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在她的車後面不遠,一輛麵包車也在以極快的速度往前追著,這就是王旭東的車。

王旭東從蘇婉琪家裡出來,開著車拚命地在追趕著秦可欣,看到秦可欣那近乎於發瘋的車速,他一顆心吊到了嗓子眼。她拼了命的想把車速提上來追上秦可欣,但是奈何怎麼都追不上,車技再好的人也不可能追上一個發瘋的人,更何況王旭東開的還是一輛麵包車。

就在王旭東想著要用什麼辦法把秦可欣給逼停的時候,前方忽然就出現了交警,而秦可欣顯然還沒有完全喪失理智,在遇到了交警之後,直接停了車。

交警把秦可欣的車給逼停,然後把秦可欣從車上叫了下來,在路邊狠狠地教育了一頓才讓秦可欣上車,在這個過程當中,沒有扣分沒有拘留,顯然,這是因為張曉芸打過了招呼的。

而在這個過程中,王旭東一直都沒下車,就把車停在後面不遠處看著。

秦可欣在被交警教育了一通之後顯然恢復了理智,慢慢地開著車,而王旭東則也一直都開著車跟在後面。

最後,直到看到秦可欣把車開進了她自家的小區里之後,王旭東一顆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王旭東把車停在了秦可欣家的樓下,坐在麵包車裡面抽著煙,看著秦可欣家的燈亮了起來才慢悠悠地把車開走。

他知道,秦可欣已經沒事了,起碼不會再做傻事了。而他也知道,現在這個時間,秦可欣需要一個人獨處需要冷靜,他要去找秦可欣把這一切解釋清楚,但是不是現在,現在不是時候,他需要一個冷靜下來恢復理智的秦可欣。

王旭東開著車子,茫然地晃了好久,卻不知道該往哪裡去,最後發現自己居然開到了工作室的門口。看著眼前的工作室,他就想到,當初秦可欣每天過來,跟他聊天,為了他去燕京,幫他各種出謀劃策的場景。

秦可欣為了他,的確付出了太多,可是這一下,他傷她傷得實在太深了。

王旭東坐在車裡,默默地抽著煙,這也是他此刻唯一能做的事情。

甚至於當他回到家裡,感受到的也依然是秦可欣的氣息,這房子的裝修是秦可欣幫他弄的,他還在這裡給秦可欣做飯,送秦可欣鞋,秦可欣還送出了她的初吻……王旭東閉上眼睛,不敢再想。

這一夜王旭東幾乎沒有睡著。他準備去找秦可欣,他不怕秦可欣誤會他,但是他不能讓秦可欣帶著怨恨生活一輩子。

王旭東不知道的是,秦可欣同樣也一夜沒有睡,她躺在床上,再度痛痛快快地哭了出來。她太需要釋放自己,太多的傷痛,讓她已經不知道除了哭以外還有什麼途徑可以發泄。

一瞬間,所有的一切都全部粉碎,她最珍視的一切,她最愛的男人,她最好的朋友,聯手起來打碎了她所有的幸福,以及她對愛情的信仰。秦可欣是個太在乎感情,在乎愛情的人,否則當初也不會因為秦浩的事情和蘇婉琪一度僵持成那樣。可是她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次。她心裡非常的恨,可是第一次感覺到,她什麼也不能做。她能怎麼樣呢?人家早就合法地結了婚了,甚至於在她和王旭東認識之前。

一想到當初和王旭東相遇和交往的一幕幕,秦可欣就覺得自己的心被攪的粉碎,心痛得她整個人蜷縮起來,只能放聲大哭。她從來沒有像愛王旭東這樣深愛過一個人,哪怕是秦浩當初,也遠遠無法與之相比,她願意為了這個男人付出一切,乃至生命都在所不惜。她不顧一個女孩子的矜持,也不顧自己在業內的身份和地位,主動去做所有的一切,只為了能夠讓王旭東實現他的夢想。她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努力,最後換來的是一場空,是無盡的傷害。她恨王旭東,恨他為什麼明明和蘇婉琪已經結了婚,還要為自己做那麼多的事情,還要不惜性命地救自己,讓她感動,讓她有了今天的下場。

