逸咧嘴一笑,從自己身上掏出了一張銀行卡,遞給了營業員。

「等等,這件衣服本少貌似也沒說不要吧?要說先來後到,我這兩個女朋友可是比你們先來的吧?」陸豐見林逸竟然敢不鳥他,頓時來氣了,盯著林逸冷冷的質問道。

「打包!」

林逸眸光平靜,看著營業員再度說道,可就是這麼一句普普通通的話,卻讓營業員有種無法抗拒的感覺,心頭一顫,轉身就去打包了。

陸豐怒了,這是擺明不給他面子了,當即上前一把從對方的手中搶走了那件紫色斗篷裝,隨後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營業員的臉上,臭罵道:「你他瑪德,真是瞎了你的狗眼,知不知道老子可是你們這裡的VIP,曾經受到你們首席設計設邀請,去過義大利的?」

「對不起,對不起。」

營業員捂著自己的臉,緊張,惶恐的看著陸豐賠禮道。

今年去義大利的客人整個華夏就挑選了三個,那可都是身價億萬的恐怖土豪,最重要的是能夠去義大利的可都是GJK最尊貴的客人。

如果得罪了陸豐的話,她的這份工作怕是都有可能保不住。

「陸豐公子,實在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我們現在就給你打包!」

一名穿著職業裝,不管是氣質,還是身材,明顯都要更上一層樓的中年女人,踩著杏乾的高跟鞋,急匆匆的走了上來,看著陸豐討好的笑道。

「吆喝,三姐,您在呢,我還以為不在呢,怎麼現在GJK的檔次這麼低了?什麼人都能夠進來?」陸豐晃動著肩膀,用眼角的餘光不屑的看向了林逸,冷冷的問道。

「呵呵,陸少您說笑了,咱們GJK的設計總監,可是義大利最出名的幾個之一,您今年不也去看過了嘛?檔次你放心,絕對有的。」

三姐說完,急忙走到了林逸面前,頤氣指使的說道:「這位先生,這裡是奢侈品裝賣店,還請您二位去隔壁看看。」

「奢侈品?我去!你確定這就算奢侈品了?」千葉子一聽,都忍不住笑起來了。

島國號稱是亞洲四小龍之一,經濟實力一直非常恐怖,她又是島國的小公主,陸豐在她面前說這個是奢侈品,還真有點關公面前舞大刀的感覺。

「怎麼?找了這麼一個窮小子,是不是一聽到奢侈品就害怕了啊?」

「咯咯,你放心好了,你男朋友買不起,陸少買的起啊!」

冰冰跟小九在一旁,揶揄道。

兩人也不傻,想要從陸豐這裡拿到錢當然是要讓陸豐開心了。

反正她們又不是陸豐的媳婦兒,陸豐有幾個女人她們還真管不著,只要自己能夠撈到足夠多的好處就行了。

果然。

兩人這話一出口,陸豐就笑了。

「那個小美女,到了哥哥我這種地步啊!錢還真不算是什麼東西了,怎麼樣?要嘛成為我的女朋友,東西我送給你,再給你包個二十萬的紅包,要嘛,你就跟你的窮鬼男朋友一起滾出去!」

陸豐咧嘴壞笑道。

「我就算是找一隻狗,也不會找你當我男朋友的,土包子!」千葉子對著陸豐不滿的努了努鼻子,而後氣沖沖的拉著林逸的胳膊說道:「主人,我們走。」

「你既然喜歡,這件衣服他還就是你的了。」林逸了呵呵的說道,不過笑容之中卻帶著一絲冷漠。

東西是千葉子先看上的,也是他們先決定買單的,如今更是千葉子喜歡的,他林逸如何能不送呢?

陸豐一聽,自己在說出了背景之後,林逸竟然還敢這麼囂張,頓時就怒了,冷冷的笑道:「好啊!我今天倒要看看,這衣服你怎麼拿走!」

「這位先生,衣服我已經決定賣給陸少了。」三姐也上前一步,看著林逸一臉冷漠的說道。

「你決定?你算個什麼東西?」林逸傲慢的冷哼一聲,便準備掏出自己的手機,叫陳天行過來把事情給解決了。

如果陸豐等人態度好,而且真的比較喜歡這件衣服,好好跟他林逸說,沒問題,可以讓給對方。

可現在仗勢欺人

在中江市,在他林逸面前玩兒仗勢欺人?

「卡爾先生,您慢點。」

庄雪恭敬的說道,雖然在醫院的檢查已經出來了,可是到現在她依舊還是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

那麼嚴重的心臟病,怎麼就能夠被一個華夏人給治好了呢?

