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老發出了一聲感慨,讚歎著說道:「沒有想到這人居然已經抵達了如此可怕的修為,這種修行的速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之外,這方面已經形成了一花一世界的水準。」

「一花一世界?這是什麼東西?」陸方覺得十分的疑惑,對著天老問道。

「這是他在這一套功法上面不斷的進行修行,有了自己的領悟之後,對,這個世界大道進行的臨摹,只要完成之後,在進行力量上的改變就可以踏出第一步。」

天老帶著一些感慨說道:「你不是一直在問我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跨出第一步嗎?這就是了,這百花手是你的敵人,但是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只要他突破這一步,就會立刻形成非常可怕的實力。」

「靈神期五重對他來說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阻礙,他現在差的只是一點點的突破的想法。」

天老眼眸之中倒映出了百花手的身影,這樣開口說道。

「也就是說想要踏上證道之路,就必須要形成一花一世界?不對,應該是形成一劍一世界,對於我來說,這並不是什麼太難的問題,應該說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隱約之間已經有了一種特別的感觸。

他知道應該怎麼做了,他喃喃的說道,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向著天空之上看了過去,觀看著百花手所施展的招式。

沒有誰比他現在更能感受這百花所施展出來的小世界的影響了,陸方只不過是站在那裡,就感覺自己整個人似乎都受到了一些影響。

花朵在不斷的落下,隱隱約約之間已經向著陸方環繞而來。

他站在那裡,恍惚之間這些花朵在不斷的剝離著陸方的劍氣,一點點瓦解著他的反抗。

就在陸方睜大了自己的眼睛,觀看著這一切的時候,這是下方的這些人,一個個都是發出了驚呼。

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攻擊方式,一個個都是露出了感慨之色。

在他們這些人眼中看來,陸方這次輸定了,他所施展出的招式太弱了,根本就不是百花手的對手。

周圍的人都是在議論著,百花手到底是施展了什麼樣的招式?

而在這些人群之中比較厲害的長老或是內門高手,都向著自己身旁的人解釋了起來。

但他們同時這就是突破靈神期五重的關鍵的時候,一個個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百花手原來不知不覺之間已經突破了這樣的程度,而內門弟子前一百名,才是這樣的水準。 原來百花手早已經有了自己的想法,要在這個過程中拿下內門弟子前一百名的排名。

「哈哈哈哈!」

其中一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突然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這化龍山的陸方簡直就是以卵擊石,難道他真的以為自己是什麼人物了嗎?簡直就是搞笑。」

就在下面的這些弟子中,其中一個人突然發出了這樣的聲音說道,就帶著一股鄙夷。

「這是誰呀?怎麼這麼瞧不起上面擂台之上的陸方?」有其他的弟子小聲的議論著,有知道內幕的人就小聲的說道:「你們不知道這人是李長老的弟子,據說化龍長老和李長老梁則有仇。」

「原來是這樣,難怪會在這裡鬧這樣的矛盾出來。」其他人點了點頭說道,恍然大悟了一般。

只見李海天對著擂台之上大聲的喊道:「陸方,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不是壓了自己十萬嗎?我看你怎麼贏。」

只見李海天大聲的喊道,帶著一股譏諷之色。

在他看來,陸方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任何贏的跡象,想要獲得勝利之前是不可能的事。

昨天因為陸方的緣故,損失了一大筆的錢財,現在正好找回來。

要知道這次他可是押了不少的錢,就為了堵陸方一定會輸。

在這上方陸方隱隱約約聽到了下面的聲音,卻絲毫不在意,他可是有天老在身旁陪伴,又怎麼可能會輸?

「哈哈!」李海天肆無忌憚的嘲諷著。

就在李海天嘲諷著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一個聲音大聲的說道:「你這次就是來送錢的而已,你是想要干擾比武嗎?」

就在一旁白玲瓏此事大聲的呵斥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股冷意。

他對於這裡海天早就看著不爽了,難道李海天自己以為自己居然是個好東西不成?