「你為什麼不幹脆讓我死在那些人的手裡!也比今天和以後的每一天承受這樣的痛苦生不如死的好!」秦可欣抱著枕頭,痛苦地說著,然而只有她一個人能夠聽到。

秦可欣不知道自己哭了到底多久,一直到後來,眼淚都要流幹了再也哭不出來,而她全身也已經沒有了半點力氣。她躺了很久,然後坐起來,木然地打開了電腦。

被蘇婉琪和王旭東傷害,一切的一切都再也沒有了意義,秦可欣無法繼續在這裡生活下去,尤其不可能再繼續在洛美待下去,她再也不想見到蘇婉琪,她知道自己一定會忍不住崩潰甚至會發瘋。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離開。 秦可欣開始寫著郵件,她先是給人事寫了辭職報告。然後又一封一封地,給其他人寫著工作上的交接。哪怕是到了這個時候,她也還是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她不要自己的突然離開給別人帶來麻煩,所以還是要把該交接的都做好。

在寫著這些郵件的時候,秦可欣的手一直在顫抖,眼淚不由自主地再度流了下來。洛美是她付出了全部心血的工作,在這裡她得到的,與她應該得到的相比起來其實微不足道,可她依然用心地做著一切,不為別的,就因為她知道蘇婉琪需要她,而她對自己的要求,也是每一份工作都必須投入百分之百,一定要做到完美。她怎麼可能不牽挂不留戀?但是這一切,都要隨著這一晚上的變故,徹底劃上一個句號。

快天亮的時候,秦可欣終於是做好了這一切,她起身簡單地洗漱了一下,看到衛生間鏡子里的自己,她幾乎完全不認得了,已經是憔悴得不像樣子,眼睛都是紅腫著的。秦可欣強壓住心中的痛苦,洗漱完畢,收拾了幾件非常簡單的行李,隨即出門開著車離去。

一直到車子開上高速,秦可欣都沒有回過一次頭,這一次她要和這個城市永遠地告別。

王旭東正要出門找秦可欣,蘇婉琪的電話打了過來:「旭東,可欣她走了……人事部的經理收到了她發來的辭職報告,然後其他的人也收到了她的交接程序,她連夜完成了這些。然後人事告訴我的時候,我過去找她,發現她已經不在了。打她電話也不接,後來就直接關機了。」

蘇婉琪的聲音里透著絕望:「怎麼辦?她會不會想不開?」

「不會的。」王旭東安慰著蘇婉琪,「你應該了解可欣,她再傷痛都不會做出傷害自己和他人的事情。而且她是個理智的人,昨晚過後,她發泄過了,應該能夠控制住自己。」

王旭東其實自己也心亂如麻,他現在很想抽根煙冷靜一下。

「可是這次不一樣,加上秦浩的事情,我傷她太深了。」蘇婉琪從來沒有如此方寸大亂過。

「我知道她會去哪。」王旭東說道,「你好好做你的事情,不要多想,我這就去找她。」

掛上電話,王旭東飛快地開著車,駛上了高速公路。他能夠想到,秦可欣被最愛的人和最在乎的朋友傷害之後,唯一剩下溫暖的地方就是她的家。而且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丟下自己的母親不管。所以離開洛美,不管下一步她的計劃是什麼,她肯定會回一趟家見一見母親。

王旭東開得非常快,甚至比上一次過年的時候他從東海趕過去還要快,只是那時候他還不知道會跟秦可欣最後弄成這個樣子。

王旭東花了兩三個小時,開到了秦可欣所在的縣城,到了秦可欣的家。

秦可欣幾乎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的家,她完全是憑藉著本能和記憶開著車子到家的,她像個行屍走肉一樣,提著行李開了門,一到家就把母親嚇了一跳:「怎麼了這是?怎麼這時候回來也沒說一聲?旭東呢?沒跟你一起回來?出了什麼事這是?你怎麼憔悴成這個樣子?生病了還是怎麼了?」

為人父母哪有不關心兒女的,秦可欣的母親已看到女兒這個樣子,心痛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媽,我跟他分手了,不,是從來就沒有開始過。別問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下。」秦可欣疲憊地說著,隨即關上門,躺到了床上,不管母親在外面怎麼樣焦灼地拍門,她也只是把頭埋進被窩裡。她現在恨不能把自己永遠地與世隔絕開來。

