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不行,這件事情涉及的範圍不是現在的你應該知道的,而且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有馬一心搖頭拒絕了。

「那好吧,你們商談的事情是不是和貝澤爾海姆有關,甚至就是因為他才發生的事情?」借著心中的想法,宋傑問向了有馬一心。

「嗯,你說的一點兒錯都沒有,小傑,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有馬一心的好奇心成功的被宋傑吸引了起來。

「果然是這樣,那麼這一切就都解釋的通了,不過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呢,這麼做不見得會給他帶來什麼好處啊?」

接下來的時間,宋傑就只是在默默的看著窗外的雨景,皺著眉頭不斷的思考,還不時地搖頭,否定自己的想法。無論別人說什麼都不理會。

有馬一心和文森特也不禁皺著眉頭開始思考著今天發生的一切。三個少女看著陷入沉思中的3個大小男人,不在理會他們,而是湊到一起開始小聲的說著悄悄話。

這輛黑色轎車就在這詭異的氛圍中向宋傑居住的公館駛去……

————————————————–(分割線喵)——————————————————-

夏洛特坐在白色轎車的後座,低頭沉默不語,絲毫沒有注意到這輛在雨夜中行駛的汽車的方向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而是直奔機場而去的。

只有雨刮聲音的轎車不斷的向前行駛,突然間停了下來,車內的燈光也亮了起來。被急剎車晃了一下的夏洛特抬起腦袋,正好看見了坐上轎車的約斯溫,一臉驚訝「你是誰?」

關上後車門的約斯溫,卻沒有理會夏洛特,而是詢問著坐在自己前面的司機「我們這次的行動可以算是成狗了一半嗎,哈爾特曼大人。」

司機在駕駛位置將所有的車門和車窗都鎖死後,摘掉了自己的帽子回頭。露出了一張令夏洛特無比熟悉,在自己所知道的消息中已經死掉的人的臉龐「就是這麼回事。」

「哈爾特曼?!你不是已經死了嗎?讓我下車!」反映過來的夏洛特不斷的試圖打開車門,但四個車門早都被哈爾特曼鎖死了。

坐在夏洛特身邊的約斯溫,從上衣衣兜中取出了一張白色的手帕捂住了夏洛特的口鼻。

「唔!」感覺到身體逐漸失去控制的夏洛特趕緊用力的掙扎,但很快就被沾在白色手帕中的迷藥迷倒了。

「既然這裡的事情都處理完了,那我們也該坐飛機離開這裡了。相比他們這是也發現了夏洛特被人綁架的事情吧。」將身上司機職業裝脫掉,扔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后,再次發動汽車,向機場駛去。

將車停在機場之後,貝澤爾海姆便包抱著夏洛特帶著約斯溫坐上早已等候多時的私人飛機離開東京,飛往歐洲……

————————————————–(分割線喵)——————————————————-

終於抵達了公館的一行人走進了女僕們早已收拾好的房間中,有馬一心望著宋傑「小傑,你把你的想法說說看吧,這發生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要說的第一點就是貝澤爾海姆肯定沒死,而且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有可能是他一手策劃的。」宋傑的第一句話立即就讓在場的女生們發出驚呼。有馬一心和文森特卻是一臉平靜。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們並么有在有馬大廈中找到他的屍體,除了大家和有馬特勤警備隊的隊員們,剩下今天進入過有馬大廈中的人就只剩下了以約斯溫為首的蒙面人了。」

「既然是約斯溫親手殺掉的貝澤爾海姆,那她又有什麼必要去管一具屍體,在撤離的時候將這具屍體帶走呢?」宋傑的話讓3個少女恍然大悟。

「那小傑你是如何確定今天的事情有可能是哈爾特曼所策劃的呢?」有馬一心問向宋傑。

「很簡答,這一切都太巧了。因為自己所負責的項目發生了意外來到有馬大廈解決問題,恰巧當晚就發生了蒙面人攻擊有馬大廈,而蒙面人的首領優恰巧就是他的助手約斯溫。這已經足夠說明很多問題了,但是我們需要證據證明這一切。」

