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不可能的。」張永蘭氣得心口起伏不斷,渾身顫抖,「我們是什麼家庭,你們又是什麼家庭?哼,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無非就是想借著我們萬家,來一個鹹魚翻身,可我們不是你們的跳板,不要當所有都是傻子。」

馮小紅:「什麼當你們是傻子?你兒子搞大我女兒的肚子,這是不是事實?」

「……」張永蘭眼角的餘光瞥了馮小紅一眼,不屑哼了聲。

「既然這是事實,那要你兒子負起這個責任,這是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誰知道你女兒是什麼貨色,未婚就跟男人廝混在一起,現在懷孕了,就知道在男人家裡逼婚,這不是擺明的敲詐嗎?」

「伯母,我們沒有敲詐……」說著唐秀秀開始掉眼淚:「我也只是想為我肚子里的孩子找爸爸而已,我也知道我現在的身份對伯母來說是配不上雲輝,可我……我也是沒辦法啊!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也好害怕,嗚嗚……」

嬌弱兮兮的唐秀秀立即讓人無法厭惡她,反而還生出同情心。

再就算是如此,不管是萬海良還是張永蘭和萬雲輝,他們心裡都很清楚,他們家裡絕對不會找一個像唐秀秀這樣家庭的兒媳婦(媳婦),他們要找的就是知書達理,門當戶對的兒媳婦(媳婦)。

「這樣吧!我給你一筆錢,你就當這件事都沒發生了吧!」萬海良無奈的表情,妥協說道。

「這不可能的,我養了這麼多年的黃花大閨女,就這麼……」馮小紅欲言又止的神情,目光一直盯著萬雲輝看,哪怕她後面的話不說,在場所有人都已經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了。 萬海良沉思了一下,心平氣和地對馮小紅說:「很抱歉,兩家相差太多,我兒子不可能會娶她,現在肚子里的孩子還小,遲早把孩子打了,這對誰都好,我還是堅持給錢補償你們。」

「你們自以為有幾個臭錢就很了不起了嗎?就可以隨意糟蹋別人家辛辛苦苦養了這麼多年的女兒嗎?」馮小紅生氣懟了回去。

「那這樣吧!你覺得不甘心,你可以把我這個不孝子帶回去處理,你們要打要殺隨便你們,直到你們泄氣為止,這樣公平了吧!」萬海良略微一想,說道。

一旁的萬雲輝看著,見他爸一點都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當即他就有些害怕了,萬一唐秀秀的家人真的在一怒之下毒打他一頓,那怎麼辦?而且萬一要是傷到了筋骨,他豈不是殘廢了嗎?

「媽……」

急忙救助張永蘭。

張永蘭目光一掃向他,意思就是讓他放心,接下來的事,都有她處理。

「我倒是覺得發生這種事情,都是雙方你情我願的,現在懷孕了,應該說雙方都是有責任的,也不能全都怪我們家兒子。」

「可雲輝說過會娶我的……」唐秀秀外表楚楚可憐,內心卻恨死了張永蘭了。

什麼叫你情我願的,打算吃完提上褲子就當什麼事都沒發生了,哼,天底下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呀!

「小女孩你還小,阿姨奉勸你一句,男人在床上所說的話,你都不可以認真,你要是認真吃虧的人就是你。」

「伯母你這麼說的話,是不是也想說伯父也是這樣的人嗎?」唐秀秀仍然持著可憐兮兮的面孔,語氣柔和,但透著一股犀利的反問張永蘭。

「你……」如果要不是萬海良在的話,她早就應了就是如此,然而,萬海良在,她不敢這麼說,只能幹瞪著唐秀秀。

小賤人,敢挑撥離間,哼,有機會她絕對不會放過唐秀秀的。

馮小紅笑容透著嘲諷:「回答不了嗎?像你這種人,就知道站著說話不腰疼,試問你要是有個女兒,被別人家男孩子這樣對待,你會不會也像現在這麼淡定啊?」

張永蘭傲慢反駁她:「可惜了,我命好,一生就是兩個兒子,所以你說的這些話,我沒辦法體會,但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兒子是不可能會娶你女兒,你女兒肚子里的孩子,我們萬家也不打算認了,如果你們要想著繼續留著,那就留唄,反正我們就是不會認那個孩子的身份。」