名門厚愛 王旭東去敲門的時候,秦可欣的母親正在客廳里發愁,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王旭東一敲門,她開門看見是王旭東,頓時皺起眉頭:「旭東,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欣她一回來就說你們分手了,說你們還沒有開始,還把自己關進房間里。我都要愁死了……」

「阿姨,是我的錯,這裡頭有很多的誤會,我去跟可欣解釋清楚。」

這時候秦可欣的房間傳來冷冷的聲音:「滾!我不想見到你,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你。」

秦可欣的母親焦急地看這房間,又小聲問著王旭東:「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就算是吵架鬧分手,也不能是這樣子。」她又過去勸著秦可欣:「可欣,不管你們之間有什麼事情,但是旭東大老遠地來了,你們把話說開,哪怕是分手,也不能一直這個樣子啊。」

秦可欣隔著門說道:「媽,我不想見到他。如果你讓他進來,我就死給你看。」

「這……」秦可欣的母親也為難了,流著眼淚看著王旭東,「你們到底是怎麼了,你是怎麼把可欣傷成這個樣子?」

王旭東沒有辦法解釋,只能說道:「阿姨,是我對不起可欣。」隨即對著秦可欣說道:「可欣,對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錯。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見我,但是我想告訴你,一切都只是個誤會,你現在不想見到我,我在樓下等你,你什麼時候願意見我了,我什麼時候把話跟你說清楚才走。」

說完,王旭東對秦可欣的母親深深鞠了個躬:「阿姨,對不起。你打我罵我都行。」

秦可欣的母親看著他,搖搖頭流著眼淚:「你走吧。」

王旭東默默地走出去,他並沒有離開,而是真的就走到了秦可欣家樓底下,就那麼默默地站著,一直地等著。他要等到秦可欣出來,把一切給她解釋清楚。

秦可欣家是那種老式的單元樓,還沒有電梯,很多人上上下下,都奇怪地看著王旭東。王旭東就只是默默地站在一邊抽著煙。其實他可以坐在麵包車裡等,但是他情願這樣子,就當做是替秦可欣懲罰自己。

這一天,秦可欣家的房門就始終緊閉著,而王旭東也就站了整整一天。這一天他沒喝過一口水沒吃過一粒飯,加上風吹日晒,這滋味實在不好受。但是他知道,比起秦可欣內心的痛苦,這些都算不了什麼。 「可欣啊,旭東他真的就在底下一直等著。你要不要出來,見他一下,讓他走吧。這樣子站下去,算是怎麼回事呢?」秦可欣的母親在秦可欣的門外勸說著,然而卻聽不到任何的回應。

「可欣,你好歹出來吃點飯行不行?他傷害了你,可你不能再傷害自己啊。你這樣子,叫我怎麼受得住?」過了一會,秦可欣的母親又過來了,她做了滿桌子的菜,都是秦可欣最愛吃的,可是秦可欣根本就不出來。她自己也沒有什麼胃口,只能坐在沙發上默默地流淚。

而秦可欣這時候,其實就站在窗口,從她的窗戶看下去,能夠看到王旭東的身影,她看得到,王旭東在不停地抽著煙,始終沒有離開那個位置,就那麼一直站在那裡等著她。

如果是之前,看到王旭東站在那裡,秦可欣一定不顧一切地飛奔下樓,然後緊緊地撲到他懷裡讓他抱緊自己,可是現在,秦可欣只能咬著嘴唇,任眼淚再度無聲地流下來。

一直到了晚上,能看到秦可欣家屋裡的燈都關上了,這也意味著秦可欣不可能再出來了。但是王旭東依然沒有離去,他就那麼一直站在樓下等著,他要一直等下去。

剛剛過完冬天,晚上依然還很冷,非常冷。王旭東早上出來的匆忙,什麼衣服都沒有準備,這樣的晚上有多難熬,可想而知。但是對於王旭東來說,他經歷過的辛苦遠比這多得多。

到了後半夜的時候,開始飄起了雨絲,下起了綿綿的細雨。而這棟樓是非常老式的居民樓,不是現代的那種封閉式的,雨水從外面一直飄到走廊里,也落到王旭東的身上,再加上風一吹,王旭東的渾身都是冰冷的,他的嘴唇都已經烏紫,但是他依然不動不搖地站在門口,像是在守衛著秦可欣。