「沒錯,今天發生的事情的確是有些太巧了。」有馬一心點頭,隨後又看向了藤倉優「優,他們肯定會帶著夏洛特公主離開日本回到海澤林克,所以,你一定要儘管找到所有機場的監控錄像,找到證明小傑所說的一切的證據。」

「是,家主大人。」藤倉優在接受了有馬一心的命令后離開了這個房間。

「別的事情大家也幫不上忙了,大家就都趕緊回去吧,我會安排車送你們回去的。」有馬一心又為文森特父女和鳳條院聖華安排好了一切。

在所有人都走出房間之後,宋傑走到了有馬一心的身邊,取出自己的手機「我想還有一件事情也是貝澤爾海姆做的。」說著就將自己手機上收到的信息展示給了有馬一心。 「小傑,這是真的嗎?」有馬一心拿著手機的左手在不停的顫抖著。

宋傑點頭「我覺的不會錯的。畢竟我們對外公布的消息是我的父母是因為車禍兒意外去世的。」

「這倒也是,不過要是這一切真的都是哈爾特曼做到,他的動機和目的又是什麼呢?」有馬一心皺起眉頭,開始苦思冥想。

「等我們真的抓住了幕後的主使者之後就知道了。對了,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告訴您,其實我的父母並沒有死。」隨後宋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有馬一心。

「小傑,你說的可是真的?」有馬一心激動的拉住了宋傑的手,聲音中充滿著顫抖「佳苗,佳苗她真的還活著?」

「嗯。」宋傑點頭。

「小傑,佳苗現在在哪裡?我要去看她!」有馬一心問向宋傑。

「他們都受了重傷,不過當我離開之前,我就會把他們治好的。」宋傑安慰著有馬一心「你就放心吧,他們現在都很好,而且您也肯定會再次和他們見面的。時間不早了,您也趕緊去休息吧。」說著就將有馬一心拉出了房間,送上了轎車。

看著遠去的轎車,宋傑回到了公館中,躺在自己的大床上望著天花板「哪怕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會好好『報答』一下這些事情的幕後主使者。」

————————————————–(分割線喵)——————————————————-

接下來的時間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唯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原本常常在一起有說有笑的5個人,變成了經常聚在一起沉默不語的4個人。

「優,還是沒有找到監控錄像嗎?」坐在教學樓天台上露天餐廳的宋傑問向了坐在自己身邊的藤倉優。

「我們已經跟機場方面協商好了,今天回去后,我們就可以在監控錄像中尋找證據了。」藤倉優一臉微笑的看著宋傑「主人,只要我們找到了那架飛機的監控錄像,我們就能夠找到夏洛特公主殿下,所以你就不要再為這件事煩心了。」

「這可是這段時間我們所知道的最好的消息了。」端著紅茶的西爾維婭也坐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今天晚上我就去你家咯,看看這一切的幕後主使是不是真的就是哈爾特曼。」鳳條院聖華和自己的兩個閨蜜也走了過來。

宋傑點頭道「當然可以,說起來我還沒有向你道謝呢,正好接著這個機會,我請你吃飯。」隨後又將目光投向了西爾維婭「還有西爾維,我也要好好謝謝你。」

看著兩人都接受了宋傑的邀請,藤倉優取出了手機「今天晚上,傑少爺要在家裡宴請西爾維婭小姐和鳳條院聖華小姐,你們一定要做好準備。」……

放學后,宋傑和藤倉優站在學校的大門等待著西爾維婭和鳳條院聖華。沒過一會兒,有說有笑的兩個少女就走到了宋傑的面前「好了,我們快出發吧。」

「好,我們這就出發。」宋傑將後排的門打開「兩位小姐,請上車。」……

————————————————–(分割線喵)——————————————————-

在吃過晚宴之後,在藤倉優的帶領下進入房間的大家便開始在數量龐大的監控錄像中尋找著他們希望找到的錄像。

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尋找后,鳳條院聖華招呼著大家過來「大家快過來,我找到了。」鳳條院聖華指著屏幕中抱著夏洛特的貝澤爾海姆和約斯溫一起登上私人飛機「小傑的判斷是正確的,真的就是哈爾特曼策劃的一切。」