此時的白玲瓏走了上來大聲的諷刺的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股冷意。

李海天聽到了白玲瓏的話,此時卻絲毫都不在意,嘴角微微的勾起帶著一副譏諷的模樣:「就你這還沒有突破煉神期的傢伙,就不要在我面前囂張了,你算什麼東西?一個區區的普通人而已。」

「你……」

聽到李海天的話,白玲瓏氣得渾身都是發抖。

就在李海天還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他的耳旁卻突然聽到了一個宏大的聲音:「你是故意要挑釁嗎?如果你在場外針對我的弟子,欺負我才剛入門的弟子,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化龍長老的聲音在李海天的耳旁突然響起,這讓李海天感覺到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不過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門有門規,化龍長老也不可能對他做什麼事情。

見他挺直自己的身子四下張望了一會兒,很快就尋找到了化龍長老的地方,對著化龍長老的方向行禮:「化龍長老,我所作所為並沒有對白龍造成任何傷害,又怎麼算我的錯呢?」

此時的他站在那裡不卑不亢,帶著一股傲氣。

「哼!」

下一刻,李海天聽到了一個輕哼,就是下一刻他就感覺自己瞬間流下了鮮血,原來就在這一瞬間就被化龍長老給教訓了。

他只感覺自己渾身一震,甚至沒有感覺到化龍長老出手,他就感覺自己的鼻血流了下來。

這時的他才變得恐懼了起來,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應該去得罪化龍長老。

一時間匆匆忙忙的轉身就跑,能夠對付長老就長老。

李海天決定去找李長老為自己主持公道,要是他他可什麼都沒有做,只不過是出言諷刺幾句,就被教訓了,這讓他又怎麼能夠忍耐這種事情的出現?

「教訓的好,這種賤人,我看的都想打。」在一旁的一真長老說道,看著李海天的方向,就帶著惱怒。

「好了,繼續看比武吧。」

此時的李海天心裡頭卻滿是憤怒,他只記得自己似乎是被狠狠的教訓了,卻忘記了之前自己嘲諷白玲瓏的事情。

終於找到李長老所在的位置,他連忙走了上去:「李長老,我被化龍長老給欺負了,他不顧前輩的身份直接對我出手了。」

李海天這樣說道,眼眸之中帶著憤怒之色。

聽到這裡的李長老回頭看了一眼面前的李海天:「化龍那老小子怎麼會對你出手?」

李長老的眼眸之中帶著一縷疑惑,這樣問道。

聽到了李長老的話,李海天連忙解釋說道:「我之前的時候看著上面的比武,覺得那陸方根本就不是高手,於是就諷刺了幾句,又和他門下弟子爭吵幾句,結果我就被化龍長老給欺負了。」

李海天快速就把這個事情給說完了,要知道李長老的門下可是最照顧弟子了。

李長老聽到這裡就是自己的眉頭,看著面前的李海天眼神之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一雙眼眸在李海身上打量著,似乎是在觀察著什麼。

李海天感受到了自己師傅的注視,就有這一股沉甸甸的壓力壓在他的身上,和以往那種強大的壓力一般,讓他感受到恐懼。

「好了,我知道了。」

李長老開口說道,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兇狠之色,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直接一揮自己的手,整個人化成一道身影而去。

看著李長老消失在原地,李海天這才捏緊了自己的拳頭:「我也有師傅啊。」

站在原地的陸方,身上已經多了不少的傷口。

這些花朵之間傷害到了陸方,就在出手的那一瞬間,就在陸方的身上製造出來的傷口,讓他感覺到了一些痛苦。

在他身上留下這些傷勢之後,隱隱約約之間還有著一股力量再從這傷口中滲透著身體。

「這是那花的力量,其中蘊含著一種恐怖的銳利。」陸方喃喃的說道。

陸方的身上不斷的湧出劍氣,抵消著周圍的力量。

它並不是無敵的,至少是在這個情況之下並不是無敵的。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的陸方,正在感受著周圍的力量變化,他在尋找對他面前的百花手的機會。