秦可欣並沒有睡,她躺到床上,卻怎麼也睡不著。任誰在這樣的情況下都不可能睡得著。尤其當聽到外面的雨聲之後,她更加不可能睡得著。她翻來覆去,最終還是爬起來,走到窗外,果然,那個身影還在。

秦可欣再也坐不住了,她連衣服都沒有披,起身出去找傘,隨即沖了下去。

王旭東看著雨幕里秦可欣的身影出現,露出一個笑容,隨即皺起了眉頭:「你怎麼穿成這樣子就下來了,太冷了,你趕快上去,穿好衣服不要凍著了。」

「到這時候還要假裝關心我嗎?你不是應該去關心蘇婉琪嗎?」秦可欣冷冷地質問著他,「車子就在旁邊,為什麼不進去,以為打苦情牌就可以再繼續騙我是嗎?」

「我沒有想要欺騙你,可欣,你快上去吧,就算我要找你談,也不可能是這樣子,注意你的身體。」王旭東懇切地說著。

「好啊。」秦可欣冷笑著,「那我上去了,你高興站著就繼續站著吧。」說著,把雨傘往他身上一扔,掉頭上樓了。

雨水混合著淚水,落了她一臉。

王旭東接過那把傘,握在手裡,卻並沒有撐開。依舊是那麼默默地站在雨里。

而秦可欣上樓之後,並沒有再去睡覺,而是就站在窗口看著王旭東。王旭東站了整整一夜,她也看了整整一夜。眼淚一直不停地流,幾乎要流幹了。甚至於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想看看王旭東到底能不能堅持一夜,還是想最後多看他幾眼。

就這麼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王旭東的渾身都濕透了,沒有一點乾的,一天一夜沒有吃飯喝水,沒有休息,就這麼站了一天一夜,是個人都扛不住。但是王旭東決心,如果秦可欣不出來,他還會一直站下去。

很多早起晨練買菜的,下樓看到這一幕,都紛紛震驚了。路過的時候都指指點點,甚至於問王旭東是不是神經病,王旭東都置之不理。

「可欣啊,旭東這樣子下去真的不行的,你看看外面的天……」秦可欣的母親已經急得不行了。

這時候門開了,秦可欣從房間里出來。

王旭東已經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秦可欣家的門終於開了,秦可欣出現在門前,臉色蒼白而冰冷:「進來吧。」

秦可欣的母親搖著頭,眼睛紅腫著,看得出來,她為秦可欣也是一直在傷心難過。但她還是去了拿了毛巾讓王旭東擦乾,王旭東沒有接:「謝謝阿姨,不需要。」

「還在用苦肉計?你可真是個影帝,我被你騙了這麼久,也是活該。」秦可欣冷笑一聲,「到這時候了,你還要騙我?甚至於我都在想,當初你捨命救我,到底是不是也在騙我,我就想不明白了,我有什麼好騙,有什麼值得你騙的?想騙錢,你要多少我都會給你,甚至於想騙色,只要你開口,我都會……我不明白你到底想幹什麼。」

「可欣,請你相信我。」王旭東看著秦可欣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說著,「我王旭東,從來沒有騙過你,也從來沒有想過要騙你。」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有不得已的苦衷。你看到的那一切照片,都是真的,結婚證也是真的,但是結婚是假的。」

王旭東簡單地把當初蘇婉琪為了騙蘇北陽而找他假結婚的事情說了一下,還有他抱著蘇婉琪的事情。「我和婉琪,從頭到尾都只是朋友關係,甚至於為了騙過她父親和韓彩雲而住到一起,都沒有發生過任何事。這些我可以對天發誓,不管你相不相信,這都是真的。」

秦可欣沉默了,沉默了很久,最後看著王旭東:「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所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這一切,都沒有改變你們騙了我傷害了我的事實。」秦可欣咬著牙,「你說的都是真的,那我付出的感情,我為你做的一切,我對你的一片真心,難道就都是假的?」