「好一個金蟬脫殼啊,我們都被他騙了。」有馬一心看著屏幕苦笑「小傑的判斷是正確的,看來秘密倉庫的事情也是他乾的了。」

文森特也是一臉愁容「那就是說夏洛特公主是海澤林克……」

「就現在的情況,可能性很大。」有馬一心走到了窗戶前,向遠處眺望「這件事情,唉。」思索再三后無奈的搖頭。

「優,你幫我查一下他們現在在哪,再幫我訂到那裡的機票,我要去救夏露。」宋傑說著就要走出這間房間。

有馬一心轉頭喊住了宋傑「小傑,你給我站住!你不能去!」

「是啊,小傑,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但是如過你真的去了的話,那這件事情就變成國際問題了。這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因為『你想去救她』所以你就能去救她了!」文森特將宋傑拉了回來。

「那我們就只能袖手旁觀了嗎?」鳳條院聖華看著文森特。

「我和鳳條院的想法是一樣的。」西爾維婭也望向了自己的父親。

「胡鬧!我們連敵人到底有多少,除了哈爾特曼還有哪些有權有勢的人都不知道,難道就這樣讓你們去送死嗎!」文森特一臉憤怒的看著西爾維婭和鳳條院聖華。

「可是我們也不能就這樣不管這件事情了吧!而且老頭子,你應該知道貝澤爾海姆都做了什麼,他可是做了不少『好事』呢!」被文森特拽回來的宋傑緊緊的盯著有馬一心,將這句話從牙縫中擠了出來。

「我知道!」有馬一心用力握緊著自己的拳頭,蒼老的雙手沒有一絲血色「可這並不能成為讓你不引起國際問題的理由。我會想辦法的,這段時間,你就好好上學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和文森特了。」

「大家放心吧,我和文森特會溝通好這件事情的,你們放心吧。既然事情已經到了大家幫不上忙的時候,大家就都回去吧。」有馬一心勸說著衝動的少年少女們。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毀掉有馬傑,這樣就能使他們的中心——有馬一心陷入絕望的深淵中。」哈爾特曼饒有興趣的擺弄著自己手中的酒杯,一臉微笑的說出了令夏洛特毛骨悚然的話。

「難道說……有馬大廈的事件也是你……」突然聽到這樣的消息,夏洛特無比震驚。

「是的。」哈爾特曼點頭承認了這件事情的幕後黑手的確是他。

夏洛特看著哈爾特曼的目光中充滿了對哈爾特曼的陌生「哈爾特曼,你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啊?」她是在無法相信自己的婚約者是這些事情的幕後黑手。

「很簡單,因為有馬一心曾經擺過我一道,從那之後,我就下定了決心,早晚有一天我會好好的『報答』他的。」哈爾特曼將放在自己面前的高腳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哈爾特曼的臉上露出了冷笑「這麼大的仇,怎麼能光試他丟臉呢,所以我養當著裙式全世界的面羞辱有馬,在將他他所有擁有的一切都從他的手中搶走。」

「原本我以為只要殺掉他的親生女兒有馬佳苗就夠了,但是沒有想到,有有馬一心這個老狐狸又找到了一個自己的兒子。不過還好,到現在位置所有的計劃都無比順利,我相信這一次一定會徹底的擊垮有馬一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聽著哈爾特曼的話,無比頭大的夏洛特詢問哈爾特曼,試圖從他的口中得知真相。

哈爾特曼走出了這個火車上的房間「這點,你就不需要知道了,你只要乖乖的待在這裡就行了。」哈爾特曼又指著兩個站在門口的蒙面人「你們看好他,這就是我讓你們來歐洲的原因。」