「你……」馮小紅被這話氣到了極致,就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對著張永蘭兇狠的乾瞪眼:「好啊!你們萬家就是這麼欺負人的,你們還當真以為我們唐家沒人了嗎?我告訴你們,我繼女唐小芯比你們萬家還要有錢,我倒要看看,兩家打起來,看誰傷得比較重。」

一聽到她這話,萬海良眉頭不著痕迹的一蹙,唐小芯?這個名字他一點都不陌生,是粵城裡赫赫有名的商人,雖然是一個婦女,但憑出色的廚藝,成功開了店,開了工廠,還有不少加盟店等。

而眼前的這些人就是唐小芯的家人?這有可能嗎?

萬海良的目光不禁變得異常認真,仔仔細細地端詳馮小紅、唐秀秀、唐勇銘他們。

張永蘭不屑嘲諷馮小紅:「哼,你們家真要是有錢的話,你們也就不會站在這裡跟我們談負責一事了。」

她呀!是打死都不像馮小紅這樣素質的女人,居然會有一個有錢的繼女。

她看根本就是馮小紅自己想象出來的。

「你們少瞧不起人了,唐小芯就是我繼女。」緊接著,馮小紅把身邊的唐勇銘推到張永蘭和萬海良面前:「我男人就是唐小芯親爸。」

這次正當張永蘭譏諷馮小紅時,萬海良開口了:「人不可貌相。」他怎麼瞅著唐勇銘,都覺得唐勇銘有幾分面善,隱隱約約還是可以看到有唐小芯的影子。「和氣生財,我是做生意是商人,最喜歡講的就是這句話,咱們兩家就當時不打不相識,矛盾也已經發生了,咱們就應該花心思去解決了,不過今天估計也是談不攏了,不如你回去再將唐小芯帶來,咱們再坐下來,好好談一談這件事怎麼處理吧!」

面對萬海良突如其來的和善,一時之間馮小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是順著萬海良的話往下說好。

之後,萬海良客氣地將馮小紅他們送出了萬家的門口。

一邁入大廳,萬海良就聽到張永蘭不屑說道:「看那個女人一副窮酸樣,怎麼可能會是唐小芯繼母,哪怕就算是,估計馮小紅跟唐小芯之間的關係也不是很好。」

「關係好與不好,我管不了這麼多,只要唐小芯出現,願意談這件事,那麼我就同意這婚事。」

「爸——」萬雲輝驚呼,滿臉的不情願。

萬海良怒喝他:「你還敢拒絕?這件事是你自己招惹出來的,我這是在幫你拒絕問題。」

「海良我倒是覺得沒必要賠上了雲輝的婚姻,咱們還是再找找,給雲輝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媳婦吧!」

萬海良目光微微一沉,略微一眯,蓄滿了算計的精光:「我自有我的打算,如果唐小芯真是跟他們是親戚,關係還不算太差的,那結了這麼一親事,咱們家不虧。」

頃刻間,張永蘭有點懵了,她有點猜不到萬海良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

萬雲輝嗷嗷抗議:「爸,我不想娶她。」

他話一落,萬海良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一向被家裡慣著的萬雲輝雖然心裡是畏懼萬海良的威嚴,但仍然不滿說:「爸,我真不想娶她,唐秀秀根本就配不上我。」