他能夠從這其中感受到一種奇特的力量,隱約之間這股力量在不斷的落下,在一點一點尋找著陸方的破綻。

「小心,接下來恐怕他會有大殺招了。」

天老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道,提醒著陸方要小心謹慎。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吐了出去,一雙眼眸之中迅速的變成了金色,要看透這一切的能量波動。

陸方提前出手了,不能夠讓這百花蛇的招式釋放出來,只不過是一個一花一世界,就已經殺的他有些疲乏,更別說更可怕的后招了。

陸方抬手一揮,天空之上上方一股巨大的劍氣直接斬落而下,那龐大的劍氣在這一瞬間向四周擴散而去,要摧毀一切一般。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百花手的嘴角卻勾列出了一縷輕笑,彷彿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太弱了,真的太弱了。」百花手開口說道。

隨著百花手輕輕的抬起了自己的手,那一股龐大的力量四周擴散而去,這天空之中瀰漫著的花朵,你在這擂台之上那花朵之中所形成的世界,就在這一瞬間發生了變化。

這些花朵就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一隻只的手,整個世界居然變成了一個手掌的世界。

這些手掌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種異常恐怖的攻擊。

恍恍惚惚之間,一個巨人出現在了那其中一般,一拳向下方落下。

「這是我最強的一擊,如果你能夠接下來,那我就認輸,如果你接不下來,那也莫怪我下手無情。」

百花手這樣的大聲說道,嘴角始終微微地勾了起來。

「這是?」在這一旁觀看的一真長老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驚詫之色。

這一種模仿世界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想象之外,居然已經達到了這個程度,看來真正已經快要突破靈神期六重了吧。

「呼,不用擔心。」化龍長老雖然有些緊張,卻絲毫不害怕的說道。

「他可是我的秘密武器,這一次第一名都跑不了。」化龍長老開口說道,就在最開始碰見陸方的那一刻,他就已經看見了陸方體內那龐大的血脈之力。

這種人就是天才,是絕對的天才。

根本就不會畏懼這一些小小的事情,就算這百花手釋放出來那麼可怕的力量,也絕對影響不到陸方。

「天老,我該用什麼樣的招式破?」陸方問道。

天老思索片刻之後開口說道:「用你的龍鱗劍配合你最強大的招式,斬出一劍就夠了。」

「不管是什麼樣的領悟,力量就是力量,你絕對的力量就可以碾壓一切,這是永恆不變的真理。」天老說道,帶著斬釘截鐵的聲音說道。

「呼!」

陸方聽到這裡笑了起來:「沒錯,因為這個名頭而我被嚇到了,真是丟人呢。」他說道。

陸方說完了之後,就這樣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一雙眼眸之中帶著金色,再也沒有任何的遲疑,雙手握住了龍鱗劍:「驚天斬!」

只見陸方這樣的說道,就在這一瞬間,就釋放出來了一種無敵可怕的力量。

上方,那恍惚之間的巨人也是重重地砸下來的一擊。 那並不是普通的巨人的力量,而是真正恐怖的力量,那是隱約之間有著道的痕迹在這其中。

這種無敵的戰鬥,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夠參與的。

陸方站在那裡,此時體內的血脈在不斷的沸騰著,燃燒著釋放著龐大的力量。

他那金色的眼眸似乎已經看穿了所有的波動,陸方此時根本不畏懼任何的力量變化。

他不是一個普通人,而是一個無敵恐怖的強者。

在這一刻的陸方,就好像是有了一種無敵的力量變化一般,就在這一個瞬間,就已經發生了這樣的詭異的變數在這裡。

百花手出手的時候,就感受到了這種了力量的強勢,似乎在下方的陸方在釋放一種無敵的力量一般。

這種力量的變化,讓陸方只感覺自己的身體之中恍惚之間似乎是出現了某種東西了一般。

這種奇特的變化,恍恍惚惚之間在這一瞬間開始變幻了起來。

似真似虛,劍和巨人碰撞在了一起,兩者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一種無敵爆炸的味道就在這一瞬間徹底的出現。

「轟!」

衝擊的力量四周擴散而去,這是一旁觀看他的長老,臉色頓時大變,是不是沒有想到這裡面的戰鬥居然會製造出這樣可怕的衝擊波?