「是,哈爾特曼大人,我們一定會看好她的。」兩個蒙面人的聲音卻令夏洛特無比耳熟。

「我一定見過他們,不過是在哪裡呢?」夏洛特開始皺著自己的眉頭思考著這個問題。但是當夏洛特看見兩個蒙面人的時候,夏洛特就知道了為什麼聲音這麼耳熟了。

「啊!是你們!」映入夏洛特眼帘的蒙面人自然就是那兩個奇葩了,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奇葩居然奉命看守夏洛特,而不是被提出組織。

「好久不見了,美麗的小姐。」露出自己眼睛的奇葩向夏洛特打著招呼。

但這橙色防風鏡的奇葩則是關心這夏洛特「繩子綁的疼嗎?要是疼的話……」

「痛痛痛!很痛啊!」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夏露就開始不斷的大聲的喊著疼,似乎繩子綁的很緊的樣子。

「好,我給繩子松一點!」露出自己眼睛的奇葩趕緊走到了夏洛特的身邊開始為夏洛特松著綁著夏洛特雙手的繩子。

「對不起,因為是命令的原因,所以我們才綁的這麼緊的。」戴著防風鏡的奇葩向夏洛特鞠躬,看來夏洛特雙手的繩子多半就是他綁的。

「我們給你松一點兒到是沒有問題,可是你一定要記得保密,否則我們兩人的小命也保不住了。」露眼奇葩將夏洛特身後綁住夏洛特雙手繩子鬆開了一點。

「我知道了,你們果然還是好人啊。」感覺自己的雙手不在被綁的那麼嚴嚴實實,夏洛特一臉微笑的看著一左一右站在房間門口的兩個奇葩。

「哪裡,你有什麼想吃的東西嗎?」帶著防風鏡的奇葩有些不好意思的隔著頭套撓了撓自己的腦袋。

「章魚燒!我要吃章魚燒,我還要和小傑見面!」夏洛特立即提出了自己的新要求。

露臉奇葩想了一下后做出決定0「見有馬傑是肯定不可能的,至於章魚燒嘛,我會決絕的,這不是什麼很難的事情。」隨後又拍了一下防風鏡奇葩「你要什麼,我幫你帶?」

「不用了,我就在這裡看好她,等你回來,我再去拿東西。」防風鏡奇葩搖了搖頭。

「好,那我儘快趕回來。」……

————————————————–(分割線喵)——————————————————-

「有新的情報了!」藤倉優一邊大喊一邊敲著宋傑的房門「主人,您快出來吧。」

「我聽見了。」藤倉優的話音剛落,只穿著褲子的宋傑就打開了房間的房門。

「主人,您真的要穿成這樣下樓嗎?」藤倉優問向宋傑。

宋傑點頭「沒事,我們現在的任務是救出夏露,就這樣吧。」隨後便火急火燎的向一樓走去。

「啊!」臉上浮現出紅暈的鳳條院聖華指著宋傑「你……你怎麼不穿衣服就下來了。」

「不就是光著上半身嗎,這有什麼。」宋傑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你!哼!」被宋傑的話噎住的鳳條院聖華轉過頭去,不在理會宋傑。

西爾維婭和藤倉優這時成了和事佬,在好說歹說,終於安撫好宋傑和鳳條院聖華后,藤倉優就說出了最新的情報「夏洛特公主,現在被關在王室專用列車中。」

「什麼?『古蘭德海澤林克號』中嗎?」西爾維婭看著藤倉優說出了海澤林克皇室專車的名字,向藤倉優求證。

「是的,明明夏洛特公主是在我們這裡失蹤的,可是從海澤林克傳來的消息卻是夏洛特公主命令王室專用列車開到維拉約斯托克。」

「原來如此,看來海澤林克方面還沒有公布這件事情。」西爾維婭問向藤倉優「這個情報的來源可信嗎?」

「這很難說,但是我們現在只得到了這條情報。」藤倉優搖頭,但卻並沒有說這條情報的完全不可信。

「管他是真是假,我現在就出發,就算這個情報是假的,至少我也能夠離夏露近一點兒,說不定我就能趁這個機會救出夏露呢、」宋傑卻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制定好了計劃。 「那家主大人那裡怎麼辦?」藤倉優詢問宋傑。