「那你又怎麼跟她廝混在一起了?」

「我看她樣子長的還不錯,我也無聊,我就跟她玩玩了,誰知道她會這麼快就得手了,還懷孕了。」

「要是其他人,我會親自解決這件事,然後再狠狠的揍你一頓,現在呢,不行,你從小我就教育你,咱們家是要做大生意的,婚姻大事也都是要講究利益,你和你哥哥都必須如此,尤其是你,整天遊手好閒的,你唯一的作用就是聯姻,給家裡帶來利益,明白嗎?」 看著冷如冰的那副樣子,黃然都忍不住害怕。今天的冷如冰的穿著,更是讓黃然看的心驚膽顫不敢進入……

冷如冰和下面的工作人員,一個個好像進入核爆炸現場似的。全身上下無菌工作服,好像電影裡面的研究生化武器的工作人員似的。

「站在那裡幹什麼,趕緊去消毒……」那個冷冰冰的女孩這個時候大聲的說到。

「冷師父,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啊!不會在眼睛生化武器吧!」黃然慢慢的問,身體卻不由自主的向後扯。

「這麼多廢話,趕緊消毒……」冷如冰這個時候慢慢的的說,一把把黃然扔進了消毒室。

渡靈人之天師鍾馗 一個巨大的培養槽裡面,黃然全身*的躺在那裡。冷如冰這個時候來到黃然的身邊,手裡拿著許多長長的銀針,快速的扎在黃然的身上,黃然一會兒功夫就變成了一個刺蝟。

此刻的黃然閉著眼睛,臉色卻不停的顫抖。冷如冰和工作人員快速的忙碌著,電腦上顯示這一個又一個的數據。

「開始實驗……」冷如冰慢慢的說……

「是……」那個女孩快速的吩咐了下去,冷如冰則眼睛瞪大大的看著眼前的三維畫面。

「恩……」黃然趕緊從身體外面來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好像要把自己的身體撐爆。

而這個時候體內的真氣和精神力也瘋狂的運行著,真氣這個時候就好像發狂的野牛,在靜脈裡面亂竄……

「不好,實驗體出現異常……」那個女孩大聲的喊到。

「繼續加大能量輸入……」冷如冰看著眼前的畫面,慢慢的說。

「教授,在加大能量輸入,可能會有危險啊!」女孩看著冷如冰,慢慢的說。

「我知道,我心中有分寸……」冷如冰慢慢的說,眼睛卻直勾勾的看著屏幕。

黃然身上這個時候變得好像放煙花一樣,一道道電流在身體表面不停閃爍,那一根根銀針就好像一個個路燈,一閃一閃的。真氣這個時候在體內亂竄,完全不受指揮,精神力這個時候快速的修復著受傷的身體和靜脈,黃然的身體不停的顫抖,好像隨時都可能崩潰……

「教授……」女孩看著黃然不停顫抖的身體,焦急的喊著……

冷如冰這個時候快速的來到黃然的身邊,一隻手印在黃然的丹田處,體內的真氣輸入到黃然的身體厘米。

「啊……」黃然這個時候大喊一聲,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冷如冰震飛,那個巨大的營養槽也變成了碎片。

「教授……」所有人都跑到了冷如冰面前,擔心的問到。

「我沒事……」冷如冰慢慢的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鮮血,慢慢的說到。然後眼睛直勾勾的看著黃然。

「啊……」黃然大喊一聲,巨大的響聲響徹在整個基地。所有人都聽到這個聲音,一個個身影從山洞裡面飛了出來,來到了冷如冰的門口。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黃然才停了下來。輕輕的喘著氣,然後伸出自己的雙手,輕輕的笑了笑。突破了,沒想到今天能突破,任督二脈終於打通了,自己終於邁進了宗師級別,而身體的強度更加強大了……

「怎麼回事……」龍一天這個時候走了進來,看著黃然*的身體,慢慢的問到。

「呵呵,小傢伙好像突破了……」這個時候猴老頭走了進來,看著黃然,然後慢慢的問。

「啊……」黃然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渾身*,趕緊用兩隻手捂住自己的重要地位,大聲的喊到。