「你有沒有試過,愛一個人愛到特別深,愛到可以付出一切,只要能和他在一起,放棄全世界都可以,可是你忽然有一天發現,這個人其實早就和別人結了婚,換成是你你會不會恨?」秦可欣質問著,「我告訴你,我恨死了,恨死了你們。你們讓我的感情全部化為烏有。」 「我恨你,可我還是愛你。」秦可欣咬著嘴唇,不讓眼淚流下來,可還是控制不住:「王旭東,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如果能夠說不愛就不愛就好了,我也情願我可以馬上就放下你。可是我做不到,我付出了全部的感情,哪怕是到了現在,知道這一切的真相,我恨透了你可我還是愛著你。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

王旭東沒有辦法回答她這個問題,只能選擇沉默。

「既然所有實話都已經說了,那你能不能再如實地告訴我,我和婉琪之間,你到底愛誰?」秦可欣平靜下來,問著王旭東。

王旭東瞬間被問住了,他從來沒有去想過這個問題,也許是內心深處其實不敢想不敢去面對。他敢面對槍林彈雨、生死考驗,可是卻有些不敢面對感情的問題。他只能點起一根煙,默默地抽著。

「我……不知道。」王旭東只能說出這樣的回答。

秦可欣苦笑了一聲:「那我換個問法,你的心裡,是不是一直都愛著婉琪?」

「也許是女性的本能和直覺,一直以來我都覺得你對婉琪很不一般,很不對勁。即使是你答應了她甚至於跟她簽了合同假結婚,要配合她去做很多事情。但是我就是感覺,你跟她之間很不一般。」

「包括你對我,有時候我覺得,你對我很好,非常好。尤其是你甚至於為了我可以連命都不要,可是每當我問起你的時候,我問你你到底愛不愛我,我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你都沒有給過我一個明確的答覆,那時候我就隱隱覺得,你心裡有別的人。我甚至猜想會不會是婉琪,但我不敢再想下去,所以寧可選擇自欺欺人。結果,我還是大錯特錯了……」秦可欣說著說著,終於流下了眼淚,她問著王旭東,「王旭東,你是不是愛著婉琪?」

沉默了許久也煎熬了許久之後,王旭東終於是點了點頭。

他沒有辦法違背自己的內心,不去面對不代表不存在,雖然也不知道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但是他知道,他的心裡早已經有了蘇婉琪,這也是他一直沒有辦法給出秦可欣承諾的原因之一。

這個答案像是在秦可欣意料之中,她閉上眼,任由淚水無聲地滑落:「那我呢?旭東,你愛我嗎?你有愛過我嗎?」

「……愛。」這也許是個更艱難的回答,但同樣是王旭東內心深處的答案,他沒辦法否認,在相伴的那許多日子裡,秦可欣帶給他許多的快樂和關懷。「我知道這樣的回答很無恥也很貪婪,可我真的……」王旭東有些說不下去了。

「好,你愛她,也愛著我。可是這不是一道多項選擇題,我和婉琪,誰也不可能容忍去跟別的女人分享另一半,註定了你只能選擇一個。那你到底選擇跟誰在一起?」

王旭東搖搖頭:「我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答案,也就會早作出決定,就不會弄到今天,兩敗俱傷,不,是所有人都傷的體無完膚。

秦可欣笑了,是那種傷心又決然的笑,她笑著點了點頭,淚水早已經布滿了臉孔:「好,我懂了,旭東。既然你沒有辦法做出選擇,我也不會為難你。我替你做選擇。」

「你愛著婉琪,也因為她,而沒有辦法對我承諾什麼,而且最主要的,你遇到她在先,你們的感情也比我早,更何況你們是領了證的人。婚姻大事不是兒戲,這大概是命運早就替我們做好了安排。所以王旭東,你回去吧,去找婉琪,你們好好的在一起,就當我從來沒有存在過。」

「至於我,我會離開,遠遠的離開,這一生都不會再跟你們有任何的交集。」秦可欣非常平靜地說道,「我不後悔遇見你,更不會後悔愛過你,但是如果有來生,我希望是在所有人之前遇見你,或者永遠不要遇見。」

「對了,照片是秦浩給我的,包括你去找婉琪在她家裡的信息,也是他給我的。你和婉琪,你們要小心這個人,以我對他的了解,這個人人品非常有問題,睚眥必報,他恨你,恨你奪走了婉琪,所以他一直在找人跟蹤你,他不會放過你的。你好自為之。」