宋傑想了一下后開口「這件事就先別告訴他,等我到了維拉約斯托克再把這件事情告訴老爺子。」

西爾維婭補充了一句「不是你,是我們,我和你一起去。你自己去有什麼用,不說我能夠調動一些人手。就說你一個人去維拉約斯托克,你認識地方嗎?」

宋傑點頭「這倒也是,那就讓我們一起去救夏露吧。」宋傑又將目光投向了藤倉優「優,你告訴莉莉絲一聲,讓她和我們一起出發,一起去把夏露救出來。」

就在3人討論著如何去救夏洛特的時候,鳳條院聖華走進了公館中「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啊?」一進入公館,鳳條院聖華就看見了正在商討的3人。

「我們要去救出夏露。」西爾維婭看著走進教室的鳳條院聖華。

「救夏露?夏露現在在哪啊?」鳳條院聖華一臉好奇的看著3人。

宋傑回答了鳳條院聖華的疑問「優從海澤林克得到了消息,夏露現在在海澤林克的皇室專列上,叫什麼來著?」忘記專列名字的宋傑只能向西爾維婭投去求助的目光。

西爾維婭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哎,是『古蘭德海澤林克』啊!」

「對對,就是這個名字。」

「真是服了你了。」看著宋傑的樣子,鳳條院聖華湊到了西爾維婭的身邊,在西爾維婭的身邊小聲的問道「西爾維,你說小傑這樣能救出夏露嗎?」

「我可是聽見了!只不過沒有記住海澤林克皇室專列的名字而已,聖華,你至於這樣嗎?」宋傑一臉氣憤的看著鳳條院聖華。

鳳條院聖華又走到了宋傑的面前,用雙手扶著宋傑的腦袋,吻上了宋傑的嘴唇,在輕輕的碰了一下后,鳳條院聖華就向後退了一步,用自己的雙手整理著宋傑的衣領「小傑,一定要小心。」

「嗯,你放心吧,無論是西爾維還是夏露,我都會保護好他們的,當然也會保護好我自己。」宋傑點頭,隨後又望向了西爾維婭「西爾維,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如果想要回到海澤林克的話,就一定會經過菲爾密士。所以我要先回國一趟,找些人手一起救夏露,然後我就在在菲爾密士等著皇室專列的到來。」西爾維婭沉吟一會兒后做出了決定。

「那我和莉莉絲也跟著你一起吧。我們一起去菲爾密士,在那裡將夏露救出來。」宋傑也很是認同西爾維婭的方法「優,機票的事情就麻煩你了。」

「不用,用我家的私人飛機,我們先收拾東西,下午我們就出發,我們直接在機場匯合。」隨後西爾維婭就離開了公館。

「那我也走了,小傑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鳳條院聖華趕緊跑了出去。

「西爾維,你等會兒,我是打車過來的,你先把我送回家吧。」走出公館的鳳條院聖華追上了西爾維婭。

「哈?那你為什麼不讓優派人送你回去。」

「那樣太麻煩了,反正你也要坐車回去,我們就正好一起吧。」

「好吧,真是服了你了。」西爾維婭嘆氣,隨後兩個少女就坐著轎車離開了公館……

看著兩個少女離去,回到自己房間中的宋傑這才發現,無論是自己還是莉莉絲都沒有什麼需要收拾的東西「既然沒有要收拾的東西,那我們就直接去西爾維家吧。」

隨後宋傑便帶著換好便裝的莉莉絲乘坐轎車前往西爾維的家……

————————————————–(分割線喵)——————————————————-

站在公館一個房間中從窗戶向外看去的有馬一心和文森特看到了四人的離去,文森特轉頭問向有馬一心「這樣真的好嗎?畢竟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救人了。而且那還是海瑟林克的皇家專列啊。」