「嘻嘻……小傢伙還知道害羞啊!」魅狐的聲音這個時候傳了出來。黃然聽到這話臉色不由的紅了起來,還好這個時候工作人員遞給黃然一套衣服,黃然快速的換上……「嘿嘿……」黃然換上衣服以後,看著大家笑了笑。

「小傢伙,怎麼回事啊!」龍一天這個時候關心的問到。

「沒什麼,就是突破到了宗師境界……」黃然輕輕的說,大家聽到這話都吸了一口涼氣,19歲到宗師境界,這樣的實力,可是從來就沒有聽說過啊!

「很好,繼續努力……」龍一天慢慢的說了一句,就離開了冷如冰的山洞。其他人看了黃然一眼,然後走了出去……

「嘻嘻,小傢伙,晚上到我哪裡,記得哦!」魅狐笑了笑,然後轉身離開了山洞。

「這……」黃然看著離去的各位師父,不知道該說什麼,然後又看了看冷如冰。

「呵呵……」冷如冰笑了笑,然後就開始整理那些破碎的機器,臉上卻掛著滿足的笑容。黃然也笑了笑,幫忙收拾殘局……

「小傢伙,以後你在我這裡你就不用來了,該做的我都做了,以後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冷如冰慢慢的說。

「恩,知道了……」黃然點了點頭,慢慢的說。冷如冰也點了點頭……

黃然走出冷如冰的山洞,轉身看了看。 灰燼之燃 這裡以後自己就不用來了,雖然在這裡受了很多罪,但是在這裡得到的好處也是巨大的。

黃然看了看天色,然後向魅狐的住所走了過去,走進魅狐的住所,看到魅狐竟然在那裡對著鏡子化妝,從她的動作上可以看得出,魅狐還是一個新手。魅狐基本上就不化妝,天生麗質的她不用任何裝扮也能讓所有人為她痴迷。

「來了,你看我花的怎麼樣……」魅狐這個時候慢慢的轉過身,看著黃然問到。

「很好,很好……」黃然這個時候看著魅狐的臉蛋,努力的不讓自己笑出來,慢慢的說。魅狐的妝真是太搞笑了,兩個臉蛋被弄的通紅,好像兩個猴屁股。本來漂亮的臉蛋被魅狐弄得像一個小丑……

「哼,你騙人……」魅狐看著黃然的表情,突然說道,然後快速的跑開了,過來一會兒才走了出來,臉上的妝已經被洗掉了。

「就你會騙人……」魅狐看著黃然,撅著嘴巴說。黃然輕輕的笑了笑……

「哼,大壞蛋……」魅狐這個時候好像小孩子一樣,看著黃然。

「好了,是我不好,你啊!什麼都不用弄,就是天下第一美人……」黃然這個時候笑了笑,對魅狐說。

「那是……」魅狐聽到黃然的誇獎,驕傲的抬起自己的腦袋。

「嘿嘿,媚兒,這麼晚讓我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黃然慢慢的問。

「呵呵,我想看看你這段時間有沒有把我教給你的東西忘了,正好你也突破了宗師級別,你就演示給我看看……」魅狐這個時候看著黃然,笑著說。

「呵呵,好的……」黃然輕輕的笑了笑,慢慢的說。魅狐這個時候輕輕的笑了笑,然後坐到了床上……

黃然看著魅狐,身上的氣勢突然變了。黃然這個時候身上的氣勢更加吸引人,兩隻眼睛變得通扯透明,精神力被黃然運用到眼裡面,讓黃然整個人更加迷人……

魅狐這個時候也慢慢的站了起來,渾身充滿了聖潔,好像一個仙子一樣,精美的臉蛋,優雅的氣質……

兩個人互相的看著對方,然後慢慢的走向對方。魅狐這個時候抬起頭,看著黃然的那張臉,不由自主的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放在黃然的臉上……