秦可欣最後的一句話是:「王旭東,我愛過你,但是也同樣恨著你。」

王旭東坐在樓下的麵包車裡,抽了很久很久的煙,才終於發動車子離開。他曾經殺人不眨眼,要過許多人的命都沒有絲毫的心慈手軟,可是這一次,他傷了一個最深愛他的女孩的心,卻什麼都不能做。

回到東海之後,王旭東給蘇婉琪打了個電話,簡單地說了下去秦可欣家的事情,讓蘇婉琪放心,但是並沒有說出秦可欣問他的那幾個問題,以及他的回答。

蘇婉琪沉默了好一會,最後才低聲說道:「我知道了,旭東,謝謝你。」隨即便掛上了電話。

這一切的起因都是因為秦浩的跟蹤和偷拍,王旭東有想過去找秦浩算這筆賬,但是想想,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有把柄,自己跟蘇婉琪這段所謂的婚姻,和他的搖擺不定,被秦浩抓住,也不會弄成這樣。說來說去,最後只能怪自己。

王旭東重新開始工作和生活,卻發現很難習慣。以前秦可欣每天都過來,有她陪著,可是現在工作間里空空蕩蕩的,只有他一個人。他現在抽煙越來越多了,每次想到秦可欣,就不由自主地開始默默抽煙,也有很多的時候,會一個人望著外面發獃,彷彿秦可欣正在從外面走進來。

王旭東從來沒有發現,自己是如此地想念秦可欣。可是現在說什麼都完了。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只能是晚上關了店之後,一個人開著車到秦可欣的樓下,坐在花壇邊上默默地抽著煙,看著樓上秦可欣的窗戶,彷彿那裡燈還會亮起來,可往往等到他煙頭扔了一地,那盞燈都沒有亮過。

一直到有一天,王旭東又來到樓下,坐著抽煙,忽然間看到樓上那盞燈亮了,而且窗戶邊閃過一個女子的身影。王旭東拿著煙的手一抖,瞬間愣住了。

秦可欣回來了?

王旭東當時想都沒想,發瘋一樣衝上樓,隨即開始敲門。 「誰啊?」裡頭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隨即門開了,一個女人探出頭來,然而並不是秦可欣,她看著王旭東,狐疑地問道:「你是誰,有什麼事嗎?」

「我……」王旭東愣了,「我找秦可欣。」

這時候屋裡又走出來一個男人,上下打量著他:「你說的是之前的屋主吧?她已經搬走了,這房子現在租給我們了。」

王旭東的心瞬間空了一大截,下意識地問道:「她搬去哪裡了?」

「這個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人家又不會對我們講。」

秦可欣的電話已經永遠地關機了,王旭東怎麼也打不通,沒辦法,他第二天一大早,開著車又去了秦可欣的家。

然而這次,秦可欣已經不在了,她已經像她所說的那樣遠遠地離開了。秦可欣的母親流著眼淚說道:「她去燕京了,那邊的一個服裝公司老早就邀請她過去。她一直不願意,因為想離家裡近一些。也因為你們……現在她已經去燕京了。」

王旭東默默地陪著秦可欣的母親坐了很久,他知道,秦可欣真的是要遠遠地離開他和蘇婉琪,離開東海這個傷心地。

但是王旭東並沒有如秦可欣所說的那樣,跟蘇婉琪在一起,甚至於從那之後他和蘇婉琪就沒有再聯繫過。就連洛美的貸款下來,還王旭東那五千萬,她都是安排秘書婷婷送過來支票,而且她還堅持付了利息。王旭東也並沒有說什麼,他比誰都清楚,他和蘇婉琪也只能這樣了。

婷婷因為之前和王旭東就認識,兩個人甚至於還算有一些交情,當然她也沒有少因為王旭東而受到蘇婉琪的斥責,不過那也都是在一開始,鞋子一切都變了。得知王旭東現在居然就是風靡東海、據說張麗莎都為之瘋狂的鞋子品牌的大師,她震驚得嘴都合不攏了。