「沒辦法,誰讓我們什麼都做不了,海澤林克皇室也因為哈爾特曼的威脅而投鼠忌器。現在能夠救出公主的就只有這些年輕人咯。」有馬一心的目光隨著宋傑乘坐的轎車遠去,直到視野中再也看不到轎車,這才回頭看著文森特。

「要是她們出了意外怎麼辦?這可不是危言聳聽,古蘭德海瑟林克號上可是有為數眾多,全副武裝的哈爾特曼的手下的。」文森特不禁擔心起來。

有馬一心拍著文森特的肩膀「文森特,你要記住,我們是沒有辦法保護他們一輩子的。」

「首先,作為家長我們要相信孩子們的實力。其次現在也是雛鷹飛出鷹巢,一展身手的時候了,相信我,他們不禁會因為這件事情而等到成長,還能夠完美的解決解決危機,救出夏洛特公主。」又拍了文森特的肩膀幾下后,有馬一心走出了房間。

「希望他們真的能夠毫髮無損的回來吧。」文森特也跟著有馬一心走出了房間。

「我給你看個東西,你就能夠放心了。」有馬一心帶著文森特走下樓。

「家主大人。」看著走下樓梯的的有馬一心,藤倉優趕緊向有馬一心行禮「主人他們……」

「優,我知道,讓他們去吧。」有馬一心帶著文森特走進了一個房間中。

打開電腦的有馬一心很快就調出了一段錄像「你自己看吧,這是有馬大廈中的錄像。」

電腦中顯示的錄像就是那天晚上有馬大廈中的錄像。畫面中出現的正是宋傑手持雙劍,不斷的將敵人掃射的子彈全部彈飛的那一幕。

「沒想到小傑還有著這樣的實力。」看著錄像的文森特發出感慨。

「所以就不要擔心他們了。我們就在這裡等著他們的好消息吧。」有馬一心拍了一下文森特的肩膀「走吧,我們也該去忙我們的事情了。」隨後兩個人就離開了公館。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什麼,西爾維還沒有回來?」宋傑和莉莉絲很快就抵達了西爾維婭的家,通過詢問西爾維婭家的管家,得知西爾維婭還沒有回家的宋傑一臉驚訝「不對啊,明明是她先走的,為什麼她還沒有到家呢?不會也出事了吧?不行,我要給西爾維打個電話。」

掏出手機的宋傑便撥通了西爾維婭的手機,在管家疑惑的目光下,不斷的走來走去,似乎這樣能夠減輕自己心中的擔憂。

「喂,小傑。有什麼事嗎?」西爾維婭的話在焦急的宋傑耳中彷彿天籟一樣。

聽見西爾維聲音的宋傑也終於將提到嗓子眼的心平穩的放了回去「西爾維,你現在在哪啊,我都到你家了。」

「誒!小傑你已經到了嗎?我知道了,我剛把蹭車的聖華送回家,現在正在回家的路上,既然來了今天中午就在我們家吃飯吧。」

「好,那我們就打擾了。」宋傑同意了西爾維婭的提議。

「等我回家后讓你嘗嘗我的手藝,我可也是會做料理的。」西爾維婭充滿自信的聲音通過聽筒傳到了宋傑的耳中。

「什麼?西爾維你還會做料理?不會是黑暗料理吧?那可是要吃死人的!」聽到西爾維婭的話,宋傑的腦海中立即浮現出了各種各樣的或黑或紫,還散發著著詭異氣息的料理。額頭上不禁開始流出冷汗。

「哼!」西爾維婭的聲音中充滿了不滿「等回去就讓你好好見識一下我的手藝吧,我的刀功和廚藝可都是不錯的呢!」

「刀功不錯我相信。但是廚藝,希望西爾維你不會把廚房變成戰場。」對於西爾維婭的刀功,宋傑是一百個相信,畢竟和西爾維交手的次數很多,已經知道西爾維劍術不凡的宋傑自然是會相信西爾維婭有不錯的刀功,但是廚藝,宋傑卻一點兒都不相信。

「小傑,我妹妹瑪利亞一個人在家裡面很無聊,在我還沒回家的這段時間,我妹妹就拜託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