而且之前,明明是有缺陷的心臟,更是在三個小時內都已經變成正常的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她都懷疑卡爾在騙她了。 「呵呵,我現在簡直是前所未有的好,真是要感謝你們華夏的神仙顯靈啊!」

重生劫:傾城醜妃 卡爾一臉燦爛笑容,激動的說道。

何止庄雪不敢置信啊!便是他這個親自體驗的人到現在依舊還有種在做夢一般的錯覺。

有缺陷的心臟,經過那麼簡單的針灸治療一下之後,竟然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重新生長出來,這簡直就像是神話。

以他的身價跟地位,各種西醫早就看了無數遍,可卻一直沒有辦法解決。

這簡直就成為了絕症。

可,現在,這個絕症竟然好了。

當心臟照片傳到義大利的時候,那邊的人全部都以為他是在開玩笑。

畢竟,卡爾在義大利的名頭實在太恐怖了,雖然沒有辦法跟拉格斐,多娜泰拉·范思哲,馬克·紐森等世界知名的頂級設計師相比。

可在年輕一輩中,卻無人能夠出其左右,甚至已經有媒體把他往老一輩的天才行列中推去。

可以說是如日中天的大師,畢竟涉及這一行,一旦上了年紀之後,很難在精準的把握住未來的走向,可卡爾卻不同,他還很年輕,未來還有很多的可能。

甚至被譽為是最有潛力成為世界級別大師的存在。

他這一生,成就驚人,唯一的遺憾便是自己的心臟,那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根本沒有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現如今,跟隨了他半生的定時炸彈被解除了,他如何能不高興呢?

「卡爾先生?」

正神采飛揚,囂張跋扈的陸豐一看到卡爾,不禁神情一怔,隨後挑釁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便急忙邁開雙腿朝著卡爾走了過去。

他對卡爾來說只是一個尊貴的客人,可是卡爾對他來說卻是一個巨大的跳板,甚至是一個裝比的本錢,能夠參加時裝周,這絕對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

「哦,原來是陸少,歡迎光臨,今天是來看衣服的嗎?」

卡爾看著陸豐開心的笑道。

「哈哈,咱們可是老朋友了,我挑選衣服,當然是要來您這裡了啊?」陸豐握著卡爾的大手,同樣很開心,因為今天卡爾的態度,讓他有些受寵若驚。

要知道,光是卡爾的資產,便能夠跟陸南交通相比了,更不用說,卡爾還是世界著名的設計師。

「我天啊!他,他,他是卡爾,他是卡爾,我在雜誌上見到過他!」

突然,冰冰激動的在原地直跳腳,指著卡爾激動的叫道。

「卡爾?難道就是那個被譽為是世界最有潛力的奢侈品設計大師?」

小九一聽也愣住了,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盯著卡爾尖叫道。

也許林逸這樣的人,不清楚卡爾的來歷跟身份。

可是在一些喜歡追求時尚的女人眼中,卡爾的身份地位,幾乎就等同於林逸在天榜上的地位,是需要讓所有人仰慕的存在。

「呵呵,不好意思卡爾,我的女朋友可是您的忠實粉絲,所以有些失禮了。」陸豐看著卡爾淡淡的笑道。

「不不,很漂亮的兩位女士,非常感謝你們對卡爾的支持!」卡爾紳士的笑道。

「那個,卡爾先生,我們可以跟你拍個照嗎?」

冰冰激動的問道。

「當然,這是我的榮幸!」卡爾欣然接受,笑道。

林逸聽著那有些熟悉的蹩腳中文,不禁有些好奇的轉過身看了過去。

這一看,不禁莞爾一笑。

卡爾也愣住了,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激動跟欣喜之色,隨後掙脫陸豐的大手便急匆匆朝著前方走去。

看著卡爾那激動的樣子,陸豐的唇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淺淺的冷笑,「沒想到這卡爾竟然也這麼喜歡美女,看來,我跟他之間的關係要更進一步了啊!」

冰冰跟小九也是一臉激動之色,沒想到卡爾竟然這麼好說話。

只要今天的拍照流了出去,她們兩個在圈子裡的身份地位那可是要暴漲的,絕對不亞於非常枝頭變鳳凰了。

可下一秒。

兩人卻愣住了。

卡爾就像是一陣風一般,竟然直接從兩人的面前走了過去。

「卡爾,卡爾先生。」

冰冰跟小九焦急的喊道。

陸豐也愣住了。

「哦買噶的,東方的神仙,卡爾真的是很幸運,竟然又遇到您了。」

卡爾彎腰,緊緊的抱著林逸乾淨的大手,就像是一名老僕人一般,恭敬,討好的笑道。

「呵呵,看來你應該知道了自己的情況。」林逸咧嘴淡淡一笑。

卡爾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已經徹底肯定,自己的心臟就是眼前這位東方神仙治好的,那態度不禁越發的尊敬,笑道:「不錯,如果不是去醫院做了檢查,我簡直不敢相信,非常感謝您,以後,卡爾就是您的僕人,不管您有什麼吩咐,卡爾一聽會鼎力相助!」

「什麼?僕人?」

陸豐一聽頓時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隨後急忙上前衝到了卡爾旁邊,焦急的喊道:「卡爾先生,您千萬不要被他騙了,這個世界怎麼可能有神仙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