「王副總……現在該叫你王大師了,王大師啊,沒想到你居然這麼牛,簡直太厲害了。蘇總當時就不該同意你離職,簡直是一大損失。」婷婷滿臉佩服地誇獎道,「不過公司現在變化也蠻大,你走之後,前段時間秦總監也突然離職了,走的非常突然,大家都始料不及的,畢竟她在公司那麼受器重。而且公司馬上還要有更大的變動,蘇總馬上也要調走了。」

「蘇總調走了?」王旭東不由自主地問道。

「是啊,她要調到總部,去做總經理助理去了,實際上大家都清楚,這意味著就是去做總部老總的接班人。之前公司起火那個事情,大家都以為她要職位不保了,但是因為處理妥當,控制得很好,而且春裝上市以後公司的情況是反敗為勝完全的扭轉了局面,所以總部反而更器重她,決定把她調過去,是高升了。」

王旭東心裡頭說不上來的感慨,他知道去總部尤其是接手整個蘇氏集團,一直以來就是蘇婉琪的夢想,眼看她就要實現了,王旭東也很替她高興。但是也並沒有打擾她。

王旭東把那五千萬的支票還給了郭鈺,從此就身心都撲在了他的工作室,這下子再也沒有任何的牽絆,也沒有人每天來陪他聊天吃飯,沒有人給他發信息,他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只能用來做鞋。好在現在,他的鞋子已經逐步地在打開了市場。王旭東又順便跟郭鈺談了一下,在華海的其他幾個百貨商場也都設了展櫃,這樣一來,就等於在整個東海的高端市場都佔據了一席之地,越來越多的人都知道了他的鞋子。

訂單方面,是根本不用發愁的了。王旭東也算徹底領教了這些人有多瘋狂,一雙鞋子排隊等幾個月也要等,只因為這是大明星、大老闆都在穿的鞋,而且確實好看有品位有檔次。王旭東愁的是他分身乏術,一個人一雙手,再怎麼趕也只能做出這麼多鞋,何況他絕對不允許為了趕工為了多接訂單而影響品質的情況,所以到最後,王旭東不得不給店裡的店員說清楚,訂單務必要嚴格限量,對於顧客的身份也要進行考察,如果是之前定過的,絕對不允許再接一次訂單。

忙碌中一轉眼就到了五月底,王旭東想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哪怕手上的工作很忙,他還是抽了一天時間出來,專程去了一趟學校。

他是去看林小雅的,因為他想起來,林小雅眼看就要高考了,這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轉折點,而林小雅的前後轉變也是非常的大,後面都沒有再聯繫王旭東。王旭東心裡還是牽挂著這個小丫頭的,畢竟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樣。所以想在高考之前去看看她,給她打打氣。

高考之前,學校的管理非常嚴格,學生基本上不允許離開學校,尤其林小雅所在的中學,是全東海最好的一所學校,所以王旭東還是讓郭鈺給學校打了招呼才把林小雅給接出來。

林小雅的變化之大,王旭東幾乎沒認出來,她穿著一般的校服,原先亂七八糟五顏六色的頭髮也都變成了烏黑的馬尾,甚至於還架起了眼鏡,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完全不像以前那個小太妹。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王旭東簡直嘴都合不攏了,林小雅剃光頭他都絲毫不會奇怪,可是打扮成這樣,他真的難以相信:這真的是林小雅嗎?

「醜死了是不是?」林小雅癟著嘴,看樣子她也很不滿意自己這個造型。「學校真煩,一天到晚什麼都要管。關鍵是我媽,給我找了個老古董補習老師,倒是真有水平,可是居然說我弄得像社會人,他不教。氣得我沒辦法,要不是他真有點水平,你以為我會捨棄掉我來之不易的造型?你等著,考上大學第一件事我就要把我頭髮給弄回來。」一看到王旭東,林小雅眼睛幾乎都紅了:「算你有良心,還知道來看我。」

「你不也很久沒聯繫我了,還怪我。」王旭東笑呵呵地說道。

「我那是不想分心,而且我時間真的很緊,以前落下去的太多了,都需要補上來。不然的話我怎麼考上東海大學?不考上東海大學,我又怎麼做你女朋友?」林小雅說著,還握緊了拳頭做出一個奮鬥的姿勢。