黃然這個時候也輕輕的伸出一隻手,兩股氣息充斥在一起。黃然和魅狐身體裡面的精神力都好像發瘋了一樣,快速的運行著……

「媚兒……」黃然這個時候輕輕的摸著魅狐的臉蛋,溫柔的喊了出來。

「小傢伙……」魅狐這個時候好像一個害羞的小孩子,慢慢的底下了頭……

黃然慢慢的抬起魅狐的頭,兩隻眼睛充滿了渴望,然後輕輕的俯下身子,魅狐的身體有點顫抖,但是卻沒有躲開。兩隻嘴唇慢慢碰到一起……

「恩……」魅狐這個時候輕輕的哼了一聲,但是黃然那條柔軟的舌頭卻趁機進入到魅狐的嘴裡,魅狐這個時候兩隻手摟著黃然,小臉通紅……

精神力運行的速度更加快了,兩個人慢慢的移動到床邊,粉紅色的色調讓整個卧室充滿了曖昧……

「恩……」魅狐這個時候那還有一個高手的樣子,被黃然輕輕的壓在床上,眼睛緊緊的閉著,身體也不停的顫抖……

黃然的動作很溫柔,輕輕的親吻著魅狐,魅狐也慢慢的熟練了起來,從生疏到熟悉……

雖然魅狐的年齡很大,但是魅狐確實沒有談過一次戀愛,就連和男人牽手都不曾有過,在黃然的攻勢下,很快就繳械投降,進入了黃然的狼嘴……

「恩……」魅狐輕輕的哼了一聲,黃然聽了一下,過了一會兒才開始慢慢的運行,魅狐也慢慢的學會配合……

兩股精神力在兩人的體內來回的流動,最後竟然在兩個人的身體內形成一個奇妙的循環……

兩個人都沉迷在這種運動中,忘記了周圍的一切。這個時候兩個人的真氣瘋狂的運行了起來,循環了幾圈突然向下沖了過去,通過兩個人的親密出進入另一個人的身體。兩人的真氣撞到了一起,就好像互相吸引的磁體。交纏在一起,然後不停的在兩個人身體裡面循環,最重要的是真氣在飛快的增長著……

魅狐這個時候完全迷失了,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雖然她心裡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做,但是自己卻不受控制,有人說愛情是盲目的,更是偉大的。魅狐小聲的呻吟著,黃然僅僅的抱著魅狐,眼光裡面充滿了溫柔,使出了全身力氣,要魅狐體會到做女人的快樂,要讓魅狐懂得真正的愛…… 「我……我哪有遊手好閒了,我這不是還在讀書嗎?等我畢業了,我就可以幫家裡做生意了。」

「你哥還在讀大學就已經幫家裡做生意了。」

「那是你不讓我插手家裡的生意啊!」

毒寵權妃:皇上,不可以 「哼,你怎麼不說你一點都不穩重,讓人不放心呢?」

被嗆得萬雲輝一時之間啞口無言,頓了頓后,語氣充滿了委屈:「我一直都知道,在你心目中,哥永遠都是你最優秀的兒子,最令你引以為傲的兒子,我樣樣都比不上哥,對你而言,我就是最令你失望,最讓你覺得沒面子的兒子,在你心裡,你早已經斷定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你也從來不會給我機會,讓我去證明我自己。」

「何需要證明?像今天這樣的事,你就已經很讓我失望了,現在是唐家找上門,那些沒找上門的女孩子,我想應該還有很多,也是幸好唐家還有一個唐小芯,這件事不用做出最糟糕的結果,所以你現在必須要娶了唐秀秀,哪怕是你以後還在外面有人,我都不會管你。」