他去的時候小瞧了陸方和著百花手之間戰鬥所帶來的影響,這種強大的衝擊波的能量,恍恍惚惚之間似乎有著毀滅之力。

厚寵邀婚 「哇,太可怕了吧。」

就在這下方的其他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的眼中,這一次的戰鬥簡直就是恐怖無比,已經超出了想象之外。

這種威勢,在他們看來,是這兩天的戰鬥以來最可怕的戰鬥了。

甚至在其他擂台之上的戰鬥也被這一方的爆炸屬性,這些長老和弟子們,似乎沒有想到區區一個擂台之上就能夠爆發出這樣的衝擊波。

在這擂台之上守著的長老,此時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你們這些小子就喜歡給我找麻煩,居然還製造出來了這樣的強大攻擊力,都給我擋住。」

之間這守著的擂台長老,就在這一刻,身上瀰漫著一些淡淡的空間波動,只不過就在這一瞬間,就出現在了場內。

那一刻,他的手中帶著一種特殊的力量,直接就是抓了過去。

在這天空之上的百花手,一下子就被這擂台長老給抓住了,同時,帶出了這衝擊波的範圍之外。

緊接著,擂台長老伸出手,對面前就是用力的一點,就在這一瞬間,這原本就已經爆炸出去的衝擊波,瞬間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禁錮在了原地。

這爆炸所帶來的衝擊波,就像是雲朵一般向著外面擴散而去,可是一股力量又重新把這雲朵給捏了回去。

緩緩的向著原地縮了回去,在這下方的這些弟子們一個個都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彷彿有些不敢置信。

「這就是長老的實力啊,長老們的實力已經超出了眾人的想象了。」有一個內門弟子驚嘆的說道。

「其實在三年之前的弟子入門比武的時候,我也曾經看到過這樣的一幕,真是印象深刻,深深的記在了我的腦海之中。」只見這人這樣的說道。

而周圍的這些剛剛入門的弟子,一個個都是印象深刻,深深的將逍遙門的強大記在了腦海之中。

其實這就是逍遙門的策略,偷過來這種比武直接彰顯出了逍遙門的強大,是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之外的,透過這種強大的實力影響,震懾著每一個逍遙門弟子。

將逍遙門強大的種子種在每一個逍遙門弟子的心中,因此所以每年才會進行比武大會。

只有這些逍遙門的弟子畏懼著逍遙門的強大實力,同時又渴望著逍遙門強大的實力,才會義無反顧的為逍遙門做事,同時嚮往這逍遙門。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就在這下面的陸方身上有著一條龍,此時這條龍緩緩的退去,又變成了他手中的龍鱗劍。

「你輸了,認輸吧。」陸方抬起頭盯住上方的百花手,這樣開口說道。

在擂台長老的手中,此時的百花手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知道自己現在已經是輸掉了。

「你的實力的確比我更勝一籌,不知道你剛才使用的是什麼招式,為什麼能夠釋放出那麼可怕的力量?」

百花手有些不甘心,在擂台長老的手中對著下方的陸方問道。

他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輸的,居然輸的這麼徹底。

他如果不是因為擂台長老把他救出來,恐怕他會受到重創,說不定還會被這爆炸所形成的混亂道韻傷害到根基。

「剛才什麼招式都沒有,那隻不過是我最最強的一劍而已,一切的根基都在力量之上,只有擁有龐大的力量,才能夠生產出這樣可怕的招式,沒有力量的招式,就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而已。」

陸方站在那裡,把自己手中的龍鱗劍收了起來淡淡的說道。

百花手聽到這裡,眼眸之中就露出了一縷震驚。

他一直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力量弱點,居然會成為自己的缺陷,反而失敗在了陸方的手中。

隱約之間,百花手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陰沉之色,捏緊了自己的拳頭,似乎是帶著憤怒。

在一旁的擂台長老看見了面前百花手的模樣,抬手就在他的腦袋上拍了一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