王旭東頓時頭大了:「這你到現在都忘不掉?」

「當然忘不掉,你以為我好好學習是為了什麼,我為什麼要考東海大學?都是因為你。」林小雅憤憤地說著,這時候王旭東才發現,他熟悉的林小雅又回來了。

「對了,你那個她呢,怎麼沒有跟你一起過來?」林小雅左看看右看看,在王旭東身邊四下打量著。

「誰?」王旭東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哎呀,就是那個……就是她啊,那個姓秦的……好吧,你女朋友。」林小雅不甘不願地說著,「她為什麼沒有跟你一起來?不是應該來看看我現在是什麼樣嗎?」

陡然間被重新提起秦可欣,王旭東一下子心裡又變得苦澀起來,他苦笑著說道:「她為什麼要來看看你現在是什麼樣,你現在很好啊。」

「以及,她不會跟我一起來的。因為,她已經不是我的女朋友了。」王旭東苦澀地說著,「或許應該說,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啊?」林小雅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們分手了?怎麼回事?她不是那麼愛你嗎,說如果是男人,在我和她之間都會選擇她。怎麼難道你不是男人嗎?那你當初為什麼選擇她?而且過年還跑去她家裡,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們分手?該不會是你又有了別的女人吧?王旭東我警告你……」

王旭東覺得頭痛:「什麼邏輯這是?你腦袋瓜里到底有沒有在想學習,這都什麼時候了,一天天的都惦記什麼呢?」

「這些事情,我不想跟你解釋太多。總之,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和秦可欣的分開,是王旭東心中永遠也不想碰的傷痛。

林小雅氣哼哼地白了他一眼:「誰說我是小孩子,我馬上就快要成年了。行,既然你們分手,那你堅決不允許再跟別的女人有任何的往來接觸,更不允許談戀愛,反正我馬上就高考了,我一考上東海大學,你就要做我男朋友!」 「你一天到晚除了找男朋友,能不能惦記點別的?還有一個禮拜的樣子就要考試了,你還惦記著男朋友。」王旭東哭笑不得,「你先考上再說行不?東海大學那是東海最好的大學,全國重點學府,沒點真本事別想進去。」

林小雅理直氣壯地說著:「當然要惦記了,不然哪來的動力?尤其是,雖然姓秦的走了,但是保不準還有其他的女人,所以我必須提醒你,王旭東,你最好有點自覺,你是我的男人,不要亂拈花惹草的。」

「還有,東海大學怎麼了?我林曉雅說考上就一定能考上,就像我說過,不管你王旭東身邊有多少女人,你是我的男人就一定是我的男人。」林小雅說著,端起面前的水杯當做酒杯一樣一口乾瞭然后重重地砸到桌上。

本來王旭東請林小雅吃飯,也就是在學校門口的小飯店,很多學生也都在這吃。林小雅的話以及這邊的動靜,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王旭東恨不得捂著臉:「姑奶奶,注意點形象成不成?」

「怎麼了?等我考上,我要開記者發布會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男朋友。」林小雅不依不饒地說著。

「我發現我他娘的就不該來這裡看你,我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不痛快嗎?你現在是個學生,咱能不能不開口閉口提男朋友這事?咱聊點學習的事成不成?你再在這胡說八道我可立馬就走了。」王旭東不得不來硬的,果然,林小雅嘴一扁,不再提了。王旭東鬆了一口氣,開始問林小雅最近的情況。

林小雅的出身,哪裡需要考什麼名牌大學?但是王旭東自己因為當兵沒有去讀大學,這是他一生的遺憾,再加上看到林小雅確實有很大的改觀,在努力學好,他就覺得非常欣慰。

因為高考在即,林小雅下午還有課,王旭東也不敢多耽誤她時間,吃完飯聊了幾句就送林小雅回學校去了。

送完林曉雅回學校,王旭東就開車回了自己的工作室,他現在與一般的白領上班族工作時間基本一致,朝九晚五,偶爾加點班,只不過別人有雙休,他沒有,因為每個月工作室里的鞋子訂單都是滿的。並不能說明工作室的生意有多麼火爆,只能說知名度已經打開,在這個富貴階層的圈子裡他有了一定的名氣,加上他堅持自己親自做堅持定製堅持純手工,所以每個月只能做四到五雙鞋,所以才有如今的局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