這也相當於是無形中判了萬雲輝死刑,也給了他自由。

可偏偏對萬雲輝來說卻是多麼諷刺的一件事。

「我有點累了,我先回房間休息。」說完,還不等萬海良說話,他就已經站起,轉身走了。

這把萬海良氣得連著哼了兩聲,指著萬雲輝的背,不滿對張永蘭說:「你自己看看,他今天都是被你慣出來的。」

張永蘭極其無辜又無奈的說:「是是是,孩子都是被我慣壞了,你就沒慣過孩子半點,這樣說,你滿意了吧!」

萬海良被她這麼一嗆,索性薄怒瞪了她一眼,「哼,我都懶得理你。」

「不理就不理,我去看看我兒子。」

「去吧去吧!你就知道當慈母,壞人都是由我來當。」

張永蘭看他一眼,沒再答他的話,而是去找萬雲輝。

待著房裡生氣的萬雲輝聽到敲門聲,他不用想都知道是他媽媽,他爸爸可從來都不會哄他,更不會先主動示好。

張永蘭沒聽到萬雲輝回應,便也徑自進來了,看見他坐在床邊不動,她笑著走了過去:「幹嘛呢!還在生氣呀!你爸也不過說你幾句話而已,你自己今天的事做的也確實不太好……」

「媽如果你要是來數落我的話,你可以走了,我不想聽。」

「我沒想著要數落你,我是想說,你自己處理的太不幹凈了,這件事讓你爸知道了。」

「媽你也不喜歡唐秀秀?那麼你跟爸說一聲,我不想娶她。」他不想當家裡的聯姻工具,這對他來說就是一種侮辱。

與萬海良好歹也是當了這麼多年夫妻,張永蘭很清楚萬海良是怎麼想的,估計她小兒子娶唐秀秀的事,不會更改了。

不過她更了解她這個小兒子的脾氣,她不能這麼直接跟他說了,於是她想了想:「我是很不喜歡她,但她現在畢竟懷了你的孩子,或者該說你可以換一種方式去想整件事,如果說唐秀秀真的跟唐小芯的關係還不錯的,那麼對你以後將來很有幫助,比如你的決策,你爸說什麼都會優先考慮你的,這樣你就可以在你爸面前證明你的能力了,這何樂而不為呢?」

「我怎麼聽都覺得我是在靠唐秀秀。」

「兒子你該聽說一句話,大丈夫能屈能伸,只要達到自己的目的,那麼先低一次頭,這也沒什麼,等以後了,別人都見識到你的能力了,你自然就必須要再低頭了,都是別人對你低頭了,媽媽這麼說,像你這麼聰明的人,應該很明白才對。」

萬雲輝沉默了片刻,他有很認真在思考他媽媽所說的話。

過後,他看著張永蘭,非常認真的問她:「媽,我是不是真的比不上哥?」

「你說什麼呢!對我來說,你們都是獨一無二的,你哥有你哥的優點,你有你的優點,有時候甚至我覺得你比你哥還要厲害。」

「比如呢?」萬雲輝的嘴角壓制不住了弧線。

「知道媽媽辛苦,你會體貼媽媽,會跟媽媽撒嬌,你什麼話都會跟媽媽說,這些你哥都不會。」

哪怕是這些,萬雲輝還是很開心,口是心非:「這算什麼優點呀!對爸來說,一文不值。」

「誰說的,你爸嘴巴雖然老說你,可他心裡最疼的還是你,你哥呢跟你不一樣,他比較沉穩,生意上的事,都不用你爸過多的操心,可少了一些體貼。」

「……」萬雲輝撇了撇嘴,沒說話,可眼底蓄滿了喜悅。

見狀,張永蘭便知道了小兒子的心結也解開了,她拍了拍他的手背,「你爸就是最疼你,也是最擔心你,所以才過多的去教你,有時候哪怕是訓斥,那都是為了你好,你怎麼不想想,換是其他人,你爸會訓斥嗎?不會,對吧!你爸那種性格,向來都是能少開口就開口。」

「我知道了。」意思是不用再說多了。

張永蘭笑道:「你放心,我知道你討厭唐秀秀,以後等你娶了她,我保證不會給她好臉色,我還會為了你出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